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年组织工作四项重点任务系列图解之四:深化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责任 2019-05-20
  • 哥大在读硕士马健瑞创业 为留学生做“专属保护”装备 2019-05-16
  • “三连冠”从何而来?恩施市领跑全省生态功能类县市揭秘 2019-05-13
  • 厉害了无人机植树系统!一天能种几万颗树 2019-05-04
  • 一村一品!安徽推广“四带一自”产业扶贫模式 2019-04-28
  • 新疆科研人员“妙手”引导致病细菌发挥“以毒攻毒”效应 大肠杆菌可除水体汞硒污染 2019-04-27
  • 四川一干部染赌一夜输16万再难抽身,为全县最年轻女乡长 2019-04-27
  • 单场造5球!黄紫昌展现巨星潜质 赛后一句话让人动容 2019-04-24
  • 直播预告│大小洞天端午送福利 系列活动等您玩 2019-04-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4-15
  • 手机-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4-10
  • 临汾市招商引资推介会在曲沃举行 2019-04-10
  • 北京发布新政:外埠号牌车进京证每年最多办12次 2019-04-08
  • 《阿搭嫂》将与台湾观众见面 2019-04-07
  • 中国第一人!徐恭义获桥梁工程技术“诺贝尔奖” 2019-04-07
  • 安徽11选五走势图:(完结)赠我风雪白满头在线阅读_夏知晴薛子贤萧决小说阅读by邓邓

    发布时间:2018-11-15 18:28

    赠我风雪白满头夏知晴 薛子贤 萧决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赠我风雪白满头是一部由作者“邓邓”著作完结的言情类小说,赠我风雪白满头小说主要讲述了夏知晴薛子贤萧决之间的爱情故事,我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能好好爱你,但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却是还好我没那么爱你……

    赠我风雪白满头

    第一章 前女友

    为了不被未婚夫的疯狂前女友伤害,我和子贤的生活一直过得胆战心惊。

    对此子贤一直对我感到很愧疚,想方设法弥补我,才订婚就给我在A市中心买了一套房子,房产证上只有我的名字。

    其实这也不能怪子贤,他上大学的时候能力出众,长相也算可以,有一票追求者。

    我们就是在大学相爱的。

    确定关系前,他就告诉我,有个喜欢他的女人,叫魏春雪,有些不正常。

    我当时没放在心上,后来才知道,他说的“不正?!钡降资鞘裁匆馑?。

    这两年,我快被魏春雪给搞疯了。

    她在我上课的路上等着我,往我身上泼粪,偷溜进我寝室,往我卫生巾里放蠕虫。

    甚至步入社会之后,她也阴魂不散,在我单位门口贴诋毁我的大字报。给我寄带血的人手,还有各种被肢解的动物。

    她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逼我离开子贤。

    我们报过警,无奈魏春雪家庭背景强大,最后都无疾而终了。

    我和子贤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他全名叫薛子贤,老家在农村。

    被魏春雪磨得最痛苦的时候,我也提出了分手。

    那个时候,我跟家里也闹了点矛盾。

    我没有父母,只有一个爷爷相依为命。

    爷爷是个神神叨叨的术士,整天让我回去继承他的衣钵。

    忘了说,我叫夏知晴,爷爷口中的第一百零八代李家祖传摄魂术传人。

    但我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

    因为家里穷,早年受的教育不够,我高中的时候,拼了老命,才考上本科大学。

    我当时想读研究生,爷爷却一直让我回老家,我不答应,就骂我不孝。

    我压力很大,魏春雪又弄得我心神不宁,一气之下就提出了分手。

    但是子贤对我用情很深,说什么也不愿意跟我分开。

    我们虽然是一个学校的,但他成绩比我好,而且是学生会会长,在校期间就有企业公司抛来橄榄枝,前途无量。

    也许是因为我自己的私心,再加上他对我真的很好,温柔耐心,而且不动手动脚,很尊重我。

    我就没下定决心离开他。

    没想到,就因为这个决定,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订婚后,我和子贤就同居了。

    虽然睡在一张床上,但是从没有跨过那一步。

    我也不是什么特别保守的人,既然决定要结婚,子贤想做的事,我也不会拒绝。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他一碰我,我就像触电了一样,眼前总有一张脸在晃。

    而且子贤也总是半路刹车,我能看到他满脸的渴望,但是他却总是以疲惫为由,没有做下去。

    我有些疑惑,却又不敢问。

    就怕如果是因为他的问题的话,我这么贸然,会伤害他自尊。

    那天晚上,我们相拥而眠。

    我已经二十五岁了,身体上的变化和渴望,让我忘记了之前的顾虑。

    当我跃跃欲试,在他胸膛上来回勾引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站在了我们面前,惨白的脸色跟鬼一样。

    ——是魏春雪!

    她手里拿着一根削尖的钢筋,直接往我心脏上插。

    子贤反应过来后,下意识往我身上挡。

    我当时十分感动,觉得自己没看错人。

    可是下一秒,我的心脏,就被狠狠刺穿了。

    还没来得及反应,胸口便泵出一股鲜血。

    我是医学专业,心里明白得很,我这次,必死无疑。

    “知晴!”

    我听到子贤痛苦地喊了一声,然后紧紧抱住我。

    插进我胸膛的,是一把瑞士军刀。

    不是之前那根钢筋。

    子贤的手上沾满了我的鲜血。

    他颤抖地抚上我的脸颊,哭得泣不成声。

    我那时也处于极大的痛苦和不甘之中,没有注意到魏春雪一直站在边上看着,根本就没有逃跑的打算。

    甚至还有些气定神闲。

    而且,她手上并没有一丝血迹。

    第二章 我以为我死了

    我以为自己肯定会死。

    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还能动。

    愣了一下,我差点喜极而泣,“我居然没死?太好了,我不用做处女鬼了!”

    “那是新来的吗?是个傻子吧……”

    “可能是的,唉,傻子投胎可以优先,我们又得往后面排了……”

    ……

    我隐隐约约听到一阵悉索声,还以为是医院的工作人员在说话。

    正打算起身,眼里就映入一张极其丑陋的脸。

    我没反应过来,一下子惊在原地。

    该怎么形容这张脸呢?

    安全可以用惊悚来形容。

    脸上的皮肉像是被野兽撕咬过,狰狞地往外翻着,露出一截白骨。

    “啊——”

    我下意识尖叫一声,吓得浑身一阵哆嗦。

    它似乎对我的害怕感到很满意,发出“桀桀”的笑声,便走开了。

    我惊魂未定,一个老婆婆又突然出现在眼前,“夏知晴?”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拍了拍胸脯,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块青黑色的大石板上。

    这块石板上刻着冗杂的花纹,在这幽暗的环境下显得有些诡异。

    不远处还有一座桥,上面只摆了一副担架,坐着一个穿黑衣的老婆婆。

    桥下有许多排队的人,刚才那个吓我的丑鬼也在那里排队。

    等等——

    我突然后背冒冷汗。

    桥上那个老婆婆,可不就是刚才跟我搭话那个吗?

    我猛一回头,那老婆婆果真不知去向。

    “我是不是在做梦啊……”

    “不是?!?

    一个阴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像是吹来一阵阴风。

    我僵硬地低头看,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老婆婆的头正挂在我的脖子上,但她的身子却还在桥上。

    “啊——”

    我又忍不住尖叫起来,带着颤抖的哭腔,“这到底是哪啊?我要回家,爷爷……”

    “爷爷?”

    老婆婆听了怪笑一声,“你爷爷是不是叫李长生?”

    “你怎么知道?”我哽咽了两声,有些不敢看她。

    “呵……李家的丫头,胆子竟然这么小?”她眼珠子一转,打量了我几眼,便“倏”地一声把头给收了回去。

    “诶,你还没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可能是已经被吓过头了,我胆子也突然大了起来。

    “冥界?!?

    身后突然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

    我回头一看,差点没把眼珠子掉出来。

    可能是我没见过世面,但是电视里的男明星还是见过不少的。

    眼前站着的这个男人,比那些当红小生,可要俊俏多了。

    身高目测185以上,站在我面前跟一堵山一样。

    他居高临下地睥着我,看上去不过二十几岁的年纪,竟然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不知为什么,我总感觉这张脸很熟悉。

    而且奇怪的是,如果这里是冥界,那他身上怎么没有一点阴气?

    反而……

    我不想多想,结巴着问,“什……什么……”

    他还没回答我,在桥下排队那些人就突然都跪下了,包括那个卖豆腐脑的老婆婆。

    “孟婆恭迎冥王大人?!?

    老婆婆这回整个人都过来了,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

    “这就是那个不肯投胎的女人?”

    “回冥王。是的,连强行灌忘川水都没有用,她的执念很深?!?

    “是么……”

    那个被称作冥王的人突然看了我一眼,幽深的眸子里仿佛盛满了千年寒冰,“本王还有几日到婚配大限?”

    “回冥王,三日?!?

    “那就她吧,三日之后,送到我府上来?!?

    “是……”

    冥王走后很久,孟婆才敢爬起来。

    她抬起头时,面容突然变成了少女模样。

    我呆呆地看着眼前魔幻的一切。

    直到这时,我才敢有点相信,我是真的死了,到了阴曹地府。

    “你是极阴体质?”孟婆打量我一番后,眼里闪着异样的情绪,“怪不得冥王说要娶你,你还真是走运……”

    第三章 冥界

    我大概把事情都理清楚了。

    生前,我被魏春雪刺穿心脏,当场死亡。

    本该直接投胎入轮回,但因为冤气太重,被送到奈何桥往生。

    不过忘川水对我没一点作用,尽管我在昏迷状态,也没办法洗干净我今生的记忆。

    孟婆没办法,只好惊动了冥王。

    “为什么是冥王?不应该是阎王爷吗?”我打断她,好奇地问。

    孟婆被打断了很不高兴,“你不是夏家后人吗?怎么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

    “我只知道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虽然小时候常常听爷爷说起这些牛鬼蛇神的事,但是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同龄人都忙着欺负无父无母的我,哪里有闲情听爷爷掰扯那些。

    “你听好了。这个世界上分阴阳两界?!?

    孟婆缓缓的说道,“冥界有十殿,其中第五殿负责阴阳两界的阎罗王,就是你口中的阎王爷。我们冥王,则是十殿的统领者?!?

    “这么厉害?”

    我目瞪口呆,随即叹了口气,”我应该化成厉鬼,去找魏春雪报仇的!“

    “你不是魏春雪杀死的?!泵掀欧朔啦?,纠正我。

    “什么?不可能!”

    我下意识反驳道,“不是她还有谁?房间里又没有第二个想我死的人?!?

    “天机不可泄露?!?

    见孟婆的样子就知道她肯定不会跟我透露太多,我就没再跟她说下去。

    接受了现在这个状态之后,我反而悲伤起来。

    我才25岁,大好的青春,就被魏春雪这个疯子给葬送了。

    明明还有很多事没做,人生才刚刚开始,就结束了。

    我又叹了口气,眼眶有些红。

    下个星期就是子贤和我的婚礼了,没想到竟然如今我们竟然阴阳两隔。

    不知道他怎么样了,是不是也在想我,有没有痛心断肠……

    子贤是个好男人,我从来不怀疑这点。

    但是时间一长,他也肯定会忘了我,重新爱上别人。

    这也是人之常情。

    想到这,我心里就止不住地失落。

    “抬头?!?

    突然一个略显熟悉的声音蹿进我的耳朵。

    我下意识回头,惊得倒抽一口冷气。

    “冥……冥……”

    “口吃?”

    他冷漠地睥了我一眼,走到前面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一个龙椅上坐了下去。

    “这是王座?!?

    他把玩着拇指上的玉扳指,声音冷冽。

    “嗯……嗯?”

    我突然反应过来,惊恐地看着他,“你……你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你真是夏无双的女儿?”

    他没回答我,一开口就是讽刺,“怪不得他命短?!?

    “你认识我爸爸?”

    我吃惊地问。

    看来他不但知道我爸爸,还对他有些了解。

    不然他怎么知道我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掉的事情?

    “老朋友了……”

    他淡淡地说了一句。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这个神情很复杂。

    像是有些怀念和落寞……

    “那个……”

    我正想从他口里多问一下关于我爸妈的事情,突然感到身下一阵悬空,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把我往王座上吸去。

    “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等我回过神,我已经在他的怀里了。

    “你们俩,长得可真像……”

    他声音本来就低沉,在我耳边呢喃时,像上好的绸缎在我耳蜗里滑动。

    我一下子就红了脸。

    跟子贤同居后,虽然没有过实质的亲密,但是抱抱亲亲,甚至更私密的地方都被他爱抚过。

    但是都没有这种感觉来得强烈。

    这个男人只是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话,我心里就一阵酥麻,从尾椎骨直冲脑髓,腿软地不行。

    察觉到他越来越近的气息,我无力地推搡着他,却在下一秒被他吻住了。

    他长驱直入,手直接撩起了我的衣服。

    第四章 你到底是谁

    唇舌交缠间,我尝到了他的温热。

    他吻得很专注,我却十分不配合,在他怀里扭来扭去。

    “别动?!?

    他突然睁开眼睛,瞪着我。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张脸居然幻化成两张,然后迅速合在一起。

    我头皮有些发麻。

    接吻的时候,我能感受到,冥王似乎是个活人……

    但是他说话的时候,吐出的气息又完全来自地府。

    不知道是不是我太敏感,但我总觉得这个冥王,哪里怪怪的……

    “孟婆?!?

    他突然松开我,径直站起身。

    我猝不及防就滚到了地上,摔了一个狗趴。

    “带她去处理一下。明日,通知冥界十殿来参加本王的婚礼?!?

    说完,他就长袖一飘,化成了一缕烟。

    我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冥王是一下子穿的古装,一下子又是现代打扮。

    难道阴人都喜欢换装?

    我看孟婆也是随意变换面容,便并没有多想。

    “孟婆,他说的让我嫁给他是真的吗?”

    我有些着急地问。

    “你说呢?”她瞪了我一眼,就扯着我上了一顶轿子。

    “不行啊,我在人间有未婚夫的,而且我根本就不喜欢冥王?!?

    “不喜欢?”孟婆怪叫一声,“你以为冥王是喜欢你才娶你的吗?不过因你是夏家后人,身体里有普通人没有的灵力,又是极阴体质,所以才娶你为后给冥界孕育子嗣罢了?!?

    听完,我目瞪口呆。

    她的意思就是,冥王只是娶我来生孩子的?

    “我根本就不喜欢冥王,你们地府就能随意决定人的婚事?况且我还有心愿未了,怎么能嫁给他!”

    孟婆没有说话,趁我不注意的时候,一掌拍在我后脑勺上。

    我感到猛然一阵眩晕,摇摇晃晃快失去理智时,看到孟婆的神色,似乎有些同情……

    ……

    再醒来时,我正躺在一张石床上。

    挣扎着坐了起来,我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已经穿上了一身大红嫁衣。

    头上的钝痛已经消失,但是我的手脚却被铐子铐起来了。

    “我去……”

    我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下意识想挣脱,却被锁得更紧。

    手腕和脚腕都渗出了血,我凝神一看,发现铐子上竟然长出了无数张小嘴!

    那小嘴上还有尖尖的牙,一边磨我的皮肉,一边吸我的血。

    “啊——”

    我吓了一大跳,声音带着哭腔,“快放我出去!我要回阳间!”

    “安静!”

    门突然被人踹开,冥王皱着眉走了进来。

    他也穿着一身大红的喜服,上面绣着一只似龙非龙的生物。

    “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他沉声说道,然后径直朝我走来。

    他本来就人高马大,身上还带着迫人的阴寒,逼得我不停往后缩。

    “我不……”

    我话还没说完,他就直接封住了我的唇。

    ——不对。

    碰触的那一瞬间,我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眼前的冥王,跟之前在孟婆那里强吻我的人,好像是两个人……

    但是又明明是同一张脸,同一副躯壳。

    难道是我想多了?

    “唔唔……”

    还没等我仔细回想,我的喜服就被他一把扯烂,丢在了床下。

    他的床是一块巨大的黑石板,上面画了些复杂的铭文。

    他把我倾身压在上面,疯狂地在我身上吮吻。

    但是这一次,我却没有一点意乱情迷的感觉。

    “不要……”

    我痛苦地喊出声,一边在他胸前无力地推拒。

    可是他的力气很大,气息强烈,我根本就推不开。

    当身下被他强行分开的时候,我想到了子贤。

    明明有未婚夫,我却从没尝过做女人的滋味,现在却要被一个鬼占便宜!

    我不甘心!

    羞人的地方朝他大敞,我又羞又恼,情急之下头径直往他头上磕去。

    “嘶——”

    他倒抽一口气,不悦地皱起了眉,但是什么都没说,迅速按住我的双手,死死固定在我的头上方。

    我一下愣住。

    若不是一模一样的脸,我根本不敢相信,这会是同一个人!

    他给我的感觉,跟刚才冥王给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你是谁?你到底是不是冥王?”

    “你猜……”

    他邪魅地朝我笑了一下,随即身下一动,狠狠地冲了进来。

    第五章 别动

    在那一瞬间,我明明白白感受到,他是有温度的。

    即便我从没承认过自己驱魔人的身份,也抗拒学习这反面的知识。

    但是因为小时候不懂事,在爷爷那的耳濡目染,我也知道阴人是不会有体温的。

    可是我现在根本就没有力气想那么多。

    我的清白之身,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被人夺了去。

    还不知道是不是人……

    “呜……呜呜……”

    一想到这,我就忍不住抽泣了几声。

    最后越想越悲愤,失声痛哭

    可他却没有半点停下来的意思。

    他按着我的腰,生疏地进攻着。

    完事以后,我准备跟他好好谈谈,可谁知他竟然没有停歇的开始进行下一次……

    而那阵撕裂的疼痛过去之后,我竟然可耻地有了快感。

    “你……是第一次?”

    身上的男人一边动作,一边挑起我的下巴,“你不是有未婚夫?”

    “怎么?是他不行,还是你做了修复手术?”

    “把你的脏手拿开!”

    我愤怒地打他的手,“他行不行关你什么事?”

    冥王邪邪地笑了,“看来,是你的未婚夫不行?!?

    “你给我滚开!”

    我有些羞恼地掰他的手,身子也不安分地扭动起来。

    “别动?!?

    冥王的眼眸一下子变得幽深,“你再动的话,我可能会……”

    他一顿,俯下身子,在我耳边吹着热气,“弄坏你?!?

    “我——”

    我本来想骂句脏话,可没等我的话说完,嘴巴就被他死死地捂住,被迫的开始再次承受。

    ……

    红帐翻波,冥色旖旎。

    我昏昏醒醒,不知道男人是何时停下的,再醒来的时候,周围已经没了他的气息。

    身上的大红嫁纱还在,可上面的褶皱和身上的酸痛告诉我,昨晚的一切都是真的。

    我真的成了冥王的新娘。

    “你终于醒了?冥王都等你很久了!”

    孟婆慌慌张张进了门,看到我一副呆滞的样子,不由得念叨起来,“快点把衣服换了,随老奴去见冥王!”

    这会,孟婆又变成了老婆婆的模样。

    “等一下!”

    看着她伸手就要来扯我的衣服,我才猛然反应过来,伸手就要制止她。

    谁知道手一动,身上就传来一股巨大的酸涩感。

    像是被车撵过一样。

    “嘶——”

    我疼地倒吸一口冷气,还是不忘扯着自己的衣裳,“孟婆,你行行好,放我走吧!”

    “我真的不想嫁给冥王,给他当什么生子工具,我只想完成我在人间的心愿,然后转世投胎!”

    “转世投胎?”

    孟婆像是听到什么不得了的笑话一样。

    她冷笑几声,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你还想转世投胎?要是惹恼了冥王,你连魂飞魄散的资格都没有!”

    说着,她一把扯掉了我身上的衣服。

    雪白的胴体暴露在空气中,上面布满了青青紫紫的痕迹。

    “啊——”

    我还没来得及遮挡,就看到孟婆眼里突然透出贪婪迷恋的光,她伸出舌头,像朝拜似的舔舐我身上的痕迹。

    我觉得恶心极了,下意识就推开孟婆,“你在做什么?好恶心!”

    “你承了冥王的雨露,给我沾一下怎么了?”

    孟婆似乎对被推开这件事很不满,手一挥,我就换上了一身新衣。

    是梅子色的古装,刺绣精致,布料细腻,剪裁也十分讲究。就是上面绣的两条缠绕在一起的无头蛇,让我觉得有些瘆得慌。

    而且这个图案,我总觉得在哪见过……

    还没来得及细想,我脚下就冒起一阵青烟。

    “着火了吗?”

    我焦急地喊出声,慌忙跺了跺脚。

    然而抬头的瞬间,蓦然发现周围的景象全部变了。

    孟婆跪坐在王座下面,周围按星芒的样式摆了九张同样的椅子。

    不过只有我坐的这张是有浮雕的。

    等等……

    这椅子……

    我恍然回过神来,发现下面的触感不太对劲。

    扭过头一看,我竟然坐在冥王的腿上,此刻他的脸色冷得可以结冰。

    “你要坐本王的大腿可以,能不能不要动来动去?”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2016年组织工作四项重点任务系列图解之四:深化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责任 2019-05-20
  • 哥大在读硕士马健瑞创业 为留学生做“专属保护”装备 2019-05-16
  • “三连冠”从何而来?恩施市领跑全省生态功能类县市揭秘 2019-05-13
  • 厉害了无人机植树系统!一天能种几万颗树 2019-05-04
  • 一村一品!安徽推广“四带一自”产业扶贫模式 2019-04-28
  • 新疆科研人员“妙手”引导致病细菌发挥“以毒攻毒”效应 大肠杆菌可除水体汞硒污染 2019-04-27
  • 四川一干部染赌一夜输16万再难抽身,为全县最年轻女乡长 2019-04-27
  • 单场造5球!黄紫昌展现巨星潜质 赛后一句话让人动容 2019-04-24
  • 直播预告│大小洞天端午送福利 系列活动等您玩 2019-04-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4-15
  • 手机-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4-10
  • 临汾市招商引资推介会在曲沃举行 2019-04-10
  • 北京发布新政:外埠号牌车进京证每年最多办12次 2019-04-08
  • 《阿搭嫂》将与台湾观众见面 2019-04-07
  • 中国第一人!徐恭义获桥梁工程技术“诺贝尔奖” 2019-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