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安徽快三一定牛走势图:龙柒柒南宫瑾小说全网独家免费《龙柒柒南宫瑾小说》

    发布时间:2018-11-15 18:57

    龙柒柒南宫瑾小说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龙柒柒南宫瑾最新章节是一本最新推出的言情小说,在龙柒柒南宫瑾小说里,主要介绍了龙柒柒南宫瑾之间发生的爱恨情仇,下面就去看看这本言情小说吧。龙柒柒让董妈妈照顾好雪生,与红橘走了出去。院子里,之前曾停放过齐妃尸体的地方,如今放着巧菊的尸体,龙柒柒看都没看,径直便走了进去。满屋的下人奴才,她屋中的三个如也在。宁王坐在太师椅上,一身白色锦袍,俊美模样,神情冷峻,和那日在山间见他,浑然不是一个样。

    龙柒柒南宫瑾小说

    第1章 疑案

    寒冬午夜,广市一家公寓内。

    公寓外拉起了警戒线,警察进驻之后,便不许闲杂人等再进出。

    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女子由警察护送穿过警戒线,直接进了案发公寓内。

    黑西装女子长发盘起,黑色皮靴,手里拿着提着一个银色箱子,面容秀美,神情冷峻。

    “龙医,这个月第七宗连环谋杀案,死者二十四岁,单身,是一名模特,和其他六名死者一样,出事前,去过第八街的酒吧喝酒,心被掏出,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第三者的脚印或者其他线索,是她闺蜜报警的,说她已经失踪了两天,110接报转到我们队,我们上来查探,摁门铃无人接听,调查监控发现她自从两天前回来之后就一直没出去,问了房东拿钥匙进来,就发现死者伏尸客厅?!?

    刑侦大队的队长安星头大地跟黑色西装女子说着案情,眉头大写的纠结。

    他又叹了口气,“龙医,实不相瞒,到目前为止,一点线索都没有,省厅已经下了命令,限令破案日期,这不得已,才请了龙医你过来,厅长说,但凡遇到诡异的案子,找龙柒柒就对了?!?

    龙柒柒皱起眉头,慢慢地带起手套蹲下来,死者除了胸口的伤口之外,其他地方没有任何明显的伤痕。

    胸口的伤口,看不出是什么凶器所伤,倒是像一只大手挖进去,生生地把心脏给掏出来的。

    死者死状一点都不可怕,相反,像是睡着了一般,眼睛微合,妆容完美,现场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死者甚至没有挣扎过。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特殊吗?”龙柒柒问道。

    这连环谋杀案她也听说了,但是,她不是广市的法医,因此没有经手,这一次连夜把她请过来,她心里便有数,这案子,有不寻常的地方。

    “有!”安星压低声音,“现场都留下一枚浸了血的铜钱和一道黄色染血的符咒?!?

    龙柒柒猛地抬头,眸光一闪,“铜钱呢?”

    寒星道:“在我的车上,厅长下命令请您来之后,本想着一同给您看看的,刚才没带上来?!?

    “快带我下去看看?!绷馄饬Φ?。

    寒星吩咐了一下在场的刑警采集现场和打包尸体,然后带着龙柒柒下了公寓的地下停车场。

    寒星开的是自己的车,一辆破旧的吉普,偌大的停车场,只有稀稀落落的几辆车,出了命案,住户都不敢回来。

    空荡荡的停车场里灯光昏淡,空气中回荡着两人的脚步声,龙柒柒明显感觉有些不对劲,眸色四扫,觉得空气中有隐藏危险因子。

    “等一下!”龙柒柒叫住了寒星。

    寒星却已经打开了车门,弯腰从副驾驶的箱子里取出一个盒子,含笑道:“龙医,你看看,便是这七个铜钱与七道符咒?!?

    龙柒柒下意识地转过身去,却见一道强光倏然从寒星手中的盒子发出,她疾步退后,强光中,寒星的脸在扭曲,他哈哈大笑,“龙柒柒,你死期到了?!?

    龙柒柒心中暗叫不好,她太大意了,竟对寒星这个闻名广市的破案高手没有丝毫的防备,龙杖落手,还没来得及还击,强光形成旋涡,把她吸了进去。

    第2章 乱葬岗的女尸

    大月王国。

    一轮明月映照乱葬岗。

    乌鸦悲鸣,盘旋在半空,漆黑中乌鸦的眸子发出贪婪的光芒。

    两名身穿灰色衣裳的年轻男子把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被拖曳至此,尸体衣衫破碎,面容青肿难分,鞭痕清晰,可见生前必定遭受了一场毒打。

    “敢挡梁妃娘娘的道,活该你死!”一名男子呸了一声,把口水吐在了尸体的脸上。

    “死了也不冤,只是可惜了如花般的容貌?!绷硗庖蝗送锵У厮?。

    “连死人都不想放过?”那男子阴邪一笑,瞧着尸体那张恐怖狰狞的面容,“生前确实美丽,只可惜,现在瞧见了倒尽胃口?!?

    另外那人却已经迅速脱去了衣衫,淫笑道:“模样如今是不能看了,幸好还是完璧之身,横竖都死了,便让小爷爽一下?!?

    那男子嘿嘿笑着,转过身去,往山下走,“赶紧,一会狼来了,我们都跑不了,我在树底下等你?!?

    男子脱了裤子,正欲伸手扒开尸体的衣裳。

    一只被鲜血染红的手,忽然举了起来,那只手拉住男子的衣衫,用力一拽。

    男子惊愕地低头,却见尸体陡然睁开眼睛,血红的眸子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特别狰狞恐怖。

    “啊……”

    一声尖叫回荡在漆黑的夜空,乌鸦群倏然高飞,往四面八方飞去。

    那手迅速攀上男子的脖子,只听得咔擦一声,像是脖子被扭断的声音,男子轰然倒地,眼睛瞪得老大,眼底写满惊恐。

    在树底下的男子听得尖叫声,疾步跑上来,只看到同伴倒地身亡,而女尸已经不知所终。

    他骇然,往后退了两步,眸光惊恐四顾,然后,撒开腿便跑。

    树上倏然飞下一道漆黑的身影,如鹰般迅速凶狠,扑向男子,并随手捡起旁边的尖石,用力砸在了男子的头颅上,只见血液飞溅,连脑浆都飞溅出来了。

    男子当场气绝身亡!

    解决掉两个人,龙柒柒缓缓地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眸子敛住寒芒,朝尸体踩了过去,疾步而去!

    脑子里,有些不属于她的记忆在不断地涌上。

    龙柒柒,今年十七岁,是大月王国龙太傅之女,十五岁及笄时,嫁给了宁王,成为人人羡慕的宁王妃。

    只是,这个宁王妃,嫁过去至今,依旧是完璧之身,宁王不待见她,是整个京城都知道的事情。

    她的完璧之身,就是一个笑话,因为,宁王上三个月前提出要迎娶刘尚书之女刘佳音,对外宣称,和王妃成亲至今,未曾行周公之礼,要降她为侧妃,迎娶刘佳音为正妃。

    当然,宁王是恨不得休了她的,毕竟龙太傅年前被以权谋私的罪名斩杀,她这个宁王妃也没有了后台,只是碍于名声,暂时不好做得太过,才降她为侧妃。

    宁王府,如今有她这位正妃,还有齐梁两位侧妃,齐妃孕八个月,是断不能降为姬妾的,梁妃为自保位分,昨天夜里,趁着宁王外出,串通了她身边的丫头,雇了两个市井混混潜入府内,捆了正妃连夜出城抵达趾州府山上的乱葬岗,害她性命。

    正妃死了,刘佳音成了王妃,她梁妃依旧可保侧妃之位。

    而原主龙柒柒,是梁妃的表姐,妇人歹毒起来,可真是六亲不认啊。

    龙柒柒接收者脑子里的信息,一边疾步下山。

    第3章 逃亡的小皇帝

    远处有凄鸣声传来,渐渐地逼到了龙柒柒的眼前来,空气也有不寻常的躁动,龙柒柒站定身子,眸色眸色一冷,厉喝道:“退下!”

    两个字如石破天惊,震得空气中凝着的那股子邪气分崩离析,大地一切,归于安宁。

    刚下了山,便见官道上一辆马车飞奔而来,马车后面扬起滚滚尘埃,赶车之人似乎在逃命,仿佛身后洪水猛兽追着一般。

    果不其然,马车刚过,便见十几快骑绝尘而来,绝尘而去,就那么打个照面的功夫,龙柒柒看到他们全部蒙脸,手里握住长剑,看样子确实是在追杀前面马车里的人。

    官道旁边的树下拴着两匹马,应该是死于她手中那俩混混的坐骑,她牵了其中一匹,翻身上马,追赶而去。

    那马车看着忒熟悉,原主应该见过。

    尤其那马车经过时瞬间飘了起来的黄绸绣龙纹门帘,除了帝都里的皇家,谁家马车敢用绣黄绸龙纹?

    她做法医多年,阻止罪恶,已经是本能的反应了。

    马儿刚追了有一盏茶的功夫,便见前面宽敞的官道上已经打起来了,马车被掀翻在地上,一边车辕搭在边侧上,像是稍一用力,便会滚下去。

    武侠片里经常见到的场面,如今就在龙柒柒的眼前展开,一轮明月下,刀光剑影,血液飞溅,身影飞掠。

    她翻身下马,穿越刀光剑影到马车旁边,一名黑衣男子的剑已经伸了进去,龙柒柒一脚踢开他,伸手一探,把一只小手拽了出来,一个七八岁的男孩愤怒地瞪着她,唾沫从他嘴里呸出来,“逆贼,朕就是死,也不会落在你们的手里?!?

    朕?

    小皇帝!

    龙柒柒厉声道:“想活命就闭嘴!”

    小皇帝陡然被她的气势吓着,月色清凉,能看到她一脸的青肿伤痕,眸子却是冒着寒气。

    她用内手肘卡住小皇帝的脖子,趁着那些黑衣人与侍卫杀得兴起,把他拽下了悬崖边上,脚下所幸有踏脚的地方。

    小皇帝安静下来,眸子里有些疑惑。

    龙柒柒没管他,稍稍爬起来一点,露出两只黑幽幽的眼睛观看上面的生死搏斗。

    侍卫明显落败于黑衣人,通共加车夫在内四个人面对十几个人的群起攻之,能抵挡至今不负伤,武功算不错了。

    大批的马蹄声响起,小皇帝精神一震,“一定是宁王叔叔来了?!?

    龙柒柒听得宁王两个字,脑子里顿时显示出一张俊美邪狂的面容,那张面容万年挂着厌恶,对她的厌恶。

    她的心莫名地一痛,这是原主残留在她体内的感情。

    原主,爱惨了这个男人。

    二十余骑骏马手持火把飞奔而至,马儿还没停稳,便见那些人轻身而起,手持长剑,如天神降临般很快就扭转了场上的局面。

    小皇帝扒拉着龙柒柒的手臂,使劲探出脑袋看,火把照明之下,只见为首的两骑白马屹立不动,马背上一名身穿青色锦衣,面容俊美的男子正指挥人去翻马车。

    这个龙柒柒认得,正是原主的夫婿宁王。

    至于另外一匹马上的那人,约莫二十五六岁,一身白色锦缎衣裳,宽袖对襟,外披一件黑色滚红边立领披风,头顶束冠,簪羊脂玉发簪。

    眉如墨画,鬓若刀裁,一双眸子如寒星飞射,俊美绝伦的面容如刀斧雕成的五官散发着孤傲冷清的光芒,他就那样坐在马背上,玄黑披风被风吹得猎猎作响,竟有种睥睨众生的帝王气势。

    第4章 冷漠摄政王

    龙柒柒皱起眉头,这个男人身上带着浓重的萧杀之气,这种气场,属于沙场战将的气场,手染无数鲜血,煞气很重。

    她对这类人一向是避而远之,因为,这种人你无法论他的对错。

    小皇帝的脸一下子就变煞白了,身子颤抖,“皇皇……叔怎么回来了?”

    皇皇……叔?莫非是传说中的摄政王?

    不过是顷刻之间,黑衣人死的死,逃的逃,甚至不留活口,仿佛早便知道是何人指使的。

    “逃啊!”小皇帝见现场?;獬?,但是他的?;姑唤獬?,当下拉着龙柒柒便想要跑,只是底下垫脚的石头本来就不是十分稳固,他这一动,石头轰地塌下,龙柒柒和小皇帝的身子直线下沉。

    “救命啊!”小皇帝发出惊天巨吼。

    两道流星索从天而降,迅速捆住两人的腰身,一股强大的力量牵扯,一眨眼的功夫,两人已经稳稳地站在地上了。

    小皇帝吓得浑身哆嗦,嗫嚅地喊了一声,“皇叔……”

    两把长剑,齐刷刷地架在了龙柒柒的肩膀上,她抬起头,望进了一双散发着寒气的眸子里。

    真是多亏了如今鼻青脸肿的模样,她的夫婿都认不出她来。

    “我救了他!”龙柒柒指着小皇帝,一锤定音地说。

    那散发着寒气的眸子转移到了小皇帝的脸上,小皇帝慢慢地低下头颅,“应该不算,她要拉侄儿走,害侄儿差点摔死?!?

    皇叔火眼金睛,一定看出刚才他想逃来着。

    那眸子越发的锐利阴寒,直直地盯着龙柒柒。

    龙柒柒淡淡地扫了小皇帝一眼,小皇帝的头越发低沉下去。

    “杀了她!”摄政王淡漠地下令。

    龙柒柒脑海里想起摄政王的这个人设,是原主对摄政王的认知,他是一个宁杀错不放过的狠辣人物。

    两名身穿锦衣官服的侍卫持剑走过来,龙柒柒竟然看了宁王一眼,这白瞎的宁王,竟连自己的妻子都认不出来,可见原主龙柒柒嫁过去两年的时间里,他是真当她透明的啊。

    有锐利的东西划破空气快速而至,龙柒柒一手抱住小皇帝,轻身一起,一道冷箭从她的鞋底下方大约一寸左右擦过,旋即,又有几支箭迅疾而来,都是冲小皇帝来的。

    侍卫纷纷抵挡,但是放箭之人躲在暗处,他们一个个手里拿着火把,把自己置身危险中,光抵挡,却不能还击。

    那些箭追着龙柒柒和小皇帝,龙柒柒恼怒至极,把小皇帝抛给宁王,回身便遇上冷箭直面而来,躲是躲不了了,这箭眼看就要刺穿她的眉心。

    众人惊骇,放箭之人,好生准确啊,这女子看着是真救了皇上,可惜,难逃一劫啊。

    一道流星索倏然从身后缠住了龙柒柒的腰身,她整个飞起,流星索紧收,顷刻之间,她跌入一个怀抱里。

    有淡淡的呼吸从耳边传来,吹得她耳边的乱发微微颤动,她的背紧贴着他的胸膛,却几乎感受不到他的心跳声。

    他的手扬了一下,从她的手臂擦过,姿势亲昵,却叫人觉得疏离冷淡。

    龙柒柒全身僵硬,下意识地看向策马在一旁的宁王,宁王显然没看他,只顾料理放箭的人。

    然后,听得淡漠却又漫不经心的声音从耳边响起,“本王也救了你,今日之事,若泄露半点,死?!?

    一个死字,尾音悠长辗转,收尾极为唯美,却叫人感觉到一股子萧杀之气,扑面而来。

    第5章 叫梁妃来见我

    他推她下马,她御风落地,迅速地退后三步,扬起脸看他那张杀气浓烈的脸,额上的莲花印记倏然闪了一下,但是随即敛去,她讽刺地道:“狗拿耗子!”

    摄政王冷漠地看着她,“伤风败俗!”

    见他眸色微微地闪了闪,龙柒柒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下,好那两个歹徒啊,难怪总觉得胸前和大腿寒飕飕的,原来,脖子一下,胸口以上,都被拽烂了,露出带着青肿淤痕的皮肤,还有,裙摆被撕了一块,裤子也被扯了,白花花的大腿啊!

    放箭的刺客被诛杀,宁王翻身下马,走到了龙柒柒的面前。

    他面容俊美,削薄的唇瓣轻轻一勾,黑眸便染了两分笑意,这般容貌,只比那位摄政王逊色一分,却也足以叫女子趋之若鹜。

    他脱下外裳,递给龙柒柒,语气温和地道:“姑娘衣衫单薄,这天气严寒,还是注意一些好?!?

    这么体贴?和原主记忆里的压根不是同一个人啊。

    龙柒柒接过衣裳,裹住身子,衣裳很大,整个包裹还绰绰有余。

    “谢谢!”她淡声道。

    小皇帝被摄政王丢了马背,小皇帝耷拉着脑袋,露出两只黝黑黝黑的眼珠子看着龙柒柒,眼底,竟是闪过一丝愧疚,可见方才并非存心抵赖救命之恩,只是实在是摄政王给他造成的心理阴影太大了。

    摄政王在策马之前,倏然回头看了龙柒柒一眼,那眸光仿佛淬了寒星,警告意味甚重,龙柒柒忍不住地打了个寒战。

    梁妃!

    她翻身上马之前,默念了这个名字,眸子一片冰寒。

    宁王府的荣华阁里,一大早就传出了侍女的惊叫声。

    “王妃?您……您怎么?”

    龙柒柒坐在妆台前,正看着镜子里的容貌,猪头一般,着实瞧不出什么姿色来。

    她慢慢地转过头,看着面前的侍女惊恐地后退,活像见了鬼似的惊恐。

    “如琴,你很怕我吗?”龙柒柒勾唇!

    “王王……妃,奴婢没有怕……您!”那被成为如琴的侍女,双腿不断抖动,嘴唇也一味地颤抖,不敢靠近半步。

    “是我这模样吓着你了吧?”龙柒柒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昨晚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醒来就肿得跟猪头一样,你知道我昨晚怎么了吗?”

    如琴猛地又是摆手又是摇头,“不知道……奴婢不知道,奴婢昨晚很早就睡下了,昨晚守夜的,是如画?!?

    龙柒柒也没追问,道:“你去一趟梁若阁,叫梁妃来见我?!?

    脑子里有记忆,她虽然是宁王府的王妃,但是梁齐两位侧妃是从不来跟她请安的,毕竟不得王爷宠爱,娘家又倒台了,只有王妃的虚名却没有王妃的实权。

    只是叫如琴走这一趟,是要告知梁妃,她还没死。

    “是,是,奴婢这就去!”如琴连爬带滚地出去了,出去之后,使劲地拍着自己的脸,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昨晚分明看到王妃被打死了,尸体都冷了才抬走的。

    见鬼了?莫非见鬼了?

    梁若阁里,梁妃听了如琴的禀报,一拍桌子,白净细致的面容便笼了一层怒气,“妖言惑众,人分明都死了,你却说她还活着?”

    “梁妃娘娘,奴婢说真的,她千真万确还活着啊!”如琴跪在地上,双腿还在打颤。

    这梁若阁门庭关闭,声音传不出去,虽不怕旁人听到,但是,如琴却总觉得王妃那双眸子不知道在哪里盯着一般。

    瘆人得很。

    梁妃冷笑一声,“那你是见鬼了?!?

    第6章 警告梁妃

    如琴吓得跌软在地上,身子如抖筛般,脸色惨白。

    片刻,她跪着上前,哭着道:“梁妃娘娘,您说怎么办才好?奴婢可不敢回去,她坐在那妆台前,就像鬼一样?!?

    梁妃见她也不像是撒谎,沉吟了片刻,问身边侍女巧菊,“王爷呢?”

    巧菊小心翼翼地瞧了她一眼,道:“王爷如今应该是在宫里跟皇太后商议迎娶侧妃刘家小姐一事?!?

    梁妃恨声道:“这戳眼的还没送走,便又来一个王爷心尖上的人,亲王只能有一位正妃,两位侧妃,那刘佳音若来了,我算什么?如今齐妃有了身孕,是断休不得的?!?

    如琴嗫嚅道:“娘娘,王妃说叫您过去,您去不去?”

    梁妃站起来,双手一笼,殷红的蔻丹像一抹抹鲜红的血液,“见我又如何?便是猜到是我做的又如何?还能把我活剥生吞了不成?她现在还有什么能耐?真当自己还是昔日的太傅千金吗?”

    如琴爬起来,打开门,梁妃出了门,便有两名青色衣裳的侍女跟上。

    龙柒柒知道梁妃会来,她摆了一张椅子,坐在荣华阁的院子里,姿态娴静,面容……难看。

    她身后站着一个侍女,一个嬷嬷,这两人是从娘家陪嫁过来的,丫头叫红橘,还有一位叫董妈妈。

    远远,便见一个身穿绯红色掐腰宽袖锦缎绣小红海棠衣裳的女子缓步走来,外披一件狐裘带垂帽披风,手里捧着银质暖手小炉,步履款款,行动有致,颇有大家之风。

    龙柒柒根据原主留下的记忆,知道她是刑部侍郎的嫡长女,嫁与宁王为侧妃一年半,不曾有孕。

    如琴没敢跟在后面,而是远远地躲了起来。

    梁妃进了院子,便见龙柒柒坐在院子里,大冷天,一身单薄的衣裳,肩膀上随意搭了一件披风,没系住带子,披风从左侧肩膀微微滑落,若不看那张青肿难分的脸,着实是媚入骨头去的风情。

    梁妃见她一次,便震撼一次,这般的容貌,若不是龙太傅当日求先帝赐婚,逼了王爷,让王爷对她存了怨恨,否则真不知道会怎生得王爷的喜欢。

    不过,再好的姿色都没用,王爷心头早有青梅竹马刘佳音。

    想起刘佳音,还有一月便要入门,怎生是好?她心头发狠,怎也得要把龙柒柒赶走。

    几步之间,脑子里已经转换了千般念头。

    梁妃薄唇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唷,王妃的脸是怎么回事了?奴才们是怎么伺候的啊?”

    龙柒柒盯着她,哑声问道:“你不知道我的脸是怎么回事吗?”

    梁妃怪笑一声,身子笑得有些抖动,发髻上的步摇流苏微微一颤,“王妃这话问得真是好笑,梁若阁与荣华阁虽说距离不远,但是妾身与王妃素日没有什么来往,岂会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

    龙柒柒却没有笑,神情冷峻,“收起你得意洋洋的嘴脸,你在我面前自称妾身,可见你知道自己的身份,你听着,往日如何,我不管,从今天开始,你若是犯到我头上,我要你梁妃活得连狗都不如?!?

    梁妃怔愣了片刻,随即冷笑一声,“不知道王妃有什么本事让我活得连狗都不如呢?在这宁王府,至少此时此刻,当家的是我,不是你,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但是王妃知道自己的身份吗?”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