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颍上一驾校换“东家” 学员既不能培训又退不了费 2019-05-25
  • 陕西省贫困村驻村工作队选派管理办法出台 2019-05-25
  • 端午假期将尽 回程请看指引 2019-05-21
  • 《我的英雄学院THE MOVIE 两位英雄》最新预告公开 2019-05-21
  • 2016年组织工作四项重点任务系列图解之四:深化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责任 2019-05-20
  • 哥大在读硕士马健瑞创业 为留学生做“专属保护”装备 2019-05-16
  • “三连冠”从何而来?恩施市领跑全省生态功能类县市揭秘 2019-05-13
  • 厉害了无人机植树系统!一天能种几万颗树 2019-05-04
  • 一村一品!安徽推广“四带一自”产业扶贫模式 2019-04-28
  • 新疆科研人员“妙手”引导致病细菌发挥“以毒攻毒”效应 大肠杆菌可除水体汞硒污染 2019-04-27
  • 四川一干部染赌一夜输16万再难抽身,为全县最年轻女乡长 2019-04-27
  • 单场造5球!黄紫昌展现巨星潜质 赛后一句话让人动容 2019-04-24
  • 直播预告│大小洞天端午送福利 系列活动等您玩 2019-04-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4-15
  • 手机-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4-10
  • 体彩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慕晓蝶司空渊小说阅读免费《君晓蝶心》

    发布时间:2018-11-15 17:44

    慕晓蝶司空渊小说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君晓蝶心是一部由作者青蛙绿著作完结的古言类小说,君晓蝶心小说主要讲述了慕晓蝶司空渊之间的爱情故事,为救弟弟,他被迫立她为后。 她爱他入骨,他却恨她至深。经年痴心妄想,落得身心俱伤。念念不忘,未有回响。她决定用三尺白绫,结束这段孽缘。

    君晓蝶心

    第1章 意外之孕,帝心盛怒

    “啊……不要!唔——”

    慕晓蝶挣扎着,声音却被司空渊霸道的吻吞噬干净。

    男人带着强烈的酒味,在她唇齿间攫取掠夺。

    “唔……”

    慕晓蝶觉得自己都有了些许醉意,身子一软,忍不住回应起他的动作。

    ——刺啦!

    大手毫不客气地将她华贵的衣裙撕开,露出香肩和两抹浑圆。

    男人修长的手指覆盖上她的柔软,细腻的白肉被肆意揉捏。

    慕晓蝶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发出低声的娇吟:“啊啊,阿渊,别……”

    听到她的声音,司空渊眼里原本就燃烧着的火焰变得更加旺盛,像是要将她整个吞噬!

    他一手撑起上身,另一只手向下摸索。

    他将她的隐秘一寸寸打开,在触摸到某处时手一顿。

    “荡妇!都湿成这样了,还敢说不要?!”

    司空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身下的女人,眼里全是被她勾起的热切欲望,嘴上却嘲讽得更加厉害。

    “竟然反应更大了,真该让你的族人们看看!

    慕晓蝶,琉璃国的公主,通灵族的圣女,大楚国的皇后……

    是怎样在我身下求欢!”

    慕晓蝶闻言一震,忍不住挣扎起来:“阿渊,不可以,今天真的……啊——”

    早已按捺不住的男人,已经分开她的腿,直接进入了那销魂之地!

    那一瞬间,司空渊感受到了排山倒海般的快意。

    他头皮发麻,忍不住发出满足的喟叹。

    却又含恨开口:“可恶……果然是妖女,两年了,竟然还这么……紧!”

    再怎么厌恶身下的女人,司空渊也不得不承认……

    这女人的身体,让他上瘾,让他着魔!

    借着酒劲,司空渊一口含住她的茱萸,腰部耸动起来。

    “嗯……”

    二人相撞处发出清脆的声响。

    慕晓蝶虽沉湎其中,却还是奋力挣扎:“不行……阿渊,司空渊!

    太医说我怀胎不足三月,不能……唔,不能剧烈房事!”

    “什么?!”

    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让司空渊的醉意去了大半。

    他猛地一下离开她体内,眼神狠厉:“慕晓蝶,你再说一次!”

    “阿渊,”慕晓蝶伸出手,抚摸自己的肚子,“我,怀了我们的孩子?!?

    她抬眸,看向那俊朗非凡的男人,想要从他脸上看到一丝喜悦。

    这是他们的孩子啊!

    司空渊却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捏得她生痛。

    司空渊眼神冷厉:“慕晓蝶,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敢怀孕?!”

    贱人?

    慕晓蝶完全愣在了原地。

    已经感觉不到刚才情事的余韵,也感觉不到身体上的任何痛楚、

    只感觉到自己的心,一点点地往下沉。

    司空渊松开她,整理好了衣服,然后用厌恶的目光看着她。

    他声音低沉:“不足两月,也就是上次,你趁朕醉酒爬上朕的床,还怀上了孩子?”

    “不!”慕晓蝶呆呆地看着司空渊,心里艰涩无比,“我是被传召过去……侍寝的?!?

    “废话!”司空渊冷笑起来:“拜你所赐!我司空渊的后宫只有你一人!”

    “你也知道,太后想含饴弄孙,只要朕醉酒,她就会把你送到朕床上!”

    司空渊的神情看起来十分嫌恶:“若不是因为醉酒,朕连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

    恶心……

    司空渊说,连看自己一眼都觉得恶心。

    慕晓蝶咬紧了嘴唇,不想让自己流下眼泪。

    可他每个字每句话,都是在往她身上戳刀子,让她痛不欲生!

    司空渊,大楚的天子,她大婚两年的夫君,她深爱的男人……讨厌自己。

    “觉得三年的时间不够,所以想在剩下的一年里,用孩子拴住我?”

    司空渊的声音近乎残忍:“慕晓蝶,你!做!梦!”

    第2章 强行落胎,百般折辱

    司空渊看着张太医递过来的药碗:“这个分量,足够?”

    “回皇上,”张太医毕恭毕敬地开口,“只要服下,必然立刻落胎。

    只是这药对母体有损,又加了三倍的分量,请皇上三思啊!”

    “妖女的命硬着呢!”

    司空渊摆摆手,满不在乎道,“再开点调理的方子,她还不能死?!?

    张太医点点头:“是?!?

    皇后刚有身孕,皇上就下令落胎,也不让人禀告太后……

    看来传言非虚:皇上对皇后,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

    “喝了它?!?

    司空渊的声音冰冷如刀。

    只一眼,慕晓蝶就明白了这是什么。

    “不,我不喝!”她慌忙后退,一边摇头一边祈求。

    “司空渊,皇上……我求求你,他也是你的孩子啊!”

    “笑话!妖女的后代,朕怎么可能会留!”

    司空渊说着,径直走上前:“给朕喝!”

    他将慕晓蝶的嘴巴掰开,将碗里的汤药强行给灌了进去!

    “唔——咳!咳咳!”

    那汤药的滋味,慕晓蝶这一生都无法忘记!

    整整一碗汤药,司空渊一滴都不肯浪费,直到确认她全部都喝下去了,才满意地站起身。

    痛……

    好痛!

    这汤药果然如张太医所说,药效立现。

    刚服下,慕晓蝶就已经觉得腹痛难忍。

    如同有人在她的肚子里插了无数刀,让她痛到整个人发抖!

    但比起身体上的痛,她心里更痛!

    孩子,我的孩子——

    慕晓蝶知道,孩子肯定保不住了!

    “司空渊……”

    她带着恨意对司空渊喊道:“你为什么这么残忍,为什么要杀我的孩子?

    你不如杀了我算了!”

    “杀了你?”司空渊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朕的弟弟,还在你族人手中,你怎么能死?”

    若不是为了麟儿,他怎么可能容忍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在自己身边?

    说着,他将手中碗一摔:“来人!皇后身体不适,传太医!”

    慕晓蝶强忍着痛苦,抬起头。

    只看到了那男人残忍的背影,还有摔了一地的碎瓷片。

    她昏倒之前最后的记忆,是看到从自己腿间,流出的鲜血。

    她的孩子,被孩子的父亲,亲手杀死了。

    慕晓蝶缓缓睁开眼。

    “哟,皇后醒了?”

    甜美的女声响起,慕晓蝶瞬间握紧了拳。

    她听得出这声音,是苏雪儿。

    “你怎么会来?!”

    “阿渊心情不好,召我入宫陪他?!?

    果然……

    慕晓蝶咬了咬下唇:“那又为何在我宫中?”

    “听说娘娘中了暑热?!彼昭┒靡獾匦ζ鹄?,“来给娘娘送汤药和冰块?!?

    暑热?

    慕晓蝶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

    “啊!”

    苏雪儿竟然掀开被子,将一桶冰块,连同桶里的冰水一起,都倒在了她身上!

    好冷!

    她落胎后身子本就虚弱,更不能受寒。

    但苏雪儿却用冰水浇灌,还故意将冰块覆盖在她小腹和大腿上!

    慕晓蝶全身僵硬,冻得哆嗦:“你……”

    “太医说了,每日三次冰敷,”苏雪儿眼神冰冷,“还要配合针灸,暑热方可消散?!?

    话音未落,她一针已经落下。

    直直对着慕晓蝶的手指上扎去!

    “啊!”

    慕晓蝶哭喊出声!

    她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痛楚!

    十指连心,每一下,都是锥心之痛!

    顷刻间,她已是嘴唇惨白,冷汗涔涔。

    无名指上扎第三针的时候,慕晓蝶直接疼晕了过去!

    苏雪儿却立刻就用一盆冰水将她泼醒,眼神阴冷:“娘娘,还有一只手呢?!?

    “啊——”

    一根,两根……

    她葱白如玉的手指上,已经扎满了银针!

    “我……是大楚皇后,你怎敢如此对我?”慕晓蝶强忍着痛楚,“来人……来人!”

    “来人?”

    苏雪儿又笑起来,笑容格外阴险:“你宫中服侍的人,因为做事粗心,都被撤了?!?

    “至于那个忘记让你服下避孕汤药的侍女?!?

    苏雪儿凑近慕晓蝶,缓缓道:“已经被杖毙了?!?

    杖毙!

    上一次侍寝后,侍女没有送来汤药,她还以为司空渊改变了心意。

    以为他终于看到自己的真心,有所软化……

    “慕晓蝶,”苏雪儿站起身来,“有皇后之位又如何?

    阿渊心里只有我!”

    是啊,她这个皇后,不过空有虚名。

    爱着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落得满身伤痕。

    连孩子都不能留下!

    慕晓蝶咬紧下唇,不让自己流下眼泪。

    她的自尊,不允许她在苏雪儿面前哭泣!

    “就算这样,”慕晓蝶颤抖着开口,“未来一年,我还是他唯一的妻子?!?

    “贱人!”

    这句话无疑触动了苏雪儿的逆鳞,她一把抓起慕晓蝶的头发。

    就要将手中的银针扎入慕晓蝶的头上,却听到外面传来了动静。

    她脸色微变,迅速将一桶冰倒在了地上。

    第3章 郎情妾意,皆予他人

    司空渊进屋的时候,看到满地冰块,碎掉的药碗,还有跪着的苏雪儿。

    “雪儿?”

    “怎么跪在冰上?快起来!”

    苏雪儿却摇摇头:“奴婢做错了事,娘娘罚我,是应该的?!?

    司空渊看向躺在床上,盖着被子的慕晓蝶。

    她脸色惨白。

    司空渊愣了一瞬,才厉声问道:“你又想干什么?!”

    慕晓蝶虚弱地开口:“皇上觉得我现在,还能干什么?”

    “通灵族妖女,朕怎么知道?”

    司空渊动作轻柔地将苏雪儿扶起。

    “雪儿,别怕,跟朕说?!?

    慕晓蝶将他所有的细致和温柔尽收眼底,只觉得满目凄然。

    这是他没有给过自己的温柔。

    不,他曾经给过。

    五年前,自己沦陷在他的温柔里,却赔上了一生。

    “雪儿来给娘娘送来汤药,娘娘砸了汤药,让我换冰块过来。

    雪儿原本不肯,可娘娘说通灵族人和普通女子不同,要极寒之物才对身体有益。

    雪儿拿来了冰块,娘娘又强迫我将冰块放到床榻上。

    然后……”

    苏雪儿一顿,整个人啜泣起来。

    司空渊轻声道:“然后怎么了?”

    “然后娘娘不知为何,突然改了口!

    说雪儿拿来冰块是故意要害她!

    罚雪儿跪在冰块上,还说要去请皇上?!?

    苏雪儿涕泪连连,声音已经哽咽:“阿渊……”

    “雪儿太善良了?!彼究赵ń牖持?。

    “你当然想不到,妖女不惜自残也要害你!”

    慕晓蝶闻言,在心里发出近乎绝望的叹息。

    司空渊天纵英明,到了苏雪儿面前,却连如此拙劣的谎言都无法分辨。

    因为他爱着苏雪儿,信她爱她,自然不会疑她半分。

    而他对自己,只有厌恶和憎恨!

    “雪儿,以后不要来了?!?

    “阿渊叮嘱过,雪儿一直记得,”苏雪儿柔声道,“只是这次……”

    “雪儿想着,那毕竟也是阿渊的孩子?!?

    司空渊闻言叹了口气,更觉得苏雪儿温柔动人。

    他手指抚过苏雪儿的脸颊:“朕,只要朕和雪儿的孩子?!?

    听到这话,苏雪儿娇羞地低下头。

    司空渊没有看到,苏雪儿在那一瞬间,看向了慕晓蝶。

    眼神里全是得意。

    够了……

    够了!

    慕晓蝶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已经千疮百孔。

    不想,不要,也不能……

    亲眼看到他和其他女人这么亲密!

    就算知道他一直爱着苏雪儿。

    亲眼目睹的时候,心还是针扎一样痛!

    她看向司空渊,声音清冷:“请你们出去?!?

    司空渊迎上了那双眼睛。

    两年前第一次看到这双眼睛时,他惊为天人。

    琉璃国是个四面环海的小岛,常年浓雾笼罩。

    虽是小国,却没有国家敢小觑。

    因为琉璃国有一个神秘的种族:通灵族。

    通灵族中的佼佼者,能听懂兽语,还可利用动物之力。

    通灵族的圣女,更是通灵族的灵星,可号令动物,与植物交流,还能治百病。

    只要还有一口气在,通灵族的圣女,就能把那个人从鬼门关救回来。

    两年前,司空麟奄奄一息,举国名医束手无策。

    司空渊不肯放弃自己唯一的弟弟。

    远渡重洋,将垂危的司空麟送入琉璃国,求通灵族的圣女相救。

    通灵族的圣女慕晓蝶,是举世无双的美人。

    还拥有一双非常好看的眼睛,通透澄澈,灵动婉转。

    她向司空渊提出了她的要求:娶她为妻。

    那时候,他虽然震惊,却不曾恨她。

    直到他知道……麟儿的病是通灵族人所害!

    他们精心筹谋,就是为了让慕晓蝶成为楚国的皇后。

    慕晓蝶入宫为后,三年为期,后宫不得有其他女人。

    这三年,司空麟要留在琉璃国养伤。

    分明是以麟儿为质,逼自己和她相处!

    “笑话,”司空渊冷笑道,“你以为朕愿意来吗?”

    他的声音毫无温度:“朕只是来确认,你还没死罢了?!?

    “朕会派人来伺候你,也会让太医开药,慕晓蝶,你最好安分一点!”

    砰!

    司空渊一把将桌子掀翻!

    他握紧了拳头,几乎要把那封信捏碎。

    “放肆!她怎么敢!他们怎么敢?!”

    一旁的近卫连忙开口:“皇上,请您息怒……”

    “息怒?”

    “朕劝过她,让她安分一点??伤豢?。

    呵。她以为,朕还会像两年前一样,任通灵族人摆布?!”

    司空渊冷笑起来,一挥手。

    “去!把那几个通灵族人,全都抓起来!”

    第4章 痴心妄想,白绫自尽

    “娘娘,您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

    新来照顾慕晓蝶的侍女阿婉,看起来十分担忧。

    慕晓蝶喃喃道:“他将我十几个族人关押入狱,日夜折磨。那些人犯了什么罪?”

    “娘娘,别想那些人了,您得为自己想想啊!”阿婉开口。

    “皇上已经将苏姑娘安置在宫中了。而且……”

    慕晓蝶抬眸:“而且什么?”

    “这几日太医频频出入,听人说,开的是安胎的方子?!?

    阿婉话还没说完,慕晓蝶便几乎站立不稳,晕厥过去。

    “娘娘?!”阿婉连忙将她扶住,“身子要紧啊?!?

    “有什么要紧的?”慕晓蝶苍白的嘴角,浮起一抹苦笑。

    他要和其他人有孩子了。

    她捂住自己的肚子,心里痛苦万分。

    “我的族人没有罪,我的孩子没有罪?!?

    “有罪的是我!”

    “是我痴心妄想,罪该万死!”

    司空渊一脚踹开房门。

    房里的女人一袭红色长裙,双腿白皙修长,背部莹白如玉。

    她转过身微微一笑,精致的妆容更衬得她美艳无双。

    “好本事,”司空渊冷冷开口,“竟然能说动母后,逼朕来探病!”

    司空渊箭步上前,将慕晓蝶按到门边。

    “朕看你气色好得很!妖女就算落了胎,一个月也能恢复如初!”

    慕晓蝶不说话,只是伸出手解开了他的衣带,小手缓缓地在他脖颈和胸前逡巡。

    司空渊的呼吸不由自主地粗重起来。

    “色诱?这就是你为你族人求情的方式?”

    “朕告诉你!朕就算杀几百个通灵族人,通灵族也不敢杀麟儿。

    因为,你还在朕手中!

    你们通灵族以麟儿为质要挟朕。

    可你,慕晓蝶,你何尝不是掌握在朕手中的人质?!”

    他简直恨死了眼前的女人!

    两年来,司空麟寄来多封密信,写满了自己被通灵族人欺辱的血泪!

    上次他刚强迫妖女落胎。

    没多久却传来麟儿遇刺,险些身亡的消息!

    这分明是在警告自己!

    但他司空渊,生平最恨被人要挟摆布。

    他已经退让过一次,绝不可能再让通灵族人得逞!

    慕晓蝶虽不能死。

    但通灵族的其他人,可以。

    “嘘……”慕晓蝶双腿盘住了司空渊的腰,吻住司空渊的唇。

    她伸出手引导着司空渊的手来到了她胸前:“今天不说这些?!?

    慕晓蝶轻轻一舔司空渊的耳垂,用无比魅惑的声音开口。

    “司空渊,今天,我只想要你?!?

    “该死!”

    司空渊呼吸一窒,猛地将慕晓蝶的衣服扯开。

    这女人长裙下竟然未着寸缕!

    他用力捏着慕晓蝶胸前的软肉,怒不可遏地开口:“果然是个荡妇!”

    “你不喜欢吗?”

    慕晓蝶勾紧他的腰,不规矩地蹭了几下,男人某个早已昂扬的部位更加昂扬。

    “可你的身体,似乎很喜……啊!”

    司空渊双手抓住她的臀尖,然后直接对准那紧窄幽深的地方刺了进去。

    他奋力抽动起来,动作极其粗暴。

    感受到她密处的湿热,媚肉将他的下身层层包裹;

    又牢牢吸住,快感自小腹升腾而上,刺激得他青筋暴起。

    眼前的女人雪白的脖颈紧绷,身体随着他的动作颤动!

    傲人的双峰也随之跳跃,荡漾的波纹更让司空渊头晕目眩。

    她嫣红的小嘴发出阵阵娇吟:“太快……唔!阿渊,司空渊,轻一点,啊……”

    司空渊大开大合地动作着:“这就是你要的吗?贱人!”

    “好,那朕就如你所愿!”

    他保持这个动作走了几步,听到她娇喘连连、

    然后将她丢到床上,又如同猛虎一般扑了上去!

    “啊,渊,呜……”慕晓蝶几乎不能说出完整的句子。

    “我爱你,我……爱你!”

    这是第一次,你没有喝酒,也要了我。

    够了。

    足够了。

    我不再妄想别的了。

    三日后。

    “蝴蝶?”

    “哪儿来的这么多蝴蝶啊?”

    “好像是往皇后宫殿方向飞去的!”

    司空渊将手中的折子放下,皱紧眉。

    他还记得自己三天前做的荒唐事。

    他恨那个女人的媚术,也恨自己清醒状态下竟然也把持不住!

    那女人又在耍什么花招?!

    司空渊愤怒地带着一队人马,前往皇后宫中。

    可他怎么都不会想到,他看到的,竟然会是这样的景象!

    成千上万的蝴蝶。

    环绕着整个寝殿飞舞不休。

    寝殿正中的慕晓蝶,仍然一袭红裙。

    但却悬在半空。

    她用三尺白绫,吊死了自己!

    第5章 一生一次,佳人不再

    “给朕弄醒她!”

    “皇上……”

    太医们闻听此言惶恐不安。

    “启禀皇上,发现娘娘的时候,她已上吊多时,身体完全僵硬……”

    “陛下,皇后薨了?!?

    “请皇上节哀!”

    寝殿里还有数十只蝴蝶盘旋飞舞,仿佛在为慕晓蝶哀伤。

    司空渊怒目瞪着床上的那个人,猛地一下冲了过去。

    “陛下!”

    他不顾众人阻拦,一把抓住慕晓蝶的胳膊。

    僵硬的身体。

    这女人的身体多柔软,他体会过无数次。

    可现在她浑身僵硬,毫无生气。

    慕晓蝶……真的死了?

    不可能……

    绝不可能!

    通灵族妖女,诡计多端,心狠手辣。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慕晓蝶,怎么可能选择自缢?

    “可恶!慕晓蝶!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苏雪儿看着手中的遗书,冷笑。

    “慕晓蝶的字真是好看,对皇上也深情款款?!?

    “她活着的时候,陛下都没正眼瞧过她,又怎会在意她的遗书?”

    说话的,正是慕晓蝶的侍女阿婉。

    “你看过吗?”苏雪儿看向阿婉。

    阿婉连忙摇头:“奴婢不识字?!?

    “哦,我记起来了?!彼昭┒α诵?。

    “她是真的死了吗?”

    阿婉点点头:“太医们反复确认过,死了。

    皇上封锁消息,似乎是为了麟王?”

    “皇上挂念弟弟,”苏雪儿沉吟道。

    “还不能让通灵族人知道慕晓蝶已死?!?

    “皇上心里,一直都只有苏小姐。如今她一死……”

    阿婉谄媚地看着苏雪儿:“奴婢先恭喜苏小姐了?!?

    苏雪儿神色中难掩得意:“去领赏吧?!?

    “多谢苏小姐!”

    阿婉离开之前,转过头。

    看到苏雪儿点燃了火折子,将慕晓蝶的遗书烧成了灰烬。

    在替苏雪儿做事之前,她曾偷偷打听过。

    五年前苏雪儿救了皇上一命,所以皇上才钟情于她。

    当年就想立她为皇后,只是太后不允……

    阿婉领了赏,欢天喜地地往回走。

    一阵冷风吹过,她打了个寒噤。

    “慕姑娘,你可别怪我。

    我只是一枚棋子?!?

    谁叫你当年救了皇上,却被别人领了功劳呢?

    寝殿一片寂静。

    在看到蝴蝶的那一刻,司空渊才回过神。

    自己竟然深夜走进了这女人宫中!

    呵,果然是醉了。

    两年来他醉酒来过这里数次。

    只是那个会笑着迎接他,在他身下缠绵的女人……

    自尽了。

    司空渊坐在床边,那女人竟还是绝世姿容。

    “你真的死了吗?”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伸出手。

    “你别碰她!”

    一个身姿挺拔的男子飞身进入,一把将司空渊推开!

    “青良?!”司空渊认出了他,心里一惊。

    通灵族人怎会来得这么快?

    “你……”

    他话未说完,青良已经狠狠挥出一拳!

    “司空渊!”

    青良握紧了拳头,眼里写满了恨意,声嘶力竭地大喊:

    “你都对晓蝶做了些什么!”

    青良看着床上的女人,眼里满是悲恸。

    “晓蝶……”他颤抖着开口,“我来晚了,晓蝶?!?

    “若早知今日,当初我绝不让你和他走!”

    司空渊闻言冷笑:“青良,当年是她强迫朕娶她!”

    “上个月还妄想用孩子来拴住朕!

    谁知道这次自杀,又是什么计谋!”

    “孩子?”

    青良猛然抬起头:“晓蝶怀孕了?

    孩子呢?!”

    “朕怎么可能留妖女的后代!”

    “什么?

    司空渊!你强迫她落胎了是不是?我要杀了你!”

    青良猛扑向司空渊,大喊道:

    “我要杀了你!”

    “陛下!”

    “护驾!快护驾!”

    冲进来的近卫好不容易才将青良制住。

    青良红着眼眶,看着周围盘旋的蝴蝶。

    喃喃道:“晓蝶,你怎么这么傻……”

    “她害得朕兄弟分离,算计朕至此!”

    司空渊讥讽道:“你说她傻?”

    “你知道吗,司空渊?!?

    青良咬紧牙,一字一顿地开口:“通灵族的圣女。

    一生,只能怀一次孩子?!?

    什么?

    司空渊如遭猛击,愣在原地。

    不——

    不可能。

    她不曾说过。

    她只是哭着求自己,留下这个孩子。

    “你剥夺了她唯一一次,做母亲的权利。

    可即使如此,她还在为你着想!

    蝴蝶是她的通灵动物,这些蝴蝶出现,

    说明她是心甘情愿,自尽而死?!?

    青良满怀恨意地看向司空渊:

    “因为她想让我们确定她是自杀,而不是被你所害!”

    司空渊皱起眉,青良的愤怒和悲伤不似作假。

    难道,他说的是真的?

    不……那女人怎么可能!

    “你为何而来?”

    青良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床铺跪了下来。

    “通灵使青良,奉圣女之令,送司空麟回楚,幸不辱命!”

    司空渊一愣,他转过身,瞪大眼看向门的方向!

    一个少年缓缓走来。

    “麟儿!”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颍上一驾校换“东家” 学员既不能培训又退不了费 2019-05-25
  • 陕西省贫困村驻村工作队选派管理办法出台 2019-05-25
  • 端午假期将尽 回程请看指引 2019-05-21
  • 《我的英雄学院THE MOVIE 两位英雄》最新预告公开 2019-05-21
  • 2016年组织工作四项重点任务系列图解之四:深化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责任 2019-05-20
  • 哥大在读硕士马健瑞创业 为留学生做“专属保护”装备 2019-05-16
  • “三连冠”从何而来?恩施市领跑全省生态功能类县市揭秘 2019-05-13
  • 厉害了无人机植树系统!一天能种几万颗树 2019-05-04
  • 一村一品!安徽推广“四带一自”产业扶贫模式 2019-04-28
  • 新疆科研人员“妙手”引导致病细菌发挥“以毒攻毒”效应 大肠杆菌可除水体汞硒污染 2019-04-27
  • 四川一干部染赌一夜输16万再难抽身,为全县最年轻女乡长 2019-04-27
  • 单场造5球!黄紫昌展现巨星潜质 赛后一句话让人动容 2019-04-24
  • 直播预告│大小洞天端午送福利 系列活动等您玩 2019-04-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4-15
  • 手机-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