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安徽11选五前三走势图:孟瑶周子珩小说全网唯一免费阅读《余生悲欢只为你》

    发布时间:2018-11-15 20:58

    孟瑶周子珩小说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余生悲欢只为你是一部由作者“小烟卷儿”著作完结的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孟瑶周子珩之间的爱情故事,孟瑶离婚了,多年的感情在周子珩看来廉价的不值一提。亲生母亲骂她贱,所有至亲唾弃她。因为她为了一个男人,赔上了整个家族,更害了自己的父亲。她知道自己贱,可即使被万人辱骂,被那人绝情对待,却依旧无法放下这场爱恋。也许从相遇那刻开始,她就注定毁灭,无路可逃……

    余生悲欢只为你

    第一章 三年的青春损失费

    毒辣的日头照的人眼晕,孟嫣双手扒着漆黑的铁门,伸长了脖子往里面儿张望着。

    已经五个小时过去了,她每隔十分钟都要起来张望一次,可没有一次见到那个男人。

    嘴唇干裂的厉害,娇嫩的皮肤上晒出了红色的烫伤,她哑着嗓子问:“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佣人冷冷的牵着那只体型硕大的藏獒,撑着伞出来拉开门,孟嫣心中一喜,藏獒扑过来吓得她尖叫一声摔在滚烫的青石板上。

    身后一辆黑色低调的路虎缓缓驶入,顾不得擦伤了皮涓涓流血的手,她匆忙爬起来跟了上去不停的拍打着车窗。

    “周子遇!你救救我爸爸,他们要判他死刑,现在只有你能救他了,你能不能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儿上救救他……”

    她喊的嗓子都哑了,隔着半截摇下来的车窗,她看见男人轮廓分明的脸笼罩在阴影下,他只稍微抬了下手,路虎车忽然加速。

    “啊!”

    孟嫣一个猝不及防摔了下去,浑身都像散了架一样,周子遇一身笔挺西装,浑身上下透着矜贵幽冷的气质。

    冷眼扫了她,斥责道:“王阿姨,什么阿猫阿狗都放进来,你不想干了?”

    “先生对不起,我这就把太太……这就把这位小姐赶出去!”

    很快,王阿姨牵着狗过来,孟嫣吓得心跳漏了两拍,但是依旧冲过去直接拦在周子遇面前,苍白的嘴唇一张一合,剧烈的喘息着,层层汗水顺着尖尖的下巴落在胸口,很快消失不见。

    “周总,您就不能看在我们三年夫妻情分上,帮我这一次吗?”

    她问的极其卑微,黑色的瞳仁里带着祈求,又是这种惯用的表情么?

    周子遇眼中闪过一抹厌恶,深深刺痛了她,可孟嫣没了别的办法,只能卑微的祈求:“周……”

    “滚?!?

    周子遇冷笑,视线从她颤抖的双手上收回来:“你跟我谈夫妻感情?孟嫣,你要脸么?”

    当年张嘉怡和他一同出了车祸,因为事出突然,血库A型血不足,如果不是孟嫣狠心怕疼不给嘉怡紧急输血,她就不会失血导致双腿残疾!

    这个冷血的女人,现在跟他谈感情?

    漂亮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孟嫣被迫抬头,晶莹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下巴被他捏的生疼,孟嫣倔强的说:“求你?!?

    “求?怎么求?!?

    纤长的睫毛垂着,孟嫣看不清他眼中的情绪,喉头滑动,她凄惨一笑,扑通一声,直挺挺跪在地上。

    耳边响起他助理和王阿姨的吸气声。

    唯独周子遇,戏谑的看着她,他讥诮的目光对她来说无异于是凌辱,一个个响亮的耳光。

    “呵呵,这就跪下了?孟嫣,你怎么这么贱,让你跪就跪,不过——你爸爸,我是不会救的?!?

    周子遇沉了脸,似乎没想到她会真的下跪,忽然有些索然无味,干脆直接绕了过去,可脚腕却被攥住。

    “求你……能不能,给我点钱?”

    爸爸入狱,妈妈心脏病发在医院等着急救,如果不是实在走投无路了,她也不会回来求他。这么……低贱。

    见周子遇不动,她哀婉一笑:“就当是,分手费,可以吗?”

    周子遇像是听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从助理手中拿过支票单,扯下一张随手写下了五十万,手捏着支票拍了拍孟嫣僵硬的脸,声音冷漠。

    “五十万,你三年的青春损失费,绰绰有余了!”

    第二章 你怀孕了?

    门在眼前紧紧的关上,孟嫣攥着支票,整个人仿佛被抽光了所有力气,瘫软在门前。

    “还不快走……真是贱啊。周先生都说了不爱她了,还这么死缠烂打,这个女人是不是没见过男人啊?!?

    “是啊,听说当年她都亲眼看见周先生和张嘉怡滚在床上了,还恬不知耻的说哪怕先生不喜欢她,只要能和先生在一起她高兴……”

    听着佣人七嘴八舌的议论,孟嫣死死的咬着唇,艰难的爬了起来。

    眼前晕眩。

    是啊。她爱周子遇,爱到明知道他和自己结婚不是为了爱,知道他是为了折磨自己,可她还是义无反顾飞蛾扑火。

    泪水掉进嘴巴里,咸涩的味道充满了口腔。

    她只是单纯的想和他在一起啊……

    到了医院,孟嫣将手术费缴了,刚推开病房的门,妈妈顾婉如就扑了过来抓着她的头发叫骂。

    “我宁愿没生过你这样的女儿,要不是你非让周子遇进孟家的公司,你爸怎么可能锒铛入狱。孟嫣你怎么这么贱,你这辈子是没见过男人吗!为了他我们整个孟家都给你陪葬了,我打死你这个不孝女!”

    “妈……肯定不是他,子遇不会这么做的,他……”

    孟嫣哭着:“他是恨我。但是绝对不会是他举报的爸爸!呕——”

    看着孟嫣脚步虚浮的扶着墙呕吐,顾婉如茫然的松开手:“你、你怀孕了?周子遇的?”

    “妈,我……”孟嫣无惧无畏的凝视着她,咬牙道:“我要把孩子生下来?!?

    “你!”

    顾婉如差点儿气晕了,急促的喘息着,幸好医生赶过来给她上了氧气罩,看着妈妈那仿佛要掐死自己的眼神,孟嫣转头跑了出去,靠着墙壁捂着嘴巴抽泣。

    孩子是周子遇的。

    但是他肯定不会要这个孩子的,之前他从不愿碰她,她一个千金小姐,却学着穿最性感的***,用网上说的手段,甚至香精,药物,统统用上了,就是为了勾引周子遇。

    之后终于在趁他喝醉了的那个晚上将自己奉献出去。

    事后周子遇懊恼的差点把家给掀了,还逼着她吃了避孕药,可是她在周子遇走后冲到厕所全都抠了出来。

    为此她还折磨坏了自己的胃。

    孩子,是她和周子遇唯一的联系了!她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

    顾婉如在知道住院费是周子遇的钱之后,就开始拒绝住院,并要求孟嫣将钱还回去!

    孟嫣犹豫不决,周子遇的电话却打了过来:“你有时间过来把行李拿走,再晚我就直接让人扔掉!”

    “我……我没说要搬走?!?

    他们的离婚协议还没签,她现在还是周太太呢。

    孟嫣握着电话的手在抖,那边传来周子遇的冷笑,还有东西摔碎的声音。

    “孟嫣,我们离婚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怎么,你还嫌恶心我不够!”

    孟嫣喉头一梗,眼中顿时染了一层雾气,周子遇说:“你不来,我就都扔了?!?

    “别!”

    挂断电话,孟嫣攥着仅有的钱,捞起外套就要过去,却被顾婉如拦下。

    “你要过去?”

    “妈,我和他……去说清楚?!?

    “呵呵,明天白天说不行吗?”

    顾婉如一把拿掉孟嫣胳膊上的外套:“外面下着雨,马上就晚上十二点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以为天气这么差他就会挽留你?你以为你告诉他有了他的孩子他就会心疼你?孟嫣你醒醒吧!别再犯贱了!”

    第三章 你知不知道羞耻!

    周子遇一定不会这么狠心的,孟嫣贝齿咬着樱唇,执拗的抬头:“妈,我要去?!?

    “好好好,你去!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你去了就知道死心了!”

    望着镜子里灰头土脸的自己,孟嫣连收拾都懒得收拾。

    如果看到这么狼狈的自己,周子遇……会心疼吗?

    夫妻三年,他总不至于做的这么绝吧。

    孟家已经没落,现在孟嫣和母亲住在临时租来的房子里,她坐了一个小时的地铁,才到了别墅外。

    摸出钥匙,锁已经被换了,怎么也进不去。

    心被刺痛,往日种种涌入脑海,孟嫣掏出手机打给周子遇。

    打了三次,那边才接通。

    “唔……子遇你慢点!”

    淫声浪语通过电话传入耳膜,孟嫣握着手机,像是握着烫手山芋!

    他们还没离婚,周子遇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和别的女人……

    “喂?”

    电话里传来周子遇性感的嗓音,只要一想到他现在伏在张嘉怡身上耸动着,一颗心脏像是被手握住,不停的揉捏!

    他不屑碰她一下,却这么迫不及待的和张嘉怡上床……

    “孟嫣,说话!”

    “我、我过来拿行李,如果你不方便的话……”孟嫣支支吾吾,声音都在抖,周子遇的每一声喘息对她来说都是凌迟!

    被啪嗒一声挂了电话,孟嫣反应过来,泪水已经流了满脸,门被打开,是张阿姨。

    “先生说了,让我监督你?!?

    孟嫣慌乱的擦干眼泪,进去,周子遇系着松松垮垮的睡衣站在二楼,眼神凌厉,话中透着不耐烦,“拿完了赶紧走?!?

    说完他转身进了书房,孟嫣哑然,匆忙叫住他,为难道:“我还有东西在卧室……”

    “带她去卧室?!?

    丢下这句,周子遇径直关上书房的门,孟嫣愣了下,张阿姨已经领着她往卧室走。

    他们……刚刚没在卧室吗?

    喉头堵着一团棉花,孟嫣拧开卧室的门,刚准备去化妆间,却看见床上躺着的人!

    张嘉怡披头散发的靠在床上,香肩半露,显然刚刚战况激烈。

    眼眶忍不住湿润,孟嫣慌乱的别过头:“我、我来拿我的东西?!?

    床上的张嘉怡忽然下来,一把夺过孟嫣手上的首饰盒:“这些都是子遇买的,你还想带走?孟嫣你贱不贱啊?你是不是真的缺男人缺到这种地步,你知不知道羞耻!”

    “你、你——你的腿好了?”

    “呵,我的腿本来就没事,”张嘉怡笑道:“如果我不装作瘫痪了,怎么让子遇心疼到跟你离婚呢?”

    看着张嘉怡得意地脸,孟嫣一个慌神,全身血液往脑子上冲,直接上前。

    这时门外传来周子遇的嗓音:“嘉怡……”

    “啊!”

    此刻,孟嫣还没碰到张嘉怡,张嘉怡忽然瘫软在地,碰倒了电视柜上的花瓶!

    周子遇一个箭步冲上来,推开孟嫣,花瓶碎片扎进孟嫣的手腕与掌心,鲜血直流,而孟嫣却似乎感受不到。

    她只看到周子遇小心翼翼的将张嘉怡抱在床上,言语紧张,“你怎么下来了?有没有事?医生不是说你的腿还没好完整,不能随意走动吗?”

    “子遇,我没事,你别怪孟嫣,她不是故意拽我下来的……”

    第四章 你就这么喜欢诬陷别人

    被碎片割伤了的手,鲜血不停地往外冒。孟嫣捂着伤口,错愕的看着他们:“周子遇,不是我拽的她,她的腿根本就没事,不然你看!”

    孟嫣凑过去想要指正,周子遇却打掉她的手,正好打在伤口上,疼的孟嫣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你还在这干什么?”周子遇低吼:“你就这么喜欢诬陷别人,做小三?”

    “我不是小三……”

    她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啊!

    孟嫣惊愕,因为失血过多,眼前的东西越来越恍惚,周子遇一脸嫌弃与厌恶的表情却越来越清晰。

    她神情呆滞,周子遇一脸心疼的看着张嘉怡,喊了张阿姨扶着张嘉出去检查伤口。

    这个瞬间,她忽然懂了妈妈的话。

    她竟还期待周子遇心疼自己,会让她住一晚,可现实竟是这般打脸!

    看着周子遇决绝的眼神,孟嫣摇着头后退,声音坚决,“我才是你的妻子,我们领了结婚证的,周子遇,我不和你离婚!张嘉怡才是小三!”

    “孟嫣,你说什么?”

    周子遇猛地捏住她的下巴,将她整个人都提了起来,眼神凶狠,“拿了钱,却想反悔?”

    “咳咳、我、我没有反悔……我们是夫妻,钱我还给你!”

    她费力的将支票从兜里拿出来扔在地上:“我不要你的钱,我就要你!”

    “我就要你”四个字让周子遇眼中腾起杀意。

    这个女人从三年前就死缠烂打的缠着他!事到如今居然还在痴心妄想!

    孟嫣因为失血过多,嘴唇发白,脸上毫无血色,她抓着周子遇的肩膀,一字一句:“你、你是我的。我不会把你让给别的女人……”

    她要跟周子遇在一起,哪怕他不爱她!

    她发了狂似得想要见他,这些天她在出租屋,每时每刻都会想他念他。

    那些和周子遇在一起的无端的回忆总会侵袭着她的神经。

    她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一想到他和张嘉怡在一起,心口就像撕裂开来,疼得让人窒息!

    “贱人,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周子遇遏制着她的脖子,直接将人摔在床上,孟嫣慌了,揪着他的领子,眼神中满是恐惧:“你要干什么……”

    “你不是想要我?告诉你,被我睡了也是白睡!”

    周子遇按着她的胳膊,冷眼睨了一眼手腕上狰狞的伤口,直接将孟嫣反了个身按在床上。

    “啊!不要——”

    房间内响起惨叫,孟嫣趴在床上费劲的护着小腹,床上满是张嘉怡的味道,她几乎不能呼吸,怎么也没想到周子遇会在这里……

    她想要他,想爱他,想抱着他,可是她也不想这么毫无尊严……

    不知道过了多久,孟嫣只感觉自己就要死去。

    “周子遇,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她刚才一直哭喊,嗓子都哑了,周子遇像是扔垃圾一样将她扔在床上,衣冠楚楚的下床,布料和纽扣摩擦,他系好了皮带,“你不是求着我要你?”

    孟嫣脑海里浮浮沉沉,恨不得咬舌自尽,可想到家里的妈妈,想到张嘉怡的挑衅,硬生生将酸楚咽了下去。

    “就算这样,我也不会同意离婚……”

    “顶着周太太的身份,做着情人该做的事,你很喜欢?”

    周子遇弯腰拍了拍她的脸,孟嫣像是濒死的鱼,大口大口呼吸,趁机猛然咬住了他的手指,仰头:“就算是情人,我也要夹在你和张嘉怡中间!”

    “疯子!”

    第五章 我死也不会离婚

    周子遇弯腰拍了拍她的脸,孟嫣像是濒死的鱼,大口大口呼吸,趁机猛然咬住了他的手指,仰头:“就算是情人,我也要夹在你和张嘉怡中间!”

    “疯子!”

    --------------

    次日醒来,孟嫣迷迷糊糊的,她记得昨晚和周子遇……她惊慌的去捂着自己的肚子,头顶上却传来无情的嘲讽。

    “醒了?孟嫣,这样你居然还能让子遇上了你。我刚刚睡了他,都没洗澡,你居然都能下得去嘴……”

    呕……鼻尖充斥着昨晚床上的香水味,孟嫣一阵反胃,张嘉怡哈哈大笑,揪着她的头发将人提了起来:“你怀孕了?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你不许碰我的孩子!”

    孟嫣抓狂的嘶吼,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在一个地下仓库里,她惶恐的往后躲,手腕的刺痛让她清醒,却更加绝望。

    和她同床共枕三年的周子遇,睡了别的女人之后竟然再次在一个地方要了自己!

    “我不碰你的孩子,子遇也不会让你把它生下来?!闭偶吴鋈淮展?,压低了嗓音:“孟嫣,我要让你一无所有?!?

    孟嫣猛地抬头,就看见张嘉怡跛着腿扶着墙,忽然冲着外面大喊:“来人啊,她在这里!”

    孟嫣还没理清了思绪,忽然从仓库门口跑进来两个警察,其中一个直接冲了上来给她扣上了手铐!

    “孟嫣,我们现在正式以杀人罪逮捕你?!?

    “什么杀人罪……”

    此时,周子遇从门外走进来,体贴的揽着张嘉怡的肩膀将人揽入怀里,目光凌厉的转向孟嫣,说:“昨晚我们的确在一起。不过凌晨三点,我让司机把她送走了?!?

    “孟小姐,那么后半夜你在哪?”

    孟嫣脸色惨白,盯着眼前的四个人,恍惚有种做梦的错觉,昨晚……昨晚她迷迷糊糊的似乎被人抬起来,之后就在这了!

    警察也不愿再问,直接宣告:“凌晨五点,在你和你母亲顾婉如的出租房内,你们发生了争吵,之后你的母亲心脏病发,抢救无效,我们有理由怀疑你蓄谋杀人!”

    “你说什么?我妈怎么了!?”孟嫣满脸不可置信。

    警察不顾她的反抗和崩溃,直接将人带走,临走前孟嫣还听见警察对周子遇说:“周先生,身为孟小姐的丈夫你有权保释她,但是你真的放弃这次权利了吗?”

    “嗯?!?

    孟嫣被押送到了警车旁边,遥远的看见周子遇凝视她。

    他的眼神,是放松,是嫌弃吗……

    自己被抓了,他终于可以摆脱自己了,所以松了口气吗?孟嫣忽然挣脱警察的禁锢,搬起脚边的石头直直的朝着张嘉怡砸过去!

    “一定是你!你害死我妈。张嘉怡我跟你拼命,你要给我妈偿命!”

    “啊。你疯了!分明是你自己和你妈吵架!”

    带着棱角的石头砸过去,却被周子遇的胳膊挡住,孟嫣慌张的丢了石头:“子遇,我……”

    “贱人!”

    周子遇看向她的眼神冰冷刺骨,一把将她推倒在地上,孟嫣只感觉全身仿佛被抽光力气,小腹也开始隐隐作痛,她摇摇欲坠的站起来,忽然发了疯似得笑起来:“周子遇,你记住,是你杀了你的孩子,我死也不会离婚,你们周家就等着绝后吧!”

    “你们害死我妈,我就杀了你的儿子!”

    孟嫣捡起那块带着血迹的石头,用尖锐的地方,朝着自己的腹部砸了下来……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