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25选7开奖结果查询昨天:(大结局)此生但求不相逢免费阅读_此生但求不相逢全文目录by佚名

    发布时间:2018-11-15 18:28

    此生但求不相逢南宫雨 顾允成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此生但求不相逢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言情小说,在此生但求不相逢里,主要介绍了南宫雨顾允成两个人之间发生的故事,下面就去看看这本言情小说吧。我回来了?!蹦瞎甏蚩耸榉康拿抛吡私?。顾允成对她勾了勾手指,南宫雨乖巧的走了过去,坐在他的腿上,脑袋紧紧的埋在他的胸膛,深深的吸了一口。是顾允成的味道。南宫雨的眼眶又开始堵塞,那些不争气的眼泪又要留下来。

    此生但求不相逢

    第一章 胆子大了

    南宫雨坐在回家的车里的时候,看着手机上的新闻。

    南宫雨干爹新欢曝光。

    死对头成干爹新欢。

    ……

    南宫雨的干爹顾允成其实也才三十多岁,正是一个男人最有魅力的时候,不光有钱,还俊美非凡。

    顾允成包养了她七年了,一手将她捧上了神坛。

    这些年,顾允成身边的女人不少,可谁都动摇不了她的地位。

    前几天她的生日她已经明示了她想结婚,她还记得当时,顾允成的大手把玩着她的指尖,慵懒的眯了眯眼睛,像只大猫。

    他说,“好啊?!?

    南宫雨到了家,往书房走去,她知道这个时候顾允成肯定在书房。

    打开房门前她都在想着要怎么才能让顾允成不再沾花惹草,可打开房门之后她呆住了。

    她的死对头展颜坐在顾允成的腿上,男人的手掌暧昧的放在她的腰肢上。

    “雨儿回来了?!?

    顾允成笑的温和,是他这个年纪、这个地位才有的淡然贵气。

    “顾允成,你在做什么?”

    南宫雨红了眼眶,责问道,但在看到男人脸上的笑凉薄了些的时候,还是本能的抖了抖。

    比爱他还深的是怕。

    “雨儿现在胆子大了,都敢直呼我的名字了?!?

    “干爹……”

    南宫雨垂眸喊了一声,心里觉得很委屈,明明都说好了要结婚了,那时候的温柔和现在的冷酷像是两个人。

    顾允成随意的挥了挥手,从抽屉里拿出了合约,扔到了桌子上。

    “算了,反正从今天开始你就自由了,想喊我什么就喊我什么?!?

    南宫雨蝶翼般的睫毛颤了颤,不知所以的看向顾允成。

    “按理说我们的合约还有一个月才到期,但是雨儿说想结婚了,干爹自然要放你自由……”

    “我是想和你结婚?!?

    南宫雨急了,她激动的往前走了两步,双手撑在顾允成面前的桌子上。

    她的心脏跳的很快,不去看展颜故意的对她笑的得意的脸,她只想知道顾允成是什么意思。

    顾允成沉下脸来,“雨儿,不要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不切实际……

    顾允成的话像是一把刀子扎进了南宫雨沾沾自喜的心里,她终于有点醒悟,顾允成这是在警告她。

    现在她的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继续乖乖的当顾允成的干女儿,本质上的情人。

    一条是合约结束。

    这么想,好像她还占便宜了。

    顾允成不想娶她。

    说到底,她就是个玩物,却因为主人偶尔的宠爱而迷了眼。

    顾允成现在就是在告诉她,宠物很多,并不是非她不可。

    南宫雨垂眸看到了桌子上的合约,伸出手去拿了过来,纤细的指尖颤抖着攥紧。

    她南宫雨也不是不要脸的人,当初为了钱才会签下合约,现在她已经有能力赚钱了。

    可是,却丢了一颗心。

    南宫雨离开了,带着那份合约,走到楼下的时候撕碎了扔到垃圾桶里。

    楼上,顾允成站在窗前,嘴里叼着一根烟,眯着眼睛看着。

    “顾总,我会很听话的,以后就由我来代替她……”

    展颜从后面缠了上来,抱住了他的腰,却被顾允成扯着手腕毫不怜香惜玉的拽到面前,掐住了她的脖子。

    “你配吗?滚?!?

    顾允成松开了手,目光看着南宫雨离开。

    怎么走的,她就会怎么回来。

    下一章

    第二章 你什么都不是

    南宫雨离开了顾家,也无处可去,工作这么多年,却连属于自己的一套房子都没有。

    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眼里的亮光迅速的暗了下去。

    不是顾允成。

    他们已经分手了,以后再也不会有顾允成了。

    想到这里,南宫雨的心揪着痛,像是有人用手掐住了她的命脉,眼泪就从脆弱的瞳孔里流了下来。

    电话停了,没一会儿又响了起来,大有她不接就会一直打的意思。

    南宫雨伸手接了起来。

    “小雨啊,你弟弟的医药费又该交了,还有我们的生活费,你怎么回事,都不放在心里的啊?”

    上来就是要钱,从来不会多一句废话。

    “妈,今天是30号,这个月还没过去?!?

    南宫雨疲惫的说道,仰着头靠在椅背上,苍白的脸上全是湿漉漉的眼泪,声音有些沙哑颤抖,她难得的露出了自己的脆弱,在她认为会关心她的人面前。

    “啊?你的意思就是嫌我烦?嫌我跟你要钱烦是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

    “总之,一个小时内把钱打给我?!?

    南宫雨咬着自己的唇,把要出口的痛哭声压了下去。

    “我知道了,我一会儿会回家,顺便……”

    “你回来干嘛?我没时间伺候你,而且你姨妈家的小禾放假住在这里,我都跟家里人说了,跟你不联系了,要是被他们知道我还拿你的脏钱是要戳我脊梁骨的?!?

    南宫雨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陈玉不耐烦的打断,听着自己母亲跟自己断绝关系的言论,南宫雨终于忍不住的爆发了。

    “妈,我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因为谁啊?为什么连你都要看不起我?”

    南宫雨说完后就挂掉了电话,她怕再继续说下去就会伤的更深。

    当年如果不是因为弟弟的病,她也不会踏进娱乐圈,也不会变成现在的模样。

    她会像普通女孩子一样大学毕业,然后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有一个普通却温暖的丈夫。

    没有人会整天的谩骂她,也不会遇到顾允成。

    哭过后,她还是把钱打到了陈玉的卡上。

    看着银行卡上撑不了多久了的余额,南宫雨开始焦躁。

    她要多接工作,多接代言,她需要钱。

    可是,第二天到片场的时候,却被告知,她的角色换人了。

    南宫雨看着面前得意洋洋的展演,脸色冷了下来。

    “南宫雨,你完了,离开顾允成的你什么都不是?!?

    南宫雨只是冷眼看着她,然后转身离开。

    没关系,这个角色没了,她还有别的,她记得她的桌子上放了很多备选。

    可是,当她的经顾人一个个打过去的时候,他们却都打着太极说以后再说,甚至有的直接拒绝了。

    到这个时候,她要是还不知道是谁在背后针对她,她就白在娱乐圈混了七年。

    南宫雨握紧了拳头,冲到了顾家。

    推开书房的门,就看到顾允成站在窗前,脸侧过一点来看她,完美精致的脸部轮廓,眼眸抬起看她,然后露出了一点笑意。

    “是雨儿回来了?!?

    第三章 滚

    南宫雨走了进去,看到顾允成的时候,那些堆积起来的勇气和怒火就自动的熄灭了大半,委屈占据了大半。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顾允成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她的目光像是在看着一个孩子。

    “雨儿,我不是慈善家?!?

    一句话,说尽了一切。

    他不是慈善家,所以两人的关系结束后,他就把资源都给了新欢展颜。

    他不是慈善家,所以连她自己拿到的资源都抢走了。

    “你这是要逼死我?!?

    南宫雨剪眸如水,微微湿润,太狠了,真的太狠了,一点都不念旧情,刚分手就把她往死路上逼。

    他明明知道她是多么的需要钱。

    她不懂,顾允成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她没有纠缠他,乖乖的听话离开,就算痛得快要死掉。

    “雨儿,展颜她要,我作为金主没有拒绝的理由?!?

    顾允成公事公办的说道,他眼里和语气里的冰冷刺痛了南宫雨的心。

    原来不过如此。

    一切都是交易而已,和展颜是,和她也是……

    那感情呢?这么多年的感情?

    ……啊,她可能想多了,从来没有产生过感情,所以才会在她提出结婚的时候毫不犹豫的解除这段关系。

    “我明白了?!?

    南宫雨听到自己的嘴里说出的话,然后转身离开。

    何必再留下自取其辱?

    顾允成的眉心浅褶,“你去哪?”

    南宫雨停下了脚步,唇角是一个苦涩的笑容。

    “去找新的金主啊,你不就是逼我这样?我想想前一阵子安氏的安总对我抛出过橄榄枝,不知道现在还算不算数……”

    “你敢?!?

    顾允成冷下脸来,他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安如新那个老头儿挖过他的墙角。

    “我有什么不敢的,逼急了我什么都敢,被包养一次和两次也没什么区别?!?

    南宫雨赌气一般的说道,怨,心里怎么可能不怨?

    她七年最美好的时光都给了顾允成,可她却没有资格去要求些什么。

    分手,或者连分手都算不上,她只能离开。

    顾允成的手掌攥紧她的手臂时,手臂的疼痛让南宫雨有一瞬的恍惚,他这是在生气吗?因为她说要去找别的金主?

    “雨儿,别说气话,不要故意惹我生气,后果你不会想看到的?!?

    又自作多情了,南宫雨想道,还好这次只是在心里想了想,没有说出口。

    顾允成不爱她,又怎么会在乎她以后会怎么样,多的人是女人前仆后继的想要抱他大腿。

    时间长了,她或许都不会在顾允成这里留下姓名。

    他只是觉得受到了挑衅。

    一个宠物先是妄想和他结婚,现在更当着他的面口口声声说要找别的金主,顾允成觉得被挑衅了吧。

    掌心里南宫雨的手臂绷紧了些,还微微的颤抖着。

    顾允成的目光又柔和了一些,另一只手勾起了她的下巴,看着她的脸。

    南宫雨的脸无疑是会让人惊叹的,不然阅过千帆的顾允成也不会独独包养了她。

    眉目艳丽,气质里又带着些冷,和被他养出来的傲。

    一切都是他最喜欢的样子。

    “雨儿,回来吧,回来后一切都还是你的?!?

    南宫雨的牙齿咬着自己的红唇,她不懂顾允成的忽冷忽热,却也知道自己快溺死了。

    “你要娶我吗?”

    南宫雨明知道答案,也明知道这个问题会激怒顾允成,但她此刻只想鱼死网破。

    顾允成的眼眸冷了下来,松开了攥紧她手臂的手,转身往窗边走去。

    “滚?!?

    顾允成说道。

    第四章 缺钱

    南宫雨挺直了自己的脊背,走了出去,可刚出了门就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很酸涩,很痛。

    彻底的得罪了顾允成,南宫雨坐在车里苦笑,冷静下来后又开始后悔。

    她明明那么好的演技,在顾允成面前装装可怜,让他放过她明明是很简单的事情。

    可到了顾允成的面前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电话又响了起来,南宫雨拿到面前看了看。

    真巧,又是陈玉,上次是要钱,这次该是关心她了吧?

    南宫雨接通了电话,还没等她开口,就听到陈玉说:“你再打一百万给我?!?

    陈玉狮子大张口,而且觉得理所当然。

    “发生了什么事?是小云他怎么了吗?”

    南宫雨紧张起来,弟弟的病始终是她心里的一块心病。

    “不是,你咒他干嘛?”

    陈玉先是呵斥了她,然后才继续着说道。

    “小禾跟我说她要出国留学,家里没钱,我想投资她?!?

    南宫雨松了口气,然后就觉得无语。

    “妈,我们也缺钱,小云的病情需要更多的钱,每一分钱都很重要,姨妈家要是供不起她就不要让她出国,在国内也一样?!?

    “你什么意思啊?你是要让我在你姨妈一家面前丢人?这点钱算什么?不说你拍戏的钱,就说你那个干爹,呸,脏死了,你的干爹随便给你的零花钱都不止这个数了吧?”

    南宫雨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唇,嘴里尝到了血腥味也没有停下来,可就算这样,眼底却还是被眼泪湿润。

    她跟顾允成,顾允成帮她找医生治疗弟弟的病,每年给她五千万,这些钱也只够弟弟的医药费。

    而跟了顾允成,她拍的戏都是些大制作,根本没有多少的片酬,大半都给了陈玉供她奢侈的生活。

    “妈,我没钱了,以后每个月的生活费都要缩减,小禾的事我帮不了?!?

    说完,南宫雨就不管陈玉那头的大呼小叫,直接的挂掉了电话,然后躲在车里痛哭出声。

    每个人都想要逼死她,可她不想死,她比任何人都想要活着。

    她以为她拒绝了,事情就会到此为止,却不想还是留下了祸根。

    一个月后,南宫雨接到了经顾人让她去试镜的通知。

    一个大投资的女主,表面是家庭主妇,背地里却是一个女杀手,反差很大的一个大女主电影。

    南宫雨很喜欢,站在外面等着试镜的时候她久违的感觉到了紧张。

    可是,还没等她面试,工作人员就来告诉她结束了。

    南宫雨还想再争取一下的时候,就看到展颜从里面走了出来。

    “真不巧,我们又看上同一个角色了,这次我又抢先了?!?

    展颜小人得志的捂着嘴偷笑。

    南宫雨心里愤怒,却也无力,手掌握紧了控制着,然后转身离开。

    就在转身的时候,她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顾允成。

    一个月没见,顾允成还是那么清俊贵气,再见却恍如隔世。

    南宫雨的心又痛了起来,她低下头去逃避般的看向一旁的墙根。

    “允成你怎么来了?”

    展颜花花蝴蝶一般的飘了过去,抱住了顾允成的手臂,胸口有意无意的蹭着他的手臂,那样子为了在南宫雨面前示威,丝毫不顾这里是公共场合。

    顾允成的余光都没有瞄她一眼,一直的看着南宫雨。

    一个月没见,南宫雨反而胖了一点。

    顾允成的目光微冷,要不是知道她这些日子过得不好,都会以为她过得很开心。

    顾允成的视线看得南宫雨心口乱颤,她怕再待下去她就会失态。

    顾允成不走,她走。

    南宫雨迈开步子走了过去,在要经过顾允成身边时本能的松了口气,却在这时,忽的被人抓住了手臂。

    南宫雨美眸微颤,瞳孔里盈润的水光也掩饰不住的惊讶,她抬眸看去,正好看进了顾允成深邃的像是幽深海底的眸里。

    “想好要回来了没有?”

    第五章 她不会逃

    南宫雨看向他旁边变了脸色的展颜,却没有得意或者高兴。

    她和展颜有什么区别?

    现在或许顾允成还没有腻了她,可总有一天会腻的。

    顾允成说道:“这些日子撞得南墙也该让你清醒,有所反思了,回到我的身边,一切都会像以前那样?!?

    四处碰壁,南宫雨的人生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可她能感觉到自己有尊严的活着。

    南宫雨看着他,眼眸灵动。

    ……

    “顾允成,我不是木偶,我的心会疼,让我在你的身旁看着你和不同的人风花雪月,对我来说太残忍了?!?

    “……看在我爱你的份上,放过我吧?!?

    南宫雨说道,她的爱从没有掩饰过,继续下去,她就快溺水而亡了。

    她想要活下去。

    南宫雨出了片场,神情还有些恍惚,刚才,她说了爱之后,顾允成的表情却是厌恶,那双突然就松开了的手像是不想再触碰她。

    她的爱,那么让人无法忍受吗?

    “在这里,找到了?!?

    突然而来的喧哗围住了她,南宫雨回过神来,看了看四周,就发现自己被一帮小混混拦住了。

    “南宫雨,你的妈妈陈玉以你的名义跟我们组织借了五千万,今天该是还钱的时候了?!?

    南宫雨怔愣,从小混混的手里拿过了合同,看了几眼,看到最后签名的时候眼前一黑,真的是陈玉的签字!

    五千万,她现在哪里能拿得出五千万!

    南宫雨立马的拿出了电话给陈玉打过去,但是响了两声却直接被挂断了。

    南宫雨气的要哭,可现在却不是能让她哭的时候,她一个人站在那里被凶神恶煞包围着。

    她抬眸,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顾允成。

    他双手插兜的站在那里,合身的西装更是衬得他长身玉立,灼灼不可直视的俊朗。

    身边是紧紧的攀附着他的展颜,红衣如火灼的她眼疼。

    南宫雨黯然疲惫的目光收了回来,贝齿咬紧了自己的下唇。

    顾允成那事不关己的样子当真绝情。

    小混混见她走神,不耐烦的推了她一下。

    南宫雨的手机掉到了地方,她慌忙去捡,却被小混混一脚踩在了手上。

    “大明星,你不会连五千万都拿不出来吧?这可怎么办?加上利息已经有八千万了?!?

    小混混嚣张的踩在她的手上,流里流气的说道。

    南宫雨水眸震惊的颤动。

    “怎么会?”

    “我们这可是高利贷,你要是还不起,我们只能采取非常手段了,你长得这么漂亮,多得是变态有钱人喜欢,在你人老珠黄前……”

    小混混说着就要去摸南宫雨的脸。

    南宫雨不顾疼痛的抽回了自己的手,侧脸躲过,然后冷着脸站起身来。

    “我没有说不还……”

    南宫雨的胸口急促的起伏着,她一点都不想还,这么大一笔钱,她现在根本就还不上。

    除开预留的弟弟的医药费,她根本就没有多少钱了,而弟弟的医药费绝对不可以动,那是救命钱。

    “给我点时间?!?

    南宫雨说道,她要去找陈玉,让她把这笔钱吐出来。

    “我凭什么相信你,万一你跑了……”

    “我是南宫雨?!?

    南宫雨冷冰冰的看过去的时候,眼角眉梢自带凌厉艳色,美的嚣张大气。

    她是南宫雨,她不会逃。

    第六章 翅膀硬了

    顾允成看着南宫雨回避着他,那一副要自己撑过去的模样,唇角的弧度更冷了些。

    很好,翅膀硬了。

    南宫雨再没有多看顾允成一眼,急匆匆的去找陈玉,用钥匙开门的时候就发现门锁被换了。

    可笑,她的钱买的房子,最后她不被允许进去。

    “妈,开门?!?

    南宫雨听到里面有人的声音,伸手敲着门。

    过了好一会儿,陈玉才慢悠悠的来开了门,手上还拿着纸牌。

    陈玉的样子一点都不担心她借的那笔巨款该怎么还。

    南宫雨走了进去,就看到家门乌烟瘴气的,一群人围着在赌博。

    气急的南宫雨赶走了那群赌鬼,不可思议的看向陈玉。

    “妈,你到底在干什么?你竟然在赌博?”

    陈玉被她打扰了兴致很不满,气的将手里的牌扔到了桌子上。

    “怎么?我连自己的爱好都不能有了?”

    南宫雨向来说不过她的歪理,她烦躁的挠了挠自己的长发,疲惫的眼盯着她。

    “五千万你还剩多少?”

    陈玉一听,这才有些心虚的模样,但是还是扯着嗓门甩锅。

    “就为了五千万甩着一张臭脸给我看,不就是五千万,又不是五千亿,对你不就是一晚上的陪睡……”

    “妈!”

    南宫雨气的浑身发抖,她不敢相信这种话是她的妈妈当着她的面说出来的。

    “敢做还不敢让人说了?我这张老脸都被你丢尽了?!?

    “再说这些借钱,要不是你不肯给,我会腆着老脸去借钱,我看你是存心想让我丢人?!?

    陈玉骂骂咧咧的,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有错。

    “妈,你不是说小禾只要一百万,五千万你还剩多少?”

    南宫雨累了,不想再继续的说下去了,她只想知道还剩多少,看看加上她的钱够不够还那八千万的。

    “还有一千万……哎,你那什么表情,我自己花销不要钱啊,而且小禾要一百万我怎么可能只给一百万,也太小气了,我给了五百万,而且不准备跟他们要了?!?

    陈玉的样子让南宫雨心寒,只剩一千万的事实也让她觉得天快塌了。

    “妈,我和顾允成已经分手了,这八千万都要我们还了,而我手上还剩的钱不多了,我没钱了,还不了?!?

    南宫雨疲惫的说道,她什么都没有了,顾允成,事业也停滞,钱也被败光了。

    接下来弟弟每个月要的医药费都会压在她一个人的身上。

    “怎么分手了!”

    陈玉吃惊的站起身来。

    “是不是你让顾总不高兴了?快回去磕头认错,让他原谅你?!?

    南宫雨拿着自己的包站起身来,面上有些冷色。

    “妈,这是你搞出来的,你自己想办法,我不会管了,以后我只负责小云的医药费,其他的都不会再管?!?

    “你这个死孩子,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是要抛弃妈妈,让妈妈自生自灭?”

    陈玉在她身后骂着,南宫雨只当没听见,开着车离开,看着自己手下的方向盘,南宫雨叹了口气。

    将她所有的家产变卖,应该还能凑齐这笔钱,可以后她要怎么办?

    “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

    陈玉的脸色冒着阴冷歹毒的光,她拿出了手机打出了电话,贪婪的说道。

    “对,是我,我同意了,就是那笔钱要加点……”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