•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安徽体彩票十一选五:(独家)既然情深留不住在线阅读_时暖顾北辰小说在线阅读by小妖火火

    发布时间:2018-11-15 17:18

    既然情深留不住时暖 顾北辰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既然情深留不住是一部由作者小妖火火著作完结的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时暖顾北辰之间的爱情故事,为了拿回财产,她嫁入豪门,成为陌生人的老婆?!旎楹蟛痪?,她却亲手将火辣美女送上新婚丈夫的床……§当精心策划的出轨被当场识破,他用一纸协议,将她绑在身边?!臁肮吮背?,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他浅笑着把人困在怀里,爱她宠她纵容她放肆,却又生生折断她骄傲的翅膀把人囚在身边?!焖?,从来都只是她的真心而已。

    既然情深留不住

    第一章 精心安排的出轨

    暮色一层层染了上来,团团雾气从海面上缓缓浮起,霎时间将这浩瀚无际的大海装饰成了人间仙境。

    “魅力”号游轮破开雾气,在这梦幻般的布景上匍匐前行,站在甲板上的游客不时发出一阵阵惊呼,纷纷被这壮美的海上夜景所折服,唯独一个人始终不为所动。

    这个人,便是乔安暖。

    此刻,她正手持相机,站在二层观景舱的一扇舷窗外,看着窗内忘情激吻的一双男女,唇边笑容诡异。

    情戏中的男主角不是别人,正是她新婚不久的丈夫。

    果然,世上没有不偷腥的猫,这个花少,她不过略施小计,顾北辰便乖乖上钩了。

    “顾北辰,任你绝顶聪明,也想不到这个女人是我给你找的吧?!鼻前才靡獾剜止镜?。

    同时,她手中的相机也没闲着,“咔嚓咔嚓”一连拍了十数张。

    有了这些照片,她就能如愿跟这个男人离婚了。

    一周前,顾家和乔家联姻的消息,曾造成整个A市的轰动。

    新郎——顾北辰冷酷俊美,气质矜贵,无数女人趋势若骛,为之倾倒;而他,也不负一身的好条件,百花丛中过,是A市出了名的情场高手。

    新娘乔安暖也是美貌惊人,是上流社会中艳压群芳的名媛。

    气派的婚宴,加上如此引人瞩目的新人,至今仍是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热门话题。

    然而,任谁也没想到,这看似金童玉女般完美的一双璧人,却在洞房之夜,坐在房间内互不理睬。

    新娘乔安暖还拿出离婚协议书,让顾北辰在上面签字。

    不料这一要求被顾北辰当场拒绝,恶狠狠地撂下一句:“乔安暖,想和我离婚,下辈子吧!”

    之所以结婚,她都是为了夺回乔家的财产,那是属于她母亲留给她的东西,只要她拿回来了,这场婚姻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

    而眼前,她精心安排了这场“请君入瓮”的局,正进行的异常顺利。

    顾北辰一步步地陷进她预设好的圈套中,只要出轨的罪名一经坐实,她便可以名正言顺地结束这场有名无实的婚姻,重获新生。

    看着相机中那一双男女忘我缠绵的镜头,她不由自鸣得意起来。

    她终于可以摆脱这个,坐拥无数女人的男人了!

    拍完照,乔安暖兴奋地收起相机,准备离开。

    然而,就在此时,观景舱的舱门咚地一声开了,五六条彪形大汉突然从内迅速蹿出。

    转瞬间,乔安暖已经被团团围在了中央。

    “怎么回事儿?”

    乔安暖一时没弄清楚状况,警惕的回身。

    只见顾北辰不紧不慢地从舱走了出来,笑容邪魅,一袭睡衣松松垮垮搭在身上。

    而刚刚与他接吻的那个女人,也被其他几个保镖控制了起来。

    “老婆大人,照片拍的还满意吗?”顾北辰走到乔安暖跟前,戏谑地问道。

    乔安暖暗暗一惊,旋即恢复镇定,装傻道:“什么照片?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听不懂?”

    顾北辰双眼倏然眯起,给身边那名保镖递了一个眼色。

    保镖会意,箭步上前,一把夺过乔安暖手中的相机,交给了顾北辰。

    等她回过神来,顾北辰已经在把玩那台相机了。

    “还给我!”

    乔安暖气得不轻,那可是她好不容易才拍到的照片啊!

    “还给你,然后让你好去揭发我,迫使我跟你离婚,对吗?”

    顾北辰眼神中的笑意逐渐褪去,眼底只剩下凛然的怒意。

    他摆了下头,示意保镖将乔安暖押进房间。

    “放开我!”

    乔安暖费力挣扎着,可不管怎么使劲,就是徒劳:“顾北辰,你自己管不住下半身,新婚一周就出轨,我离婚不行吗?”

    “老婆亲自给找的女人,我怎么着也得享用一下,免得辜负老婆的一片用心,不是吗?”顾北辰冷哼一声。

    乔安暖心中方寸大乱。

    难道自己的计划早已被对方识破,他知道,这女人是她找来的?

    顾北辰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莞尔笑道:“乔安暖,世上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利用和我结婚拿回财产,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你当我顾北辰是什么人?”

    完了!

    乔安暖心知计划完全败露,不免一阵心虚。

    “不过,凡事都是可以商量的?!?

    顾北辰顿了一下,从旁边桌上拿了一份文件丢给乔安暖:“把这个签了?!?

    “这是什么东西?”乔安暖疑惑地问道,随手翻看起来。

    “婚后协议?!?

    顾北辰直截了当的道:“既然咱们是以合作形式结婚,你有你的目的,我也有我的目的,在我的目的还没达到之前,不能离婚?!?

    乔安暖皱了皱眉,她看到面前这个冷酷的男人脸上并没有开玩笑的成分,不由有些犹豫。

    的确!

    她是利用了他来达到自己的目的,甩手走人确实有些卑鄙,可她也是迫不得已的。

    只是,乔安暖也知道,顾北辰是商人,在A市更是赫赫有名的无情之人,自然不会乖乖让人利用。

    想到这,乔安暖不由翻开合同。

    内容倒不会很复杂,就是要协助顾北辰达到自己的目的,唯一一个漏洞就是,没有限定时间。

    “为什么这上面没有期限,要是你一辈子没完成,那我岂不是就没办法和你离婚?”乔安暖不满地说道。

    “你就那么想和我离婚?”顾北辰眸光微沉,阴冷的问。

    当然了……乔安暖差点脱口而出。

    在她心里,婚姻必须和爱情挂钩,没有爱情的婚姻,说到底不过是一种自欺欺人的结合,她不愿这样蝇营狗苟地生活。

    更何况,她还要等唐御深,她恋了四年的大学学长,她想要结婚的人是他!

    见乔安暖半天不说话,顾北辰再次开口:“一年,一年后只要我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我们就离婚?!?

    一年?

    乔安暖在心里默默计算着,现在距离唐御深回国的时间恰好是一年。

    一年,一切都还来得及。

    “好,那就一年?!?

    乔安暖答应了下来,但她心里有有些好奇:“我很好奇你的目的是什么,说出来,也许我们可以同心戮力,共同完成?!?

    这样……我们就可以尽早离婚了?!?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了,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守好一个人妻的本分,不要在外面沾花惹草,否则的话,我有办法摧毁你想要得到的东西?!?

    顾北辰一字一顿地说道,语气里有不容置疑的威严。

    乔安暖闻言心中不满:“是你不要到处寻花问柳才对吧?还有,你都提了条件,那么我也有要求。协议期间,如果在一些需要体现夫妻关系的正式场合,我们可以牵手或拥抱,但绝对不能有进一步亲密的行为,否则,我不干!”

    顾北辰点了点头,算是对她所提出条件的接受。

    随即忽然换了一张脸似的,揶揄的笑道:“老婆,以后请多指教;还有,在回家之前,你还是先想好怎么应付我妈吧?!?

    乔安暖不明所以,为什么要应付你妈?

    第二章 想让我放开你,下辈子吧

    结束了一周的旅游观光,“魅力”号游轮终于停泊靠岸。

    第二天一早,乔安暖和顾北辰一起回了顾家。

    顾家大宅坐落在A市寸土寸金的市中心地段,这里商厦林立,人烟阜盛,能到这里定居的非富即贵;顾家作为A市声名在外的几大家族之一,在这里自然有着居之不疑的名望。

    甫一进门,乔安暖便暗暗吃了一惊。

    客厅内,顾北辰的父母,还有她自己的的父亲乔兴昌,继母白芷岚正分宾主坐着,面色凝重。

    发生什么事儿了,为何脸色都这么严肃?

    “爸、妈,我们回来了?!鼻前才呱锨叭ノ屎?。

    顾夫人一看到她,立马从鼻孔里哼出一道冷哼:“哟,还知道回来呢?!?

    乔安暖一愣,还没从婆婆的话里反应过来,便被父亲乔兴昌声色俱厉的喝道:“乔安暖,你给我跪下!”

    “爸,发生什么事了?”

    乔安暖不明所以,自己怎么刚进门就成了众矢之的。

    “你还敢问我?”

    乔父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结婚第二天就不见你人影,直到今天才回来;难道你不知道,作为新媳妇,第一天要给长辈奉茶,第三天要回门?一点礼数都不懂,别人还以为我乔兴昌不会教女儿呢!“

    乔安暖愣在那里,扭头恶狠狠地瞪了顾北辰一眼。

    那个混蛋从没告诉自己顾家还有这么多规矩,而且,为期一周的蜜月之旅,他当时是举双手赞成的,怎么倒头来这个黑锅全给自己背了?

    这顿骂挨得真冤!

    顾北辰倚在门框上,冷眼旁观,并没有想要出来帮忙解围的意思。

    乔安暖气壑填胸,赶紧向婆婆解释:“妈,爸,你们误会了?!?

    “误会?我们可不敢误会你?!?

    顾夫人打断她,装的语重心长的说道:“安暖,不是我要说你;你既已嫁为人妻,就应该遵守妇道,好好相夫教子。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连续几天彻夜不归,就连新婚那天床单上都没落红,顾家真是丢脸,娶了个破鞋当儿媳?!?

    乔兴昌一听,胸中怒意更甚:“亲家母,别说了,听闻顾家向来以家法严厉著称,今天不用您动手,就由我来替您效劳,好好教训这个不孝女?!?

    “这可是你的亲骨肉,你下的了这个手吗?”顾夫人眉毛一挑,质疑道。

    “这个不必您Cao心?!鼻切瞬诵囊萄蹬?。

    “小兰,去书房把鞭子拿过来,交给亲家!”

    顾夫人口中的小兰是顾家的佣人,在顾家已经呆了三年。

    不一会儿,小兰果真拿了鞭子过来,交到了乔兴昌手中。

    那是一根拇指粗细的黑色牛筋鞭。

    顾北辰看这阵仗是要真打,连忙冲过去抢乔兴昌手中的鞭子:“爸,先别打,安暖她……”

    可他话还没说完,乔兴昌手中的鞭子便已甩了下去。

    啪——

    鞭子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乔安暖背上。

    痛!

    这一鞭力气够重,几乎没有什么保留,疼得乔安暖脸都白了。

    她又急又怒,冷眼瞪着顾北辰。

    这混蛋是一早就算计好的吧,为了报复她利用他结婚,故意袖手旁观看戏。

    “妈,您真的误会了,几天来我一直都跟北辰在一起,至于您说的落红……您一定还不知道吧,北辰一定要喝醉了,才能做那事儿;新婚那天晚上,他连碰都没碰我一下,怎么会有落红?!?

    乔安暖语气委屈,我见犹怜地说道。

    “你——”

    顾北辰本来还在因了她被打而心疼,此时被她忽然反咬一口,一时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顾夫人听完也愣住了,不由得疑惑地看了儿子一眼。

    她儿子除非喝醉酒才能行男女之事?没喝酒就……不行?

    乔安暖见事情有了转机,借风使舵,继续可怜兮兮地道:“北辰,你跟妈解释解释啊,别让她误会我?!?

    看着顾北辰脸色由青转白,继而由白转黑,她心底冷笑不止。

    见事情躲不过了,顾北辰只好强作镇定,扬笑道:“妈,小暖几天来确实跟我在一起,至于我是不是只有喝醉了酒才能干那事儿……”

    顾北辰说到这里,故意顿了顿,然后眯了眯眼,走过来一把拽起乔安暖,继续说道:“老婆,要不趁我现在没喝酒,回房试试看?”

    乔安暖气结,忽然有种搬起石头砸到自己脚的感觉。

    客厅里的几个长辈闻言一脸尴尬,沉默半天的顾老爷终于开口:“大白天的,别在外面说这种事,北辰,你还不赶紧带安暖回房间处理伤口?”

    “失陪了,岳父大人,等安暖身上的伤稍好一些,一定带她登门拜访?!?

    顾北辰微微鞠了个躬,扶着乔安暖回了卧室。

    回到房间,他将乔安暖安置在了沙发上。

    “怎么样,你还好吗?”

    “托你的福,我还死不了?!鼻前才成芽?,咬牙切齿地道。

    过了一会,她觉得痛感稍微轻了些,便径自进了浴室。

    血渍透过她纯色的打底衫映了出来,一道醒目的红色,像一条蜿蜒的赤练蛇,跗在她的背上。

    她将衣服一层层褪下,每褪掉一件,都疼得她龇牙咧嘴。

    这个老家伙,下手也忒狠了点!

    乔安暖含着泪花,在心中怒骂。

    她用热的毛巾拭去了背部的大量血迹,然后一手持药,一手拿棉签在伤痕上慢慢涂抹。

    由于伤痕在背部,她涂抹的十分吃力,棉签够不着的地方,根本无法涂抹。

    就在此时,浴室的磨砂玻璃门被顾北辰一把推开了。

    他甚至连门都没敲,几乎是直接闯了进来,箭步来到乔安暖身边,不由分说地从她手中抢过棉签,说道:“我帮你?!?

    “谁允许你进来的,我不需要你帮忙?!?

    乔安暖忍住剧痛,厉声喝道,胡乱将衣服往上一拉,遮住裸露出来的身体。

    衣物不可避免地擦碰到伤口,又一阵钻心的疼。

    “别忘了咱们的契约,不能有过分亲密的举动?!庇锉?,她复褪下一半衣服,开始自己上药。

    顾北辰闻言,脸色忽然难看了起来。

    仅两秒钟后,他又忽然变了个人似的,霸道地从乔安暖手中夺过药瓶,说道:“你逞什么能?自己明明做不到,而且,我只是替你上药,没有要对你怎么样?!?

    乔安暖心中懊恼,但背后传来的疼痛使她脸色苍白,无力争辩。

    从浴室出来,身心俱疲的乔安暖趴在床上,很快睡熟了。

    顾北辰看着她恬静的侧脸,深深地想着:乔安暖,想让我放开你,下辈子吧。

    第三章 演技到位,好评

    一晃三天过去了,乔安暖背上的伤势已无大碍,基本恢复如初。

    今天,顾北辰下班比以往还要早,乔安暖看到他回来,似有些诧异:“老板光明正大的早退,真的合适吗?”

    顾北辰穿着一套西装,淡淡的道:“正因为是老板,我早退谁敢说什么?而且,我回来是要跟你一起回娘家?!?

    “结婚三天不回门,今天回哪门子的娘家?”

    乔安暖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打心里排斥道。

    “那天我跟你爸说了,等你伤好以后就带你回门拜访,既然要做戏,那么自然要做足了,省的外面的人说闲话,你说呢?”顾北辰将问题抛回去。

    乔安暖听他说的在理,虽然两人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但婚后契约还在,也只能配合他了。

    “好吧!”她终于松口答应道。

    “那你准备一下,我下面等你?!惫吮背狡鹕砣コ悼馓岢?。

    乔安暖换了套衣服,化了淡妆,又准备了几份像样的礼物,大包小包地出了门。

    顾家离乔家不过半个小时的车程,很开,车子在乔家大门前停了下来。

    鎏金对开大门,汉白玉栏杆,盘旋而上的水磨阶梯,哥特式屋顶,无比熟悉的场景,却让乔安暖心生厌恶。

    如果可以,她宁愿这辈子都不回这个家来。

    “走吧,别愣着了?!?

    顾北辰不明所以地看了一眼乔安暖,率先提着大包小包进门了。

    出来迎接他们的是白芷岚,乔安暖的继母!

    “终于来了,都等你们半天了,快进来?!?

    白芷岚满脸堆笑,热情地接过两人手中的包,引着两人进了客厅。

    乔安暖不声不响地进门,心中百感交集。

    “安暖,你又瘦了,是不是最近没好好吃饭?来,先吃个水果?!?

    从顾北辰和乔安暖一进门,白芷岚就没闲着,端茶倒水,切水果,忙进忙出,热情周到,这让乔安暖对她更加反感。

    “这些戏码,预演几十遍了吧,是不是演给我爸看的,演技挺到位,好评?!?

    乔安暖说的很讽刺,语气更是咄咄逼人。

    顾北辰微微诧异,看出了乔安暖和这个继母之间的端倪。

    白芷岚难掩尴尬的脸色,笑容僵硬在脸上。

    这时,楼上却传来了一道深沉而严峻的男中音:“乔安暖,怎么跟你妈说话的,你对长辈就这种态度吗?”

    说话的人是乔安暖的父亲,只见他穿着家居服,面带怒意的从楼梯上走下来。

    “抱歉,我只有一个亲妈,可没有两个?!鼻前才胺淼睦湫Φ?。

    “放肆,说话越来越没大没小了!”乔父的声音愈发威严。

    浓浓的火药味在客厅里蔓延着。

    “老头子,难得女婿上门,快别吵了?!?

    白芷岚站了出来劝道,继而转头问顾北辰和乔安暖:“你们先到大厅里坐,稍等一会,我去炒两个菜?!彼低?,出了客厅向厨房走去。

    乔安暖看了一眼乔父,冷哼一声,无意继续吵下去,转身上楼。

    身后,顾北辰眼神探究的看着乔安暖的背影,若有所悟。

    晚饭过后,乔安暖连声招呼都没打,就拽着顾北辰离开了乔家。

    ……

    夜晚,华灯初上,街道两旁霓虹灯闪烁,预示着精彩的夜生活要开始了。

    心烦意乱的乔安暖没有选择回顾家,而是让顾北辰开着车,带她漫无目的地在街上乱逛。

    顾北辰看出她心情不好,自然是默默陪同。

    街上人群熙来攘往,车辆川流,热闹非凡。

    “你熟悉附近的酒吧吗?”乔安暖忽然转头问道。

    顾北辰一愣:“你要喝酒?”

    结婚那天,他见识过乔安暖的酒量,不过半杯下肚,就面色潮红,晕头转向,今天竟然主动提出喝酒。

    乔安暖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嗯?!惫吮背降阃?,调转了车头,飞快的往酒吧方向开去。

    借酒消愁,在这一点上,男人和女人似乎有共通之处。

    灯光暧昧的“伯爵”酒吧,是都市中红男绿女逢场作戏的舞台,半个小时后,顾北辰的车子停在门口。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停车?!?

    顾北辰特意交代道,乔安暖下车后,并没有要等他的意思,进了酒吧后,立马冲到吧台点了一杯威士忌,脖子一仰,一口气全部灌了下去。

    辛辣的酒贯穿她的喉咙,使她呛咳了好几声。

    耳边是震耳欲聋的音乐,台上的驻唱歌手,正在唱**的《如烟》。

    乔安暖心头蓦然一动,突然借酒壮胆的冲上驻场台,从歌手手中抢过了话筒。

    台下开始有人起哄,口哨声叫和叫好声混成一片,无数道目光齐刷刷投向了台上那个醉眼迷离的女人身上。

    乔安暖清了清嗓子,问调音师要了一组梯音,开始缓缓唱了起来……

    七岁那一年

    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

    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乔安暖没有唱歌的天分,但她唱得如此用心,以致在这乌烟瘴气的酒吧内听来,竟是如此动人心弦,催人泪下。

    这一幕恰好被停好车赶来的顾北辰看到。

    “这女人,还真是不安分!”

    顾北辰皱着眉,越过人群,打算去吧台上的女人拉下来,可还没走几步,他就被人喊住了。

    “顾总?”

    叫顾北辰的人是顾氏集团最近合作的一个公司老董,他被迫停了下来,跟对方寒暄了几句……

    另一边,乔安暖一曲完毕,从台上下来,继续走到吧台点了杯酒。

    这时,几个原本在台下看好戏的男子突然走了过来,将乔安暖团团围住。

    “小妞,唱得不错,来,陪哥走一个怎么样?”

    刀疤男酒气冲天,看来也喝了不少,边说边递了一杯酒过去。

    若是放在平时,乔安暖见了这些地痞流氓都是绕道走,唯恐避之不及惹出什么麻烦。

    可今天她借着酒劲,胆气也壮了些,竟上前一把推开了刀疤男,厌恶的说道:“滚开,你谁啊你,我跟你很熟吗?”

    “这小妞有脾气,我喜欢?!?

    刀疤男醉醺醺地指着高脚椅上的乔安暖说道,然后一个趔趄,顺势就要往乔安暖身上趴去。

    第四章 惊天丑闻

    乔安暖反应非???,抬手就将那个男子恶狠狠的推开。

    “臭丫头,敢来这种地方,还装什么清高?今天我该真不走了?!?

    刀疤男被推倒在地,异常恼怒的重新站起来,带着几个手下再次围了过来。

    “小姐,你就跟了我们老大吧,保证你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哦?!?

    “就是,晚点跟我们老大出场,他会好好疼你的?!?

    几人一通哄笑,乔安暖又怒又气,情急之下,一个巴掌甩到了刀疤男脸上。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迅速吸引了酒吧半数以上的人的围观。

    刀疤男吃痛,突然一把捏住了乔安暖的下巴:“火气挺大啊,别他妈给脸不要脸,信不信我现在把你就地正法?!?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口哨声,哄笑声,再次混成一片。

    “放开我!”乔安暖挣扎,羞赧难当,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这时,终于跟合作人寒暄完的顾北辰赶来,正好看到这一幕,脸色直接变得阴沉。

    他冲进人群,提起刀疤男便是一拳,旋即把乔安暖搂在怀里。

    “你没事吧?”他关切地问,发现这女人全身酒味,浓眉立马皱了起来。

    乔安暖整个人靠在他怀里,眼眶红红的,不点头也不摇头。

    刀疤男欲冲上来扭打,顾北辰寒气逼人的扭头,眯着眼,冷声喝道:“再动手试试看,我让你们在牢里一辈子都出不来!”

    刀疤男手僵在半空中,脸色瞬间变得难看。

    他认出了顾北辰,全市最可怕的豪门公子,这可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人啊!

    “顾少爷,对……对不起,我们不知道这位小姐是您的人?!?

    “给我滚,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随着顾北辰的话音落下,那几个混混立马连滚带爬的离开。

    ……

    第二天早上,一则新闻,将乔、顾两家彻底推进了舆论漩涡。

    A市日报头条新闻:”顾少NaiNai酒吧偷-人,顾大少爷现场捉-Jian?!?

    新闻下面配有几张照片,全是乔安暖和刀疤男厮缠的镜头,最后一张则是顾少爷拳打刀疤男的瞬间。

    顾家大厅……

    “你们两个给我解释解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顾北辰的父亲——顾振,将报纸狠狠摔在地上,大发雷霆。

    乔安暖和顾北辰双双立在客厅中央,低眉耷眼,像两个闯了祸的孩子。

    顾振看两人这样,气更不打一处来,指桑骂槐道:“身为顾家长子,婚前你爱怎么鬼混我不管,但你已经结婚了,你的一举一动都关乎顾家的形象,你这才结婚不到一个月,就搞出这种丑闻,让我这张老脸往哪搁?”

    顾北辰上前一步,沉声说道:“爸,新闻报道失事,事情并不是那样的?!?

    “报纸都已经出来了,你现在说还有用吗?”气头上的顾振根本听不进儿子的任何解释。

    “是我带安暖去的酒吧,也是我一时疏忽没照看好她,让她被地痞当众羞辱?!?

    一旁的乔安暖听了,心中百感交集,没想到顾北辰会主动站出来替她背黑锅。

    “好端端的,喝什么酒,都给我跪下!”

    兴许是太生气了,顾振双手朝后一背,继而对顾夫人道:“去书房,把鞭子给我拿过来?!?

    他说的鞭子,自然是乔兴昌当日对乔安暖执行家法时所用的那根黑色牛筋鞭。

    乔安暖一听又要执行家法,心惊肉跳的惶恐感骤然袭上心间,脸色顿时变得如同失去血色一样苍白无力。

    顾北辰则跪在地上,阴沉着脸,不发一语。

    他在这个家生活了二十多年,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父亲顾振的脾气了。

    “老头子,要不这事就这样算了吧,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算打死辰儿,也不能挽回什么呀?!?

    顾母心疼儿子,不忍看到他受鞭笞,听到顾振的命令,忍不住替儿子求情。

    “我的话没听到吗?”

    顾振暴喝一声,顾夫人自知求情无用,只好抽抽搭搭地从书房取了鞭子来。

    “你这个逆子,置顾家门楣于不顾,公然带妻子出入酒吧,以致传出这种败坏家风的新闻,就该受罚!”

    啪——

    啪!

    鞭子一下下抽在顾北辰的背上,豆大的汗珠从他脸上滚滚而下,脸色逐渐苍白。

    乔安暖跪在旁边,感觉四肢都凉透了。

    她尝过鞭子的味道,自知那一鞭下去,有多痛。

    更何况,顾振的力道比起她父亲,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一会儿,乔安暖就看到顾北辰背后的衬衫被血渍彻底浸透。

    猩红的味道和颜色,让乔安暖感到触目惊心,不忍去看。

    那边,顾夫人早就哭成了泪人。

    “老爷,你别打了,你看儿子已经很惨了,再打就没命了!”

    顾振一连抽了数十鞭,直到手臂酸痛筋疲力尽,才完全停下来。

    “子不教父之过,今天我不好好教训他,明天指不定他又闹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新闻呢!”

    顾北辰依旧纹丝不动的跪着,但从他苍白的脸色看,显然够呛。

    顾夫人心疼儿子,想把他扶起来,结果顾振却说道:“没有我的允许,你们两个不准离开客厅,就一直跪在这儿?!?

    乔安暖此次虽然没有受到家法教训,但跪了这么长时间,膝盖早已通红一片,双腿麻木。

    乔安暖和顾北辰这一跪,竟跪到第二天。

    罚跪过程中,乔安暖自恃罪行较轻,几次偷懒,每到膝盖承重不住,便坐下来休息一会,或者索Xing躺倒在地板上躺一会儿。

    因此,一直到次日凌晨,也不觉得多难受。

    倒是顾北辰,实打实地跪了整整一晚上,他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可身体却一点没放松下来,腰杆挺得笔直,巍然不动。

    乔安暖不禁暗暗佩服:想不到这娇生惯养的顾家少爷还真有几分刚Xing!

    早上六点,天刚蒙蒙亮,顾夫人瞒着顾振前来偷偷放人。

    乔安暖如蒙大赦,缓缓的从地上站起来。

    顾夫人一看见乔安暖,怒火顿生,恨不得一巴掌甩她脸上。

    如果不是因为她,儿子也不至于伤成这样。

    不过,眼下儿子安危为重,她实在没心思与乔安暖计较。

    “还不过来帮我扶一下辰儿?”顾夫人厉声道。

    “哦?!?

    乔安暖乖乖的点头,甫一接触顾北辰,她便心里一惊。

    顾北辰此时全身滚烫,正在发高烧。

    第五章 你在害羞吗

    顾夫人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状况,心如油浇,眼泪夺眶而出:“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两人合力撑起顾北辰,可刚站起来,他的双腿一软,身体的力量好似被突然抽走了,整个人软绵绵的瘫倒在乔安暖怀里。

    他不会出事儿吧?

    乔安暖吓得魂不附体,死命的撑着他的身体。

    “先把辰儿带回房间,然后找医生来?!惫朔蛉擞切牡姆愿狼前才?。

    两人搀扶着顾北辰刚出大厅门口,结果一不小心撞到了两道身影。

    乔安暖抬头一看,竟是自己的父亲和白芷岚。

    这么快就来兴师问罪了吗?他们是有多怕自己被赶出顾家呀?

    她面带嘲讽,冷冷的看着自己的父亲,问道:“你们来干什么?”

    话音刚落,乔兴昌已经一巴掌甩了过来:“你这个不孝女,竟然做出这等伤风败俗的事来,我老乔家的脸都给你丢光了!”

    乔兴昌怒不可遏的骂道,女儿在他眼中俨然已经成了一个罪不可恕的犯人。

    乔安暖被这一巴掌打得晕头转向,身体一歪,差点将搀扶着的顾北辰掀翻在地。

    闻声赶出来的顾振,很快也来到客厅门口。

    “亲家,真是抱歉,是我没把女儿管教好,给你们顾家抹黑了,我向你和顾夫人赔罪!”

    乔兴昌双手抱拳向顾振道歉,满脸愧色。

    白芷岚在身后,亦是羞愧难当。

    “行了行了,有什么事情等回头再说,先把北辰送回房间,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你们谁都别想好过?!?

    顾夫人担心儿子的病情,不耐烦的打断乔兴昌的话,然后愤怒乔安暖:“安暖,还愣着干什么,快走啊?!?

    “是!”

    乔安暖吸了口气,依言照做。

    将顾北辰送到房间后,顾夫人急匆匆的去找医生。

    而乔安暖则站在化妆镜面前,看着自己脸上那鲜红的五指印,委屈倏然涌上心头,眼泪也情不自禁的在眼眶里打转。

    那就是她的父亲,永远自顾自己的利益,不惜把亲生女儿往外推。

    出事了,也只会兴师问罪,没有半点关心!

    顾北辰迷迷糊糊醒了过来,睁开眼,看见乔安暖满脸泪痕的样子,眉头微蹙。

    他还以为,这女人刀枪不入,想不到也会哭……

    顾北辰很想告诉她,我没事;可身上已经没有多余的体力,很快又闭上了眼。

    安置好顾北辰,乔安暖准备先去找医药箱。

    刚转身离开床榻的一瞬间,手臂却被顾北辰一把抓住。

    “别走!”

    他的声音异常虚弱,平日里冷漠无比的男人,突然想个孩子一样,让她有些不适应。

    乔安暖皱了皱眉,动手褪去他身上的衣服。

    当最里面的衬衣被她脱掉的时候,乔安暖被他背部血肉模糊的一团震惊了。

    天呐——

    这么重的伤,这个男人竟自始至终都没喊过一个‘疼’字!

    乔安暖有些打颤的缩回手,急匆匆的出去拿医药箱,开始对顾北辰的伤口进行一些简单的处理。

    她先喂他服了一剂退烧药,又用棉签蘸着酒精为他擦拭伤口。

    看着他裸露的脊背,她有一丝的难为情,脸上也泛起一丝红晕,拿着棉签的手都有些颤抖。

    顾北辰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了,扭头看到她朴红的脸,还不忘轻声的调侃道:“你是在害羞吗?”

    乔安暖又羞又恼,嘴上却不肯示弱:“谁害羞了,门窗都没开,房间太闷而已……你还好吧?”

    “放心吧,在我还没达到目的之前,我怎么舍得死?我可以当作,你是在关心我?”

    此话一出,乔安暖似乎楞了一下,旋即又道:“我只是在尽婚后协议的义务,更何况,你还是因为我受的伤?!?

    顾北辰的眸光似乎沉了沉,随后口气也变得冷淡:“如果你因此感到愧疚的话,那就不用了,这点伤对我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说着,他挣扎着想从床上爬起来,却因为疼痛,整个人又跌了回去。

    乔安暖见状赶紧阻止:“不行就不行,逞什么能,你还在发高烧?!?

    “你太小看我了,这种伤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受了,我还能做其他的事,不信你体验一下?!?

    他脸色有些苍白,猝不及防的伸手,一把扯过乔安暖。

    “啊——”

    乔安暖惊呼出声,重心不稳的跌在了顾北辰的身旁。

    也就在这时,卧室的门忽然吱的应声而开。

    床上两人皆是一愣,齐齐看向门口。

    原来是小兰领着医生来了,门口两人显然也没意识到会撞上这激Qing的一幕,满脸尴尬,进退维谷,怔忡着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把药放到茶几上就出去吧,别妨碍我和夫人的雅兴?!惫吮背接衅蘖Φ厮档?。

    “是?!?

    佣人唯唯诺诺,带着医生匆匆退出了卧室。

    迟迟反应过来的乔安暖一把推开顾北辰,从他身上弹起来。

    “什么见鬼的雅兴,谁要和你……”

    她面红耳赤,说不下去了,一口银牙差点没咬碎。

    “和我怎样?”顾北辰揶揄着问。

    “禽-兽,不要脸!”乔安暖冷哼一声,羞愤的别过脸去。

    ……

    入夜,万籁俱寂。

    顾北辰晚上服了些药,躺在床上早早睡了。

    浴室里的乔安暖,却无论如何平静不下来。

    她发现,自己对顾北辰有点失去抵抗力了,尤其在这场报纸风波发生后,这与她当初答应顾北辰签协议的初衷南辕北辙。

    她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与顾北辰之间的距离。

    从浴室出来,乔安暖走向床边,拨亮手边的台灯,仔细打量着床上那个熟睡的男人。

    顾北辰睡的正酣,均匀有力的呼吸声,在这夜深人静的卧室里听来极具诱-惑Xing。

    他盖了一条薄薄的丝绒被,露出健硕的双肩,一字排开的两根锁骨;饱满的天庭,两道浓眉似蹙非蹙,长长的睫毛垂下来,覆盖在下眼睑上,五官精致得如同鬼斧神工雕凿的工艺品。

    如果不是与顾家这么多的利益纠葛,如果不是心里还藏着唐御深,自己倒真有可能爱上这个妖孽一般的男人。

    乔安暖看得入了迷,竟趴在床边不知不觉睡着了。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