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安徽15选五开奖结果:(全本)午夜诡店苍凌白免费阅读全文_午夜诡店苍凌白素素目录by白拾弎

    发布时间:2018-11-15 20:24

    午夜诡店苍凌 白素素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午夜诡店苍凌白免费阅读全文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午夜诡店里,主要介绍了苍凌白素素两个人之间发生的爱恨情仇,下面就去看看这本都市灵异小说吧。白素素再一次在餐馆最热闹的时候踏进这里。跟上次不同,这次她真的是和聂臻过来吃晚饭的,虽然时间有点儿太晚了,不过加班这会,两人肚子也着实是饿得不行。自上次吃了苍凌送给她的那份盒饭之后,她就开始惦记起苍凌家饭菜的味道,真的是比她曾经吃过的任何一个盒饭和警队大食堂都要美味。

    午夜诡店

    第1章 深夜的小情侣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苍凌,一头垂到脚踝的长发,一身纯白色丝绸长袍,他在月亮最亮时分站在山顶,抱胸仰望天上那一轮硕大的满月。

    他用力深呼吸,久久不曾呼出来,仿佛于唇齿之间咀嚼品尝一般,微而嘴角些许上翘,似是吃到了美味。

    缓缓睁开双眼,那是一双眸好似浓墨一样乌黑,却流转着七彩颜色的波光的绝美眼睛,带着少有的愉快,配合嘴角的上翘,让原本就俊美无双的脸庞更是增添几分神采。

    “原来我竟是饿了好久,都快忘记美味的味道了!”苍凌喃喃自语。

    “老大……”

    “我们也很久没吃过好吃的了!”他身边的空气中突然传来两个声线一样的声音。

    “咂咂……嗯哼!”这是一个女子不满的声音。

    “啾!”一声很明显低沉且刻意压低过的鸟鸣声。

    苍凌很随意地伸手撩一把长发,道:“那你们可有准备好?”

    “有!”那几个声音齐声。

    猛地一瞪双目,面上微带愠怒,道:“那还在这里磨蹭什么,开工干活!”

    话音落下瞬间晚风吹起,再看山顶,哪儿还有先前站在这里的人。

    **

    初秋的深夜,晚风里还夹杂些许热气,天黑得还算早,只是总能感觉到天空仿佛还没完全黑透的样子,带着点点月亮的微光。

    深夜十一点,某条街的一角,亮起一盏微黄的宫灯,灯罩上写了个大大的小篆体的‘餐’字。

    店里座无虚席,只在角落的位置摆放着一张四方木桌,上面趴着个男人在睡觉。

    随着大门推开带动风铃清脆的响了一声,标志着有客到之外,同时起身的还有角落里睡觉的那个男人——苍凌。

    此时苍凌刚抬起身体,眯着半醒的眼睛,仰着鼻子在空气中耸|动几下,似乎闻到了什么特别的味道,然后望向刚刚推门进来的一对年轻的小情侣。

    嘴角微扬同时咂巴咂巴嘴唇,然后仿佛吃到什么美味一样又伸出舌尖舔了舔唇,饶有兴趣地继续眯眼看那对小情侣。

    男子身材健壮高大,五官仿佛如米开朗基罗的男性雕刻一般的棱角分明,一看就是俊帅的帅哥。一头半长的黑发好似没有发型一样随意的散开。

    上身穿了件米白色的POLO衫还惯例的竖着领子,两条肌肉紧实的手臂浮现出健康的麦芽糖一样的色泽。

    一条浅米黄|色的休闲长裤微微卷起裤腿底部到脚踝,穿着一双白色的平口休闲鞋,俊帅有型。

    他身边的女子可谓是仿佛如同古代仕女图上飘出来的美人,小巧的鹅蛋脸,略着淡妆不过分的宣扬自己的美丽,却又恰到好处的点睛之笔,嘴角微微上翘巧笑倩兮。

    她有着玲珑有致的S型身材,一头大波浪一般的黑色卷发披撒在前|胸和背部。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一字肩紧|身短裙,右肩头挎着一个黑色的链条式的名牌小包。

    一双白皙匀称的长|腿在短裙的衬托下更是显得笔直又精细,脚上踩着至少十二公分的恨天高,小鸟依人地挽着男子的手臂,甜蜜的伴在他身边。

    他们两人自一进门就惹得在场所有人都有短暂的停顿,尤其是男人们的眼睛竟都死死地钉在年轻女子身上,哪怕他们身边或许还有自己的女伴,都没人舍得移开自己的视线。

    两人额头相抵低声说着悄悄话一般,随即又对视一眼,之后仿佛连一秒钟的视线分离都有些不舍一般,面容带着少许的无奈,转而看了看面馆里是否还有空位置。

    店里负责跑堂的是个活泼的少年,很快给这对情侣找到一个跟苍凌的位置并不算太远,马上就要完全空出来的位置坐下,两人即便是坐着也要双手互相紧握,深情对视。

    看见他们俩这样撒糖虐狗状态,原本正好结账完毕的两个年轻男人,面露羡慕却赶紧起身离开。

    男子说:“我听同学说这家食物每个都做得很好吃,今天的宵夜就特意请你吃哦!”

    女子轻声一笑,说:“如果真的很好吃,我会吃很多哟,你可带好钱包了么?”

    男子爱怜的伸手抚过她的头发,“你吃多少都够?!?

    女子捉住他调皮的手放在唇边轻吻一下,“我可是胃口很大的哟,没准能吃光这个店里所有的食物,你信不信呢?”

    “信,你说的所有话我都信!”男子说完这句话,跑堂少年就拿着份简易菜单问他们要点什么吃的。

    似乎是不太满意跑堂少年打断他们的深情对视,男子低声问过女子的意思之后,他就随意点了两份炒饭。

    “婷婷,我爱你!我说真的,你可别不信!从看见你的那一秒开始就深深的爱上你了?!蹦凶拥蜕钋榈馗姘?。

    女子羞涩含笑低头。

    就在她低头的瞬间,她眼睛里闪过一丝红色的光芒,眼神仿佛像是要生吞活剥了对面这个男子一样的仇恨,使得空气中夹杂一丝寒气,甚至连面馆的灯光也闪烁了两下又恢复正常。

    仅仅只一瞬间,她闭上眼睛,再次睁开双眼抬头的时候,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恢复如初。

    这一切都被苍凌看在那双一直就没睡醒的眼眸中,他嘴角再次微微上翘。

    哎呀呀,多少年了,居然还能碰上这么一只期待中的……美味?佳肴?

    “小哥,你们店里的电线要修了吧,这灯都闪了!还有啊,天气凉快着呢,还开空调做什么,岂不是浪费电?”常来的食客七嘴八舌感受到寒意就说起来。

    跑堂小哥抬头看了看空调,挠挠后脑勺,自己都很纳闷地说:“今儿没开空调啊!而且老板上周才找人看过电路的,不会这么快就坏了吧?”

    “哎呦,还真没开空调,可咋感觉冷飕飕的?”有好事儿的人咋呼一声。

    听到这里,苍凌挑眉好似突然想到什么似的。

    他稍稍侧头垂目扫了一眼女子脚下的位置,不看不知道,一看就让他瞬间更是挑高了眉,他感觉自己发现了更有趣的事儿。

    那女子脚下黑压压的一片,普通人看上去就像是灯光投射|下的影子。

    然而苍凌却在这其中看见了古怪,那伪装成黑影的东西自己在挣动,幅度很小却渐渐向着对面的男子的影子爬过去。

    也就在其他食客纷纷感觉到寒意的时候,女子脸上有少许厌恶神色,一逝而过,快得让人根本没发觉,同时脚下的黑影飞速后退,完全缩进影子里藏起来。

    苍凌坐直身体,继而饶有兴致地继续观察女子,同时抬起右手,食指摩挲着鼻梁,表面上依然是一副没睡醒迷糊的模样。

    “咦,我认识他们,那女的是附近大学的,好像是理工大的,那男的好像也是理工大的硕士生吧,听说品学兼优还是富二代呢?!笔晨椭杏锌拷粤璧囊蛔廊?,忽然低声说道。

    “啧啧啧,这么漂亮的女人,给这小子追求到了真是享福啊!老子要是有这么漂亮的女友,肯定舍不得带出来给别人看?!绷硗庖蝗诉七谱?,心有不甘。

    “就是,这么漂亮的女人谁不喜欢,你看连平时只晓得睡觉的那家伙都醒来了,盯着那女的不放呢?!庇钟腥四米趴曜又钢附锹淅锏牟粤?。

    苍凌仿佛没听到周围的声音一样,目光一瞬不瞬的望着那两人。

    面上依然还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颓废慵懒,一脑壳长到披肩卷发乱糟糟的。

    “吃饭吧!双胞胎给你加了点儿好料?!币簧砗煲碌呐佣俗攀掷锏拿嫣踉诓粤枭肀咦?。

    他看了眼所谓的晚饭,不过是一碗阳春汤面,于他来说,即便是这人间再好的食材佐料也只是塞个牙缝而已。

    “再漂亮的女人也只是昙花一瞬间!可我还是觉得昙花比她美?!焙煲屡铀匙挪粤柚暗氖酉呖垂?,感叹一句。

    其实就算不看她也知道,这对小情侣进门之后,整个餐厅的男人都被那女子勾走了魂儿似的。

    所有男人的目光都被这女子吸了过去,而她本人似乎早就习惯这种情况,一点不自在的感觉都没有。

    苍凌快速吃完自己的晚饭,问红衣女子,“你们最近不是说口味太淡了么?想吃好食材就得有耐心,虽然今时不同往日,但是偶尔总能撞上个别眼神不太好的家伙自投罗网?!?

    红衣女子听到这话,有些震惊地瞪大双眼看了看那对小情侣,回过头的时候挑眉思索一番。

    自己身边这个男人的本事,她不是不知道,甚至更有亲身体验,遥想当年自己不也是这样被他征服之后,从而变成他身边的奴仆吗!

    只不过这次他说的可不是征服一个奴仆那么简单的事儿。

    他说的是食材,一个能让他们这群家伙吃到饱的美味食材。

    这么一想,她就莫名的有些激动起来。

    小情侣很快就吃完了宵夜,男子付过帐之后,两人又依偎在一起,男子揽着女子纤细的腰肢往外面走去。

    更有坐在落地窗边上的食客看着他们往附近一家有特|色的,情|侣旅馆的方向走去,那食客啧啧两声再也没张望了。

    苍凌透过面馆巨大的落地窗向外看去,在小情|侣经过面馆的宫灯下,女子身体和其中一条影子却分离开来,被分开的影子仿佛一只巨大的带翅膀的生物,扑向男子的影子。

    男子却一无知觉,依然温情绾绾揽着身边女子的纤|腰,往旅馆走去。

    想必,这又是个充满那啥和那啥的夜晚!

    第2章 主题旅馆的干尸

    白素素,聂臻,大学城东苑智慧三街的爱情公寓主题旅馆发生命案,你俩直接去现场!”

    刑警大队队长康智永在对方接通电话的第一时间下达指令,挂上电话他也发动自己的警车直奔命案现场。

    命案是早上负责打扫房间的旅馆楼层服务员首先发现的。

    死者和一个漂亮的女子在凌晨时分进入酒店开了一个爱情海主题的特色房间,根据旅馆提供的监控显示,两人在进入房间之后再也没有出来过。

    一直到早上服务员接到前台的退房清扫通知才拿了备用房卡打开房门准备清理房间。

    却没想到房间里还有人,具体的说是有具男性的尸体,惊叫声中引来了隔壁还没退房的住客,这才通知前台报警。

    康智永在初步跟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辖区民警了解基础情况之后,就开始询问站在一旁还在瑟瑟发抖的服务员,同时快速在本子上记录。

    康智永问:“你早上发现尸体的时候只有一具?房间里没有其他的人?或者根据你对房间的了解,是否发现了房间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服务员歪着脑壳想了一阵子,回答:“没有不同的地方,只是落地窗打开了,阳台上没人,房间里只有那个男人趴在床|上,我没看见任何女性?!?

    作为一个刑侦老鸟,康智永直觉上觉得这种进去两人,却只有一具尸体的情况并非常规案件。

    而且在目前他所了解到的情况来看,一个女人离开房间却没任何人或者监控设备察觉,这太不合理,也太过匪夷所思。

    所以他最后问一句:“你再仔细回忆一下,是否真的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又是否真的没有看见任何女性从这个房间里走出去?甚至有没有可能躲在你的工作车下面离开房间?”

    服务员被刑警这么反复问同样的问题,连她自己也觉得自己的话里有可疑的地方,却又说不上来什么地方不对。

    只在脑子里又回忆了一遍她进入房间之后的情景,摇摇头说:“真没有什么不同的,我也真的没有包庇罪犯逃跑,也真的没发现任何女人从这里走出去。

    “我是凌晨一点钟接班的,而且我的值班室就在电梯过道边上,一整夜都开着门,旅馆也有规定值班期间不能睡觉,所以我坐在值班室里看小说,只要有人从房间出来必定要经过我门口才能搭电梯下楼的。

    “所以我敢肯定到我进入1314房间之前,没有一个人从里面出来。从我上班到报警之前,总计三房客人离开退房,而1314的客人根本没有离开。

    “我却接到前台的退房清理通知,我当时也很纳闷来着。警官同志,我真的没说谎哦!”

    康智永关上记事本,他知道,服务员说到这里那就真的没什么再能问出来的信息了。

    而各种看上去就很不合理,没有逻辑的地方却真实的存在于这个突发的案件中,而他能做的只能是收集更多的资料,侦破案件。

    “康队,死者的身份确认了,是理工大学法律系的大一硕士生,叫唐朗。今年二十四岁,家住长岭市。

    “不过早之前他家也是咱们这里的,后面他父亲做生意的关系,才搬到了长岭市落户,考大学的时候又考回来的。

    “昨天晚上他没回宿舍,也没去导师那边做课题,查寝记录我已经叫警员去学校调阅了,稍后我和聂臻会亲自去学校走访?!卑姿厮匾槐呖焖倩惚?,一边看着手中的记事本。

    “跟死者同时进旅馆登记的女子的身份,我也查证了,叫张婉清。同样是理工大学的学生,不过是今年刚入校的新生。

    “根据初步了解,唐朗和张婉清是男女朋友关系,而且张婉清还是今年理工大学新选出来的?;?。

    “对比学校网站上提供的照片,看上去的确是挺漂亮的,而且已经跟监控视频里出现的女子做了基础面部比对,确定是同一个人。

    “同时我们也在周围安排了走访,看看有没有昨天晚上看见过他们的路人。不过这个可能要到晚间才会有消息资料汇报。到目前我能了解和收集到的信息就这些了?!?

    白素素说完收起记事本,抬头望向康智永。

    聂臻站在她身边,手里拿着一台单反相机,接着说:“犯罪现场的情况基本都检查完毕,物证科和法医科的同事在里面处理尸体和收集物证。

    “但是队长您看,这具尸体看上去并不像是刚死亡的一样。法医科的同事说,让一个人全身的血液从血管里瞬间蒸发,并且造成这种干尸一样的外观,这并非是一个晚上就能做到的事情。

    “而且这需要大型的机器设备,和相当丰富的医学解剖知识,以及尸体处理经验??墒强捶缸锵殖?,目前法医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尸体没有被移动过,旅馆的1314号房间就是案发第一现场。

    “杀人、抛尸都在这里一次性瞬间完成,并且死者在这期间没有任何迟疑和反抗。身体里是否有致幻成分,有待法医科具体化验结果?!?

    康智永皱眉,这竟然还是第一现场,尸体也没有被移动,死因却这么离奇。

    这案子倒是让他很多年没发作的偏头痛,似乎又有发作的迹象。

    **

    三更餐馆!

    就是这家小铺的名字,在商业街靠里走的一个不太起眼的位置上,没人知道这个小铺子是什么时候在这里开张的,却都晓得它只在午夜才开始营业。

    门口用着大红色的复古嵌玻璃的窗栏做的装饰,门廊顶上的黑色的牌匾,不知道是哪位名家草书的‘三更餐馆’三个字被金色的油漆刷得万分惹眼。

    牌匾的左边还挂了一张黑底红色火焰边四方形幡旗,同样是金色的绣线描绘出一个大大的‘餐’字。

    餐馆大概有二十多张看上去就很有历史感的红木四方桌,每张桌子又各配了四把带着扶手的古朴风格红木椅子。

    桌子上摆着竹筒削出来,并在筒身上雕刻着文字和图案的筷筒,还有同样用竹筒定制的酱醋盐胡椒粉辣椒粉的四色调味瓶、牙签罐儿。

    店里就只有被称作红姐的女人负责招呼着食客们,隔着一面大玻璃就是餐馆的厨房,里头两位模样完全一样的青年小伙子们在快速且并不紊乱的忙碌着。

    餐馆的大厨就是这对双胞胎帅哥,模样长得可是标致帅气得很,不少来店里吃饭的小姑娘总是偷偷摸摸地看他们,还拿出手机拍照。

    还有一个跑堂的少年,叫阿与,只不过最近不在店里。

    餐馆里人们吃着美味的面条,喝着热乎乎的汤汁,还在聊着新鲜事儿。

    “喂,你们有没有听说,那个理工大的学生死了?!?

    “谁?”

    “就是上次带着?;ɡ闯韵沟哪歉鏊Ц绨?,叫唐朗吧。第二天被发现死在情趣宾馆床|上?!?

    “啊?那是马上疯?这一晚上可真够辛苦的?!?

    “啧啧啧……做鬼也风|流啊!”

    “我还听说警察去学校找那个?;ɡ醋?,结果发现?;翘焱砩显谒奚崂锔久怀鋈?,同宿舍的妹子们给她作证来着。所以那天跟唐朗出去开|房的到底是谁,是人还是鬼都没人晓得了?!?

    “拉倒吧你,还鬼呢!这世界上哪里有鬼,你见过啊!”

    依然还是午夜开张的小餐厅,依然还是一张桌子上几个吃宵夜的学生,一边吃着东西,一边七嘴八舌的聊着八卦。

    苍凌趴在角落的桌子上,听着身边的八卦,心底默默想到了那天的情景,悄声叹息。哎,还是时间太早了啊,没成熟的果子尚且不能食用。

    依然一身红衣的女人,叫红姐,端着他的晚饭走过来,坐在一旁,说:“你就任由那东西为非作歹吗?”

    他起身,一手接过红姐递过来的温热毛巾在脸上擦了一把,继而叠整齐毛巾放在一旁。

    道:“佛家最是讲究因果关系,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如今果实还不成熟,食之是为毒?!?

    说完,苍凌端过晚饭慢悠悠地吃起来,“再说了,什么时候鬼女也开始有同情心了?你的心难道不是一直在那个酒鬼身上吗?”

    红姐白他一眼,什么话也没说起身往后厨走去,不一会又回到桌边,对苍凌说:“阿与说要回去办点事儿,请假了?!?

    “什么时候走的?”苍凌一愣,随即问。

    “早上关店他就走了。我没问他具体是什么事儿?!焙旖阍俅卫肟?。

    苍凌仿佛被面汤的热气韫湿眼睛,眯了眯。

    随即脑海里飘过凌晨看到的宫灯下照射出的那个巨大的带着翅膀的影子,似乎当时的阿与也正巧看见了这一幕吧。

    说起来,那个影子的真身似乎跟阿与还有点关系,这会他着急的请假离开怕是也察觉到了什么事儿,回去求证一番。

    阿与的家族剩下的族人并不多,即便是查证,也用不了太长的时间,所以便由他去吧。

    忽然门口传来叮的一声,餐馆大门被打开,走进来一对情侣。

    只一瞬间,餐馆里瞬间寂静下来,仿佛同样的一幕早两天也发生过。

    “这……这不是那谁么?她怎么还……”之前八卦的那一桌男人瞬间目瞪口呆。

    依然是早两天的那位美丽的女子,换了一身飘逸的白色长裙,笑容温婉地挽着另外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子。

    “等等,看她身边的那个男的不是你们学校的那个花心大少吗?怎么也跟理工大的?;ㄗ叩揭黄鹑チ?”

    “这才刚摆脱嫌疑就跟别的男人出来约会,也太胆大太过分了吧?!绷谧募父雠⒆拥蜕止?。

    苍凌吃完晚饭,喝着红姐刚泡好的热茶,依然坐在角落的位置上看着这对刚进门的情侣。

    这情景跟早两天竟然完全一样,唯一不同的只是男人换了一个,女子换了一身衣服。

    但是他能断定,这两次午夜时分和男友同时出现在这间餐馆的女子是同一个,却不知道是否和那个?;ㄓ质峭桓?。

    这对小情侣在红姐的安排下也找到了个拼桌的位置。

    而原本跟他们坐在同一桌的两个男人快速的吃完宵夜,在碟子下压着几张钞票之后,赶紧起身走人,仿佛小情侣是会传染的毒素一样,避之不及。

    亦如早两天的剧情重演,男子握着女子的那双纤细的手,深情凝望对视,低声轻喃爱情的甜言蜜语……

    一切都跟早两天没有什么不同。

    第3章 久违的香味儿

    依旧是午夜才现身开业的小餐馆,依然在餐馆的角落里,趴伏着一个头发带着波浪卷儿的男人——苍凌。

    他身上的衣服总是显得有些邋遢和皱着,而且那张桌子似乎是专门给他定制的一般,略小于其他的餐桌,刚好够他一个人趴着睡觉。

    来餐馆吃饭的食客们都知道,苍凌天天都在餐馆里睡觉,餐馆当家的红叶姑娘也都从来不管,有时候还会给他煮碗面条或者炒几个小菜配碗米饭吃。

    最初的时候还有多事儿的食客小声对店里其他人抱怨过,然而抱怨也没用,苍凌依然我行我素的在餐馆里睡觉,久而久之就没人再管他。

    可谁又知道,苍凌虽然看着总是在睡觉,实则他可一点没漏听食客们的各种八卦。

    “嗳,你听说了么?咱隔壁的理工大的新生里选出来的?;ㄕ娴暮芷涟?我还听理工的师兄说这一届的?;肷鼻懊婕附焖械??!?

    “早就知道了,你这消息是有多奥特了。我前几天还抽空去看了那妹子,偶然是秒杀前面太多届啊。光看那小巧精致的五官就感觉这妹子太漂亮了,身材好而且身上那皮肤简直吹弹可破。要是能追到手,啧啧……”

    红叶刚从他们桌前经过,不免皱了皱眉头。

    这时餐馆的古风雕花大门又被推开,引得门框上的风铃叮铃铃一阵轻响。

    一个脸上显得有些慌张的男人疾步走进来,他似乎没想到这个时候还有这么多人在吃宵夜,脸上楞了一阵,随即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红叶走过去,顺手给他摆上餐具和湿纸巾,轻声道:“今天有寒菌肉酱盖码,也有炒饭?!?

    那男人似乎还没从惊慌中缓过神来,红叶的靠近让他有些惊诧,看了好一阵面前这个穿着红色唐装盘着类似古发髻的女子,才说道:“那就寒菌肉酱面,谢谢?!?

    红叶点头离开,再出现的时候,手里端着两份面条,给那男人放下之后就直接去了角落里,再次放下另外一碗面,一直趴在桌子上睡觉的苍凌似乎闻到食物的香味,慢慢抬起头。

    “喂,小强你看看,刚才进来的那个男的是不是隔壁师大财经系硕士班的那个花心大少啊?听说最近追求理工大新?;ê芮诳煊趾艽蠓降哪歉??!?

    “嘿,你别说啊还真是他,我记得他叫张浩天吧。最近他跟理工大的?;墒峭龅?,俩人形影不离??墒钦馐焙蛩皇歉;米釉蓟崛チ寺?怎么又在这里吃宵夜?”

    两人的话并没引起其他人多大的反应,只有刚起身的苍凌还显得有些睡眼惺忪,揉着眼睛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同时用力嗅了嗅身边的空气。

    面上稍稍一怔,随即嘴角微微翘起。

    果然是那个久违且熟悉的香味啊!

    有多久没闻到了呢?

    看来这次选择在这里停留是个很明智的决定。

    **

    早上八点,餐馆打烊。

    随着招牌灯的熄灭和大门从内的紧锁,这间营业时间完全和周边店铺不同的餐馆瞬间变得好似一头刚刚开始安眠的野兽。

    而这会餐馆内部却不如外面看上去的那么宁静。

    红叶吃完自己的早饭,放下碗筷,道:“什么时候能吃点像样的东西?”

    坐在她对面的是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年轻人,双胞胎哥哥阿饕和弟弟阿餮,他们就是餐馆的厨子。

    阿饕说:“再吃这些……”

    阿餮紧接着哥哥的话说:“……索然无味的东西,我们都觉得自己也要变成索然无味的了?!?

    在他们中间落座的,就是一直在店里趴着睡觉的卷发男人,苍凌。

    此时他刚刚洗漱完毕,换过一身干净整洁的休闲风格的衣服,齐肩的卷发也被梳得整齐,简单地扎成一个马尾,坠在脑后。

    “昨天晚上我闻到了熟悉的味道,想来用不了多长时间你们就能吃到不同的美食,当然如果事情顺利话?!?

    苍凌这么说着,抓起桌上的钱包塞在牛仔裤口袋里,拿起椅背上挂着的风衣穿上,后腰间依然挂着他从不离身的一个老旧的小皮囊。

    双胞胎兄弟对望一眼,然后立刻眨巴眨巴大眼睛,一脸渴求的模样望着苍凌,语气也柔和了不少,问他:“老大……”“……要下厨了吗?”

    红叶看一眼苍凌那一脸得意洋洋,写满着‘你们快来问我啊求我啊’的笑容之后,心里也跟双胞胎一样有了渴求。

    只是她不会让苍凌这种小人心理得逞的,于是端起放空碗的餐盘,起身往后厨走去,边走边说:“你们也赶紧收拾好厨房准备休息吧?!?

    兄弟俩人砸吧砸吧嘴,点点头跟着红叶去了后厨。

    **

    苍凌一路优哉游哉发着餐馆的小卡片广告,溜达到理工大学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是中午吃午餐的时间。

    他站在大学正门的大道上,深呼吸了一口,然后憋住气再缓缓地释放。

    没错,就是这个味儿啊!

    他喜欢……

    就是太久违了一些。

    他心情非常愉悦地循着空气里的一股特殊的味道一直走着。

    其实苍凌就颜值来说并不差,五官俊秀,脸颊和下巴被他有意的留了一些胡渣子,显得有些颓废似的。

    但是如果不蓄点儿胡子,会让人觉得他仿佛患了营养不|良症一样,清瘦得吓人。

    循着空气中的味道,他刚走到学生宿舍的范围,就被一群围观学生挡住了去路,不少学生手里还端着饭盒,一边吃着,一边伸长脖子往里面看。

    苍凌挠挠后脑勺,他最喜欢的味道在这个附近已经显得非常浓郁,只是这么多人可就不太好办了啊!

    人群里围着的那一闪一闪的是警车和救护车么,而且看样子似乎是学生宿舍里发生了什么大事儿,这会都没出来人。

    整个宿舍前门全部都被警察拉上禁行围挡。

    他蹭到几个站在一旁端着饭盒一边吃午饭一边围观的学生身边,问道:“这里面发生什么事儿了?”

    其中一个学生瞥他一眼,以为他是高年级的学长,又塞一口米饭嚼几下说:“还不知道呢,我们也刚下课打饭回来,就发现警车救护车都围在我们宿舍楼下,估计又是补考没及格的闹自杀呢吧。反正年年这时候都得折腾个好几回?!?

    “听你瞎说,我跟前面的学长打听到了,说是财经系硕士班的今天早上点名,发现有人没去也没请假,就让班长过来看看,结果发现出事儿了,没去的那人已经死了?!?

    另外一个学生刚加塞儿钻到话说的同学身边说道。

    这时又钻进来一个人,道:“我问到了,财经系硕士班的一个学长死了,好像还是马上风。不过宿舍里没看见有其他人啊,跟他一个房间的人也说昨天他没带人回去,就算带了吧也是去学校外面的小宾馆啊,哪里还会回来。咦,你是谁啊?没见过你!”

    那人转头看见苍凌站在一旁认真听他们说话,就问道。

    苍凌微微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名片,递过去说道:“美食街三更餐馆,宵夜八卦的好去处,味道很不错哦!”

    “嗳,发广告的啊!学校里不让发广告!不过我听同学说了,三更餐馆只在晚上营业早上就休息,但是去你店里吃过的同学都说味道真的很不错?!?

    那人接过名片放到口袋里,又问道:“是不是拿着名片去还能打折?”

    “可以!要是你去还能请你吃免费的。不过么……”苍凌嘿嘿一笑,眼睛转向人群里面。

    那人立刻凑上来,小声说:“你这好奇心也太重了些,回头我去吃面你可要好好招待我!”

    “好说好说!”苍凌又看了看警车和救护车闪着的灯,转身走了。

    可惜啊,可惜!来晚一步。

    **

    跟着法医同时迈出宿舍大楼的女警官白素素,刚扯下口罩,一抬头就看见一个留着络腮胡子,身形却清瘦,头发还是卷发扎成马尾的样子的男人转身离开。

    白素素向来很相信自己的第六感直觉,而她看到这个身影的时候,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跟目前的这个案子有关。

    作为重案组的刑警,她不允许任何一个有可能的线索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

    然而正当她迈开步子想要追上去的时候,同组的聂臻在她身后说:“素素,队长要你跟着法医的车先回去,把物证送去检验科?!?

    “聂臻,你真是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我有点儿线索的时候就来打断我?!?

    白素素就这么一回头的瞬间,再转回去想继续看看那个身影离开的地方,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聂臻抱着证物箱,一脸委屈地站在白素素身后,同她往一个方向看着,说:“线索?你这么快就有线索了?还是你的直觉又发作了?”

    作为几年的同事,聂臻很清楚白素素在办案期间的一些小习惯,最出名的就是白素素的直觉,只是偏偏每次她的直觉都能引领着她找到一些别人找不到的线索。

    有时候甚至于,他们队长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也都挺相信白素素的直觉。

    “刚才有个男人从这里离开,一头卷发扎成马尾,脸上还留着络腮胡,很清瘦的模样,背影显得非常孤独萧瑟的感觉。

    “我敢担保这男人肯定不是这里的学生和工作人员,既然不是这里的学生或者工作人员又出现在案发现场,你认为他会是什么人?”

    丢失了那个嫌疑人的身影,白素素也就不再寻找,跟着聂臻回到自己的车旁边,打开后备箱让聂臻放下证物箱,然后等着法医科的同事装完尸体,一起离开。

    第4章 女警官白素素

    在满汉全席里有好几道菜式都叫凤凰XXX!当然,但凡下厨的人都知道,菜式上叫凤凰的,基本用料都是鸡鸭鹅这类型的飞禽而已。

    “或者用蔬菜水果糖等食材配以自豪的雕工技能做出凤凰外形,在摆盘里装饰出一个栩栩如生的凤凰。

    “所以名儿是好听,样子也很好看,但是这味道么却不一定都好吃。

    “而且凤凰这种传说中的动物,远古的时候并非没有,类似于古人写的山海经之类的鬼怪异志类的书册里,凤凰被当做吉祥和尊贵的象征物。

    “嗯,在咱这里,估计也就红叶可能碰到的少,但是阿饕和阿餮你们应该是很熟悉的。于我来说,凤凰不过就是动物的一种罢了?!?

    餐馆打烊后的早晨,一般是苍凌的自由时间,有时候他会谈论一些有趣的话题。

    然而这会当他对着双胞胎厨子兄弟教授说完这话的时候,还在关张中的餐馆大门就被拍得啪啪直响。

    从餐馆的古风大门露着玻璃的地方看去,外面站着好几个警察。

    红叶开门,道:“警官,小店还没到营业时间,白天是不对外营业,要吃饭请晚上再来?!?

    “我们不是来吃饭的。请你们配合最近的几起凶杀案的调查?!卑姿厮卣驹谧钋懊?,严肃地说。

    红叶侧开身体,让这群警官们进了餐馆。

    一进到店里,白素素就看到依靠在一张餐桌边上,抱着双臂的男人的身影。

    一头卷发扎成马尾,留着络腮胡,身形清瘦萧索,这不就是昨天她看丢的那个嫌疑人吗?

    他怎么会在这个餐馆里?

    带着一些疑惑,白素素掏出证件给苍凌几人看,说:“我们是公安分局刑警队的,负责一桩凶案的调查工作。

    “我是案件负责人白素素。昨天理工大学发生一起凶杀案,我们经过调查取证发现死者最后出现的地方是这家餐馆,希望你们配合警察办案?!?

    红叶说:“最近一周的监控录像应该还有,你们可以拿走。其他的我们也不知道,如果警官您说的那个人在我们这里吃过面的话,监控录像中应该能看到?!?

    白素素说不出自从到这里来就有多少的怪异感,但是她的确很不喜欢这个餐馆,不过这女老板这么配合,她也不能找出什么为难的理由来。

    她只得随身掏出的小本儿翻开,拿出死者的照片递给红叶看过之后,开始例行公事的询问:“你还记得死者几点钟进的店?又在店里做了些什么事情?最后几点钟出的店吗?最好是所有经过都详细地说清楚?!?

    双胞胎兄弟俩带着白素素的同事先去后厨拿监控记录,随即两人也被分开询问,不过没一会又凑到一起了,任哪个警官都没办法只听一半儿的话,另外一半不是用猜就是回头比对问询记录。

    而红叶这边倒是很快就讲述完毕昨天晚上的事情。

    白素素转身走到苍凌面前,道:“你是店里的什么人?怎么这个时间会在这里?昨天晚上你跟死者有什么交集和接触?”

    苍凌大大地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这店是我的。至于你说的死者,我想你看过监控录像之后就会明白。至少我的记忆里,你说的死者当时只进来吃碗面之后就马上离开了?!?

    白素素当了好几年的刑警,早就习惯被人尊崇和惧怕,万万没想到自己还能碰上这种态度非常消极,相当于不积极配合调查的嫌疑对象。

    苍凌起身正要离开,突然他转身面对一脸气愤表情的白素素,问道:“对了,白警官,我能问问死者的死因吗?”

    “死者的死因是不能公开的。你为什么想知道?还是你有做过什么事情从而导致死者的死亡?”白素素没好声好气地说。

    他微微一笑,道:“那倒不是,我只是好奇白警官说的,从我店里回去之后就死了,该不会说我店里的食物有问题?”

    白素素听到这话,立刻变了脸色,上前挡住苍凌的路,说:“你怎么知道死者从你店里离开之后就死亡了?我刚才并没说过死者死亡的具体时间。

    “你果然有嫌疑,既然你清楚知道死亡时间,那就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另外在你和你的店员们洗清嫌疑之前,餐馆暂时禁止营业?!?

    红叶和双胞胎兄弟听到白素素的话,都有些讶异。

    只苍凌挠了挠后脑勺,说道:“哎呀呀这就难办了呢!”

    忽然白素素看着他的样子,好像猛然间想到什么,于是说:“还有案发第二天,也就是昨天中午,你为什么会去现场?”

    苍凌翘起嘴角,笑道:“警官,难道我过去发小卡片拉点儿学生来我这里吃面,也不行吗?”

    白素素还想说什么,可就在此时她的手机响起来,接通:“素素,法医报告出来了,队长让你赶紧回来?!?

    白素素抬眼看着苍凌,说:“不行,我现在还不能回去,我们调查到美食街上的一家餐馆,餐馆的老板和员工都有很重大的嫌疑?!?

    然而那边又说些什么,让白素素最终没有带走苍凌,而是带着些愤愤不平的样子气冲冲地离开。

    **

    夜间,餐馆依然继续开门营业。

    那两个面容略带猥琐的学生依旧还是结伴过来吃面。

    一个学生说:“你知道吧,财经系的陈晨学长死了。死在宿舍里,全身好像都被抽干了似的,可吓人。我偷拍了照片,当时警察和舍监都不让人接近那个范围呢,我废了老大劲儿偷拍一张,给你看看?!?

    说着立刻掏出手机点开相册翻照片给同伴看。

    另外一个说:“你这都没拍清楚,就看见一团黑乎乎的。不过说起来,这好像是今年的第几个了?还都死的离奇古怪的样子。

    “你有没有觉得今年特别的奇怪啊,整个大学城的硕士圈儿里死好几个了,一个接一个突然死亡,而且还都没破案?!?

    “你是说你们学校今年好几起类似的案子?”

    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身边坐着个有点儿陌生的男人。

    苍凌竟然这会也不趴着睡觉,而是端着吃的凑到他们这一桌,显得兴致勃勃。

    “别客气,我请客吃些小菜,天天吃面也吃腻歪?!?

    两个学生看见面前摆着几碟精致的凉菜,伴着两份少见的带着整块五花肉的炒菜,心里不免一阵欢腾。

    他俩家的经济条件都不算太好,这时候基本都是出去上完家教课,才回来顺便吃个面条补晚饭,现在有人请客吃更多的东西,两人自是高兴不过。

    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软。

    两人也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好奇心过于有些重的男人可是这个店里红姐的熟人,不好得罪。

    于是刚才说话的那个学生继续说道:“对啊,这次死的是财经系的硕士生陈晨,前面其实还有其他几个大学的硕士班的人,另外几个学长也是差不多的情况。

    “不过说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出事的这些学长都似乎追求过今年的新?;ㄋ频??!?

    苍凌挑挑眉,问道:“今年你们的新?;ê芷?”

    “哈,何止漂亮啊!我给你看她的照片,你准会迷上的?!彼低晁俅文贸鍪只焖俜秸掌莞粤杩?。

    看着手机屏幕里的照片并不清晰,看得出是站在很远的距离偷拍的照片,但是依然能看得出照片里的女孩儿青春活泼靓丽,苍凌瞬间眯了眼睛。

    果然有那个味道!

    “果然是很漂亮的女孩子?!辈粤杷剖锹痪牡钠骋谎?,“你们怎么没去追求她啊,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哈哈哈,两学生相视一笑,道:“我们怕是不够追求她的级别,追求她的基本都是硕士班的那些本地的,有钱又有才的学长高材生们,我们哪里轮得上啊!

    “不过这几天她也挺不舒服的,好似这几个出事的学长都跟她多少有些关联,据说她请假了,估计也是趁机躲躲风头怕惹祸上身吧?!?

    其中一人忽然刻意的压低声音,身体也往桌子中央凑了凑,道:“这么一想起来,今年出的这些事也真是太邪门。怎么个个出事的都跟她有过一腿。这妹子特别的那啥?!?

    “那啥是啥?小强你说明白点儿,我咋听不懂啊?!绷硪蝗瞬唤獾匚?。

    小强继续压低声音道:“就是邪性、倒霉、衰、扫把星。你不觉得么?而且现在学校里也有传她是扫把星之类的话题?!?

    小强看着同学一愣一愣的脸和苍凌好奇又显得特八卦的模样,夹了块回锅肉塞进嘴里,继续道:“我给你们分析分析?!?

    带着刻意压低的声音说:“你看啊这开学没多久,现在才中期补考才刚结束而已,就已经死了好几个,都是硕士级的学长,还凑巧都是本地人。

    小强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圈,说:“而且我还打听到他们的死状都差不多,跟被吸血鬼吸干全身血液似的。说邪性一点儿,这特么根本就不是人干事啊?!?

    同学又是一愣,也压低声音问:“不是人干事儿?那你觉得难不成还是鬼干事儿不成。这世界上哪里有鬼?别瞎说,再说人家警察不都说让我们别瞎猜么,他们会破案的?!?

    “不是鬼干事儿,那就是人啊,是人就得有嫌犯吧?你瞅瞅这么长时间来,警察除开来学校调查和走访,整出什么结果了么?

    “如果还死一个人,我就不信警察们还能坐得住。一个案子没破又来一个,而且看上去很像是连环凶杀似的。

    “搞不好啊,大学城这事儿能成一个大话题,微博上已经开始讨论了呢。就跟国外的那些经典悬案案例似的。你说是不,大哥?!?

    小强说完喝口面汤,又吃几口回锅肉,显得有些意犹未尽。

    苍凌刚要说话,抬头就看见白素素冷着一张小脸走进餐馆儿,直接朝着他的方向而来。

    白素素站在饭桌边儿,板着一张俏丽小脸,说:“老板,跟我走一趟局子,协助调查?!?

    第5章 刑警队做客

    白素素的到来和一句话,让在餐馆的吃客们对长久以来只晓得睡觉的男人充满了惊讶,谁能想到这个经常整晚上都在睡觉的男人才是餐馆的真正老板。

    小强和同学长着嘴|巴惊讶得忘记吃回锅肉。

    苍凌笑了笑,拉开身边的空位置,对白素素道:“白警官这么晚还在调查案情啊,一定还没吃饭吧。我做东!想吃什么尽管说,没有我家厨房做不来的菜式?!?

    白素素的确到现在还没顾得上吃晚饭,中午回办公室也就顺手抓了不知道谁桌子上的一个苹果吃。

    这会都到上半夜,肚子早就饿得失去知觉。

    从她一走进这热闹的餐馆的时候,不自觉的吞咽一口口水,饿得没力气蠕动的肠胃瞬间被这里面的食物的香味勾得又活动起来。

    不过她现在是来拉人去协助调查的,可不是来这儿吃饭的。

    她瞥一眼空位置,又努力让自己不去看桌子上的食物,严肃地说道:“少废话,赶紧跟我去局子里协助办案?!?

    苍凌也不等白素素再说什么,起身走到红叶跟前儿,正好红叶手上提着一袋子外卖准备送走,他顺手接过来说道:“再做一份吧?!?

    转头看着还站着不动的白素素,道:“白警官您不是说要我去协助办案吗?这不赶紧走着?!?

    白素素脸色微微一红,赶在苍凌之前出了餐馆儿,两人上了停在门口的警车。

    车里飘着一股子炒饭的香味,还有其他的菜式,惹得白素素一边开车,一边瞟了瞟苍凌放在膝盖上的外卖餐盒。

    “到警局了,你先去吃饭吧。等你吃完了再来审我也不迟,放心我肯定不跑?!辈粤璞镒判?,轻悠悠地道。

    哼!

    警局实际上离着大学城并不远,开车五分钟就到。

    苍凌提着餐盒一直跟着白素素走到一间审讯室外头才停住脚步。

    白素素打开门朝苍凌扬扬头,苍凌带着笑意把餐盒递给她,然后自己走进了审讯室。

    这间审讯室比较简洁明了,约十五平方的面积,里面只有一张长一米五,宽八十公分的金属桌,配着两把普通的木椅和一把看着就冰冷的金属椅。

    椅子靠背上左右两边还各挂着一幅手铐,桌子上只摆放了一盏台灯,台灯此时是关着的。

    审讯室内的日常照明还是用的天花板上的普通日光灯,天花板的两个对角装着监控摄像机。

    苍凌走进去很自觉的坐在金属椅上,微微转身,两腿自然交叠,左手臂搭在金属椅的靠背上,右手臂则半撑在桌面上,手指有规律的扣着桌面。

    然后一脸轻松自在的模样看着还站在门口的白素素警官,似乎在用眼神询问她:这样如此可满意?

    白素素挑眉扬起下巴,要不是看在手里这份餐盒的面子上,她还真想一脚踹掉这个男人此时的模样。

    作为案子的嫌疑人,还有比他更轻松的吗?

    聂臻推开审讯室铁门,看到的就是苍凌一直保持的这幅轻松惬意的模样,似乎他是来度假的。

    聂臻重重的把手里的问询记录本重重地丢在金属的桌面上,发出略微刺耳的声音,然后拉开椅子在苍凌对面坐下,打开台灯迅速将灯泡的一面一扭,就对准苍凌的脸。

    恶狠狠地说:“姓名,年纪,户口所在地,目前从事的职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有问题就老老实实地交代清楚,争取宽大处理,明白吗?”

    苍凌依然保持着微笑,而且也并不惧怕高光灯照射。

    他伸出右手稍稍把台灯压了压,道:“这位警官,似乎我不是案子的犯罪嫌疑人,我只是白警官请过来协助案子调查的?!?

    聂臻一拍桌子,大声道:“没给你上个铐子揪过来是素素给你面子,现在你坐在这里就代表你有犯罪嫌疑。我可没素素那么心软善良,别废话,赶紧交代问题?!?

    “嗯,我知道了,不过,警官,您现在一个人来审讯是不是不符合规则?要不我们再等等,等白警官来了我再一起说,省得说两回?!辈粤韬脱赵蒙羟崛岬氐?。

    聂臻正要再次发飙的时候,审讯室的门开了。

    康智永走进来,看聂臻一眼然后走向苍凌,同时说:“苍先生千万不要跟小聂计较,这案子他们也挺辛苦的,这段时间没什么进展难免有些脾气不好?!?

    见苍凌没什么表态,转头又对聂臻说:“还不赶紧把台灯关掉,苍先生是过来协助的?!?

    康智永和聂臻并排坐在苍凌的对面,台灯也被关闭挪开。

    康智永问:“苍先生之前说,死者在死亡之前在餐馆里吃了一碗面,然后应该是回宿舍,对吗?”

    苍凌点头,道:“之前店里的监控录像应该你们都看过,具体时间也有,他在店里只待了前后不过十来分钟,自己一个人吃完面就离开,至于后面他去过什么地方你们应该有调查结论?!?

    康智永和聂臻他们都反反复复地看过餐馆的监控录像好几十次。

    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录像,没有任何疑点。

    因此这也是为什么康智永始终只是说苍凌是来协助调查的,并非嫌疑人。

    “那以苍先生的角度看,这案子是否还有别的线索呢?说实话,不怕您笑话,我们在办案期间遇到瓶颈,完全找不出任何有价值有突破的线索,所以才不得不请苍先生过来协助我们?!?

    康智永说这话的时候,态度谦虚且诚实,让聂臻很不明白,为什么那个说一不二向来脾气更火爆的队长也会突然有这么谦逊的一面。

    苍凌认真地看着康智永,他知道,康智永没有说谎。

    于是他斟酌一番,道:“我听说,这类型的案子并非这一起,从今年开学季以来到现在,这应该是第三起吧,而且似乎这些案子里还有一个共同的关联??刀映ぶ暗牡鞑樽叻弥幸捕嗌儆Ω糜行┨??!?

    康智永的眉头微微一皱,的确是这样的,同类型的案子里这已经是第三起,前面两起都还没侦破,现在又来一起,然而这都不是让他们最头痛的主要原因。

    目前他们最头痛的是,在调查走访中,那位神秘又漂亮的?;ü媚铩磐袂?。

    她的的确确跟三名死者多少都有些关联,可以说这三名死者都曾经在死亡之前正巧追求过张婉清,可到现在,他们派出去的刑警也没能找到张婉清本人。

    校方拿出她的请假申请告诉警方她已经请假回家。

    而警方则向校方申请调阅学生档案,根据档案上找到的地址和联系方式,他们却发现那个地址根本就是市郊区一个废旧的厂房,电话号码更是一个空号。

    倒是家庭成员一栏上的父母的名字,在警局联网的户籍系统里倒是找到了对应的夫妻俩。

    夫妻俩就住在南郊的县城里,在只是当警方派出的警员过去调查情况的时候,却得知这老夫妻俩的确有个女儿,只是他们的女儿早在很多年前就在失踪人口的名单里,至今没找到。

    而且他们女儿的名字是陈婷婷,并不叫张婉清,两个姑娘甚至不同名同姓。

    这一结果让去调查的两位警员直接一脸不可置信一样的楞在当场。

    看着他们带回来的调查结果,康智永有些怀疑起来,现在这个张婉清仿佛人间蒸发一样,根本无从寻找,又或者从来都没有这个学生存在似的。

    可再次调查走访校方和校区的结果,张婉清确实又真实的存在着。

    校方能拿出完全对应的录取通知书,档案柜里的存档和张婉清报道时候提供的原件完全一模一样。

    甚至她的同学们、室友们、班导、系老师和领导们,都亲口承认自己真实的看见过张婉清。

    在请假之前她从来不逃课缺课,成绩也非常不错,甚至写得一手好字,简直就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姑娘。

    至此,康智永和秦臻白素素等人,完全陷入了一个谜团一样的瓶颈。

    他们都知道想要顺利侦破这几个案子,就必须先找到张婉清。

    可是根据种种调查结果显示,张婉清是个并不存在的人物,虽然大家都声称看见过真人。

    可是有时候,自己的眼睛看见的也不一定就是真的,不是么!

    苍凌看着康智永和聂臻脸上出现的一筹莫展的表情,多少有些明白他们所愁的是什么,只是他……

    万分想念那个味道啊……

    等白素素吃完盒饭,填饱一天都空荡荡的肚子后,走进审讯室才发现,三个男人各自沉思着。

    老大和小聂自然是思考案情。

    而那个苍凌,鬼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好事儿,一脸的喜气不说,还透露出一股子邪气。

    “队长,犯罪嫌疑人交代了犯罪事实吗?”白素素走到聂臻身边空着的椅子上坐下。

    康智永嗛了一声,说:“苍先生提供了一些资料配合我们继续调查,并且他的思路也跟我们一样,怀疑最近理工大学的几桩案子都跟这个消失了的张婉清有直接关联?!?

    “康队长,我可没这么说哦,我只是提出我觉得有些疑惑的地方,比如为什么这几个死者都同样的追求过张婉清?

    “又比如这几个死者为什么都是大学本科以上的?难道这些不都是他们的共同点吗?”

    苍凌很不客气的否定了康智永一直以来的怀疑。

    “你们一直在犯罪嫌疑人身上找问题结局,却不考虑死者们吗?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