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安徽福彩十五选五开安:(大结局)陈美心贺凛小说_重生七零俏佳妻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15 19:32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重生七零俏佳妻》是由“蜂蜜百香果”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陈美心、贺凛,上一世,陈美心被人设计,被好朋友毁了一生,这一世她要让所有伤害她的人都付出代价。

     

    重生七零俏佳妻

    第一章  重生1976年

    A市,妇幼医院。

    “陈美心,你为什么要勾引贺凛怀上他的孩子?”

    一身白衣大褂的方慧茹狰狞了表情,一把掐住四肢被绑在手术台上陈美心脖子,“贺凛跟我结婚这些年,梦里叫的都是你的名字,甚至为了你,连一个孩子都不愿意给我。早在我让陈二狗夺走你清白的时候,你就应该去死了,你去死吧,你死了,他才可以真正忘记你!”

    陈美心呼吸艰难,万万没想到原本来找老友帮自己,但却害死自己。

    她想挣扎,却因四肢被束缚而没办法动弹,意识一点点抽离,恨恨瞪着上方的方慧茹,陈美心发誓,倘若有来生,一定要让她血债血偿!

    生命尽头,陈美心看到了一片白色的光,在白光之下,身着军装的贺凛冲进来,将她紧紧抱在了怀中。

    她还看到了方慧茹被贺凛摔了出去,跟破布娃娃般自墙边滑落。

    她想抬手,去抚摸这个她爱了一辈子,却错过了一辈子的男人,想诉说自己的爱意,倾泻自己的浓情,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身体,愈发的冰冷。最终,她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陈美心知道,她死了。

    “姐姐,姐姐,我饿……”耳边是软糯却无力的声音在不停的叫,陈美心睁开眼睛,见到的是一个蓬头垢面的小女孩正在拉着自己的手。

    “你是?”起唇发声,陈美心想到自己明明咬舌自尽不能说话了,再看着自己身处的这个泥巴屋,抬手附上自己唇边,满眼都是震惊。

    “饿,姐姐,我好饿……”陈美唤疑惑的望着陈美心,饥饿感让她无暇顾及其他,满脑子只想着曾经见到过却从未吃过的那些又白又香的大米饭,“我想吃米饭。”

    “美、美唤?你是美唤?”陈美心一再确认,最后终于确认这个茅草屋是她小时候的家,更确认眼前的小女孩是没活过十岁的妹妹。

    原本以为死了,却没想到重生回到自己十六岁这年,想到上辈子方慧茹在手术室对自己做的事情,陈美心紧紧握住了拳头。

    既然上天给了她重生的机会,这一世,她一定要让方慧茹将她欠自己的东西一件件还回来。

    最重要的……是要?;ぷ约?,跟贺凛再续前缘!

    想到上辈子自己就是在十六岁一次落水高烧之后就遇见的贺凛,陈美心立马坐起来,扫了一遍只有一张破木床两个大箱子,外加一堆她跟陈美唤捡的破旧衣服的屋子,眸子狠狠一深。

    “美唤饿了是吗?姐姐这就起床给你做饭吃。但是今天可能吃不到米饭,明天吃可以吗?”温柔的替陈美唤将两颊旁的碎发拨到耳后,陈美心告诉自己,上辈子没能力护住的妹妹,这一世,一定要好好照顾她。

    “好!”陈美唤早就被饿得没力气,见陈美心醒了会给自己做饭,她便蹬掉草鞋爬到只有几件破衣服的木板床上睡了起来。

    她实在是太饿太饿了,每当她们姐妹饿的时候,只有睡觉才能忘记那种要命的饥饿感。

    心疼的替陈美唤盖了一件稍微干净的衣服,陈美心闭上眼睛,将上辈子的回忆整理了一遍。

    现在是1976年8月,是她父亲死后第三个月。

    三个月前, 她大伯见她父亲死后,她们姐妹年纪小好欺负,便霸占了祖屋将她们赶到这个茅草屋让她们自生自灭。

    前世这个时候,自己陷入父亲去世的伤痛中,任由大伯一家欺凌,可她的妥协最后只换来自己跟妹妹的举步维艰,以至于在妹妹死前,都没能吃过一顿饱饭。

    这一辈子,她不会再拿良心喂那些狗!是她的,她一根草也不会让!

    不过,来日方长,现在最重要的是填饱妹妹的肚子。

    打定主意,陈美心刚出门,一大堆东西便朝她砸过来。

    “哈哈哈,哈哈哈,你不是最怕螃蟹吗,你吓到了吧,……我警告你,你下次如果还敢去小溪边,我一定淹死你!让你跟你那穷鬼老爹去地下团聚!”

    眼前的人是陈萍,她大伯家二女儿,在这个物质缺乏的年代,偏偏还让陈萍长出了一身的肉。

    明明只比她小一岁,可身材上,倒像大她三岁,所以常常欺负她。

    有一次还将她锁在房中,给她的房子倒进满满一大盆的螃蟹,害的她全身被蟹钳弄得伤痕累累。

    小时候的她,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极度害怕螃蟹。

    而陈萍也是知道这点,常常拿螃蟹吓她。

    第二章 低配版蟹肉煲

    她这次之所以会落水发高烧,也是陈萍在溪边将她的头按到水里导致的。

    想清楚前因后果,陈美心弯腰捡起地上张牙舞爪的其中一只螃蟹,对陈萍微微一笑,只是笑意没达眼底,“正好我愁午餐吃什么,你就给我送过来了,陈萍,回去告诉你阿爹,陈家祖屋有一半是我爹的,让他将我家的房子给我腾出来,我过几天会去验收!”

    陈萍原本准备看陈美心的狼狈,没想到陈美心跟换了一个人一样,不仅不怕螃蟹还敢跟她爹要祖屋。

    顿时她便来了气,迈着沉重的步子就朝她过来。

    “祖屋是你爹欠我爹的钱抵的,你凭什么要回去!小贱蹄子,我看你是欠教训!”就在陈萍的手要抓到陈美心的时候,陈美心吹了一声哨子。

    一只土黄色的大狗就迅速的从另外一间茅草屋串出来。

    “大黄,谁敢打我你就给我咬她!”陈美心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满是狠厉。

    陈萍听得出来,她一点都不像开玩笑。

    只要她敢对陈美心下手,陈美心是真敢让那只狗咬自己。

    见陈萍没再上前,陈美心对上她,“你说我家欠你爹的钱,那欠条在哪里?这些年我只看到大伯找我父亲借过钱,可从没见过我父亲找你爹借过!”

    她父亲忠厚老实,这么多年一直在大队里兢兢业业埋头苦干,而她大伯一家,平时专挑轻松的活干,过年队里分东西的时候专抢她父亲的好东西??梢运?,十几年来,陈美心一家都在为她大伯家做嫁衣!

    可偏偏对他们那么好,他们却从未领过情。

    甚至,在她父亲重病的时候,她想要她大伯还钱看病,她大伯还将她打了出来,矢口否认欠钱的事。

    从另外一个角度说,她父亲之所以不治身亡,就是陈萍一家害的!

    “你没见过就不代表没有!陈、陈美心,你从哪偷来一只狗?别以为你有只狗我就会怕你,等我回去告诉支书伯伯,让他把你的狗打死!”见那只狗护着陈美心,陈萍将要抓陈美心的手收回来,怯怯退后一步,一溜烟跑了。

    见陈萍真的走了,陈美心这才松下一口气。

    她跟陈美唤常年吃不饱穿不暖,身材瘦弱又矮小,真跟陈萍打架,别说她一个,就是两个一起上,也没有胜算。

    幸好关键时刻她想起她上辈子这个时候收留过一只野狗,也幸好她还记得如何吹口哨。

    “汪汪!汪汪汪!”大黄狗颇有灵气,见陈美心抚摸着自己狗头,得意的朝她叫唤两声。

    想到自己跟妹妹今后安??赡艿萌空庵还?,陈美心轻叹一口气。

    今后,她不仅要管妹妹的吃饭,还要管大黄的,实在任重道远!

    知道陈萍一回去,定然会掀起小凤村一股风浪,陈美心摸摸叫唤起来的肚子,还是决定先喂饱妹妹跟自己的肚子。

    她现在住的茅草屋,是陈家的老屋。

    自从陈家太爷建了村头的那套四合院的房子后,这个老屋便一直空着。

    如果不是陈家姐妹走投无路,也不会想起这个老屋。

    老屋有两间房,一个大厅一个小厅,外加屋外一个厨房一个厕所,面积不大不小,如果不是过分颓败,这里靠山面水,远离村头,清幽宁静,陈美心还是挺满意的。

    进了厨房,就一个土灶台一方破桌子,其他的,就是她们姐妹两这三个月来零零碎碎捡回来的东西,包括一口破锅一把破刀几个破碗,两根丝瓜囊跟一个形状还算完好的瓜壳等等。

    看着实在简陋的厨房,陈美心眸子沉了沉。

    没有多想,直接操起火钳去将螃蟹捉回来。

    螃蟹,上辈子价格昂贵得她活到五十多岁也才吃过一次,这辈子,因为螃蟹肉少壳硬,大多人不会烹饪,再加上溪边田野都是,倒成了村民的厌弃之物。

    除了陈萍那些爱用螃蟹欺负人的小孩外,没人会怎么捉螃蟹,倒是便宜了她。

    她上辈子这个年龄阶段怕螃蟹,不代表这辈子还会怕!

    何况,在饥饿的人面前,害怕又算的了什么!

    用筷子挑开蟹尾,再插中蟹心,只几分钟,陈美心便干脆利落的将七八只螃蟹杀死了。

    看着螃蟹死前自残而落的蟹腿,陈美心也没舍得扔,一一捡了起来。

    刚才还没感觉,现在她有一阵强烈的饿感。也不知道自己几天没吃过东西。

    用唯一的破刀艰难的将螃蟹剁好,陈美心简单撒点盐腌着,又去屋后头的田里掰了四根老玉米。

    那是片荒地,自个长出了十几根玉米杆子,三个月来,嫩的玉米早就被她们吃光了,就剩下一些老得不行的,今天正好可以用来磨玉米面。

    想到这么点东西可能不够两人吃,陈美心围着老屋绕了一圈,再度回到厨房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把辣椒,一撮花生,一个小冬瓜,两个土豆。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