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颍上一驾校换“东家” 学员既不能培训又退不了费 2019-05-25
  • 陕西省贫困村驻村工作队选派管理办法出台 2019-05-25
  • 端午假期将尽 回程请看指引 2019-05-21
  • 《我的英雄学院THE MOVIE 两位英雄》最新预告公开 2019-05-21
  • 2016年组织工作四项重点任务系列图解之四:深化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责任 2019-05-20
  • 哥大在读硕士马健瑞创业 为留学生做“专属保护”装备 2019-05-16
  • “三连冠”从何而来?恩施市领跑全省生态功能类县市揭秘 2019-05-13
  • 厉害了无人机植树系统!一天能种几万颗树 2019-05-04
  • 一村一品!安徽推广“四带一自”产业扶贫模式 2019-04-28
  • 新疆科研人员“妙手”引导致病细菌发挥“以毒攻毒”效应 大肠杆菌可除水体汞硒污染 2019-04-27
  • 四川一干部染赌一夜输16万再难抽身,为全县最年轻女乡长 2019-04-27
  • 单场造5球!黄紫昌展现巨星潜质 赛后一句话让人动容 2019-04-24
  • 直播预告│大小洞天端午送福利 系列活动等您玩 2019-04-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4-15
  • 手机-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4-10
  • 双色球走势图:乔槿瑟江臣溪小说独家免费阅读《一霎花火一生凉》

    发布时间:2018-11-15 21:58

    乔槿瑟江臣溪小说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乔槿瑟江臣溪小说目录,一霎花火一生凉全文阅读,一霎花火一生凉小说讲述了乔槿瑟江臣溪两个人的爱情故事,恶魔般的男人噙着阴毒的笑。 “乔槿瑟,你爬过来,爬过来我就给你药?!?“江臣溪,你他妈的不是人!” 她爱他,是场劫难,是注定的输家。 所以,江臣溪,来生换你爱我,好不好?

    一霎花火一生凉

    第1章 变态

    白色的墙壁上挂着一个时钟。

    滴答滴答滴答……

    一声一声,像催命曲。

    乔槿瑟被牢牢的绑在椅子上,表情扭曲,痛苦挣扎。

    “给我,求求你,给我打针……”

    “少爷……”管家黎叔站在一旁,不忍看下去。

    “再等等?!?

    江臣溪架着二郎腿,点燃了一支烟。

    乔槿瑟这怎么够,比起我死去的妹妹受的苦,这点还远远不够。

    “臣溪,求求你,求求你……”

    乔槿瑟眼泪肆意横流,神志已然不清。

    “给我药。给我!”

    江臣溪见差不多了,点了头,管家上前去给乔槿瑟松绑。

    乔槿瑟登时像条狗一样,朝江臣溪爬过去,她匍匐在他的脚边,痛苦的讨要。

    “很想要吗?”

    “嗯?!?

    “过来,那就给我好好舔?!?

    话音刚落,乔槿瑟便手指颤抖的解开江臣溪的裤腰带。

    埋头,在他粗大的物什上舔舐。

    乖巧如猫。

    偌大的卧室内,黏湿的声音被无限的放大。

    管家红了一张老脸,自觉地退下了。

    乔槿瑟侍弄江臣溪的时候格外卖力,完全凭借本能。

    一心巴望着江臣溪快点发泄。

    不知多久,她嘴巴发酸,口水不受控制的往下流。

    江臣溪一把摁住了她的后颈,那物什顶在她的喉咙处,终于泄了出来。

    紧接着一个细小的针扎进皮肤,随着那液体流入身体,乔槿瑟脸上渐渐弥漫了放松的神情。

    下一秒,江臣溪的烟头狠狠的对准了她的手臂。

    “啊!”

    疼痛难忍,尖叫声划破苍穹。

    乔槿瑟五官扭曲,大骂道,“江臣溪,你他妈的不是人!”

    他是魔鬼,是人渣,是变态……

    她跟他交往三年,两年前满心欢喜的嫁给了他。

    谁知道,他竟然每日在她喝的牛奶里面放了药物。

    她对那种国外的病毒性药物有了依赖性,再也戒不掉。

    江臣溪对外宣称她有抑郁症,在家里,却把她当成了一条狗。

    如同今天一般,跪在地上,讨要药。

    “乔槿瑟,你说对了,我还真不是人。你看看我对你做的,我自己都觉得我不是个东西?!?

    他这般说的时候,脸上没有丝毫的忏悔之色。

    “江臣溪,我是你的妻子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从大学开始恋爱的三年,这个长相俊美的男人一直都是温和的,彬彬有礼的。他是世界有名的小提琴手,是优雅的王子。

    婚后,他就撕开了伪装的面具,狠毒,阴戾。

    他把一切非人的折磨手段都用到了她身上。

    “呵?!?

    江臣溪冷笑一声,重新点燃了一支烟。

    “谁叫你不听你爸爸的劝非要嫁给我呢?”

    烟雾氤氲,哀戚浓浓。

    她一怔,落入无限的悲哀中。

    谁叫她爱上了他?

    “江臣溪,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儿爱过我?”

    她捂着胸口,哽咽的质问他。

    两年来,她一直不敢问的,到底问出了口。

    “没有?!?

    他回答的是那样干脆,没有半分犹豫。

    “你从前说喜欢我的?”还不死心。

    “骗你的,你也信?”江臣溪好笑的看着她。

    原来,五年的情分都是虚情假意。

    她活成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不过是成全了一个变态的变态嗜好。

    呵。

    “可是,江臣溪,我怀孕了?!?

    她瘫坐在地上,嘴角还有点点的白灼,喃喃道。

    “我怀了你的孩子?!?

    第2章 畸形

    “江臣溪,你说这可不可笑,我怀了你这种变态的孩子?!?

    乔槿瑟自嘲的裂开嘴角。

    “那就打掉?!?

    “这样也好,我也不想生下你的孩子?!?

    她无力的倒在冰凉的地板上,望着天花板,双眸没有一点儿焦距。

    第二天早上,黎叔奉了孟寒泽的命令带她去医院流产。

    她很平静。

    从医院出来一直到回去的路上,一言不发。

    平津的可怕。

    因为苦痛都吞进了肚子里,像是吞下了大口大口的玻璃碴。

    后来,到了家门口的梧桐树下,她就蹲在那里,忍不住恸哭,哭的视线模糊。

    迷茫里是江臣溪搂着一个女人的进入了他们的家。

    “黎叔,那个女人是谁?”

    乔槿瑟猛然睁大了双眼。

    泪珠顺着脸颊滑落。

    “夫人,我也不知道?!?

    她站起身,不顾身体的疼痛,踱步到门前。

    巨大的落地窗前,客厅的情况一览无余。

    江臣溪正把那女人抱在怀里,两人亲昵的说着什么话。

    那女人娇羞的笑着轻捶他的肩膀。

    江臣溪温柔一笑,咬着女人的耳垂。

    他已经很久没有对她笑过了。

    这样的笑,现在已经不属于她。

    她咬紧了下唇,心脏隐隐作痛,眼泪不争气的再次模糊了视线。

    “哎呀,臣溪,有个疯女人在偷窥我们?!?

    女人一惊看到落地窗前的她。

    她僵住了没动。

    江臣溪冷漠的目光已经牢牢的锁在了她的身上,示意她进屋。

    她浑身一抖,艰难的推门走进客厅。

    “乔槿瑟,干嘛做偷窥这样见不得人的勾当,你可以光明正大的看?!?

    江臣溪讥诮道,一边伸了手揉搓着女人丰满的胸脯,探过脖子咬着女人的红润的唇。

    女人很快软成了一滩水,倒在江臣溪的怀里娇媚的喘息。

    “臣溪,你轻点,咬疼我了?!?

    “江臣溪,我刚刚打掉了我们的孩子,你却把女人带到了我们家?”

    她含泪控诉,脸色苍白如纸。

    这就是她曾经爱了五年了男人啊。

    再怎么样,也不该当着她的面……

    “孩子?乔槿瑟,你生出来的只会是怪胎!”

    她睁大了双眼,不敢置信,抖索着惨白的双唇,从喉咙处压抑着哽咽。

    “那也是你的孩子,江臣溪,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竟把他们的孩子比作怪胎!

    “乔槿瑟,你有没有常识,你吃药两年,孩子就算生下来也是畸形的怪物?!?

    江臣溪冷冷的叱道。

    “你果然是个人渣?!?

    心脏绞痛。

    痛的麻木。

    人原来可以再失望之后,加之更深的绝望。

    “江臣溪,你道貌岸然,没有比你更人渣的人了?!?

    半晌,她承受不住的后退两步,捂着肚子,弓了腰,下身的鲜血流到了大腿处。

    “臣溪,她……”

    女人依偎在江臣溪的怀里,瑟缩着。

    “别管她?!?

    他爱怜的抚摸着女人的头发,猛地喝道。

    “管家,过来把夫人关到房间里去?!?

    黎叔上前扶着乔槿瑟。

    “夫人,去楼上吧?!?

    乔槿瑟疼的头上一层虚汗,转身的一瞬,却听见背后衣衫卸去的声音。

    “臣溪,你慢点,我怕疼,慢慢来,我那里太紧了?!?

    江臣溪压在女人身上,熟练的扒开女人的衣裳,舔吻着女人的胸脯……

    乔槿瑟回头,盯着地上的黑色内裤,怎么也不肯走了。

    “江臣溪,我要离婚。我要离婚?!?

    不爱了,她对他再也不会有丁点儿的爱了。

    第3章 离婚

    江臣溪像听错了一般,怔然了两秒,却又很快的反应过来。

    他坐正了,一手将女人拽到了地上。

    眼里哪里还有半分刚才的柔情。

    “黎叔,把她带走?!?

    女人不明所以,仓皇道。

    “臣溪,怎么了,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黎叔赶快把人带走!”

    “是?!?

    女人很快被拖走,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

    “乔槿瑟,你过来?!彼辽?。

    乔槿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血迹蜿蜒到小腿处。

    “我让你过来!”

    她挪动到他跟前,这两年,但凡江臣溪有这个表情,她就知道自己的日子会更加难过。

    江臣溪阴晴不定,她根本无法揣测江臣溪的心思,只得放手一搏。

    离婚吧。

    这样的婚姻也是畸形的。

    她受不了他变态的折磨,更受不了他现在堂而皇之的带别的女人来家里。

    “乔槿瑟,你离得开我吗?”

    他扬唇讥讽,猝不及防的伸手将她压在沙发上,面贴着面。

    “你堂堂乔家大小姐,出了这个门,从哪里搞来药?”

    她的父亲一生清正,绝不会允许她成为被药物控制的怪物。

    “我会戒掉?!?

    “把你绑在椅子上不给你打针的时候,你不是还像狗一样的求我吗?呵?!?

    “那是你害我的?!?

    “我可不是害你,我是在帮你欲仙欲死?!?

    说罢,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剂液体,拔出盖子。

    “要不要吃?”

    “给我拿走?!?

    就是这些残害人的东西。

    害她如此。

    她根本就不想碰。

    江臣溪不会给她机会反抗。

    他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有力的掐住了乔槿瑟的下颌,将药尽数倒了进去。

    下一瞬,直接脱下了乔槿瑟血淋淋的内裤。

    乔槿瑟沉浸在药物中,神志与仿佛脱离了,四肢乏力,一股强烈的力量将她从现实的疼痛中拽走……

    “不!”

    那股子疼痛瞬间又回来了,直直的把她拖回现实。

    江臣溪正架起她袖长的双腿,毫不怜惜的往她的内里冲撞。

    她刚刚做完流产,身下还流着血。

    每抽插一次,都带着一股子殷红的血,

    像刀子一样狠狠的刮着乔槿瑟的内壁。

    这个变态!

    “江臣溪,你个畜生。你放开我!”

    她的惨叫回荡在偌大的客厅,深深的哀伤。

    “你放开我……”

    乔槿瑟再次醒来的时候,人已经躺在卧室的大床上了。

    她根本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昏了过去。

    在那场变态的性爱里,她就像是屠宰场被杀害的猎物。

    “你醒了?!?

    听见江臣溪的声音,她惊的一个激灵,缩了缩脖子。

    “你怕我了?”

    江臣溪坐在床边轻笑,手指抚摸着她秀气的眉毛。

    “乔槿瑟,你不如从前好看了?!?

    是,她被药物和他双重摧残,皮肤毫无血色,眼窝凹陷,瘦如枯槁,哪里还能好看的起来。

    “我也看不上你了。我同意离婚,放你自由?!?

    “……”她转了转眼珠,竟有些不相信。

    “好,那就好?!?

    不知是欣慰,还是失落。

    要摆脱这个变态了,真好……

    可为什么心脏处却空荡的厉害……

    江臣溪抿紧薄唇,细细的欣赏着她的表情,开口如刀。

    “不过,条件是,我要成为乔氏的主人?!?

    第4章 小三

    乔氏是爸爸多年的心血,江臣溪竟然贪心要整个乔氏。

    “不。不成。江臣溪,你名利都有了,你还要乔氏干什么?”

    他抚摸着她干裂苍白的唇,眸光灰暗。

    “乔槿瑟,我根本不在乎名利,我只要乔氏。你好好考虑考虑?!?

    他丢下这句话,转身便走。

    他要她考虑,真是残忍,一条退路都不给她留。

    他就是要这样把她逼入绝境。

    乔氏要是落到这种人渣的手中,父亲一生的心血就毁了。

    当初父亲就不同意自己嫁给他。

    都是她自己造的孽。

    如今,得报应了。

    “夫人,您别多想,好好休息?!?

    黎叔走过来轻声宽慰。

    “日子还是要过的?!?

    “该怎么过?”

    她喃喃的问,像是问黎叔,更像是问自己。

    “两年了,每天都生不如死。我一直想着,他是有一点爱我的。原来是我多想了。江臣溪就是一个没有情感的畜生?!?

    “哎……”黎叔叹息一声。

    “少爷也很不容易?!?

    她嗤笑一声。

    “他有什么不容易的,黎叔,你告诉我,也许,我能为自己遭遇释怀一点?!?

    双目里尽是戏谑。

    衣冠楚楚,天才小提琴家江臣溪,人人瞩目,还娶了乔家的大小姐。

    人生的赢家。

    哦,他还真是“不容易?!?

    “夫人。这个……”

    黎叔犹豫道,似有难言之隐。

    她已经不想听下去了。

    “你也说不出来了。何必要为他的变态寻一个理由?!?

    “我要睡了。黎叔你走吧?!?

    她拉了拉被子,扯到下身的痛处,疼的呲了一声。

    睡不着。

    身体极度的疲惫,精神却像一根紧绷的弦。

    扯的脑袋生疼。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日暮西沉,天气寒凉。

    紫红色的残阳射进屋内,映照着乔槿瑟的悲戚。

    楼下忽然传来巨大的动静,紧接着一阵尖锐的高跟鞋的声音渐渐逼近。

    房门被踢开,女人趾高气扬的站在她跟前。

    “你,给我出去!”

    正是江臣溪昨天带回来的女人。

    乔槿瑟睁开双眼,夹着敌意。

    “你是谁?凭什么叫我出去?!?

    堂堂一个小三也敢如此嚣张。

    “我呢,以后就要住在这个房间?!?

    女人指着她的大床。

    “这是我的?!?

    “黎叔?!?

    她唤道,氤氲着怒气命令道,。

    把她从我家赶出去?!?

    黎叔从女人的身后走了出来,微微的弓了腰,为难道。

    “夫人……”

    乔槿瑟一怔,恍然大悟。

    是江臣溪。

    没有江臣溪的允许这个女人绝不会这么大胆。

    “我告诉你,我叫宋沁雪。从此以后我才是这个家的主人,而你只配住在地下室?!?

    宋沁雪环抱着双臂,仰起了脖子。

    她那涂得鲜红的嘴唇分外刺眼,刺的乔槿瑟眼疼,心疼。

    “还有啊,乔槿瑟,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再也不可能有小孩了。呵呵?!?

    宋沁雪捂嘴轻笑起来。

    她迷茫的盯着宋沁雪。

    这话是什么意思?

    “看来臣溪还没告诉你。你流产,身体又受了重创。根本就不可能再怀孕了。难怪臣溪要我替他生一个孩子?!?

    宋沁雪撇撇嘴,嘴角几分嘲弄。

    呵。

    原来如此。

    是这样啊。

    什么孩子生下来是畸形,他根本就不想要她的孩子。

    “黎叔,把夫人送到地下室。我要休息了?!?

    宋沁雪故作姿态的拨了拨头发,阴阳怪气道。

    黎叔上前。

    “夫人,我已经把地下室收拾好了?!?

    收拾好了,看来是早就做了这种准备。

    乔槿瑟咬着牙。

    “这是我的家,我不走?!?

    她的手指紧紧的拧着床单,不肯屈服。

    宋沁雪拍了拍手,变了脸色。

    “阿骏,阿宽,赶快把她给我弄走。我不想看见她,碍眼的很?!?

    两个下人麻利的走了进来,将乔槿瑟架起来,拖到外头。

    她两条消瘦的腿无力的在地上拖行。

    刚开始还挣扎两下,后来知道无用,连挣扎都不挣扎一下了。

    如同死尸一般被扔进了阴暗的地下室。

    第5章 药瘾

    地下室常年堆放的杂物已经被清除到一边,另一边支了一个简陋的床。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乔槿瑟冷的发抖,缩在床上,脑袋里浑浑噩噩的已然不能思考。

    时至下半夜,地下室的门打开,一男一女走了进来。

    她强撑着睁开眼睛。

    入目的是那对狗男女亲密的搂抱在一起的画面。

    “槿瑟,你冷不冷?”

    江臣溪丢下宋沁雪,坐在她床边轻然的问。

    若不是早知他有意为之,她都快以为这是一句关心的话了。

    “江臣溪,你现在有了新欢了,我们离婚了,不正好?我可以在离婚后不要一分财产,只要你放我走?!?

    她靠在床头,人覆在一片阴影里,神色悲凉。

    江臣溪登时沉下了脸,眸如寒冰。

    “看来,你还是没有考虑好?!?

    “我是不可能把乔氏给你的?!彼岫ǖ?。

    “好啊?!?

    江臣溪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嵌着冷笑。

    “乔槿瑟,我们就看看,谁能坚持的住?!?

    他退了两步,退到宋沁雪旁边,亲昵的搂住了宋沁雪的腰。

    “沁雪,你才是我的老婆。所以,地下室的这个贱人,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就是别让她死了,死了就不好玩了?!?

    他要纵容宋沁雪来欺辱她。

    乔槿瑟狠狠的瞪着他,像是要剜下他的肉。

    “江臣溪,你这个畜生。畜生!”

    江臣溪浑然不怒,偏过头。

    “乔槿瑟,要看你自己的选择。其实,我本来的目标也不是你。谁叫你倒霉,偏偏是……”

    那半句留着。

    “什么意思?”

    “哼?!彼焕浜咭簧?,忽的生怒。

    “乔槿瑟,我要让你跪着来求我?!?

    这次,她想,她不会再像狗一样的爬过去求他,不会了……

    她盯着江臣溪和宋沁雪离开的背影,眸光涣散而灰败。

    背影成双,曾经那是自己和江臣溪啊。

    可那日子已经太久远了,久远的怎么也回想不起来,只剩下两张模糊的脸。

    而后,那脸也在混沌里消失不见了。

    像是有什么东西攸的灭掉了。

    希冀和爱情不剩半分。

    接连几天再没见到江臣溪,宋沁雪倒是遵从了江臣溪的嘱咐想了点整人的法子。

    先是一天不给她水喝,再是朝地下室里放了一只老鼠。

    最后竟拿了鞭子狠狠的鞭打她。

    她从不满,愤怒,吼叫,到后来的寂寂无声……

    三天后,药瘾发作了,她在小小的地下室里疯狂的打滚。

    撕心裂肺的叫声,响彻在整个地下室。

    站在门口的宋沁雪都忍不住抖了抖,没敢进去。

    江臣溪一把抢走了宋沁雪手里的鞭子,跨步走进地下室,猛地挥打一鞭。

    她却像是感受不到疼痛,疯狂的抓自己的手臂,抓出一道道可怖的血痕……

    “乔槿瑟,过来!”江臣溪坐在了床上。

    “不……”

    “过来,我给你打针?!?

    她一面挣扎的匍匐在江臣溪的脚下,一面又从内心里抗拒,含混道。

    “不,让我死吧,给我药……不,让我去死!”

    “乔槿瑟?!?

    江臣溪低下头,意味不明的盯着她的狼狈。

    “你也骨气了。不想打针了?”

    “我……我要死了……”

    他像提起一只兔子一般的提起她,掐住她的后颈。

    “你不会死。乔槿瑟,你同意把乔氏给我,我就给你打针。嗯?”

    “不……”

    她依旧摇头,眼泪浑浊。

    “死也不会给你?!?

    第6章 威胁

    她像是一个掉在陷阱里,却仍旧垂死挣扎的猎物。

    那是对命运最后的抗争。

    尽管,无济于事。

    江臣溪出乎意料的没有恼。

    他歪着脖子,细细的打量着乔槿瑟,像不认识她一般。

    直到看到乔槿瑟在自己的注视下昏厥过去。

    她是累极了。

    身体的疲惫已经跟不上精神上的亢奋。

    江臣溪一放下她,她摊在地上就开始不停的抽搐,浑身痉挛。

    “管家,把针拿过来?!?

    “是?!?

    “少爷。夫人刚做了流产,又住在这种地方。再这样下去,恐怕……”

    黎叔说着心中的担忧。

    江臣溪熟练的将尖细的针插进了乔槿瑟的血管。

    “那又怎么样?”

    江臣溪抿了抿唇,垂下眼睑,情绪不明。

    “她死不了?!?

    末了,站起身,声音落在逼仄的地下室里头,沉甸甸道。

    “请唐医生过来给她看看,伤口包扎好?!?

    “是?!崩枋骞Ь吹牡懔说阃?。

    乔槿瑟从一片混沌里醒来,唐医生正给她后背的鞭伤上药。

    呲,她痛的低呼一声,抓紧双手,指甲嵌进肉里。

    “夫人,你忍忍,马上就好了?!?

    唐医生皱着眉头,这两年来,这个私家医生来了很多次,这种情况早就熟悉了。

    乔槿瑟猛地抓住唐医生的手,乞求道。

    “求你,帮帮我。我想离开这里?!?

    “夫人,对不起,我帮不了你?!?

    唐医生为难的推脱,急忙的站起身,退开两步。

    “药已经上好了,那我先走了?!?

    没有人肯帮她,能来这里的都是江臣溪的人。

    一群冷漠的旁观者而已。

    乔槿瑟绝望的盯着天花板,呜咽道。

    “谁能帮我,谁能帮我,我要死了?!?

    “你要死了?我看你还活的好好的?!?

    尖锐的女声忙不迭的接了上去,宋沁雪踩着高跟鞋,站在她跟前,讥诮道。

    “你要是真的死了也就好了,你看你像什么鬼样子,臣溪那样子对你,连我都不忍心了?!?

    假惺惺的“不忍心”。

    她没动,一双眸子没有丝毫的神采,像具没有呼吸的死尸一样。

    半晌,宋沁雪忍不住走近。

    “喂,你真的死了?”

    乔槿瑟腾的一下,像条早就蓄势待发的蛇一般。

    大手一下子擒住了宋沁雪的脖子,一个针管紧贴着宋沁雪的大动脉。

    那是她偷藏下来的针管,谁都没有想到她会有这种举动。

    宋沁雪慌了神,双眸睁大了,惊惧道。

    “乔槿瑟,你别乱来。我要是受了伤,臣溪不会放过你的?!?

    乔槿瑟死死的盯着头顶上方的监视器,她知道江臣溪在看。

    从她进入这个地下室开始,就无时无刻不被监控着。

    哪怕,他在演出在外地,说不定都会观看录像回放,欣赏她的各种狼狈丑态。

    “江臣溪,现在你最心爱的女人在我手上,你要是不放我出去,不同意离婚,我就杀了她?!?

    她咬碎了牙,针口微微的沁出了一点血。

    宋沁雪害怕极了,哭的梨花带雨。

    江氏会议室内,巨大的屏幕上正在展示对乔氏的合作方案。

    黎叔匆匆的走进来,弯了腰将平板递给江臣溪。

    江臣溪微微的蹙着眉头,停止会议,走出公司,走进电梯时,忍不住扬了唇角。

    “她倒是比前几年有骨气多了?!?

    “少爷,夫人这是要破釜沉舟了?!?

    “是吗?”

    电梯门合上,夹着一双冰冷的眸子。

    “我还挺期待的?!?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颍上一驾校换“东家” 学员既不能培训又退不了费 2019-05-25
  • 陕西省贫困村驻村工作队选派管理办法出台 2019-05-25
  • 端午假期将尽 回程请看指引 2019-05-21
  • 《我的英雄学院THE MOVIE 两位英雄》最新预告公开 2019-05-21
  • 2016年组织工作四项重点任务系列图解之四:深化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责任 2019-05-20
  • 哥大在读硕士马健瑞创业 为留学生做“专属保护”装备 2019-05-16
  • “三连冠”从何而来?恩施市领跑全省生态功能类县市揭秘 2019-05-13
  • 厉害了无人机植树系统!一天能种几万颗树 2019-05-04
  • 一村一品!安徽推广“四带一自”产业扶贫模式 2019-04-28
  • 新疆科研人员“妙手”引导致病细菌发挥“以毒攻毒”效应 大肠杆菌可除水体汞硒污染 2019-04-27
  • 四川一干部染赌一夜输16万再难抽身,为全县最年轻女乡长 2019-04-27
  • 单场造5球!黄紫昌展现巨星潜质 赛后一句话让人动容 2019-04-24
  • 直播预告│大小洞天端午送福利 系列活动等您玩 2019-04-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4-15
  • 手机-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