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查:夏冬百里翰小说全文阅读《娇妻别玩火》

    发布时间:2018-11-15 17:43

    夏冬百里翰小说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娇妻别玩火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娇妻别玩火里,主要介绍了夏冬百里翰之间发生的爱恨纠葛,下面就去看看这本都市小说吧。老天,你耍我吧?在夏冬震惊得说不出话的时候,百里翰也敏锐的发现有些不对劲,眼前这个女人,看起来很眼熟。就在他眼眸一闪,意识到她是谁的时候,夏冬突然转身就跑,走廊里响起高跟鞋慌乱的声音。跑进电梯,夏冬紧张得心脏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在电梯关闭的瞬间,她看到百里翰追了过来,手中还拿着她掉落到地上的名片。

    娇妻别玩火

    第1章 流言蜚语

    真的假的?你怎么知道夏冬还是老***?”

    “你是新来的,当然不知道,她是老***这件事,在咱们公司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夏冬刚走进洗手间,就听到这么火爆的话题。

    “你说,她这么大年纪了还不谈恋爱,是没人要,还是有什么问题?”

    夏冬眉头一跳,二十四岁,她很老么?

    另一人不屑地说道,“听说她最近在四处相亲,一副赶紧将自己嫁出去的样子,不过像她那种女人,有哪个男人敢要啊?”

    “有八卦!快说快说,她到底怎么了?”

    “她呀,听说从小就没了父母,还住了一段时间的孤儿院,最后被姨妈接回了家,像这种家庭出来的女人,有几个是正常的?说不定她还心理***呢!还说不定她不喜欢男人,喜欢女人,所以相了这么多亲,还是没有嫁出去!小西,你可要小心点儿,我看她最近和你关系不错,不会是对你有意思吧?”

    “啊,不是吧!好恶心啊!”

    隔间里的两人同时叫着“好恶心”,根本不知道被她们八卦的对象已经将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

    她不过是对新同事友善了一点儿,哪里就像她们说的那么猥琐了?这些女人吃饱了没事干是不是!

    罗西和陈丽从洗手间里出来,还在嘲笑着夏冬,不料抬头就看见夏冬双手抱臂,笑意盈盈地看着她们。

    “齐,夏冬……”

    夏冬笑得异常灿烂:“你们也在,好巧啊!”

    “是,是啊,我们已经好了,先走了……”

    夏冬笑眯眯地挥手,“慢走,不送?!?

    刚说完,就听到“砰砰”两声,穿着高跟鞋的罗西和陈丽狠狠地摔倒在地板上,陈丽痛得不顾形象大吼:“是哪个混蛋把洗手液倒在厕所门口了?”

    “哎呀,你们没事吧?我就说让你们慢慢走嘛,看,现在摔倒了吧?!毕亩痈吡傧碌目醋爬潜氛踉牧饺?,冷笑道,“走得太快,当心会摔跤,同样,话说得太多,也要当心闪了舌头!”

    自己不过是不想谈恋爱,不想结婚,到底哪里碍着她们了,偏偏要将她说得那般不堪!

    夏冬郁闷地坐到吧台边,随手拿起酒杯喝了几口,直到脑袋开始发晕,她才想起自己不能喝酒,只要沾一点酒就会醉,从小到大,姨妈都禁止她喝酒,今儿个一郁闷,她把这事忘记了。

    头越来越晕,眼前的人影都变成了多重,她想给好姐妹打电话,但是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挎包。啊,挎包好像被她忘在聚会的包厢里了,夏冬恍惚地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往包厢走,脚下一个趔趄,跌坐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屁股好痛,夏冬皱了皱眉,迷茫地看着周围好多人头晃动,伸出手指笑呵呵地数着:“一头,两头,三头……”已经彻底醉掉的她,全然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具有多大的诱惑力。

    百里翰一走进大厅,就看到坐在地上的夏冬。

    她很美,性感得无与伦比,却又带着纯真迷茫的神情,就像是天使与魔鬼的矛盾融合,浑身透着神秘的魅力。但是他却全然不感兴趣,收回视线,在吧台坐了下来,调酒师立刻迎了上来,用最快的速度给他倒了一杯酒。

    修长白皙如艺术家般的手端起了酒杯,刚喝了一口,身边的空位上已经多了一个人。

    “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喝闷酒,你不是要向苏云芊求婚么?”

    百里翰抬眼看了看身边笑容不羁的邵天晟——自己的好友,同时也是这家酒吧的幕后老板,冷冰冰地说道,“她拒绝了。

    第2章 服务太好了

    为什么?难道她变心了?”

    百里翰冷眼看着他,“为什么你不猜测是我变心?”

    邵天晟耸了耸肩,“比起相信你变心,我还不如相信明天就是世界末日!像你这种感情单细胞动物,怎么可能做出变心这么复杂的事情!”

    百里翰唇角一哂,“连你都不相信我会变心,难怪她会那么笃定我会等她?!?

    “等她?”

    百里翰又要了一杯酒,“英国皇家芭蕾舞团邀请她去英国,在飞机起飞的前一刻她才告诉我,让我等她五年。你说,她是不是太狠心?”

    百里翰抬头看着邵天晟,眼神犀利而沉冷,但邵天晟却从他的眼神里读出了几分心伤。百里翰和苏云芊是青梅竹马,正式确认恋爱关系已经一年多,邵天晟知道自己的好兄弟为了向苏云芊求婚,精心准备了很久,没想到换来的是她出国的消息。

    “别说她了,来,我们喝酒,我们兄弟俩好久没有痛痛快快地大醉一场了!”邵天晟打了个响指,示意调酒师拿出一瓶他珍藏很久的红酒。

    百里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邵天晟拍了拍他的肩膀,“有酒有美人才痛快,你看那个女人,很漂亮吧?有没有兴趣?”

    百里翰顺着他的视线望去,看到的是刚才坐在地上的夏冬,她已经被一个男人扶到了沙发上,那男人将她搂在胸前,笑得一脸色眯眯的样子。百里翰皱了皱眉,“除了云芊,我不会碰其他女人?!?

    邵天晟不怀好意地盯着他身体某处,“苏云芊要在英国待五年,难道你就做五年和尚?你自己能忍,‘它’也能忍?”

    百里翰皱了皱眉,刚要说话,听到“啪”的一声巨响,循声望去,夏冬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发疯般捶打着对她动手动脚的男人,“王八蛋,居然吃我豆腐,看我不挠死你!”

    邵天晟笑了起来,“我还以为是一只小绵羊,没想到是一只小野猫,有趣!”

    百里翰淡淡收回视线,似乎并不感兴趣。

    邵天晟本来想替他找些乐子,消除他的烦闷,没想到他根本不上心,顿时觉得有些无趣了,看了看醉得摇摇晃晃,在人群里乱窜的夏冬,心里一动,突然想了个好主意。

    百里翰没喝几杯酒就醉了,邵天晟让人将他送到VIP休息室。

    邵天晟在角落里找到捂着额头醒酒的夏冬,彬彬有礼地微笑,“小姐,我们酒吧每晚都会选出一名幸运者,幸运者将得到我们酒吧送出的客房服务,恭喜您成为今天的幸运者?!?

    夏冬已经清醒了一些,本打算再坐一会儿就回包厢找同事,没料到自己这么好运,愣了愣,“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中奖……我是说,谢谢你,不过不用了,我的朋友们都在118包厢里面,我要去找他们了?!?

    “我觉得以您现在的状况,先回房间休息一下,再去跟朋友会合,会更适合一些?!?

    夏冬明白过来,自己刚才醉酒的时候,不知道闹出了什么事儿,现在头发和衣服都有些凌乱,如果这个样子出现在同事们的面前,还指不定被他们传出什么难听的话呢。

    “那好吧,能不能麻烦你跟我的同事说一声?”

    邵天晟笑着应承,又将VIP休息室的房卡递给她,“美丽的小姐,祝您有个愉快的夜晚?!?

    “谢谢?!毕亩刑?,这家酒吧的服务还真是好。却忽略掉了邵天晟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

    夏冬用房卡开了门,房里的灯似乎都坏掉了,不管她怎么按,灯都没有亮,反正是中奖,也别计较那么多了。

    她摸索着前行,脱了鞋子扑上床,没有感受到软绵绵的床垫,摸到的是热乎乎还硬邦邦的东西,这是什么?

    她又摸了摸,似乎是胸膛,额,还有两颗小突起,吓得她赶紧跳下床,老天,床上竟然躺了一个男人!

    夏冬被这么一吓,酒劲全部都过去了,心脏砰砰直跳,这家酒吧的服务也太到家了吧,居然还为中奖的客人提供牛郎服务。

    第3章 生个孩子吧

    不过她不需要,一点都不需要!

    夏冬刚走到门口,又停了下来,她现在一身凌乱,回到包厢肯定会被他们嘲笑,要不,就凑合一晚?她可以睡在沙发上。

    借着月色找到座机所在的位置,压低声音拨打到家里,“姨妈,我是夏夏,我今晚住在思琪家里,不回去了,您早点休息吧?!?

    “夏夏,你李阿姨又给你介绍了一个对象,明天在老地方见面,你别迟到了?!?

    夏冬头疼地揉着太阳穴,“姨妈,我说过很多遍了,我不想相亲,也不想结婚,你能不能别再逼我?!?

    “那怎么行,对于女人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家庭,你看看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谈谈恋爱了!要是你妈妈还在,也一定希望早点看到你结婚生子的?!?

    “好了好了,姨妈,我要睡了,明天还要早起呢!”

    “别忘了中午和人家见面啊!”

    “知道了!”夏冬敷衍了两句,赶紧挂断电话。

    相亲?当然不去!

    相亲是为了结婚生子,可是她一点都不想结婚,至于生子,倒是可以考虑一下,夏冬想起叶思琪家里可爱的小宝贝,可爱的嘟嘟脸,肉呼呼的,每次看到宝宝的笑脸,她都觉得心情大好。

    夏冬脑中突然蹦出一个大胆的念头,要不,生个孩子吧!

    夏冬越想越觉得这个想法可行,再算算日子,她刚好处于危险期,床上又躺着现成的男人,虽然看不清楚他的长相,但是既然人家是牛郎,肯定不至于长得难看。那就不用担心他的基因问题了。

    简直是天赐良机。

    夏冬清洗了一下,然后爬上了那张大得离谱的床,双腿一跨,便跨坐在百里翰的身上。

    身下的男人似乎被压得有些不舒服,皱着眉头闷哼了一声。

    夏冬双手合十,碎碎念,“这位先生,我只是想借个种而已,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给你惹出麻烦的。我将代表我们全家感激你的慷慨行为?!?

    她将他腰间的带子扯开,白色的浴袍随着她的动作缓缓分开到两边,淡淡的月色下,依稀能看出他的胸膛精壮结实。

    双手颤抖的落在他的胸膛上,滚烫的感觉从掌心传来,夏冬心脏砰砰直跳,二十四年来,她还是第一次和男人这么亲密的接触。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现在还是忍不住紧张。

    接下来该怎么办?脱自己的衣服么?早知道多看几部岛国的成人教育片好了。

    虽然胆子无敌,但好歹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夏冬一张老脸不由自主地滚烫起来,她横了横心,随即一个俯身,猛然扑在百里翰身上,对准他的唇瓣吻了上去。双手也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毫无章法的摸来摸去。

    “云芊……”醉梦中的百里翰不耐地皱了皱眉,身体的紧绷和火热让他难受地闷哼出声,不再满足于身上的女人点火般的撩拨,猛地一个翻身,将夏冬压在了身下。

    他摩挲着吻上了她柔软的唇瓣,美好的触感让他下腹的火焰越烧越烈,滑溜的舌头闯入她的嘴里,引导着她生涩的唇舌与他的缠绵在一起。

    “云芊……我爱你……给我好么?”

    夏冬知道他将自己认作了别人,紧咬着牙齿忍住令人羞耻的声音,全身随着他的动作忍不住轻轻颤抖。他滚烫的大手在她的腿间摩擦,他绷紧的身体让他濒临爆发,但是他却迟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似乎在等着她的回答。

    她突然很感动他对那个叫云芊的女孩的深情,如果他明天醒来发现和陌生人上了床,会不会难过?算了,反正他是牛郎,这是他的工作,她担心那么多做什么?

    夏冬主动伸手攀上他的脖子,将他拉近距离,清晰地“嗯”了一声。

    第4章 不是做梦

    撕裂般的疼痛,让夏冬痛得一口咬在百里翰肩膀上,该死的,怎么这么痛!

    百里翰的动作由最初的温柔慢慢变得疯狂,喘/息声、呻/吟声交织成一曲激/情的乐章。

    夏冬从来不知道做这种事会这么累,她不明白为什么他那么强悍,整整一夜啊,直到凌晨才放过她。

    夏冬强忍着疲惫,等他沉沉睡去之后,转过头打量他,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么英俊的男人,胸/膛结实没有一点多余的赘肉,脸部的线条也非常漂亮,高挺的鼻梁,微微抿着的薄唇,都增添了他的魅力值,刚看着他的侧面她都觉得心跳加速,她几乎可以想象他睁开眼睛之后会美到什么地步。

    不过,就算他长得再好看,她也不会再和他产生交集,她只当他是精/子捐赠者。

    衣服胡乱地散落在地上,夏冬一件件地捡起,忍着痛进入浴/室整理,脖子和胸/膛上到处都是吻/痕,走出去大家都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办?

    痛苦地哀嚎一声,她发现沙发上扔了一件西装外套,那是他的衣服吧。

    “不好意思啊,借你的衣服一用,因为没有带钱包,所以没办法给你小费了,不过你放心,过两天我会把小费和衣服一起给你的!”

    夏冬穿上外套,勉强能遮住吻/痕,猫着腰偷偷溜出了房间,从前台小姐那里取回自己的挎包,不顾旁人好奇的目光,撒开腿就狂奔,跑出酒吧拦住一辆出租车,直到坐上车双/腿都还在哆嗦,有疼的原因,也有紧张的。

    刺眼的阳光从窗口射了进来,百里翰翻了个身,皱了皱眉,跟着像是想起什么,一股脑坐了起来。他掀开被子,很快又盖上自己的重点部位,凌厉阴鸷的视线迅速扫过四周。

    床上一片凌乱,白色的床单上有一抹鲜血的印记,他的浴袍胡乱扔在地上,这一切都印证着昨晚发生过什么,该死的,难道他不是做梦,他真的和人上/床了!

    那个人肯定不是云芊,他居然做出了对不起她的事情!

    ***!

    百里翰暴怒!

    冲着电话里的人怒吼,“邵天晟,限你一分钟之内,给我滚上来!”

    邵天晟揉了揉耳朵,慢吞吞的上楼,“一大清早的,火气怎么这么重?”

    百里翰面色铁青,犀利的眼神犹如锋利的刀子,怒道,“都是你干的好事,我一向酒量不错,怎么可能喝了几杯酒就醉了!没有你的允许,谁敢走进这间房间?”

    邵天晟摸了摸鼻子,供认不讳,“确实是我在你的酒里面加了东西,也是我故意把那个女人引到你的房间里,我还让人切断了这间房的电源,免得那女人发现你的存在吓跑了,没想到,这一切还蛮顺利的?!?

    “你就是这么陷害好兄弟的?”百里翰阴冷地盯着他。

    “拜托,别说这么严重,我只是想给你找点乐子,一/夜/情而已,在意那么多做什么?反正你也没失去什么!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苏云芊不会知道的?!?

    百里翰脸色更加难看,他要怎么说,难道说他失了身?他肯定会被邵天晟那无良的家伙嘲笑一辈子!

    百里翰眼中燃烧的怒火让百无禁忌的邵天晟也忍不住抖了抖,干笑了两声,“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事没做,先走了啊!”

    “站住!”百里翰叫住邵天晟却不再说话,过了半晌,才咳嗽了一声说道,“一定要找到那个女人,我昨晚没有做安全措施?!?

    邵天晟很想笑,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百里翰露出这种表情,这是害羞吧害羞吧?可是他不敢笑,不然他会死得很惨的,快步走进电梯之后,狂笑了足足十分钟。

    第5章 玩大了

    半个小时之后。

    百里翰听到邵天晟所调查到线索,眉间的褶皱越来越深,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你的意思是,你并没有查出她的身份?”

    邵天晟双手一摊,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只知道他们是同事聚会,至于是哪家公司,她叫什么名字,一无所知?!彼低?,挑了挑眉,“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难道任由你的种流落出去?”

    百里翰嘴角抽了抽,如果可以,他很想把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人扔出去。冷冷地看着他,一字一句说道,“全城通缉!”

    百里翰行事一向乖张,邵天晟听到他这么说,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你找到她之后,打算怎么做?”

    百里翰眸色一沉,如果真如邵天晟所说,那个女人昨晚进房间的时候已经醒了酒,就算是房间里没有亮光,看不清楚状况,当她发现房间里有人的时候,也应该离开,而不是留下来。

    这么说,那个女人也并不是什么正经女人。像这种主动送上门来的女人,他见得多了,也非常厌恶,更加不可能与她产生什么交集,是***又如何,可惜献身献错了对象!

    百里翰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唇角微微勾了起来,挂着一抹冰冷的笑,“今天中午之前,我要让所有电台和报纸,都通缉这个女人?!?

    ……

    夏冬一身狼藉,既不能去公司,也不想回家吓到夏云,就去了叶思琪家。

    叶思琪看到夏冬这副狼狈的样子,吓了一跳,“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穿着男人的衣服?”

    一大早就疲于奔命,夏冬已经很累了,“待会儿再告诉你,我先借你家浴室洗个澡。林希豪呢?他应该上班去了吧?”

    叶思琪给她找来干净的毛巾和衣服,“他刚走,你先进去洗澡,我去看看妞妞?!?

    等夏冬从浴室出来,叶思琪正抱着快一岁的女儿妞妞,咿咿呀呀地教她说话。

    夏冬手上擦着头发,坐到叶思琪旁边,逗着妞妞说话,妞妞笑嘻嘻地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姨,抱,抱抱?!?

    “妞妞乖,姨刚洗完头,妈咪抱抱?!币端肩骱搴门?,一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表情”看着夏冬,“说吧,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夏冬捏了捏妞妞可爱的小脸,“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我想要个孩子,所以和酒吧里的牛郎上了床,那件衣服也是他的?!?

    夏冬说得一脸轻松,却把叶思琪惊得双眼圆瞪,“你说,你跟人上了床?”

    “没错!”

    “你想要个孩子?”

    “完全正确!”

    叶思琪表情突然凶狠起来,忽地一巴掌拍在夏冬脑袋上,“你疯了是不是?你不想结婚,却想生个孩子,难道你要做单身妈妈?你会毁了你自己的,知不知道?”

    夏冬躲闪不及,任由那巴掌落在自己头上,不是很痛,她知道叶思琪刀子嘴豆腐心,表面上很凶狠,其实只是担心她。

    夏冬温暖地笑了笑,“叶子,我姨妈一直催着我结婚生子,我不想让她失望,但是我觉得我这辈子是不可能爱上别人,然后再结婚了,所以,如果我有了孩子,也算是完成她一半的愿望,也能给她带来一些安慰?!?

    叶思琪与夏冬做好友十几年,知道她平时大大咧咧,其实她的心很敏感,一直都没能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心里既替她难过,又替她担忧,有很多话想说,但最后所有的语言只化作一句,“如果你已经下定决心,那我只能支持你?!?

    “叶子,谢谢——”夏冬感动的话蓦然顿住,全部注意力都被不远处的电视机所吸引,身子开始轻轻的发颤,渐渐的,又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通,通缉她?那家酒吧居然说她偷了某位尊贵的客人的东西?

    不就是借用了一下那个牛郎的外套吗?有必要说得那么难听么!

    夏冬愤慨了!立即叫来了快递公司。

    当天中午,邵天晟就收到了夏冬邮寄出的包裹,看过包裹里面的东西,他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更是迫不及待地想看到百里翰见到包裹之后的精彩表情,于是亲自将包裹带到了百里翰的公司。

    第6章 独家专访

    百里翰面色不善地看着贸然闯入自己办公室,笑得就像一只狐狸的邵天晟,“你最好是有正当理由,或者,你已经有了那个女人的下落?”

    “当然,不然我怎么敢打扰日理万机的百里总裁?!鄙厶礻尚Φ迷椒⒉永?,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意味在里面?!罢飧霭悄歉雠思睦戴壬?,我想,你会很感兴趣的!”

    百里翰斜睨了他一眼,拆开包裹,自己的西装外套平整地躺在盒子里,上面还有一张纸条,“我不过是借用了一下你的衣服,你居然小心眼儿地全城通缉我,现在还给你衣服,还有五百块小费,我们两清了!我警告你,不许再找我麻烦了!”

    看完纸条上的内容,百里翰面色铁青,恨不得立刻将那个胆大妄为的女人揪出来!

    该死的女人,她竟然认为自己是牛郎,还自作主张地给了自己五百元小费!什么叫只是借用了一件衣服?她到底知不知道她做了什么该死的事情?!

    “不知死活的女人!”

    邵天晟捧腹大笑,“我们亲爱的,被称之为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的百里先生,居然被她当成了牛郎,这个女人简直太有趣了!话说回来,你找到她之后,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手下留情啊?”

    这句话无异于火上浇油,百里翰双掌撑着桌面,才能控制住自己把他扔下三十六楼的冲动,冷冷地道,“我看你最近似乎太闲了,我一点都不介意把你的现况告诉你家老爷子!”

    邵天晟赶紧收敛笑意,举手做投降状,“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么,你千万不要告诉老爷子我的下落,不然我会死得很惨的?!?

    百里翰冷哼了一声,“你知道就好?!鄙艘谎圩郎系陌?,上面显然没有留邮寄地址和电话,说道,“你联系一下快递公司,我要知道这个女人的地址!”

    “早料到你会要,我已经问过快递公司了?!?

    叶思琪从超市回来,被两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堵在家门口询问快递的事情,其中一个男人说道,“我叫陆子皓,是晟昊集团总裁助理,请问这个包裹是您邮寄的吗?”

    叶思琪一眼就认出是夏冬的字迹,这个包裹,正是夏冬早上邮寄出去的那一个。她面不改色的说道,“不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它?!?

    “但快递人员说是从你家邮寄出去的,有没有可能是你朋友邮寄的?”

    叶思琪一口否认,“最近没有朋友来过我家里?!?

    不管对方说什么,叶思琪都坚持三字经,“不知道”“不清楚”,他们见问不出什么东西,总算是离开了。

    叶思琪赶紧锁好门,刚才为了应付他们,她强装镇定,实际上她紧张得背上都出汗了,生怕那两人作出什么危险的事情来。直觉告诉她,夏冬这次玩大了,似乎惹到了很厉害的人物!

    给夏冬打电话的时候,她的手指还是哆嗦的,电话拨了好几遍都没有人接听,叶思琪在心里不停地叫着,小夏,快接电话啊,快接电话啊!

    “尚美”杂志社,夏冬放在挎包里面的手机一直在震动着,但是却没有人接听,因为它的主人此时此刻正在主编办公室里面。

    夏冬早上以身体不舒服为由请了半天假,下午刚赶回杂志社,就被主编叫进了办公室,心里忐忑不已,“丽莎姐,你找我?”

    杂志主编丽莎是个走在时尚尖端的女人,一身香奈儿名牌套装,将她的白领气质彰显的淋漓尽致,修长的柳叶眉微微一挑,说道,“夏冬,身体没事儿了吧?”

    “没事了,谢谢丽莎姐关心?!?

    “没事了就好,我这边刚好有个专访交给你来做?!卑旃我蛔?,丽莎随手抛了一份材料到夏冬面前,“年度CEO评选活动昨天刚落幕,晟昊集团总裁百里翰已经连续三年获得桂冠,我要你拿到百里翰的独家专访?!?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