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福彩30选5开奖结果:苏攸昊越泽小说全文阅读《苏攸昊越泽小说》

    发布时间:2018-11-15 20:55

    苏攸昊越泽小说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主人公苏攸昊越泽的小说名字是我等清风也等你,该小说由作者清风米来写的,本站带来了苏攸昊越泽免费阅读,苏攸昊越泽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喜欢的朋友快来点击阅读。

    苏攸昊越泽小说

    第1章 搞事情啊

    当管家拿着那瓶白色粘稠物体出现在苏攸的面前让她自己放进去时,苏攸内心真的是抓狂的。

    昨天是她大婚的日子,结婚当天,新郎不在,让她自己一个人完成婚礼就算了,结婚的第二天竟然还拿了瓶男性精液过来,让她自己受孕!

    她打电话给自己的闺蜜,将这件事狠狠的吐槽了三个小时,闺蜜何晨在那边也狠狠的笑了三个小时,临到末了,突然一时兴起建议道:“晓晓,我怕你憋在家里要疯,要不我组个局,咱们出来玩玩?”

    “我现在哪有心情,不玩?!?

    “那你是留在家里自交?”

    就因为这句话,苏攸义无反顾的出门了。

    她觉得何晨说得对,新婚之夜都不出现的男人,凭什么婚后她还要乖乖的扮演个好妻子,更何况,这婚还不是她自己愿意结的。

    到了市内最大的酒吧,看着正向自己挥手的何晨身旁的人,苏攸想死的心都有了,八个响当当的花花公子,外加十二个饥渴女郎,这,这哪是简单的玩玩,这分明是要搞事情啊!

    若是以前,苏攸肯定掉头就走,活了二十年,她还是知道分寸的,可是,一想到那瓶白色精液和彻夜不归得的男人……

    苏攸一咬牙,大步走了上去。

    S市的圈子就这么大,而且都是玩惯了的人,几瓶酒下肚之后气氛就热乎了起来,说话开始荤腥不忌讳,玩的游戏也是各种大胆。

    苏攸的酒量不好,又是这次的主角,不一会儿就成了大家围攻的对象。

    普通的酒瓶子,转了十八次,十八次都是她。

    最后一次,何晨是在不忍心再灌她酒,于是提议让她去亲吻酒吧进来的第一个人,无论男女!

    苏攸一眼就看出何晨在想什么,她本来可以拒绝的,但是却经不住周围人的起哄。

    深夜的酒吧昏暗嘈杂,空气憋闷而躁动。

    苏攸喝得有点大,脑子晕晕乎乎的,背靠躲在酒吧的门后,她听见皮鞋走进来的声音,双眼迷蒙的看着那群人在给她打手势。

    三,二,一!

    苏攸深呼吸,转身朝着进来的影子径直扑了上去。

    拦住,拥抱,接吻,动作一气呵成。

    柔软的触感,干净的气息还带着微微的酒味,感觉似乎还不赖?

    微微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中是一双暗沉漆黑的眸子,带着三分薄怒和七分意外,就这么看着她。

    莫名的,苏攸嘴角染笑,原本以为会是个肥头大耳的中年大叔,却不想是个——帅哥。

    一直憋闷的心打开了一个口子,压抑的情绪铺天盖地的涌了出来,听着身后的叫好声,她再次抱紧对方的脖子,舌尖顶开男人的唇瓣,然后,深入……

    这是苏攸的初吻,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难,感觉还不错。

    耳边是铺天盖地的口哨声和叫好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缓缓移开,看着那张原本应该冷峻的脸此时却露出呆愣的表情,她竟哑然失笑,起了戏弄的心,不禁调皮的眨了眨眼,舔唇诱惑的说道:“深夜福利,不谢?!?

    第2章 搞错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明显的看到对方的眼睛猛的沉了下来。

    这让她内心的成就感瞬间爆棚。

    她感觉她此刻就是个游戏女王,将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而可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可惜的是她状态没错,对象却似乎搞错了人。

    整个s市的人都知道,昊家大少是那种你不敢惹,惹了就非得掉层皮的人。

    苏攸运气好,第一次作死就遇上了这人。

    就在她刚刚转身的那刻,手腕被人抓住,身后的人用力,她就像个陀螺一样被拉了回来,撞进对方的怀里。

    她刚要挣扎,对方的大手立马就扣了上来。

    那手真的很大,带着滚烫的温度,似乎要灼破她的衣服,陷入她的皮肤里面去。

    但听面前的人看着她沉沉道:“女人,招惹了我就想跑吗?”

    那声音低哑而暗含沉怒,酒吧内的旋转灯光一闪而过,苏攸这才发现,面前的人长得真好,是那种精致得半点瑕疵的好看,好看的同时浑身还带着股摄人的气质,犹如猛虎犹如虎豹,只要起身一吼,四周万物皆是一抖。

    尤其是当对方瞳孔紧缩死死的盯着她的时候,就像是盯到了一个势在必得的猎物,除非把对方生吞入腹,否则绝不放手。

    苏攸被对方的这种气势吓到,浑身一凛,混沌的脑子霎时清醒过来。

    “嘿嘿,那个……我想我们是有点误会?!彼ㄐψ?,想把对方的手掰开,没想到对方非但没松反而更加用力,厚厚的手掌,坚硬的手臂勒得她气都喘不上来。

    苏攸掐着对方的手痛苦的解释道:“那个您别激动,别激动,我们是在玩游戏,真不是故意的,真的,不信你看那边?!?

    生怕对方不信,也顾不上出不出卖队友了,赶紧指着角落那桌。

    可是刚刚还叫嚣的不行的人现在跟个鸵鸟似的,挤成一团,纷纷避开视线,半句话都不说。

    苏攸简直要被这些人气死了,面前的人也油盐不进的样子,她恼羞成怒,干脆破罐子破摔道:“对对对,我是亲你了,不就是亲一下吗,那有怎么样,有本事你上了我啊!”

    说完还英勇就以般把自己的胸脯往上挺了挺,全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什么叫做老虎屁股上拔毛,这就是了。

    对方本来还没那么气的,现在被她这么一激,那怒火腾的一下就冒了上来。

    对方冷笑着道:“好,是你说的,看来我今儿要是不上了你,以后就没法在这儿混了?!?

    说着他矮身直接将苏攸给扛了起来,直接大步往酒吧里面走。

    被对方的阵势一下,苏攸这才真正感到害怕。

    她有些慌张的拍了拍对方的背,大声的威胁道:“喂喂喂,你放我下来,你信不信我告你强奸,这样你会坐牢的?!?

    对方完全不把她的话当回事,还冷笑着回了句:“是这样吗,我记得是小姐自己让我上你的,整个酒吧的人都可以作证?!?

    这才真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第3章 有夫之妇

    苏攸慌张的向自己的闺蜜求助,可是还没等她闺蜜站出来,她自己就已经被扛进酒吧内的一个房间内,房门一关,两个彪形大汉在门口守着,谁也别想靠近一步。

    屋内苏攸迫不得已在对方的脖子上咬了一口,深可见血。

    对方吃痛,猛的将她砸到床上。

    苏攸惶恐的往床的里面爬进去,一边躲着一边救命稻草般道:“我告诉你,我可是有夫之妇,正儿八经结了婚的,我老公很厉害,你最好赶紧放了我,不然你吃不了兜着走?!?

    昊越泽本来被咬了一口心里就已经够恼怒的了,现在听对方这么一说,更是怒上加怒。

    怒极反笑,他嗜血般盯着她,嘴角扯笑:“是吗,到底有多厉害,你把他叫过来看看?!?

    说着松开捂着脖子的手,慢慢的扯开自己胸前的领带,然后是扣子,麦黄结实的胸膛露了出来,带着雄浑的力量感。

    苏攸终于意识到对方是要动真格的了,趁对方不注意,想要趁机逃走。

    没想到动作不及对方反应快,她刚起身就被对方抓住了衣服,再一动作,唰的一声,好端端一件连衣裙被扯了大半。

    白皙细腻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带着勾人的处子香。

    苏攸抱着自己的身子躲在床脚,带着泪意惶恐道:“你不能这样,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是真的结了婚的,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她自以为自己姿态放得很低,没想到她这般抱着自己求饶的姿态比刚刚在场子里大胆勾人更加诱人。

    偏生昊越泽现在心里憋着火,这火上浇油,不烧也得烧。

    他沉着脸将苏攸抓了起来,扑倒在床上,径直吻了下去。

    青壮年的男人不能撩,尤其还是喝了酒了男人,一撩就起火。

    在苏攸的求饶声中,对方快速的扒掉她身上的衣服,然后粗鲁的抬起她的腿将自己送了进去。

    在一阵猛烈的剧痛中,苏攸带着哭腔叫了出来:“靠,我老公会杀了你的!”

    苏攸是被生生疼晕过去的。

    再次醒来的时候还是在那个房间,只是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

    苏攸一掀开被子就看到自己满身的伤痕和床单上暗红刺眼的处子血,刺得她眼睛生疼生疼的。

    想到昨天晚上的情景,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那人真跟禽兽似的,把她翻来覆去的折腾。

    这会儿好了,也不用想着和那个从未见过面的老公怎么相处了,直接老死不相往来得了,省得别人还挂一个水性杨花不守妇道的罪责给她。

    心里暗暗想着,她忍着痛快速爬起来,想迅速离开这个地方。

    等打开门,她这才发现原来是酒吧内部单独开出来的一个房间,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白天的酒吧冷冷清清的也不见个人影,她本来还想找人问问昨晚那嚣张的禽兽是谁,手机却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昨儿个还嚣张得不行的何晨现在却大哭着告诉她,她男朋友出轨了,还被她抓了个现行,双方在宾馆里面闹了起来。

    第4章 活动活动筋骨

    苏攸闻言,立马赶了过去。

    而此时坐在总裁办公室的昊越泽,正眉头紧锁的盯着窗外发呆,让人看不出他此时在想什么。

    “扣扣?!卑旃业姆棵疟蝗饲孟?,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进来,拿着一叠文件恭敬地说道:“老板,上次那群在工地上闹事的人的行踪已经找到了,正藏在一家叫做新悦的小宾馆里,需要报警么?”

    昊越泽这时才回过神来,拿过秘书刘辛手中的文件,看着那上面一连串的数字损失,脸一寸寸的黑了下去。

    “这是第几次了?”

    “……”刘辛一时间语塞,跟了昊越泽这么长时间,他自然知道他此时正在气头上,看到对方射过来的利眼,抖着声音说:“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六次了,我们多家建筑工地都因此受到了牵连,损失……”

    刘辛的声音越来越小,昊越泽却怒击反笑:“看来,这些老狐狸终于是忍不住了?!?

    “那我们……”

    “我们?”昊越泽嘴角带着一抹嗜血的笑容,“办公室坐久了,也该出去活动活动筋骨了?!?

    ……

    苏攸赶到新悦宾馆的案发现场时,这里已经闹完手工,渣男早不见了踪影,只有何晨一个人正坐在地上哭得伤心。

    可是回头看见她的时候,表情却一愣,说不出来的滑稽,指着她的上身说道:“攸攸,你昨天晚上干嘛去啦?”

    苏攸低头,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还穿着昨晚那个男人留下来的衬衫,脖子上痕迹般般。

    她一路就是这样过来的?

    苏攸不禁臊红了,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而这时她的好闺蜜何晨更是腾地就站了起来,擦了擦脸的泪水,二话不说的拉着她就往房间外面走去。

    “攸攸,我还是得向你学习,刚结婚就敢在外面找男人,我伤心个屁啊,死了一棵树老子得的是整片森林,走,咱们找男人去!?!?

    说着,还满脸愤恨的嘟哝了一句:“他妈的,给我戴绿帽,你给我等着,你找一个我找十个?!?

    “哎,不是……”

    苏攸无语,知道自己闺蜜是个有仇必报的性子,但也不应该是在这个方面啊。

    可惜对方此刻完全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根本就听不进苏攸的话,并且不管苏攸的想法,直接拉着她就往宾馆的前台走去,豪放的一拍桌子,大声吼道:“老板娘,给我来五个,不,十个男人!”

    何晨的声音很大,甚至惊了刚刚从楼梯上下来的小情侣,看着别人异样的眼光,苏攸此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偏生她还不能。

    只是在两人没有看到的地方,两个刚要踏进宾馆的脚步生生顿在了门口。

    第5章 小身板

    那老板娘做了那么多年生意,也是见过点世面了,闻言含笑瞥了她们两人一眼,道:“你两这小身板可受不了那么多,两个就够了?!?

    说着将房卡递给两人,指了指柜台另一边:“房间在那儿,安排的人,马上就来?!?

    说完,一副浪子回头的欣慰样子,看着两人道:“小姑娘的想法是对的,人生短暂,就该及时行乐,管那些臭男人干什么……”

    苏攸还没把话听完就被拉着走了。

    闺蜜这次好像是认真的,到了房间前,拿房卡刷开一道门,还不等苏攸反应,直接将她推了进去。

    苏攸无语,看着紧闭的房门,打从心底里感觉到累。

    从昨天,哦,不,应该说从知道结婚消息的那天,她的心里就一直绷着。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承认,她心里还是期待父亲能够中断这次联姻的,但是事实证明,还是她多想了,在父亲的眼里,果然只有金钱比较重要。

    她深深叹了口气,环顾四周。

    闺蜜那男朋友的口味并不怎么样,挑的是家中低档的宾馆,房间内的布置仅仅只能说干净,并达不到舒心。

    不过能做这种生意的,档次应该也高档不到哪里去。

    闺蜜要闹就让她闹去吧,苏攸现在也懒得管了,她找了个位置坐下,开始思考自己的事情。

    发生了昨天的事,原本和姓昊的那个男人不可能的婚姻现在更加不可能了,她现在应该考虑的就是如何从这场交易里面全身而退。

    刚刚结婚第二天管家就拿了瓶男性精液给她,可想而知,昊家现在着急要个孩子。

    那么如果有了孩子,是不是就可以脱身了?

    就在她产生这个想法的同时,门开了。

    苏攸抬头,和门口的四目相对,两人皆是一惊。

    精致的五官,摄人的气质,这人不是昨天晚上那个男人又是谁?

    怎么他会在这里?

    想到这里是干嘛的,再联想到昨天那个小房间,苏攸一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手指着面前的男人,脸上尽是了然的表情:“哦,感情你是干这行的!”

    妈的,她还以为是哪家少爷呢,长得人模狗样儿,还那么嚣张。

    不过这人倒也确实是个“少爷”,只是这也差太多了吧。

    对方显然也认出了她,拧着眉头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了一遍,最后目光盯到她裸露的胸前,嘴角勾着嘲讽笑道:“怎么,昨晚没给够吗,这么快就出来找男人了?!?

    苏攸气结,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对方显然也没有和她吵架的意思,说完那句话转身就要走。

    一瞬间,她脑子里忽然闪过个念头。

    现在两家都要个孩子,她老公又不和她上床,哪来的孩子,还不如自己在外面要一个,到时候等那个男人出现再将他迷晕,到时候她就说这个孩子是那个男人的,反正人证物证具在,更甚至,说不定人家根本就不介意呢。

    第六章 让你走了吗

    行动先于想法,她赶紧叫住了那个想要离开房间的背影,生硬的扯着嘴角道:“等一下,既然是我叫你来的,让你走了吗?”

    昊越泽听到她的声音,不禁顿住了脚步,挑了挑眉梢,回头时,脸上尽是调笑的意味:“你是什么意思?”

    “过来,”苏攸放松身子,随意的摆了个妖娆的姿势,朝对方勾了勾手指。

    而这时刚刚赶过来的刘辛站在门口,看见屋内两人的情况,既诧异又茫然:“你们这是……”

    昊越泽听见门口的声音,毫不犹豫的将门砰的一声关上了,将那人隔绝在外。

    苏攸奇怪的看了看外边:“那是……”

    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你什么意思?”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满脸的兴味。

    苏攸回过神来,继续维持着刚刚魅惑的笑容说道:“昨天我觉得你技术不错,咱们今天再来一次?!?

    就在她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她明显的感觉道对方的眸色猛的一沉,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男人攥紧了双拳。

    “你再说一遍?”

    苏攸紧了紧手指,仍旧直视着对方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我说你昨晚技术不错,咱们……”

    声音吞没在激吻之中,她被压倒在床上,很快,就为这句话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和昨晚强暴不同,今天因为苏攸是自愿的,所以感觉要好得多,等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不知道几个小时之后了。

    期间,房门被人敲响过几次,但是两人谁都没有搭理所以并没有搭理。

    事后苏攸因为心虚,也没和人聊聊啥的,穿上衣服就溜之大吉,临行前还不忘给个陪睡费,那费用还不低,大概是她一个月的生活费。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走了之后,刚刚被锁在门外的刘辛走了进来,看着屋内浑身赤裸的昊越泽,面色复杂道:“少爷,那是少夫人?!?

    床上的男人把玩着收上的钞票,满脸的玩味,闻言只是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然后把手里的钞票往前一递,开口道:“是吗,老婆给的零花钱,存起来,还有找个人给我盯着她?!?

    从出来之后就一直后悔的苏攸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其实已经暴露了。

    她只满心复杂的等待着自己肚子里的动静,既怕自己怀不上,又怕自己怀不上。

    这几天她所谓的丈夫也没有出现,苏攸因为心里有事,吃不好睡不好,不过才几天的时间,人就瘦了一大圈。

    闺蜜见状十分的担心,还以为她在心灵上受了打击。

    对此,苏攸无话可说,也不想说。

    那天本来是两人去找的男人,结果闺蜜临时怂了,在房间里和人哭了一下午,两人成功成为了聊友,每天不聊上两句心里就不舒坦。

    反倒显得苏攸很饥渴似的。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