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今天新疆25选7开奖结果:宁浩樊若玲小说全网独家免费《浪职情场》

    发布时间:2018-11-15 17:43

    宁浩樊若玲小说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浪职情场宁浩免费阅读全文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浪职情场里,主要介绍了宁浩樊若玲之间发生的爱恨情仇,下面就去看看这本都市职场小说吧。从云吞店出来,樊辣椒命令我载着她满城瞎跑,真把我当私家司机与保镖了,不知道有没有给我算加班费的打算呢?“刚刚故意的是不是?”“啊……?”我不理解樊辣椒的话,“什么刚刚?”樊辣椒瞪大眼睛看我。

    浪职情场

    第一章:相亲

    我是初涉职场的一名卑微小职员,命比狗贱,前途灰暗,生无可恋。

    我住在一个很破败,外面写着大大的一个拆字的小区,地面脏,光鲜差,坑坑洼洼,暗无天日,有条件的都已经搬了出去,剩下的多数是已经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老爷爷老太太。

    这天赶上班的时间,我却在这个破败的小区里碰到一位,我认为不可能住在这种鬼地方的绝色美女。她身穿纯白颜色的职业短装,挽一只米色的小手袋,长发飘飘,不可方物……

    我中了邪一般跟着她出了小区,还迷迷糊糊跟了两条街。直至看见她进入一栋大厦,我才忽然想起自己要赶时间上班,当下看了一下表,下一秒就骂起了娘……

    “宁浩,你认为公司的规章制度全都是摆设是不是?”迟到了五分钟,我立刻就遭到部门总监樊若玲的谩骂。

    樊若玲大概是我见过最妖娆、最邪恶、最心狠手辣、嘴上最不积德的女人了,大伙儿私底下给她一个“辣椒”的封号。说起这个樊辣椒,公司四大部门一二百号人无不色变。

    “对不起,樊总?!蔽伊⒖袒簧弦桓弊约嚎戳硕几芯跫裥牡内泼男α?,小心翼翼地认错。没办法,我必须认错,没有任何余地,因为我需要生活、需要偿还助学贷款、需要照顾家里,失业对我而言残酷之极。

    “我不要听对不起,我要的是纪律,不守纪律可以,立即滚蛋?!?

    “是是是,我知道错了,我一定深刻地检讨?!?

    “再犯,给我自动自觉收拾包袱滚蛋?!狈苯仿钔曜斫俗约喊旃?。

    有时候我真觉得这个该死的樊辣椒是故意针对我,那么多人迟到不见她管,为什么净拿我开刀呢?我长得比较好欺负?还是长得比较欠收拾?

    “宁浩,你干嘛老迟到?”说话的同事叫梁佳,办公位置就在我对面,是一名助理。

    “我失眠了?!蔽宜婵诘?。

    “想什么失眠?”听上去很八卦,但我知道梁佳是真心关心我。

    “知道就不用失眠了!”

    “哦,那你……”

    正说着,樊辣椒忽然走了出来,我和梁佳立刻终止了闲聊,彼此都有点慌乱。

    整个中午乃至下午我都情不自禁在想今早看见的那位美女。我住在那个破旧小区已经有些日子,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她,这大概只有两种解释,一、她是新搬来的;二、她是探朋友走亲戚。我希望是第一,因为只有第一我才能够经常碰见她。

    “宁浩,明天值班?!笨煜掳嗍?,樊辣椒给我下达了一道命令。

    “怎么又是我?”我没说错吧,樊辣椒就是故意针对我,上星期就是我值的班,前星期也是我值的班,这个星期还是我,别人都干什么吃的?

    “不干可以,外面大把人等着投简历?!蹦昙颓崆峋腿绱硕穸?,一定不得善终。

    下了班,刚出公司,电话响了,来电的是我最好的一个哥们蒋亮:“哥们,帮我去相趟亲?!?

    我还不爽着樊辣椒让我明天值班,心情不好,我直接拒绝:“我没空,没兴趣?!?

    “找不了别人,就你了?!?

    “那你别去?!?

    “不行啊,我要被骂死,帮帮忙,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你上次也这样?!?

    “我发誓。你去吧,地点就在龙城酒楼二楼一号包间,你狠狠唰一顿放几句再联系之类就可以溜了,饭钱你先垫付,回头我还你?!苯了低甏掖夜叶?,很显然怕我反悔。

    我踏进龙城酒楼是六点五十分,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我喊来服务员,要了一壶最贵的茶,点了几个自己爱吃的小食,然后又点了几道精美菜式。虽然我知道对方没到之前就点菜特别不礼貌,担我又不是来相亲的,我饿了,我才不管那么多。

    七点十分都过去了,对方仍然没出现,而这时候我点的那些小食已经陆续端了上来。反正已经不礼貌开了,我立刻夹了一块芒果酸塞进嘴巴……

    好酸,我下意识端茶喝,想冲淡嘴巴内的酸味儿,此时包间门忽然打开。是服务员开的,开完以后服务员迅速闪到一边,然后做出一个请的姿势,随即,我听见几声高根鞋敲击地面的声音,继而,一个全身雪白的影子闪了出来……

    樊辣椒?

    我的妈啊!我立刻一口茶喷了出来……

    樊辣椒看见我也是一愣,本想离开,但看到我喷茶水她仿佛又改变了主意。

    天啊,她脸色可半点都不善!

    坦白说,我真有点腿软,如果知道蒋亮的相亲对象是樊辣椒,我宁死也不会来。其实我非常不理解,樊辣椒干嘛要相亲?凭她的自身条件,追她的男人应该一抓一大把。我忽然想到,这种丑事都被我撞破,樊辣椒该不会解雇我吧?

    完了完了,我这下要被蒋亮给害惨了……

    “你什么意思?我长的很丢人是不是?”走进来、关上门,樊辣椒愤怒道。

    “我下意识的,对不起……”我蹭地站起来,飞快道,“我现在马上就滚,而且今天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另外,我需要解释一下,相亲的人并非是我,而是我一个非常普通的朋友,他临时有点急事来不了,所以让我来替他道个歉?!蔽胰龌蚜?,这个时候不撒谎不行,除非我明天想到人才市场蹲点找新工作。

    “相亲?相什么亲?”樊辣椒一脸疑惑的问。

    “就是那个……”等等,樊辣椒到底是在装傻还是走错门?

    “你不用走了!”樊辣椒眼中闪过一丝阴谋诡计,随即脸带冷笑坐了下来。

    我大大地打了个冷颤,情不自禁的,想收都收不住,我真的很怕这个女人……

    “你走了谁买单?”樊辣椒取过菜单看了起来,同时嘴里又命令我说道,“给我坐下!”

    我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条件反射一般,立刻飞快坐下,然后彷徨不安的看着她,脑子里是各种凄惨下场的画面。

    第二章:胁迫

    樊辣椒不说话,只是淡淡的笑着,那笑容看上去残酷之极,令人不寒而栗。直到我先前点的菜式全部上齐,樊辣椒才直接用筷子示意我开吃,可是我那有吃的心思,如果她此刻放我走,我宁愿回家吃方便面……不不不,我今晚饿肚子都心甘情愿。

    “不饿?”看我不动筷子,樊辣椒随口问。

    我点头,然后又摇头,急得满头大汗!

    “哦,很矛盾是吧?”樊辣椒恶狠狠道,“我告诉你,即便不吃埋单的也是你?!?

    看着一桌子美食与自己无缘,这种感觉实在痛心之极,偏偏还不能把痛心表现在脸上,这都不计较了,最惨不过还要装高兴,自欺欺人到这种程度,简直十恶不赦。

    “吃饭,立即?!狈苯仿冻鲆凰亢甯丛拥男σ?,“这是命令?!?

    “算了还是不吃了,我买单去?!鼻那牧锏糇芸梢园?

    “去,立即去?!蔽腋崭詹抛叱隽肆讲?,樊辣椒立刻补充道,“出了这个门我就把你这个月的奖金全部扣光?!?

    我的姑奶奶,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停下脚步,看着樊辣椒,心里七上八下好不安然。

    “这个清炖鸡嫩滑香甜,可惜,我不喜欢吃鸡。我刚刚说过,即便不吃买单的也是你,自己看着办?!?

    吃,还是不吃?我用得着怕她?反正两头都是死,做个饱死鬼总比做个饿死鬼强吧?况且单还得我买呢,不吃怎对得起自己?

    心里想通透了,我当下就放开胃口风卷残云把一桌子食物干掉,然后发现樊辣椒似笑非笑盯着我看,我顿时不自觉打起嗝来,令我受宠若惊的是,樊辣椒竟然亲手帮我倒茶……

    “樊总,有话你直说,是不是要开我?”我实在被盯的受不了。

    “你很害怕被开?”

    “怕,但也不怕。之所以怕,是因为公司开的待遇很优厚,外面很难再找到同等水平的。至于不怕,其实外面也就差一点而已,不至于活不下去?!?

    “哦,蛮有骨气,但很愚蠢?!?

    “可能吧!”跟领导是无法说理的,少反驳为妙。

    “好了,不说远的,你想不想升职加薪?”

    我冷汗开始往外冒,通常领导问这话都有两层意思,一是真心实意给你鼓励、加油,让你尽心尽力为其办事;二是虚情假意的试探,看你是否包藏祸心对其不忠不利。我不知道樊辣椒问这话是出于何种心理,按我猜想两种都不太可能,可往往这才最令人恐惧。事实上樊辣椒这人太难猜透,论年龄看上去比我大不了多少,可要论斗智耍心眼,我肯定拍马追不上她,所以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你只要帮我一个小忙就可以?!狈苯泛芴钩堑难?。

    “这个……走后门不太好,我不希望自己的人生画上不光彩的一笔?!蔽腋艘桓瞿A炅娇傻拇鸢?,既表明了不干坏事的立场,又没有正式拒绝她的“好意”。

    “谁一生不走后门?”樊辣椒冷笑,“走后门是生存的根本,你不承认也必须承认,多少人瞌破了脑袋都想找到那扇可以走的后门,你倒好,不走后门,还光彩呢,到饿死那天我看你还谈什么光彩?!?

    “好吧,算你说的有理,但我有手有脚,至于饿死吗?”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宁愿坐在宝马内哭泣,也不要坐在自行车后欢笑?我让你帮个忙而已,我稍微动用一下自己手中的权利拉你一把是回报,说白了就是交易的其中一种,你不吃亏,我也不吃亏?!?

    “那是别人的观点,与我无关!”

    “宁浩?!狈苯飞晕⒂械隳招叱膳?,“听都没听就一口拒绝,你不觉得很不尊重人?况且我是你上司,手握你的生杀大权?!?

    我狂汗,招招都用威胁,用手中权利压人,你又有多尊重我?

    虽然我是一介小市民,也虽然人分三六九等,但人格不分高低层次,凭什么不尊重我?

    “干或不干?”看我沉默不语了好一阵子,樊辣椒追问。

    “你先说说具体要干些什么!”

    “很简单,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必须随传随到……”发现自己的话存在严重歧义,樊辣椒难得地脸红了一下,“我意思是,我需要你帮我处理一些你能力范围可以处理,而我自己却不方便处理的事情,仅此而已?!?

    我又沉默了,如果真是一些我能力范围可以处理的小事,而我却一口拒绝,樊辣椒指不定明儿就让我卷被铺滚蛋??墒?,如果樊辣椒给我下套呢?让我干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不是一样死翘翘?真是左右为难,这么倒霉的破事为什么就摊我头上呢?

    “干或不干一句话,是男人就爽快点,别浪费我时间?!狈苯凡荒头沉?。

    “好吧,不过我有条件?!?

    “有条件挺合理?!?

    “不违背良心道义的事情我可以帮你,但要在我方便的时候,而且不能逼我?!?

    “行,就这样,这顿算我请?!狈苯纺闷鹣训ネ磐庾?,可是刚走出两步她又走回头来,露出阴森的笑容,“宁浩,我希望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你嘴巴最好放严密点,否则后果自付?!?

    出了龙城酒家,我立刻拨通蒋亮的电话:“蒋亮你个二百五,老子几乎被你害惨了?!?

    “怎么啦?”蒋亮疑惑的问。

    “你的相亲对象是我上司?!逼涫滴也蝗范ㄊ遣皇?,樊辣椒那么好的自身条件用相亲,谁信啊?而且她当时一副一无所知的表情不象装的。

    “不会吧?”

    “我还骗你不成?反正让你给害惨了?!?

    “兄弟,我事前可不知道她是你上司?!彼谷换咕醯梦?。

    “你丫的,如果明天我被开你得养我?!?

    “养你?咱俩又不断背?!苯凉ζ鹄?,然后发觉不妥,赶紧岔开话题,“对了,你上司多大岁数?漂亮么?”

    “多大岁数不知道,漂亮那是无庸置疑的,你不亲自来简直浪费?!狈苯吠獗砥寥肥滴抻怪靡?,至于她内心怎么样,我无法给出中肯的评价,或者好,或者坏,不过单能力而言绝对无比强悍。

    “切,你没见过真正的美女而已!”不屑的口吻。

    我无语,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巨大呢?有的人泡不到妞,有的人妞多到应付不过来;有的人手揣几辈子都花不完的积蓄,有的人温饱都成问题;有的人开宝马法拉利,有的人踩一烂单车;有的人房子处处有,有的人只能睡桥洞;有的人找个工作待遇好到无以形容,社保、医保样样齐全,有的人找个工作却连工伤都报不上去,做牛做马辛苦好几个月工资没发下来老板却跑了……

    第三章:提心吊胆

    接下来几天,我都提心吊胆的过着,看见樊辣椒就莫明紧张,好象罪恶部队碰上了正义之师,躲之不及。矛盾的是,我一方面期盼着樊辣椒求我干点什么,一方面又害怕樊辣椒让我干些见不得光的事情。虽然我事先声明了不干坏事,但如果这件事不太坏,而我又不想失去工作,再加上樊辣椒威逼利诱,我最后必然沦陷。

    别觉得我做人无原则就群起扔我香蕉皮,我也是人在办公室身不由己。

    “喂?!笨棵呕嵋榈氖焙蛄杭亚崆崤隽宋乙幌?。

    “宁浩,你耳朵聋了是不是?”樊辣椒的声音忽然在我身后响起,“开会走神,非常好?!?

    我冷汗不停往外冒。

    该死的,刚刚樊辣椒肯定点我名字了,梁佳碰我应该是因为这个……

    “说说你意见?!狈苯芬槐咚?,一边走回自己座位。

    “意见?什么意见?”坦白说,刚刚的会议内容我一句也没听进去。

    樊辣椒非常严肃的看着我,在座的同事也非常严肃的看着我。

    “这个意见……”我站起来,忽然撇见梁佳在自己的记录本上写了四个字“产品推介”,我立即会意,“我认为现下的新型产品不能再以传统方式进行推广,太老套了,客户的反感就好象我们平常追的电视剧演到激烈部分却忽然插播广告心,最后不但难以收到预期性的市场反应,相反引来一片骂声,得不偿失,损了夫人又折兵,实在是下下之策?!?

    “有道理?!狈苯钒诎谑?,示意我往下说。

    “我的意见是,我们必须打破传统,以最舒服贴心、并且简单易明的方式把我们想要表达的产品的中心重点灌输给客户,让客户看一遍、听一遍就印象深刻,最后选择使用我们的产品,并愿意把我们的产品推荐给身边的朋友使用?!?

    “不错,非常精彩?!狈苯肪尤豢湮?,过去我可没少在会议上发表自己的意见,但那些个发言仿佛得罪了全世界一样,樊辣椒没听完就让我闭嘴,对我工作能力加以承认还是头一遭,只是我没高兴完,樊辣椒下一句却是,“明天交一个具体方案上来?!?

    “明天?”我滴神啊,写个这样的方案至少两天吧?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她站了起来,“散会?!?

    还说关照我,明摆耍我,看她那口是心非的嘴脸我就想犯恶。

    现在好啦,今天别指望下班了我,如果明天不弄出一个整体方案,估计这个月的奖金也得光荣牺牲。摊上这么个恶毒上司真是倒八辈子大霉。

    计划书刚刚写了个开头,下班时间已经来临,多数心肠不坏的同事都向我投以同情的目光,摇着脑袋相继离开。而少数几个跟我发生过小摩擦的则一脸幸灾乐祸表情,尤其是周斌那厮,这个毫无人性的狗崽子,我诅咒他走到外面以后立刻栽一大跟斗。

    若大一个部门,只有梁佳是真心对我好,离开前还不忙前来安慰一番,只是工作性质不一样帮不到我,否则梁佳必定会毫不犹豫留下来陪我一起加班。

    转眼间,我已经坐在电脑前两个多小时,到休息室抽了五根烟,脑袋内关于方案的东西依旧没成型。我不禁有所怀疑,是不是因为坐在电脑前思考与抽烟分开了呢?坐在电脑前边思考边抽烟效果会不会好一点?

    我觉得会。

    反正现在没人,抽一根应该没问题吧?

    有时候人倒霉起来上厕所途中就能憋死,我烟刚点燃抽了几口就听到一阵阵高根鞋敲击地面发出的声音,走路走到如此高调又敢于发出如此响亮声音的必是樊辣椒无疑。把烟头掐灭已经来不及,只能随手往地面一丢,打算踩灭,不知我丢太用力了还是紧张过头,居然丢到远远的,直滚至对面梁佳的办公位置下,我够了一下够不着,而此时脚步声已经逼近身后。

    “计划书完成多少?”果然是樊辣椒,声音之中透着一股威严,“咦,什么味?”

    我低头看了一眼,烟头把地面的一张白纸给烧着了。

    我迅速离开自己的座位,跑到梁佳那边把纸张踩灭。我能够想象此刻樊辣椒的目光有多么的愤怒,抬起头看一眼,果然,但她目光却非直接盯住我,是盯住……办公桌上的一只纸杯,而那只纸杯的用途是,装烟灰。

    “宁浩,你给我过来?!狈苯贩吲睾鹆艘簧?,随后端起那杯烟灰摇了几遍,“把它喝了,立即?!?

    我后悔了,我以后再不敢在办公室抽烟了,我可怜巴巴望着樊辣椒:“能不能冲点水和着喝?”

    “去,但不能和到满溢?!闭馀司褪歉咧巧?,连我心里想的什么都一清二楚。事实上我真打算和到满,让烟灰完全溢出来,然后我喝的就是纯净水。

    我从茶水间出来,樊辣椒已经离开,我办公桌上有她留下的一张便条:宁浩你记住,这一次就算了,再有下一次我会让你吃烟头。

    我顿时如获大赦,头一遭对樊辣椒感恩带德。

    樊辣椒离开半小时以后,脚步声音再度响起,不过这次没有先前那么响亮,不是高根鞋,可以断定不是樊辣椒。

    我停下手中的工作,直着眼睛看着办公室门外,随后看到梁佳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梁佳身穿一套清凉的运动服、凉鞋,头发盘束起来,一副青春逼人的样子。我简直看愣了,原来梁佳脱掉职业装能如此靓丽迷人……

    在我想象的时间,梁佳已经走至身边,我刚刚太在意她的打扮方面,现在才注意到她还带来一只保温瓶:“饿了吧?”

    我狠狠的点头,看着梁佳把保温瓶打开……

    “我做的,不知道适不适合你口味?!绷杭焉晕⒘秤械愫?。

    “我从来不挑食?!倍砸桓鲆丫龅窖勖敖鹦堑娜死此?,任何可以吃的东西都可以称为……美味。而对一个像我这么穷的穷鬼来说,能吃上饭已经很满足,还挑个屁啊?况且梁佳着实做的不差,两晕两素搭配健康。

    我狼吞虎咽把一盅饭菜吃完,然后满足的摸了摸肚皮。

    “味道怎样?”梁佳小声问,好象有点担心自己做的不好。

    “很棒,不但具有回味无穷的温饱功效,更有提高思维能力与创造力的效果,哈哈,我想到啦?!蔽宜档牟皇枪?,而是实话,瞬间我就想到这个方案的重点以及亮点,当下我没空管梁佳,飞快坐正姿势,滴滴答答在键盘上敲击起来……

    第四章:摔了

    两个小时以后,初步方案已经顺利完成,后期修改一下即可执行。

    梁佳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脸被挤到一边,稍微有点变形,但这种变形却十分可爱。

    我从来没有认真观察过梁佳的鼻子,竟那么耐看,尖尖的、高高的,立体感非常好?;褂心且徽抛彀?,小小的,嘴唇薄薄的,与整张脸极为协调。另外,梁佳秀发贼亮贼亮的,散发出一股洗发水的清香,我忍不住摸了一下……

    我知道这么盯着人看,而且还动手摸人非常的不礼貌,但我就停止不了,偏偏梁佳呢喃一声醒了过来,我飞快缩回手,心跳快的要命。

    “我太困了,睡着也不知道?!绷杭研α诵?,然后看了一眼腕表上显示的时间,眼睛转溜了数圈,好象在思考什么问题,最后她忽然跳起来,很慌张的说道,“哇,已经十点多啦?完了完了,最后一班公交车十点钟?!?

    “我等会跟保安借辆单车,我送你,我先收拾一下,马上就走?!?

    梁佳嗯了一声。

    “宁浩,你会不会踩啊?怎么老是晃来晃去?”单车上路,坐后面的梁佳无比担忧。

    “这破车肯定轮子有问题,越想平衡它就越是晃,我能怎么办?”不是我故意吓梁佳,我说的都是事实。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保安哥哥扭捏那么久都不愿意借给我,不是因为他吝啬,而是为我安全着想,他不会直接说?

    “我看我们还是走路比较安全?!?

    “走路?都踩上了,你别乱动就好,我应该能应付?!?

    在下一个小斜坡的时候梁佳紧张到一把抱住了我腰身,整个人紧贴着我,令我分神了一下,加上突然发现这辆破单车没有车刹……

    一阵划破长空的尖叫声过去,我和梁佳双双栽进斜坡下面的垃圾堆里。

    我们全身上下都脏兮兮的,还隐隐透出一股恶心的味道,做为一个男人我倒觉得没什么,可梁佳是女孩子,一般女孩子都爱干净,所以她起来以后走的非???,始终与我保持一段距离。我因为要推车,另外我脚裹还有点疼痛,很难跟上她步伐。

    这破车真是害人不浅……

    “我到了!”不知走了多久,经过一条乌漆妈黑的小巷子,梁佳忽然停住脚步。

    “那,明天见!”我挥挥手,推着这辆破车一拐一拐往回走。

    “宁浩?!绷杭炎飞侠?,“你的脚……?要不上我家歇一下吧,我家有药油?!?

    “你不介意我把臭味带上你家?”我此刻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感觉,有几分期待,又有点不太愿意,总之复杂的要死,心跳频率也特别的不规律。

    跟在梁佳身后上了三楼,梁佳打开左边的一扇门,里面灯光是亮着的。

    梁佳做出一个请的手势,我首先闪了进去……

    梁佳家是哪种二房一厅的小居,收拾的干净整洁,四面墙壁都挂有一些明星画像。

    忽然间,我听到马桶冲水的声音,随后一个少女,穿着单薄的从一个门户内走出来。

    看见我,少女双手捂在胸前,快速的冲进另一个房间。

    “你家怎么有女的啊?”我问梁佳。

    “我表妹?!绷杭讯晕宜低?,走过去敲门,“遥遥,你怎么这么晚不睡?”

    遥遥的声音传了出来:“那谁啊?你男朋友吗?我怎么没听说你有男朋友?”

    “你别乱说啦!”梁佳偷偷望了我一眼,被我发觉后她小红刷地红起来,“你赶快开下门,我要进去?!?

    梁佳进了遥遥的房间,几分钟之后走出来,把一套男士的衬衫和裤子递给我,我来不及问清楚那是谁的,已经被她推进浴室。

    十五分钟以后,我把自己洗干净,抱着换下的衣服走出浴室。

    “换我了?!绷杭寻岩黄恳┯腿轿沂种?,抱起自己的衣服就跑。

    “宁浩对吧?”遥遥似笑非笑看着我,“你跟我表姐真是同事关系?”

    “真是同事关系,怎么啦?”我问。

    “除了同事关系就没别的关系?”这个小女人压低声音简直可以跟樊辣椒有一拼,同样那么的威严,吓到我的小心脏怦怦怦的乱跳。

    “朋友……算吗?”我小心翼翼的回答。

    “只是朋友?难道……你对我表姐就没其它的一些想法?”遥遥一双眼睛死死盯住我,好象我只要稍微回答不令她满意她就要灭我九族,吓到我心跳更无规律了。

    “没……有,天地良心?!?

    “是不是男人啊你,我表姐那么漂亮、那么好一个女人你竟然对她没半点想法,睁眼瞎吧你?”

    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跟这个小女人说话比跟樊辣椒说话压力更大,还好梁佳很快洗完澡出来,否则我真的脱不了身。

    “不是让你搽药油吗?”看见药油原封不动,梁佳怪责地瞪了我一眼。

    “哦,忘了!”我压根就没时间搽,刚才被她表妹审犯人似的,紧张要命,那有空闲顾及到这个事情?

    “我回房间了?!绷杭驯砻谜酒鹄?,暧昧笑道,“不打搅你二人世界?!?

    “臭遥遥,再乱说我掐你?!绷杭言俣刃×崇澈?。

    “切,看谁掐谁?!绷杭驯砻盟低攴煽炫芙考?,把门关严密,梁佳追过去的时候明显迟了一大步,只能气愤的跺着脚,拿地板出气,不过那副生气小模样可爱之极。

    扭捏了许久,梁佳才走了回来,尴尬的对我笑了笑。

    “这个……”我晃晃自己手里的衣服问她,“有没有环保袋之类的,借我一个?”

    “可以先放我这,我洗干净再带回公司给你?!绷杭阉底啪鸵庸业囊路?,抱进浴室,然后出来坐到我身边,拿起那瓶药油,拆开……

    “把脚伸过来?!绷杭阎苯踊位问种械囊┯?。

    “不,不太好吧?”晕,她是要帮我擦药油吗?坦白说,我自己都觉得难为情,我不乐意,或者说,不敢。

    “让你伸就伸,你乱想什么呢?”无庸置疑的口吻,容不得我拒绝。

    第五章:打架

    离开梁佳家已经是凌晨,我推着保安哥哥那辆害人不浅的破车一拐一拐往家的方前走。第二天回到公司,刚启动电脑,樊辣椒的声音就在办公室吼了起来:“宁浩,进我办公室,立即?!?

    我快速走进樊辣椒的办公室,反手把门关上。

    “方案书呢?”看我两手空空,樊辣椒愤怒地站起来,指着门外大吼道,“给我滚出去,拿完方案书重新进来?!?

    我心里冒火,脸上却不敢表现丝毫,立刻转身向外走,但走了两步又被樊辣椒喊停。

    “脚怎么了?”樊辣椒问。

    “不小心拐到了?!?

    “回来坐好?!泵钍降目谖?。

    我走回去坐在椅子上面,樊辣椒转身走出去。

    过了几分钟,樊辣椒回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份文件,她坐回自己的老板椅里,全神贯注看了起来??醋趴醋?,眉头慢慢紧皱起来,想吃人的表情,然后拿起笔很用力在纸面上画着什么……

    “写什么乱七八糟的狗屁东西?”樊辣椒把文件在办公桌上,还说脏话。

    我拿起文件看了一眼,是我写的方案书。

    樊辣椒刚刚到外面是去打印我的方案书?可是她怎么知道我存在什么地方?最主要是,她怎么知道我电脑密码?我刚刚明明只启动了电脑,并没有登陆……?

    “拿回去修改,尤其是圈起来的地方?!?

    “我来不及修改,你……”其实樊辣椒拿笔圈起那些地方我都知道存在什么问题,原本打算今天修改好再上交给她……

    “别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我说了今天交,现在就是今天……还站着干什么?你给我滚出去,立即?!?

    用不着这么大声吧?外面都能听见。

    跟我想象的完全一样,出了樊辣椒办公室,除了梁佳之外的那些个同事都幸灾乐祸看着我,周斌还嚣张的对我竖起中指。老虎不发威把当我病猫了,今天不收拾收拾你这混蛋老子就不姓宁。

    我走回自己办公位置放下手中的文件,然后随手拿了一把尺子,一拐一拐走到周斌跟前,恶狠狠道:“你再竖一遍试试?!?

    大伙儿都看着我,有几个周斌带仇的家伙甚至恨不得我们立刻开打。

    “继续竖啊!”我逼视周斌,“你刚刚不是很嚣张吗?”

    周斌恶狠狠瞪着我,却没种。

    “妖,无胆匪类?!甭钔?,我转身往自己办公位置走。

    我没想到的是,周斌那无胆匪类居然无耻到玩背后偷袭,拿笔筒砸我脑袋。我感到脑袋一痛,几个踉跄就往前窜出几步,撞上办公桌的侧面然后摔倒在地。扭过头看到周斌拿着一把尺子向我冲过来,我必须起来迎战,但是我脑袋晕晕糊糊,尝试之下竟然爬不起来。就在最要命的关头,一个突发的声音有效制止了周斌对我的偷袭行为。

    “周斌?!狈苯芬簧藓?,随后迅速飞快道,“你很能打是不是?”

    听到这个声音,周斌立刻象个柿子扁了下去。

    “你当办公室什么地方?擂台?或者监狱?你不想干可以递辞呈,想干就必须给我守规矩?!狈苯匪底抛吡斯?。

    “对不起,樊总?!敝鼙罅⒖痰狼?。

    “我不要听废话!”樊辣椒目光在我身上转溜几圈,弄到我紧张异常,幸好她直接跳过我,继续教训周斌,“刚才砸人那动作再摆一遍?!?

    周斌苦着脸开始摆动作。

    “不是这样,手往前伸,再往前一点,对,就这样?!狈苯返懔说阃?,“这个动作一直给我摆到中午,敢动一下立即到财务部领钱滚蛋?!狈苯匪低曜呋刈约喊旃?,怦地关上门。

    哇,樊辣椒竟然没处理我?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所有同事的目光都齐刷刷望着我,那种目光无一不是奇怪樊辣椒为什么不对我做出处理,然后又齐刷刷望着周斌,继而纷纷捂嘴偷笑,与他仇深似海的丁晚忍不住大大声地说了两个字:活该。

    我摸了摸还有些许晕糊的脑袋,一拐一拐走回自己的办公位置,坐下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几声,而此时樊辣椒正好打开她办公室的门,正好听到了我的笑声。

    “宁浩,你很喜欢笑是不是?从现在开始你给我笑到中午?!狈苯泛吡艘簧?,目光在大伙儿身上扫荡一圈,“刚刚谁说的‘活该’?给我乖乖站起来,立即?!?

    丁晚飞快站起来,那表情几乎没哭爹喊娘。

    “你给我接着说,一直说到中午?!狈苯匪低暧止厣习旃业拿?。

    大伙儿冒冷汗,刚刚丁晚虽然说的颇为大声,可是樊辣椒办公室关上门应该是听不到的,她怎么知道?

    不过话说回来,许多我们认为樊辣椒不知道的事情其实她都知道,正因为她具备这种神通广大的本领,大伙儿才对她敬畏有加。而且樊辣椒那变态的喜欢虐待人的手段,谁见了不忌惮三分?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大伙儿都知道樊辣椒敢跟总经理针锋相对,吵架吵到直接让别的老总滚出她办公室。

    很快,办公室恢复到原来的面貌,只是多了一具不会动、时刻露出痛苦表情的真人版雕像,期间还夹杂一句“活该”,再然后是“哈哈”两声大笑。搞到来我们部门办事的其它部门的新同事都用怪异目光看我们,以为自己进错了门。当然,老同事不会觉得奇怪,樊辣椒的手段但凡老同事或多或少都清楚一点,眼看就知道我们犯了错,正挨罚。

    “你没事吧?”中午,在饭堂吃饭的时候梁佳问我。

    “废话?!蔽壹粤Φ陌橇艘豢诜?,刚才持续笑了两个多小时,整张部都僵了,我甚至怀疑会不会已经把肌肉组织拉伤,否则怎么吃饭都感到疼痛异常呢?

    “刚刚……你跟樊总吵架?”

    “你也知道?”

    “切,整个公司都知道,你没发现大家都盯着你看?”梁佳示意了一下四周。

    我目光扫过食堂,好象真是耶,此时整个食堂大概上百号人,六成以上都在有意无意的看我,其中不泛部门主管,或者经理、总监级别的。

    我知道这帮鸟人什么意思,因为通常敢跟樊辣椒抬杠的要么是别的部门主管、经理、总监,反正差不多同一个级别,或者低一个级的人物,像我这种低七八个级别的菜鸟实不多见,甚至罕见。大家盯着我看大概是想看看我有何过人之处,到底是三头六臂,还是长了好几张嘴,要么就是二愣子一个。

    匆匆吃完饭,我提前四十分钟赶回办公室开始改方案书。

    别以为我多勤奋,这压根不是出于本意,我只是担心……樊辣椒那是没有半点人性的主,如果象今早一样一上班就把我喊进办公室,我上那给她弄个修改过的方案书?当然啦,整个部门都知道我上午挨罚,没时间工作,但樊辣椒不一定管这个。反正亏点没所谓,只要不开除我就可以。

    果然没猜错,刚上班不到半小时樊辣椒就喊我进办公室?;购梦乙丫逊桨甘樾薷耐?,并打印出来,否则又得被她骂到灰头土脸、狗血淋头,弄不好甚至又得扣奖金,这天灭的剥削成性。

    樊辣椒并没有立刻打开方案书看,而是用力嗅了一下:“什么味?”

    “啊?纸的味道吧,这批纸可能有点质量问题,采购部的责任?!蔽乙晕苯匪档氖俏业萁簧先ツ欠莘桨甘榈闹街饰兜?。

    “哦?!狈苯返勺盼?,“你是不是搽了什么东西?”

    “哦,茶了药油?!?

    “药油?你个笨蛋,立即离我远点?!狈苯反蛄烁雠缣?,然后一发不可收拾,一连串的打起来,边打边瞪着我,那种目光好象一把利刃,反正我觉得自己脖子凉凉的。

    又闯祸了……

    忽然,樊辣椒象想起些什么,飞快拉开抽屉拿出一瓶空气清新剂四周喷起来,药油的味道逐渐被掩盖。片刻以后,樊辣椒打喷嚏的症状得到缓解,不过看我的目光却一直没有和善下去,相反更凶狠起来,奇怪却没骂我,而是继续看方案书。

    “勉强合格!”看完方案书,樊辣椒给出这么一个评价。

    “谢谢!”我松了口气,“我可以出去没有?”

    “等等?!狈苯匪毫艘徽疟始侵?,刷刷刷在上面写着什么。

    我哭着脸,因为樊辣椒炒人鱿鱼的时候就喜欢用笔记纸,而且是手写的解聘书,落款处还附送你的对你的综合评价。该不会是炒我鱿鱼吧?当初还说如何如何关照我,我不是没拒绝帮她忙吗?

    第六章:汗颜

    发现自己思想有点变态,净爱胡乱猜测,樊辣椒不过给我一张病假单而已,而且还直接报销医药费用一千块,我不但不带感谢,还在心里诅咒别人,真是狼心狗肺啊。

    只是,我当时以为被炒鱿鱼也并非空穴来风、无中生有。反正从樊辣椒办公室里流传出来的笔记纸都特别敏感,你没看我拿着笔记纸从樊辣椒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大伙儿都什么目光?送丧的目光,好象我真的已经死翘翘一样,这帮死白领,没点同情心。

    “真被开啦?”梁佳苦着脸。

    “嗯!”我的脸更苦,不过全是装的。

    “哎!”梁佳用她动听的声音感叹了一声,“真倒霉?!?

    “说谁倒霉啊你?怕我滚蛋以后有人欺负你再没人帮你出头?”

    “惨惨!”

    “我更惨呢,你看我解聘书,工资只发一半?!蔽野驯始侵街降莞杭?。

    “你个死人头你竟然骗我?!绷杭丫锲鹱旒叩哪Q?,在办公桌下面偷偷踢了我一脚,“最好炒你鱿鱼?!?

    “前言不对后语,你刚刚可不这样啊?!?

    “刚刚是刚刚,现在是现在?!?

    “行,我错,我道歉?!?

    “我不接受你道歉,除非请我吃饭?!?

    “没问题?!卑装椎昧艘磺Э?,请客吃饭很应该。只是,樊辣椒凭啥无端白事给我报销医药费?我这又不是工伤,肯定有阴谋。

    下班以后,我在大夏对面的马路等梁佳,我不敢在公司范围等,怕被流言蜚语压死。樊辣椒明文规定我们部门员工之间禁止发生超友谊关系,梁佳也怕,而且比我更怕,所以磨蹭到大部分人走了,梁佳才走出来。

    其实填个肚子而已,我们实际上什么都没干,非得弄到跟小姨子偷情没两样,怪无奈的。

    “上那吃?”梁佳走近,我问。

    “不知道!”

    晕死,不知道你干嘛扯着我往小巷子跑?

    那话怎么说:是福是祸躲不过?

    至理啊!

    我们刚从小巷子转回大街,迎头就碰到我们财务部亲爱的白洋主管,还有樊辣椒的秘书黄小淑,他们竟然手牵手。梁佳还扯着我呢,我们双方的神情动作此刻都是暧昧之极,不过我跟梁佳之间是纯洁的友谊关系,白洋跟黄小淑则是肮脏的野合,只是在这种环境底下谁都别想解释清楚。

    “哈哈,白管,真巧啊?!蔽铱醋呕菩∈?,一进公司我就对这个小妞有几分好感,都怪樊辣椒弄的那灭绝人性的破规定,搞到被白管捷足先登,

    “是啊是啊!”白洋讪讪一笑,傍边的黄小淑一脸紧张。

    “那先这样吧!”

    “再见!”

    “再见!”我心里暗乐,这下相互捉住了把柄,白洋是官,我是民,无论怎么说都是我占了大便宜,下次有事情找他帮忙不怕他不就范,哈哈……

    “宁浩,白管会不会告发我们?”走远以后,梁佳担忧起来。

    “怕个鸟,我们又没有不纯洁关系?!?

    “他又不知道我们没……不纯洁关系!”梁佳又红起脸,很是可爱。

    “你傻啊,人家好歹是个小官,而且黄小淑还是樊辣椒的秘书呢,谁怕谁啊?你没听过一句话:民不与官斗,官不与富斗?”

    “那他们都是官,我们是民?!?

    “错,我们不是一般的民,我们是富民?!蔽乙桓备呱羁谖?,“正因为他们是官,他们更害怕自己的地位不保,反正怎么说都是我们手里的筹码多一些?!?

    “好象是耶!”梁佳顿时舒了口气,愉悦地笑了出来。

    吃啥东东好呢?

    最后决定,吃自助餐。

    领着梁佳走进餐厅,刚坐下,手机就不识趣响起来。

    是个陌生号码,不知为何看到这个号码我潜意识就觉得有坏事要发生。

    “谁、谁啊?”

    “宁浩,你只有二十分钟,来旋宫西餐厅,立即?!狈苯返纳?,说完立刻掐断。

    什么语气态度?这个死变态,吃个饭都让人不得安宁,我当初怎么就答应了她那个随传随到的要求呢?

    “有要事?”梁佳看出了我的不爽,“谁啊?”

    “樊辣椒?!?

    “啊?”梁佳极其惊讶的表情,“下班还找你干嘛?”

    “不知道,让我去旋宫西餐厅,立即去?!?

    “会不会是公事?”

    “鬼知道?!毕衷谝丫窍掳嗍奔?,换言之就是我的私人时间,可那死变态支使起人来都不管半夜的。

    “你还是去看看吧,我一个人吃?!绷杭迅乙桓隼斫獾谋砬?。

    “我尽量赶回来?!蔽野严掳嗲暗讲莆窳斓囊磺Э榍那姆旁谧雷由?。

    “嗯,我等你?!绷杭崖冻鲆桓銮Ю镏獾男θ荩何宜湍憷肟?,千里之外……

    出于节俭的原则,加上预算不到三公里路程,时间又不太紧迫,我选择了步行,可是不知道我对时间的掌握出现了偏差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我赶到旋宫西餐厅的时候竟然迟到了一分钟。樊辣椒瞄了瞄腕表,脸色特别难看,奇怪却没有出言教训我。

    我已经落座十多分钟,樊辣椒仍是一言不发,看都不看我一眼,直到服务员端来两客牛排,把其中一客特大份量的放在我面前,汁是番茄味的,很酸,我最讨厌这种味道,所以捂住了嘴巴。

    “你个笨蛋,把它吃完?!狈苯返纱笱劬?,嘴角露出一丝残酷。

    我苦着脸吃完,樊辣椒已经把单买了,不吭一声往门外走……

    “上车?!?

    “去哪?”

    “你上不赶紧滚?!?

    我非常想给樊辣椒一个大巴掌,然后狠狠在她车轮胎里揣两脚,继而潇潇洒洒的离开,留给她一个英雄的背影??墒俏也桓?,只能在心里意淫,而且不能表现在脸上,否则……哼哼……

    樊辣椒把车开进一个俱乐部的停车场,刚停稳当她就从后座取出一个文件袋扔给我,同时干巴巴的赶我下车。

    我一面诅咒,一面跟在樊辣椒身后进入俱乐部。

    这肯定是一家高级俱乐部,而且是严格区分会员等级制那种,富丽堂皇自不言表,各类健身器材多如牛毛,有我见过的,也有我见所未见的,总之和我平常与蒋亮去的那些垃圾俱乐部简直天渊之别??纯凑獾胤?,连休息区都区别的十分讲究,分高中低级,专门配有抽烟的、喝饮料的、吃东西的……

    樊辣椒把我领进一个专供抽烟的休息室,里面有一个身穿运动服的男人,此刻正四平八叉躺在昂贵的沙发上抽烟。这厮相貌不错,眉清目秀,带着一股浓厚的书卷味,不过……眼神很色。

    “哎哟,蓝总,见你一脸可真难哦……”樊辣椒笑脸盈盈,声音甜腻、热情奔放走过去跟那个眼神很色的家伙握手。

    坦白说,我被雷到了,看着与平时判若两人的樊辣椒,恶心的不行??蠢慈税?,要别人看得起你,给你好脸色,你必须要具备比别人强悍的实力,至少也持平,否则你在社交等级上就落人一筹。

    就好象我跟樊辣椒,她明显比我高出多个等级,加上又是老板,所以她有资格对我骂骂咧咧,而完全不用给我面子,我那点儿男儿自尊放她眼里一文不值。但是,遇上比她更高级别人,或者她有事情需要求助别人的时候,她也得低三下四,贴上脸让人骂。

    “呵呵,樊总你这话就不对了,我想见你还来不及呢,我那不是工作忙嘛,抽不开身,樊总别介意哈?!蹦羌一锒裥牡男ψ?,狗爪子还猖狂的在樊辣椒手背上来回抚摸了几下。

    “对了,给你介绍个超级强人?!狈苯非崆嵘裆匀舻幕厥?,然后把我扯过去,“这位是我们公司的创意部主任,宁浩?!?

    晕,樊辣椒拉我来骗人?不过我十分喜欢创意部主任这个头衔,稍微有点不满的地方就是依旧在樊辣椒管辖范围,这死变态管理着公司最重要的市场、财务、销售、创意,四大部门,简直就是只手遮天、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她下的书面命令比任何老总下的还要管用。

    “您好,蓝总!”我露出王八蛋般的笑容,伸出手与那家伙握了一下。

    “年轻人,不错嘛!”

    “过奖过奖?!?

    交谈了几句,我就被晾一边,樊辣椒与那家伙打情骂俏,嘻嘻哈哈。

    我真不明白樊辣椒带我来所谓何意,难不成故意恶心我?她没这么无聊吧?不过我不敢问,更不敢离开,再恶心我也必须脸带微笑坐在那儿,时间久了脸部肌肉仿佛有些抽筋,还有就是,想把这个蓝色魔拉出外面海扁一顿。

    “宁浩,把方案书跟合同拿过来!”樊辣椒忽然喊我。

    “方案书?什么方案书?合同?”我说完才反应过来,飞快把手中的文件袋递了过去。

    那家伙捧着方案书津津有味看了起来,偶儿瞄我一眼,赞美两句,然后又是竖拇指,又是点头。坦白说,我非?;骋?,我的方案书真写的那么出色?那家伙怎么看都是见过世面的人,你说他谦虚嘛,他表情又那么认真,简直莫名其妙。

    那家伙合上计划书,似笑非笑望了樊辣椒一眼,取出签字笔刷刷刷画了押。

    “合作愉快?!狈苯吩俣认蚰羌一锍鍪?。

    “合作愉快?!?

    又握手,正确来讲是那家伙在摸樊辣椒手,这个死色魔,真不明白樊辣椒怎么受得了他,如果是我摸,估计樊辣椒得把我劈成两半。

    那家伙听了个电话便离开了,我飞快拿过方案书看起来。

    这是我写的吗?除了大体架构以外内容差别非常大,不过许多地方比我的想法合理,有建设性,效果更佳??醋趴醋盼也唤械愫寡?,为什么我当初就想不到呢?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