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安徽十一选5开奖结果:顾北傅司擎小说独家免费分享《以爱为牢囚你入心》

    发布时间:2018-11-15 20:57

    顾北傅司擎小说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主人公顾北傅司擎的小说,以爱为牢囚你入心全文阅读,以爱为牢囚你入心小说讲述了顾北傅司擎两个人的虐心故事,爱情是什么?傅司擎说,“爱情是你爱我,我爱你,两情相悦,满心欢喜?!惫吮彼?,“爱情是以爱为牢,囚你入心,纵然遍体鳞伤,我依旧飞蛾扑火??墒撬厩?,从我选择死的那一刻起,我就不爱你了……

    以爱为牢囚你入心

    第1章 死了也是活该

    大雨倾盆。

    顾北挺着个大肚子,冲到傅司擎车前,“司擎,救救声声!求求你救救她!声声急性肺炎引发了很严重的并发症,需要十万块钱的住院费,司擎,求求你救救声声好不好?”

    “咔!”

    跑车猛然停下,傅司擎打开车门,下车,如同精工雕琢般的俊脸上,没有丝毫的温情,“傅声声又不是我的种,她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顾北表情一滞,她上前,攥紧了傅司擎的手,“司擎,声声是我们的女儿,她是你的亲骨肉!医生说,要是不赶快治疗,声声会死!司擎,求求你救救我们的女儿!”

    傅司擎一点一点将顾北的手指掰开,他唇角微勾,薄唇逸出的笑声凉薄刺骨。

    “亲骨肉?顾北,结婚前我每次都戴套,你怎么怀上的我的种?!”

    “司擎,声声真的是你的女儿,有一次,你喝醉了,你……”

    “顾北,别装了!”不等顾北说完,傅司擎就生冷地将她的话打断,“我亲眼看到你和别的男人做,傅声声,就是你那时候怀上的吧?”

    “不,我没有!”顾北使劲摇头,“司擎,我没有别的男人,我这辈子,只有你一个男人!”

    “呵!”

    傅司擎黑曜石般的眸中,暗沉得看不到光,“潘金莲也说她只有武大郎一个男人,你信?”

    顾北死死地咬着唇,她刚要说些什么,又听到傅司擎冷声说道,“傅声声是你背叛我的证据,她死了也是活该!”

    傅声声是你背叛我的证据,她死了也是活该……

    字字诛心。

    顾北的眼泪,无声无息从眼角滚落,混杂在雨水中,沁凉刺骨。

    曾经,他说,北北,给我生个女儿吧,我会把你们,宠成最幸福的小公主。

    她给他生了女儿,现在,他却说,他们的女儿,死了也是活该。

    他怎么就不愿意相信她呢,那个,说过要无条件相信她的司擎,怎么给她的,就只剩下了猜忌和怀疑呢!

    顾北低低地呜咽,她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向傅司擎解释,她只能不停哀求,“司擎,救救声声,求求你救救她……”

    傅司擎没有立马说话,他盯着顾北,眸光晦暗不明,忽地,他凉凉地动了动唇,“顾北,想让我救傅声声也不是不可以?!?

    顾北蓦地抬起脸,那双枯寂的眸中,瞬间燃烧起熊熊希望,只是,当她听到傅司擎的话,她眸中所有的希望,都归于沉寂。

    他说,“我可以救傅声声,不过,你必须答应,把她送到国外,再不相见!我会给她准备一笔钱,会有人把她照顾得很好?!?

    再不相见……

    顾北死死地咬着唇,鲜血淋漓,她浑然未觉。怎么能再不相见呢,声声是她的宝贝,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把她送走,是要她的命!

    “不!我不会把声声送走,我不会把她送走……”

    傅司擎嚯地将车门拉开,上车。

    矜贵无双的男人,冷凝如同地狱的阎罗,“不送走?那就让她去死!”

    第2章 姐,姐夫在洗澡

    傅司擎猛踩油门,跑车风驰电掣般冲出,激起的大片泥水,溅了顾北满身,她无力地瘫软在地上,傅司擎的话,在她耳边,声声回荡。

    那就让她去死,那就让她去死……

    不!

    就算是她死,她也不会让声声去死!

    顾北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肚子疼得歇斯底里,但她还是踉踉跄跄地往前面跑去。

    她要救声声,她的声声,命悬一线,她正在受苦,她必须赶快凑够钱,去救她的声声!

    嫁给傅司擎后,顾北就做了全职太太,傅司擎让她衣食无忧,但因为恨她所谓的背叛,她的手上,也没有什么钱。

    拳头,紧紧攥起,有什么东西,硌得顾北掌心的嫩肉生疼,顾北下意识垂下眼睑,粉色的钻石,被雨滴冲刷得格外干净,路灯下,熠熠生辉。

    这是,她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傅司擎向她求婚,送给她的戒指,他说,他想要她的名字前面,加上他的姓氏,他已经等不及她到达法定婚龄。

    那时候的他们,真好啊,她还没有被顾楠陷害出轨,他也没有让顾楠怀孕,没有背叛,没有伤害,他们曾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对。

    可是自从那次,顾楠设计陷害她,她差点儿被一个男人用强成功,所有的美好,都成为泡影……

    顾北用力擦去眼角的泪水,这枚粉钻,她舍不得卖掉,这是,他们曾经深爱的证据,它承载着他们年少时候所有的欢喜,可是这是她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了,为了救声声,她没有别的选择。

    顾北打了出租车,直接去了典当中心,这枚粉钻,一看就价值不菲,但是典当中心的经理趁火打劫,只愿意出十万块钱。

    十万块,刚好够声声的住院费。

    顾北心中在流血,她一遍遍地抚摸着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最终,用尽全身的力气,摘下。

    刚给傅声声交完住院费,顾北的肚子就又不可遏止地疼了起来,疼痛,伴随着规律的宫缩,顾北知道,她快要生了。

    她颤抖着按下傅司擎的手机号,几乎是立马,电话就已经接通。

    顾北扶着墙,声音疼得打颤,“司擎,我快要生了,你来医院陪我好不好?”

    顾北是有过一次生产的经历,可这种情况下,没有人陪伴,她还是会打心底里恐慌。

    “姐,姐夫在洗澡?!?

    电话那头传来的,不是傅司擎的声音,而是她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顾楠的声音。

    顾楠的声音之中,带着怨毒的炫耀,她一下下地抚摸着自己的假肚子,“姐夫真是太坏了,人家肚子都这么大了,他每天晚上,还要折腾得人家下不了床?!?

    顾北手一抖,手中的手机,差点儿滑落在地上。

    洗澡……

    下不了床……

    顾北用力捂住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她知道傅司擎和顾楠发生过关系,否则,顾楠的肚子,也不会被他搞大。

    只是,她一直自欺欺人地不去相信傅司擎会出轨,只要不看到顾楠的大肚子,她也能一直欺骗自己,现在,顾楠将血淋淋的事实摆在她面前,她的心,疼得鲜血淋漓。

    顾北咬着牙嘶吼,“让司擎接电话!顾楠,让傅司擎接电话!这是我老公的电话,你凭什么接!”

    第3章 顾北,你真让我恶心

    “姐,姐夫现在真不方便呢!”顾楠刚想再说些什么,狠狠地刺激顾北一下,傅司擎吐完,就从酒吧的洗手间走了过来。

    傅司擎冷冷地看了顾楠一眼,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手机,“顾楠,谁让你接我电话!”

    “我……”

    顾楠脸色有点儿难看,但几乎是立马,她就又笑得满脸讨好,“姐夫,是姐姐打来的电话,声声不舒服,姐姐让你过去看看她?!?

    傅司擎手指骤然收紧,几乎要将手中的手机捏碎,傅声声,又是傅声声!她眼里,只有她和那个野男人生的女儿!

    他开车离开后,不放心她一个人,又拉不下面子去找她,他只能让手下悄悄跟着她,他以为,她会向他妥协,没想到,她竟然为了傅声声卖了他送给她的戒指!

    他来酒吧,喝得烂醉,吐得昏天暗地,可不管喝多少酒,他的大脑,都清醒无比,她的心里,没有他,只有那个让她怀孕的野男人!

    他永远都忘不掉,顾北抱着傅声声说的那句话,她说,妈妈爱爸爸,爸爸也爱妈妈。

    那个野男人,才是傅声声的爸爸,她爱那个野男人!

    这,是他心中的一根刺,她对傅声声越好,那根刺,就扎得越深,扎得他的心,千疮百孔!

    他将手机放在耳侧,听筒中传来顾北沙哑破碎的声音,“司擎,你来中心医院好不好?我……”

    傅司擎眸光阴鸷如同没有星光的夜,她给他打电话,果真又是为了傅声声!

    薄唇,讥讽地勾起,傅司擎的声音,森寒如同来自十八层地狱,“去医院?顾北,我没那么闲!”

    傅司擎话音刚落,顾楠娇软的身体就贴到了他身上,“姐夫,你今晚要对人家温柔一点……”

    顾楠说这话的时候,唇几乎贴到了傅司擎的手机上,她的话,顾北听得一清二楚,顾北的小脸惨白如纸,她强压下眼眶的湿意,一字一句对着傅司擎嘶吼,“傅司擎,我不许你碰顾楠!”

    “不许?呵!”傅司擎的声音之中,带着报复的狠,“怎么,就许你跟别的男人做,我就不能碰楠楠?顾北,你真让我恶心!”

    说完这话,傅司擎直接挂断了电话。

    顾北强忍着不让自己流泪,但是她的视线,还是被眼泪迷蒙。

    顾北,你真让我恶心……

    顾北身上所有的力气骤然抽离,手中的手机,哐当一声掉在地上,她扶着墙想要稳住自己的身子,但是她怎么都爬不起来。

    鲜红的血液,从她的双腿之间渗出,她的肚子,剧烈抽搐,她疼得浑身控制不住颤栗,她挣扎着想要抓住手机,再给傅司擎打个电话,不等她抓到手机,她的世界,天昏地暗。

    傅司擎挂断电话后,就生冷地对着顾楠命令道,“滚!”

    顾楠不甘心地往傅司擎身上贴,“姐夫,人家都怀了你的孩子了,你对人家好一点嘛!姐夫,今晚你去我那里好不好?”

    傅司擎起身,没有丝毫感情地将顾楠推开,“顾楠,生了孩子,你就带着孩子去国外吧!”

    看着傅司擎清冷的背影,顾楠恨得眸中几乎沁出了血,他根本就不在意她,只有在顾北面前,为了气顾北,他才会对她有几分温情!

    她死死地掐着她的假肚子,她这里面,是没有孩子,但是顾北有啊!

    顾北,好像要生了呢!

    生了好啊!她刚好,可以把那个孩子抢过来!

    顾楠怨毒一笑,就拨通了一个电话。

    姐,谢谢你啊,谢谢你帮我和姐夫生了一个孩子!

    第4章 儿子,死了

    顾北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产房。

    她生第一胎的时候,疼得死去活来,医生说过,生二胎会容易一点儿,没想到二胎比第一胎更疼。

    她觉得,自己都快要死掉了,才终于生下了那个孩子。

    她这一胎,生的是个男孩,看着他那皱巴巴红扑扑的小脸,她只觉得,自己所有的疼痛,都是值得的。

    和她一起被推出产房的几个产妇,一出去,就被老公、父母众星拱月地围了起来,只有她,身旁冷冷清清,连那个皱巴巴的小娃娃,都是她自己从产房抱出来的。

    顾北喉头哽咽,她知道,这个时候,傅司擎在顾楠床上,可她还是想要给他打个电话。

    她还没有拨上傅司擎的电话号码,就听到了医生焦急的声音,“谁是傅声声的家属?”

    “医生,我是,声声怎么了?”

    “傅声声不见了!你们是怎么回事,怎么不好好看住病人!她病得那么重,现在出院,简直就是玩命!”

    “什么?声声不见了?”顾北梦呓一般说道,“声声一直在病房,她怎么会不见了?”

    顾北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她下意识接起手机,电话那头,传来的是顾楠的声音。

    “亲爱的姐姐,傅声声在我手上?!?

    “顾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把声声还给我!我不许你伤害声声!”顾北生怕傅声声会有什么危险,焦急地说道。

    “姐,傅声声现在在海边,一会儿我给你发定位?!惫碎倭硕?,接着说道,“你自己过来接她。一个小时后你若是还不过来,我就让人把傅声声丢到大海里,喂鱼!”

    顾楠有多恶毒,顾北比谁都清楚,她怕顾楠真的杀死了傅声声,她将儿子托付给护士,就踉踉跄跄地往医院外面跑去。

    外面,真冷啊,冻得顾北直打哆嗦,身上,很难受,说不出到底是冷的,还是疼的,她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不停打架,但她不能闭上眼睛,她还没有找到她的声声,她不能倒下。

    幸好,傅声声没事,她还有呼吸,有心跳。

    顾北紧紧地将傅声声抱进怀中,一声一声,唤着傅声声的名字,她的声声,还活着,真好。

    顾北抱着傅声声,直接去了病房,她刚进病房,傅司擎一巴掌就狠狠地甩到了她脸上。

    顾北直接被傅司擎打懵了,这还是记忆中,傅司擎第一次动手打她。

    傅司擎双眸血红,他死死地掐住傅声声的脖子,那副模样,似乎是恨不能将她生吞活剥。

    顾北用力去抓傅司擎的手,“司擎,你放开我,我很难受……”

    “难受?呵!”傅司擎笑意苍凉,“顾北,我儿子生病病死了都没人管,你说他难不难受?!顾北,你把我儿子还给我!”

    儿子,死了?

    顾北神情一滞,眼泪无声无息滑落,“司擎,你说什么?我是不是听错了,我怎么听到,你刚才说,儿子病死了呢?”

    “对,我听错了,我一定是听错了!儿子……我要去找我儿子……”

    “顾北,你没有听错,儿子死了,他的母亲生了他却不管他,他活活病死了!”

    第5章 所谓诛心,不过如此

    一想到刚才听护士说,顾北生产完之后,只忙着找女儿,都不管儿子,导致他的儿子活活病死,都没人察觉,他就恨不得扭断顾北的脖子。

    可是,他又舍不得。

    他发现,就算是她一次次背叛他,甚至儿子也因她而死,他依旧舍不得对她下重手。

    她永远都想不到,他有多在意他们的儿子,无关男女,只是因为,这是她给他生的,他就会当成,毕生的珍宝。

    他总觉得,有了孩子,他们之间,就有了斩不断的牵绊,他在她的心中,也会或多或少有些位置,没想到,她心里还是只有她跟那个野男人生的女儿!

    他和儿子,在她心中,都一文不值!

    傅司擎用力将顾北甩开,决绝往病房外面走去,“顾北,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转身的刹那,傅司擎眼眶中染上了一层红色的雾气,耳边,似乎缠绕着她银玲般悦耳的笑声,司擎,我要给你一窝孩子,男的像你,女的像我,多好。

    那时候他说,北北,你又不是猪,哪能给我生一窝孩子。

    她撅起了小嘴,似乎是有点儿纠结,那就生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吧,刚好凑成一个好字。

    后来,她生了女儿,不是他的,她又生了儿子,是他的,却没了……

    顾北紧紧地将儿子的小包被抓在手中,小包被上,似乎还残留着他的体温,可是她的儿子,却再也回不来了。

    “宝宝,爸爸说你走了,我不相信,你回来好不好?”

    “宝宝,你回来……”

    顾北眸光空洞,没有丝毫的焦距,木然的脸上,死寂一片,她轻柔地将那小包被抱进怀中,紧紧依偎,仿佛,那是她此生,唯一的温暖。

    眼泪不知不觉间将怀中的小包被打湿,只要儿子能够回来,她愿意把眼泪流干,可就算是她把眼泪流干,儿子,也回不来了。

    傅司擎不让顾北见儿子的尸体,可她还想见儿子最后一面,她求了医生,才去太平间见到了儿子的尸体。

    她紧紧地将他抱在怀中,她感受不到他的心跳,那个皱巴巴的小娃娃,前一刻还哭得鼻子都红红的,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顾北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病房的,她回去的时候,发现傅声声竟然又不见了!

    生怕傅声声会再被人绑架,顾北顿时慌了神,她发疯似地冲出病房,去寻找傅声声。

    “声声,声声……”

    在走廊尽头的病房,她总算是看到了傅声声。

    傅声声站在一张婴儿床面前,她那小小的脸上,写满了期冀与忐忑。

    顾北冲过去,紧紧地将傅声声抱进怀中,“声声,你吓死妈妈了!你知不知道,妈妈找不到你,真的很害怕!”

    “妈妈,对不起,我不应该从病房跑出来?!备瞪碌夭寥ス吮毖劢堑睦岷?,“可是妈妈,我真的很想爸爸。我生病了,爸爸为什么不来看我?爸爸不喜欢我是不是?”

    顾北的眼泪,啪嗒一声掉下来,她仓惶别过脸去,不让傅声声看到她的脆弱,“声声,说什么傻话,爸爸怎么会不喜欢你!爸爸只是工作有些忙,等他忙完了,就会来看你?!?

    顾北刚说完,婴儿床中的小娃娃,哇地一声,就哭了起来。

    刚失去儿子,对这个小娃娃,顾北不由得多了几分温情,她见小娃娃是尿了,连忙就帮他换尿布,一抬那小娃娃的腿,她发现,那小娃娃的右腿上,有一块青色的月牙形胎记。

    顾北手一僵,这块胎记,和她儿子右腿上的胎记,一模一样!

    第6章 他的温柔,毒药穿肠

    顾北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两个人,在同一个地方,有一模一样的胎记。只有一个可能,这个孩子,是她的儿子!

    顾北伸出手,紧紧地将孩子抱在怀中,不管是谁换走了她的儿子,她都要把她的儿子抢回来!

    “姐,你怎么会在这里?!”顾北刚要离开病房,顾楠就急匆匆地冲了进来,看到顾北抱了孩子,她眸中快速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惊慌,她上前抢孩子,“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看到顾楠,顾北顿时明白了个大概。

    顾楠让她去海边找傅声声,是为了故意把她支走,好抢走她的孩子!

    顾北抱紧了手中的孩子,“顾楠,这是我的孩子对不对?!我不会让你再把我的孩子抢走!”

    顾楠的脸色有些难看,她用力拽顾北怀中的孩子,“姐,把孩子还给我!这是我和姐夫的孩子!你的孩子,已经死了!”

    “你胡说!”顾北护住孩子,“我的孩子右腿上有一块月牙形的胎记,这个孩子也有!顾楠,这根本就是我的孩子!我要带走我的孩子!”

    说着,顾北抱着孩子,就不管不顾地快速往病房外面冲去。

    顾北生产的时候,身体严重受损,但是这一刻,她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顾楠竟是无法把孩子从她怀中抢过来。

    顾楠见顾北真的要把孩子抱走,她急得跺脚,刚跑出病房,她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傅司擎。

    “姐夫,姐姐疯了,她要抢走我们的孩子!你快点儿帮我把孩子抢回来!”

    傅司擎眉心一拧,他一把扼住顾北的手腕,眸中暗沉一片,“顾北,把孩子放下!”

    “不!我不放下!这是我的孩子!我要带他离开这里!你们谁都别想把我的孩子抢走!”说着,顾北就要继续往前走。

    傅司擎哪里会让她就这样把孩子带走,他的眉头皱得更加厉害,“顾北,这是楠楠的孩子!你的孩子,已经死了,他再也回不来了!”

    说话之间,傅司擎就已经一把将孩子从顾北的怀中夺了过来。

    孩子被夺走,顾北直接急疯了,她扑上去,就想把孩子夺过来,但她的力气,哪里是傅司擎的对手,她狼狈地跌坐在地上,眸中带着焦急而破碎的痛楚。

    “司擎,把孩子还给我!这真的是我们的孩子!司擎,为什么你总是不愿意相信我!”

    看到顾北倒地,傅司擎心中一疼,他下意识地伸出手,就想要把她扶起来,但是想到儿子的死,他硬是强迫自己将手收了回来。

    “顾北,你简直就是疯了!我们的孩子活着的时候,你不去珍惜,现在,他走了,你凭什么来抢楠楠的孩子!”

    傅司擎怕继续看着顾北那张苍白疼痛的小脸,再多的恨,他也会忍不住向她妥协,他暴躁低吼,“滚!别让我看到你!我怕我会杀了你,给我的儿子报仇!”

    傅司擎一把揽住顾楠,声音温柔宠溺,却如同一把刀凌迟在顾北的心上,“楠楠,别怕,我会?;つ愫秃⒆?,我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伤害我们的孩子!”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