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年组织工作四项重点任务系列图解之四:深化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责任 2019-05-20
  • 哥大在读硕士马健瑞创业 为留学生做“专属保护”装备 2019-05-16
  • “三连冠”从何而来?恩施市领跑全省生态功能类县市揭秘 2019-05-13
  • 厉害了无人机植树系统!一天能种几万颗树 2019-05-04
  • 一村一品!安徽推广“四带一自”产业扶贫模式 2019-04-28
  • 新疆科研人员“妙手”引导致病细菌发挥“以毒攻毒”效应 大肠杆菌可除水体汞硒污染 2019-04-27
  • 四川一干部染赌一夜输16万再难抽身,为全县最年轻女乡长 2019-04-27
  • 单场造5球!黄紫昌展现巨星潜质 赛后一句话让人动容 2019-04-24
  • 直播预告│大小洞天端午送福利 系列活动等您玩 2019-04-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4-15
  • 手机-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4-10
  • 临汾市招商引资推介会在曲沃举行 2019-04-10
  • 北京发布新政:外埠号牌车进京证每年最多办12次 2019-04-08
  • 《阿搭嫂》将与台湾观众见面 2019-04-07
  • 中国第一人!徐恭义获桥梁工程技术“诺贝尔奖” 2019-04-07
  • 安徽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完本)染七七霍君陌_霍少强宠小娇妻by毒丫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15 19:02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霍少强宠小娇妻》的主角是染七七霍君陌,讲述了染七七霍君陌的爱情故事,文章人物刻画生动,情节细腻,值得一读!

    霍少强宠小娇妻_染七七霍君陌在线阅读

    第1章 好久不见,我的“妹妹”

    痛!

    睡熟中的染七七睁大了紧张又不安的水眸。

    房间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借着从纱窗帘透进来的月光,她只能看到冰冷俊逸的轮廓。

    “子陵,轻一点。”染七七娇软的嗓音带着一丝痛苦。

    这是他们的新婚之夜,她等他都睡着了。

    他回来都不叫醒她,还用这种方式惩罚她。

    可是他一向对自己十分的温柔,怎么会这样?

    她的脑袋有些晕晕乎乎的,她有些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

    染七七疼得眼眶盈着泪水,如一汪清泉,“好疼。”

    温热的细汗从男人的额头滴落,幽暗中,冰冷的眼神性感而带有危险。

    染七七承受着不愉,难受的发出呜咽声。

    “停下来,子陵。”她娇软小巧的双手攀着男人的肩膀,小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快要昏过去了。

    就在她挣扎的时候,男人发出一声邪魅而慵懒的冷哼,修长的手指就捏住了她的精致易碎的下巴。

    染七七怔住了,她太了解自己的未婚夫了,这根本不是他的声音。

    那现在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是谁?

    哒。

    台灯亮了,一道刺眼的光线射入她的眼中,令她眼睛刺痛,只能用手去挡。

    渐渐的适应了光线,她也逐渐看清男人的轮廓和五官。

    那一瞬间,她只觉得大脑里像是被轰炸了一般,一片空白。

    “好久不见了,我的“妹妹”。”男人低沉邪魅的嗓音,如来自地狱的呼唤。

    她瞠目结舌的看着他,脸色异常苍白,唇瓣发抖,“是你,竟然是你。”

    “对,是我。”男人低低的冷笑,“我回来了。”

    她双手抵在他精壮的胸口,用力把男人推开。

    可是男人却用力的压向她,将她死死的压在自己的身下,他冷嗤,俊美沉镌的脸满是不屑的讥诮,“新婚之夜,可别浪费了,你那个未婚夫就是一个窝囊废,让我来好好调教你,什么才叫新婚之夜。”

    他丝毫不顾忌女人的反抗,任凭女人哭喊,都无动于衷。

    幽暗的黑眸凛着令人胆寒的阴鸷,他失去的,要从她的身上一一讨回。

    染七七的嗓子都哭哑了,可是家里竟然没有一个人来救自己。

    到底是怎么回事,外面的人呢?

    难道爸爸妈妈也不在家吗?

    男人强而有力的手指掰过她的脸,阴冷的笑着,“别痴心妄想了,没有人会来救你,毕竟他们也自身难保。”

    “霍君陌!”染七七吼着他的名字,仿佛是灵魂深处呐喊。

    她很久没有喊出这个名字了,真的很久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概是从他离开这个家,他的名字似乎就成了一种禁忌,没有在会提起,仿佛被人遗忘。

    “继续喊!”男人的墨眸染着猩红,虽然她的声音带着憎恶,可总比她喊着别的男人的名字强。

    “你这个禽兽。”染七七疼得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却一次次被男人钳住不让她动弹。

    差不多到天快亮的时候,才停下来,他喘息的声音低沉又性感,语气邪魅阴沉,“呵,染七七你真是长大了,都成了磨人的小妖精了。”

    他居然怎么都要不够。

    啪!

    染七七瞪着乌黑的秀目,狠狠的扇了男人一个耳光。

    男人侧着脸,维持着被她打后的动作,染着阴鸷的眉梢眼角却已经睨着她。

    染七七怕他。

    从小到大,她都怕他。

    可是刚才他不应该羞辱她,最重要的是,他竟然强了她。

    男人雅致的大手捏住她纤细的皓腕,把她的手拽到自己的脸庞,“继续打,看来你还是有力气的,以后我会更卖力……”

    “无耻。”染七七用力的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嫌弃的在被子上蹭了蹭。

    霍君陌被她的动作刺痛了神经,他捏着她的下巴,冷冷的说:“染七七,你最好清醒一点,现在我回来了,你这个厉家大小姐也算做到头了。”

    染七七拧着眉,红唇轻启,“你想做什么?”

    “你很快就会知道。”霍君陌松开她,起身把身上衬衣的扣子一颗一颗的扣好。

    染七七紧紧地裹着被子,等他穿上衣服出去了,她才把衣服穿好。

    从房间里出来,她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爸妈甚至是康子陵的身影,他们都去哪里了?

    为什么霍君陌回来了,他们却不见了?

    “不用找了。”霍君陌桀骜不驯如修罗的站在二楼的栏杆前,目光阴翳的看着她,“他们都被我关起来了。”

    “把他们放了。”染七七生气的吼道,“他们又没有做错什么。”

    “怎么没有?”霍君陌邪冷的望着她,声线透着恶意,“他们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不应该把你嫁人。”

    “霍君陌。”染七七脸色苍白脆弱,唇角轻颤,“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霍君陌意味深长的望着眼前这个看似纤细却意外坚韧的女孩,他墨眸渲染着丝丝缕缕的邪气,“我要你做我的情人。”

    “为什么?”染七七嗓音发颤。

    霍君陌俊美深邃的脸庞透着深刻的凉薄,“大概是因为……我很讨厌你。”

    亦或者因为别的原因。

    染七七听了转身就往外走,她才不会傻呵呵的留在这里等着被他糟蹋。

    见她要走,霍君陌根本不拦她。

    她走不掉的,她不知道父母的下落,最后还是会乖乖的来求自己。

    霍君陌薄凉的唇角,扬起淡淡的弧度。

    走出去几步,染七七的脚步果然停下来了。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退回来,看着正在二楼露出讥诮笑意的俊美男子。

    她抿抿唇,“你不拦着我,是想看着我去康家找人,让我丢人是不是?”

    霍君陌浑身散发着一股漫不尽心的懒散,儒雅颀长的身形透着令人捉摸不透的阴柔,“康子陵敢来霍家做入赘女婿,妄想抢走属于我的东西,我当然不会轻易的放过他。”

    “你要怎么样才能放了他?”染七七可以确认,康子陵一定在霍君陌的手中。

    “我要你。”霍君陌一字一句的说,眼神覆盖着层层叠叠的阴邪与玩味。

    第2章 你曾说过我是不败的王者

    染七七的心很慌,沉了沉。

    “染七七,把我服侍好了,康子陵也好,你妈妈也罢,我都能放过。”霍君陌清冷的嗓音冷漠至极。

    染七七望着他沉静英俊的侧脸,心脏莫名的一疼。

    他们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男人的眸冷的刺骨,令人感到陌生。

    “你说话算话吗?”染七七娇软的小脸青白交加,她不得不妥协,必须先把康子陵救出来。

    不然天亮之后,康子陵没有回家,康家的父母一定会找上门的。

    到时候,厉家的丑闻就会传出去,然后人尽皆知。

    霍君陌掀起嘴角,眸底的寒意冷漠至极,充满了不屑,“前提是,你必须让我满意。”

    染七七深吸了一口气,“除了康子陵,你还要爸爸妈妈都放出来。”

    “看你表现。”男人像是在玩弄她,不给她一个很明确的答案。

    她双手攒成拳头,原本淡然的乌眸变得凛冽,神情视死如归一般。

    她上楼,来到霍君陌的面前。

    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被男人把身上的红裙子撕掉了。

    这是她为了结婚才买的。

    可是落在男人的眼中,却是那样的碍眼。

    猿臂拦着她细细的腰肢,把她紧紧地扣在自己的怀里,眉目生冷,讥诮的开口:“忘掉你和康子陵的关系,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女人。”

    他掰着她小巧尖细的下巴,性感冰冷的薄唇覆盖上她的红唇。

    明明折腾了一夜,他却觉得远远不够。

    染七七再次被男人拽回新房里,在她用来结婚的红色大床上,开始了他恶魔般的惩罚。

    染七七始终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任何的声音,看着深埋在自己胸口的黑色头颅,她的心底泛着难以说明的苦涩与愤怒。

    他们不应该是这样的。

    ——

    中午。

    染七七是被从楼下传来的叫骂声吵醒的。

    她辨认出那是爸爸的声音,立刻穿上衣服出去。

    来到一楼,她看到了养父霍崇旭还有母亲染悦心。

    “爸爸,妈妈!”染七七走过去,可是还没有走到她的身边,就被霍君陌一把抓住,她回头,“放开我!”

    “染七七,别忘了你是谁的。”男人霸道的把她扣在怀里,撩起眼眸阴翳的看着霍崇旭,“我让人给你们单独准备了房子,你们现在就搬走。”

    “你把七七放开。”霍崇旭看到他对染七七占有性的动作就火大。

    霍君陌低低的看了一眼怀里的还在不安分挣扎的小女人,低下头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目光带着挑衅看向霍崇旭,“她是我的,她哪里都不去。”

    “畜生!”霍崇旭非常的愤怒,抄起茶几上的烟灰缸就砸了过去。

    烟灰缸不偏不倚的砸在霍君陌的额头,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道伤口。

    染七七吓得一颤,他这么不躲?

    染悦心也吓了一跳,她拉着霍崇旭的手臂,“你别激动,不要激化矛盾。”

    霍崇旭指着霍君陌,手指颤抖剧烈,“她可是你妹妹。”

    “这点不用你提醒。”霍君陌手上的力道加重,眉目含着怒意和凉薄,“我不管她是谁,她现在只能是我的。”

    染悦心脸色苍白,“君陌,她是你的妹妹。”

    “一个没有血缘的妹妹。”霍君陌强调着,“来人,把他们送走。”

    他不想看到他们。

    “不要!”染七七一下子就慌了,她可不想一个人留在霍家,“爸爸,妈妈,救我。”

    她用力的挣扎着,惹得男人眸底掀起层层叠叠的怒气。

    她竟然这样的不听话。

    霍崇旭走过来,强行拉着染七七的手腕,双眸狰狞的看着霍君陌,“我怎么就生下你这样的儿子。”

    “你何曾把我当成儿子过?”霍君陌俊逸的下巴紧绷着,薄唇掀起,黑眸深邃凛冽,“你对别人的女儿倒是很不错。”

    他把染七七抢过来,手臂牵制着她的腰,冷冷道:“送客。”

    几个黑衣人过来,挡在霍崇旭面前。

    霍崇旭想要扒开他们去把染七七救下来,却被直接架着扔了出去。

    一个黑衣人走到染悦心的面前,眼神冷厉。

    染悦心隔着一排人看着染七七,“七七,别怕,妈妈会想办法救你的。”

    染七七红了眼睛,用力的点点头。

    干扰他们的人都走了,染七七却还在霍君陌的怀里瑟瑟发抖。

    男人去嗅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嗓音低沉,“我还真是期待他们会用什么办法救你。”

    “霍君陌,你又不是天总有能打败你的人。”染七七恼怒的说。

    “呵。”男人轻笑,沉沉的目光满是慵懒,他邪狞冰冷的看着她,“你曾经说过我是不败的王者。”

    “你还记得。”染七七红唇卷起自嘲的笑意,“年少的一句玩笑话,你也当真。”

    男人手臂用力收紧,“那我可以告诉你,你这句玩笑话成真了,没有人敢懂我分毫,不信咱们走着瞧。”

    “子陵呢?”染七七担心的问。

    霍君陌眼神满是玩味,“那么担心他,你想见见他吗?”

    染七七下意识的想要点头,可是她立刻想到,这是他设下的陷阱。

    霍君陌走到她的面前,低低的看着矮了自己一头的小女人,满是阴翳的俊脸多多少少出现了一些难得一见的温情,“真的是好久不见了。”

    她都长这么大了。

    以前还只是可爱,现在却是明媚动人。

    染七七无法解读他眼底的复杂,她推开他,“霍君陌,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霍君陌靠近她,逼着她连连后退,后背撞上了墙才停下来,男人修长的手臂撑在她耳畔两侧,嗓音低沉又清冷,“我想要你,要他们死。”

    他深不见底的眸底涌起阵阵阴翳,俊美无暇的脸凉薄的令人心寒。

    “霍君陌,你给我滚出来!”外面忽然传来康子陵暴怒的吼声。

    染七七立刻看过去。

    霍君陌勾了勾唇角,一手拦着她的肩膀,低低沉沉的冷笑,“我带你去看一个天大的笑话。”

    染七七不想去,她摇头,“我不要去。”

    她不想让康子陵看到自己这幅模样。

    “必须去。”霍君陌捏着她的下巴,“我要让他看到,抢我的女人是什么下场!”

    第3章 把你的脏手拿开

    康子陵衣衫不整的站在别墅门口,他被几个黑衣保镖拦着,没有办法闯进去。

    他黑漆漆的眸子藏着很深的恨意和愤怒,“霍君陌,把七七还给我。”

    那是他的妻子。

    别墅大门缓缓打开,霍君陌站在庄严肃穆的大门口,嘴角噙着一丝邪魅阴冷的笑意,“我当是谁,原来是许久不见的康公子。”

    康子陵瞪着他,“七七呢?”

    霍君陌冷笑,“你现在没有资格见她。”

    “她是我的妻子。”康子陵愤怒道。

    “你的妻子?”霍君陌只觉得可笑,“你们的结婚证呢?”

    康子陵微怔,他们还没有来得及领证。

    明天是染七七二十岁的生日,他们约定好那天去民政局领证的。

    “真是可悲,你们连法律上的夫妻都不是。”霍君陌毫不留情的嘲笑着他,“我和她已经是实质上的夫妻了。”

    “你说什么?”康子陵脸色青白交加,“她可是你的妹妹,你怎么可以!”

    “我和她没有血缘关系。”霍君陌冷冷的说,“有什么不可以?只要我霍君陌想要的,哪怕她是我的妹妹,又如何?”

    康子陵咬着牙,“你这个疯子。”

    他已经不正常了。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霍君陌的手臂往门后一伸,将躲在后面泪眼婆娑的染七七拽了过来。

    “七七。”康子陵看到染七七立刻激动起来。

    “子陵。”染七七嗓音沙哑,染着心疼的眸子看着他,他身上还穿着昨天在教堂的燕尾服,身上脏兮兮的,脸颊上有很多伤痕,昨晚他一定被打了。

    “别怕,我这就来救你。”康子陵看到染七七浑身巨疼,霍君陌这个混蛋,到底对她都做了些什么。

    染七七立刻摇头,“你打不过他的,他的人很多。”她不想再看到康子陵受到伤害,哭着说:“你走吧。”

    康子陵挣扎了一下,压制着他的黑衣保镖力道也跟着加重。

    “我不会走的。”康子陵深沉而温柔的看着她,“你忘了昨天我们在神父的面前一起宣誓,生死相依,我不会抛弃你的。”

    染七七哭得眼睛都肿了,“子陵,你也太傻了。”

    “霍君陌,你到底怎么样才能放了七七?”康子陵怒视着霍君陌,他走了整整十二年,谁都没有想到他还能回来。

    “康子陵,七七说的很多,你确实够傻。”霍君陌将染七七钳制在怀中,冷冷的看着康子陵,“我回来就是要夺回属于我的东西,霍家也好,染七七也罢,我都要了。”

    康子陵双眸猩红,特别是他看到霍君陌拦着染七七的手,更加的愤怒,“霍君陌,把你的脏手拿开。”

    “脏手?”霍君陌冷嗤,幽翳的黑眸泛着森森的杀意。

    “子陵,你快点走吧。”染七七哭着,“知道你没事就好,你赶快离开这里吧。”

    她怕霍君陌会对他不利。

    “我不走。”康子陵神情倔强,“霍君陌,把七七还给我。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可是七七是无辜的。”

    “正因为无辜我才要把她留在身边,不然被你们这群人给带坏了,岂不是很亏。”霍君陌邪魅的一笑,他英挺的鼻尖碰了碰染七七的耳廓,声线低沉磁性,透着渗透人心的凉薄,“他不肯走,我是不是应该采取一些手段?”

    “不要!”染七七下意识的抓住他的衣袖,用力的摇着头,“求求你,放过他吧。”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霍君陌面沉似水,黑色修身的风衣将他衬托的仿佛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染七七闭了闭眼睛,眼泪砸下去,“好。”

    “七七。”康子陵看到染七七绝望的眼神,心都要碎了,“不要答应他,我会来救你的。”

    他开始反抗。

    奈何霍君陌找来的保镖都是一些退伍军人,各个身体素质过硬,康子陵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几下就被打趴下了。

    看着康子陵身上旧伤添新伤,染七七疼得心口一抽一抽的,她拉着霍君陌的衣服,“别打他了,霍君陌我求求你了,真的不要打他了。”

    霍君陌眼神冷戾到极致,他掰着她的下巴,“怎么,你心疼了?”

    染七七抿着粉嫩的唇瓣,一字一句道:“他是我的丈夫,我为什么不心疼?”

    “那我呢?”男人直白而直接的问。

    染七七愣了一下,“你?”

    见到女人迟疑,霍君陌墨色的眸子泄出浓浓的阴翳,扭头对手下人命令道,“把他的腿废了。”

    “不!”染七七万万没有想到霍君陌会这么狠毒,她的头摇得像是拨浪鼓,“不要废了他的腿。”

    那比要了他的命还严重。

    霍君陌是不会管这些的,她越是为了这个男人求自己,他也是要废了他。

    他的女人绝对不能心疼别的男人,绝对不能。

    “啊!”康子陵的薄唇溢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染七七怔住了,她扭头看向被黑衣保镖围住的康子陵,从那些人的脚边蔓延出红色刺目的鲜血。

    染七七直接昏了过去。

    霍君陌一把将她抱起,眼神冷冽,“把他扔出去,别脏了我的地方。”

    说完,他便抱着染七七回到了别墅里,把她放在婚床上。

    他眸光不似刚才阴毒狠厉,带着缱绻温柔,修长冰凉的手指从她满是泪痕的脸颊轻轻划过,他薄唇勾起浓浓的自嘲,眸底越发深不可测。

    ——

    染七七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房间里亮着温暖的台灯,空气静谧。

    她坐起身来,想到爸爸妈妈被霍君陌轰走,康子陵被废了一条腿,她的心口就传来阵阵剧痛。

    眼下事情变成了这样,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眨眨眼睛,看到阳台,现在房间里空无一人,也不知道别墅外面有没有人把手,加上天色已经很晚了,她如果从窗户跳下去,应该不会有人发现的。

    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勇气,立刻化计划为行动,换了一套行动方便的长衣长裤,然后把几张床单绑在一起,准备逃出去。

    第4章 七七,把我所有的都给你

    染七七第一次做这种逃亡的事情。

    她一出生就是被霍崇旭和染悦心当成宝贝疙瘩养着,从小就没有受过苦和累。

    如今做这种事,虽然她有些忐忑不安,可是为了逃亡,也不得不让自己坚强起来。

    她必须逃出去,然后去找爸爸妈妈,和他们一起离开这里,让霍君陌再也找不到。

    磕磕绊绊的,她顺着绑在阳台栏杆上的床单往下爬,终于到了地面上。

    她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左右看了看,发现没有人就往围墙跑去。

    大门一定有人,就算没有人也有摄像头,她不想被人发现,只能翻墙头出去。

    来到一处不算高的墙面,她做好了准备,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助跑。

    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道熟悉凛冽的低沉嗓音,“你为什么这么不听话?”

    染七七僵住了,甚至不敢回头。

    男人如薄刃一般的眼神戳的她浑身都疼。

    炙热的雄性气息靠近,染七七的双腿却在发颤。

    霍君陌从后面缓缓的将她抱住,棱角分明的下巴抵着她纤细的颈部,嗓音闷闷的带着寒意,“你想去哪里,我让人送你好了,何必这么麻烦要翻墙?受伤了怎么办?”

    他的口吻听起来那么真挚,似乎是真心实意的。

    可染七七却怕得不行,心脏突突的跳着,“霍君陌。”

    “嗯?”男人尾音慵懒。

    “放过我吧。”染七七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对他说:“我对你一点用处都没有。”

    “没有吗?”霍君陌的薄唇卷起淡淡的讥诮,“可是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就会很快乐。”

    “你不过是想通过折磨我来获得快乐,可是你不要忘了我也是一个人。”染七七咬着红唇,“我不是你的玩物。”

    男人阴翳的黑眸闪过一道厉色,他直起身子,双手掰过她的肩膀。

    染七七茫然不安的黑瞳撞进了他深不可测的眸底。

    他捏着她消尖的下巴,冰冷的薄唇对准她的覆盖下去。

    “唔……”染七七双手用力的想要把他推开,然而他双臂将她紧紧的锁在怀中,不让她动弹,从她的嗓子里溢出细细碎碎的反抗,“不要。”

    “不要?”男人冷冷暧昧的问道:“你不要什么,是不要我,还是别的?”

    染七七水眸猩红,“霍君陌,你变态!”

    “呵呵。”他低低的冷笑,眼神却是透着冰凉,将她用力的贴近自己,“你说的没错,在那种事情上我确实是一个变态。你想见识一下吗?”

    “不要!”染七七咬着牙去推他的手。

    她根本不是这个意思!

    他的手冰凉有力,夜风习习染着凉意,染七七立刻就被吹凉了,浑身冷的打了一个颤。

    月光下,男人没有任何的迟疑与停顿,找了一个休息的长椅坐下,他没有在顾忌她的反抗。

    “疼。”染七七哪里受得了,她眼泪婆娑的看着他。

    “乖,配合点。”霍君陌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他比她更难受。

    染七七的不配合,绞的他难受的要命,好像随时都会投降。

    “呜呜,霍君陌,你这个人渣。”染七七怕被人看见,小小的身子缩在男人的怀里瑟瑟发抖,还一抽一抽的哭着。

    霍君陌吻了吻她的肩膀,“不会有人看到的,他们都在外面守着。”

    再说,这里十分的幽静,也没有路灯,只有如轻纱一般的月光,其实别人什么都看不到。

    染七七恨死他了,抽抽噎噎的,“我恨你。”

    霍君陌却掰着她的小脸,从眉心吻到红唇,磁性的嗓音诱哄道:“你听话一点很快就结束了,不然做到天亮,就真的要被人看到了。”

    染七七相信他没有骗自己,他一定什么都做得出来。

    她迷糊的看了看他,委屈的低垂着眼帘,她现在还有什么选择呢?!

    霍君陌是十足的行动派,俊美阴柔的脸庞被月光染得清冷又邪魅,他眸光深邃桀骜。

    良久之后,从他的薄唇里溢出一声性感的闷哼,他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小女人,“都给你,七七,我把所有的都给你。”

    他到底有多怕失去怀里的小女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染七七一动不动,他的占有欲令她恐惧。

    这是第三次,他们都没有设防,霍君陌也没有给她药物预防,难道他真的要让自己怀孕吗?

    平静之后,霍君陌脱下自己的风衣给她穿上,然后抱着她向别墅走去。

    到了房间,他细心的给染七七盖上被子。

    染七七抓住他的手腕,水润的双眸隐忍着怒火,“你把康子陵送到医院了吗?”

    “染七七。”霍君陌俊美的五官浸透着浓浓的不满,语气里透着几分危险,“如果你少关心他一点,我想他还能多活一段时间。”

    染七七揪心,“他是无辜的,你不要伤害他。”

    “好,我不伤害他。”霍君陌清冷的嗓音干净温醇,“只要你忘了他。”

    忘了他?

    染七七咬着唇瓣,她和康子陵也是青梅竹马,关心他似乎已经是一种习惯了。

    霍君陌眸底掠过森冷的杀意,“你总是用各种各样的方式逼我。”

    “我没有。”染七七反驳,她缓缓松开霍君陌的手,幽幽的说:“是不是我真的答应你的要去,你就不会对付他?”

    霍君陌眉目笼罩着淡淡的清冷,“是。”

    “好。”染七七闭了闭眼睛,“我会按照你说的做,可你也要兑现你的承诺,不许碰他。”

    他成熟沉静的脸庞没有半分的温度,虽然她这样答应着,可他竟然没有一点欣喜,只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妥协而已。

    “我还想见见爸爸和妈妈。”染七七淡淡的说。

    “不行。”霍君陌直接否认。

    染七七眉头紧蹙,“你准备让我一辈子都见不到他们吗?”

    “暂时。”霍君陌宽厚的手掌拖着她小小的脸蛋,“等时机成熟,我会让你见他们的。”

    “时机成熟?”染七七一脸的困惑。

    霍君陌意味深长的一笑,温度却不达眸底,他阴阴凉凉的说:“就是等你怀孕的时候。”

    第5章 我保证你身边的人都能好好的

    染七七听了他的话,凉意从脚底贯穿了整个身体,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霍君陌亲了亲她绝美的脸蛋,“好好休息。”

    “霍君陌,我们可是兄妹,是没有办法结婚的。”染七七苍白的看着他,他到底在想什么。

    “染七七。”男人黑眸冷鸷,“我在提醒你一句,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染七七哽咽的看着他。

    霍君陌英俊的脸庞透着稀薄的锐利,“我不想在听到这种话,不然不只是康子陵,他们也要跟着倒霉。”

    说完,霍君陌就出去了。

    染七七小手揪着被子,他们指的是爸爸妈妈吧。

    霍君陌怎么可以伤害他们。

    她留下痛恨的眼泪,霍君陌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几分钟后,房门再次被推开,一个中年女人含笑走进来。

    染七七有些诧异的看着她,“你是谁?”

    “回小姐的话,我是这里的阿姨,我姓吴。”吴阿姨笑眯眯的说:“先生让我进来把小姐的衣服都收走。”

    “什么?”染七七激动的站起身,却又唯唯诺诺起来,她身上还穿着霍君陌的风衣,里面是中空的。

    吴阿姨虽然是女人,可她也觉得不好意思。

    “你把衣服都收走了,我穿什么?”染七七愤怒的看着吴阿姨,虽然错不在她,可是染七七还是很生气。

    吴阿姨好脾气的笑着,“先生已经命人送来新的了。”

    染七七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吴阿姨把她结婚新买的衣服全部都收走了。

    甚至连内衣裤和鞋子都没有放过。

    “霍君陌呢?”染七七问道。

    “先生在书房。”吴阿姨回答。

    染七七立刻去书房找他,她推门而入,却被书房的布置吓了一跳。

    他是什么时候把书房的布置给换了的?

    “有什么事?”男人看着面前的女孩,她穿着他的黑色风衣,清冷的黑,衬托着她肌肤的白,极致的冲突,说不出的性感魅惑。

    “霍君陌,你什么意思?”染七七愤怒的看着他,“那些衣服招你惹你了,你要全部都换掉?”

    霍君陌撩起眼皮阴沉的看着她,“你说他们怎么惹我了?”

    “我怎么会知道。”染七七快要被他逼疯了。

    他缓缓的收拾视线,漆黑的眸子平静的看着电脑屏幕,冷冷的说:“它们是你为了康子陵买的,自然招我惹我了。”

    “你不可理喻。”染七七生气的吼道。

    霍君陌意味深长的看着她气鼓鼓的小脸,薄唇的笑意弥漫,“染七七,做我的女人,你的吃穿用度,你的所有,都有我来承担。你身边残留的任何一个男人的气息,我都要抹除的干干净净。”

    “你说抹除就抹除?”染七七讽刺的看着他,“康子陵印在我的脑海里,他的印象比你深刻,给我的回忆比你多,我可以忘掉你,却忘不掉他。”

    砰!

    霍君陌一掌拍在桌子上,他站起来,双眸充满震慑,“染七七你他妈的再敢替她一句好,我就杀了他。”

    染七七蓦然的震住,眼神呆呆的看着霍君陌。

    她好像碰到了霍君陌的死穴了。

    她嘴角扯起一丝寡淡的笑,“原来你这么怕被人取而代之。”

    “染七七。”他痛恨的咬着女人的名字,“滚出去。”

    他不想和她在发生冲突。

    染七七也深吸了一口气,深知因为衣服和他发生口角,只会找来麻烦。

    她转身出去,一个人回到了房间。

    吴阿姨把衣帽间里的衣物都搬空了,连个头发丝都没有给她留下。

    而且不知何时,铺在床上喜气洋洋的红色床单也不见了,取而代之是简单的灰与白。

    这分明是霍君陌的品位。

    吴阿姨再次折回来,往衣橱里放了几件全新的睡衣和内衣。

    “小姐,要吃些东西吗?”她毕恭毕敬的问。

    染七七摇摇头,她哪里有胃口。

    “去给她煮点燕窝粥过来。”霍君陌从书房里出来。

    染七七回头,他站在走廊上,俊脸在幽暗的灯光下明暗交错,他本就俊美,气质又内敛矜贵,看一眼便让人心悸。

    如此容易令人心动的男人竟然是一个恶魔。

    “好的。”吴阿姨转身离去。

    染七七转身,却听到霍君陌低沉的嗓音带着三分警告的,“染七七,你如果敢绝食抗议,我保证他们也别想吃饭。”

    “霍君陌!”染七七愤怒的瞪着他。

    霍君陌走过去捏捏她的小脸,如此活色生香,如此真实,虽然她水灵的双眸充满恨意,可他竟然是那样的满足,“乖,你好好吃饭,我保证你身边的人都能过得好好的。”

    “我知道了。”染七七一字一顿。

    霍君陌松开她,转身往楼梯走。

    染七七回到房间,拿上干净的睡衣去洗澡。

    两天的折磨,她身上残留着被男人虐爱过的痕迹,她想洗干净。

    半个小时后,染七七从浴室里出来,身上穿着棉质的干净睡衣,白皙嫩透的小脸泛着红晕。

    在房间的茶几上摆着一碗燕窝粥,吴阿姨就站在一旁。

    染七七看着她。

    她含笑道:“先生的命令,让我看着小姐把燕窝粥吃掉才行。”

    染七七抿抿唇,“他让你监视我?”

    “我只是负责照顾小姐的饮食起居衣食住行。”吴阿姨笑着回答。

    “有什么分别,还不是把我当成了一只豢养的金丝雀。”染七七不满,她虽然是被父母宠爱长大,可也是一个思想精神都非常独立的女性。

    “小姐不要这么说,先生是很宠爱小姐的。”吴阿姨回答,“两年前先生就聘请了我,请了很多大厨和营养师给我上课,为的就是能把小姐服侍好。”

    “两年前?”染七七错愕的看着吴阿姨。

    也就是说,这一切霍君陌从两年前就在策划了?

    还真是处心积虑。

    吴阿姨干干的一笑,她似乎好像是多言了。

    染七七把燕窝粥一股气喝掉,放下碗,对她道:“我要睡了。”

    吴阿姨点点头,“好,先生出去了,他让我转告小姐,要乖乖睡觉,不然小姐的父母会有危险。”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2016年组织工作四项重点任务系列图解之四:深化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责任 2019-05-20
  • 哥大在读硕士马健瑞创业 为留学生做“专属保护”装备 2019-05-16
  • “三连冠”从何而来?恩施市领跑全省生态功能类县市揭秘 2019-05-13
  • 厉害了无人机植树系统!一天能种几万颗树 2019-05-04
  • 一村一品!安徽推广“四带一自”产业扶贫模式 2019-04-28
  • 新疆科研人员“妙手”引导致病细菌发挥“以毒攻毒”效应 大肠杆菌可除水体汞硒污染 2019-04-27
  • 四川一干部染赌一夜输16万再难抽身,为全县最年轻女乡长 2019-04-27
  • 单场造5球!黄紫昌展现巨星潜质 赛后一句话让人动容 2019-04-24
  • 直播预告│大小洞天端午送福利 系列活动等您玩 2019-04-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4-15
  • 手机-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4-10
  • 临汾市招商引资推介会在曲沃举行 2019-04-10
  • 北京发布新政:外埠号牌车进京证每年最多办12次 2019-04-08
  • 《阿搭嫂》将与台湾观众见面 2019-04-07
  • 中国第一人!徐恭义获桥梁工程技术“诺贝尔奖” 2019-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