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安徽福元药业有限公司:(大结局)被绿后的绝地反击免费阅读_胡从容董林洁全文目录by金汤米

    发布时间:2018-11-15 17:18

    被绿后的绝地反击胡从容 董林洁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被绿后的绝地反击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被绿后的绝地反击里,主要介绍了胡从容董林洁两个人之间发生的爱恨故事,下面就去看看这本都市小说吧。我没有立刻打开电视,而是在茶几下面的空格里抽出几本杂志翻看起来。不久之后,我就听到董林洁在厨房里炒菜的声音。其实按我们这种关系,她本没必要留下我吃饭。都是些财经类的杂志,我随便找着感兴趣的文章细看起来。只要一看起书我就忘了时间,忘了烦恼,忘了尴尬?!靶『?,饭好了。过来吃吧。嗯,先去洗洗手。

    被绿后的绝地反击

    第一章 不速来客

    今天,一位不速之客来公司办公室拜访了我。

    “咦,你是。董老师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刹那错愕之后,我一下认出眼前的丰腴美女是谁了。居然是我从前的大学老师董林洁。这都哪儿跟哪儿啊,董老师怎么会找到我这来呢

    上大学那时,董老师是我们一众小男生的梦中情人。我因为生性腼腆,没怎么和美丽冷艳的她说过话。董老师教授的是《中国古代文学史》,是一门选修课。

    我至今还记得,当年董老师那一袭婀娜飘逸的汉家女儿装。记得起她亭亭玉立站在阶梯教室里,一首一首背诵李清照诗词的模样。一句话,美极了,帅呆了。那神韵简直能说是风华绝代。

    那时我就想,就是易安居士当年,也不过董老师这样的风采吧。

    当时汉服热似乎刚刚兴起,董老师就领风气之先。她是我们学校第一个穿汉服的女性。曾记得春日时,校园里杨柳青青柳絮纷飞,美丽的董老师一身汉服远远而来,望之颇似落入凡间的神妃仙子。

    彼时,我们这些青涩男生只远远相随,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可望而不可即焉。

    这门课程只开了一个学年。一年以后董老师就匆匆离职读博士去了,我只听说她来了燕京。

    我和这位美女老师至多算互相认识,并无私下交往。当时暗恋她的人很多,我不过是其中一个默默无闻者而已。属于求之不得,寤寐思服的那种。小男生的小心思,如今想来不够博人一笑。

    多年不见,董老师忽然出现在我们公司里,叫人万分意外。要知道,我到这里上班不过两个多月。董老师是怎么找来的呢

    “你是,胡从容是吧好久不见了?!?

    董老师眯起细长的凤眼打量我,脸上带出得是一丝疲惫的笑容。久违了的董老师美丽婉约一如昔日,只是看着面色有些憔悴而黯淡。

    “是我,难得老师还记得我名字?!蔽肄限蔚卮曜攀中ψ?。经过了初见的慌乱,我尽力让心情淡定下来。

    说实在话,我能叫人记住的也就是名字了。我觉得董老师还能记得我这个学生,多半和我有个别致姓名有关。

    本来我这名字寓意不错,看不出什么瑕疵。我担任乡村教师的父亲,自觉一生怀才不遇,就给我取了个名字叫‘从容’。意思是希望儿子一生从从容容,顺顺当当。这本是个很好的寓意,但一和我的姓配起来念,那就不大从容了。往往引申出古怪滑稽的意味来。

    我心中嘀咕,多年不见的董老师因何来到这里。该不是来找我叙旧吧我们至多算是熟人,有什么旧可叙呢

    “小胡,我想单独和你谈谈,有合适地方吗”董林洁矜持着,全然无视我几位男同事的惊艳目光。

    “那,您跟我到接待室去吧。那里没人?!蔽已挂肿徘苛业囊苫蟠鸬?。

    公司接待室就在老板办公室的隔壁。一般来客都安排在那里交流。我径直把董老师领到接待室里。

    “董老师,您坐。您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上班”进门后我朝沙发礼让着,请董老师坐。

    “是小宋告诉了我你的手机号。打了几次不通,只好冒昧登门来了。你的手机关机了是吗”董老师没有坐,依然矜持着站在我面前。

    “不是,手机出了点故障拿去修了?!?

    今天的董老师没有穿汉服,而是一身黑色衣裙。恰到好处衬托出她修长高挑的身材。那卷卷的染过的头发,精致的五官,整个人看上去丰盈而娇美。

    这是一种叫人难以直视的美丽。只看一眼,我的小心脏就忍不住一阵狂跳。这可是我昔日的心中女神,如今一下离得如此之近,怎不叫人激动难抑可是,她所为何来呢

    “小胡,你还要工作,我就直截了当吧。你身边有一个女人做小三,危害了别人家庭,你知道吗”董林洁美丽的脸上一笑即收,随即露出讥讽之色。

    “我不知道。您说得是谁啊”我惊讶地抬头问道。

    “我说出名字来你可不要吃惊,就是郭蓉?!?

    “郭蓉”

    这句话一出来,像一块从天而落的石头,一下就把我砸懵了。

    郭蓉是我的女朋友。

    她是在说我女朋友是小三这怎么可能,不可能啊!这女人果然无事不登三宝殿,不来则已,来了就分心刺我一刀。

    一瞬间,我从初见董林洁的兴奋绮念里苏醒过来。我瞪大了眼睛,像不认识一样瞪着她看着。除了出差,每天郭蓉都是按时回家的。我从来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小胡,我知道你肯定不知道的。我也是忍无可忍才来找你。希望你不要太冲动了,好吗”董林洁注视着我,安抚道。

    “董老师,您这么说我没法不激动。您要是污蔑郭蓉,那可别怪我,以后不认您这老师了!”

    经历了片刻的错乱空白后,我还是被彻底激怒了。我不能容忍,一个哪怕我痴心暗恋过的女人,来诋毁我的蓉儿。她必须拿出如山的铁证才可以。

    “小胡,你别激动。我不是凭空胡说,而是有证据。郭蓉这次出差好久了吧,是不是天天和你联系呢”董老师目光冷冷,眼神里始终带有一丝讥讽。

    “她,她出门五天了。没有天天联系我。说和同事住在一起,越洋长途不方便?!蔽彝纯嗟氐拖峦?,口齿喃喃。同时,心底也有某个东西慢慢坍塌了。

    “她说和同事住在一起,这没错。什么越洋长途的,都是假话。她实际上还在国内某地。和她在一起的不是别人,而是我的丈夫郝明远?!?

    “什么,郝总他,他是你老公啊”

    一听这话,我结巴着叫起来。人也彻底懵圈了。原来郝明远那厮竟是董林洁的老公。妈的,这个世界简直是太小了。

    董老师目光黯然,从包里摸出笔记本扯下一张纸,匆匆写了个手机号给我。

    “小胡,我希望有时间再和你交流一下。等手机修好了,你尽快联系我吧。我给你看看他们的出轨证据?!绷俦鹗?,董林洁依旧满脸苦涩。

    “好,我希望您拿出的证据是无可辩驳的。一个铁证能胜过一百个猜测?!蔽医庸?,一副心神不宁的表情。

    “我会叫你心服口服的。其实,我们都是受害者?!倍鲜λ低?,没有说一声再见就迤逦着身子开门而去。

    看着董老师的美丽背影在走廊尽头消失,我呆在原地,心里不知该想什么。这女人论品貌论才情,也算是个人间尤物了,可是她的丈夫照样在外偷腥??杉裁瓷竺榔@推吣曛鞯幕?,都应该是真实存在的。再美的女人,看多了,也有熟视无睹的那一天。

    一直到这时,我都不相信和我相亲相爱的蓉儿,会背叛我们的爱情。董林洁带来的消息对我,就是个不期而至的晴空霹雳。

    董林洁走后,我回到工作岗位就开始精神不振。脑子里翻滚着各种念头。

    说真的,听了董老师一席话,我心里已然充满痛苦,就像天塌地陷生无可恋一般。心中那一直支撑着我的精神支柱,慢慢倒下了。我终于意识到,董林洁这样的人手里没有过硬证据,是不会贸然上门的。

    总以为我和郭蓉的爱情是世间独一无二。小三出轨之类的八卦永远和我们绝缘,现在看,这个社会真是谁都不能免俗。

    好不容易熬到下午下班,我神情恍惚,第一个打完卡跑到了电梯口。

    从公司到我住的地方,坐地铁的话大约半小时。我先到地铁站附近那家手机店里,取回了自己的手机。

    手机开机后,我看到有四个未接电话。三个是同一陌生号码打来的,经过比对,发现是董老师的手机号。另一个电话则是宋良堃那厮打来的。

    宋良堃是我的大学死党,如今在燕京一个新闻媒体工作,平时交际广泛。我的手机号和公司地址应该是他告诉了董林洁。

    现在我谁的电话都不想回了。昨天和今天,郭蓉甚至没在上给我留一条信息。这足以证明她拿出国忙碌当借口,没工夫搭理我了。没准在和郝明远浪漫呢。

    此事在心中翻转了无数遍,我仍然决定先静观其变。

    要不,这会儿和董老师联系一下既然出了事,总要面对。当鸵鸟钻沙子是没有出路的。

    犹豫半天,我躲在地铁口一没人的角落给董老师打了电话。振铃响到第五声,董老师终于接电话了。

    “你好,你哪位”电话里董林洁口气淡漠。

    “董老师,你好。我胡从容?!蔽业目谄H?,如同是等上法场的囚徒。

    “啊,你下班了现在在哪里”接到我的电话,董林洁似乎有点紧张的样子。

    “刚下班,在回家路上。您方便的话,我们可以见个面?!蔽宜?。

    “我现在不方便。我儿子忽然发烧了,在医院里打针呢。见面的事到周末吧好吗”董林洁声音低低地说。

    第二章 出轨证据(之一)

    到周末也行。只不过那时他们恐怕要回来了?!蔽也坏貌惶嵝训?。

    今天星期四,到了周末郝明远和郭蓉一回来,再见面就不方便了。与其引颈等待,不如叫那一刀快速砍下。这是我的心理。

    “那,好吧。我在燕京医科大学附院,你能赶过来吗回头我给孩子奶奶打个电话,叫她过来照看着。我们就在附近见面吧?!钡缁袄?,董林洁的声音透着疲惫。

    燕京医大附院的位置,到我们这里不近,但是通地铁。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我要尽快看到想看的东西,是死是活都要一块石头落地。

    不料,董林洁又说:“路远,你别到医院里来了。我说的东西都存在一个优盘上。我得回去拿到优盘才行。要不今天先不见了。明天下午我联系你,我带上笔记本电脑?!?

    孩子病着,人家说的有道理,就等到明天吧。只是这样的煎熬太痛苦,不如赶紧看到结果。

    挂了董老师的电话,我忽然想给宋良堃打个电话。我在燕京这里大学同学不少,但是朋友不多。信得过的不过一两个人。宋良堃是其中之一??纯此瘟紙沂欠穹奖阋黄鸪愿龇?,也好久不见了。

    电话一拨,一下子就通了。电话里传来熟悉的‘喂’声。

    “喂,阿堃,我老胡啊,胡从容。你在哪里”

    “别自我介绍了,知道是你小子。我在办公室。最近怎么样啊怎么多年不见,董贵妃会想起你呢见到没有那可是你暗恋过的女神。我二话不说,就把你地址和电话交出去了。这事儿要真有猫腻,千万别叫蓉儿知道,免得我背上诲淫诲盗的名声?!彼瘟紙掖蜃殴?。

    “少扯淡吧,你没暗恋吗你说你就不能有点正行!算了,我不和你说了?!蔽艺那榉趁?,最不喜欢听这油嘴滑舌。

    “哎,你是不是遇到啥事了董老师她找到你没有啊”宋良堃听我口气不对,赶紧收起嘴脸正派起来。

    我一下子噎住了。这种事儿特么怎么开口说呢就是好朋友也张不得嘴。我一下觉出了自己的愚蠢,某些事看来只能打掉牙齿和血吞,再难受也没人帮着扛。

    于是我急中生智地说:“你说的董老师,是哪个最近没有老师联系我?!?

    “我说得是董林洁董贵妃啊,以前山南大学教文学史的。她说有事要找你。我还以为你小子桃花运来了?!彼瘟紙颐环从?,还在电话里嬉笑。

    大学时代,我是宋良堃睡在上铺的兄弟。但是我们不一个专业,他学传媒技术,我则是旅游管理。同时我们也同为董贵妃的暗恋者。要还放在平时,我也会嬉皮笑脸说几句半干不湿,但今天我绝对没心情。

    我改了主意,还是老实回家自己闷着吧。这种桃色事件,怕得是酒后吐真言。现在情况不明,真说出去怕是更糟糕。

    “噢,她啊你别开玩笑了。董老师和我加起来说过的话,不会超过三句,人家怎么会找我你小子是不是做梦了好了,地铁要来了,我先走了?!?

    “喂,你小子可别不信啊,这是真事儿!”我也不听宋良堃的辩解,赶紧把电话挂掉了。

    在小区门口的小商店里,我买了一瓶四两装二锅头。家里还有一包盐煮花生,回去自己喝个醉。麻醉一下好睡觉。这一天,都热锅蚂蚁一样活着。

    进到房间里,听到手机叮铃一响,一条短信发过来。

    “胡子,我明天回去了。记得到超市买个乌鸡,我要吃小鸡炖蘑菇?!?

    是郭蓉发过来的短信。我马上回了一条:“好,你具体几点到我去接你?!?

    郭蓉回一条:“接我不必了,好好上班。我晚上按正常时间回家。给你带了礼物。一定做好饭等我?;褂?,家里套套可能没了,记得买一盒。嘻,也小别胜新婚下?!?

    短信的最后,加上一个红唇亲吻的卡通。所有这些都让我产生幻觉,我的蓉儿真是个背叛我的女人吗

    我叹了一口气,从写字台抽屉里找出那包花生米。坐下,拧开二锅头瓶子喝了一大口。喝太猛了,呛得我只咳嗽,眼泪随即流下来。

    每个人的一生之中都有坎,现在我遭遇的事就是我的坎。而且是事关人生走向的大坎。搞不好会真的失去蓉儿。我的蓉儿可是和翁美玲一样,是个人见人爱的娇小美女。是我多年来唯一的傲娇。

    想想这些,我的大脑直接一片空白。这种想知道真相,又怕知道的感觉实在太折磨人了。

    郭蓉是陕西西府人,很喜欢吃手工面,来了兴致也会亲自下厨。她做出的面条,特别是油泼面好吃极了。每一次我都能吃上两大碗。不过那得是她心情好的时候。大部分时间,我们还是到陕西乡党的白鹿原面馆吃。这方面我不怪她,累死累活上一天班,将心比心,谁愿意再撸起袖子和面呢。

    蓉儿的老板郝明远,我只见过两次。都是在我们小区大门口。两次都是郝明远开车送郭蓉回来叫我遇到。黑色的大奔,车体光亮得能照出人影。

    就这么两次。每次郭蓉都说,是老板顺路捎带自己回来。第二次,郝明远还从车里下来和我握了手。当然了,我说得都是感谢的话。

    郝明远衣着整洁,相貌白净俊朗,戴眼镜,很斯文的一个人。我对他印象也很好。郭蓉说她老板是经济学博士,大学里辞职出来创业的。这更叫我肃然起敬。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郝明远身上的香水气息。

    靠在床上,想着这自天而降的绿帽,我闷闷地抿上一口酒。其实我心里早有不安,担心郭蓉移情别恋,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面对社会的诸般诱惑,一个屌丝要守住美女的感情,难度可想而知。适时放手也是一种现实。但行将失恋的痛苦还是攫住了我的心。

    手机响了,这次是电话。我勉力从纷乱思绪里扯回自己。一看电话,居然是董老师打来的,我意外地接了起来。

    “小胡,情况有些变化。郝明远他明天就要回来,到时候我们见面诸多不便。你还没吃饭吧,一会我请你。咱们边吃边聊。你住在哪里,我过去找你。我在回家路上,回去拿电脑?!倍鲜λ?。

    我懵懵懂懂答应了见面。在报出了家庭住址之后,董林洁说她半小时左右会赶来。叫我在小区门口等待。

    该来的迟早要来,戴着绿帽做拖延症患者并不可取。

    黄昏时分,小区门口的灯光昏黄,人行道上很多人做着夜市生意。主要是各种烧烤和冷菜小吃。我无心理会,直接走到门外路灯下显眼处。站在那里我一会就看一次表。心中的焦急和痛苦无以言说。

    面对这个光怪陆离的社会,我一下变得无所适从了。也许像我这样的穷屌丝,就不配有个美女做妻子?;蛘呒幢阌辛艘彩夭蛔?,被人偷走,抢走。

    物质上的困境短期难以改变,郭蓉为谋取利益出轨郝明远也似乎在情理之中。能追到董林洁这样的美女,郝明远自然不是等闲之辈。他们是如何开始的呢我居然没看出一点蛛丝马迹。

    我不愿意再往下想,乌七八糟的心思叫人窒息。

    董林洁开过来的是一辆深蓝色宝马车。她来的时候,正巧有两个公交车进站,挡住了我的视线。路边摆摊的人甚多,她也看不见我,只好又打电话。

    我举着自己的手机一边答话,一边往路对面走。其间差点被某个骑电动车的女人撞到。

    上车时我没选择坐在董林洁身边,而是坐到了后排。不知为什么,我开始对多年不见的美女老师心怀愤懑,仿佛她做了恶事,无缘无故打破我的梦境。像《皇帝新装》里的那个小孩一般,指出我头上原来戴着一顶绿帽。

    “小胡,我们在这附近随便一坐吧?!倍纸嗫懦?,头也不回地说。

    “行啊,其实我已经吃过饭了。这样吧董老师,吃饭的事算了。咱们找个僻静地方,停车看看证据就好?!蔽疑羯逞频鼗卮?。

    其实我的心情十分低落。我真的无心和郝明远的老婆共进晚餐。彼时彼刻和这位美女在一起,我感到得是别扭无比。这个昔日莲花般的女人如今近在咫尺,桃色念头早没有了,只留下莫名的紧张。

    车厢里静悄悄,除了皮革的气息,便是这女人身上散发的淡淡幽香。她曾经是我抬头仰视的那一个。我不希望知道关于她的更多不堪。与其这样,还不如继续叶公好龙,存留一个美好记忆在心头。

    “这个,不行啊。电脑没电了,我带了充电器。只能找个有插座的地方看看了?!倍纸嗤芬膊换氐厮档?。

    这样的理由无法拒绝,只是我真的没有胃口。

    第三章 出轨证据(之二)

    前面灯火辉煌处是一家‘小四川食肆’。名字取得不大,夜晚吃饭的人却不少。一看那装修就知道,这地方吃顿饭所费不菲。像我这种屌丝人物,老板每月给五千大洋就兴奋得失眠者,这种高档餐饮是不敢问津的。不过,今天轮不到我拿主意去哪里吃。

    可能是怕遇到熟人,董林洁下车后戴上了一副眼镜。我跟在她身后亦步亦趋。

    一走进金碧辉煌的饭店前厅,但见人声嘈杂,有几个清代古装打扮的服务员迎过来。

    “您来了,您吉祥。请问您几位”前面的男服务员像个宫中太监,还有样学样朝董贵妃打了千请安。

    “请给开一个单间,就我们两个人?!?

    说着话,董林洁目不斜视就往前走。宫女打扮的女服务员赶紧跟上来,把我们引到二楼。

    董林洁要了一个叫‘松竹厅’的单间。进屋之后,我先到房间附设的卫生间里洗了一把脸。

    出来坐下,董林洁给我倒着茶,随口问道:“我点了四个菜一个汤。两个人吃应该够了吧”

    我无所谓地说:“够了。叫您破费了,董老师?!?

    “真没想到,多年不见,咱们师生居然以这样的身份坐在一起。想想真是滑稽而无奈?!?

    董林洁坐在我旁边,脸上带着疲惫而尴尬的表情。我低着头,不愿意多看她一眼。不知怎的,我就想起了‘红颜薄命’这个词。

    “咱们先吃饭,吃完饭再说那糟心的事,行不行要不也没胃口吃什么了?!倍纸嗟耐ㄇ榇锢聿⒚唤形仪崴上吕?,但我们总算慢慢熟悉了。

    “行吧。董老师,您来燕京后做过什么我们听说你来读博士了?!蔽瞬焕涑?,也为了缓解某种紧张,我只能说点轻松的。

    “说来话长。我到燕京这几年就做了两件事。读博,然后结婚生子。都说婚姻有七年之痒,我和郝明远结婚这才五年,他就不可避免地出轨。男人是不是这样贪得无厌,总想鱼和熊掌兼得我和你说真话啊,都不记得你这个学生了??梢惶岬侥愕拿?,我忽然又想了起来。你有一个很别致的名字?!彼档秸饫?,董林洁莞尔笑了。

    我看看面前的茶杯,也干笑起来。

    这么多年,我坚持飘在燕京不回家,就是想破茧重生,在大都市成就一番事业??伤孀攀惫馔埔?,我越来越力不从心?;炖椿烊?,还能给人留下印象的,就剩下这别致名字了。

    “董老师,不瞒您,现在在我心里,您还是那个汉服美女的形象。要没有这档子事儿,恐怕咱们一辈子都不会再见了。人生确实叫人无语。您家那位郝总,我有幸见过两次。确实是俊朗斯文,帅男一枚。和您在一起,算得上宝马配金鞍了?!?

    董林洁冷笑道:“如果你以前这么说,我会很欣慰很高兴??上衷谔?,怎么都像是讽刺。郝明远出轨的事,我觉得除我之外,大概全世界都知道了?!?

    “全世界不包括我,我不知道。这事儿您打算怎么办呢”我试探地问道。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

    “先叫你看透他们的嘴脸。下一步叫郭蓉离开郝明远,叫他们承认错误,断绝往来。毕竟我儿子只有四岁,不能没有爸爸。当然了,这是我的一厢情愿。你有什么想法,是不是要揍郝明远如果你练过自由搏击,我支持你揍他去?!?

    董林洁无意的话语透露着两个意思:第一,她似乎不想离婚;第二,当初她很可能是奉子成婚。否则也不会是结婚五年,儿子四岁。

    这都不是我所关心的。我的难处是,既然董林洁准备原谅郝明远,我是不是也要原谅郭蓉从这个方面看,我和董林洁处于同样的情感困境。

    菜和汤都上来了。我们坐在一起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拿起筷子来。

    许久,我吁了一口气说:“董老师,要不咱们看证据吧?!?

    “那,也好?!?

    董林洁眼色暗淡了一下,从随身包里拿出一个小巧的笔记本电脑。接着又拿出电源线。我站起身来,帮她插到墙角的插座上。

    “电脑早就该充电了。孩子忽然生病,心情也坏,啥都顾不上了?!倍纸嗖遄庞排趟?。

    电脑打开,我不自觉地站到了董林洁身后。顿时有一股女性的幽香传过来。

    “你坐下看吧。里面有他们酒店开房的视频,有他们微信调情的截图?;褂兴窃谕獾芈ППУ耐计?。你觉得这些证据够了吗”

    董林洁回身看了我一眼,眼神是冰冷的。

    我没说话,坐下拉了拉椅子。董林洁把电脑一转,斜对着我。在我们四只眼睛注视下,郭蓉身穿比基尼和郝明远一起在沙滩上漫步?;故辈皇钡乇г谝黄鹎孜?。另外就是酒店大堂的录像,郝明远在办理入住手续,郭蓉在戴着遮阳镜,一旁小鸟依人着。

    从酒店服务员的装束看,似乎是在泰国一类地方。另外就是各种自拍图片了,都是旅游时拍的。各种亲昵,还有情侣装。甚至还有两张床照自拍。有一张郭蓉一个乳房都露在外面了。她的左边乳房上有一个胎记,也在照片上显现出来。

    我看着看着脸都绿了,牙齿在颤抖。董林洁操作着键盘,说:“除了那几段视频是我找人搞到的,其余的都来自郝明远的一个手机。包括那些微信对话截图。他们互相称为蓉儿,和小明明??吹侥切┤饴檠杂?,我都呕吐了?!?

    我无声地盯着照片看着,面无表情。但面前花花绿绿的图片都慢慢模糊起来。

    董林洁继续说:“郝明远是我的师兄,大我八岁。不怕你笑话,当初我们是奉子成婚的。我读博士后的实习和工作,都是郝明远帮忙解决。他说见到我第一眼就爱上我了。这一生都会不离不弃。不过五年,誓言犹在,就已经厌倦出轨。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样,喜新厌旧见识了高挑丰满,又想去尝鲜娇小玲珑?!?

    董林洁锐利的目光扫过来,叫我无言以对。我在她美丽的眼眸里看到了羞辱和苦痛。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样,反正我是想和蓉儿。郭蓉白头到老的??赡苣腥说挠退纳砑鄢烧劝伤腔蛘呔椭皇窍胪嫱娲碳?。您这么漂亮,郝老板应该没打算离婚吧?!?

    虽然我语调从容,但看了这些证据内心的痛苦不比董林洁轻。

    “我不怕给你说实话,郝明远这个手机我是找人偷来的。找得是一个金盆洗手的小偷。半天时间,我表弟就把开机密码破解,里面的图片和微信截图都调出来了。手机也保存在他那里?!?

    董林洁说话的口气是痛苦的,她的样子和我一样,经历了天塌地陷的折磨。

    “董老师,证据我都看了。我和您想的一样。郭蓉当小三破坏您的家庭,我感到十分羞耻。那就按您说的,我先找她谈谈。叫她从郝明远那里辞职?;蛘呶颐抢肟嗑?,回老家去。反正这里房子我们也买不起?!?

    “小胡,难得你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也许郭蓉年轻,被郝明远骗了。我当时也是年轻,被他种种体贴俘虏。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我这样的人,忍受不了配偶不忠。尤其是郝明远对我发过誓,一生一世只爱我一个人?!彼档秸?,董林洁语调凝噎,流下泪来。

    我看怪物一样看着美女老师。不知道她现在是否还在教书育人。

    董林洁这样年龄的女人,居然还相信什么爱情誓言,看来她还是比较单纯。其实真的爱情压根不需要誓言。所谓的海誓山盟总抵不过岁月流逝,人心变迁。最后,靓丽的誓言变成虚伪的食言。

    “不说这些了。董老师,我们先保持沟通。按您说的,我叫郭蓉离开郝明远的公司。你那边也要敲打一下郝老板,做人做事总要有底线。不然会得报应的。证据能发的,麻烦您发到我邮箱里。迫不得已需要对质,我好拿出来。我的号是?!?

    和董林洁交换了号后,我毫不犹豫地起身离开了。桌子上的汤和菜原封不动地放在那里。

    不知何时,外面下起了细密的小雨。灯光映照下,停车场上的轿车反射出潮湿清亮的光。董林洁从楼上跑下来,坚持送我回去。我拒绝了,直接一个人跑进雨地里。

    这座灯火辉煌的北方都市,此刻在我眼里成了野兽出没的水泥丛林。我诅咒这个金钱驱动着的世界。

    我踉跄走到小区大门口的时候,雨势骤然大起来。夜市早已收摊,隆隆的雷声从西天边飘来。天地万物都淹没进雨雾里。

    这个夜晚,看来要有一场暴风雨了。

    匆匆到卫生间洗了个淋浴,回到床边,那一瓶二锅头和花生米还在。饥肠辘辘下,我又开始喝酒吃花生。

    第四章 郭蓉归来

    小屋里挂着郭蓉的各种物件,甚至她的内裤和乳罩都在枕头旁叠着。从我们在大三那一年尝到禁果,一晃在一起也有五年了。和董林洁的婚姻生活一样长。

    实事求是说,郭蓉和我在一起这些年,无论床上还是床下都比较和谐。有句话说贫贱夫妻百事哀,但郭蓉从没因为没钱对我恶语相加过。做到了相濡以沫,不离不弃。这正是我最爱她的地方,也是我现在的痛苦之源。

    我酒量很小,三两小酒下肚就迷糊起来。肚子里火辣辣空荡荡,也不觉得饿了。踢掉拖鞋往后一躺,一个迷糊就到天亮。夜晚所有的记忆都是窗外的疾风疾雨。但我一直在一个漫长的梦境里,无法醒来。

    清晨时分闹钟一响,我就得快速起床,风雨无阻赶往领工资的地方,开始新的一天工作。毕竟,生活还要继续。

    上了一天班,我不知道自己忙了些啥。

    下午准时下班,为了不触霉头,我没有当出头鸟。在哪里随大流都是不错的,要不怎么说法不责众呢。

    平安坐地铁回家,在小区门口我才想起郭蓉要吃乌鸡炖蘑菇的事。富力金大厦旁就有一家新开的仓储超市。我居然把这事儿忘了。

    特么的,给老子戴上绿帽,还要老子花钱给你补身子。有点扯淡了。

    心里是这样骂着,我还是步行两公里去华康超市卖乌鸡和干蘑菇。也许我们以后会不在一起,但我不能忘了郭蓉跟我吃过的苦。真到了那一步,就好说好散吧。

    但愿我的从容不是胡乱的。

    郭蓉进屋的时候,我正在厨房里炖鸡汤??吞锲醋偶θ夂湍⒐降南阄?。陕西人喜欢吃辣子,鸡汤里我就多放了干辣椒。今天二房东胜利哥夫妻不在家,貌似走亲戚去了。

    我看着满厨房水汽氤氲,心里却分明在狂躁不安。

    我做饭的本领无师自通,小时候在家就喜欢做饭。炒出的菜品味道胜过我掌勺多年的母亲。我和郭蓉之间做饭,除了面食,大都是我忙和。

    郭蓉进门的时候还矜持着,等发现屋里只有我一个人时,立刻扔下行李来了一个熊抱。

    “胡子,怎么样,想我了吧进屋闻到这香味,我就想到我们胡子的好处?!惫氐穆ПШ颓兹仁钦娉系???晌胰匀辉谒贩⑸闲岬搅撕旅髟断闼钠?。

    “一路辛苦了。这一次你们去了哪里”我虚抱了她一下勉强问道。

    “没走远,就去了一次台湾。给你带了礼物?!惫孛环⑾忠斐?,情绪高涨地把带来的大包小包搬到我们房间里。

    我看着她忙碌的背影,心中黯然。

    等我们坐在客厅的餐桌前享受鸡汤时,几次我都想发作,最终还是忍住。我们在一起几年了,几乎没红过脸。

    夜晚仍是下雨,郭蓉早早去洗了澡,坐在床头翻看手机。她已经看出我今天的情绪不高。

    “你怎么了”郭蓉问道。

    我背对着她坐着,看窗外哗哗的雨水,一直不说话。这直接让兴高采烈的郭蓉没了情绪。

    一股气从我的胸襟间一冲一冲,我想先回身抽她一个耳光,再开始审问。试了几试,我拿不出勇气。

    “没什么,睡觉吧?!蔽乙Ы袅讼伦齑?,闷闷地说。

    “那你不去洗洗澡身上都是鸡汤味?!?

    我没言声,拿了睡衣睡裤去洗淋浴。洗完了回来,屋里的灯已经关了,但是窗帘没有拉上。朦胧的雨夜灯光照射进来,让整个世界潮湿而阴凉。

    我搓干了头发和脚上的水,撩开被子倒下。下面的一分钟里,房间里静悄悄的。这要在以前,我早把郭蓉拉过来抱住开始忙活了。但今天晚上我失去了兴趣。

    “怎么了叫你买的套套,买了没有”黑暗中郭蓉终于忍不住,钻进我的被窝里呢喃。当她富有弹性的身体贴住我的瞬间,郝明远香水的味道也传了过来。

    黑暗中,我厌恶地一皱眉,打了个喷嚏。郭蓉感觉到了我身体的僵硬和排斥,她疑惑地抬起头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没怎么,这些天我太累了。你和郝老板出差在外,是不是也忙得很累既然都累,那都歇着吧?!彼蛋瘴也还懿还说赝瓶?,扭头倒下。

    “你什么意思”郭蓉质问道。

    “没意思?!?

    我的心里空荡荡,只细听着窗外的淅沥雨声。

    郭蓉楞了好久,没有再说一句话也默默倒下了。我听到了一声似有似无的叹息。

    这个夜晚,外面细雨如泼,屋里同床异梦。

    星期一上班,老板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笑着说:“小胡,你表现不错。公司有意提拔你担任董事长秘书。不过升职之前,你需要到高校进行相关知识培训。希望你不辜负我的期望?!?

    我一听一下喜出望外,立刻表态说:“谢谢胡总,我一定努力工作,好好学习。不辜负您的期望?!?

    我的老板胡国富和我五百年前是一家。再一了解,还是一个地级市的老乡。这也是他迅速对我另眼相看的原因。

    我在燕京也有几年了,难得遇到这么器重我的老板。我一定要珍惜机会,努力表现。

    从老板办公室出来,我的心情却不那么好。兴奋过后,情感?;囊跤耙廊徽衷谕飞?,这种苦涩又不可以跟同事说。不过能当上董秘,也是个十分光鲜的前程。

    努力,胡从容。你会事业有成的。

    一天之后,我在别人的艳羡当中脱产带薪,到燕京理工大学经管学院培训三个月。

    晚上回去我和郭蓉说:“这培训是封闭式的,学校给提供宿舍。我就不回来住了?!蔽颐凰狄惶岚挝氐氖露?。

    说话的时候我的脸色是淡漠的,郭蓉也面色冷漠不置可否。一副爱如何如何的样子。我无声一哂,心想随便吧。我走了,正可给现代版西门庆打开方便之门。

    也许,我和郭蓉的缘分真要到头了。绿帽子这种事,作为男人,不是那么好原谅的。它像一团乱草,时时堵在你的喉咙这里。咽不下去吐不出来。经过那次话不投机后,郭蓉很少和我说话。但我看出来她是心虚的。

    她不主动,我也没想马上抛出证据撕破脸。这对我和她来说,都十分残忍。从大三那年和郭蓉相爱,我们在一起五年了。相濡以沫。和董林洁郝明远的婚姻生活一样长。

    大学里提供的宿舍是公寓式的,两人间,基本可以拎包入住。星期三下午办理完了入学手续,我的室友还没有现身。我睡了一小觉,就到外面去遛弯去了。

    理工大学老校的南门外,就是燕京著名的解放西路,往上走不远的解放中路是这个城市著名的闹市。我出了南门后,情不自禁就往东走去了。那里有燕京最大的解放路书城,是我经常光顾的地方。

    对我来说,看书是可以忘记烦恼的。只要看进去。

    我没想到,会在书城二楼的三联书店遇到董老师。当时她正在给打包的书付款。我一进门,两人目光蓦地一对,都显出尴尬的表情。

    “小胡,你来了等我一下,咱们聊聊吧?!备找乇?,董老师微笑着和我说话了。

    我只好强笑着点头,面对曾寤寐思服的这位大美女,如今的感觉却是离她越远越好。因为她是我烦恼的一部分。

    结完账,董老师带我找了个顾客休息长椅坐下来。结果却没办法交谈,因为总有顾客把目光落在董老师身上。美女总会到处吸引人的目光的。

    最后我们不得不离开书城,找到一家临街茶馆坐下来。我承认我是半被迫地跟着她的。因为那事情不解决,我们之间就有某种断不掉的联系。

    坐下来,董老师要了一壶茶。我们互相看着对方,似乎有些腻味??赡羌戮桶谠谀抢?,选择视而不见总是不行。须臾,董林洁勉强露出了一点笑纹说:“小胡,你那边情况怎么样,说了吗”

    “说了吧。我暗示了她一下。她不傻,心里应该有数了。董老师,不瞒您,我和她在一起五年了,一直感情很好。虽说长痛不如短痛,可我也要静一下再决定。董老师,您不会怪我软弱吧”我有些惭愧滴说。

    董林洁沉默许久才说:“我这边也不顺利。郝明远回来第二天,我儿子的感冒还没好,我公公就住院了。急性心梗。弄得焦头烂额的,也顾不上说这破事儿了。我想等他爸病情一稳定,就和他摊牌。我受不得这种背叛和不忠?!?

    “董老师,您家的事儿我不好插嘴。而我的想法是,坚决和郭蓉分开。这种事,即使原谅了一时,也总会是个心病?;故悄蔷浠?,长痛不如短痛吧?!?

    我自己都想不到,在董林洁面前,我会这么爷们地说话。是想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这些话一说出来,都把我自己吓住了。也许潜意识里,是没到手的董秘头衔给了我勇气。而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的话,正是人真实的所思所想。

    第五章 我觉得有点对不起你

    你说得是??墒?,小胡,我还是觉得有点对不起你?!倍鲜σ脖晃业囊逭茄舷抛?。她的眼神变得不够淡定。

    “对不起我的不是您,是他们?!蔽乙ё∠伦齑?,恨恨说道。

    接下来两个人都沉默了。眼前只有茶杯冒出的白气。

    喝着茶,我和董老师说了到理工大学带薪培训的事。我说:“我本想俩人先分开,彼此都静心想一下??晌腋詹潘档?,就是我的所思所想。只不过我还不愿意面对而已。这是一件挺残忍的事??墒悄敲弊哟髟谖彝飞?,将是我一生的耻辱?!?

    “林洁,你也在这里”

    董老师正欲答话,我身后却传来一个男声的问候。我下意识地回头看,却又是个斯文男子站在那里。和郝明远一样的类型,一样的干净帅气。

    董林洁从懵懂中清醒过来,下意识地咳嗽了一下才说话。

    “洪春,你好。来这里公干”片刻游移之后,董林洁起身招呼道。

    “公什么干。来这里喝杯茶休息下。好久不见,不介意我一起坐吧”男子笑眯眯地看着董林洁,眼神里有一种贪婪的光。

    “不介意,一起坐吧?!倍纸嗖缓没鼐?。

    那男人不客气地走过来,紧挨着董林洁坐在我对面。我看到董林洁条件反射般往里让了让。

    “我介绍一下啊,这是我以前山大的学生胡从容?!倍纸嘞冉樯芰宋?。

    “小胡,这位是国资委的洪处长,是,郝明远的博士同学?!倍纸嗪熳帕辰樯芩Ц?。

    听说是位官员,我习惯性谦恭地起身握手。洪处长微笑答理。在董林洁身边,他刻意表现的斯文有礼。不得不说,这位处长是我见过的最完美公务员形象。

    “我和我这位学生好多年不见了,偶然在书店遇到,就来这里叙叙旧?!倍纸嘈ψ沤馐退?。

    其实三个人坐在一起没什么可聊的。几乎在瞬间,我就直觉到这位处长是董林洁的暗恋者。刚才他坐下的时候,几乎触到了董林洁的身子。

    寒暄后几乎都是董林洁和处长说话。洪处长喝着茶,随意询问了董林洁老公郝明远的近况。董林洁只含糊作答。我在一旁觉得气氛尴尬,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说道:“董老师,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咱们有空再聊吧。失陪了,洪处长?!?

    我朝洪处长点了点头,说声失陪。我觉得这位处长是愿意和董林洁独处的。

    正起身准备离开,没想到董林洁也说:“我和你一起走吧。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给孩子做饭?!?

    洪处长赶紧站起来说:“要不这样,林洁你别做饭了。带上孩子,我请你吃个便饭吧。咱们也好久不见了?!?

    “改天吧,孩子还在感冒中,不方便外出就餐?!倍纸嗨蛋樟昧肆猛贩⒄酒鹄?,洪处长只好讪讪地给她让开路。

    我理解的一起走,是一起离开,而不是同路而行。从茶馆里出来,我站在门口正想第二次和董林洁告别,不料她却说:“我们同路,我也要回理工大学?!?

    看董林洁提着一包书籍,我上前接过问道:“今天您没开车出来”

    “我喜欢溜达溜达,不是必要的话不开那车。经常堵在路上,很烦?!倍纸辔⑿ψ潘?。我看着她的笑靥,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等我们在十字路口过马路的时候,我看到洪处长还在茶馆门口向这边望着。其实像董林洁这样的美女,有几个暗恋者十分正常。以前在山南大学,喜欢她的人那可海了去了。

    我们在人行道上走着,我提着书包和她保持半米的平行距离。路上董林洁皱起眉头说:“这个人以前追过我,到现在我都是孩子妈了,那意思似乎还不甘心??墒俏艺庋娜宋缚谟邢?,婚外情那种事儿找不到我?!?

    “国资委是个好单位啊,这个和郝老板一样,也是一表人才。不会还没结婚吧”我随意问道。

    “结了,去年又离了。具体原因不清楚。我对这个人从骨子反感。你不是看到了吗,刚才眼看就坐到我怀里了。哪有这样的怎么也是个博士?!倍纸嗨档秸饫?,脸上露出讥讽的模样。这模样上次见我的时候也见过。带着一点小姑娘的俏皮和自傲。

    “博士不是和圣人划等号的,郝老板也是博士?!蔽液藓薜厮?。

    董林洁白了我一眼,脸上带出痛苦的神色。我便把话音硬生生打住了。一说到这件事,我们两个人谁的心情都不会好。这青天白日的,很倒胃口。

    又走了几分钟,我不由得想起一个‘笑话’,想说说制造一点宽松气氛。

    “董老师,我和您说一件事啊。现在想起来,都叫人哭笑不得?!蔽沂掷锘蔚醋攀榘档?。

    “什么事啊”董林洁把头发捋耳后,喃喃地说,“别跟我说烦心的事了。我都快被压塌了?!?

    “我说的也是个和小三有关的事儿。却是个滑稽剧。上个月吧,我到这家公司上班没多久,就在街上碰到一个闹剧。原配带着俩女人,三人一起打小三。所谓小三却是我山大的同学,也听过您的课。具体谁我就不说了。我上去劝,结果被对方一个女的抓破了脸。您看,就这边,还能看出来痕迹吧”

    我把我的左脸抬起来,让董林洁验看。其实那里不仔细看,已经看不出啥了。但当时血淋淋的很疼。

    董林洁应景似的看了看,没有表示。我接着说:“办完事,我垂头丧气回到公司,结果在电梯里遇到老板。没想到他的右脸上也被人抓了三道。和我一对脸,就跟给对方照镜子一样。弄得我和老板十分尴尬。同在电梯里的人,没有不掩口偷笑的。到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

    联想起当日电梯里怪异滑稽的场面,我自己先笑了。这时候董林洁回过神,也跟着笑起来。

    “上了楼,我还相跟老板去他办公室汇报工作。结果他气急败坏地骂我,‘老跟着我干什么,嫌丢人没丢到家还不快滚,现世宝!’?!?

    这一次直接把董林洁逗得哈哈大笑起来。我也跟着笑,压抑的心情随之一松。难得这一笑,无形中把两个人的心理距离拉近了一层。

    其实在我的心里,并没有讨好董林洁的故意。但是这女人的气场,总会叫人不知不觉间愿意亲近她。

    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理工大学的南大门,我尝试着问道:“董老师,我到了。你真的住在这里”

    董林洁一扬脸反问道:“怎么,我不能住在这里吗”

    我尴尬道:“不是,我没那个意思。我以为你这么说是权宜之计?!?

    “我的父母都是理工大学的老师。他们在新校区分了新房子,搬过去住了。那边的环境清净,不像这边,比较嘈杂。所以这房子,我经常过来住。你送佛送到西,帮我把这些书拿回去吧?!?

    听董林洁的意思是,愿意我到她家里去??晌也幌牒退叩霉?,不是怕闲话,而是心里觉得别扭。

    董老师父母的家在校园的东南部,果然离着围墙不远。这个地方晚上的话应该是不很安静的。楼房是多层那种,外墙长满了爬山虎。附近绿树成荫,绿化得很不错。唯一的不好就是掩不住市声。

    董老师家在七号教工楼的三楼,是一百一十平的西户。打开门进去,但觉得房子装修雅致,很有书香气息。我在门口把书包放下说:“董老师,我不进去了。我?!?

    董林洁未及答话,包里的手机就响起来,她朝我摆了摆手,先接电话。

    董林洁接着电话,顺手把屋门关上了。我就站在鞋柜那里,不知道该走该留。总得等她接完电话再说。

    我看着董林洁皱着眉头接电话:“你还过来干什么我住在我父母的房子里天经地义。你管得太宽了!再说一遍,元元的东西不在这里?!?

    董林洁气呼呼地挂掉了电话,一边还穿着粗气。我正要再说告辞,只见她眼睛一瞪说道:“你不要走了,上次害得你没吃好饭。今天就在家里吃顿便餐吧。别客气,这里就咱俩?!?

    我不是客气,而是首次登门就留下吃饭,不很合适。但是在董林洁目光的威压下,我还是客气了一下:“董老师,我不打扰了。学校食堂有饭吃?!?

    “我叫你留下,你就留下。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顾虑什么呢快把鞋换了吧?!?

    董林洁带着情绪,似乎眼里还汪着泪水。我不敢违拗,就从鞋柜里拿出双拖鞋换了。我不知道她接的电话里说了什么事,但可以听出是话不投机。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