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安徽快三走势图:(完结)娇妻狠绝色总裁别惹我免费阅读_安涟漪司修铭目录by踏雪行径

    发布时间:2018-11-15 19:24

    娇妻狠绝色总裁别惹我安涟漪 司修铭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娇妻狠绝色总裁别惹我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娇妻狠绝色总裁别惹我里,主要介绍了安涟漪司修铭两个人之间发生的爱恨情仇,下面就去看看这本都市小说吧。 夜阑”会所,H市最豪华最奢侈的销金窟,这是有钱人的天堂,穷人的地狱。能来这里消费的人,不是有钱人就是有权之人,最普通的会员卡也要一百万。当黑夜降临,“夜阑”会所这才开始喧嚣起来,各个男男女女醉生梦死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明明灭灭的灯光,震耳欲聋的劲爆音乐,暧昧的调笑声,形形色色的人在这里肆无忌惮的宣泄着欲望。

    娇妻狠绝色总裁别惹我

    第一章 今天晚上等我

    阳光清透地从叶窗洒落进来,将屋内照得通亮。黑色加长的办公桌上,摆放着的新闻杂志主封面上一张英俊的男人的脸庞异常的吸引人。

    “涟漪……涟漪……”

    耳畔似乎有道到的呻吟声传了过来。趴在桌子上的女人眉头微皱,极其不安的样子。

    半梦半醒之间,英俊的男人似乎朝着她走来,冷酷的面容上带着说不出来的性感俊朗。他的大掌在她的身上游移着,点燃起阵阵的烈火,令她不能呼吸。

    眼看着就要到达激动人心的暧昧时刻,倏地一道敲门声传了过来,落入了安涟漪的耳中。

    “安经理!”

    是助理高清的声音。

    安涟漪一瞬间清醒了过来,恍惚之间便立刻坐直了身体。她的眼睛微微眯了眯,脸却是通红一片。

    目光最终落在了桌子上杂志封皮面的那个俊美的男人。

    “我去!竟然做梦了!还是个春梦!司修铭,不过才一个星期不见而已……我有那么饥渴的么?”

    安涟漪搓了搓自己的眉心,娇艳欲滴的红唇上露出些许柔和的笑容来。

    她的手指放在封面上男人的脸庞处摸了下,闭上眼睛,仿佛是在抚摸着男人现实中的脸一样。

    安涟漪唇角微微一勾。

    忽而门口的敲门声再一次加重。高助理在门口等了一段时间,已是有些急了。

    “安经理,在不在?”

    “进来吧?!?

    高助理推开门进来,抬眼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办公桌后的安涟漪。却见安经理的头发似乎有些散乱的模样,正用手在梳理着自己的头发。

    她的动作很随意,却自然有一种让人容易看恍惚的惊艳。不管这是第几次见到安经理,高助理都不得不承认,她还是不能忽视眼前的这个女人身上那一种极其强大的魅力。

    “什么事?”

    安涟漪把头发整了整,将身子放松,靠在了椅子上,目光淡定地看着眼前的高助理。

    “这是这一季度的报表。安经理,我们这一次又拿了一个不小的单子,销售额又突破了呢!”

    高助理心底惊叹了几分,有魅力有才能的人就是这么厉害。

    安经理不过上台才短短一年的时间,就能将所有的业务都处理的井井有条,还拿下了两个大单子,直接让整个部门都跟着沾了光。

    “嗯?!?

    安涟漪轻哼了一声,接过了高助理手中的文件,直接在上面签了字。

    “这个是我们市最有身价的钻石王老五司修铭啊!安经理,没想到你也喜欢他?!?

    高助理平日可不算是什么花痴。一般的男人,她也瞧不上。只是因为这个男人实在是太特别了。

    全市最优秀的男人,长得不比明星差,而且还不是那种嫩豆腐行的奶油男,长得轮廓分明,俊美到带上了几分邪气。明明是冷酷极端的男人,却又令女人无法不想着亲近几分。

    “安经理,你这桌子上还一直都放着司修铭的照片,只是可惜听说他要结婚了!也不知道会是谁那么幸运,竟然能收了这样的绝世好男人!”

    安涟漪的手指微微一动,眉头皱了起来。

    “要结婚了?”

    “对啊!听说都已经要发请柬了呢!”

    高助理一脸的羡慕,在一旁的安涟漪却是托起了腮帮子,脸上的笑容却是挂不住了。

    他决定……要向自己求婚了么?

    安涟漪漂亮白皙的脸上一抹羞涩的艳红。

    看着高助理拿着文件离开,安涟漪一时无心再看文件了。

    “您有新的短消息请注意查收!”

    忽而手机些许的提醒,令安涟漪迅速回过神来,点开手机短信,她唇角的笑意更大了。

    司修铭:今天晚上等我。

    安涟漪紧紧盯着司修铭手机上的信息,心扑通扑通地狂跳了起来。喜悦爬满了她整个心脏,这一刻她几乎就要克制不住自己的兴奋了!

    好容易下了班,安涟漪难得没有加班,拿了外套就冲向了地下停车场??档搅怂衷谧∷薜牡胤?。

    把房间收拾了下,又换洗了一身性感又漂亮的黑色礼服,准备上了红酒和蜡烛,她坐在餐桌前极其地期待。

    忽而……

    门铃声响了起来。

    安涟漪连忙站起来去开门。

    才一开开门,高大的男人便直接闯了进来,二话不说地就抱起了安涟漪。

    熟悉的怀抱,好闻的清新残存的烟草气息,司修铭英俊的脸面无表情,眸色幽深。明明是冷酷至极的样子,手上的动作却在此时未曾停下,一把将安涟漪压在了墙上。

    他的唇冰凉似铁,却带着狂放和肆虐,将安涟漪整个人从头到脚一一点燃。

    安涟漪精心准备的这一切,本来就属于他。

    三年地下情。她是他最长久的女伴,也是最有可能嫁入司家的人。跟司修铭在一起这三年,她从未提过要跟他结婚,不过安涟漪一直都觉得他们两个人才会是最合适彼此的。

    别人都道司修铭无情冷酷又禁欲,又没有什么太多的八卦绯闻,只觉得他大概不可能会是谁的所属物。只是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火热多情向来也只留给了她安涟漪一个人。

    “你不专心?!卑擦颁艉悸蚁胱?,忽而胸口一凉。

    她被眼前的男人给打横抱起,朝着卧室走去。

    “我们还有烛光晚餐?!卑擦颁粝肫鹆俗约焊崭兆急傅?,现在还放在桌子上放凉着的。

    “等享用完了你再去?!?

    司修铭挑眉,眼神中带着妖异魅惑的光。

    安涟漪倒吸一口冷气,这男人魅力太大了,只是这么简单的动作,被他做起来,就仿佛是带上了无数的光环。

    美色误人。

    她被他压向了大床,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停顿了片刻,似乎是想看清楚她的表情。

    在注意到她些许的羞涩之时,他唇角一勾,而后吻上了她。

    衣服散落一地,室内一片春光。

    第二章 就当被狗咬了

    安涟漪呼吸沉沉,慵懒地不想动。从刚刚见面到现在,她被他折磨着要了一次又一次,已经万分疲惫了。

    本来准备着的红酒,她估计也爬不起来去喝了。

    这男人……一定是借故在惩罚着她刚刚的不专心。

    司修铭很快穿好了衣服,站在窗户口,点燃了一支烟。

    烟色缭绕,照得他的面容一时有些不怎么清晰。

    “我有些事要跟你说?!闭诎擦颁艨醋潘拘廾氖焙?,忽然耳边听到了他说话的声音。

    “什么事?”是该想提他说的要结婚的事情了吧?

    安涟漪如此一想,心头不由得一喜。

    “我们在一起有三年了吧?你从二十岁的时候认识我,一直都跟着我做事,现在也该有一次给自己做主的机会了?!?

    “做主的机会?”

    司修铭转身,高大的身影被窗口的黑暗给掩盖起来。很快就把接下来的话给说了出来。

    “我们以后就不要再联系了?!?

    司修铭此话一出,安涟漪的脸色顿时一变。

    “你说什么?”

    刚刚还你侬我侬的,这会儿才刚刚做完,他就说不再联系?“你在跟我开玩笑?”

    “我向来不开玩笑?!?

    司修铭安静地看着安涟漪。

    安涟漪脸上刚刚的惬意瞬间消失不见,笑容僵在了脸上。

    这男人竟然不是要求婚,而是要跟她分手?

    可是既然是要分手,那刚刚又为什么闹出那么一回事来?他这是在搞什么?

    安涟漪站了起来,气得手不由得颤抖了起来。

    “司修铭,你什么意思?”

    “我要迎娶林家大小姐,林国忠的女儿。这样对司家有很大的好处。这是请柬?!?

    司修铭平静地看着安涟漪,不冷不热地回应着。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无动于衷,仿佛刚刚所说的话,不过就是跟平日里谈论的公事一样。

    安涟漪咬了咬牙,头有些懵懵的,却还是强自忍着,将他递过来的请柬打了开。

    请柬的封面上一男一女互相挽着手,身上穿着的正是婚纱照。

    女孩子长得很漂亮,娇贵的如同公主一般。她笑靥如花,明媚的眼神透露出极其幸福的模样。

    她的身边站着的正是司修铭本人。

    “还真是郎才女貌?!?

    安涟漪握着请柬的手微微一紧,心头蓦地一窒,胸口一阵憋屈。

    如果司修铭要娶这位林大小姐,那为什么之前一点儿消息都没有透露给她?

    真是个人渣!

    “你不用伤心,我会给你三千万和一套房产做为补偿?!?

    司修铭又继续补充了句。

    这话说的,若是其他女人,估计早早就激动不已了。只是落到了安涟漪这里,她却是心头的怒火更盛。

    “所以说,从一开始你就没想过要跟我结婚?”

    “涟漪……你从来都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女人?!彼拘廾ǘǖ乜醋潘?,目光深邃。

    安涟漪气得想直想吐血。她咬紧了牙关,心头火气上升。目光扫视着司修铭上下,放肆地盯着他的那里,唇角勾起了冷笑:“我的确从来不胡搅蛮缠。不过……你确定除了我,还有别的女人能跟你配合的那么好?”

    才爽完就提上裤子不认人。司修铭还真是好样的!

    “安涟漪,你是个女人。别不顾矜持?!?

    司修铭皱起了眉头。

    安涟漪继续放肆而又张扬地笑着,红唇诱惑而又张扬,迈开双腿,两步走到了司修铭的跟前,她伸出手拉住了他脖子的衣领。

    而后淡然开口道:“司修铭,你刚刚不是还挺性福的么?才从我这儿爬起来,这会儿就要装作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说着,安涟漪尽力地勾起眼前的男人的深刻欲望。

    他们在一起三年了。

    三年足够让她知道这个男人的底线,也知道他的敏感。只要是她挑逗着的,司修铭也的确从来都没有拒绝过。

    只是这一次……

    司修铭用力推开了她。

    “我话已经说完,我要走了。以后我们两个也永远都不要再见面了?!?

    司修铭的语气阴冷,这话才一说出来,安涟漪一颗心瞬间就沉到了谷底。

    她忽而抬起头来,安静地看着他:“你是认真的?”

    “你说呢?”司修铭往后推了一步。将手中的烟头按下去熄灭掉。

    “好!记得你说过的三千万还有房产。你大爷的,这些年就当被狗给咬了,老娘从今天开始,就不伺候你了!”

    安涟漪压下胸口的疼痛,忍住鼻子的酸意,转身抓了一件外搭的风衣,就直接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她连胸衣和内裤都没有穿,踏上高跟鞋就直接往门口走。

    安涟漪才想要推开门,一旁的司修铭却走到了一旁,压住了门把手,把她给拦在了门口。

    “怎么了?舍不得我走了?”安涟漪挑眉看着他。

    “穿好衣服?!彼拘廾纳袅欢〉愕钠鸱疾辉?,只是平静地陈述一件事实,指出安涟漪的错误。

    安涟漪大怒,她咬牙切齿,目光阴冷地看向了他:“这就轮不上你司修铭操心了!反正咱们两个之前也不过就是炮友关系,就是普通的情人而已,既然现在你要去结婚了,那我的事情就不劳阁下费心了。依我这种才貌,我会缺男人?我还有千百个炮友在等着呢!”

    司修铭的目光瞬间冷洌如刀!

    这女人,果然是什么话都敢说啊!

    司修铭还想说什么的,却没注意到安涟漪的小动作,被她掐了自己一下,就那么逃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

    出门竟然穿成那个样子!

    风衣之下未着寸缕,她也是真的够大胆的!

    ……

    安涟漪下了楼,眼泪再也止不住,瞬间从自己的脸庞滑落。

    她竟然会被男人给甩了!三年啊!她以为她会跟这个人在一起一辈子的,最后却换来这么一个结局!

    司修铭,我特么要是就这么放过你,我就不姓安!

    安涟漪擦了擦自己的眼泪,脚步愈发地加快了起来。上了车,她启动了车子,手机这时候却是响了起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淡定一些,接起了电话。

    “涟漪小姐,你快点儿回来。夫人跟老爷两个人又吵起来了?!?

    第三章 家事

    她涟漪皱起了眉头,竟然又吵起来了!

    她的手死死地捏紧方向盘?!澳憧春昧?,别让事情闹得太大,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回去?!?

    说完这话,安涟漪挂了电话,飞也似的就赶回到了安家。

    刚刚下了车,她才刚刚上了楼,立刻就听到了噼里啪啦的玻璃碎裂的声音,似乎还有一些咒骂和哭喊声。

    “安德林,我跟你拼了!想要那个女人和你那个不知道哪里整来的野种进门,除非我死!”

    “你个贱人!你不让我的女人进门,我就弄死你!贱人!”

    这吵架的声音无比的清晰,一听就知道是她的父亲和母亲!

    安涟漪才一听到这样的声音,脑子轰地一下就炸了!

    她的父亲要打母亲了!她必须立刻上前阻止这一切!

    深吸了一口气,安涟漪急忙冲了进去。

    才一进去,她便看到了父亲安德林高高扬起了手,就这么打算要往母亲薛锦绵的脸上打去。

    母亲一脸惧怕和无所畏惧的样子,却只会被安德林给激怒得更狠!

    “住手!安德林,你要是敢打我妈,信不信我砍了你?”安涟漪火辣的脾气瞬间上来,看到自己的母亲被人给欺负,她半点儿都不能忍!

    安德林跟薛锦绵两个人立刻回过神来,看着安涟漪怒火冲冲的样子,不由得都是一怔。

    薛锦绵的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

    “涟漪……涟漪……是妈对不住你啊!只怪我这个当妈的没有出息!你这个父亲,他,他竟然要让小三登堂入室,还有他跟小三生下来的那个贱种!他都一并要整进来,你爸这是想要我的命啊!”

    安德林本来看到自己的女儿发怒的模样,还是有些发怵的,这会儿听到薛锦绵这么告状,也就立刻顾不得了,连忙高声回应道:“我要跟你离婚,你自己不愿意!薛锦绵,你也不看看你这副样子,如果当年不是因为你父亲,我能娶你?现在你父亲重病在医院住着,早晚都会立刻死了。这安家现在我说了算!”

    “你……安德林,你这个畜牲!你想离婚,那个贱女人想要拿走我薛家一半的钱?我告诉你没门儿!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涟漪的!当年如果不是因为我父亲,安家能起来?你安德林能有今天?”

    薛锦绵当年被安德林一张巧嘴给说得迷了心窍,就这么嫁给了他,还给他生儿育女。安家当年不过就是农村里一家普通的农户,连个城市户口都没有,更别说如她薛家那么大的势力了。这么些年,安家可都是靠着薛家起来的,现在安德林却是恩将仇报!

    “你这个贱人!又在说这样的话,我就告诉你了,这一辈子,我就是因为你们薛家,才会被人给耻笑成吃软饭的。我就是要跟你离婚,而且财产还必须分我一半!”

    安德林目光阴冷,他如此开口,分明就是早就已经想好了的。

    安涟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这就是她那么一个不要脸的父亲!还有……无能到连个男人都制不住的母亲!

    她也没什么资格说自己母亲的不是!她不也刚刚被男人给甩了吗?

    “你……想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我这就跟你拼了!”薛锦绵眼神中充满了愤恨。

    她本性懦弱,亦不可担当。从来薛家大小姐就是被宠坏了的,怎么会知道这等人世间的险恶?

    薛锦绵心头一团火立刻上升到了头顶,她二话不说的,直接冲到了安德林的跟前,挥起手来就是一巴掌。

    两个人很快撕打了起来,别看薛锦绵平日里软弱,打起架来,却是并不含糊,抓住了安德林的头发就不肯放手。

    这两个人越打越厉害,一旁的张妈都看不下去了。

    “小姐……这怎么办?这么下去,夫人肯定是会吃亏的?!迸嗽趺纯赡芑崾悄腥说亩允?

    “你们还不住手?”

    安涟漪冷声开口,声音如同掉入了冰窖之中,冻得人心发寒。

    张妈在一旁看着,不由得哆嗦了下。

    自己的女儿若是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也一定会是这种样子的吧?

    可怜了,安家大小姐又能如何?还不是没人疼没人爱的孤苦孩子!

    安涟漪的话说了出来,若是平日里大概还能管点儿用,这一次却是一点儿都不管用了。

    两个人已经打得失去了理智,一个个地都不肯放手。

    终于让安德林找了机会,在挨了薛锦绵在脸上死死抓的那一下之后,他用力推开了她。而后挥起手来,就是重重的一巴掌!

    “啪!”地一声响亮的耳光声音。

    “涟漪!”薛锦绵惊喊了起来。

    安涟漪两三步走了上前,替她挡了这一巴掌,她自己的脸上却是红通通一片。

    “涟漪你……”安德林不由得心虚了起来,这个大女儿一向都不好惹,再说了安氏集团的很多事务都是她打理的,他并不想跟安涟漪争执起来。

    “你们闹够了没有?”

    安涟漪忍着脸上的疼,语气阴冷?!懊挥心止坏幕?,我帮帮你们?”

    “涟漪你……都是我的错啊……都是我这个当妈的不对,你为什么要替我挡这么一下?你怎么不让我去死?”

    薛锦绵看着自己的女儿就这么冲过来,脸色大变。

    安涟漪冷笑着开口:“那你去死啊!”

    “我……”薛锦绵顿时不敢说话了。她若是真的敢死的话,哪里还会成现在这个样子?

    况且,她要是死了,安德林那还不是会肆无忌惮地对付她的女儿?到时候,他把安涟漪给撵出去的话,那她就算是死也不会瞑目!

    “安德林,我在家一天,你就别想着把外面的女人和那个孩子给带进来。别说我妈不同意,我也不会同意!如果你想带可以,从这个家里净身出户!”

    安涟漪放下这句话,而后自己往沙发上一坐,不再开口了。

    安德林一时胆怯,看了一眼安涟漪,想说什么的,最终还是嘟囔了几下,再也不说什么了。

    房间里顿时一阵诡异的安静。

    薛锦绵埋怨地看着安德林,对涟漪更为心疼。

    张妈见事情总算是平息下来,连忙到厨房忙活,准备吃的去了。

    “我回来了!呦,我那个宝贝妹妹也在啊!”

    第四章 咱们走着瞧

    忽而一道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安家的大少爷安衍博推开了门,径直走了进来。

    安涟漪的眉头顿时紧皱了起来。

    安衍博怎么这会儿回来了?

    “这是怎么了?一个个都哭丧着脸的样子!真是让人不省心呢!”安衍博吊儿郎当地走到了薛锦绵的身边?!奥?,我没钱了,你给点儿钱?!?

    “你自己没手还是没脚?干什么都得让妈惯着你是不是?”安涟漪最看不惯事情就是自己这个没用的哥哥,就知道伸手找家里人要钱!天下的男人果然没有一个人好东西!

    司修铭也是如此,跟她在一起三年,说娶了别人就娶了!自己的父亲不但在外面养小三,在家还动手打老婆,更是忘恩负义的典型!而她的这个有着血缘的亲哥哥,却跟个废物一样,天天就知道吃喝玩乐,出去嫖赌,回来就伸手要钱。

    安涟漪越想越生气,心底的失望也愈发地浓重了起来。

    “安涟漪,你别跟吃了炮仗一样的。我这爸妈要钱,关你什么事?这钱又不是你的!”

    “这钱是我一笔一笔挣的!你们在场的几个,有谁天天在公司里上班,有谁天天坐在公司里处理事的?”

    安涟漪咬牙冷笑。

    安衍博一时语塞,知道自己说不过安涟漪,直接发起了飙来?!鞍擦颁?,你就是个母夜叉!怪不得到了现在还嫁不出去!我看啊,你就要一辈子老死在安家了!你自己吃这里的,喝这里的,做点儿事就是应该的!你就说吧,我要钱,你到底给不给吧!”

    “不给!安衍博,我可告诉你,今天你一毛钱都别想拿到手!”

    安衍博倒吸了一口冷气,整个人心头火气更盛。本来就是个二百五,有钱就是他大爷,这会儿被安涟漪给刺激了下,顿时冷了脸。

    “安涟漪,你想死的吧?”

    “我就是想死呢,有本事你打死我啊!”安涟漪这一天感觉自己真是受够了!那一瞬间,还真的不如就这么死了算了!

    “你还真以为我不敢打你吧?”安衍博瞪了一眼安涟漪,冲了上前,直接就是用力一推,顿时把安涟漪从沙发上推到了地板上。

    安涟漪的脑子里,似乎在这一刻有一把火,轰地一下点着了。

    薛锦绵瞧见不对,连忙上前拉住了他?!澳愀墒裁茨?涟漪可是你亲姐姐!”

    “不给我钱,就是我仇人!她要是再这么嚣张,我就特么弄死她!”

    安涟漪咬紧了牙,站了起来,就直接往厨房里冲,进去拿了一把菜刀就拎着出,当着安衍博的面一把砍向了眼前的桌子!

    “嘭!”桌子上被菜刀狠狠地砸出了个印子?!鞍惭懿?,你试试,看谁弄死谁!”

    “……”

    安德林跟安衍博两个人看着这一把锋利无比的菜刀,一时懵住了。

    安衍博再也不敢提钱的事儿,二话不说,转身就躲。直接进了房间,锁上了门再也不敢出来。

    妈的!

    安涟漪就是个疯子!

    安涟漪把安家人都给吓了一跳,她也没再说什么,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想着今天的事情只觉得心头一阵悲哀!

    安家这么乱套,她早就已经习惯了。真正让她觉得不能忍的是,司修铭要跟她分手。

    当时她也足够潇洒,可是回过神来,她却很清楚地知道自己不可能做到那么淡定。

    三年啊!三年的同床共枕,三年的夜夜相守,他们在床上那么和谐,白天上班,晚上如同夫妻一样的,这样的日子说要结束就这么结束不成?

    不!

    她绝对不能容忍!

    “司修铭,我就不相信你能把这三年都给忘记得一干二净!”

    安涟漪深吸了一口气,进了浴室冲澡,又给换上了一身性感的低胸露背的红色短裙。妖艳的大红色,衬着她的肌肤愈发白得似雪。

    烈焰红唇,疾步如风。

    她浑身散发的魅力极其的致命。

    满意地看了看镜子里的成果,安涟漪微微闭了闭眼睛,而后再一次睁开。

    “我安涟漪,从来都不会认输!司修铭,咱们走着瞧!”

    ……

    黑夜似幕布一般覆盖住全世界。

    霓虹灯光耀眼异常,却在此时将白日所有的喧嚣给淹没。外面的小路上,已经安静无人。

    而高级会所里头却是一片笙歌。

    安涟漪坐在红色的跑车里,目光紧紧地盯着铭鑫高级会所的门口。

    她跑车旁停着的豪华黑色跑车,不是别人的,正是司修铭的。

    很好啊!

    刚刚跟她分手,就敢跑到这地方来,他还真是不把她放在眼里!

    安涟漪的眼神中带上了几分阴冷,而后拿出了手机。她一遍一遍地翻着信息的记录,一遍又一遍地看着通讯录上司修铭这三个字。每看一眼,她的心便如同被针扎着,刺疼刺疼的,令她难以忍受。

    终于,司修铭跟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一起从会所的门口走了出来。

    其他几个男人身边都带着漂亮又好看的女伴,只有司修铭的身边没有人。

    他面无表情,俊脸依旧是冷酷的模样。

    女人们不是不想靠近他,却都苦于没有那个机会。安涟漪看着看着,嘴角不由得露出一抹讽刺。

    她以为司修铭在外没有拈花惹草,是因为她的原因,他其实心里头有着她的位置。谁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假象。

    收了收心思,眼看着这几个人朝着这边走过来,安涟漪推开了车门,径直下了车。

    哒哒哒的高跟鞋的声音,在很短的时间内传入了众人的耳中,几个人不由得将目光看过去。

    “我去,这妞长得不赖啊!瞧瞧这一双修长的大腿,真真地能夹死人吧?还有那胸,那美背!这妞怎么以前没见过?”

    “跟这样的女人相比,咱们身边的这几个可都成了渣渣了!唉,司总,你不瞧瞧么?这女人……那看着就是个尤物,要是这么就放弃了,那岂不太可惜了?”

    男人们放肆地打量着安涟漪完美的身材,看着她一步一扭的模样,心头一个个都痒到不行,真想尝尝这女人在床上的滋味儿啊!

    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又性感完美的女人,也不知道司修铭会是个什么态度,会不会直接就被眼前的这女人给吸引到。几个人不由得打趣着开了口。

    第五章 你说说看我是谁

    可惜,他们倒是热情非凡着的,身边的司修铭却仿佛完全都没有注意到的样子,一时让几个人都不由得有些郁闷了。

    看来,司修铭这个传说中万花不沾的好男人,还真是不好相处呢!

    都这么完美的一个女人,眼看着都不能将他的注意力给引过去啊。

    就在此时,却见那女人不急不徐地正笔直地朝着他们这群人走过来。

    几个人不由得禀住了呼吸,而此时的司修铭也注意到这情况,不由得抬起了头。

    安涟漪两三步走到了司修铭的跟前,眉眼笑得弯弯的?!耙厥夥衩?可以直接全套免费赠送哦!”

    司修铭眯起了眼睛,安静地看着她。

    周围的男人女人瞬间呆住。

    她……竟然直接就走过来,还调戏了司总!

    这个女人也是太大胆了吧!上一次有个女人不知趣地自动送上门,听说直接就被司修铭给扔到了发廊做了三个月的免费活儿。当然本来那女人也就是做那一行的,就算这样,听说那女人也是被折腾地够呛的。

    这会儿……还有人不知死活地上来送死?

    几个人不由得摇了摇头。

    这一刻,真的是感觉这个女人要玩儿完了。

    司修铭没有说话,安涟漪心底阵阵发寒,她依旧笑得张扬?!翱蠢茨闶遣恍枰税?那就拜拜了。我这是饥渴难耐了,需要找炮友发泄,正好看到你长得这么帅,就想着免费送你一次,看来……这是没什么必要了。如此……我就再找别人了!再见!”

    安涟漪笑眯眯地挥挥手,继续踏着高跟鞋朝着眼前的高级会所走去。

    到了门口的时候,她只是露了个面,门口的保安就直接让她进去了。

    “看来她应该是咱这个会所的??桶?要不然这保安怎么就跟她这么熟?只是奇怪的是,怎么以前我们就没见过她?”

    众人喃喃地念了句。

    “算了,不过就是一个出了卖的,以后说不准还能碰上。到时候大家一起尝尝鲜就成了呗!话说,她的那个屁股可是真翘,玩儿起来一定带劲儿!”

    说话的是张总,平日里比较猥琐一些,而且有特殊癖好,没事儿干就喜欢玩儿女人的臀部。

    “走走走!在这门口再站一会儿就要冻死人了。咱们赶紧走!”

    “你们先走,我还有些事需要处理一下?!?

    司修铭转过了身,而后走了两步。忽而又再一次回转过头来,他安静地看了眼刚刚开口的张总。

    “张总的公司是中部的煤炭集团吧?”

    “啊?是啊!司总还能注意到我?您知道我?”张总跟这其他的几个人还不是太熟。他这还是第一次到会所来,若不是因为司修铭有个同学在这里,他正好跟他的那个同学认识,估计也不可能会有这一次的机会。

    这会儿竟然被司修铭亲自点名,他一时有些受宠若惊。

    “刚刚你自己说的。哦,对了。从明天开始,你就不要再做煤炭生意了,司家会全权接手。另外……以后也别出现在我的面前?!?

    司修铭说完这话,迈开了步子又重新进了会所。

    张总呆了呆。

    “司总那话是什么意思?”

    “张总……你还不明白?不知道你刚刚怎么得罪了司总,你们家要破产了!”

    张总双腿一软,瞬间瘫倒在地上。

    众人面面相觑,对待张总倒不是那么同情。这种事情随时都能发生,只是好奇的是,司少,到底是为什么要发火?

    ……

    安涟漪进了会所,二话不说,直接就上了二楼,到了吧台旁边抢了瓶酒,就往自己的嘴里灌。

    辛辣的液体顺着喉咙流进去,那一瞬间似乎能把她的喉咙给撕裂一般。

    可是就算是白酒刺激着喉咙疼,也不如她胸口的那一阵的疼。

    “喂……你……”

    被抢了酒的慕优爵刚刚想要发火,却在看到了竟然是如此一个美女之后,停下了动作。

    更何况,眼前的女人的眼神……他似乎曾经在哪儿见过。

    很熟悉很熟悉的感觉,这是绝对不会让他忘记的眼神。

    “好吧,你想喝就喝。不够了,我再让酒保给你倒?!蹦接啪舸浇俏⒐?,英俊的脸上挂起了一抹笑容。

    桃花眼一弯,引得不少女人都看向了此处,有几个还对着他眨了眨眼。

    安涟漪懒得理会,反而把酒放到了一旁,三步两晃地走到了舞池中央。

    她放肆地舞动着,黑色的秀发扬起又落下,性感又妖娆的动作,每一个举动都能令人饥渴万分。

    “有意思……”慕优爵的眼睛更亮了几分。这个人这样子,似乎让他觉得更熟悉了。

    会是她吗?

    安涟漪舞蹈的模样,瞬间就吸引了大半的男人向着她靠近。眼看着她就要被众人给围上来,忽而从台下走过来一个英俊高大的男人,到了台中央,停在了安涟漪的跟前。

    “安涟漪,你闹够了没有?”司修铭平静地看着她。

    就算是眼前的景象轰动不已,他也依然仿佛泰山崩而面不改色。

    安涟漪讽刺地看了他一眼,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她媚眼如丝,说话的语气明明是想要冷漠的,却在此时多了几分喘息。

    “司修铭,我想做什么,关你什么事?你以为你是谁?”

    她冷笑。

    “我是谁……”司修铭幽静的眸色愈加深遂,明明很平静,却让安涟漪整个人不由得哆嗦了下。

    他的语气冰冷了下来。

    “你说说看,我是谁?!?

    第六章 你以为你是谁

    安涟漪被司修铭冷厉的眼神盯着,心底忍不住的有些发憷。

    但随即安涟漪想到司修铭做的混蛋事,心底的寒意瞬间消散,她没有对不起司修铭,她怕什么怕!

    安涟漪抬头,目光冷冷的看着司修铭,殷红的嘴唇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帅哥,你不是刚刚我的约炮对象么?不过……”

    在司修铭越发冷厉的视线下,安涟漪话语一顿,小心的咽了咽口水,继续不怕死的开口。

    “不过,我记得帅哥你当时无动于衷啊,怎么又追过来了?你这是后悔了吗?”

    说着安涟漪伸出纤细的指头在席修明暗沉冰冷的眼神下挑衅的摇了摇,冷笑道:“可惜你没有机会了,我现在要找别人?!?

    安涟漪说完不再看脸色冷的吓人的司修铭,转身就要朝舞池的另一端走去,却被司修铭死死的握住了手腕。

    “安涟漪!”司修铭语气冰冷的带着些咬牙切齿。

    背对着司修铭的安涟漪小心翼翼的深吸了一口气,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告诉自己不要怂。

    “放手,不放手我喊非礼了!”安涟漪转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司修铭出口威胁。

    安涟漪的话音一落,周围就有人指着司修铭窃窃私语起来。

    司修铭眉头微蹙,冷呵道:“够了,别闹了!”

    闻言,安涟漪心里的怒火猛地被点燃,然后狠狠的甩开司修铭的手。

    安涟漪眼角泛红的怒瞪着司修铭冷笑,“呵呵!你总是让我别闹了!究竟是谁把我逼成这样的,你难道不是最清楚吗?”

    “美女,需要我的帮助吗?”就在安涟漪和司修铭两人僵持的时候,一道磁性的男声响起,正是慕优爵。

    只见慕优爵唇角微勾,英俊的脸上似笑非笑,一双勾人的桃花眼落在安涟漪的身上。

    司修铭冷睨了一眼慕优爵皱起眉头,语气冰冷透着警告,“与你无关?!?

    不过对于司修铭的警告,慕优爵只是似笑非笑的睨了眼司修铭,完全不放在心上。

    “当然需要!”安涟漪对慕优爵妩媚的笑了笑,然后站到了慕优爵的身旁。

    见安涟漪站在另一个男人身边,司修铭一双眸子暗沉幽深,“安涟漪!过来!”

    安涟漪小心脏颤了颤,现在的司修铭很可怕啊。

    可是凭什么司修铭说什么就是什么?

    让她离开她就离开?让她过去就过去?司修铭究竟把她安涟漪当成什么了?

    安涟漪嘴唇微微勾起,给了司修铭一个略带挑衅的笑容,“你以为你是谁?我告诉你司修铭,我们已经分手了!分手了你懂不懂!以后我的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说着安涟漪伸出手臂亲密的挽住慕优爵,嘴角勾起一个诱惑的弧度,“就算今天我跟这位帅哥睡了也跟你没有关系!别以为除了你,我就找不到男人了!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见司修铭身上散发的越来越冷的气息,安涟漪说完赶紧拉着慕优爵想要离开。

    司修铭被安涟漪气的想要揍人,这该死的女人!竟然敢当着他的面明目张胆的勾引别的男人,看来真的是胆子肥了!

    司修铭并不给安涟漪机会,在看出安涟漪要离开的想法时,猛地把安涟漪抱起就径直往舞池外面走去。

    “啊!”司修铭突然大胆的行为,让措手不及的安涟漪吓得尖叫了起来,下意识的搂住了司修铭的脖子。

    “哦哦哦!”舞池里面的人们也被这一出给刺激的大声起哄,甚至还主动让出一条通道,让司修铭顺利通过。

    听着周围的起哄声,安涟漪又是害羞又是气愤,气愤司修铭的霸道,总是这样自以为是,根本就不顾及她的感受。

    安涟漪在司修铭怀里一边挣扎一边反抗道:“司修铭你个混蛋!赶紧放我下来!你听到没有!”

    只是司修铭并没有理会安涟漪的挣扎,抱着安涟漪快速的离开舞池往会所外面走去。

    慕优爵也没有想到司修铭会突然做出这样雷厉风行的事情出来,等他反应过来,早就被起哄的众人给挤在了舞池中央,一时半会儿根本就出不去。

    “呵,倒是越来越有意思了?!蹦接啪籼一ㄑ畚⑽⑼淦?,眼神微冷的看着离开的司修铭,语气莫名。

    “混蛋!王八蛋!你放我下来!”安涟漪无法挣脱司修铭的怀抱,只能气愤的骂道。

    只是司修铭脸色冰冷的吓人,一直保持沉默,直到把安涟漪塞进他的车里。

    “司,司总,这……”驾驶座上的司机被眼前这突然的一幕给吓得有些口齿不清了。

    不过司机在看到司修铭那冰冷的神色时,吓得不敢再开口说话,我的乖乖,司总这是怎么了,好像要吃人一样,真是吓人!

    “下车?!彼拘廾挥欣砘崴净南敕?,走到驾驶座一边冷声吩咐。

    “哦,好的好的!”司机急忙推开车门冲下车,生怕晚了一步。

    “混蛋!让我下车!”安涟漪伸出手想要打开车门却发现被锁了,不由对司修铭怒道。

    司修铭坐上驾驶座,眼神都没有给安涟漪一个,命令道:“闭嘴!”

    安涟漪一听司修铭那冷的快要冻僵人的语气,心里有些发寒,张了张口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出声。

    安涟漪悄悄的瞟了眼司修铭俊美而冷酷的侧脸,悄悄的咽了咽口水,觉得现在还是不要再继续惹恼司修铭为好。

    要是惹恼了对方,对方被刺激的把她剁了那可就不好了,她还是很珍惜她的小命的。

    见安涟漪终于安静了下来,司修铭冷冷的睨了眼安涟漪,也不说话,直接开车离开。

    一时之间车厢里面谁也没有说话,只有安涟漪和司修铭的呼吸声,安静的有些可怕。

    最终还是安涟漪受不了这种诡异的气氛,开口问道:“这是去哪里?”

    司修铭面无表情的目视前方,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喂!我跟你说话!你是哑巴吗?”司修铭的无视让安涟漪一阵恼怒。

    司修铭闻言只是沉默,连眼神都欠奉一眼。

    司修铭双手紧紧握住方向盘,他很怕转头看到安涟漪会忍不住掐死这个女人!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