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江苏体彩七位数开奖号:殷情陆绍行小说独家免费阅读《你喂的毒唯你能解》

    发布时间:2018-11-15 17:43

    殷情陆绍行小说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你喂的毒唯你能解殷情陆绍行,你喂的毒唯你能解全文阅读,你喂的毒唯你能解小说讲述了殷情陆绍行两个人虐心的爱情故事,他是她的丈夫,却和她的闺蜜如胶似膝。他明明不爱,却不肯离婚。她苦笑:“你喂我毒药,还要我甘之如饴,陆绍行,爱不应该是这样的……

    你喂的毒唯你能解

    第1章 心疼我?

    办公室里男人女人厮缠的声音此起彼伏。

    殷情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走过去,深呼吸后敲门。

    门开。

    男人脸色阴沉,长指扣着衬衣最后一颗扣子,语气淡漠:“有事?”

    他身后,女秘书温真真脸色潮红,正在整理衣服和头发。

    “饭局时间到了?!币笄榈?。

    她以为早已习惯。

    丝丝缕缕的痛,却还是如密网般把心脏裹住,让她有些透不过气。

    “嗯?!甭缴苄猩斐な直?,默契地穿上温真真递来的西装。

    殷情目光与温真真对视,对方唇边是挑衅的笑。

    殷情重新看向他,语气依然平静:“挂名夫妻也是夫妻,人前还请你收敛点,办公室这种地方影响不好?!?

    陆绍行蹙着眉,“下次我会换隐蔽的地方?!?

    他的话,让她心口的疼又重了几分。

    殷情怔怔看他几秒,垂了长睫,将墨镜戴上:“我到电梯口等你?!?

    高跟鞋砸地,清脆响亮。

    温真真从后面抱住男人精瘦的腰:“刚才我就让你小声点,现在好,让你老婆抓到了,她肯定恨死我了?!?

    陆绍行紧盯着那道挺直的纤瘦背影,冷笑:“你跟我这么久了,还不知道陆太太素来大方?”

    说到大方二字时,他语气里几乎咬牙切齿。

    温真真在他背上轻笑,看着殷情背影的目光却阴鸷如蛇。

    没关系,再多几日,等陆绍行的公司成功上市,他和殷情的挂名夫妻关系也就结束了。

    到时候,她温真真才会是真正有名有实的陆太太!

    ——

    饭局在希尔曼酒店。

    雅致宽敞的包房。

    请的全是能帮陆绍行公司上市的直接利益人物。

    “殷大明星,我可是你的忠实粉丝,你的所有电影广告新闻我可都看了,知道殷大明星海量,还希望今日能赏脸陪我们喝个尽兴?!贝蟾贡惚愕哪腥丝匆笄榈哪抗庀窭强吹饺?。

    殷情挂着官方的笑,举起杯:“喝酒没问题,以后合作愉快!”

    她是当红的女明星,漂亮娇媚,男人见了无不心痒痒。

    但碍于她已婚,更何况人家夫妻俩都在,他们想再多也没用,便含着恨似地灌她这个美人儿喝酒。

    一杯接一杯,殷情来者不拒。

    陆绍行坐在旁边,看着她与人周旋,俊容阴沉。

    终于,宴散。

    眼前天旋地转,她步子都踉跄了下。

    他搂住她的腰。

    殷情醉眼迷蒙,顺势倒在他怀里,笑得烟视媚行:“心疼我?”

    陆绍行深眸沉沉,良久,冷嗤:“心疼你这种女人?”

    ‘你这种’三个字里透着浓浓的不屑。

    她还来不及贴上他的胸膛,已被他大力推开。

    男人大步流星离开,仿若多待一秒,都是折磨。

    殷情脸上依然笑,心里疼到发苦。

    她爬起来,又端过一杯酒,和着苦涩一并咽下。

    胃,一阵一阵抽搐似的痛。

    她再控制不住,吐了。

    一看,竟是一口血丝。

    第2章 不入流的戏子

    经纪人唐越跑进来,看到地上的血,骇然大惊。

    他心都疼得揪紧,连忙背起她,飞跑出酒店,上车送去医院。

    温真真从暗处走出来,看着刚才用手机拍下的照片,面上露出笑。

    到医院,一番检查得出结果,胃穿孔。

    医生看着报告单,连连摇头地讽道:“喝到胃穿孔也是本事,身体不值钱是吧?往死里灌?对,大明星嘛,要应酬要赚钱,拿命换钱,等着吧,再这样喝下去,再多的钱都买不回她的命!”

    唐越把医生的话转给殷情。

    她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唐越再忍不?。骸八氖戮湍敲粗匾?让你连命都不顾?”

    殷情脸色冷了:“唐越,我说过,我的私事与你无关?!?

    唐越脸都气红,不作声了。

    ——

    陆氏公司成功上市。

    殷情在医院输液,对面电视上,播放的正是陆氏敲钟上市的新闻。

    陆绍行意气风发,英俊卓绝。

    温真真与他并肩,俨然他们才是夫妻。

    陆绍行在笑。

    殷情已经许多年不曾见过他的笑了。

    她看得痴迷。

    看着看着,眼里就涌下泪来。

    陆母的电话打过来,她声音很冷:“你帮陆氏上市,我不会亏待,打了一笔款到你户头上,以后桥路各归,你把离婚协议书签了寄过来,以后也不用跟绍行见面了?!?

    是啊,该死心了。

    两年的婚期,她已经用尽全力。

    他爱上温真真,眼里再也没有她殷情的容身之地。

    她抬起手,抹掉眼角的泪,恢复清冷:“我知道该怎么做?!?

    “我就喜欢你的自知之明?!?

    挂了电话,殷情再次看向电视,仿佛那个人影此刻还在上面。

    八年前,陆绍行重度抑郁,殷情刚上大一,半工半读,应聘做他的保姆。

    陆绍行病情好转,与殷情相恋。

    陆母不允,怕反对他们会刺激到儿子,便背着他逼迫殷情离开。

    陆母当年的话音犹在耳:“你除了能给他做一个合格的保姆,其他什么帮助都没有,绍行是要做大事的人,而你,配不上他!”

    殷情当年年轻气盛,怼她道:“如果他需要的是一个出人头地的恋人,我也可以,我还年轻,我为了他也能做出一番大事业,请您莫欺少年穷!”

    陆母嗤笑:“你先成了再说!”

    后来,他们陆家换了座城市,殷情再也不曾见到陆绍行。

    直到两年多前,陆氏一向低调的总裁在媒体前亮相,她才知道,几年前冉冉升起的商界之星陆氏,原来是他的……

    彼时,她是娱乐圈里的拼命三娘,是商界名流里的交际一姐,人脉、财势都已不再是当年那个一贫如洗的小保姆所能媲比。

    她去见陆绍行。

    陆绍行却不见她,她在他公司楼下等了一天一夜,他不见她。

    陆母知道她又来找陆绍行,指着她的鼻子大骂:“一个不入流的戏子,就以为自己成了?我警告你,离我儿子远点,否则,你当年连我抑郁儿子都不放过的狐媚本性,我全给我曝光给媒体!”

    第3章 让他本人来

    殷情第一次知道,自己努力了那么多,好不容易拥有的一切,在她眼前,依然是不入流的玩意。

    她垂眸,心伤。

    “不要再来找他,当年他是病了,现在他好了,也有了自己喜欢的人,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没过多久,她得知陆氏上市受阻,咬咬牙,跑到陆家去找他们。

    那天是她事隔数年再次见到陆绍行。

    当年的白衬衣少年,如今已是西装笔挺,丰姿卓绝,看到她,眸色淡疏。

    他沉稳了,老练了,那双眸子里从前见到她的熠熠星光也不再有。

    可她还是再一次的沉沦了。

    曾经,他对她说,她是他的药,医好了他的遍体鳞伤。

    而于她,他却是她的毒,一辈子都解不掉的毒……

    她向他求婚,嫁妆就是帮陆氏上市。

    陆母尖叫:“你算什么东西,我们陆家用得着一个低贱戏子来帮助?”

    殷情假装没听见她的叫嚣,直直看着陆绍行,红唇轻勾:“只需要两年,若你不再爱我,两年后我退出,从此彻底退出你的生命?!?

    她不管他是不是有了新的爱人,也不管他是否忘记从前,她只想为了自己只开过花,却未曾结果的爱情再驳一回。

    驳最后一回。

    陆绍行沉沉凝着她,似要将她的心都看个透,而后,他点头,应了。

    两年婚期里,两人见面的次数很少,不是她不想见,而是他不见。

    难得见到几次,不是因为他公司的事,就是他和她曾经的好友温真真厮缠在一起,当着她的面,怎样亲热的事都做。

    他看不到她滴血的心。

    她也不曾揭开自己的痛给他看。

    一个离自己越来越远的男人,就算她再痛,她说了他也不会懂,更不会在乎。

    从刚开始的痛,到后来的凉,殷情这才发现,曾经的爱情,他早已当成一场梦,现在已经梦醒,他重新融入了新的爱情,唯独只有她一人不愿醒。

    现在不得不醒来时,真的是挖心挖肝的疼……

    ——

    温真真提着礼物进病房来探病。

    “这是陆总派我去给你买的,现在公司上市,他说你功不可没,特地让我过来感谢你?!蔽抡嬲嫘ω倘缁?。

    殷情接过来,打开,里面是好几瓶酒。

    价格昂贵的那种。

    可是,他难道不知道,现在她住院,正是因为酒而导致胃穿孔?

    她笑:“你转告他,礼物我很喜欢?!?

    温真真想从她脸上看出愤怒。

    可是,没有。

    她依然无所谓的样子。

    温真真感觉自己一拳出去,打到了棉花。

    她在心里冷笑,又拿出离婚协议书,递到她面前:“绍行已经签字了,你签好我会去办理?!?

    殷情看着他龙飞凤舞的签名好一会儿,这才掀起漂亮的长睫:“离婚的事,让他本人来?!?

    “他来也改变不了什么?!?

    殷情固执:“让他来?!?

    第4章 好聚好散

    温真真狠声:“你耍不了什么花样了!”

    两年前,这个女人利用自己在娱乐圈里混迹而攒起来的人脉圈,承诺帮陆氏公司上市,让陆绍行和她结婚,也逼得温真真不得不成了陆绍行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

    “你在怕什么?要是真相爱,我耍再多花样又改变得了什么?”殷情淡漠地看着她。

    温真真气极咬牙:“绍行不会来,你最好乖乖签字,否则,你一定会后悔!”

    殷情将脸转向窗外,不再看她。

    温真真和自己身世差不多,都是贫苦家庭出身,正因为如此,两人才从高中起成为好友。

    现时今日温真真虽然没有自己这般的万众瞩目,可她却得到了自己最在乎的男人的心,还得到了陆母的认可,这样比较起来,温真真的确比自己强,陆母的眼光,想是没错的。

    ——

    啪。

    一叠照片砸在殷情头顶。

    从她脸上悉数落下。

    她还没来得及拿起照片。

    纤细的脖子已落入男人的大掌。

    陆绍行英俊的面容怒得变形:“婚还没离,公司才刚上市,你就敢给我闹这种丑闻,找死?”

    殷情喘了口气,伸手拿起照片。

    是唐越背她来医院,在病床边喂她粥之类的画面。

    还有一张应是错位,看起来像是唐越在吻她。

    她笑起来,眼波流转:“你这样大发脾气,是吃醋吗?”

    “吃醋?你也配?”他冷笑,一甩手将她扔开。

    嘭。

    她的头撞到墙上。

    眼前猛一阵发黑。

    好半天都没能缓过劲来。

    背对着他。

    她把眼泪一咽再咽。

    重新转过来,她精致的小脸上依然是淡然的笑:“如果因为我的绯闻给公司带来损失,我会负责到底?!?

    因为额头的撞伤,和胃里翻涌的痛,她后背都被冷汗浸透。

    她有些吃力地拉开床床柜的抽屉,拿出那张离婚协议:“既然你来了,我说话算话,只要你本人来,我就签字,现在你来了,我也签好了,你可以拿去办理离婚了?!?

    陆绍行瞳仁狠收,以为她又要玩什么把戏。

    直到他看到纸上的离婚协议几个字。

    他眸色一瞬异样地冷沉下来。

    她勾唇:“如你所愿,两年婚期满,我们……好聚好散?!?

    好聚好散四个字,似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她浑身脱力,脸色苍白得厉害。

    心,也终于彻底地化成了灰烬。

    他接过那张纸,良久,一寸一寸将纸捏起,冷笑:“好聚好散?你婚内给我盖绿帽,还妄想要好散?”

    殷情不想再和他吵。

    两年来,俩人见面的次数不多。

    但次次冷战次次吵。

    她累了。

    精疲力竭。

    她将脸转向另一边。

    身后传来纸张撕裂的声音,他摔门而出。

    唐越靠在病房门口。

    看到陆绍行出来,帮殷情解释:“我和她,不是陆总想的那种关系……”

    “那就别让记者抓到把柄!”

    唐越噎住,手指都不由得握紧……

    ——

    接到陆绍行要见面的电话,温真真高兴地去见他。

    刚进他的办公室。

    陆绍行突然扬起手,对着她的脸就是狠狠一巴掌。

    第5章 别在我面前?;ㄑ?/h3>

    男人手劲大。

    她被打得身子都转了半圈。

    脑子嗡嗡作响。

    眼泪刷地滚出来,她捂着脸,惊恐地瞪着他:“我做错什么了?”

    陆绍行面容冰冷:“我什么时候签离婚协议了?”

    温真真愣住,小声:“我趁你喝醉让你签离婚协议是我不对,可你不是答应过我,等公司上市,就和她离婚,我只是……”

    “我最痛恨耍手段的女人,这点你清楚!别再在我面前?;ㄑ?”

    “对不起,我再不敢了……”

    “滚!”

    温真真捂着红肿的脸趔趄而逃,心里的恨意也更浓。

    ——

    殷情出院。

    唐越一切都安排好了。

    她很低调地从安全通道离开,再从车库离开。

    然而,刚进车库。

    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涌出来无数人头。

    有记者,也有普通人群。

    前扑后继,人潮如涌。

    那些记者拼了命地往前挤。

    “殷小姐,听说你和陆先生是协议婚约,你为钱,他借你的名对吗?”

    “殷小姐和经纪人才是真的夫妻,这消息属实吗?”

    唐越和保镖护着殷情,她只是埋头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不经意抬头,看到陆绍行。

    他远远地站在那里,身姿高大挺拔,在无数的人群里依然那样的出类拔萃,让她一眼就看到了。

    那张脸,冷到了极点。

    仿佛从不曾认识她。

    殷情的停顿,那些记者和人群把唐越和保镖挤开。

    看殷情落单,记者的问题一个比一个更犀利。

    “你和陆先生契约结婚,拿了多少酬劳?一定是天价吧?”

    “和经纪人什么时候在一起的?陆先生不介意?”

    ……

    嘭。

    突然,不知道谁扔了一个空矿泉瓶过来,砸在她的头顶。

    尖利的声音夹在无数声音中间:“敢欺骗我们,砸死这个贱女人!”

    唐越大吼:“你们干什么?都给我让开!”

    “打死这对圈钱的狗男女!”

    “骗子!”

    “卑鄙无耻!”

    ……

    人潮疯狂起来。

    各种饮料瓶子、果皮、甚至还有皮鞋全部砸向殷情。

    她的身上一片狼籍。

    脸上和脖子都被砸得淤青。

    她努力往外走,可人太多,她根本走不出去。

    唐越过来,想护着她。

    那些人根本不让他靠近。

    突然,一个熟悉的人影在眼前掠过。

    殷情再抬眼去看时,就看到温真真狰狞着脸,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匕首猛刺过来。

    她想趁乱,要了殷情的命。

    殷情眸色一寒,反手握住她的刀把,顺势就插进了温真真的腹部。

    血,染红了她纤长的手指……

    ——

    殷情因故意伤人罪入狱。

    冰冷的审讯室里。

    殷情被按坐在椅子上,手用手铐拷住。

    “陆总,人带到了?!庇鋈?,对外面的男人说道。

    没多久,冷然伟岸的男人走进来。

    从入狱那天起,殷情的胃就又开始疼。

    这会儿走了一段路,更加疼得厉害。

    她垂着头,不让他看到自己苍白无色的脸。

    男人在她面前站定。

    熟悉的清冽气息包裹住她。

    她眼眶又缓缓湿了。

    “看你的样子,似乎挺适应这里的生活?”他讽笑。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