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安徽体彩票十一选五:柏立寒凌小凡小说全网独家免费《如若此恋惊险》

    发布时间:2018-11-15 17:44

    柏立寒凌小凡小说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如若此恋惊险全文在线免费阅读,如若此恋惊险是作者吴端端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柏立寒凌小凡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女大学生凌小凡为找个“正经工作”赚学费,应聘给残疾神秘富豪柏立寒当看护。刚一本正经说完“本宝宝卖艺不卖身”……等等,谁要你卖身,柏大人心里住着一个前女友,拔不掉、碰不得。这就尴尬了,那前女友不是好人啊,一身正气的凌小凡要不要揭穿她?要不要?;そ鹬??可是,柏大人似乎也不是省油的灯……

    如若此恋惊险

    第1章 要找个正经工作

    “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工作,坚决不允许!”凌小凡语气严厉,“凌小敏,你要敢去夜店上班,我回来打断你的腿!”

    电话那头,凌小敏弱弱的:“可是,姐……医院的催款单又来了,我已经瞒着妈,把我的学费垫进去了。姐,我想上大学……”

    凌小凡的心顿时揪得紧紧的。

    小敏是她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可二人的感情却比很多亲生姐妹更好。小敏成绩那么优异,考上了家乡最好的大学,却面临着这样严峻的现实。

    她才十八岁啊。

    “我正在去银行的路上,马上就把学费给你汇过去。姐姐绝不会让你失学?!?

    “姐!”小敏在那头惊呼,“那是你的奖学金,是你的学费啊!”

    “没事,我这不放假了吗?多打几份工就赚回来了,你好好照顾爸妈,需要钱就跟我说?!绷栊》蚕胂牖故遣环判?,又关照了一遍,“千万不要去找乱七八糟的暑期工,明白了吗?”

    “好的,姐,你千万注意身体,别太辛苦……”

    话还没说完,凌小凡只觉身子被人猛地一推,手机“啪”一声掉到地上,一阵剧痛从肩上传来,有人从自己身边飞快掠过。

    包!

    凌小凡顿感不妙,手中已是空空如也。

    “抓贼啊!抢包啦——”凌小凡飞快捡起手机,扯开嗓子,用尽全身力气向那个背景冲去。

    别怪她不顾形象叫得这么凄厉,包里是她的全部“财产”,该死的强盗,竟然连小敏的学费都抢,太没有天理!

    路人只见一个长发姑娘嚎叫着从街边掠过,大叫着“抓贼”,速度堪比博尔特,皆愕然当场。

    一辆黑色奥迪越野车悄然追到凌小凡身边,车里伸出一个脑袋:“凌小凡,怎么啦?”

    凌小凡来不及看是谁,指着前面疯狂逃窜的身影喊:“强盗,抢我的包,抢我的钱!”

    “你等着,我帮你追回来——”声音还滞留在空中没有飘散,奥迪车已经嗖地一下窜出去老远。

    凌小凡扶着树,弯下腰大口地喘着粗气。她是真的跑不动了,喉头腥腥的,肚子里翻江倒海地想吐。

    没多久,奥迪车又回来了,刚刚还豪言壮语的“脑袋”又伸了出来:“你怎么样了?”

    “我的包呢?”凌小凡抬起脸,才发现这“脑袋”是学长宋天成。

    “那人跑进树林了,追不上了?!彼翁斐上鲁?,将凌小凡扶起。

    凌小凡一脸灰白,眼神绝望:“啊……”

    这眼神,看得宋天成心中一疼:“不过没事,有徐哥在,不出三天,一定帮你把包找回来?!?

    “徐哥是谁?”

    宋天成指指车里戴着墨镜、一脸漠然的司机:“我家司机?!?

    一个司机有这么大能耐?凌小凡将信将疑。

    宋天成是江海大学的风云人物,凌小凡只知道他出身富豪之家,品学兼优,是学校里众多女生追逐的对象,却不知道他家司机会有这么牛。

    “上车吧,我送你回学校?!彼翁斐上敕鏊铣?,却发现她神色尴尬地一动不动。

    “鞋……坏了……”凌小凡也是抬脚的时候才发现脚下一空,这双穿了五年、修过三次的凉鞋,今天终于要寿终正寝。

    宋天成笑了,露出雪白的牙齿和好看的酒窝:“你先上车,我去那边店里给你买双鞋?!?

    “不用了,我回宿舍换一双就好?!绷栊》哺辖艟芫?。

    虽然她很穷,可不需要别人的馈赠。

    宋天成垂下了眼睛。他对凌小凡关注已久,也听见很多女生都在背后嘲笑凌小凡,说她夏天只有一双凉鞋,冬天只有一件棉袄,分明是个穷酸。

    所以她宿舍里哪来的鞋可以换?

    看透不说透,这是涵养。宋天成就是个有涵养的人,笑道:“那我买双拖鞋,这你总不要拒绝了吧?!?

    一双拖鞋应该不要几个钱,再拒绝就有点没礼貌了。凌小凡点点头:“那麻烦你了?!?

    得了凌小凡的首肯,宋天成把凌小凡扶上车,自己立刻跑向不远处的一家商场。

    凌小凡心一抖,这位富豪学长可别给自己买一双贵得要死的鞋,做牛做马几个月都还不起那种。

    那个墨镜徐哥像一尊雕像那样,坐在驾驶座上一言不发,让凌小凡越发忐忑不安。

    好不容易盼到宋天成气喘吁吁地回来,一看,果然只是买了双普通人字拖,可趿去浴室洗澡,可穿去公园散步,倒是很百搭,而且也让人无压力。将鞋换上,大小也正好合适。

    这份熨帖用心,让凌小凡心中一动。

    “多少钱,我回头给你?!?

    宋天成刚想说“送你的”,转念一想,却改变了主意,笑道:“你不是丢了包嘛,别急着给我钱,你留个电话给我,回头找到了包,我给你打电话?!?

    留完电话,二人陷入短暂的沉默。凌小凡的心里隐隐作痛,盘算着万一包找不回来,要如何凑足小敏的学费。

    “你放假没回家?”宋天成打破沉默。

    “我家很远,回去一趟不容易,所以,还是留在这儿打点零工比较合适?!?

    宋天成敏锐地感觉到,离得远是个原因,最重要的原因恐怕还是她要赚钱。

    “别太辛苦了,你不是有奖学金?”

    凌小凡心中一怔,这个学长,真是有备而来,连自己有奖学金的事都了解清楚了。唉,可惜,他也是知其一不知其二。

    摇摇头:“奖学金……呵,全在刚刚被抢的包里?!?

    “有多少?”

    “七千五?!?

    “放心吧,我说了,一定会帮你找回来的?!?

    虽说宋天成拍着胸脯保证,可凌小凡自己知道,就是包包能找回来,也仅仅能够支付小敏的学费。至于自己的学费……

    算了,关于这些,她不想跟宋天成提及。像宋天成这样的富家子,大概是不能体会寒门孩子的辛酸,何苦交浅言深。

    所以凌小凡淡淡一笑,没有再解释。

    但这个回避被宋天成误读成了羞涩。

    在他看来,凌小凡少了时髦女生的张牙舞爪,反而像月光一样美好清冷。

    回到宿舍,宿管李阿姨叫住凌小凡:“小凡,你真不打算回家了?”

    “不回去了,我打算找点事做。李阿姨,也麻烦您帮我留意一下,什么派传单啊,端盘子啊,做家教啊,都可以的?!?

    学校的宿管阿姨都是消息灵通人士,宿舍楼前的广告张贴栏也由她们掌管,获取些招聘信息轻而易举。

    “那些都是粗活儿,赚得也少,哪够你赚学费?!?

    这几天,宿舍楼里没几个人了,凌小凡有时候就帮李阿姨分担掉一些杂务,还帮她按摩过落枕的脖子,李阿姨知道她的家境,也真心心疼她。

    “积少成多,实在不行就多干几份活儿,总有办法的?!绷栊》惨丫肮吡饲垦栈缎?。

    “咦,对了……”李阿姨突然想起一个事,“前几天听我外甥女嘀咕,说有人要找看护,报酬可高了?!?

    “多少钱?”

    “好像说有两万块一个月?!?

    两万!一年的学费生活费都解决了,还能省下一笔寄回家!

    凌小凡双眼一亮:“我合适啊,我学医的,专业对口?!?

    “听说那个病人脾气可不好,赶走十几个护士了,现在没人敢接?!?

    “我接啊?!绷栊》膊患铀妓鞯鼗卮?。心想,脾气再坏,大不了我忍他两个月,忍到开学就走人。

    李阿姨担忧地看看她:“我去帮你问问吧,听说找得挺急的,也不知道找到没有。要是做不下去,别硬撑,李阿姨再帮你找新工作啊?!?

    凌小凡心里一暖,有些哽咽:“谢谢李阿姨……”

    第2章 柏府的规矩

    没想到,那户人家还真的很急。第二天一早,凌小凡按约定的时间来到了柏府。

    柏府在海边的别墅群。整个建筑群面向大海,豪华浪漫。唯独柏府离群索居,在山坡的最高处,建筑灰暗而宏大,与度假区格格不入,倒像是俯瞰大海的一只雄鹰。

    按了门铃,门上突然开了个小窗,露出一张中年妇人的脸。

    “找哪位?”

    “您好,我叫凌小凡,跟云姐电话约好了,来应聘看护的?!?

    小窗关上,大门开了一道窄窄的缝隙,亏得凌小凡够瘦,才挤了进去。

    “云姐出去有事,稍后回来,麻烦凌小姐在这儿等下吧?!敝心旮救松袂榫?,离开前还关照,“不要乱走乱摸,柏先生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

    “哦……知道了?!绷栊》灿ι?,果然李阿姨说得没错,这家人规矩的确挺多。

    让凌小凡意外的是,外面看上去有些阴郁的柏府,客厅倒是透出舒适典雅,宽大的落地窗正对着大海。

    凌小凡走过去,将厚重的窗帘拉开一点点,温暖的阳光顿时倾泄进来,与奔涌的海潮一起,让屋里的空气都变得活跃起来。

    “谁允许你乱动屋里的东西?”

    一个冰冷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将她吓了一跳。转身望去,不知何时,客厅里已经多了一个男人。

    男人很年轻,也很干净。头发理得短短的,斯文秀雅,衬衣洁白,连袖扣都扣得整整齐齐,苍白而修长的手指扣住盖在他腿上的丝毯。

    是的,他坐轮椅。

    下半身被乌黑发亮的丝毯遮住,上半身却坐得笔挺。

    凌小凡立刻反应过来,这一定就是柏府的主人——那位需要人照顾的病人。

    “柏先生您好,我叫凌小凡?!彼谧∫凰炕怕?,尽量展颜,给对方一个美好的微笑。

    轮椅上的男人正是柏府的男主人柏立寒,他在走廊那头望着凌小凡进来,刻意没有出声。

    这个来应聘的看护,竟然出奇的漂亮,但是,也出奇的胆大。

    “把窗帘拉上?!彼淅涞孛?。

    原来是自己擅自拉窗帘惹到了他?!氨?,柏先生?!绷栊》残ψ诺懒饲?,转身乖乖地拉上窗帘。

    客厅里顿时陷入昏暗。

    突然,她心中一动,打破二人间尴尬的沉默,问道:“柏先生您是不是不方便见阳光?”

    昏暗中传来柏立寒冰冷的声音:“你以为我是鼹鼠?”

    这话真让没法接,凌小凡赶紧解释:“不不,您误会了,我只是想了解一下您的病情?!?

    哪知道柏立寒根本不接受她的解释,直接道:“不用了解了,芳姐,送客?!?

    凌小凡目瞪口呆。

    这算不算出师未捷身先死?

    还想再解释一下,张了张嘴,凌小凡又气馁了。算了,虽然很缺钱,但强行留下来,后面也难相处。

    凌小凡向柏立寒微微躬身,低声道:“打扰了?!?

    门一开,外面却站着一个瘦削的中年女人,一见凌小凡,露出了得体的微笑。

    “是凌小姐?”

    只听声音凌小凡就知道,这位是云姐??上?,自己是无福消受这份难得的友好了。

    “云姐您好,我是凌小凡?!?

    云姐却误会凌小凡是来给她开门的,一边笑着说:“怎么就这么巧,我正找钥匙呢?!币槐呔屠帕栊》驳氖址祷亓宋堇?。

    一看柏立寒也在客厅,云姐道:“你们见过了吧,这就是凌小凡?!?

    柏立寒对云姐倒是要稍稍客气些,沉声道:“见过了,不合适,让她走吧?!?

    云姐一听就头疼了,为了给柏立寒找看护,真可谓是费尽心机。

    也不过是来海城才半年,前前后后已经换了十几个看护,好不容易人家介绍了这个凌小凡,昨天通电话的时候,她就觉得这姑娘有礼貌、性格乐观而温和,最重要还是学医的,想来照顾人也拿手,怎么一转眼功夫,就被pass出局了?

    不用问,一定是柏立寒这臭脾气又上来了。

    云姐耐心地劝道:“现在找个合适的人不容易,我瞧她人干干净净的,听说在学校成绩也好,要不,试用几天?”

    柏立寒神情倨傲,哪怕坐在轮椅上,也让人觉得居高临下。

    “第一,她未经同意就私自拉开窗帘,没规矩,没教养。第二,穿着拖鞋来应聘,自由散漫,对我不尊重?!?

    凌小凡倒也是有些愧疚,虽说自己也有隐衷,但人家说的也算是实情。

    勉强对云姐笑了笑:“可能我的确冒犯了柏先生,大概和这个工作没缘分吧。麻烦云姐了?!?

    这份涵养倒让云姐有些刮目相看,还想替她再争取争?。骸鞍叵壬?,凌小姐毕竟还是个学生,还年轻,有些事可以慢慢教?!?

    哪知道柏立寒傲慢地说:“没规矩可以调教,不过……”他斜着眼睛睨了一眼凌小凡的人字拖,“我讨厌肮脏的人。瞧她,这么脏的脚踩在我的地毯上,难以想像,这样的人大概会一个礼拜都不换内衣吧?!?

    凌小凡震惊地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柏立寒。

    这已经不叫高傲了,这根本就是冒犯!

    她尽力克制着怒意,沉声道:“柏先生,您冒犯我了?!?

    柏立寒的愕然只在一瞬间,立刻,他又恢复了冰冷的样子:“走吧,别摆出一副天下你最倔强你最有尊严的样子,我不欣赏小野猫?!?

    真是够自负,以为天下所有人的姿态都是特意摆给他看的呢。

    要不是看在李阿姨和云姐的份上,凌小凡真想把这个自大狂骂到从轮椅上滚下来。

    她微微一笑:“或许你有一天可以走到阳光下,见识这世上各自幸福着的人,你是不是欣赏,对他们一点都不重要。柏先生,祝你早日康复,再见?!?

    潇洒地,她转身就走,没注意那柔软的人字拖勾在了地毯的缝隙里……

    凌小凡,高傲转身的凌小凡,要留个绝情背影的凌小凡,吧唧一下摔倒在地,人字拖不幸飞了出去……

    死寂,屋子里一片尴尬的死寂。

    云姐首先反应过来,赶紧过来扶起凌小凡:“凌小姐,你脚怎么受伤啦?”她看到了拖鞋鞋面下,凌小凡雪白的脚面上赫然一个大血泡。

    哎,穿着这拖鞋走了十几里,连公交车都没舍得坐,能不磨出血泡嘛。

    “没事没事,我习惯了?!闭酒鹕淼牧栊》?,满屋子找她飞出去的人字拖。

    却发现柏立寒的表情好像吞了一百只苍蝇那样铁青。

    顺着他的眼神往下一看……凌小凡真是心中巨爽。

    那只人字拖,不偏不倚、不歪不斜,落在柏立寒大腿盖着的丝毯上,扣住丝毯的手指更苍白了,凌小凡几乎要听见他关节啪啪作响的声音。

    走过去,拿下拖鞋,凌小凡毫不客气地往脚上一套,用毫无歉意的语气道歉:“对不起柏先生,把你的丝毯弄脏了?!?

    柏立寒一声不吭,云姐小心翼翼打圆场,走到凌小凡跟前:“凌小姐,要不要叫司机送你去车站?!?

    正要谢绝,凌小凡手机却不失时机地响了起来。凌小凡拿起电话,有点晕,自从昨天摔了一下,屏幕就时灵时不灵,这会儿又不显示了。

    接通,压低声音:“喂,谁啊!”

    听到她声音低沉,对方不由自主地也压低了声音:“凌小凡吗,我是宋天成啊?!?

    宋天成!

    凌小凡一愣,随即心情立刻舒展起来,这节骨眼上,宋天成可是小天使啊。说三天内必定帮我找到包的呢。

    声音也变得轻松起来:“宋天成啊,不好意思,正好有事呢,马上打给你?!?

    对面的柏立寒,和身边的云姐,一听到“宋天成”三个字,都脸色一寒,迅速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第3章 初来乍到

    挂了电话,凌小凡一秒钟都不想在屋里呆了。

    她飞速走向大门口,神清气爽地在心里大呼:拜拜吧您呐!

    可是,还没等她扭动把手,一只柔软的手就覆盖在了她的手背上。

    却是云姐,依然是那样得体的微笑:“出完气了吧,还真的一走了之?”

    凌小凡有些惊慌起来。完了,要报复!真是骂人一时爽,骂完上刑场啊!可是自己也没骂得多厉害啊,明明还是很克制的。

    “你们想干嘛?”凌小凡低声喊,也是给自己壮胆。

    柏立寒诡异一笑,未置可否。

    云姐却温和地说道:“规矩可以慢慢教,有个性很有主见的孩子却难得。柏府需要你?!?

    云姐的笑容像是有魔力一般,让凌小凡竟然觉得她很可信。

    见凌小凡明显已经软化,柏立寒扬眉道:“你有两个选择。第一,给你加到每月三万,留下来好好伺候我;第二,你到哪儿我都有法子把你抓回来,然后一分钱不给也得伺候我?!?

    三万!

    这诱惑……

    凌小凡毫不怀疑,柏立寒说的第二条,他真的做得到,所以自己好像没的选啊。

    还不如到手了再说,以柏立寒赶走十几个看护的德性,估计自己也不用忍很久。

    “先给两万预付工资,打我卡上?!?

    云姐倒吸一口凉气,这姑娘真是胆大包天,完全是蹬鼻子上脸啊。

    哪知道柏立寒一点都没生气,先对云姐说了五个字:“把手机给我?!?

    又对凌小凡说了五个字:“把账号给我?!?

    然后,然后……

    然后他就通过手机把钱转到了凌小凡的卡上。

    凌小凡感觉自己在做梦,将眼睛一直贴到柏立寒的手机上,将转账信息看了好几遍,是的,没错,他给自己的银行卡转了两万块钱。

    两万块啊!

    小敏的学费,自己的学费,都有着落了。

    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软,凌护士可是立刻就要走马上任了。

    柏立寒大概是跟她的拖鞋八字不合,皱着眉头跟云姐道:“找双鞋给她换上,我讨厌看到别人露脚趾?!?

    偏厅里,凌小凡麻利地将自己脚上的伤口处理好。

    给她开门的中年女人便是芳姐,漠然着脸,送了一双布鞋过来。鞋子很软不磨伤口,大小也合适。

    身为“凌护士”,凌小凡很尽责地想要看看柏立寒的病历。

    哪知道云姐轻描淡写地说:“都留在美国了,没带回来。你主要负责日常照顾,治疗的事儿交给医生。明天下午私人医生会过来,有什么问题,你和他沟通?!?

    回到客厅,端坐的柏立寒已是眉头深锁。

    “凌小凡,以后不要让我等你?!?

    心一抖,凌小凡不知道自己又怎么得罪了这位大爷,赶紧过去:“对不起柏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柏立寒很不客气:“不管需不需要,你都不可以随便离开我的视线?!?

    “是,柏先生?!?

    “我要去书房?!?

    书房在二楼,走廊口有电梯,完全静音,悄无声息地上了二楼。刚进书房,凌小凡的手机陡然响起,在一片寂静中格外刺耳。

    “对不起,我出去接个电话?!?

    凌小凡正要往外走,却被柏立寒叫?。骸八牡缁?你小男友?”

    管得有点宽啊……虽然心里嘀咕,凌小凡还是老实地回答:“不知道,手机屏幕摔坏了,看不到来电显示?!?

    “就在这儿接?!卑亓⒑畹?,“我说过,没我允许不可以离开我视线?!?

    见她接通电话,柏立寒还没忘补充一句:“长话短说?!?

    凌小凡点点头,转过身子,电话那头转来妹妹凌小敏的声音。该死的手机,不光屏幕有问题,连听筒都直接变成了免提,好让人尴尬。

    “姐,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凌小凡顿时想起,昨天包被抢了之后,学费还没转给小敏呢。赶紧道:“姐能有什么事。昨天银行柜员机坏了,没转成,我晚上空了就把学费转给你?!?

    她不想让小敏担心,顺嘴扯了个谎,却惹来身后柏立寒的侧目。

    “那你的学费呢?”凌小敏替姐姐担心。

    凌小凡有点尴尬,觉得自己在柏立寒面前无处遁形,压低声音道:“不用担心,我找到工作了?!?

    “是正经工作吗?”小敏这孩子……

    “当然了!”凌小凡说得斩钉截铁,“家教,我给人做家教?!?

    挂了电话,看到柏立寒轻蔑到飞起的眼神,凌小凡脸一红,低声解释:“是我妹妹?!?

    柏立寒却并不在意她的解释,开始给她下规矩:“每天上午九点到十二点,是我的工作时间,你必须呆在书房里,但不能出声,更不能将手机带进书房。十二点下楼吃饭,每周三次治疗要和医生提前对接,没特殊情况安排在下午两点之后。明白了吗?”

    凌小凡立刻点头:“明白了,柏先生?!?

    哪知道柏立寒冷冷地看着她:“然后呢?”

    “啊……”凌小凡摸不着头脑,“然后,柏先生开始工作?”

    “你是耳朵不好,还是记性不好?”柏立寒皱眉,“然后,立刻把手机扔出去!”

    凌小凡顿时惊出一身汗。

    “好的好的,柏先生?!绷栊》哺辖裟昧耸只艹鋈?,见云姐迎面过来,像是看到了救星。

    像是料到凌小凡会被赶出来,云姐小声道:“刚刚我在楼下听到你手机响,就知道坏了。跟我来?!?

    二楼的尽头,是一个宽阔的对开雕花大门?!澳鞘前叵壬奈允??!痹平憬樯茏?,打开了身边一个不起眼的小门,“这是你的卧室,中间有道门与柏先生的卧室连通,方便你照顾他?!?

    凌小凡有些犹豫,期期艾艾道:“晚上可以关门不?”

    “不可以,柏先生随时都有可能需要你?!?

    “需要!”凌小凡一惊,这个词也还容易引人想歪了,“这不等于是共处一室?”

    云姐语气温和,却毫无商量的余地:“可以这么说。你要反悔吗?”

    第4章 半天被辞退两次

    反悔?

    这不符合凌小凡迎难而上的性格!

    咳咳,更何况还有三万高薪……

    看看柏立寒行动不便的样子,凌小凡觉得自己还不至于会“失身”吧。

    看护卧室不算大,但看上去干净舒适,凌小凡带来的小包已经妥妥地放在桌子上。

    她没什么行李,小包里就是一套换洗的内衣。所以,柏立寒说她一个星期才换内衣,这是不对的!

    柏府给看护配了衣服,倒也省事。凌小凡穿上白裙子,将乌黑的长发拢好,再出现在书房的时候,连向来不愿意正眼看她的柏立寒也不得不暗暗赞叹,这样气质干净的女孩子,的确不多见了。

    柏立寒工作起来很安静,有年轻的助理过来送文件,与他小声讨论。凌小凡守在红木隔断外的椅子上,只觉得时间颇有些漫长。

    稍后,送走了助理,再返身,听到柏立寒说:“无聊的话,可以看看书。不能弄脏,不能有折痕,看完放回原处?!彼低?,又埋进了文件堆,真是多一个字都不乐意啊。

    “好的,柏先生?!绷栊》灿ψ?,眼神已在书架上浏览起来。

    看中一本,试图轻轻地从书堆里抽出来。偏偏在这排书前面,倒扣着一个相框。

    怕惊动柏立寒,她小心翼翼地将相框拿起来,想往旁边移一点……

    可是,这相框一拿到手上,凌小凡的眼神就像被胶住了一般,再也挪不开。

    那是柏立寒与一个年轻女子的合影,背景是皑皑的雪山,二人穿着鲜红的情侣滑雪装,像雪地里跳跃的火焰。二人很亲密,女子一头长卷发,风情万种;而柏立寒……

    呵,原来柏立寒也会笑。

    而且笑起来这么有魅力。

    原来他也有着充满活力的过去,相比之下,现在坐在轮椅上、不敢见阳光的样子实在有点让人忧伤的阴郁。

    这相框倒扣着,显然也是不想触景生情吧?;蛐?,这娇媚的姑娘已经离他而去了吧。不由的,凌小凡再望向柏立寒的眼神就有了一丝同情。

    拿了书,将相框悄悄地放回原处。

    说来也倒霉,木制的相框碰上木制的书架,难以避免地发出了轻微的碰撞声。

    柏立寒皱着眉头:“请你安静!”

    蓦然看到凌小凡放在相框上还没缩回去的手,语气凌厉起来:“你在干嘛!”

    凌小凡有点无措,解释道:“我拿书……”

    柏立寒却根本不信,轮椅快速绕过书桌来到凌小凡跟前,眼神里盛满了怒意:“你看到了什么?”

    “我……”

    被他盛怒的眼神逼视着,凌小凡颓然,放弃了说谎的念头:“柏先生,请相信我,我只是想拿相框后面的书,然后不小心看到了相片……我……我正打算放回原处?!?

    凌小凡很无力,这回只怕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果然,柏立寒根本听不进她的解释,咬牙道:“你可以走了,我一刻都不想再看到你?!?

    一个上午被同一个主顾辞退两次,这不叫经历,这叫传奇。

    “柏先生,您都预付了两万……”

    还没说完,就被柏立寒无情打断:“那两万,就当遣送费了?!?

    凌小凡倒吸一口凉气。上岗半天,白拿两万,还附赠脚上两个大血泡,怎么算都太合算了。

    可是,凌小凡就不是那样的人!

    柏立寒驶起轮椅来竟然飞快,凌小凡愣神的当口,他已经出了书房门,向卧室的方向去了。

    凌小凡追上去:“柏先生这是误会……”

    柏立寒蓦地停下,害凌小凡一个急刹车,差点就撞上他。

    “不要死皮赖脸跟着我?!?

    扔下冰冷的一句话,柏立寒进了自己的卧室。两扇华美的感应门在他身后悄然合上,将凌小凡关在了门外。

    扑到门上又拍又敲又喊,这是狗血电视剧,绝不是凌小凡的风格。

    跑进房间,一扭连通两个卧室的内门把手,果然从里边已经锁上了。

    这雇主大人还真是招招使绝。

    “柏先生,我不会走的。既然预支了您的工资,我怎么也要把这一个月做完再走?!?

    没声音。

    “柏先生,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请您相信我,那是本纯英文医学类杂志,平常我们学校图书馆都难得一见,所以我才拿来看?!?

    还是没声音。

    凌小凡突然紧张起来。显然那相片里的女人是他心中的刺痛。他他他……他不会受刺激了吧?他不会想不开吧!

    在门外飞快地转了三圈,突然灵光一闪,云姐,对,云姐!

    云姐正在餐厅,见她慌慌张张地跑来,奇怪道:“怎么了,你不在书房陪着柏先生?”

    “柏先生把自己关起来了,怎么都不应我,我……我怕出事,云姐您能不能去看看?!?

    云姐腾地起身:“关起来?”

    “是的,他在卧室里,把门关上了,不让我进去?!绷栊》察?,“之前我在书房不小心碰到了一个相框,柏先生生气了?!?

    “相框?”云姐顿时脸色煞白,“书架上那个木头相框?”

    看来果然问题在这儿。凌小凡赶紧点头。

    “没摔坏吧?”向来得体优雅的云姐也紧张起来。

    “没摔坏,只是……只是碰了一下?!?

    云姐一跺脚:“你也太不小心了,碰什么不好,去碰那相框?!?

    不及解释,二人匆忙上了楼。

    云姐轻轻敲了敲门,又柔声道:“柏先生,要不要看看今天的菜单?”

    纯属没话找话,里面没动静。

    凌小凡小声对云姐道:“柏先生久坐后,应该给他按摩一下双腿?!?

    云姐心领神会,又大声道:“立寒,你都坐一上午了,差不多是时候给您按摩,要不,我进来?”

    说罢,故意用手去扭门锁。

    果然,里面传来柏立寒的咒骂:“见鬼了,我何时上午要按摩了!”

    一听他还“健在”,凌小凡舒了一口气,顿时汗水就从额头上挂了下来。

    云姐一眼看到了那汗水,知道凌小凡心里也是万分紧张。不由心中一动:“等下我开门,你进去?!?

    “我?”凌小凡以为自己听错了,“柏先生刚刚还赶我走呢,是不是我先回避一下,等他气性过去?”

    云姐的眼神却耐人寻味:“这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能不能留下来,就看你怎么说动柏先生……走出来?!?

    第5章 她是我心中一根刺

    云姐将“走出来”三个字说得格外郑重。

    恍惚间,凌小凡几乎觉得她有另外的用意,似乎柏立寒要走出的,不仅仅是眼前这间超豪华的卧室。

    “我进来啦?!痹平阋槐咚底?,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早知道你有钥匙,我还费这么多功夫!

    凌小凡正睁大眼睛盯着钥匙腹诽,被云姐一推,猝不及防地,一下子栽进了柏立寒的卧室。

    这感应门还真是“善解人意”,在身后徐徐地、“阴险”地关上。留下凌小凡和柏立寒面面相觑。

    “怎么又是你!”柏立寒很生气,大喊,“云姐!云姐!”

    反正是最后的机会,凌小凡也是豁出去了:“别喊云姐了,就是云姐把我推进来的。好了,现在我也出不去了?!?

    柏立寒转开眼神,语气厌恶:“不想看到你,你可以从内门滚蛋?!?

    泥菩萨还有三分土性子呢,别说凌小凡骨子里还深藏着倔强。不信你个邪了,本宝宝就不滚!

    “生得瘦,滚不起来?!彼ǖ鼗饭怂闹?,发现这个卧室除了与众不同的华丽与精致之外,最引人注目的是硕大的卧室一角有个透明的浴室……

    虽然很明显是方便柏立寒生活的设计,但这毫无遮拦的前卫还是让凌小凡有些莫名的脸红。

    这脸红却让柏立寒立即捕捉到了。

    “不滚是吧。我要去洗手间了?!彼旖巧凉凰看傧?,就等着这个看起来不经人事的小女生捂着眼睛跑出去。

    哪知道,他真是看错人了。

    凌小凡不仅丝毫没有害羞,反而走过去,将他推到浴室前,镇定地问:“要不要我抱你进去?”

    这下真是大出柏立寒的意料之外,惊愕稍纵即逝,柏立寒又面无表情:“我自己可以?!?

    好吧,知道你这豪宅够先进,为你量身打造,你什么都可以。

    凌小凡微笑:“我就在您视线范围内,有需要随时叫我?!?

    透明的玻璃没有难住凌小凡,却让柏立寒尴尬了。在这么漂亮的小女生注视下,还能坦然方便的,估计也是极少数了。

    柏立寒是个正常男人。

    僵持片刻,他终于低声吼道:“转过身去!”

    凌小凡心中暗笑,终于知道这一阵仗是自己赢了。顺从着转过身,直到柏立寒的声音在身后出现:“到底要怎样,你才肯滚蛋?!?

    “怎样我都不滚蛋?!绷栊》沧?,想把他抱到床上去。

    柏立寒正铁着心和她谈“滚蛋”问题呢,哪料到她突然来抱自己,下意识伸手一挡……

    挡在了一片柔软处。

    彼此静默数秒,不知道是不是在回味这诱人的手感。

    还是凌小凡依旧镇定如初,也不管柏立寒是不是反抗,一把抱起了他:“我是看护,就得听我的,按摩时间到了?!?

    柏立寒这个震惊。这女孩子看起来这么瘦弱,哪来这么大力气,竟然可以一下子将自己一个男人抱起。

    凌小凡像是看透他的心思一样:“我妈长年卧病在床,我十二岁就能一个人将她抱起?!?

    “那你还不回去服侍你妈?”

    “服侍你有钱,服侍我妈没钱。而我家需要钱?!绷栊》菜档眉虻デ逦?,而且十分坦荡。

    “强行留在这儿,你日子不好过?!?

    “不好过是相互的。我不好过,你也不好过?!?

    “你是威胁我?”柏立寒按住???,床头慢慢地升了起来。他眯起眼睛望着凌小凡,似乎要看清这个小姑娘除了力气大以外,胆子究竟有多大。

    凌小凡摇摇头:“不敢威胁您。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听说您已经赶走了十几个看护,可是,你快乐了吗?让人不愉悦,自己也并不愉悦?!?

    柏立寒沉默。这是假装成不屑的一种沉默,用来掩饰自己的语塞。

    “柏先生,我向您真诚道歉。拉窗帘是我鲁莽了,但刚刚书房相架的事,的确是无心的,很抱歉?!?

    凌小凡一边低语着,一边垂着脑袋专注于柏立寒的双腿。柏立寒长裤遮掩下的双腿,比凌小凡预计的要健壮一些,看得出一直都在努力锻炼康复。

    半晌,柏立寒才道:“可以了,送我去书房,我还可以工作半小时?!?

    凌小凡一阵欢喜,知道自己暂时脱离了“滚蛋”圈,应该是安全了。笑道:“好的,我抱您过来?!?

    她笑得像个孩子,这欢喜是如此真诚,和道歉一样没有半点虚伪。柏立寒的心中却一阵黯然。

    他其实不愿意看到这个纯真的女孩子在自己毫无知觉的双腿上忙碌。

    午后,凌小凡被特许可以自由活动。

    书房里,柏立寒和云姐站在窗户前,透过窗纱看着凌小凡在屋后的小山坡上踢石子。

    柏立寒低声道:“我赶她走,是因为她难以捉摸……”

    云姐却道:“我留下她,是因为她让人觉得无限可能?!?

    柏立寒的目光,深深地透过窗纱,望向不知名的远方:“她什么都不碰,偏偏碰那个相框。云姐,你告诉我实话,你觉得她是不是宋天成的人?”

    云姐却很笃定地道:“依我看,他们没有特殊关系。如果她真是宋家派来的,怎么会第一天就自曝身份,她不喊那声‘宋天成’,我们谁会知道他们认识?”

    柏立寒眼中闪着光:“就算她不是宋家派来的,她也一定和宋天成有某种特殊的关系?!?

    “大学同学,她又长得这么好看,要发展成您说的特殊关系,也不过眨眼之间?!?

    云姐的话似乎提醒了他。窗外,凌小凡在山坡上越走越远,成了一个小小的背影,柏立寒凝望着那背影,说:“她需要个新手机,云姐你亲自去买?!?

    “好的,我一定会买个适合女孩子用的?!痹平阄⑽⒁恍?,“不过,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好心?”

    柏立寒轻轻抚着下巴:“别取笑我了,你知道该怎么做?!?

    云姐微微叹息:“哎,我真宁愿你是变得好心了?!?

    “呵,这丫头才来了半天,就把你收服了?”柏立寒嘲笑她。

    云姐却苦笑着摇头:“半天,怎及我看了您二十年?!?

    二十年,那么漫长,从柏立寒懵懂不记事的儿时起,云姐就一直陪在他身边,早就超越了普通的主仆,亦母亦友。

    “我不是为了凌小凡,是为了你。多希望你的眼里从此望得见其他女孩?!痹平阌镏匦某?。

    柏立寒却脸色一僵:“我早就忘了她?!?

    “是吗?如果真的忘了,今天为何要把自己关在卧室里?”

    云姐的话像一把无情的刀子,生生地戳开柏立寒的心。他闭上眼睛,胸膛开始剧烈地起伏。

    而云姐似乎还嫌刺激不够,又说道:“那照片,要么扔了,要么勇敢地竖起来,我才信你真的已经放下了殷小姐?!?

    柏立寒颤抖着,轻轻地按下手边的按钮,窗帘缓缓地合上。

    阴暗之中,传来他疲惫的声音:“你说得对。若欢是我心中的一根刺,碰触也疼、拔掉也疼?!?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