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安徽11选5基本走势图:余笙傅长卿小说免费阅读《余笙有你》

    发布时间:2018-11-15 17:43

    余笙傅长卿小说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余笙有你全文在线免费阅读,余笙有你是作者筱箐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余笙傅长卿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余笙以为自己这辈子会成为沈星南的妻子,可她最后却成了傅太太!被前男友母亲设计陷害,生下一个父亲不知是谁的孩子!是傅长卿给了她重生,她为父亲治病更为复仇,他为了心中白月光,他们各取所需!可当某些深情被揭开,秘密被昭告,余笙才知原来一切不是注定,是人为!

    余笙有你

    第一章:孩子是谁的找谁去

    夜里。

    傅长卿带着一身酒气回来。

    余笙闭眼假寐,忽然感觉身后塌陷了一块,随后她被傅长卿习惯性地捞进了怀里,耳边是低沉而磁性的声音,深邃的极为好听。

    “清清,我回来了?!?

    心底止不住一片荒凉。

    恐怕无论再过多少年,傅长卿也不会认清,跟他同床共枕的妻子到底是谁。

    这场婚姻,没有爱。

    哪怕多年以后,也只有她一个人在这个婚姻的坟墓里越陷越深。

    他的唇覆在她的唇上,柔软而冰凉。

    他的手探进她的衣服,撩起体内的欲火。

    他一次次折腾着她,直到天快亮了才放开她,翻过身去睡着了。

    余笙听着傅长卿均匀的呼吸声,空洞的眼神才慢慢有了焦点。

    她闭了闭眼,掀开被子下床去浴室里冲了个澡,洗好出来时,她倚着衣橱擦着湿漉的头发,床头的夜灯打在傅长卿的脸上,她不经意抬眸,目光落在他的脸上,停了几秒。

    刀刻般俊逸的轮廓,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

    结婚一年了,她极少这么细细地打量他。

    余笙不得不承认,傅长卿不仅拥有好的家世,还有一副令女人痴迷的皮囊。

    坊间有传言,这北城百分之八十的女人都愿意让傅长卿白睡一晚。

    眼睛忽然酸涩,余笙收回目光。

    这一夜,她失眠了,去了卧室外面点了一支烟。

    直至晨光拂晓,光线透过落地窗从外面将一室照亮,烟灰缸里的烟头已经堆满,余笙这才起身去浴室掬了水洗脸。

    之后又去厨房准备好早餐后,余笙进卧房准备叫傅长卿,刚推开门,就见傅长卿只穿着条裤衩在衣橱前找衣服。

    傅长卿的身材非常好,肌肉纹理清晰,很有力量感。

    “我来帮你吧?!?

    余笙走了过去。

    傅长卿侧身让了一步,可男人特有的气息还是将余笙包围,瞥见他蜜色的肤色,富有爆发力的肌肉,余笙的耳朵有些发烫。

    她挪了目光,迅速挑了一套衣服给他:“这套黑色的怎么样?!?

    “嗯?!?

    一个单音节,不带任何情感。

    清醒时候的他就是如此,余笙已经习惯。

    正要转身出去,傅长卿忽然叫住她:“昨天有没有什么人找你?”

    余笙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傅长卿问的是什么。

    就在昨天,傅长卿外面的小三来找她,拿肚子要挟她离婚。

    她语气淡淡:“秦小姐已经怀孕两月,她说是你的,耐不住性子来找我,想让我跟你离婚?!?

    傅长卿见余笙表情淡淡,没有一丝醋味,眯了眯眸子,嗓音质冷:“你的意思呢?”

    第二章:陪着情人去堕胎

    余笙一怔,扬了扬唇:“那可是你的种,你的女人,我可不好插手,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配合?!?

    “这一年来,傅太太的角色,你确实做得很出色?!备党で涞哪抗舛溉患浔涞酶?,心里堵着一口气:“你待会陪她去医院把孩子打了?!?

    余笙想过傅长卿会跟她离婚,想过他会让人去处理外面的女人,却没想过,傅长卿会让她陪秦珊去医院堕胎。

    这一年里,傅长卿外面女人不断,他从不会向她解释什么,她也从来不过问。

    从领证那天起,她就知道,她只是挂名的傅太太。

    没等余笙说什么,傅长卿已经将一张银行卡塞她胸前的口袋里,声音一贯清冷:“手术后,把这卡给她,让她好生休养,作为傅太太,这是你的义务?!?

    那一句义务,让余笙的眼眶涩涩的,酸酸的。

    她前面也说了‘配合’,现在哪里能说一个拒绝的字。

    傅长卿再次重复问:“有问题?”

    “没有?!庇囿虾砹缮?。

    傅长卿穿好衣服,下楼去饭厅。

    吃了早饭后,傅长卿送余笙去的医院,秦珊已经在医院门口等着了。

    将余笙放下,傅长卿摇下车窗说:“今天晚上回老宅那边,下班后我来接你?!?

    说完这句话,傅长卿发动车子走了。

    余笙知道在傅长卿的眼里,除了那个清清,别的女人都只是生理需求的工具,只是她没想到,傅长卿能冷情到连自己的孩子也是眉头都不皱一下就让打掉。

    手术室外。

    秦珊瞥了余笙一眼,阴阳怪气道:“傅太太也真是大度,陪着自己丈夫的情人来医院堕胎,我不信你心里半点嫉恨都没有,我就不明白了,长卿他不爱你,你还守着他做什么,若我是你,肯定会离婚?!?

    余笙浅笑:“我们夫妻之间的事,就不劳秦小姐操心了,倒是奉劝秦小姐一句,以后还是别再插足别人的家庭,得不到善终?!?

    秦珊气得脸色发白:“你……”

    “下一位,秦珊?!被な砍隼?,在手术室门口喊道:“秦珊在吗?”

    秦珊这才作罢,愤愤地起身,走进手术室。

    当手术室门一关,余笙脸上的笑撤得干干净净。

    从医院出来,已经下午两点了。

    余笙将银行卡塞给秦珊,自己就在路边打了辆车去美容院。

    倾时光美容院是余笙开的,她是傅家少奶奶,不缺钱,可她并不想游手好闲,什么都不做,等最后被傅长卿一脚踢开时,连个生存的能力都没有。

    李情欢曾埋汰她,明明有少奶奶的命,却把自己活成了拼命三娘。

    对此她只是一笑了之,或许她就是个劳碌命,融入不了上流圈的生活。

    余笙没有好的出身,当初为了凑钱给父亲治病,她嫁给了傅长卿,说句不好听的,也就是卖身。

    对于这场婚姻,余笙抱着能走多远就走多远的心态,她从来没有奢望,傅长卿有一天将目光真正投注在她身上。

    到了店里,余笙开始查看上个月的账目。

    傍晚时分,店里的员工来告诉她,来了一位客人,指名让她过去。

    打开门做生意,顾客就是上帝。

    余笙放下手里的事,整理了一下衣服就过去了。

    “您好,请问有什么……”

    当余笙推开门看到里面的客人时,后面的话都咽了回去,心骤然一紧,隐隐作痛,忘了反应。

    三年了,余笙怎么都没有想到还能再见到沈星南。

    第三章:旧爱宛若一道伤疤

    在嫁给傅长卿之前,余笙以为她能跟沈星南走到最后,成为沈太太,可是那件事之后,一切都变了。

    在这之前,余笙也曾幻想过见面的情景,要用什么样的语气,语速,说什么话作为开场白。

    她所幻想的,都不是现在这情景。

    而她此时,连一个字都说不出。

    沈星南抬头那一瞬间,眼底露出微微惊诧,旋即又恢复平静,神色淡淡:“你就是这里的老板娘?我女朋友想做一个全身SPA,就你来吧?!?

    那陌生的语气,就像一把削尖的利箭插在余笙的心口,一阵阵抽痛,却不能表现在脸上。

    她看了眼趴在床上,上半身已经赤裸着的女人,一头秀发,性感的美背,转过头来,那一张脸就有些普通了。

    不过声音却很嗲:“老板娘麻烦你快点了,我还等着做完SPA待会跟我男朋友去吃烛光晚餐呢?!?

    女人脸上带着笑,话落,还与沈星南眉目传情,俨然一副热恋中的样子。

    余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挪动了脚步,又给女人做完全身SPA,她只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冰窟里,浑身都很冷。

    在水疗的几个小时里,沈星南的目光并没有往她身上落一分,她在他眼里,就是一个陌生人。

    三年时光,他把她给忘了吗?

    余笙像傻掉一样,看着沈星南搂着女人走出了店里,消失在她视线里,她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梦而已,又像是触电般,一下子回过神。

    那时她有种大梦初醒的感觉。

    晚上还要回老宅,余笙尽快整理好心情,换了衣服走出店里。

    这时一辆黑色轿车忽然在她面前停下来,车门打开,她还没有看清里面的人是谁,就被一股力量拉了进去,车子立马启动。

    余笙顿时慌了:“救命……”

    耳边冷怒的声音让她瞬间冷静下来。

    “余笙,逃了三年,我看你现在还能逃到哪里去?!?

    余笙循声望去,看清近在咫尺的人竟然是沈星南,她一下子就懵了。

    记忆里的沈星南是无邪温暖的,可此时却变得阴鹜。

    车子还在前行,沈星南目光勾着她:“怎么,三年不见,傅太太就不认识我了?”

    刚刚装作不认识的人,是他。

    余笙明明见他嘴角含着笑,可眼里的东西却令她心里发毛。

    她定了定神,从那句‘傅太太’中,她知道沈星南已经知道她嫁给了傅长卿的事。

    明明脸还是那张脸,可眼里的冷,却让她陌生。

    “沈星南,我们早就结束了,放我下车?!?

    “余笙?!鄙蛐悄隙笞∷氖滞?,眸中一片熊熊怒火,恨不得将她生生凌迟,却又在极力压制着,气息急促:“我找了你三年,这三年我怎么过的,你知道吗?当我得知你嫁给了傅长卿,你又知道我是怎样的心情?余笙,我恨不得掐死你知道吗?”

    原来,他来美容院是刻意,而不是偶然。

    余笙忍着手腕处的疼痛,迎上他盛怒的眸子,语气淡淡:“我看沈先生过得很好,女朋友也是温柔可人?!?

    “沈先生?”疏离的称呼令沈星南像一头暴怒的狮子,双眸布满血丝:“余笙,你再给我喊一次试试?!?

    第四章:傅总发飙了

    余笙也火了:“沈星南,你到底还想怎样,我们已经结束了,现在我是傅太太,请你放开我?!?

    她跟沈星南,再也回不去了。

    “傅太太?好一个傅太太,玩过这么多女人,我还没玩过别人的老婆,不介意今晚就破这个先例,尝尝傅长卿的老婆是个什么滋味?!?

    余笙目瞪口呆,轻薄无耻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像刺刀一样,将她砍得遍体鳞伤。

    怒气从胸膛里窜出来,她扬起手一巴掌扇了下去,响亮的巴掌声在这狭促的车内,十分响亮。

    前面的司机愣了,车子骤然刹住。

    沈星南更是没有料到,摸了一下被打的脸,冲司机吼了一句:“下车?!?

    司机赶紧下车,识趣的走远了些。

    余笙也被吼得一愣,而下一瞬,沈星南的手就像钳子一样扼住她的脖子,眸子里酝着怒火:“余笙,你装什么装,刚才在里面一直盯着我看,不就是想跟我发生点什么?!?

    “沈星南,你混蛋?!?

    余笙气得还想打,却被沈星南截住了手。

    “余笙,你够了,在我面前装什么高尚,贞洁烈女,你身上我哪里没碰过,当年我妈给你的二十万,你不是收得很爽快,现在傍上了傅长卿,做了豪门贵妇,倒想要名声贞洁了?”

    “沈星南,现在来说这些有意思吗?从我收了你妈那二十万开始,我们就结束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

    话落,旋即余笙就听到头顶那森冷的恨不得将她生生凌迟的声音:“余笙,你可真没让我失望,还是一如当年的绝情?!?

    车门打开,余笙被重重推了下去,摔在地上,手蹭破了皮,疼的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老李,开车?!?

    沈星南冲司机吼了一声,司机立马上车,发动车子。

    余笙坐在地上,看着沈星南的车子扬长而去,只留一排尾气,却忽然笑了,也哭了。

    双手紧握成拳,指甲陷入肉里却不觉得疼。

    不远处,一辆布加迪威龙停在路边,车内的傅长卿脸色微沉,目光盯着车前方狼狈坐在地上又哭又笑的余笙。

    车内明明开着暖气,梁程却觉得后背发凉,受着强大的低气压,壮着胆子问:“傅总,需要将车子开过去吗?”

    “不用?!备党で涿嫖薇砬?,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余笙身上的手机响了,将她从失态中拽回现实,看到傅长卿的来电,心咯噔一声,她忙慌擦了眼泪,接通。

    “在哪?”

    余笙极力控制住自己的声线:“在朋友家,待会我自己回老宅,你就不用来接了?!?

    傅长卿盯着不远处的余笙,声音冷的吓人:“今晚不回老宅,你立刻回梨园?!?

    单从声音,余笙就能想象此时傅长卿的脸色到底有多冷。

    掐断电话,傅长卿面无表情道:“去查刚才那辆车的车主是谁?!?

    “是?!?

    梁程心里有点苦,余笙上了陌生人的车,看傅长卿的脸色,这万一查出点什么,他到底是说还是不说?

    第五章:谁还没个初恋

    余笙以为傅长卿已经回了梨园,她匆匆赶回去,家里却是空荡荡的,漆黑一片。

    开了灯,她在家里找了一下,确定傅长卿确实没有回来,想到电话里傅长卿那冷得吓人的声音,心里莫名的有些慌。

    傅长卿凌晨两点才回来,余笙已经等着睡着了,他的身子重重压在她身上,她一下子醒了。

    一股熏天的酒气扑面而来,傅长卿喝酒了。

    余笙蹙眉:“怎么喝这么多?”

    “喝了一点?!?

    “你先起来……”

    话未完,铺天盖地的吻落下来,难闻的酒气让她下意识偏了头,推开了他:“我去给你放洗澡水,你先去洗洗?!?

    余笙刚起身,手被骤然拽住,一扯,又跌回床上,被傅长卿压在身下,紧紧桎梏:“余笙,看着我,告诉我,我是你的谁?!?

    余笙觉得傅长卿今天有些不同寻常,她望着他冷峻的脸庞:“你喝多了?!?

    就在余笙想要再次推开傅长卿时,却听到他说:“今天你见到他了,你的初恋情人,沈星南?!?

    余笙身子顿时僵硬,双眸瞪大,她从来没有在傅长卿面前提过沈星南半个字,可她今晚才见过沈星南,傅长卿这么快就知道了。

    “见到了?!?

    如今这情况,她没法再否认。

    也就在这时,她忽然反应过来,为什么之前电话里傅长卿如此不对劲了,想必那时他就看见了自己跟沈星南。

    想到自己还撒谎说在朋友家,余笙就觉得自己真是自作聪明。

    傅长卿深邃的眸子里噙着一抹寒光,冷冷提醒:“余笙,记住自己的身份,你想做什么我可以不闻不问,可要是敢给我戴了绿帽子,后果你无法承受?!?

    他的语气,语速,都是那样淡,明明声音深邃的极致好听,可里面却夹杂了令人不寒而栗的冷与杀气。

    沈星南的出现本就让余笙心里烦乱,尘封的记忆一并涌来,令她心里刺痛。

    她从来没有想过跟沈星南还能有什么,给傅长卿戴绿帽子,可如今傅长卿的警告将她压在心里的情绪都爆发了。

    “傅长卿,你在提醒我的时候,怎么没想想你自己,你多少次跟我亲热的时候喊着你初恋的名字?林清已经死了,永远不会再回来,麻烦你也认清一下我,躺在你身下,写在你配偶栏上名字的人是我余笙,不是林清,也不是你外面那些莺莺燕燕?!?

    傅长卿极少见她有情绪,如此大的反应,更是没有,唇角轻勾:“怎么,吃醋了?”

    那脸上淡淡地笑里,讥讽多于戏谑。

    余笙极力掩饰好自己的慌乱,冷声道:“没有?!?

    傅长卿眸色顷刻间变得冷冽,捏着她的下巴,让她正视自己:“余笙,你最好记住今天的话?!?

    余笙跟了傅长卿一年了,也多少摸清了他的性情,唯我独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她相信,若她有半点对不起他,下场肯定会很惨。

    在余笙走神间,傅长卿已经吻住她的唇,手探进了她的裙子里,扯掉她的内裤。

    “傅长卿,你……啊……”

    毫无前戏的进入令余笙疼的下意识的叫出了声。

    余笙那时才明白,刚才只是傅长卿口头上的警告,现在才是真正的惩罚。

    傅长卿动作野蛮粗暴,就如他的人一般。

    余笙咬着牙承受,北城的冬天那样冷,可她的身子就如跌入了炉火里,燃烧着,难受着,撕裂着。

    耳边更是他凉薄的声音:“清清?!?

    不过是两个字,余笙却仿佛自己被打入了极寒之地。

    原来,他一直很清醒,清醒的将她当作林清。

    一次次的折磨,余笙最后昏了过去。

    当她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晚上,傅长卿早不在了,手机里的推送新闻却是傅长卿挽着秦珊出席一场慈善晚会。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