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央第四环保督察组向江西移交953件信访问题线索 2019-05-26
  • 首师大附属实验中学的“小小农场主” 2019-05-26
  • 颍上一驾校换“东家” 学员既不能培训又退不了费 2019-05-25
  • 陕西省贫困村驻村工作队选派管理办法出台 2019-05-25
  • 端午假期将尽 回程请看指引 2019-05-21
  • 《我的英雄学院THE MOVIE 两位英雄》最新预告公开 2019-05-21
  • 2016年组织工作四项重点任务系列图解之四:深化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责任 2019-05-20
  • 哥大在读硕士马健瑞创业 为留学生做“专属保护”装备 2019-05-16
  • “三连冠”从何而来?恩施市领跑全省生态功能类县市揭秘 2019-05-13
  • 厉害了无人机植树系统!一天能种几万颗树 2019-05-04
  • 一村一品!安徽推广“四带一自”产业扶贫模式 2019-04-28
  • 新疆科研人员“妙手”引导致病细菌发挥“以毒攻毒”效应 大肠杆菌可除水体汞硒污染 2019-04-27
  • 四川一干部染赌一夜输16万再难抽身,为全县最年轻女乡长 2019-04-27
  • 单场造5球!黄紫昌展现巨星潜质 赛后一句话让人动容 2019-04-24
  • 直播预告│大小洞天端午送福利 系列活动等您玩 2019-04-24
  • 安徽福利彩票15选5开奖结果:(全本)情雨成梦度欢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莫擎盛林荫目录by微微

    发布时间:2018-11-15 20:24

    情雨成梦度欢年莫擎盛 林荫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情雨成梦度欢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情雨成梦度欢年是作者微微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莫擎盛林荫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澳媸?,你到底想怎样!”“想要你?!绷忠翊游醇绱烁购谟趾窳称さ娜?,害她见不到奶奶的最后一面,还要求和她结婚!“不可以...莫擎盛,你放手!”“林荫,交易已经开始,由不得你来结束?!币跄敝刂氐那奥?,扑朔迷离的身世,莫擎盛和她,到底该何去何从...

    情雨成梦度欢年

    第一章 机场遇色狼

    安静的机舱内,突然听到一声突兀的吼声:“飞机都等了两个小时了!还飞不飞?”

    林荫垂眸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

    如果在这么耽误下去,恐怕她真的见不到奶奶最后一面了。

    啪嗒。

    林荫解开了绑在腰际的安全带,缓缓站了起来,皱缩着眉头,走到乘务员所在的地方,抬起手腕,指了指,“距离起飞时间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了……”

    “对不起女士,请稍安勿躁?!背宋裨甭蹲疟曜际降奈⑿?,耐心解释道,“因为飞机遇到一点小故障,为了确保大家的安全,请耐心等待,我代表740航班向您表示歉意?!?

    林荫欲哭无泪,她不要什么歉意,她就想起飞!

    知道再说也没用,林荫转身准备重新回到位置上继续数秒。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故意压低的声音,“莫总已经登机,去告诉大家飞机将在五分钟之后起飞?!?

    莫总?登机?

    所以一整机的人就是为了等着他一个人?!

    林荫只感觉自己的心脏渐渐膨大,就要快爆炸了!

    “女士,飞机将在五分之后起飞,还请您尽快回到座位,系好安全带?!?

    乘务员向林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本想理论一番,但林荫最后还是放弃了,恐怕这么一闹,又得耽误时间。

    她现在真的是等不了啦!

    五分钟后,飞机果然如约起飞,到达北城机场的时候,距离林荫预计的时间,晚了两个半小时。

    当舱门打开的那一刹那,林荫也顾不上什么道德,一溜烟钻到了第一位,率先下了飞机。

    脚下生风,林荫时而抬起胳膊看看时间,急得她是满头大汗。

    林荫从包里掏出手机要给爸爸打电话,但是不曾想她这么一拿竟然把钱包带了出来。

    刚好此时,在她身边,穿着一身板正西服的男人从她身边经过,林荫险些撞了上去,还好她躲闪的及时,回头冲男人点了一下头示意着抱歉。

    啪嗒一声,钱包掉在了地上,可是着急的林荫根本就浑然不知,一心朝着医院跑去。

    男人的脚步一停,蹲下身去捡起了那个粉嫩的钱包,冲着林荫喊道:“喂!你掉东西了!”

    但是男人的喊叫,根本没有得到回应。

    男人本想把钱包交由服务台,但走了一步又突然顿住了。

    鬼使神差一般朝林荫追了去,“喂!你的钱包!”

    “……”

    男人下意识伸出手想要拽住她,可不曾想扯住了她的衣服。

    “啊!”林荫惊天动地喊着,她蓦然停住脚步,只感觉背后的胸带被人解开,两个波涛兜不住,顿时晃了起来。

    “喂,你……”

    啪!

    不由分说,清脆的一巴掌结结实实打在了男人的脸上,“色狼!”

    林荫愤怒地哼了一声,突然转身,以百米加速的速度朝机场外跑去。

    男人手中的钱包还悬在空中,右脸传来的火辣辣的疼。

    呵,这女人的手劲儿还真是大。

    “莫总?!痹诤竺娴刃欣畹闹?,刚刚拉过行李来就看到自己的大boss被公然掌掴的画面。

    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蓦地一抽,天啊,这女人的胆子真大,连他们莫总都敢打。

    助理悠然的目光缓缓抬起,就看到莫擎盛那无波无澜的黑眸顿时涌起来波涛汹涌。

    “我要刚才那个女人全部的资料!”他莫擎盛不能白白挨一巴掌,睚眦必报,他必然要从那个女人的身上讨回来。

    莫擎盛的黑眸微微一眯,倏地把钱包往后一丢,准确无误地进了助理的怀里。

    他款步出了机场,浑然不知在他刚才被掌掴时的视频,全部被躲在角落里的狗仔拍了下来。

    另一边,当林荫急急忙忙到医院的时候,却只看到了蒙着白布的奶奶。

    她傻了一般呆愣在原地,垂在两侧的手微微颤抖着,眼泪一下涌了出来,哭嚎道:“奶奶,对不起,我来晚了,对不起……”

    “你奶奶她已经走了半个小时了,临走前一直看着门,我没给她说你飞机误点了,再等等,可,可最后……”

    父亲的话没说完,就已经被呜咽声所代替。

    林荫趴在奶奶那渐渐冰凉的尸体上,哭到几乎哽咽。

    就晚了半个小时,奶奶,你为什么不多等我一会儿。

    对不起……

    “家属节哀顺变,死者我们得拉走了,后面的手续还请你们办一下?!毙』な克低?,拉开了林荫,把奶奶的尸体推走了。

    林荫瘫坐在地上,猩红的眼睛渐渐泛起了怒意,都是那个莫总,如果不是他,她就不会晚了两个半小时,也不至于奶奶的最后一面她都没有见到。

    莫总?

    能让飞机等了这么长时间的人,一定来头不小。

    林荫掏出了手机,给机场的服务台打去了电话,“你好,能不能帮我查一下两个小时以前从西城飞往北城的740航班,有一个姓莫的,他的钱包落在我这里了?!?

    “好的,您稍等?!?

    半秒钟之后。

    “女士,帮您查到了,他叫莫擎盛,是莫氏的总裁,如果您要归还东西,可以送到莫氏公司的前台?!?

    “好,谢谢?!?

    林荫挂断电话,手指紧紧地攒着手机,指尖泛白。

    嘴里一直重复着这一个名字:莫擎盛?!

    宽敞的办公室内,男人站立在床边,纤长的两指直接捏着高脚杯,轻晃着,腥红的液体沿着杯壁旋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咚咚。

    “进来!”莫擎盛倏地把黑眸才远处拉了回来,走到桌子面前,把那杯酒放了下来,凝神看着助理走了进来,随后把一摞资料递到了莫擎盛的面前,“莫总,这是林荫所有的资料?!?

    莫擎盛微点了一下头,“放在这里?!?

    然后助理悄然退了出去。

    莫擎盛交叉的双手突然放到了那一摞资料上,上下审量了一番。

    林荫,22岁,在校生,就读于北城大学,于去年的八月作为交换生去了西城……

    叮铃!

    就在莫擎盛还在饶有兴趣看着林荫的资料时,专属于总裁办的内线响了起来。

    第二章 是他死缠着我

    莫擎盛皱着眉,按下了免提键,声音冷得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什么事?”

    “莫总,前台有位小姐死活要见你,说,说是你不见她,她就把整个公司掀了?!?

    隔着电话,但是对方还是感受到了莫擎盛那不怒自威的震慑力,手里拿着的电话也险些没有拿稳。

    掀公司?

    好大的口气,莫擎盛冷然一笑,“对方叫什么名字?”

    “林荫?!?

    莫擎盛听到这两个字,眉眼一挑,他还没有去找她,她反倒是找上门来了。

    嘴角蓦地牵起一丝弧度,“让她上来?!?

    “她说让您下去?!?

    这女人还真的是得寸进尺,莫擎盛深邃的眼眸中突然掀起一潮浪水,猛然把电话挂断,肃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长眸微眯。

    他莫擎盛只要一句话,所有女人都巴不得舔过来,像林荫这样的女人,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果真有脾性。

    眉眼上挑,莫擎盛瞬间对林荫产生了一丝兴趣。

    就在他乘坐的电梯,刚刚打开门的那一瞬,就听到来自林荫的声音:“让你们总裁出来!否则我今天一定把你们公司闹得人仰马翻!”

    楼下的人越聚越多,一向要面子的林荫这一会儿也顾不上什么形象。

    莫擎盛走到人群之后,大概是他身上那股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让面前的人不觉向后看了去,就在看到是莫擎盛的时候,呼吸瞬间凝滞了。

    一个这样,到后来所有人纷纷给莫擎盛让出来了一条道。

    “谁要掀我公司?”那一声就像是掉入了冰冷万丈的深渊一般,林荫侧目看去,恰好对上莫擎盛那一双墨黑色的眼睛,冰冷的气息让她的身体情不自禁僵了一下。

    林荫一个箭步冲到他的面前,和莫擎盛面面相觑,“莫总?你身为这么大公司的一家总裁,让全机的人等了你两个小时,难道你一句道歉的话也没有吗?”

    呵……

    他还想着她是来找自己要钱包,没想到是兴师问罪来了。

    “你有事你可以让大家等,但是你知道有些事情是等不得的吗?!你……”林荫愤然伸出手指指着莫擎盛,可是脑海里顿然想起奶奶的病逝,不过是差了半个小时,到最后却是天各一方。

    “莫总莫总!”

    “不好意思,你们不能进……”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公司外面突然一阵喧嚣。

    莫擎盛漠然的目光扫过,只见公司外面的记者是人山人海,每个人手里都架着个机器,嘴里还不断嚷嚷着莫擎盛的名字。

    “出了什么事?”莫擎盛语气冰冷的可怕。

    秘书匆忙跑了过来,把手机递了过去,“莫总,是您今天上午从机场出来的时候抓着一个女人,狗仔们肆意夸大……”

    林荫的目光轻而一瞥,她恍然,指着莫擎盛嚷道,“你!你就是我今天在机场看到的那个色狼!”

    天啊,她林荫造了什么孽,竟然碰上这么一个狂妄自大的变态狂。

    莫擎盛黑着一张脸,似是要能滴出墨来。

    林荫黑漆漆的眼珠灰溜溜一转,不等莫擎盛拉住她,她已率先冲出了办公大楼。

    门口的记者呼啦一下涌到了林荫的身边,将她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四面八方的刁钻问题开始铺天盖地向林荫涌来。

    “这位小姐,你和莫擎盛是什么关系?”

    “你知道莫擎盛有女朋友吗?你们在机场那样,难道你是第三者插足吗?”

    “……”

    林荫抽动着嘴角,这都是些什么问题。

    第三者插足!

    你丫以为拍电视剧呢!

    莫擎盛款步而来,就在刚才对上林荫那狡黠的目光时,就猜到这丫头肯定憋了一肚子坏水。

    果不其然,他刚刚走到人墙之后,就听到林荫的声音:“我告诉你们,莫擎盛就是个大流氓,大色狼,他不紧一只纠缠我,早上还在机场,对我,对我……”

    林荫吸着鼻子,泪一下涌出了眼眶,“你们要给我做主!一表人才的莫擎盛居然是人面兽心!”

    她说罢,一手指向了人群之后的莫擎盛。

    林荫的一句话,顿时让记者们把所有的矛头对向了莫擎盛。

    闪光灯刺眼,莫擎盛微微皱起了眉头。

    “莫总,这位小姐所说的属实吗?你真的在骚扰她吗?”

    莫擎盛掀了掀眸子,就看到得意洋洋的林荫,唇角蓦然勾起了一丝弧度,落进林荫的眼里却是那样的毛骨悚然。

    这个男人想要干什么?

    下一秒,就看到莫擎盛款款而来,不等林荫有任何的躲闪,那只长臂已经搭了过来,林荫欲要拒绝,但是莫擎盛紧紧地钳制着她,根本让她动弹不得。

    “莫擎盛,你要干什么!”林荫咬牙切齿,在莫擎盛的耳边一字一顿地说道。

    倏地,一只大手猛然覆到了她的头上,就听到他温柔似水的声音,“乖,别闹了,让媒体都知道了,你觉得这样好吗?”

    啪!

    清脆的一声,林荫狠狠地将揉在她发丝上的大手拍开,“莫擎盛,你有病吧,放开我!”

    “林荫,你干什么非得闹得这么不愉快,你我之间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不好吗?”他揽着她的手又紧了一些,“未婚妻的事情,我会去解决?!?

    “解决?莫擎盛,你丫是不是真的有病,你的未婚妻,和我有,唔……”

    下一秒,林荫的呼吸瞬间被夺了去,两片温热的唇紧紧地贴合在一起。

    两人陡然挣圆了眼睛,一个惊恐,一个惊诧,但是谁都没有推开彼此。

    闪光灯在他们的周围迅速成为了一道道光影,捕捉着他们的一颦一语。

    “莫擎盛!”人墙之后,爆发出的一声,让所有人纷纷朝后看去。

    只见南家小千金——南玉玉一脸怒然的站在原地,记者们看到这一幕纷纷让开了一条路,因为这个架势一看就是要打架啊。

    果不其然,就在大家还没看清人是怎么出手的时候。

    一巴掌骤然响起,清脆而又响亮。

    林荫被打得有些懵,双眼也冒起了金星,她侧着头准备缓缓的时候,南玉玉的手再一次举了起来。

    第三章 两个耳光

    可是还不等落下,就被莫擎盛攒在了手里,遽然甩了下去。

    南玉玉没能站稳,险些跌落在地,她不可置信地看着莫擎盛,“擎盛,你干什么?你让我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我的未婚夫都敢抢!”

    林荫捂着被扇痛的脸,总算是恢复了过来,她冷笑一声,“不知廉耻?这句话应该我对你说吧?”

    说着,一双凌厉的眸光突然朝着南玉玉扫射而去,目光灼灼让南玉玉一时之间竟有了些惧怕,可最后她还是昂起了头,挺着胸脯凑到林荫的面前,手指指向林荫的鼻子,“你刚才说什么?”

    “说你不知廉耻?!绷忠竦ㄗ匀?,“我原以为你还有点廉耻,没想到别人说你不知廉耻的时候,你居然还想再听第二遍?你说你……”她又靠近了南玉玉几分,“犯贱不犯贱!”

    “你!”南玉玉被堵得哑口无言,起初以为她不过和之前的那些女人一样,靠着自己的几分姿色,就想要勾搭上莫擎盛。

    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已经对她构成了威胁。

    站在一旁的莫擎盛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唇角微动,露出了一丝让人察觉不到的笑容,没想到这小家伙还是个小野猫。

    心里顿顿有了些想法,他走到两人的之间,南玉玉以为莫擎盛是来帮自己出气的,却没有想到就听到他说:“玉玉,别闹了?!?

    南玉玉的委屈一下涌了上来,明明是有人勾搭上了她的未婚夫,她不过是来宣布自己的主权,她闹什么了?

    林荫看着南玉玉那一脸憋屈的样子,呵呵一笑,两只轻然的长臂灵活地勾在了莫擎盛的脖子上,微挑了一下眉头,“就是,身为千金小姐,这样闹也不怕有失了你的身份,而且我和擎盛那是两厢情愿,你干什么一定要死缠烂打?”

    莫擎盛垂眸看着林荫,揽向她腰际的手蓦地一紧。

    林荫的身体有些僵,可毕竟当着南玉玉的面儿,她只好把这场戏继续做下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莫擎盛突然俯在了林荫的耳边,一字一顿地认真说道:“小东西,你要为你的言行付出代价?!?

    林荫黑色的瞳孔扩了扩,很快她抬起手来,握成的拳头轻轻捶打在了莫擎盛的胸前,娇嗔道:“你讨厌……”

    莫擎盛的黑眸扫过面前的记者,他一字一顿地说道:“关于今天的事情,我不希望又不好的字眼出现,否则……”

    他没有再说下去,但是足以让周围的人领会。

    “玉玉,没事你就回去吧?!彼蛋?,他揽着林荫径直走回了公司。

    南玉玉气的浑身发抖,他们即将要结婚了,现在杀出一个女人,而且还是对她有如此威胁力的。

    林荫被莫擎盛揽着,见四下里无人,她一把将他推开,“色狼!”

    她转身就要离开,但是就在要即将转身的那一刻,眼前蓦然多了一丝的黑影,离她越来越近。

    林荫下意识往后倒退,但她退一步,他便进一步,直到将她逼迫到墙根,再也无路可逃。

    “你,你要干什么?”林荫的眼睛有些飘忽,然而莫擎盛长佻的手指突然轻挑起了她的下巴,迫使她跟自己对视。

    他嘴角扯着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如果你的记忆还有,那你应该记得我刚才说的你要为你的言行付出代价?!?

    代价?什么代价?

    林荫的眼睛不由挣得老大,难不成他要将自己就地正法吗?

    天啊!如果她现在喊救命,会不会有人来帮她。

    林荫响着,双手下意识护在了胸前,莫擎盛墨黑的眸光垂了垂,嗤嗤地一笑,“放心,对你,我还没有那个兴趣?!?

    口袋里突然响起了一阵聒噪的手机铃声,莫擎盛皱了皱眉,就在他接电话的时候,林荫想趁机逃走,只是腿还没有迈开,莫擎盛的手便一把揪过她的衣领,硬生生的扯回到了办公室。

    挂断电话,他开始整理文件,林荫木讷地站在原地,瞧着那认真俊俏的侧脸,一时之间竟然有些出神。

    一记爆栗敲打在她的头上,她迅速回神儿,直逼莫擎盛的眼睛,就听到他说:“在这里等我回来,我们慢慢算账?!?

    说着他缓缓向门口走去,顿然停住脚步,头也没回,“但是如果让我知道你擅自逃跑,那你一定会为你当初的决定而后悔?!?

    砰!

    办公室的门被莫擎盛带了过去,林荫一个激灵。

    待他走远之后,林荫冷哼一声,她又不是他的奴隶,凭什么要这么听他的话?

    什么会为了当初的决定而后悔。

    她现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坐了那班飞机!

    叮铃铃……

    就在林荫想要离开的时候,莫擎盛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她怔在原地,眼珠灰溜溜转了一圈,嘴角蓦然勾起一丝弧度。

    翻身走到了桌前,拿起了电话,“喂,你好……”

    “你是谁?擎盛呢?”

    “他去开会了,你又是谁?”林荫听着对方脾气不是很好,自然有些反感的加强了语调。

    “我是他妈……”

    “奥,阿姨好啊,我是擎盛的女朋友,您有什么事情吗?我可以帮你转告?!?

    “女朋友?你就是那个新闻上报道的第三者?看你年纪轻轻的,还没有毕业呢吧,干什么不好,非要干出这样下三滥的事情!”

    林荫很不喜欢对方的说话态度,掀了一下眸子,“阿姨,我和擎盛的感情你有知道多少?你让他和他不喜欢的人在一起,你认为他会幸福吗?我可以告诉你,我不是第三者,但是有些人却打着爱的名义,做出一些如同第三者那般的事情?!?

    “你!”

    “阿姨,如果您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挂了?!?

    说罢,林荫毅然挂断了电话,冷哼一声。

    莫擎盛,你让我错过了和奶奶的最后一面,那我就搅黄了你的婚事。

    林荫握紧了拳头,倏地张开,缓缓走向门口。

    就在她拉开那一扇门的时候,就看到眼前一道光影,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又是一记耳光。

    第四章 你属狗吗

    火辣辣的疼痛感顿时袭了上来。

    “贱人!”

    林荫抬起头来,就在南玉玉的手抬起来的那一刻,林荫迅速抓住了她的手,奋力将她向后一推。

    踩着高跟鞋的南玉玉脚下一个趔趄,顿然被推倒在地,还因为地板滑,往外滑了几米。

    林荫面色清冷,老虎不发威,真当她是病猫了!

    “你!”南玉玉气急败坏的指着林荫,就在要发火的时候,突然听到缓缓传来的脚步声音。

    她像是变脸一样,脸上泪眼婆娑,满是委屈,“你为什么推我?我只是想要让你从擎盛的身边离开,有错吗?他是我的未婚夫,你为什么要横刀夺爱?”

    说着的同时,南玉玉还不忘往自己的胳膊上狠狠扭了几下,白皙的长臂上顿时一片青。

    林荫不解她正在干什么的时候,突然,拐角处,莫擎盛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

    “擎盛,她,她打我……”南玉玉抬起那带有淤紫的小臂,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很是心动。

    林荫听到有人这么污蔑自己,自是不愿意,“喂!你胡说什么,我承认是我推了你,但是你胳膊上的伤和我什么关系!”

    “好了!”傅擎盛肃然喊了一声,阴鸷的眸光淡然扫过林荫,随后蹲下身去把南玉玉抱了起来。

    走了两步,停下对林荫说:“跟我走?!?

    “干什么?”

    “你伤了人,难道不应该负责吗?”

    说罢,莫擎盛漠然离开,只留下林荫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

    什么规定?

    她自残,还要自己负责?!

    林荫最后几乎是被压到了医院。

    得知南玉玉受伤,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她所在的诊室门口已经挤满了人。

    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遮挡不住的焦急。

    至于吗?

    林荫的心里不由腹诽着,白了一眼,紧接着有人冲了过来,林荫已经吃了两次亏了,见有人过来,她下意识往后躲了一下。

    好在反应过来了,不然今天这个脸就要肿成猪头了。

    “贱人,你怎么能下得去手?!”林荫凝神看着面前的妇人,全身的富贵,看样子是傅擎盛的母亲。

    “阿姨……”

    “谁是你阿姨!勾引我儿子不说,还打我未来的儿媳!我告诉你,不管你做什么,莫家太太的位置也不会是你!”莫老夫人气焰嚣张。

    林荫牵了牵嘴角,淡然道:“我不在乎,看您这样的素质,莫家我还看不上眼?!?

    “你!”莫老夫人说着,接着就要扑过去。

    傅擎盛从诊室里出来,看到这一幕,款步到了两人的中间,挡住了他的母亲,“妈,这里是医院,适可而止?!?

    “擎盛!你看这个恶毒的女人!”

    “我恶毒?”林荫心中顿时燃起了小火焰,憋屈了一天,终是忍不住了,可是就在要爆发的时候,莫擎盛忽然扯住了她的手,愣是拽着她到了没有人的角落。

    “你放开我!”林荫甩手,反倒是惹怒了莫擎盛,就看到他狠狠地抓着她的手腕,仿佛一用力就要折断一般。

    林荫就觉得自己不应该去找他,怎么现在有一种上了贼船下不来的感觉。

    莫擎盛把林荫大力地抵在墙上,和她对视着,薄唇轻启:“林荫,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在南玉玉身边照顾她,要么就待在我的身边?!?

    “这两个选择我都不要,你放开,放开我!”林荫大力地晃动着自己的手,欲哭无泪,怎么就碰上这么一个无赖了呢!

    她真想让所有人都看看,堂堂莫氏的总裁竟然强人所难。

    倏地,林荫的呼吸瞬间被夺了去,她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忽闪了两下,长长的睫毛落在眼睑处,迅速形成了一道弧影,甚是好看。

    林荫很快反应过来,两只手抵在了莫擎盛的胸前,愤力将他推开。

    但是束缚在她腰间的手越来越紧。

    情急之下,林荫突然咬住了他的嘴唇,一阵血腥味顿时袭来,莫擎盛吃痛地闷哼了一声,迅速推开了林荫,擦着嘴角,“你属狗的吗?”

    “无赖!无耻!下流……”林荫把自己所能想到全部形容词全部说了出来,她的香吻可是要留给梓楠哥哥的,今天居然被这个恶魔抢走了?

    越想越气,林荫本能地抬起了手,就在要扇下去的时候,莫擎盛突然扯住,挑弄着眉眼,“不就是亲一下,像你这样的女孩子,恐怕没少亲吧?”

    像她这样的女孩子?她怎么了!

    林荫甩开莫擎盛,不想再和他纠缠下去,陡然伸出手来,指着他,“莫擎盛,你我恩怨两清,再见!”

    她最初不过是想要找他算账,但是现在,她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再见!再也别见到了!

    林荫转身离开,莫擎盛站在原地,饶有趣味地看着林荫。

    你想走?

    不好意思,林小姐,你被我盯上了。

    莫擎盛勾着唇角,不由掏出了手机给助理打去了电话,“这一次招聘会,北城大学给了几个实习生的指标?”

    “回总裁,三个?!?

    “除了这三个,再额外在管理设计系每班开放以个名额,要求必须是交换生,还有就是女生?!?

    “是,总裁?!敝砉叶系缁?,扯了扯嘴角,还必须是交换生,女生,直接说让林荫来公司上班不就行了?

    唉,果真是总裁的心思,别人永远都猜不懂。

    医院这边,莫母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南玉玉,看着胳膊上那斑斑淤紫,很是心疼,“你瞧瞧,疼不疼啊,玉玉……”

    南玉玉咬着嘴唇,摇了摇头,“没事,伯母?!?

    莫母拍打着南玉玉的手,“玉玉,你放心,莫家太太的位置只能是你,也只能是你,擎盛那个臭小子这么对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伯母……”南玉玉挤出眼泪,看上去很是楚楚可怜的样子。

    莫擎盛挂断电话后,缓缓走来,看到自己母亲和南玉玉,他肃然说道:“南玉玉,退婚吧?!?

    “擎盛,你,你说什么?”不同于刚才,林荫的泪唰的一下涌了下来,她从莫母的手里将手抽了回来,缓缓走到莫擎盛的跟前,扯了扯嘴角,“擎盛,不要闹了好吗?如果我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你可以给我说,但是你别开这样的玩笑,好吗?”

    第五章 录取

    莫擎盛很是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南玉玉,我没有开玩笑,今天我妈也在这里,我很郑重,退婚吧,我们的婚姻只是存在于利益之上,我并不爱你,你何必这样作践自己?”

    作践。

    这个字眼深深地刺进了南玉玉的心里,她自小和莫擎盛就在一起,她很小的时候就发誓这辈子只会嫁给莫擎盛,而且……

    “莫擎盛!你忘了小时候,如果不是玉玉救了你,你现在早就已经死了!”

    “所以我就要牺牲我的婚姻吗?”莫擎盛冷笑一声,“自始至终我一句话也没有说,是,南玉玉是救了我,我很感谢她,我可以为他做出所有,只是我不会搭上我的后半辈子,因为我不爱她?!?

    南玉玉的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踉跄着步伐险些摔倒。

    莫母看到这一幕,忙去解释,“玉玉啊,擎盛他肯定受了那个女人的蛊惑,所以才会这样?!?

    “不管你们怎么说,在我这里,结果只有一个,退婚?!?

    说罢,莫擎盛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任凭莫母在身后怎么叫他,他都没有停下脚步。

    南玉玉猛地一下跌落在地上,看到她这样,莫母忙蹲了下来,猛地将她扯了起来,“走,玉玉,我们去找那个女人算账?!?

    “没用,擎盛都说了无论说什么,他的结果只有一个,伯母,看来我们没有机会成为一家人了?!?

    “胡说!我莫家只承认你,剩下的人想都别想!”莫母说的很是坚定,南玉玉侧目看向她,眼里突然划过一丝精光。

    莫擎盛从小就没有父亲,莫家能有今天,可以说是莫母一手经营的,莫擎盛即使再叛逆,可毕竟还是会听莫母的话。

    能有她插手,这个婚一定退不了。

    没有感情没事,她只要陪在他的身边就好,毕竟感情这种事情,都是慢慢培养的。

    另一边,林荫从医院出来以后就回了学校,因为奶奶去世,她早早结束了交换生的生活,取而代之的,将是她从学校步入社会的第一步:找工作。

    早就听说这一次北城大学的校聘会上,会来许许多多的知名企业,而且每一个都是在北城乃至全国都数一数二的企业。

    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傍黑天,给闺蜜悠然打去了电话,在知道她的床位早早被收拾好的时候,林荫一脸感动。

    走到寝室的门口,她一把推开了门,“我回来了!”

    悠然纵身一跃跳到了林荫的身上,小拳头打在她的身上,“你可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

    林荫扯了扯嘴角,“你这样会被人误会成我们是同性恋的?!?

    悠然冷哼一声,“林荫,你行啊,刚回来就勾搭上了莫氏的总裁?!?

    “话可别乱讲,什么叫勾搭?!?

    “啊!林荫你该不会是怀孕了吧!这个豪门媳妇可不是多么好当的啊!”悠然说着,把手伸到了林荫的肚子上摸了摸,“几个月了?”

    啪!

    林荫一巴掌打开了悠然的手,“你说什么呢!我这次回来是因为我奶奶得了重病,我,我……”

    提到奶奶,林荫鼻头一酸,虽然今天说了和莫擎盛再也不见,可是想到因为等了他两个小时,才最终错过了奶奶的最后一面,她的心里就一阵恨意。

    泪潸然而下,悠然的心情也跟着变得沉闷,抬起手来抹了抹她眼角的泪水,“节哀顺变?!?

    林荫点了点头,爬上了床,困意袭来,可是瞪着两个眼睛就是睡不着。

    叮咚。

    突然有短信的提示音,林荫纤长的手指抓过手机,就看到一条信息:林荫,明天晚上,希尔顿酒店一见。

    落款是……莫擎盛!

    他怎么找到自己的电话号码了!转念一想,以人家的能力,查她的资料能有多难?

    只不过,一见?见个屁!

    现在她恨不得活剥了他,还见面呢。

    林荫愤然把手机丢向了一边,猛然闭上了双眼。

    清晨,天边泛起了鱼肚白。

    一律阳光透过窗户折射在了林荫的脸上,她蠕动了一下眼球,缓缓睁开。

    一张大脸毅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啊!”林荫吓得差点蹦起来,双手扑腾着,险些把悠然打下去。

    “林荫,是我?!?

    林荫看到是悠然的时候,深呼了两口气,从床上坐了起来,“悠然,你干什么!”

    “林荫,你这个骗子!”

    林荫被悠然的话说的是一头雾水,“我骗你什么了!?”

    “你说你和莫擎盛没有关系的?!?

    “是啊,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你怎么会被莫氏录取!这还没有面试呢!”

    悠然晃着手里的A4纸,林荫一把扯过来,揉了揉眼睛,没错,这确实是来自莫氏的offer,上面也确实写的是她的信息。

    这,是怎么回事?

    林荫再次拿着那张offer看了又看,直到确定这不是一场玩笑的时候,她迅速从床上坐了起来。

    换好衣服,林荫直接奔赴到了招聘会现场。

    “让让,让让……”林荫拨开人群挤到了最前面,把那张offer拍在莫氏公司HR的面前,“我想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对于林荫的话语,HR感觉有些好笑,莫氏公司的offer啊,这是绝大多数毕业生梦寐以求的。

    但是林荫不但没有雀跃,反倒是拿来兴师问罪。

    “这位同学,恭喜你成为了莫氏公司的一员?!?

    “不是,我根本没有应聘,怎么会有这张offer?”

    HR自然知道其中的原因,昨天他们整理面试问题的时候,总裁助理进了办公室,什么也没有说,就把林荫的名字写到了入围者名单之中,而且让他们攒一封offer寄到林荫的手里。

    大家也就知道了林荫和总裁的关系。

    当然,HR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个,只能说:“因为我们公司需要优秀人才?!?

    “呵,这有靠山的人就是不一样,不用面试,一毕业就拿到了这么大公司的录取书,我说林荫,你根本不用上班了,多勾搭几个,保证你这辈子衣食无忧!”人群里突然响起了一阵尖酸刻薄的声音。

    林荫冷眼看去,“你说话尊重一点?!?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中央第四环保督察组向江西移交953件信访问题线索 2019-05-26
  • 首师大附属实验中学的“小小农场主” 2019-05-26
  • 颍上一驾校换“东家” 学员既不能培训又退不了费 2019-05-25
  • 陕西省贫困村驻村工作队选派管理办法出台 2019-05-25
  • 端午假期将尽 回程请看指引 2019-05-21
  • 《我的英雄学院THE MOVIE 两位英雄》最新预告公开 2019-05-21
  • 2016年组织工作四项重点任务系列图解之四:深化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责任 2019-05-20
  • 哥大在读硕士马健瑞创业 为留学生做“专属保护”装备 2019-05-16
  • “三连冠”从何而来?恩施市领跑全省生态功能类县市揭秘 2019-05-13
  • 厉害了无人机植树系统!一天能种几万颗树 2019-05-04
  • 一村一品!安徽推广“四带一自”产业扶贫模式 2019-04-28
  • 新疆科研人员“妙手”引导致病细菌发挥“以毒攻毒”效应 大肠杆菌可除水体汞硒污染 2019-04-27
  • 四川一干部染赌一夜输16万再难抽身,为全县最年轻女乡长 2019-04-27
  • 单场造5球!黄紫昌展现巨星潜质 赛后一句话让人动容 2019-04-24
  • 直播预告│大小洞天端午送福利 系列活动等您玩 2019-0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