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颍上一驾校换“东家” 学员既不能培训又退不了费 2019-05-25
  • 陕西省贫困村驻村工作队选派管理办法出台 2019-05-25
  • 端午假期将尽 回程请看指引 2019-05-21
  • 《我的英雄学院THE MOVIE 两位英雄》最新预告公开 2019-05-21
  • 2016年组织工作四项重点任务系列图解之四:深化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责任 2019-05-20
  • 哥大在读硕士马健瑞创业 为留学生做“专属保护”装备 2019-05-16
  • “三连冠”从何而来?恩施市领跑全省生态功能类县市揭秘 2019-05-13
  • 厉害了无人机植树系统!一天能种几万颗树 2019-05-04
  • 一村一品!安徽推广“四带一自”产业扶贫模式 2019-04-28
  • 新疆科研人员“妙手”引导致病细菌发挥“以毒攻毒”效应 大肠杆菌可除水体汞硒污染 2019-04-27
  • 四川一干部染赌一夜输16万再难抽身,为全县最年轻女乡长 2019-04-27
  • 单场造5球!黄紫昌展现巨星潜质 赛后一句话让人动容 2019-04-24
  • 直播预告│大小洞天端午送福利 系列活动等您玩 2019-04-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4-15
  • 手机-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4-10
  • 安徽25选5昨天开奖号:刘国汉李月小说独家免费阅读《老中医》

    发布时间:2018-11-15 19:54

    刘国汉李月小说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老中医刘国汉李月最新章节,老中医梅八爷全文阅读,老中医一部全新上线的都市小说,该小说讲述了刘国汉李月之间的暧昧故事,孑然一身的四十老汉开了间诊所发挥着自己的余热,把祖传的医术发扬光大。

    老中医

    第一章 买药

    刘国汉今年四十好几,七岁就跟着老父认中草药,行医几十年也算是个老中医了。

    但一次医疗事故老刘被无辜牵连,误判判了八年,出来之后老刘就发现自己已经老了,女孩儿也根本不会正眼看自己了。

    年轻时候老刘还是个风流种子,可谓是阅女无数,高矮胖瘦,胸大胸小,都玩儿了个遍。

    四十好几,孑然一身,老刘寂寞难耐,自己的需求也无法解决,暗暗发誓一定要给自己找个老婆。

    老刘的条件其实不错,用法院赔偿的赔偿款在镇上开了个诊所,日子过得算是滋润。想着趁自己还不算太老,赶紧生个一儿半女,让老刘家香火能续上。

    亲戚朋友也帮忙介绍过对象,但奈何介绍的都是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的中年妇女,而且绝大多数都是有儿有女,甚至不少都当奶奶了。

    老刘年轻时候,可是眼高于顶,怎么甘心跟一般中年妇女凑合过完下半生?虽然人老了,但老刘眼中,还是只有那些散发着青春活力,胸大屁股大皮肤白的年轻姑娘。

    这一天天气不是很好,风刮得呼呼的,镇上十分清冷,一上午都没什么人来看病。老刘刚准备把卷帘门关上,突然一个年轻的女孩儿,一脸紧张的走了进来。

    这女孩儿叫李月,今年刚满十八岁,模样十分周正,前凸后翘,喜欢把自己打扮的很可爱,性格开朗,是个开心果。

    据说在市里的学校中还被评为了第一?;?。

    老刘也十分喜爱这个李月,只可惜自己年纪大了,这种女孩儿自己是注定得不到了,不然自己要是能跟李月结合的话,以后生出来的孩子,绝对比明星还美丽帅气。

    “刘,刘大爷?!崩钤乱唤?,看到老刘之后,脸上的表情就有些不自然,眼神这里瞅瞅那里看看,没敢正视老刘。

    老刘乘机暗暗打量李月的身材,她脸小小的,脖子修长,锁骨稚嫩,胸脯饱满的十分夸张,但腰却很细。

    小翘臀下的腿细而长,穿着条粉色的小热裤就像没穿裤子一样,都能看到大腿根儿了。

    细长的双腿又套一双卡通图案的白色长丝袜,散发着无限青春活力。只是细看一眼,老刘就觉得自己有感觉了。不过他可不敢表露出来。

    “小月?找我什么事?哪里不舒服吗?过来坐,我看看?!?

    李月转过头来,有点不好意思看老刘,洁白的牙齿轻轻咬着下嘴唇,这一个动作看的老刘心都快化了。

    “我,我想买药?!?

    纠结了一会儿,李月憋出了这么几个字。

    老刘笑了笑,就问李月要买什么药。

    说着老刘还用纸杯给李月接了一杯温水,递过去的时候,还不着痕迹的在李月细滑的小手上摸了一下。这小手摸起来可真滑。

    李月内心挣扎了一会儿,用蚊子般细小的声音说了三个字:“止痒的……”

    “止痒?”老刘笑了笑:“哪儿痒?我先看看是什么症状?!?

    李月听老刘这么一说,顿时两手小手紧张的抓紧了自己的热裤。

    看李月这么紧张,老刘心中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有点兴奋。

    刘国汉赶紧宽慰:“别紧张,有什么说什么,这里只有我,没别人?!?

    李月深深吸了口气,用纤细的小指,指了指自己的小腹下方:“那里……”

    第二章 病情

    李月这么一说,刘国汉脑袋轰的一声炸了。这李月如此清纯的姑娘,不应该啊?

    难不成在那方面?这才十八岁啊,现在的姑娘可真……

    看老刘如此惊讶,李月的脸红的快要渗出血来,转身就想离开,她知道老刘肯定是认为她在那方面不检点的原因。

    可她确确实实是纯洁之身,连男朋友都没谈过。

    但那里出问题,对李月来说,简直是天大的难言之隐。

    见李月要离开,老刘顿时一急:“小月,你别走,既然来了,大爷我就给你开点药。那里痒可不是小问题!病不忌医,算起来你妈是我表妹,你还是我侄女,大爷可不能不坐视不理?!?

    老刘字咬的重,李月停下了脚步,怯生生的看着老刘:“我去医院,那些医生都要看我那里……我害羞……如果你也要看,就算了吧?!?

    都痒了还害羞?老刘心中不屑的哼了一声,但脸上挂着正经:“原来如此?!崩狭醭烈髁艘幌陆幼潘档溃骸捌涫狄膊挥梅堑每茨抢?,这样,你先坐过来,大爷给你号一下脉?!?

    听刘国汉说不用看那里,李月紧凑的小眉头顿时舒展了不少,乖巧的跑了过来,把手腕递给了老刘。

    这下老刘可以名正言顺的摸着李月的小手了,不过这一刻老刘没有多心,毕竟他还是有一定的职业素养。

    李月的脉象不错,问题应该不大。

    此时李月坐在自己对面,由于诊断用的桌子比较高,李月挺拔的上半身,几乎整个被桌子给托着。

    看着如此饱满的身材离至极不过一二十公分,老刘的心思有活路了起来,放开李月的小手,将听诊器给挂在了耳朵上。

    “来,大爷给你听听心跳?!彼底?,老刘不由分说,就将听诊器按在李月的胸脯上。李月微微一怔,但没想太多。

    随着李月的呼吸,老刘感觉自己手指触碰到的地方又软又暖,只可惜隔着一层衣衫。

    老刘的听诊器在李月身上挪了几次,感受到老李的手在自己上身游走,李月心中有股异样的感觉:“刘大爷……还没好吗?”

    听到李月在问,老刘不敢继续做作,将听诊器拿了回来:“隔着衣服听不太清楚,要不姑娘,你自己放进去一下?”

    老刘真没说假话,李月上半身实在是伟岸又挺翘,隔着那么肥美厚实的脂肪,再加上衣服,确实听不清楚。

    李月感激的看了老刘一眼,这几次她去看病都没成功,那些医生都变着法子似得想吃她的豆腐,而且就算是女妇科医生都会带有色眼光看她。只有老刘一本正经,而且还很尊重她。

    接过听诊器,李月当着老刘的面轻轻撩开一小节衣服,露出平摊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

    李月经常跳舞,所以身材比一般女孩儿都还要好。

    慢慢的,听诊器被李月移到上面心脏位置,冰冷的听诊器让李月不禁发出:“嘶……”的一声。

    原本老刘心中就憋着一团火气,再听到李月这么一声轻微的喘气,顿时兴奋的不行,要不是白大褂挡住,怕是李月都得吓跑了。

    第三章 安慰

    李月强有力的心跳传入老刘的耳朵里,老刘十分清楚,李月的心跳加速了,这种时候,难道她也兴奋?

    不会儿老刘点了点头,把听诊器接了过来放好:“姑娘,把头抬高,舌头伸出来?!?

    李月照做,慢慢抬起头来,伸出了舌头。

    李月的小舌殷红可爱,沾染着丝丝晶莹的唾液,看的老刘恨不得将李月的舌头给吞下去。

    由于她仰着头,老刘居高临下,领口中顿时暴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在老刘的眼前。

    双重轰炸之下,老刘感觉自己呼吸都变得炽热了,恨不得狠狠的将这小妮子给压在身下。

    用棉签在李月舌根上轻轻点了几下,李月的咽喉滚动了一下,老刘心想这要是把棉签换成自己,得多舒服?

    检查完舌头,老刘基本能断定李月没什么大问题。

    重新回到位置上,老刘拿出处方签:“姑娘,你那里痒,大概有多久了?”

    李月回答道有三天了。

    老刘咳了一声,问出了心中想问的问题:“痒之前,是不是跟男朋友发生过关系?”

    老刘刚这么一说,李月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眼睛都红了:“刘大爷!你也这么想我是吗?”看着她小鼻子一凑一凑的,都快快哭了。

    老刘见状,心中一疼:“没有没有。姑娘,你别多心,大爷是医生,肯定什么都要问清楚。一般女性那里痒,有比较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男女之间那方面没有注意卫生。所以我才会下意识那么问?!?

    李月盯着老刘,老刘被李月盯得有点发虚:“我还是……我根本没有找过男朋友!”

    老刘这一把岁数也不是白活的,李月这么单纯的姑娘,他光从她眼神里就能看出李月没有撒谎。

    这么一来,老刘心中十分高兴,自己看上的姑娘,果然是纯洁的,没让自己失望!

    像李月这个年纪的姑娘,有了这种难言之隐,正是需要信任和鼓励的时候,老刘感觉自己机会来了。

    一把抓住李月的手,老刘一脸正色:“姑娘,什么不用多说!我相信你!”

    老刘语气铿锵有力,眼神坚定:“大爷我一定把你治好,也不会跟任何人说!一句话,交给我!”

    李月虽然年纪小,但毕竟也十八岁了,自然明白基本的生理知识。遇到这种事情,她单纯的内心早就快崩溃了,根本不敢对任何人说。

    要不是感觉越来越痒,她也不会来找刘国汉。

    老刘此时的态度,让她感觉心中无比温暖,所有的委屈倾盆而出,忍不住扑在老刘怀里哭了起来。

    李月身上的少女味道,一个劲的窜进老刘的鼻息,胸膛被一团柔然的贴着,老刘也不客气,一把将李月给抱住,任由这个小姑娘在自己胸膛哭泣。

    一瞬间,老刘心中油然而生出一股疯狂的想法,这么好的姑娘,要是自己能做自己的老婆,那自己这辈子,可是真值了!

    这在一瞬间,老刘想彻底得到李月。

    哭了好一阵,李月才缓了过来。不过脸上的阴霾已经散了许多。

    刚才情绪冲动下,下意识才抱住老刘,这会儿情绪舒展之后,李月才发现自己在老刘的怀里。

    老刘虽然年纪不小了,但也长期锻炼,胸膛还挺结实。

    第四章 查看

    见李月有点尴尬,老刘这个人精倒是朗笑了下:“姑娘没事的。你认真想想,到底可能是哪方面,让你出现这个问题?”

    回归正题,李月认真想了想,回答道:“我想了很多,但我平时很注意个人卫生的,除了上一次寄宿闺蜜家,穿过她的内裤??伤抢锊⒉谎靼 ?

    老刘笑了:“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同样的病情,出现在两个人身上,都会出现不通的效果。大爷我认为很可能是这个问题,所以以后千万不要随便穿别人穿过的东西,尤其是贴身衣物。好了,差不多我也了解了,我先给你开点药?!?

    说完,老刘确实认真的去开药去了。

    将手里的药递给李月:“这是两天的药,吃完过来我在看看?!?

    李月拿着药,高兴的看着老刘:“这么说,我很快就能好起来吗?”

    老刘迟疑了一下:“如果想彻底根治,最好还是让我看看你那里比较好。这样我才能更好做出判断?!?

    说到这老刘怕李月多心便赶紧补充道:“虽说病不忌医,你一个大姑娘害羞,也是情理之中。保守治疗虽然慢一些,但也能治好。不过,只要你没有感染真菌就没问题?!?

    李月被老刘这棱模两可的话,说的云里雾里,但最后一句倒是听的很清楚:“真菌感染?”

    老李一本正经的说:“是的。真菌感染。你最近是不是感觉到胸口胀痛。连小解的时候都特别不舒服?有时候小腹都会痛?!?

    李月小鸡啄米似得点头。

    老李继续说道:“这种情况就属于真菌感染,严重的可能会得炎症,甚至梅毒……”

    老刘刚说完,李月当时吓的小脸撒白,连手中的药都快拿不稳了。刚平复的情绪一下子又要失控了。

    老李赶紧说道:“姑娘你别急,这些都是能预防的。只要你信得过大爷就成?!?

    李月无比可怜的看着老刘:“真的非要看那里吗?”

    老刘脸上不带一丝表情:“如果想确诊,和治疗真菌感染,就必须让我看下!”

    此时此刻,老刘的心脏都要跑到嗓子眼了,只要李月答应,那该是一番什么景象?

    李月咬了咬牙:“好吧……”

    虽然李月嘴上答应,但老刘看得出她还有顾虑,便继续说了一句:“姑娘,医者父母心,再说我还是你长辈??匆幌?,是为你负责,大爷可不是想占你便宜!”

    “刘大爷,你误会了,我怎么会这样想你?!被蛐硎翘隼狭跤锲械囊凰坎宦?,李月也不再犹豫:“要怎么样,我配合就好了?!?

    看这个样子,李月是真心实意的做好准备了。

    老刘跑到门前,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之后将卷帘门轻轻拉了下来,诊所内的光线顿时暗了下来。

    在这昏暗的气氛下,加上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两个人的呼吸都不自觉加快了。

    对李月来说,老刘说的没毛病,他是医生,又算是自己的长辈,为自己看病也是理所应该的。

    可不管怎么说,老刘都是男人啊。

    第五章 真菌感染

    李月十分紧张,老刘何尝不是?但紧张之余更多是兴奋:“姑娘,我把门关上,防止等会儿有人,你来这里坐着?!?

    李月娇羞的点了点头,缓缓的挪到凳子前面。有点局促不安。

    老刘将暖光灯拎了过来:“姑娘没事儿的,快坐吧?!?

    李月慢慢坐了下来,老刘将暖灯打开,照着她的膝盖,然后带上一次性手套:“姑娘,慢慢把裤子褪到膝盖下面,然后把腿分开就好了?!?

    说这话的时候,老刘整个身子都在发飘,梦寐以求的景象就快出现在自己眼前,哪儿能不激动?

    挪了挪翘臀,李月慢慢将热裤放下,露出了一件卡通的白色三角。

    暖灯的照耀下,其中的风光隐约可见,老刘感觉感觉血液都快从到了头顶,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姑娘,把另外一件也褪下来吧?!?

    老刘督促了一声,李月干脆闭上了眼睛,把白色卡通的也放了来了,但膝盖始终不愿意为老刘敞开。

    此时的老刘跟一条饿狗没什么区别,心急的将两只手放在李月的膝盖上,轻轻的向两旁发力:“姑娘,别太紧张,一会儿就好了!”

    在老刘的驱使下,李月的膝盖终于敞开了。

    当看到全部景象的时候,老刘只感觉自己身下发出一声怒吼,恨不得此时此刻用李月的温暖,来包裹着自己的全部,可老刘不敢。

    他冤屈刚被洗涮不久,好不容易又树立起来人品,如果自己冲动了,以后可就真没脸见人了。

    况且,李月这么纯洁,老刘于心不忍。

    感觉到老刘在看自己,李月心脏剧烈的颤动着,有种说不出来的尴尬,但暖灯暖洋洋又挺舒服。

    “姑娘,大爷我要轻轻检查一下,待会可能会有点不舒服?!?

    事已至此,李月也不再坚持什么,便点了点头

    老刘紧了紧手套,便开始动作。

    刚刚碰到时,老刘明显感觉李月的身子微微颤了颤,但老刘没停下来,更近了一步。

    这时李月一把握住老刘的手腕发出一声嘤咛。

    “怎么了姑娘?”老刘问道。

    “疼……”

    老刘忍着快要走火的心情,同时也暗怪自己。这李月可还是黄花大姑娘,跟别的妇女可是两回事。

    “对不起姑娘,大爷我轻点?!绷狼?,接下来老刘的动作就温柔了许多。

    李月的疼痛也渐渐转化成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黄花闺女就是不一样,身子如此敏感,老刘只是轻轻观察了一下,李月整个身子的毛孔都在时刻回应着老刘的动作。

    “刘大爷……快停下……”

    老刘的手像是有魔力一样,李月感觉自己快要疯了,整个人突然感觉空荡荡的,恨不得有什么能填补自己一下。

    不管李月说什么,老刘继续忙乎着,半分钟过后,李月身子突然一僵,老刘知道李月到了关键时刻,顷刻之间就把手缩了回去。

    由于老刘的收手,李月感觉自己整个人卡在了半山腰,上不去也下不来,这种感觉令她快要疯掉。

    可老刘心中自有打算,把她弄成这样,也是自己计划的一部分。

    如果强行占有是犯罪,那被动可就不一样。

    第六章 再检查一下

    老刘手拿开之后,李月就感觉一阵阵热气打在了自己身上,强忍着心中的难受,她睁开看了眼睛。

    此时老刘在不停的闻着,而且鼻子都快碰到了,呼吸都打在了上面。

    “大爷你……在做什么!?”

    李月有些害怕。

    老刘知道没戏了,就伸出舌头......李月又瞬间感觉自己整个人又往山顶上升了一段。她羞的不行,老刘怎么可以用舌头?

    “没事儿了丫头,我只是检查一下,你身体里分泌的东西有没有异常。

    结果很乐观,你现在不用过于担心?!彼底?,老刘用医用棉给李月擦拭了一下,又涂抹了一些外用药:“差不多了?!?

    抹了药之后,李月顿时觉得不痒了,但随即却感觉一股热流窜入自己的身体中去。

    这药膏,可是老刘的独门秘方,确实能治病,但也能勾起女人的想法,李月这种黄花姑娘根本不能把持住。

    “我没真菌感染?没事了吗?”见老刘说完了,李月整个人都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毒隐犯了,得不到满足一样。

    如果刘大爷的手,再多碰自己一分钟,恐怕自己就能缓解目前这种情况。一想到这里,李月就吓了一跳,自己怎么会有如此羞耻的想法?真是太丢人了。

    老刘心中冷笑,这姑娘真是太单纯了,自己说什么,居然她都全信了。

    点了点头:“是的没有感染,我给你的药有内服,有外用。你吃完药,记得每天涂抹一次?!?

    说完,老刘也准备收拾了,可李月却有点出神,不过无论如何,老刘说自己没问题了,那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李月强忍着难受,正打算起身把衣物穿好离开,可老刘这会儿突然又走了回来:“丫头别急?!?

    此时的李月看着老刘更害羞了,根本不敢跟他对视,但却有点莫名的期待:“怎么了?”

    老刘笑了笑:“你刚才说胸口胀痛,我还得看看你的胸口,按理说你的炎症并不严重,不会影响到胸口?!?

    刚看完自己那里,现在又要看胸口,如果连上面都给老刘看了,自己自己岂不是整个都被看光了?

    “真的有必要看吗?只是有点轻微的胀痛,不算厉害?!崩钤禄故怯械闩懦饬?。

    让老刘看那里,还是治病的情况下都已经是极限,更何况现在要继续看上面。

    老刘一本正经:“许家坝的许大娘你知道吧,当时她也是胸口有点胀痛,后来得了汝腺癌,最后把一半都切了去,才保住了性命?!?

    李月实在太单纯了,老刘这么一说,一下子又紧张了,许大娘他可认识,半边胸都没了,留了个碗口大小的疤痕,她可不希望自己成为第二个许大娘。

    转念一想,老刘连那里都看了,在看看胸口,也没关系了。

    “好吧,那您帮我仔细看看?!彼底?,李月就将手伸到了后背,轻轻扣了一下,老刘能看他她衣服里面轻轻一松,就知道里面的物件被李月给解了开。

    此时李月身下都还没穿好,上面也即将被老刘给攻破。到时候就地正法,也是顺水推舟的事情。

    扣子开了,李月娇羞着,耸了耸肩膀,将带子往下放,然后从肚子下面把米白色的束缚给拿了出来。

    束缚彻底没有之后,老刘甚至能看到李月依旧挺拔。

    狠狠的咽了口唾沫,老刘继续道:“丫头,把衣服也脱下来吧?!?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颍上一驾校换“东家” 学员既不能培训又退不了费 2019-05-25
  • 陕西省贫困村驻村工作队选派管理办法出台 2019-05-25
  • 端午假期将尽 回程请看指引 2019-05-21
  • 《我的英雄学院THE MOVIE 两位英雄》最新预告公开 2019-05-21
  • 2016年组织工作四项重点任务系列图解之四:深化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责任 2019-05-20
  • 哥大在读硕士马健瑞创业 为留学生做“专属保护”装备 2019-05-16
  • “三连冠”从何而来?恩施市领跑全省生态功能类县市揭秘 2019-05-13
  • 厉害了无人机植树系统!一天能种几万颗树 2019-05-04
  • 一村一品!安徽推广“四带一自”产业扶贫模式 2019-04-28
  • 新疆科研人员“妙手”引导致病细菌发挥“以毒攻毒”效应 大肠杆菌可除水体汞硒污染 2019-04-27
  • 四川一干部染赌一夜输16万再难抽身,为全县最年轻女乡长 2019-04-27
  • 单场造5球!黄紫昌展现巨星潜质 赛后一句话让人动容 2019-04-24
  • 直播预告│大小洞天端午送福利 系列活动等您玩 2019-04-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4-15
  • 手机-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