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届自治区道德模范风采 2019-07-01
  • 【中国梦·实践者】李芳:用生命完成的“最后一课” 2019-06-30
  • 楼市数据连降十月后现反弹 高投资难为继须防资金风险 2019-06-30
  • Chinas nationale Gesetzgebung schliet Jahrestagung ab 2019-06-27
  • 候选案例:互联网+农产品电商产业 2019-06-26
  • 日照市园林建设发展公司精细化修剪为城市园林景观添魅力 2019-06-26
  •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党委书记刘川生谈“加强大学生核心价值观教育” 2019-06-08
  • 港珠澳大桥跨境私家车澳门配额接受申请 2019-06-08
  • 辽宁:哄抬房价将被暂停网签备案 ——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06-06
  • 何穗翻牌吴亦凡鹿晗 明星健身房宣传片大爆料健身 明星 2019-05-30
  • 蔬菜-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5-30
  • 珞珞如石 人民网试驾上汽斯柯达柯珞克 2019-05-27
  • 中央第四环保督察组向江西移交953件信访问题线索 2019-05-26
  • 首师大附属实验中学的“小小农场主” 2019-05-26
  • 颍上一驾校换“东家” 学员既不能培训又退不了费 2019-05-25
  • 新疆风采开奖结果查询:(大结局)1152小说在线阅读_1152小说向晚贺寒川阅读by风吹落叶

    发布时间:2018-11-15 18:28

    1152小说向晚 贺寒川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1152小说是一部由作者风吹落叶著作完结的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向晚贺寒川之间的爱情故事,向晚出生那年,向夫人找人给她算了一卦,那人说她前二十年过的顺风顺水,但后半生却是坎坷异常。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一语成谶。 贺寒川看上去,似乎比两年前更加硬挺俊朗,只是那看着她的厌恶眼神,也和两年前毫无分别。

    1152小说

    第一章 做错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寒川……我不是故意的,寒川,你要相信我?!?

    别墅内,向晚跪在地上,脸色比桌上纯白的瓷瓶还要白上几分。

    灯没有开,她看不清沙发上男人此刻的表情,只能看到他指缝间夹着的香烟闪着微弱的光,最后一点点消失殆尽。

    这种感觉,就像是等待着死亡的宣判,让她更加不安。

    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发愣,那上面还沾着江清然的血,时间过久,已经干透了,可此时却是她犯罪的证据。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站起身,高大修长的身影渐渐朝她走近。

    “向晚,做错事是要付出代价的,清然的腿保住了,可却再也不能跳舞了,而你……又凭什么还能活蹦乱跳的呢?”

    语气阴森森地,激得她心惊肉跳。

    借着洋洋洒进来的月光,她隐隐看到男人用手掂量了一下高尔夫球杆。

    “我说过,只要你乖乖的,我可以娶你,可是为什么要找不痛快去招惹清然?嗯?”

    男人话音刚落,球杆顺势落下,直直砸在胫骨上。

    “啊!”

    他用了十成力道,她受了百倍的疼。

    “寒川……我没有……”

    左腿刺骨的疼,她害怕,只能往后一点点挪,可惜受伤的腿只能僵硬地垂着,了无生气。

    男人丢开已经弯曲的球杆,冷眼瞧着她苟延残喘的模样,“向晚,这条腿是你赔给清然的,我留着你的命,但你记住,这笔账,没完?!?

    她紧紧抱着自己,抖如筛糠。

    眼前的一切渐渐交叠成黑暗,闭眼前她隐约看到他拿起电话拨了出去,“告诉向家的人,向晚故意杀人未遂,保她还是保向氏,让他们自己看着办?!?

    向晚轻轻笑了笑,好累啊,她想,就这样死了是不是所有人都满意了?

    两年后——

    三九寒冬,B市终于下了今冬的第一场雪。

    东城郊区的看守所大门,一早就打开了。

    一名身材消瘦的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或许是腿部有些不方便,她走的并不快。

    白雪洋洋洒洒的下着,女人抬起头,忽视上面或深或浅的伤痕,可以看的出来那是一张年轻清秀的脸。

    这样的天气,公交站原本就不多的班次,从一小时一班的公交褪减到了两三小时才来一辆。

    她的运气不好,出看守所大门的前五分钟,一辆大巴刚刚离开。

    所以现在她要再路边等上两三个小时。

    摸了摸自己身上的雪纺衬衫,她皱了皱眉,连带着眉角的一道月牙似的伤痕也皱了皱,

    当年进看守所的时候还是个春天,再出来也没想到过会是冬天。

    她站在公交站牌下,目光茫然的看着对面圈禁了她两年的看守所,刷白的墙上写着八个大字:“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突然,她忍不住笑了。

    这样的字,这两年来她每天都要看无数次,可从这个地方出来的,还有重新做人的机会吗?

    寒冷中,她胡思乱想着,直到巴士从风雪中开来,打断了她的思绪,她才揉了揉疼的难受的腿,上了车。

    她只有一部过时的旧手机,还有看守所的狱警好心塞给她的十几块零钱,投了币,她规规矩矩的坐到了后座的位置。

    这班车是唯一一班从市中心开往监狱的车,所以整辆车上只有向晚一位乘客。一路上,她死死扒着窗子,像是怎么也看不够似的。

    原来,两年时间,这个城市就变化那么大了。

    第二章 贺先生,好久不见

    砰。

    额头硬生生撞在了窗户玻璃上,有些疼。向晚一边轻轻揉着,一边抬起头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

    司机骂骂咧咧地,但到底还是下了车。

    一看见被撞的是宾利,脸都绿了。

    “真是晦气,我就说每天接送从监狱里出来的社会渣滓交不了好运,果然就没好事……”

    向晚正在下车,被脾气暴躁的司机推了一把,重重地摔进了雪地里。

    周围的人都在好奇的打量,目光大多鄙夷,她脸色一白,垂着头,有羞愧也有疼痛。

    直到,一双锃亮的皮鞋出现在她视线中。

    她愣了愣,顺着那笔挺的手工西装裤往上瞧去,结果就看到了那张无数次出现在她梦里的脸……

    向晚出生那年,向夫人找人给她算了一卦,那人说她前二十年过的顺风顺水,但后半生却是坎坷异常。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一语成谶。

    贺寒川看上去,似乎比两年前更加硬挺俊朗,只是那看着她的厌恶眼神,也和两年前毫无分别。

    她呆呆的瞧着他,半响,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有多难看,不由低下了头,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结果刚动了动,却被他手里的黑伞压住了肩膀。

    “两年没见,哑巴了?连招呼都不会打了?”

    她的腿疼的厉害,被他这样压着,膝盖处就像是被针扎一样,这样冷的天气,硬生生疼出了一脑门的汗,咬了咬牙,她颤声开口:“贺……贺先生,好久不见?!?

    贺寒川居高临下地打量她,刚刚他在车里看的并不清楚,下了车才发现真的是她,他竟然忘记了今天是她出狱的日子。

    不得不说向晚的变化实在有些大。

    那头细心呵护的长发已经变成了看守所里统一的齐耳短发,干枯如稻草。一张脸蜡黄,尤其上面还有几处新旧交叠的伤口。

    怎么看,都和当年意气风发的向家小公主完全不搭边。

    不过他并不意外,毕竟从那里面出来,又能过得多好,看着她这副狼狈样,贺寒川的眼底却骤然变冷,比这漫天的风雪似乎更甚几分。

    “果然是变了?!?

    她一愣,抬起头,就见他伸手掏出一支烟来点燃,浓白的烟雾萦绕。映衬着那张颠倒众生的脸,越发的妖冶。

    然后他极轻的笑了一声,“既然这位司机先生认定了自己今天倒霉,那就别让他觉得自己的判断有差错了,李秘书,记下他的工号,回头把赔偿合同寄给他?!?

    司机一下子,恍若雷劈。

    向晚整个人木木的,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她不敢动,眼前的贺寒川还是如同两年前一样,杀伐果决,不留一丝的余地。

    她招惹不起。

    “贺先生,如果您没有其他的事情,是不是可以放我离开了?”

    “离开?”他捕捉住这个字眼,抬手用伞尖挑起她的下巴,声音泛着凉意:“向晚,你应该知道,两年的时间去赎罪,真的太短了?!?

    向晚打了个冷颤,并不是因为这天气,而是因为害怕。

    牢狱里那非人的折磨历历在目,她连想想都会浑身发抖,当初她被送进监狱的时候,向家就自动的将她划为了弃子,两年来,更是没有一个人去探过监。

    她知道,那是贺寒川的意思,她于他而言就是砧板上鱼肉,任其宰割没有反抗的余力。

    可如今……

    第三章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冻得僵硬的手指微微收紧,她鼓足了勇气仰头,“当年是我的错,可我也得到我应有的惩罚了,贺先生今天就当没看到过我,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可以吗?”

    他挑了挑眉,薄凉的唇角衔起一个弧度,像是听了一个笑话,“怎么?你以为坐了两年牢,我们的账就一笔购销了?清然的腿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好了,向晚,你自己觉得你这点惩罚够吗?”

    她僵住,裙子下的腿疼的厉害,归根究底还是为了江清然。

    可他只知道江清然的腿残废了,却不知道她的腿当年也被他那挥落的球杆砸得落下了病根,若真的论起来,她欠的债也早就还清了。

    但她不敢说,贺寒川这样的男人……她不敢再招惹了。

    “那你想怎么样?贺先生?我也得到我应有的惩罚了?!?

    风雪越发的大了,他没说话,只是抬了抬手上的雨伞,在一旁站了许久的小李走了过来。

    “先生?”

    贺寒川打量着向晚,一双漆黑的眼睛里透出一丝寒意来,或许是想到了这两年来江清然做复建时的痛苦,他挑起眉,如同地狱撒旦:“向晚,那是法律对你的惩罚,而我的还没有?!?

    他偏头看向小李,“李秘书,把她弄干净,送去梦会所?!?

    话音一落,向晚顿时变得脸色煞白,梦会所是什么地方,那是京圈富二代的销金窟。

    贺寒川把她送到那里,无非就是要磨掉她最后的尊严,让现实提醒她两年前她是那里的座上宾,可两年后……她就是众人唾弃的杀人未遂的罪犯。

    寒意从骨子里漫出来,她咬着牙,低声恨问,“贺寒川,你一定要做的这么绝吗?”

    许是没想到她还会质问自己,贺寒川讽刺般的笑了一声:“向晚,两年了,你还真是没有一点长进。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你还不懂吗?”

    向晚低着头,死死咬着唇不吭声。

    懂,她太懂了。

    她的所有盛气凌人所有骄傲肆意,全都在监狱里被磨得干干净净。

    或许是这幅逆来顺受的样子更让人觉得烦躁,贺寒川皱了皱眉,转身往车上走,“告诉梦兰,这位向小姐让她亲自“照料”,别让我失望?!?

    很快,黑色的宾利就消失在了茫茫的风雪中,小李犹豫了片刻,还是走过去将向晚扶了起来。

    两年前这位向家大小姐趾高气昂的模样还历历在目,如今,看起来却可怜极了。

    向晚忽然想到了什么,哆嗦着问了一句:“江清然现在过的还好吗?”

    小李愣了愣,回答得隐晦,“一个舞者失去了登上舞台的机会,能好到哪里去?”

    向晚凄惨一笑。

    果然啊,但凡江清然过的不好,贺寒川就不会放过她。

    ……

    向晚被小李送到梦会所半个多月,贺寒川再没有出现过,有时候她甚至觉得那天的偶遇不过是一场梦。

    可偏偏,她又确确实实站在了梦会所的大堂里。

    “您好,欢迎光临梦会所?!?

    向晚已经记不清这是今天鞠的第几百个躬了,眼前的客人进了大门后,她终于忍不住伸手锤了锤自己已经疼得失去知觉的左腿。

    站在一旁的同事周淼瞄了她一眼,神色同情,“经理也真奇怪了,所有人都能换班休息就你不能,要我说,我看她就是故意的,看你长的漂亮难为你呢?!?

    向晚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我不能辞职?!?

    第四章 照单全收

    “为什么?”

    周淼显得有些不明白,她和向晚来梦会所的时间差不多,半个月的相处下来,她觉得向晚长得不错,脾气也好,这样的人到哪里都是讨喜的。

    可偏偏前台经理处处针对她,不是不准休息换班,就是让她去处理喝醉客人的呕吐物,半个多月来,几乎没给过她一次好脸。

    就这样,向晚却偏偏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一一照单全收。

    “我没钱,这里包吃住?!毕蛲硭煽嗤鹊氖?,抬头勉强笑了笑:“而且,我也找不到别的工作?!?

    话不投机半句多,周淼不了解向晚的想法,干脆也不再说话。

    向晚知道自己这副没骨气的样子,任谁都看不起,可她不在乎,梦会所背后最大的股东就是贺寒川,她在这里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他都了如指掌。

    她怎样都能忍,她只是担心,担心贺寒川真的会对向家出手,当年连累向家已经是她不孝,如今她只想让自己少招惹一些是非。

    不远处,两辆限量版的跑车停到了会所前的广场上,车上下三男两女,泊车的司机把车开远,那几个人才有说有笑的朝大堂走来。

    向晚收回了手,摆出标准的笑,待那几人走近,赶忙鞠躬,“您好,欢迎光临梦回所……”

    一群找乐子的富二代,自然没人把迎宾的小姐放在眼里,嘻嘻哈哈的上了电梯。

    走在最后面的女人路过向晚的跟前,却突然停了下来,然后,低头拧眉打量了她一番,不确定地低声询问,“向晚?”

    向晚愣了愣,下意识的抬了一下头,看到的是一张有些熟悉的脸孔,但她偏偏又想不起来是谁。

    那女人见她呆呆的样子,一张精致的脸上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来:“果然是你,奇怪,你的刑期这么快就满了吗?出狱都不告诉老朋友一声,我好给你接接风啊?!?

    她的话说完,一旁的周淼惊愕的张大了嘴巴,向晚早就想到过这种情况,脸上表情依旧。

    可那人却不肯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双手抱胸细细的打量了她一番,讽笑,“向晚,你怎么变成这副鬼样子了,是不是监狱里的日子不好熬啊?”

    向晚抿着唇不说话,甚至仍然保持着微笑。

    那女人就觉得自己像是拳拳打在棉花上,终于有些绷不住了,皱了皱眉,连带着嗓音也开始尖利起来,“梦会所什么时候招工标准这么低了,找一个杀人未遂的女人来迎宾也就算了,客人说话都不搭腔,算什么态度?你们经理呢……”

    “宋乔,你在做什么?”

    一道低沉的声音打断了那女人的话,向晚侧过头,看着那人走近,她的记忆终于清晰了起来。

    原来是他……

    向晚没想到自己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江戚峰。

    当年在监狱里的时候,唯一一个看望过她的人,就是他。

    只不过他的看望,估计也是带着恨意的,他是江清然的哥哥,一个差点害死他妹妹的女人,他又怎么能心平气和。

    “阿峰,你终于来了,你猜我看到谁了?”

    江戚峰自然也看到了向晚,一双眼睛里透出一丝让人看不透的神情来,向晚的变化无疑是巨大的,他皱了皱眉,片刻,走到了她的跟前,话音极轻,“什么时候出来的?”

    “半个月前?!?

    她的坦然,让他有些讶异,一低头触及到她脸上浅浅的伤痕,胸口像是被什么揉了一下,有些闷,不由移开了视线,“挺好的,既然重获自由,就好好生活吧?!?

    “谢谢?!?

    宋乔没想到江戚峰这么简单就放过了向晚,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第五章 她认命

    当年向晚仗着自己家大业大,没少对她冷嘲热讽,如今风水轮流转,她可不想轻易就放过她。

    挑了挑眉,她伸手挽住江戚峰的胳膊,娇笑撒娇,“阿峰,怎么说,向晚和咱们也算是老朋友,许久未见,咱们是不是应该叙叙旧啊?!?

    江戚峰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向晚知道,她今天是逃不掉了。这种事只是早晚罢了,贺寒川把她送到这里来,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她当年得罪的人排起队来能从城南到城北,各个都想着看她的笑话,就算今天没有宋乔,以后也会又李乔,赵乔。

    她认命。

    舔了舔干涩的唇角,她看向一旁的周淼,低声道:“麻烦你跟经理说一声,就说有客人要我过去,别让她记我旷班……”

    周淼不是傻子,自然看的出来,宋乔对向晚是恶意的,只是她自己也对向晚隐瞒自己坐过牢的事情觉得生气,干脆偏过头装看不见。

    向晚也不在意,亦步亦趋的跟在宋乔和江戚峰的身后,安静得就像一抹游魂。

    上了电梯,很快就到了一间VIP的包厢,宋乔看了看低着头的向晚,笑了笑,走过去伸手揽住她的胳膊,然后推开包厢。

    顿时一股酒气袭来。

    房间里的光线阴暗,向晚看不清谁是谁,只听一个醉醺醺的声音道:“江少,你可算是来了,我们几个都喝了一通了,你可得自罚三杯啊,小乔,你不许拦着……”

    宋乔勾了勾唇,走到包厢的灯控处,伸手开了照明,顿时整个包厢清晰的如同白昼。

    包厢里的男男女女一个个的抱怨,宋乔却没有理会,而是伸手推了向晚一把,“大家看看这是谁?”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了过来,有审度的,有玩味的。

    向晚手心冒着汗,脸上却平静的很。

    直到有人喊了一声:“卧槽,这不是向家那千金,向晚吗?不是说杀人未遂坐牢去了?是本人吗?”

    话音一落,整个包厢就像是炸开了锅,宋乔满意的笑了笑,用手肘撞了撞向晚的肩窝,“快跟大家打个招呼啊,怎么,傻了?”

    看着那一双双讥讽的目光,向晚咬了咬唇。

    “我是向晚?!?

    一旁的江戚峰偏头看了她一眼,眉头微微的蹙了起来。

    远处的霓虹闪烁,整座城市繁华中透着冷漠。

    小李站在办公室里,小心翼翼的朝办公桌的位置看了一眼,“会所那边,梦兰问,要不要出面?”

    贺寒川坐在皮质的办公椅上,一身高定的手工灰色西装,映衬的他整个人越发的邪佞,他单手把玩着一枚纯黑的打火机。食指上的戒指,再灯光下照耀下有些刺目,就如同他这个人,张扬耀眼。

    他一双眼睛微微眯着,像是在思考什么,半响,才沉声开口:“江戚峰也在场?”

    “是?!?

    “?!钡囊簧?,手里的打火机发出一声响,他点燃了一支烟,嘴角扬起,“既然江戚峰在,那就让他们玩一玩。告诉梦兰,别插手?!?

    想到那个女人逆来顺受的模样,贺寒川闭了闭眼,他还真的不信,只是两年,就可以让那女人变成另外一个人。

    指尖的香烟缓缓的燃烧着,夜色还长着……

    向晚已经记不清自己被灌了几杯酒,胃里像是被一把火在烧着,她觉得自己只要再喝一口,就有可能要死过去。

    可她不能求饶,因为这里没有一个人会放过她。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第五届自治区道德模范风采 2019-07-01
  • 【中国梦·实践者】李芳:用生命完成的“最后一课” 2019-06-30
  • 楼市数据连降十月后现反弹 高投资难为继须防资金风险 2019-06-30
  • Chinas nationale Gesetzgebung schliet Jahrestagung ab 2019-06-27
  • 候选案例:互联网+农产品电商产业 2019-06-26
  • 日照市园林建设发展公司精细化修剪为城市园林景观添魅力 2019-06-26
  •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党委书记刘川生谈“加强大学生核心价值观教育” 2019-06-08
  • 港珠澳大桥跨境私家车澳门配额接受申请 2019-06-08
  • 辽宁:哄抬房价将被暂停网签备案 ——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06-06
  • 何穗翻牌吴亦凡鹿晗 明星健身房宣传片大爆料健身 明星 2019-05-30
  • 蔬菜-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5-30
  • 珞珞如石 人民网试驾上汽斯柯达柯珞克 2019-05-27
  • 中央第四环保督察组向江西移交953件信访问题线索 2019-05-26
  • 首师大附属实验中学的“小小农场主” 2019-05-26
  • 颍上一驾校换“东家” 学员既不能培训又退不了费 2019-05-25
  • 改制前排球比分规则 快乐扑克3遗漏数值 4场进球彩500彩票 广西快3官网下载 快乐12怎么玩法介绍 新疆时时彩五星基本走势彩经 黑龙江快乐十分360图 新疆喜乐彩开奖号 双色球走势图表 云鼎娱乐场线上存款 5月11日3d福彩中奖结果 百家乐赢输 体育彩票走势图排五 彩票开奖七乐彩走势图表 威斯汀娱乐场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