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新疆风采35选7玩法:(完本)相公大人别缠我最新章节_相公大人别缠我舒浅容祁目录by许暖暖

    发布时间:2018-11-15 17:19

    相公大人别缠我舒浅容祁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相公大人别缠我最新章节,相公大人别缠我舒浅容祁目录,相公大人别缠我小说又名《鬼君缠绵绕指柔》,该小说讲述了舒浅容祁两个人的爱情故事,有容祁和慕桁的加入,局势顿时缓和了下来,他们负责牵制马小琴,而容止他们则负责快速将灭灵阵给运转起来。

    相公大人别缠我

    第1章 娘子,我们就寝吧

    “娘子,我们就寝吧?!?

    眼前的男人,一身红色喜袍,身形修长,宽肩窄腰,皮肤白皙,脸上每一个五官,都宛若精雕细琢的工艺品,完美得挑不出一丝缺陷。

    面对如此俊美的人,我却只觉得胆战心惊。

    这是哪?

    为什么好像是古代结婚的喜堂?

    就寝?

    什么就寝?

    我根本不认识你啊!

    我害怕得想要后退,可身体仿佛被什么看不见的力量禁锢住一般,竟然动弹不得。

    这时,那穿着喜袍的美男嘴角一弯。

    “好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娘子,我们可别浪费了?!?

    低沉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眼前的景象突然模糊起来。

    整个人,坠入一片黑暗之中……

    冷。

    好冷。

    全身冷得仿佛处于冰窖之中。

    迷迷糊糊之间,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清冷的声音。

    “容家人是在跟我开玩笑吗?竟找了这么个黄毛丫头?”

    那声音低沉悦耳,语气里明显带着不悦。

    谁?

    是谁在我耳边说话?

    我挣扎地想要睁眼,可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样,动弹不得。

    “模样虽说不上好看,但还勉强吃得下口,只是不知道味道如何?!?

    那声音再次响起,语气里多了几分玩味,我来不及细细思索这话里的意思,唇上突然一冷。

    那感觉,好像凉凉的果冻。

    我忍不住微微张开嘴,想尝尝这果冻的滋味。

    不想随着我张嘴,一个丝丝凉凉的东西,突然侵入我的唇齿之间。

    那个冰凉的东西很灵活,轻轻划过我的舌尖,我虽在睡梦之中,却也经不起这样的挑逗,整个人微微战栗起来。

    仿佛是我的反应逗乐了对方,耳边传来一阵轻笑。

    “真是敏感?!?

    蓦地,我感到自己的腰间也一冷。

    那感觉,好像是一只手。

    这下子,虽在睡梦之中,我也反应过来不对劲了。

    我轻微地挣扎了一下,不想腰间的那只手霸道异常,感到我的挣扎之后,更有力地禁锢住我。

    我一下子动弹不得。

    紧接着,那只手更放肆地在我的身上游走。

    与此同时,我唇齿间的触感也没有消失,而是更深入地掠夺我口腔里的每一寸。

    说来也奇怪,明明无论是唇上的那个吻还是我腰间的手,都是冰冷的,可我却感觉身体的温度不断升高……

    “唔……”

    我经受不住,微微呻银了一声。

    我感到我身上的冰手微微一滞。

    下一秒,霸道的掠夺铺天盖地而来,仿佛冰冷的火焰将我灼烧。

    夜,无比漫长。

    不知过了多久,那掠夺才终于结束。

    我气喘吁吁之际,感觉到那股冰冷轻啄在我唇上,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等处理完容家的事,再好好收拾你?!?

    话落,我身上所有的冰冷迅速抽离。

    “啊!”

    我尖叫一声,从床上跃起。

    白灯亮得晃眼,眼前是熟悉的宿舍。

    “浅浅,你怎么了?”

    耳边响起熟悉的关切声,我转过头,就看见室友罗晗正一脸担心的看着我。

    我愣了好几秒种,才反应过来。

    原来是做梦……

    不仅梦见和一个美男成亲,还梦见那种少儿不宜的东西?

    舒浅啊舒浅,你是不是会想男人想疯了!

    我狠狠掐了一把自己,抬头对罗晗笑道:“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吓到你了?”

    罗晗点点头,不疑有它。

    我下床准备洗漱,可人刚站起来,差点一个不稳,直接摔到地上。

    双腿之间,一阵剧痛传来,疼得我跌坐回床上。

    我失神。

    我这是怎么了?

    不就是一个梦吗?难道梦里发生那种事情,现实里也会疼?

    怎么可能?

    我咬着牙起来叠棉被,可棉被刚掀开,我就呆住了。

    只见我天蓝色的床单上,竟有一块红色的血迹。

    “来大姨妈了?”罗晗也看见了血迹,随口道。

    我怔在原地,没有答话。

    我例假明明前几天才结束,怎么会突然又来?

    还有双腿间的疼痛……

    我根本来不及收拾脑海里的震惊,罗晗的声音又响起:“浅浅,你动作快点,过会儿是蒋女魔头的课,迟到可是要扣分的?!?

    我一下子被拉回神。

    “什么?这都几点了?”

    “都八点半了?!?

    “Shit!”

    我顿时也顾不上那么多,火速地冲进厕所,梳洗完毕,背着书包和罗晗朝教学楼跑去。

    刚来到教学楼底下,我和罗晗就看见前面人山人海。

    大家似乎在围观什么,把进教学楼的门堵了个水泄不通。

    “怎么回事?都不上课了啊?”我和罗晗两个挤了好久都挤不进人群,不由抱怨。

    “浅浅!罗总!”

    前方人群里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我抬头,看见我的另一个室友,周晓敏,正努力穿过人群,朝我们跑来。

    晓敏好不容易挤到我们面前,我就发现她脸色惨白如纸。

    “晓敏,前面发生了什么?”

    晓敏呜哇一声哭了。

    “邹行……邹行跳楼自杀了!”

    我脑海里轰的一声,一片空白。

    我们三个拼了命地朝人群里挤,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挤到人群的最前方。

    只见教学楼下的平地一片血泊,血泊里躺着一具女尸。

    白色连衣裙,还有勉强能辨认出的清秀面容。

    我脸色一白。

    真的是邹行,我们宿舍的另一名室友。

    四周的学生,看见邹行的尸体,都惊叫连连,胆小的女生甚至哭了出来。

    不得不说,邹行死的很惨。

    骨头全部都断开,软塌塌地趴在地上,十分扭曲,眼珠子都掉了一颗。

    警察很快来了,围观的人群被遣散,课也取消了,我、晓敏和罗晗浑浑噩噩地回到宿舍。

    平日里温馨的寝室,今天少了个人,总觉得阴森森的。

    罗晗和晓敏太害怕,明天上午又没课,她们便准备回家。

    “浅浅,你不回去吗?”看我一动不动地坐在床上,晓敏忍不住问。

    我摇摇头。

    “你胆子真大?!彼锌?。

    我苦笑。

    我哪里是胆子大,只不过是不想回家罢了。

    罗晗和我关系更亲近,知道我的难处,道:“浅浅你别担心,我俩就回去一晚,明天就回来了?!?

    我点点头。

    ……

    夜晚,我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过了好久,我好不容易有了些困意,可迷迷糊糊之中,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咚咚咚。

    我顿时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

    我迅速地拿起手机,时间刚好是半夜十二点。

    我心里发毛。

    半夜三更,谁会来敲我的门?

    难道是我幻听了?

    咚咚咚。

    这时,门外又响起规律的敲门声。

    这次我确定了,不是我的错觉。

    “谁在外面?”我大着胆子开口,声音直打颤。

    第2章 半夜鬼敲门

    外面安静了片刻。

    接着,门外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浅浅,是我,邹行?!?

    我感到一股寒意,从脚底,一直升到头顶。

    邹行?

    今天才自杀的邹行,半夜来敲我的门?

    我吓出一身冷汗。

    “别恶作剧了?!蔽遗θ米约旱纳舨灰敲床?,“你到底是谁?”

    门外又是一片沉默。

    接着,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浅浅,你怎么了?是我啊,我让你记得帮我留门的,你忘了?”

    我感觉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了。

    邹行上个月交了男朋友,晚上经常晚归,全宿舍我最夜猫子,所以她常常叫我给她留门。

    不仅如此,门外这个声音,听起来的确很像邹行。

    一切看起来合情合理,但这才是最可怕的!

    因为邹行明明已经死了!

    我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还来不及思考怎么办,门口的声音突然欣喜地响起。

    “咦,浅浅,原来你没锁门啊,那我进来了?!?

    我宛若跌入冰窖,全身发冷。

    今天我的确好像忘了锁门……

    我还来不及痛恨自己的粗心大意,就听见门咔擦一声,开了。

    窗外的月光洒进,黑暗之中,一个身穿白衣,浑身是血,体型扭曲的女人,站在我们宿舍门外。

    我真的是忍得好辛苦,才忍住没有惨叫出声。

    真的是邹行!

    邹行看起来和白天我看见的尸体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我看见她的白裙底下没有脚,身体也在月光下有些朦胧。

    她不是人。

    是鬼。

    邹行似乎没注意到我的惊恐,只是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开始整理桌子。

    一切都如同她以往回宿舍一般。

    我僵在床上,颤抖不已。

    邹行终于发现了我的异常,转过头看向我。

    她的脸血肉模糊,一颗眼珠从眼眶里掉出,挂在那儿,那样子真是说不出的可怖。

    可她似乎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的模样,对我道:“浅浅,你干嘛一直看我?我的样子很奇怪吗?”

    我差点脱口说“是”,但好歹是憋住了。

    我默默地深呼吸好几口,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以前在鬼故事里看到过,有些人死了之后,魂魄意识不到自己死了,会继续自己日常的生活。

    邹行现在看起来,好像就是这样。

    可让我疑惑的是,邹行不是跳楼自杀吗?自杀的人,也会意识不到自己死了?

    我正胡思乱想之际,邹行又开口了。

    “晓敏和罗总呢?她们怎么不在宿舍?”

    我看着邹行血肉模糊的脸,强作镇定道:“她们今天有事回家了?!?

    我记得鬼故事里说,这种意识不到自己死了的鬼魂,如果突然被人提醒自己死了,会心性大变,做出疯狂的事来。

    我可不敢冒这个险。

    “哦?!弊扌杏α艘簧?,就开始整理明天的书包。

    我哆哆嗦嗦地从床上站起来,朝门外走去。

    虽然邹行的鬼魂暂时没有危险性,但她就跟一个定时炸弹一样,我可不想和她独处一室。

    “这么晚了,你去干什么浅浅?”

    邹行的座位就在门口,我刚想开门出去,她就转过头问我。

    那颗掉在外面的眼珠子晃啊晃,近看我还能看见她手臂上折出的骨头。

    我强忍住恶心,答:“我、我出去打个电话?!?

    我快步就想出门,不想走的太急,不小心碰到了邹行的桌子。

    她桌上有一个小镜子,被我撞到地上。

    “浅浅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弊扌斜г沽艘痪?,低下 身子去捡镜子。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伸手就想去抢。

    “不要!”

    我还是迟了一步。

    邹行已经自己捡起了镜子。

    她拾起镜子的刹那,镜子里,照出了她血肉模糊的脸。

    下一秒,我看见邹行扭曲的身体僵住了。

    我心里头咯哒一声。

    完了。

    我慌张地摸到门把手,赶紧想冲出去,可邹行突然霍的站起来,一把抓住我的胳膊。

    她的手很冷,我冻得一个哆嗦,想要挣脱,可她那张狰狞的脸,突然冲到我面前。

    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令人作呕。

    “舒浅!我怎么了!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邹行疯了一般地朝我怒吼,随着她的咆哮,她的眼珠子晃悠个不停,终于掉到了地上。

    我拼命地挣扎,一不小心,脚突然踩到了什么。

    嘎吱一声。

    我低下头,脑袋里轰的一声。

    只见邹行那颗掉到地上眼珠子,被我踩了个稀巴烂。

    看见自己的眼珠被我踩烂,邹行浑身颤抖得更加厉害!

    “舒浅!你竟然敢踩烂我的眼珠!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邹行的脸更加扭曲,狂嚎一声,两只手迅速地掐住我的脖子。

    变成鬼魂的邹行,力气大的吓人,我被她掐得脸色发白,死命地挣扎,可依旧挣脱不开她。

    邹行死死盯着我,空空的眼眶宛若血洞,另一个剩下的眼珠一片猩红。

    我被掐得眼前发黑,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谁来救救我……

    仿佛是听见了我心里的呼喊,就在我要晕过去的刹那,一阵清冷的风,突然吹拂过我身后。

    下一秒,我面前的邹行,露出极度惊恐的表情,掐着我的手也松开了。

    抓住这个机会,我赶紧挣脱她,刚想夺门而出,可肩上突然一冷。

    我一哆嗦,还来不及反应,身子就往后一倒,整个人跌入一个冰冷的怀抱之中。

    “娘子,为夫来救你了?!币桓銮謇湓枚纳?,在我耳畔响起。

    我呼吸一滞,唰的转过头。

    我的身后,竟然站着一个男人。

    他长发如墨,一身黑色暗纹长袍,高出我好多,我抬起头,看见他略显苍白的脸色,和英俊到让人屏住呼吸的五官。一双黑眸,宛若寒潭般深不见底,直直地注视着我,似乎要将我看穿。

    我心里翻起惊涛骇浪。

    这个男人是谁?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我的宿舍里?

    而且为什么……我竟然还觉得他有点眼熟?

    我死死盯着那男人,努力地搜寻记忆,那男人却没有再继续看我,只是将目光落在我身前的邹行身上,黑眸一冷。

    “滚?!?

    干净利落的一个字从他薄唇里吐出,一股寒气扑面而来,邹行突然怪叫一声,慌张地破门冲出宿舍。

    顿时,空荡荡的宿舍里,只剩下我和那古装男子。

    见我还盯着他,那男子微微低下眼帘,薄唇微扬,脸上冷峻的神色多了几分玩味。

    “娘子,看了那么久,对你夫君的长相还满意吗?”

    第3章 你不认识你的夫君?

    我身子不可抑制地一抖。

    娘子?

    夫君?

    什么玩意!

    我这才意识到,我还在那男人怀里。

    我赶紧挣脱开他,后退几步,警惕地看着他。

    这一看,我浑身发抖。

    只见台灯的灯光下,我看出那男人的身体,有些虚无的透明。

    和邹行一样。

    回想起方才那冰冷的触感,我意识到一个可怖的现实。

    这男人,也是鬼。

    我挪着细碎的步伐不断后退,防备地开口:“你是谁?”

    那男鬼原本一脸戏谑地看着我,听见我的问题,他的俊庞蓦地一冷。

    下一秒,他逼近我,伸手捏住我的下巴。

    “舒浅,你连自己的夫君都不认识?”那男鬼的声音低沉悦耳,但宛若寒冰,毫无温度。

    我害怕得冷汗涔涔。

    “你……你认错人了!我没有什么夫君!”

    我挣扎道,人被他逼得不断后退,最后跌到床上。

    我想要站起来,可不想,那男鬼直接俯下 身子,修长的双臂将我禁锢在床上。

    他的俊庞近在咫尺。

    “认错人?”那男鬼一脸嘲弄,“那昨日和我成亲,和我在床上翻云覆雨的人,又是谁?”

    “什么翻云覆雨……”我羞愤得想要反驳,可话说到一半,突然噎住。

    脑海里,浮现出一片红色的场景,还有那些暧昧而又冰冷的触感。

    我脑袋里轰的一声。

    “昨晚……那不是梦……那、那是真的?”我瞪圆眼睛,脱口道。

    那男鬼嘴角一弯,冷声道:“还不算太笨?!?

    我如遭雷劈,面无血色。

    今早床上的血迹和疼痛,我早该知道是真的……

    可我还自欺欺人,不愿面对现实……

    那男鬼看我失魂落魄的样子,剑眉皱起,再次捏住我下巴,霸道地逼我与他对视。

    “舒浅,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嫁给我,你不开心?”他冷冷道,冰冷的气息扑在我脸上。

    开心?

    嫁给一只鬼,还被强行夺走了第一次,我有什么可开心的?

    昨晚的记忆汹涌而来,清晰而又可耻,将我原本对这男鬼的恐惧,全部强 压了下去。

    “你说呢?被一只男鬼强上,你说我会开心吗?”我冷声讽刺道。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话太刻薄,那男鬼眼里染上几分怒意。

    下一秒,我感觉到捏着我下巴的手更用力了。

    我疼得脸色发白,但还是强迫自己狠狠瞪着眼前的男鬼。

    我和他的脸贴得那么近,我甚至可以看见他的冷眸里,我的倒影。

    “强上?女人,你知不知道,无论是我生前还是死后,有多少女人、女鬼争相恐后地想要嫁给我?”那男鬼的语气怒气冲冲,眼底是不可一世的狂傲。

    “那你找她们不就得了?强迫一个对你没意思的女人,你算什么——”

    我的话被男鬼的薄唇堵住。

    我拼命地想要挣扎,可我的力气在这男鬼面前,简直如同挠痒痒一般。

    他冰冷的舌头强行进入,挑逗地划过我的唇齿。

    我心里觉得恶心得想吐,但身体在这样挑逗的吻下,还是忍不住微微战栗。

    那只男鬼似乎感觉到我的反应,松开我,嘲弄地扯起嘴角。

    “明明喜欢的很,还跟我装?女人果然是口是心非的动物?!?

    话落,他又堵上我的唇,冰冷的手探入我的衣内,肆意在我的身体上游走。

    和昨夜不同,此时的我很清醒。

    愤怒、屈辱、难堪的情绪,几乎要将我吞没!

    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浑身每个细胞都想要挣扎,可身体依旧动弹不得。

    那男鬼的手已经不安分地开始从我的腰间上移。

    在碰到我胸衣边沿时,他突然停下动作,放开我,蹙眉,一脸狐疑。

    “你穿的这是肚兜吗?为什么布料那么少?”

    那男鬼说得认真,如果现在的情况不是那么?;?,我或许会觉得好笑。

    可现在的我哪里笑得出来!

    “放开我!你这只老色 鬼!快点放——唔……”

    嘴巴好不容易获得了自由,我立马怒吼起来,可很快,我的嘴又被堵上。

    那只男鬼显然懒得去思考我穿的到底是什么了。

    嘶啦。

    我听见胸衣碎裂的声音。

    紧接着,我被那男鬼冰冷的气息吞没。

    我奋力抵抗,可我如何能和一只男鬼抗衡。

    我很快便再次被他占有。

    进入我后,他冰冷的唇齿咬住我的耳朵,低声道:“听着舒浅,你是他们献给我的。冥婚已结,你逃不了?!?

    他们?

    是谁把我献给了这男鬼?

    我还来不及仔细想到底是谁害的我,羞愤的快感再次涌来,让我无力再继续思考。

    长夜漫漫,那男鬼一次又一次地要我。

    我被折腾得浑身酸软,早已没有力气再反抗,只能任由他在我身上驰骋。

    天微微亮起时,我终于不堪承受,晕死过去。

    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我感到那男鬼在我头侧,耳语般低声道:“舒浅,记住,你的夫君叫容祁?!?

    ……

    早上起来的时候,我浑身都疼得宛若散架。

    今天下午有课,晓敏和罗晗担心我,中午就来宿舍找我一起去上课。

    我一秒都不想在这屈辱的宿舍里多呆,立马跟着她们出去。

    来到教学楼底下,邹行的尸体已经被警察运走了,只剩下栏杆围在那儿。

    气氛突然间有些沉重,我们仨都没说话。

    特别是我,回想起昨晚邹行回来的景象,还觉得脊背发凉。

    邹行现在应该知道自己死了,是不是已经去转世投胎了?

    我正思索着,视线的余光,突然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教学楼上掉下来。

    我吓了一跳,本能地转过头。

    可这一看,我差点腿软倒地。

    我竟看见不远处的空地上,躺着一具女尸。

    白色连衣裙,扭曲的身体,掉落的眼珠。

    赫然是邹行的尸体!

    一股寒意,从脊背爬满我全身。

    邹行的尸体不是早就被警察带走了吗?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我心里骇然,还来不及消化这匪夷所思的一幕,就突然看见地上邹行的手,动了一下。

    我吓得呼吸骤停。

    我正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地上的那个邹行,就开始一点点地爬起来。

    她爬起来的姿势很古怪,好像一个木偶,身上的关节僵硬地转动,先是背部隆起,紧接着是手,再是腿。

    “啊!”

    我终于忍不住,惊叫一声,迅速地后退。

    “浅浅,你怎么了?”旁边的晓敏和罗晗被我吓了一跳。

    “我看见邹行……”

    我刚想说什么,就突然意识到不对。

    罗晗和晓敏,都只是疑惑地看着我,似乎根本没有看见突然出现的邹行。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能够看见邹行?

    这个念头闪过脑海,我一阵头皮发麻。

    第4章 我能见鬼

    “邹行怎么了?”晓敏和罗晗也我弄得有点紧张兮兮。

    “没……没什么……”

    我迅速地转过头,就看见那从地上爬起来的邹行不见了。

    难道刚才是我的幻觉?

    我还来不及细想,转头就突然看见教学楼后的楼梯口,站着一个白色的身影。

    是邹行!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口!

    这一次我吸取了教训,没有再叫出声。

    这时,只见那个楼梯口的邹行,突然转头跑上了楼梯。

    她的动作很快,瞬间就消失在楼梯里。

    我还来不及反应她要干吗,空中突然落下一个白影!

    “啊!”

    虽然努力让自己冷静,但我还是忍不住尖叫。

    幸好我及时捂住了嘴巴,才没有引起晓敏和罗晗的注意。

    只见空地之上,赫然又躺着邹行的尸体!

    我猛地反应过来。

    刚才那个邹行,竟是跑回楼上,又跳了一次楼!

    地面上有警察用粉笔画下的尸体轮廓,此时这个从空中落下的邹行,不偏不倚地就落在那轮廓中。

    我的心跳还来不及恢复,就突然看见,地上的邹行,再次以怪异的形态,一点一点动起来。

    我浑身都颤抖起来。

    只见那个邹行爬起来之后,再次跑向了楼梯。

    不过片刻,又是一个白影落下!

    如此这般,周而复始。

    那邹行的动作很快,眨眼的功夫,已经重复了跳楼四次。

    我站在原地,面无血色。

    邹行这是在不断重复自己死亡的过程?

    难道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死了?

    罗晗和晓敏看不到这可怖的景象,招呼我道:“浅浅快走吧,要上课了?!?

    “不!”

    我脸色一白,迅速地抓住她们。

    她们现在走向的,就是邹行不断跑向的楼梯,以她那个惊人的速度,我们肯定会在楼梯上遇见她。

    罗晗和晓敏不解地看着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她们说,只能着急地又看向那不断跳楼的邹行。

    邹行已经是第十次从地上爬起来了。

    这一次,她似乎终于注意到我在看着她。

    只见她的脖子一顿一顿地转动,少了一个眼珠的双眼,缓缓朝着我的方向望来。

    我告诉自己快点转开眼睛,可身体竟然仿佛被定住一般,动弹不得。

    眼看着我就要和邹行对视上,一只白皙修长的手,蓦地捂住我的眼睛。

    “别看?!币桓瞿吧脑枚粼诙呦炱?。

    我迅速地转头,就看见一个高高帅帅的男生,正站在我身边。

    我旁边的晓敏夸张地叫了一声。

    “容则学长?”

    我呆在原地。

    眼前的这个男生,叫容则,在我们S大,可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他长得很帅,因此被女生们评委S大校草;更重要的是,他是全国最大财团,容氏集团的少爷。

    不过我现在可没心情犯花痴,我努力平复狂跳的心,压低嗓子道:“学长,你、你也看得到?”

    “嗯?!比菰蚣虻サ厍嵘鸬?,“我有开阴阳眼?!?

    我一愣。

    开了阴阳眼的人,就会看得到鬼魂。

    可我呢?

    过去的二十一年,我从来没看见过什么奇怪的东西,为什么从昨天开始,我就能看见这些可怕的东西?

    “那到底是什么……”我忍不住抖着嗓子问。

    “邹行的鬼魂?!北绕鸹耪诺奈?,容则很平静,“你和那位大人冥婚之后,沾染了他的鬼气,相当被开了阴阳眼,所以能看见鬼魂?!?

    原来是因为那只男鬼。

    我刚想谢谢容则告诉我这些,可突然意识到不对。

    “你怎么知道我结了冥婚?”我死死盯着容则。

    容则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他刚想回答,他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娇滴滴的女声。

    “容则,好了没?人家想走了啦?!?

    我越过容则的肩膀,看见他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

    容则在S大甚至整个S市,都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他换女朋友的速度,比我换草稿纸还快。

    眼前这个美女,我认得是最近很火的一个模特,估计是容则最新的女朋友。

    此时那女模特正面色不善地看着我。

    我这才注意到,不止是她,四周好多路过的人都死死盯着我和容则,窃窃私语不停。

    我突然意识到我和容则窃窃私语的样子有些太过亲密,怕是引起大家的误会了。

    “不好意思,详细的下次再说吧?!比菰蜣限蔚爻倚α诵?,准备离开,但走前还是记得提醒我道,“记住,不要去看那个女鬼的眼睛,如果让她发现你看得见她,她会缠上你的?!?

    “等一下!”

    容则走得很快,几乎跟逃一样,我想追过去追问,可四周人实在太多,容则和他女朋友眨眼就消失在人群里。

    我无奈,只能拉着晓敏和罗晗,朝另一个楼梯走去。

    一路上,我记得容则的话,不敢再多看那个邹行一眼。

    “浅浅,你和容则学长什么情况?”刚走上楼梯,罗晗和晓敏俩丫头,就忍不住八卦。

    “没什么情况,就是问他一点事?!蔽冶苤鼐颓岬?。

    好不容易到教室里坐下,我悬着的心,才算放下。

    可不想,这份轻松没维持太久。

    这门课的老师姓倪,是个刚来的助教,相当年轻漂亮,在学生里很受欢迎。

    我以往都很喜欢上这门课,可今天看见倪助教时,我只是脸色惨白。

    因为我看见,她的身后,跟着一个血肉模糊的小人。

    那个小人非常小,跟刚出生的婴儿一样,跌跌撞撞地跟在倪助教身后,稚嫩的声音不断嘶喊着。

    “妈妈……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啊……”

    我吓得魂不附体,几乎没有经过思考,腾地从座位上站起来。

    倪助教看见我突然站起来,微微蹙眉:“舒浅,你怎么了?”

    “我……我肚子疼,去一下厕所?!蔽冶嗔烁鲺拷诺幕蜒?,飞快地从后门走出教室。

    我一路跑到厕所里,用冷水洗了把脸,才终于冷静下来。

    看来,现在的我,真的是被开了阴阳眼,什么鬼怪都看得见。

    想到这里,我不由对容祁这只男鬼更加厌恶。

    都是他!

    毁了我的清白不算,还让我看见这些可怕的东西。

    我知道自己不能翘课,只能磨磨蹭蹭地准备回教室。

    可我刚走出厕所,身子就突然僵住了。

    我看见走廊的窗边,站着一个白色的扭曲身影。

    我脸色一白。

    糟糕。

    我竟然忘了,邹行就是从这层楼跳下去的。

    第5章 下一个,就是你

    邹行此时趴在窗边,正准备跳下去,突然听见我的脚步声,她一顿一顿地转过头。

    毫无准备的我,就这么迎面和她对上。

    四目相对,我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冻结了。

    方才容则提醒我的话,在耳边回响。

    不要去看那个女鬼的眼睛,如果让她发现你看得见她,她会缠上你的。

    完了。

    我还来不及转开我自己的视线,邹行就突然从窗户跳开,朝我扑来。

    她的动作飞快,我刚准备撒腿跑,她就将我撞到墙上。

    缺了眼珠的眼眶不断地在淌血,她的脸上满是疯狂的兴奋之色。

    “舒浅,你看得到我对不对?所以我还没有死对不对?”她激动地朝我不断质问。

    “你已经死了!”我被吓得魂飞魄散,顿时顾不上那么多,朝她吼道。

    邹行的脸,一下子从兴奋变成狂怒。

    “撒谎!你这个骗子!我怎么可能会死!”

    她咆哮着,张嘴就朝我的脖子咬来。

    我吓得脸色发白,想要推开她,可发现她仿佛千斤重一样,根本纹丝不动。

    眼看她森森的白牙就要落到我脖子上,一股冷风突然呼啸而来。

    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抓住了邹行,她突然从我身上脱离,如断线的木偶一般,重重地落到地上。

    我震惊地抬起头,就看见一抹欣长的身影,从走廊深处,缓缓走来。

    黑袍被风吹得微微扬起,勾勒出他出色的身形,他脚步沉稳,带着王者般的气息,让人不由自主地心生敬畏之情。

    是容祁。

    容祁走到我身边站定,眼眸微垂,落到我胳膊上被掐红的淤青时,他黑眸一冷。

    “胆大妄为的东西?!?

    冷冷吐出几个字,只见容祁长袖一甩,邹行突然惨叫起来。

    我脸色一变,赶紧拉住容祁的袖子:“你要干嘛?”

    “她敢伤你,自然该魂飞魄散?!比萜蠲嫖薇砬榈?。

    我心里骇然。

    同为鬼怪,他让别人魂飞魄散,竟然眼睛都不眨一下?

    “不要!”看着邹行痛苦的样子,我赶忙开口,“她只是不知道自己死了,所以才做出这些事,并不是有心要伤我。她生前好歹是我的室友……”

    容祁看了我一眼。

    片刻后,他又一抬手,邹行终于停止了挣扎,不敢再多逗留一刻,撒腿就跑。

    我长吁一口气。

    现在邹行总该接受自己已死,安心去投胎了吧。

    我靠在墙上,感觉跟跑了马拉松一样精疲力尽。

    可我还来不及喘口气,胳膊上就突然一凉。

    我抬头,就看见容祁苍白修长的手指拂过我胳膊上的淤青。

    随着他的触碰,淤青全部消失了。

    “谢谢?!蔽业妥磐房?。

    我向来恩怨分明,虽然对这男鬼厌恶至极,但他救我是事实。

    回答我的,是下巴上冰冷的触感。

    容祁挑起我下巴,逼着我与他对视。

    “我从来不喜欢口头的道谢?!?

    他语气暧昧,说着便欺身而上,将我压在墙角,唇也顺势吻上来。

    “不!”

    我赶紧别开头闪躲。

    容祁的黑眸又染上怒意。

    此时的我,知道无论我如何反抗都不会有用,只会激怒这个男鬼,于是我只能找借口道:“我还要上课!”

    容祁看着我,一双眼睛深不见底,让我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蓦地,我感到腕子一凉。

    我低头,就看见容祁给我的左手套上了一个翠绿的玉镯。

    “这是我们定亲的信物,上次忘了给你?!比萜钤谖叶?,低语道。

    “那个……我还在上课……”我根本没仔细听他说的话,只是躲开他,匆忙地找借口,“先走了……”

    话落,我挣开他,慌张地朝教室跑去。

    这一次,容祁没有阻止我。

    一路狂奔回教室,接下来的半节课,我努力不去看倪助教身边的小鬼,好不容易熬到下课铃响,赶紧拉着罗晗和晓敏离开。

    我们仨刚回到宿舍楼下,看见一个男生在那徘徊。

    “咦,那不是邹行男朋友吗?”晓敏诧异道。

    我一愣。

    我们仨人里,只有晓敏见过邹行男友,我和罗晗都是第一次见。

    只见那男生高高帅帅,皮肤很白,十足一个阳光男孩。

    这时那男生也看见了我们,冲晓敏招了招手。

    十分钟后,我们得到宿管大妈的首肯,带着邹行男朋友回到宿舍里。

    邹行的男朋友叫陈毅。

    邹行的老家离S市很远,她父母过来估计要好多天,所以我们让陈毅先来整理一下邹行的遗物。

    陈毅这男孩特感性,一看见邹行的东西就泣不成声。

    我们仨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我只是真的不能相信……小行她怎么会自杀……”陈毅哽咽道。

    我们宿舍四个女生里,我、晓敏和罗晗关系都很亲近,但邹行因为性子孤僻,和我们三个没有那么要好。

    但好歹是一起相处了三年,以我们对她的了解,她的确不像是会自杀的人。

    特别是,如果邹行真的是自杀,怎么可能意识不到自己死了?

    难道邹行是被人杀害的?

    这个念头从脑海蹦出,我顿时吓了一大跳。

    邹行平时就是个很安静的女孩子,谁会去杀害她?

    “啊!”

    我正思索时,正在一旁收拾邹行遗物的陈毅突然惊叫一声,跌到地上。

    “怎么了?”

    我们三个女生赶紧走到他身边。

    “墙……墙上有字……”

    陈毅哆哆嗦嗦道。

    我们顺着他的手看去,顿时倒抽冷气。

    邹行的桌上原本摆满了杂物,此时陈毅将东西收掉了,才露出后面墙上的字来。

    那是一行血红的字。

    “下一个,就是你?!?

    ……

    看到那个血字之后,我们都被吓坏了。

    虽然罗晗一直强调这应该是有人无聊的恶作剧,可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晚上熄灯之后,我、罗晗和晓敏根本不敢睡觉,一齐蜷缩在一张床上。

    醒着的坏处就是,容易想上厕所。

    半夜,晓敏实在憋得不行了,我和罗晗只好陪她去厕所。

    我们仨人手拿着一只手电筒,走到黑漆漆的走廊里,心都跳到了嗓子口。

    走到厕所的路不过一百米,我们却觉得跟走了几千米一样。

    好不容易到厕所里,我和罗晗这两个没尿的都被吓出尿了。

    想着出都出来了,不能浪费,我俩也决定上个厕所。

    在厕所上蹲下,我还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跟打鼓似的。

    上完厕所,我刚站起来,突然觉得脸上一湿。

    我本能地摸了一下,然后用手电筒去照。

    “啊!”

    我叫得嗓子都喊破了!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