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全本)微风听我言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康轩凡苏霓薇目录by梦奇

    发布时间:2018-11-15 20:24

    微风听我言康轩凡 苏霓薇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微风听我言全文在线免费阅读,微风听我言是作者梦奇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康轩凡苏霓薇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谁能告诉她,刚从国外回来她的宝宝就抓着一个陌生男人喊爸爸是什么情况?谁又能告诉她,她以为是诱拐犯的男人竟然是她的上司?更更可怕的是,这个男人竟然利用职权要和她同居?!天呐,不行,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吗!没想到,男人一把将她壁咚,深情望着她:“苏霓薇,就算你躲在天涯海角,我都会把你找出来,一如四年前……”

    微风听我言

    第1章 宝宝你不能乱叫

    人来人往的机场门口,一个粉嫩的小娃娃紧紧抱住一个穿着黑色西装面无表情的男人的小腿,边哭边执拗地说:“呜呜呜,你就是我爸爸,允墨找了你好久啊,终于把爸爸找到了……”

    这一举动着实是震惊了旁边的保镖,纷纷为难地站定在原地,没有动作,他们怎么没有听说过自家老板什么时候多了个小少爷了?

    被抱着的男人稍稍垂眸,看着这个与自己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孩子,眉头深深锁了起来。

    “你们在干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后面赶上来的苏霓薇一见苏允墨哭着抱着一个男人的腿,连行李的推车也顾不上了,连忙冲过去将他抱了起来,对着几人骂道:“你们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孩子?还有没有点人性?”

    “妈咪……你误会了,爹地没欺负我……”苏允墨爬在苏霓薇的肩头抽泣着,目光却还是时不时地扫向那边神情冷峻的男人。

    “没欺负你?那你哭什么……”苏霓薇皱眉安抚着他,下一秒大惊,“等等,你叫他什么?爹地?宝宝你不能乱叫的啊!”

    “没有,允墨没有乱说……”苏允墨小手握拳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男人,“妈咪你看,很像吧?”

    苏霓薇一愣,随即抬起头,这个时候才注意到男人的面容,竟然真的和苏允墨有七八分相似!怎么可能!?

    心中隐隐浮现出一丝不好的预感,她抱着自家儿子就准备过去拿行李箱,想要离开。

    却不料男人勾了勾嘴角,对着保镖一个示意,那些人便领会般的纷纷过去将行李拿了起来。

    苏霓薇脚步一顿,站定在原地,警惕地看着男人,“这位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儿子不过是认错人了,但是你们也没有扣留我行李的权利吧?”

    男人定定看着她良久,眼眸中一闪而过几丝复杂的情绪,忽然面色一松,伸出手来,“我是康轩赫,苏大设计师,欢迎你回国?!?

    康轩赫?!

    苏霓薇瞳孔微缩,那岂不是她的顶头上司?她回国前已经联系好了国内有名的康氏集团,没想到这位大老板亲自来接她!

    她愣愣伸手,回握了一下后便连忙收了回来,神情有几分不自然。

    谁会想到一回国就先和以后的上司闹了个大乌龙!

    “走吧?!笨敌招α诵?,朝外走去,“先带你去住的地方?!?

    苏霓薇看着他的背影,一时间有些后悔,早知道自己应该了解的清楚一些再做打算的!但是现在合约已经签了,想反悔也来不及了,她只好暗自叹了一口气,抱着苏允墨无可奈何地跟了上去。

    车上,苏霓薇看着过分相似的一大一小,脸色愈发的不好看起来。

    难道说,自己的儿子真的和这个大老板有什么关系?

    可是……为什么四年前的事情她一点儿都不想起来了呢?

    正疑惑间,车子忽然停了下来。

    苏霓薇牵着苏允墨走了下去,看着面前装修古朴的小别墅,不禁有些意外。

    这是给她分配的住宅?会不会太好了一点?

    还没有来得及问出口,她就看到康轩赫已经走了进去,便只好快步跟上。

    来到客厅,苏霓薇再一次被震惊了。

    金碧辉煌的水晶吊灯光线打在白洁的壁面上,映出一抹引人注目的轮廓,张扬的让人移不开眼,还有那深灰色的真皮沙发,壁橱里摆放的玉器玉瓶,随意挂在墙壁上的名画,无不在传递着四个字:极尽奢华!

    这也真的是太好了一点吧!

    苏霓薇甚至觉得,自己设计一辈子的服装,可能也没有能做到这样装饰的财力。

    既然如此的话,为什么康轩赫就这么大方的把此等富丽堂皇的房子给她住了?就算康氏真的有钱,可再怎么说,她也不过是一个特聘的员工而已……

    “哇,妈咪,这里就是我们以后要住的地方吗?好棒哦!”苏允墨大大的眼睛放着光,不住地打量着四周,欢快的这边看看那边摸摸。

    苏霓薇有几分尴尬,站定在原地,没有动作。

    康轩赫瞥了她一眼,挑眉问道:“怎么不进去?”

    苏霓薇定定看着他良久,忍不住皱眉道:“康总,我只是一个员工,住这么好的地方,是不是太……”

    “你在担心什么?”康轩赫嘴角露出若有似无的笑,“公司对于特聘员工的待遇一向很好?!?

    也就说,对于所有的特聘员工,都是这样的待遇?

    这么一说,苏霓薇才长舒了一口气,若是她和别人不同,难免不会起疑这个男人是不是有别的什么目的。

    “妈咪、爹地,允墨能出去玩一会儿吗?”苏允墨不知道从何时起开始半趴在窗户上,新奇的看着小院子里的花花草草。

    “你去吧,我和你妈咪整顿一下行李?!笨敌彰坏人漳揶狈⒒?,就直接许了苏允墨出去,把相处的空间留给了自己和苏霓薇。

    “好!谢谢爹地!”苏允墨道过谢就兴冲冲地跑进了院子。

    “那个……不好意思啊,我儿子是单亲家庭,从小没有见过爸爸,所以就……”苏霓薇神色讪讪地想要解释。

    “嗯,我知道?!笨敌杖词遣簧踉谝獾赜α艘痪?。

    啊?他知道?

    还没有容得苏霓薇去揣摩这几个字中的深意,康轩赫便过去提起了行李。

    苏霓薇连忙跟上去,语气有些不大自然,“其实不用怎么整顿的,放到房间里就行了……那个,我们的房间有安排特定的吗?”

    毕竟心里对于康轩赫的身份有所疑虑,她也不敢太放松。

    “第二间是你的房间,隔壁是我的……”康轩赫指着楼梯的方向认真的讲解。

    “什么?你的房间?!”苏霓薇瞬间大惊。

    康轩赫停了下来,转眸看她,“这是我家,我的房间自然也在这里,有什么不对劲?”

    也就是说,这个男人给她和允墨安排的住处是自己的住宅?!

    苏霓薇立刻警惕起来,“康总,你到底想干什么?似乎没有把女性员工安排住在自己家里这个道理吧?”

    “你说呢?”康轩赫似笑非笑,却是放下了行李,一步步朝女人走去。

    第2章 有谁敢接这个案子

    苏霓薇原本还以为康氏是有名的集团,对待员工各方面的待遇应该不错,却没有想到这位大总裁长得人模人样,不过是个衣冠禽兽!

    她不住地后退着,同时拿出手机,威胁道:“康总,你要是再过来一步,我就报警了!”

    然而,康轩赫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眸中的笑意更浓,脚步却没有停下分毫。

    “我真的会报警的!”苏霓薇退着退着整个人都靠到了落地窗的玻璃面上,紧紧的抓住手机。

    面对康轩赫压倒性的身高优势,苏霓薇也开始紧张起来,不自觉地抿了抿嘴。

    康轩赫对于苏霓薇的反应似乎很满意,在她面前一小步距离处停下,一把将手机夺了过来,扔到旁边的床上,满不在乎道:“你就算是报警,我便看看有谁敢接这个案子?!?

    苏霓薇瞬间睁大了眼睛,难道在国内康氏的权利已经大到这个地步了吗?

    心底愈发的觉得有些慌乱,她找准机会就想要远离这个男人,却不料才跑了两步,忽然脚底一滑,眼见就要摔倒。

    苏霓薇本能的瞪大了眼睛,下一秒,竟是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她忙抬起头,就见男人挑眉看她,神情高深莫测。

    周身怀绕着男性的气息,让人忍不住脸颊微红。

    紧接着,康轩赫的脸庞越靠越近,他的大手在她的腰肢上,不让她有机会逃离……

    房间的气氛瞬间暧昧起来。

    “妈咪!”

    忽然,房门被打开,露出苏允墨笑脸盈盈的小脸,显然是玩的尽兴了,他一见眼前爹地妈咪亲密的画面,愣了几秒后,立马转过身子,捂住自己的眼睛。

    苏霓薇哪里还顾得上其他,用力推开康轩赫,跑到自家儿子面前,蹲下身,“宝宝,你误会了,我……”

    “妈咪,我不用解释,我都知道的?!彼赵誓诹税谑?,狡黠一笑。

    都知道?你个小不点都知道什么啊!

    苏霓薇不禁抚额,有几分无奈。

    她叹了一口气,站起身过去拿起行李箱,牵起苏允墨的小手,说道:“宝宝,我们还是先去酒店住几晚,等妈妈找到房子了,我们再搬过去?!?

    想到刚刚康轩赫可能要对她做的事情,她就不想继续住在这里了。根本就是个狼窝!跟这样的男人住在一起,什么时候被拆吃入腹了都不知道!

    “为什么啊?妈咪,我们不可以在这里住吗?”苏允墨委屈地眨了眨眼睛,询问的视线却是转向了一旁的康轩赫。

    康轩赫耸了耸肩,“可能你妈咪嫌弃跟我一起住?!?

    “妈咪,我们住在这里不好嘛,允墨不想住酒店,想跟爹地住在一起,好不好嘛……”苏允墨鼓着小脸,大眼睛通红通红的,好似随时可能哭出声。

    见自家儿子这副模样,苏霓薇的心都要化了,赶紧上前将他搂进怀中,安慰道:“宝宝不哭,乖……”

    稍稍抬眸,视线就与康轩赫的撞在一起,她心下一惊,赶紧低头。

    “苏大设计师,刚刚是逗你的?!笨敌胀蝗恍Φ?,目光幽幽,“其实是公司最近的员工房满了,这里只是我的一栋闲置别墅,暂时安排你住这里而已?!?

    这个理由倒是还能够让人接受一点。

    苏霓薇丝毫没有松懈的目光在男人的身上打量一番,确定他不像是说谎后,才撇头冷道:“一点都不好笑?!?

    康轩赫不置可否,没有接话。

    “明天我会找到新住处的,不会在你这里叨扰太久?!?

    苏霓薇带着苏允墨上楼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明显是讲给康轩赫听的。

    即便是以刚刚那个理由,可他先前的举动未免让人难以接受。

    康轩赫的目光追随着一大一小的背影,直到背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处。

    他的脸色稍稍沉了沉,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第二天,苏霓薇起床之后,康轩赫已经出门了,这倒是让她松了一口气。她的入职手续还在办理中,也没有这么急着就去公司。

    吃过早饭,她便出去开始寻找合适的房子,首选的自然是一些有名的中介。

    只是,让苏霓薇没想到的是,自己一连看中的好几套房子推销员都说被预定走了。

    真的有这么巧吗?

    再三追问之下,从对方闪躲的眼神,苏霓薇大概也看出了个究竟,明摆着就是人家不想要她这个客户了!

    一连好几家中介都是如此,苏霓薇是彻底坐不住了,怒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送上门的客户都不要?”

    这家中介的店长犹豫地看着她,叹了一口气后,压低声音说:“这位小姐,我实话跟你说吧,我们也不是故意为难你或者是我们不要客户,真的是上面来的指令,不这样做我们也很为难的,小姐,还是请你回去吧……这些话你也别说是我透露出去的,出来混都不容易,您也别让我们不好办……”

    上面下来的命令?

    “既然你都说了这么多,那麻烦可以告诉我到底是谁在针对我吗?”苏霓薇忍着怒气,礼貌地问道。

    店长为难地摇了摇头,之后不管苏霓薇在追问什么,他都闭口不言了。

    无奈之下,苏霓薇只好离开,却是在出了这件门店后,才注意到招牌上的几个字——康氏企业!

    康轩赫!

    几乎是瞬间,苏霓薇就可以确定,这件事一定和这个男人有关!

    难怪一直让她请回吧请回吧,回康轩赫的家?

    苏霓薇咬牙切齿地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

    “师傅,去康氏南部?!?

    “好的,您坐好了?!?

    去康氏南部的路上,苏霓薇看着窗外既熟悉又陌生的环境,心里泛起一阵苦涩。

    为什么康轩赫一定要把她留下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四年前的事情她都记不得什么了,但她依稀能确定,跟康轩赫脱不了干系。她暂时不想弄清楚四年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只想带着苏允墨平平淡淡的过简单的生活。

    因为康轩赫的阻碍,苏霓薇觉得,这样渺小的愿望,也忽然变得有些奢侈了……

    第3章 道歉!

    到了康氏南部,苏霓薇走向前台,礼貌地询问:“你好,我找康轩赫,请问他在几楼?”

    前台的工作人员张丽抬头看了面前的女人一眼,瞬间鄙夷道:“您找总裁是吗?请问您有预约吗?”

    听到“预约”两字的时候,苏霓薇的眉稍稍皱起,“没有……”

    张丽冷呵一声,眼里满是不屑,不再准备和苏霓薇多交谈,生怕拉低了自己的身份。

    又是谁家慕名而来的千金大小姐吧……这个月第几个了?都是一群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的野鸡!

    “你找总裁办说一声,我是苏……”

    “我不管你是哪个苏家,你大概就是想勾引我们总裁好保你做上豪门富太太的位置嘛!像你这种女人我也见了不少了。家里在上流圈子里没有地位就算了,还非得找男人倒贴,而且还是找我们总裁?怎么?饥渴到这种程度了?没什么其他事你就走吧,省的给你们苏家丢脸!也别耽误我事!”

    这一番话说的十分难听,让不少在大厅工作的人都停下手中的工作,朝这边看去,似乎是想看一场好戏。

    “还愣着干什么?你闲的没事干我还有工作,请回吧,回你的苏家去!”

    苏霓薇没想到张丽会这样说,更没想到一天之内被康氏的人针对了两次,心下感叹康氏员工素质低下之时,也耐着性子一字一句的反击,苏霓薇是没觉得这些话里有任何信息是实情。

    “首先,我叫苏霓薇,是康氏南部的特聘设计师,你不相信可以致电总裁办确认我的身份;其次,我和康轩赫只是合作关系,如果你对他有非分之想不要强加到我的身上?!?

    此话一出,张丽被说的哑口无言,良久,才指着苏霓薇:“你……你、你……”

    “我很好?!彼漳揶币涣车恼蚨?。

    随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为了不让事情闹大,张丽的上级出来徐姐连忙出来打圆?。骸安缓靡馑?,苏小姐,张丽是我们新来的实习生,很多规矩都不懂,请您多见谅?!?

    明显并没有打算对张丽的有任何惩罚。

    “所以康氏的员工就是这样的素质吗?”苏霓薇皱眉,有些不悦,“见谅可以,请向我道歉?!?

    “……她还只是个实习生?!毙旖阙ㄐσ簧?,含糊解释道。

    “实习生不是态度恶劣不尊重人的理由?!彼漳揶闭苏裆?,转眸对上张丽,一字一句说的清楚,“道歉!”

    一听这话,张丽立马就炸了,“我为什么要道歉?她自己不说清楚她的身份还要怪我?她说清楚了我能这样吗?是不是故意不说清楚想要害我啊!我就一个实习生,她要这样陷害我,徐姐,一定是她故意针对我!”

    针对她?这个女人是有被害妄想症吗?

    苏霓薇只想冷笑。

    徐姐一下子也拿不定主意,犹犹豫豫道:“苏小姐,这件事就是误会,不如大事化小,就算了吧?”

    算了?

    苏霓薇瞳孔微缩,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转眸去看张丽,只见她双手环胸抱着,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

    “发生什么了?”

    忽然,一道清冷的嗓音响了起来。

    周围人的神色瞬间一变,张丽也立刻放下手,做出恭敬的样子。

    苏霓薇回过身,就看到穿着西装的康轩赫朝这里走了过来,站定在了她的身边。

    张丽唯恐苏霓薇先告状败坏了自己在康轩赫面前的形象,连忙抢先道:“康总,苏小姐来找您,我按着公司的流程办事,她却认为我的态度有问题……”

    苏霓薇听到这些话,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不就是恶人先告状吗?

    “我没问你?!笨敌盏纳艉芾?,后又放缓了语气,目光转向苏霓薇,“你说?!?

    苏霓薇愣了愣,他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会如此,心底顿时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蔓延。

    下一秒,她回答道:“我来找你,这位前台小姐却以为我是来勾引你的,对我出言不逊……”

    “嗯?!笨敌章月猿烈饕簧?,问也不问张丽,便冷着脸道,“你可以去结算工资了?!?

    “什……什么?”张丽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睛。

    “听不懂吗?康氏不需要你这样的员工,给我滚?!笨敌蘸敛涣羟榈厮低?,便抬脚朝电梯走去。

    “你、你、你……”张丽气的脸色通红,“康轩赫,你是不是忘了,我爸……”

    “还不走?”康轩赫却是根本不听她说什么,稍稍回头,对苏霓薇轻声提醒道。

    苏霓薇回过神来,连忙跟上去。她还以为这个前台态度为什么可以这么嚣张,原来是个关系户。

    很快,电梯就上升到了最高层。

    苏霓薇跟着来到了总裁办公室。

    康轩赫坐在椅子上,一边打开一份文件,一边开口:“找我什么事?”

    苏霓薇瞬间想到自己的目的,有几分恼怒道:“房产公司……是你搞的鬼?”

    “嗯?!笨敌盏挠α艘簧?,似乎并不当一回事。

    “为什么不让我出去住?我不想跟一个见面没几次的男人同居!对我,对我的孩子都不好……”

    “苏小姐,”康轩赫抬起头来,打断道,“我说了,只是暂住??銮?,你是高价聘请来的设计师,正好借着这段同住的时间我好监督你的工作,考察你的能力是否真的合格?!?

    “考察的方式有很多种,不一定要住在一起!”苏霓薇还是没有办法接受,“况且,我都是自费,这都不行?康氏对员工如此霸道?还是……只针对我?”

    最后几个字,犹豫再三,苏霓薇还是咬牙问了出来。

    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太古怪了,无论是他对她做的事,还是那与允墨过分相似的脸庞。

    康轩赫面色一顿,忽然目光幽幽地站起了身,朝女人走过去。

    苏霓薇吓了一跳,不住地往后退着,神色有些惊慌,“你、你想干什么?!”

    康轩赫挑了挑眉,似笑非笑道:“想干……”

    “你、你别再过来了,我告诉你……”苏霓薇的后背抵着冰冷的墙壁,心中的慌乱渐渐扩大。

    康轩赫起了逗弄她的心思,俯首慢慢靠过去。

    第4章 宝宝别哭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眼角瞥到外面正朝办公室走过来的一抹微胖的身影,顿时稍稍退开了身子。

    苏霓薇一愣,正奇怪他这样突然的转变,就听见男人又凑过来在她耳边柔声道:“你先回去收拾行李,我安排好新住处找你……”

    语毕,康轩赫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听见他说的话,苏霓薇瞬间舒了一口气,生怕他改变主意,也不敢多停留,匆匆转身就要离开。

    出了办公室,苏霓薇迎面便看到一个穿着西装戴着眼镜的微胖男人正走过来,四目相对,他的目光玩味又深意。

    苏霓薇愣了愣,几秒的功夫,男人就已经擦肩而去。

    她回过头,只见男人正好走进了康轩赫的办公室,她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三个字——康轩凡……

    在目送苏霓薇走出办公室后,康轩赫不太想与康轩凡有过多的交涉,直接坐到自己的办公桌旁开始处理起大小事务。

    康轩凡似乎对这样的反应见怪不怪,找了张椅子坐下,似乎并不打算很快离去。

    “原来你已经见过她了,昨天就见到了?”

    “……”康轩赫不予回答,仿佛没听见似的。

    康轩凡笑了笑,“你不回答我也没有关系,四年前的事情……你不想知道吗?”

    “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可以走了?!笨敌胀芬膊惶?,冷声下逐客令。

    “我亲爱的弟弟,这可不是对哥哥的态度!你现在想挽回她的心很难吧……”

    康轩赫手中的动作一愣,随后凝声冷道:“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是吗……”

    刚从康氏集团回来的苏霓薇一下车就直奔自己的房间去收拾行李,昨天几乎没怎么动过的行李箱在片刻之间就恢复了初来时的模样。

    苏允墨睁着大眼睛,嘟嘴问道:“妈咪你要走吗?”

    苏霓薇没有想过要隐瞒,当即点点头,“宝宝,妈咪带你换个地方住,比这里更漂亮更好玩更……”

    “不要!不要!允墨就要住在这里,妈咪你为什么不要住在这里,是不是和爹地吵架了……”谁曾想,苏允墨一听到这话,顿时不停地摇头拒绝。

    苏霓薇一时不知道如何作答,轻皱眉头,双唇微抿,浑身都为了想一个能让苏允墨信服而不怀疑的理由而紧张起来。

    “苏霓薇?!?

    在这样骑虎难下的情境中,苏霓薇没有想到会有一道声音从自己身后传来。

    转身一看,是刚巧回来的康轩赫。

    苏霓薇……似乎是康轩赫第一次这么正式的叫她的名字……

    “这是新住处的钥匙,行李你可以找个空时间再搬?!彼底?,康轩赫就要将手中的东西递过去。

    此时此刻,这样的举动以及这样的话语,明显让苏霓薇慌了起来。

    她没有去接,深吸一口气,不停打着马虎眼,嘴上却是说:“呵呵,康总,其实、其实也不一定这么急的,是吧……”

    康轩赫深深看了她一眼,隐约猜到了分毫,却是故意笑了笑,“苏霓薇,你眼睛出问题了吗?一直抖个不停?”

    苏霓薇一顿,恨恨瞪了他一眼,而后彻底败下阵来,只好讪讪接过钥匙,转过身的时候,果然对上了自家泪眼汪汪。

    “妈咪,你真的要带我走吗?你都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唉!就这样自己决定了是不是……”

    苏霓薇无法辩驳,只是默默垂下眼帘。

    苏允墨见苏霓薇这样,便知道自己猜的八九不离十,事情怕是很难有回转的余地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抱住行李箱,不给苏霓薇走的机会似的,眼里也多了一份氤氲泪水。

    “妈咪……你怎么可以这样呢呜呜……允墨只是想跟爹地妈咪住在一起,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决定呢……呜呜爹地你也不拦着妈咪,干嘛要给她钥匙换地方住啊……”

    到此,康轩赫也对苏霓薇刚才的些许犹豫更加理解了些,别说苏霓薇了,就是他看到苏允墨整个人倚靠在行李箱旁抽泣,都会产生要安慰他?;に南敕?。也难怪苏霓薇有所顾虑……

    “宝宝,你要乖哦,妈咪只是带你出去一段时间,你就当我们在玩……”

    苏允墨哭的更凶了,豆大的泪珠一颗颗滚落,完全没有停歇的意思,活生生像个把眼泪当武器使的孩子。

    “宝宝……别哭了……不要哭了好不好……”

    “啊呜呜……你不走我就不哭了……”

    苏霓薇一时有些语塞,她真不敢应下不走这件事,毕竟康轩赫能主动给她钥匙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她不想就这样回到事情的开端……

    没有听到苏霓薇的回应,苏允墨的哭声越演越烈。让康轩赫都有些受不了。

    眼见情况愈演愈烈,局面快到无法控制的地步,苏霓薇只好把心一横,咬牙道:“好了我不走了,不要哭了好不好……”

    刚才还哭的稀里哗啦的苏允墨听到苏霓薇说不走,顿时止住哭声,“真的吗?”

    苏霓薇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点点头。

    苏允墨这才欢快地扑倒她的怀里气。

    在那一刻,康轩赫明显看到了这个小不点传来的一个眼神,像是在分享成功的喜悦。

    他低垂下眼眸,忍不住浅笑。

    在康轩赫和苏允墨目送着苏霓薇回到她的房间之后,苏允墨立马扑到康轩赫怀里,扬起一抹得意的笑脸,哪里还有刚才那无理取闹的模样。

    康轩赫不由自主的捏了捏苏允墨的小脸蛋,“小家伙,干的不错?!?

    “嘿嘿,那爹地可以给我奖励吗?”虽然苏霓薇再三强调,这个男人不是他爹地,可苏允墨就是忍不住这样喊他。

    康轩赫微愣,随即挑眉,“你想要什么?”

    “想要爹地妈咪和我一起好好玩一天!”苏允墨几乎是脱口而出,没有片刻的犹豫。

    这样的要求让康轩赫有些吃惊,他原以为会要些玩具什么的,毕竟这个年龄的孩子都比较喜欢……

    也是,这个小孩可不能用普通童年孩子去衡量。

    “爹地?快答应允墨啦!”孩童稚嫩的小奶音,略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

    康轩赫无奈一笑,微倾身子,将苏允墨抱起。

    “好,我答应你?!?

    话音刚落,苏允墨和康轩赫的脸上同时漾起一抹暖意……以这样的姿势这样的神情来看的话,两人相似的地方哪止面容……

    第5章 短信

    对于同住这件事,苏霓薇只能表示认命,无奈之下,决定将心思放在好好工作上。

    第二天,她安顿好苏允墨后,便一个人轻车熟路的来到康氏南部报道。

    站定在总裁办公室,苏霓薇敲了敲门,得到应允后,这才走了进去。

    “我来正式报道了,昨天你也没有给我安排工作方面的对接,现在你有安排吗?”

    正在看文件的康轩赫抬头看了她一眼,又将视线锁定在自己手中的文件上,没有回话,看起来是在认认真真的批阅文件,但依稀能看出在苏霓薇来了之后多了一份心不在焉。

    “你把我聘来不可能没有工作安排给我吧……”

    苏霓薇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康轩赫打断:“昨天给你的公寓钥匙现在还给我吧?!?

    是试探吗?

    苏霓薇愣了愣,随即应道:“我没有带出来钥匙,放在家里了?!?

    就算钥匙不完全属于自己,但她也不想放过把自由掌握在手中的机会。

    “是吗?”

    康轩赫的声音有些沉闷,可能是长时间审阅文件留下的疲劳所致,但在苏霓薇听来就有些摸不着头脑生气的意味了。

    “恩?!彼漳揶庇沧磐菲びα艘簧?。

    昨天康轩赫把钥匙给她之后,她放在床头柜上后就没动过了。

    康轩赫蓦然抬头直视苏霓薇的眼眸,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慌乱和不安,他忽然勾了勾唇角,“你……”

    “叩叩叩——”

    “总裁,这是今天的……”

    敲门声陡然响了起来,伴随着的还有拿着文件准备来签名的钟助理。

    他看见不远处自家总裁竟然在笑,话音顿时戛然而止,不禁眨了眨眼睛,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又很快注意到办公室里还有另一个女人的存在。

    他连忙讪笑两声,“呃……不好意思,门没关……你们继续,我一会儿再来……”

    话音落下,转身就想要走,还打算帮忙关上门。

    康轩赫脸色阴沉,眉头紧皱,却还是出声:“回来?!?

    “啊?”门正好关的只剩下一条缝,钟助理探进脑袋,“总裁,你喊我?”

    “不然?”康轩赫的声音明显有些不悦。

    “那我……”

    见状,苏霓薇刚想找借口离开这是非之地,就听见康轩赫对钟助理说道:“把文件放下,带她去接手一下前设计部部长的工作,最好今天抓紧把设计方案赶出来,明天开会用得着?!?

    “是?!敝又碇缓糜沧磐菲そ种械囊豁澄募畔?,然后对着苏霓薇客气地笑笑,指了指外面,“苏小姐跟我来?!?

    苏霓薇点头,“麻烦你了?!?

    经过一天的熟悉新工作之后,苏霓薇对手上在办的设计方案有了些许眉目,但由于第二天的例会上就要将这个完整的方案展示出来,她决定把余下还未完成的部分带回家接着做。

    “嗡嗡嗡——”

    忽然手机响了起来。

    苏霓薇拿起来一看,发现是一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短信,疑惑的点开,脸色顿时变了变。

    ——霓薇你回来了是吗,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难道你真的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了吗?我们找个时间见一面好不好?

    她的心情颇为复杂,想要回复,却又不知道能回复什么。

    正在这个时候,头顶上方被一道阴影笼罩。

    苏霓薇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到近在咫尺的男人,冷不丁被吓了一跳,“你怎么走路都不出声的!”

    察觉到她的神情有些不大对劲,康轩赫却是只问道:“你怎么了?”

    “没事!”几乎是立刻,苏霓薇便将手机收了起来,然后摇头否认。

    这样的举动,让康轩赫的眸色不觉深了深。

    “爹地,妈咪,吃饭啦!”才下楼来的苏允墨看到那边菜上桌,兴奋地喊了一句。

    “跟你说多少遍了,他不是你爹地,别乱喊……”苏霓薇皱着眉头纠正,然后带着他去洗手。

    看着一大一小的背影,康轩赫的拳头不自觉收紧,他的视线转向苏霓薇放在桌上的手机,不禁拿起来动了动。

    他可是没忘记刚刚那条短信的内容是什么,看来有必要让人去查查是谁。

    还有……

    他稍稍侧眸,看着电脑屏幕上的那副设计图,这张样稿,为什么有种熟悉的感觉?

    第二天,苏霓薇顶着两枚熊猫眼来到公司,打了个大大的哈哈。

    好在昨晚加班加点,自己终于是把任务完成了。

    她还没有到办公室,就先看到迎面走来穿着长裙化着浓妆的妖艳女人向她打招呼:“苏部长,真是巧啊!”

    苏霓薇一下子就认出,此人正是设计部的副部长,柳宁雨。

    她点点头,回应:“嗯,早上好?!?

    柳宁雨看向她提着的电脑,忽然提醒道:“苏部长,这次项目的合作方案您准备好了吧?这次例会是公司内部初审,之前的部长没通过被骂的要死,受不了辞职了,您可千万谨慎啊,别弄错方案书什么的……”

    说是提醒,可这语气似乎也太阴阳怪气了一点吧?

    苏霓薇皱了皱眉,正想要说什么,柳宁雨又摆摆手,“我先去工作岗位啦?!?

    看着她的背影,苏霓薇暗叹一口气,摇了摇头。

    也是,毕竟自己是后来者居上,有人不服她也理解,不过,也就口头上得意罢了。

    会议的定在了九点,时间快到的时候,员工纷纷准备好都开始前往。

    在将方案书复印了足够的份数之后,苏霓薇也抓紧赶到会议室。

    她到了之后才发现自己似乎是有点迟了,不过好在康轩赫还没有来,自己算是逃过一劫。

    将方案书在每人面前放了一份,苏霓薇才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很快,会议室的大门再次被打开。

    康轩赫落座在正中间的位置,一边拿起面前的方案书开始浏览,一边开口道:“可以开始了?!?

    苏霓薇抑制住略略有些紧张的心情,站起身,走到投影台,把自己准备的PPT打开。

    她深吸一口气,刚准备开始讲述自己的方案,忽然就被一道带着疑惑与质疑的声音打断。

    “苏部长,你没有拿错方案吗?这份方案我怎么记得之前看过呢?”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