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体彩7位数开奖结果:艾天晴陆少铭小说全网唯一免费阅读《情深赋流年》

    发布时间:2018-11-15 20:55

    艾天晴陆少铭小说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情深赋流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情深赋流年是作者桃慕慕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艾天晴陆少铭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鞍烨?,你这个小贱人,我告诉你,陆家岂是你想悔婚就能悔婚的人家,不嫁你也得嫁!”“我们老艾家怎么就亏待你了,这么多年供你吃供你穿,你帮一下你爸爸又怎么样了?跟你那个死去的妈一样贱!”“小贱人,你还跑,你给我站住,听到没有……”身后不断的传来继母梁翠婷的咆哮声,艾天晴紧了紧背上的书包,倔强的头也不回的逃离了艾家。刚刚她从学?;乩?,爸爸和继母就告诉她,给她安排了一门亲事,嫁到什么豪门之家陆家去。艾天晴从来都不相信,这样的好事梁翠婷会留给自己,而不是她的亲生女儿艾美美,果然,追问之下她才得知,她要嫁得那个人,是陆家的老爷子,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

    情深赋流年

    第1章:逼嫁,不能悔婚

    “艾天晴,你这个小贱人,我告诉你,陆家岂是你想悔婚就能悔婚的人家,不嫁你也得嫁!”

    “我们老艾家怎么就亏待你了,这么多年供你吃供你穿,你帮一下你爸爸又怎么样了?跟你那个死去的妈一样贱!”

    “小贱人,你还跑,你给我站住,听到没有……”

    身后不断的传来继母梁翠婷的咆哮声,艾天晴紧了紧背上的书包,倔强的头也不回的逃离了艾家。

    刚刚她从学?;乩?,爸爸和继母就告诉她,给她安排了一门亲事,嫁到什么豪门之家陆家去。

    艾天晴从来都不相信,这样的好事梁翠婷会留给自己,而不是她的亲生女儿艾美美,果然,追问之下她才得知,她要嫁得那个人,是陆家的老爷子,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

    实在是太过分了!她才23岁而已,爸爸竟然就想把她嫁给一个比他自己年纪还大的男人去做续弦!

    想到这里,艾天晴的眼眶就有些微红了起来。

    梁翠婷已经没有再追出来了,艾天晴拐了个弯,往旁边的小巷子里走,刚走了没多久,就突然听到了一个异常的闷、哼声。

    “什么声音?!”

    艾天晴顿住脚步,竖起耳朵听,这声音……好像是有人受伤了?

    想着,艾天晴忍不住顺着声音的来源处走过去,小巷子里没有路灯,此刻天已经黑了,白色的月光下只看到了一辆黑色的轿车。

    声音好像是从车里传来的?

    艾天晴想着,走上前去,车窗没有关,她直接询问道:“您好,请问您怎么了?需要帮助吗?”

    车的驾驶座位上正坐着一个男人,天太黑,艾天晴看不清他的脸,只依稀感觉到了他的目光,正紧紧的盯着自己,凌厉异常。

    这个男人一看就是长期身居高位,身上的气息太凌烈了,她看不清他的脸,都能被他所散发出来的感觉迫了心神。

    “您……需要帮忙吗?”艾天晴有些迟疑,咬唇道:“我可以帮您打110!”

    她说着,就要去掏口袋里的手机。

    “不必……”男人开了口,声音有些低沉沙哑,但似乎是在压抑着些什么:“你上车,我的后座上有药箱,你帮我拿一下……”

    艾天晴点头,感觉有些不妥,但看人家似乎真的不好受的样子,她拉开后座的门,就坐了进去,随后摸索着,终于在座位底下找到了一个箱子。

    这个应该就是药箱了!

    “找到了!”艾天晴惊喜的开口:“是哪个药?另外能把车里的灯开一下吗?我看不清!”

    她说着,就准备打开药箱,为男人找药。

    岂知,男人松开自己身上的安全带,直接一步,就跨坐到了她的旁边,随即一个翻身,就将她压住了……

    他滚烫的身体贴近自己,一股异样的感觉传进了心里,艾天晴震惊:“你……你……”

    “对不起,我克制不住了……”男人轻声在她耳边呢喃道,随后不再忍耐,低头就直接吻住了她的唇。

    “唔、唔……啊,不……”艾天晴顿时惊慌了起来,此刻她才明白过来这个男人到底想干嘛。

    “不要拒绝我,帮帮我……”男人的眸子火红,随后……

    “啊,混蛋,你放开我……”艾天晴挣扎,拒绝着,却怎么也挣脱不开,她的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

    男人的唇吻上她的眼睛,霸道又强势的开口道:“不许哭!”

    紧接着,他……

    “啊——”

    “第一次?”男人猛地停顿,下意识的变得温柔了许多:“我会轻点的……”

    一个小时后,陆少铭终于满足的低吼了一声,这才放开了艾天晴……

    感觉到男人终于结束,艾天晴连忙抓起旁边的衣服,都顾不上擦脸上的泪痕,就急忙套在了身上,拉开车门,准备跑下车。

    陆少铭发现她要离开,伸手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别走!”

    “啊……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我不会放过你的!”艾天晴吓得半死,连忙双手并用的掐他、拿书包猛地砸他的手。

    陆少铭下意识的松开,艾天晴找准机会,拽着包包就匆忙逃走了,连头也不敢回。

    “女人,我会对你负责的!”陆少铭想要去追,又突然感觉这样的自己并不合适,于是停了下来。

    王八蛋,我才不要你负责!

    艾天晴的眼泪再一次忍不住落了下来,她抬起脚步就往艾家跑,这里离艾家不远,而此刻的她衣衫不整,也根本没有地方可去了……

    她有些后悔,如果自己没有那么助人为乐就好了,在艾家里最惨也不过是被梁翠婷打一顿而已,这样也比失身给一个陌生男人要好的多!

    甚至,她连那个男人长什么样都没有看清,只能依稀感觉到他的眼神凌厉,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冷冽异?!?

    这个男人……会是谁?

    第2章:我的婚礼只留给她

    在艾天晴离开后不久,陆少铭的手下张贺便赶了过来,此刻黑色兰博基尼两边,正黑压压的站着一排穿着黑色西装西裤,一副保镖模样的人。

    “少……少爷……”张贺的腿肚子打了打颤,自家老大一向以果断杀伐著称,此刻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很忐忑:“都是我们来晚了,属下该死!”

    “嗯!”陆少铭轻哼了一声,静静的抽着手中的雪茄,面上看不出喜怒。

    张贺顿时不敢说话了,自家老大的心思,不好猜。

    顿了良久,直到一根雪茄抽完,陆少铭才再次开了口:“不关你们的事,不必自责!”

    陆家有一种病,男子成年之后,每到月圆之夜都会发作,今夜正好月圆,而他……并没有吃药,而是吃了一只楚楚可怜的小白、兔。

    他一向禁欲,却没想到在那个女人身上开了荤。

    那个女人……能抑制他的病?不然他为何今日没有发作?

    想到那个女人的滋味,陆少铭就感觉难耐,还有些食髓知味,这还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女人动情。

    陆少铭正想着,手上突然摸到了一个东西,他顿时拿起来一看,是一个椭圆形的玉佩。

    他的车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不用说,肯定是方才那个女人落下的!

    想及此,陆少铭忍不住勾起了唇角,立即将玉佩递给张贺:“找到这个玉佩的主人,我要她!”

    张贺一愣,接过玉佩,立即道:“是!”

    他没有想到少爷不仅没有罚他们,甚至都没有发脾气,少爷的心情似乎……非常的好啊……

    难道是因为这个玉佩的主人吗?

    张贺感觉有些很诡异,不过并不敢多问,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道:“对了,少爷,老爷子找到了那个女人,已经安排了婚礼,就在三天后!”

    “什么?”陆少铭震惊,没有想到父亲速度那么快。

    不过想到陆家的秘密,他并不好多做阻拦,于是道:“把她的资料给我!”

    “是!”

    张贺早就准备好了东西,连忙从手下手里接过,递给陆少铭。

    陆少铭翻开资料,艾天晴证件照上的甜美笑容就扑面而来了……这个女人的笑容,能夺人心魄……

    这就是老爷子给他找的妻子?

    继续翻看艾天晴的资料,陆少铭对她的所有情况算是有了一个了解。

    “艾家的二小姐,A大的清纯?;ā?,我知道了,就这样吧!尽快给我找到这个玉佩的主人!”陆少铭道,讲艾天晴的资料还给了张贺。

    “是!”张贺接过,点头。

    陆少铭正准备离开,又突然想到了什么,补充道:“张贺,通知老爷子,那个女人我娶了,只不过……婚礼取消!”

    “啊?”张贺愣住。

    “怎么?有问题?”陆少铭眯眼。

    “没……没问题……”少爷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反正是你自己娶妻!

    陆少铭满意的驱车回陆家,对于老爷子要给他安排一个妻子的事情,他并没有太在意!但婚礼,他只想给自己想娶的人!

    那个叫艾天晴的女人,不过只是陆家的一枚棋子而已,而他许诺,想真心呵护的人,则是方才被他要了第一次的女人!

    想到她的甜美滋味,陆少铭就忍不住勾起了唇角……小女人,别逃哦,我会找到你的!

    第3章:身上那些痕迹

    艾天晴回到艾家的时候已经快晚上11点了,客厅已经熄灯了,她轻手轻脚的上了楼去,有些庆幸没有人看见这样的自己。

    拧开自己的房间门,还没有来得及松一口气,艾天晴便看见了正坐在自己房间,翘着二郎腿的艾美美,她同父异母的亲妹妹。

    “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滚出去!”艾天晴大怒,连忙走上前去。

    这个艾美美一向都不喜欢她,她才不信她来自己的房间里会有什么好事。

    “当然是为了等你啊!”艾美美不屑的撇了撇嘴,从床上跳了下来,扭着腰肢,笑的得意:“听说你要结婚了,我可是特地来祝贺你的啊,哈哈哈……”

    “你——”艾天晴气得半死,爸爸和继母一向偏心,明明艾美美比她还大,却让她去嫁给那个什么陆家的老爷子。

    “艾美美,你给我滚!”艾天晴大怒,扬起手就去扯艾美美。

    艾美美却猛地后退了一步,突然盯着艾天晴上下打量了好久:“啧啧,我说你怎么回来的那么晚呢?原来是出去会野男人了啊,看你身上的痕迹,恐怕今天晚上玩得很爽吧……不过也是,马上就要嫁给一个快六十的老头了,是得出去好好玩一玩了,不然结婚了那方面都没人满足得了你,陆家可不是你能给人家戴绿帽子的人家,哈哈哈……”

    艾天晴被气得面红耳赤,握紧了拳头,怒吼:“我是不会嫁的,要嫁也是你嫁,哼!”

    艾美美顿时脸色一变,眯了眯眼,不屑的说道:“艾天晴,我告诉你,陆家指明要的人是你,三天后就是婚礼了,你不嫁也得嫁!你可别忘了,你还有一个白痴的弟弟呢,你若是敢不嫁,我就叫爸爸和妈妈停了那白痴的药,然后把他送到疯人院去,哼,你自己看着办吧!还想我替你嫁给那死老头,做梦吧你!”

    说罢,她不屑的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艾天晴呆愣在原地,陆家指明要的自己嫁?而且三天后就是婚礼?

    为什么?时间还这么赶?

    她之前还以为是陆家要在艾家选一个人嫁过去,可现在这情况,爸爸为了能够得到陆家的赞助,只怕她不嫁也得嫁了,更何况还有弟弟艾云旭,他的病才刚刚有点起色,如果被停药的话……

    艾天晴简直不敢想,她不能害了自己的弟弟。

    艾美美走后,艾天晴赶紧去浴室洗了个澡,想要冲刷掉那个男人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痕迹。

    足足洗了三遍,艾天晴才从浴室里出来,吹干了头发以后,她还是睡不着,于是去了隔壁,弟弟艾云旭的房间。

    艾天晴打开门,艾云旭已经睡下了,不过屋子里的灯却并没有关。

    艾天晴走到床边,静静的看着床上的艾云旭,她的弟弟从小就得天独厚,智商超群,长相惊为天人,比女人还精致,她至今为止都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能有弟弟这样的好看的脸。

    睡梦中的艾云旭紧闭着双眼,扇子般的眼睫毛刷下来,侧脸俊美,棱角分明,气质高贵,脸上没有一丝的瑕疵,皮肤细腻得仿佛婴儿一般。

    就是这样一个完美的人,偏偏在八岁以后患了自闭症,害怕与人相处,害怕陌生人,他正在接受治疗,正在吃药,医生刚刚说有所好转,她怎么能……

    艾天晴想着,手掌握成了拳状,她相信,自己不嫁的话,他们真的会停掉弟弟的药的……所以,她别无选择!

    “小旭,你一定要好起来!”艾天晴忍不住呢喃出声。

    睡梦中的艾云旭似乎听到了她的话,轻轻的哼唧了一声算作答应,还翻身握住了艾天晴的手。

    艾天晴忍不住勾住唇角,替他盖好被子,就准备离开,结果艾云旭抓住她的手很紧,根本不放,艾天晴挣脱了半天,最终无可奈何,只好靠在他的床边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

    艾天晴睁开眼睛,起床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她诧异的四处观望了下,就看到了艾云旭那张过分精致漂亮的脸。

    “姐姐,你醒了?”看见艾天晴醒来,艾云旭扬起唇角,笑得十分好看。

    艾天晴也忍不住勾起了唇角:“是你把我抱回来的吗?”

    “嗯!”艾云旭点头,又似乎想到了什么,扁起了嘴巴:“姐姐,他们说你要嫁人了,嫁给一个比爸爸还老的老头,是吗?”

    艾天晴的心一颤,不用说,这恐怕就是艾美美告诉他的了,这个该死的女人!

    “不是这样的……”艾天晴下意识的辩解,见艾云旭眼睛水汪汪的看着自己,有些心虚道:“姐姐……姐姐是去人家家里工作,工作完了就回来了……”

    艾云旭听罢,顿时很高兴,一把抱住了艾天晴:“我就知道艾美美是骗我的,我姐姐最棒了,是不会嫁给一个比爸爸还老的老头的!”

    “嗯……”艾天晴十分的心虚,但又不好跟艾云旭说真话,于是只得道:“小旭,以后艾美美跟你说的,都不要相信,知道了吗?姐姐都是为了你好!”

    “嗯嗯嗯!”艾云旭点头:“我只相信姐姐你!”

    艾天晴满足的牵住艾云旭,弟弟今年20岁了,他们都说他是傻子,她才不相信,弟弟只是单纯善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而已,他智商超群,他的自闭症,她一定会帮助她治疗好的!

    他的弟弟,总有一天会好起来,会惊艳了世人的眼!

    第4章:强势霸道的男人

    三天后?;槔?。

    艾天晴本来想着A市豪门之家陆家的婚礼,应该是众人瞩目的,没有想到,只是来了两辆婚车而已。

    这样也好,正好如了她的意,低调一点,没有人知道。

    艾天晴穿着婚纱,在艾父的搀扶下,静静的坐进了婚车里。

    “晴晴……”艾父艾天华牵着她的手,还有些不舍。

    艾天晴心里一阵恶心,如果你真的不舍,就不会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比自己年龄还大的男人了……

    “我会照顾好小旭的!”艾天华道。

    艾天晴收回手,点了点头,这也是她的心愿,艾天华和梁翠婷对自己怎么样无所谓,艾云旭是艾家的男丁,她只希望艾云旭能够好起来。

    婚车出发,驶向陆家,艾天晴才知道,不仅只来了两辆婚车,连婚礼都没有。

    进入陆家,下了车,艾天晴还有些懵,这时候,从屋里走出来了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

    “夫人好!”老者上前,恭敬的说道:“我的陆家的管家,您可以叫我王叔!”

    艾天晴呆了呆,夫人,是叫她吗?

    王叔点了点头:“夫人嫁进了陆家,自然就是陆家的夫人了!”

    艾天晴点头,可这婚礼、仪式都没有,感觉……

    王叔也似乎有些尴尬,只好解释道:“婚礼一切从简是少爷的意思,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也不太好说些什么!”

    艾天晴顿时了然了,陆老爷子都那么大年纪了,肯定是有儿子的,他要娶妻,儿子不同意大操大办,也很正常,毕竟这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明白下来以后,艾天晴勾唇道:“没事的,既然是少爷的意思,那就遵从他的意愿吧!”

    “夫人真是通情达理!”王叔点头赞赏道,十分的满意。

    眼前这位新来的少夫人,温雅娴静,跟他们家少爷还真是绝配。

    “夫人里边请!”王叔笑道,在前面带路,一边走着一边道:“夫人,您那么早就到了,还没吃东西吧?我吩咐厨房给您准备早餐!”

    艾天晴一摸肚子,是真的有些饿了,于是点头应下。

    吃过了陆家丰富的早餐之后,王叔又带着艾天晴在陆家逛了一圈,告诉了她一些规矩和禁忌。

    “王叔,谢谢你,辛苦你了!”艾天晴连忙道,陆家太大了,王叔带她走了一圈,走的她腿肚子都发软了,此刻终于回到客厅,她只想赶紧找个地方休息。

    王叔看出来艾天晴是真累了,忍不住笑了起来:“夫人,您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在二楼第三间!”

    “太好了!”艾天晴连忙道:“那王叔,我可不可以……”

    “去休息吧!”王叔点头:“吃饭的时候我再叫您!”

    艾天晴感激不尽,连忙往楼上奔去。

    王叔笑了起来,又突然想到了什么,补充道:“夫人,还有一条禁忌,我差点忘记了,带铃铛的房间绝对不能进,少爷会生气的!”

    “OK,带铃铛嘛,我知道了!”艾天晴回身应道,忍不住撇了撇嘴,这个陆少爷还真是难缠,那么多规矩。

    算了,她是来当人家后妈的,凭白捡了一个那么大的儿子,就不跟他一般计较了,规矩听话一些就行了。

    艾天晴正想着,突然听到了一阵叮铃铃叮铃铃的声音……是风铃在晃动……

    她下意识的往声音的来源处看去,是四楼的某间房间门口,正挂着一串紫色的风铃,风动铃铛响……这就是管家特地嘱咐,那个绝对不能进的房间吗?

    那么神秘,到底里头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艾天晴想着,都有些发起呆了,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猛地晃了晃头……该死的,她到底在想些什么,竟然想去偷窥一下这里头的秘密,王叔不是说了那个什么陆少爷会生气的吗?她还是不要触霉头了!

    连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艾天晴连澡都不想洗,就直接困得要死的扑倒在大床上睡着了……

    第5章:他的新婚妻子

    艾天晴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已经暗下来了,她有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揉了揉太阳穴,才从床上下来。

    现在几点了啊?王叔不是说会来喊她吃饭吗?

    她是不是睡过头了没听到?

    艾天晴迷迷糊糊的,想下楼去问问,可此刻自己身上正汗涔涔的,她有些难受,于是直接去了浴室里洗澡。

    陆家的浴室还真是大啊,就她这个房间里的浴室,竟然就足足有她以前房间的两个大,艾天晴有些震惊,不过也没有多想,直接放了水,泡了个舒服的热水澡。

    洗完澡之后,艾天晴穿着浴袍离开了浴室,她这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衣服换。

    打开一排排硕大的衣柜看了看,里面全都是男人的西装、西裤和皮带等,没有任何女士的东西……这些应该都是陆老爷子的衣服吧。

    艾天晴咬唇,现在她该怎么办,穿着浴袍,真空的走出去影响不太好吧……

    就在艾天晴犹豫着,终于决定找一个男士的衬衫先将就着穿一穿时,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陆少铭一打开自己房间的门,就看见了一个光裸洁白的的后背!

    “你是谁?”陆少铭瞪大眼睛,冷漠的开了口。

    吓!

    艾天晴听到身后的声音,顿时震惊,连忙将浴袍裹在了自己的身上,回过了身去,忐忑不安的拽着手里的白衬衫:“我……我换衣服……”

    “我问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里?”陆少铭眯起了眼睛,一步一步的往前,身上的气息十分的凌烈。

    他每走一步,艾天晴就感觉自己的心跳的加快了一拍,简直快要站不稳了。

    这个男人长得很帅,如果说弟弟艾云旭是这个世界上,她见过的人里长得最美的,比女人还要俊美的,那眼前的这个男人那就是最英俊的,比弟弟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的五官英朗,轮廓分明,剑眉星目,薄唇性感,最主要的是他的眼睛……如玛瑙一般乌黑,璀璨夺目,宛若黑暗中的鹰隼,凌厉得让人无法逼视!

    她甚至都不敢看他!

    “我……我是……”艾天晴下意识的后退,这个男人说这是他的房间,可看他的年纪,估计是陆老爷子的儿子,难道是她走错了房间?

    艾天晴顿时懊恼得要死,手里的白衬衫都快被他揪成一团了,她应该怎么说,我是你爸爸新娶进门的媳妇,是你的后妈吗?

    好尴尬啊,尤其是眼前的这个男人……看起来明明比自己都还要大!

    “小偷?”陆少铭挑眉,盯着艾天晴。

    艾天晴后退得已经背靠了墙了,站都站不稳了。

    “敢进我的房间偷东西,你好大的胆子!”他说着,猛地上前,在她快要站不稳之前,一把扣住了她的腰,手指挑起了她的下巴,逼迫她与自己对视。

    “我不是小偷……”艾天晴咬唇辩解。

    这个女人的身上还留着沐浴后的芬香,头上的水滴顺着发梢滑进脖颈里,再从脖颈滑落到浴袍里他看不见的地方……

    “若不是小偷,那你是谁?”陆少铭的喉头忍不住滚动了下,别过头去不让自己继续往下看,他俯身,嘴里呼出的热气直接扑到了艾天晴的耳朵里,让她顿时浑身轻颤。

    “我是……”

    就在艾天晴实在忍不住开口,想要告诉他,我是你的后妈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王叔站在门口,恭敬的说道:“少爷,这位是艾家二小姐,新娶进门的夫人!”

    陆少铭皱眉,有些微恼于王叔的突然出现,不过还是放开了艾天晴,上下仔细的打量了一圈,这个女人,跟资料上说的一样,只不过,那张脸,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清纯魅惑得多!

    他的父亲的确给他挑了一个极品!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