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6十1开奖结果查询:秦陵房紫?小说目录免费阅读《午夜超市》

    发布时间:2018-11-15 21:58

    秦陵房紫?小说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午夜超市秦陵房紫?小说,午夜超市秦陵无弹窗在线阅读,午夜超市小说又名《惊悚便利店》,该小说讲述了主人公秦陵在便利店打工碰上女鬼房紫?的故事。

    午夜超市

    第一章 高薪店员

    23岁的我终于结束了大学生涯,当走出校门才发现曾经是多么天真,求职的过程惨绝人寰,只因为我选择的是金融管理。

    金融管理年薪上百万,可不是我这样没钱没势没关系的穷小子能做的,当初信誓旦旦的说要赚大钱孝敬父母,现在想来根本是个笑话。

    想到乡下父母含辛茹苦的供我念大学,不免有些后悔没有听他们的话,念个职教以后当老师算了。

    眼看生活费见底,租的房子也没有几天了,我不免有些惆怅,23岁本是青春勃发的年纪,可我却混的这么不如意,没房没车没工作,更别说女朋友了。

    还是先找个工作养活自己吧,至少别让父母再担心了。

    打开笔记本,在各个招聘网站浏览招聘信息,可却没有什么如意的,直到一个消息映入眼帘。

    “绿林超市连锁4店招聘店长,工资5000,五险一金,节假日有福利,年终有年奖,男女不限,要求对金融管理有一定了解,应届生优先,期待和我们共同发展成就辉煌?!?

    这,这是特意为我准备的职位吗?

    小心脏狂跳,这待遇让我都有些怀疑是不是看错了,当确认了三遍之后,我拿起钱包就冲了出去,这么好的工作可别让人抢走了。

    招聘地点就在四号店,做出租车用了半个小时,位置有些偏颇,在建设路的后面拐角,那里是城中村的结合位置,按理说超市不应该开在这种地方才对。

    招聘的人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看到我来立刻将茶杯放了下来,然后示意我坐下。

    宋乾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然后点了点头,“小伙子挺精神的,知道我们绿林超市吗?”

    我正襟危坐尽量表现的很从容:“绿林超市是本市最大的零售企业,至今在丰田路千禧路紫华路有三家店,每家都占据中心位置,集合了餐饮电器数码手机等领域,不瞒您说,我念书的时候经常在绿林超市购物的?!?

    “很不错,你通过面试了,待遇和招聘上的一样,等试用期过了工资6000,开始发放福利和上五险一金,没问题吧?!?

    我被宋乾的话给说愣了,怎么都没想到就这么通过了,和以前的屡次受挫相比,这也太顺利了吧,这时候真想高歌一曲,幸福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宋乾站了起来,皱着眉头说道:“这4号店不大,你虽然是店长可还是要做销售员,还有接货什么的都是你一个人,可能你嫌工资少,这样吧,等转正给你6500,在超市里吃喝免费,这样行了吗?”

    “我不是嫌少,您误会了?!?

    “行了,就这样吧,这店以后就交给你管理了,这只是试点营业,等以后正式开办你就是4号店的总经理了,那时会有销售提成的,我看好你哟?!?

    我了个去,绿叶超市每家店的规模都是顶尖的,要是真开起来那销售额有多少根本不敢想,哪怕提百分之一,不哪怕是千分之一也够我走上人生巅峰了。

    “您放心,我一定把这里当成家,好好经营?!?

    “这就好,不过有几点你要注意,”宋乾脸色严肃了起来,声音也变得深沉了很多。

    “无规矩不成方圆,有什么规章制度您尽管说?!?

    宋乾点了点头:“每天早上6点到晚上12点是你上班时间,你必须准时准点,而且你每天必须到我安排的地方休息,我虽然相信你,可每天还是要看到你上下班才好?!?

    “只有这些?”等了一会不见宋乾说话,我有些小心的问了一句,这每天准点上下班是最基本的规矩,至于搬到指定的地方去住更是求之不得,每月能省上千块的房租了。

    “只有这些,不过有一点你必须注意,晚上十二点必须关门,就算有人渴的快死了想买瓶水都不能卖,别耽误了关门的时间,否则后果自负?!?

    “这是为什么?”我有些不明白,超市不就是卖东西吗?有人买东西都不卖却要准点关门,真是有些奇葩。

    “公司给你买的保险只到晚上12点,过了出事你自己负责,这次清楚了吧?”

    我点了点头,可心里还是疑惑,保险还有按时间买的吗?不过为了丰厚的待遇和未来的发展还是没有多问,至少这规定是为了?;の也哦ㄏ碌?。

    “你今天有事吗?没事今天开始上班吧,这是这店门的钥匙,你拿着吧?!鼻┩炅撕贤?,宋乾递过了钥匙,突然拍了下脑门:“对了,还有一点重要的规矩,这里的一切布置你都不能随意改动,像货架的布局,仓库的摆放位置,甚至连销售台上的东西都不能随便乱挪?!?

    “知道了?!彼淙挥行┮苫笳馓豕婢?,可还是接受了。

    宋乾开车带我回去拿了我的行李,随后带到了城中村的一个小院,这里就是我以后要住的地方,收拾的很干净,院中心还有个水池,养了很多的金鱼,眼泡大大的,一码红色很艳丽。

    拿了一套制服,宋乾还不忘提醒我:“记住,超市的东西随便你吃你用,可千万不要破坏里面的布局,销售台除了结算机,其他都别动?!?

    “您放心吧?!?

    步行来到绿林超市,这里的布局和一些私人超市差不多,监控台和结算台都在一起,如果不是大大的牌子,我真有种被骗的感觉。

    因为地处偏僻位置,超市的生意并不好,一天也没三百块的营业额,我都有点怕发不起我工资了,到了夜里生意终于好了起来,很多的年轻人都来买东西,男女在一起打情骂俏走进城中村,一看就是去里面便宜的房子里做那种事的。

    我也终于明白了这家店的定位,赚的就是这些打炮年轻人的钱。

    到了晚上十一点,按照时辰来说就子时,这时候挂着门上的风铃响了,走进来一个小伙子,看到我立刻说道:“哟,新来的店长啊,以后我又有新伙伴了,给我弄包白塔?!?

    小伙子自来熟,我也热情的回应:“能来店里的都是朋友,这是找你的钱?!?

    “说的不错,我喜欢你的性格,估计用不了几天我们就能一起玩了?!毙』镒铀低昃妥吡?,我也没放在心上,真想一起玩什么时候都可以,干嘛要等几天。

    小伙子走了,我觉得也要收拾下准备关门了,毕竟要12点准时关门,必须提前结算好,把钱放进保险柜。

    我刚刚拿起账本,突然耳膜猛地一震,随后所有的灯都暗了一下,耳边传来刺啦刺啦的声音,声音嘈杂像是恶鬼的嘶吼,带着一定的韵律不断的响着。

    呲.磁.呲.呲.

    昏暗的灯光下,我仿佛看到了周围多了很多影子在晃,可转瞬随着灯光恢复消失了,我全身汗毛都竖立着,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种冰冷让我手心都出汗了。

    想要擦擦汗发现正好攥着小伙子的十块钱,一时间更有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张十元人民币竟然是老版的大团结,如果不是家里收藏了一张,我都不敢肯定这是不是真的,本来遇上老版人民币应该高兴才对,可上面的那种怪异的霉味却让我全身发冷。

    这味道很特别,曾经在村里人家迁坟的时候闻到过,这味道就是死人棺材的那种味道。

    这是死人陪葬的钱。

    磁.磁.磁.磁.

    诡异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灯光又是一暗,我恍惚看到钱币上多了一双眼睛,和小伙子的眼神一模一样,吓得我把钱直接扔了出去,同时我也找到了声音的来源。

    第二章 半导体的怪音

    在销售台的一角,有一个老式的半导体,那诡异的声音就是从这半导体里发出来的,声音不断重复着几个节奏,刺耳的声音在整个超市大厅回响,让我有种要逃跑的冲动。

    颤抖着手把半导体拿起来,结果发现根本关不上,让我更害怕了,扔在销售台上就跑了出去。

    刚刚出门,一个小女孩正好走过来,惨绿的脸让呆萌的脸看上去无比可怕,吓得我都走不动道了,脑子一片空白都不知道小女孩怎么走到我面前的。

    “大哥哥,我渴了,想喝水,可我没有钱?!?

    走到跟前我才发现,小女孩的脸不是绿的,而是被招牌的灯光照的,我稳定了一下笑着说道:“没事,我送你一瓶,以后这么晚不要乱跑,很危险的,马上要下班了,我送你回去吧?!?

    小女孩接过矿泉水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直接离开了,估计是离家不远,不过我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可就是想不起来,只能看着小女孩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和小女孩交流之后,我也稳定了下来,暗骂自己够没用的,不就是一个人看店吗?电压不稳碰上了个坏的半导体,收了张老版人民币就把我这大小伙子吓到了,说出去都没脸见人了。

    半导体还在响,我壮着胆子坚持到了12点,随后关上了店门,说来也巧,那半导体这时候竟然不出声了。

    我的心在颤,不断的劝说这是巧合,心里知道其实是优厚的待遇让我坚持继续做这个工作的,要不然我真的已经逃跑了,这吓人的活爱谁做谁做。

    就这样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回到房里洗了个澡,立刻睡了过去,第二天早上准点上班,却没有看到宋乾,暗暗对宋乾有点小感激,这人不错,对我这么信任,一定要把工作做好。

    超市的工作千篇一律,还是白天没什么事,晚上也没什么事,不过时间到了11点,我开始莫名的紧张起来。

    11点到1点是子时,这时候发生怪异的事情总是让人多想一点,不过还好,那个给老版人民币的小伙子没有来,可那半导体还是响了起来。

    呲啦,呲啦,呲啦,呲啦。

    声音让整个超市都充满了诡异的气氛,有时灯光还会闪烁一下,让我精神高度紧张。

    被霓虹照成绿脸的女孩又来了,“大哥哥,我渴了,想喝水,可我没有钱?!?

    “我再送你一瓶矿泉水,不过你这么可爱,为什么总是一个人走啊,你父母呢?”

    小女孩接过水转身走了,没有和我多说一句话,可我看着她的背影却更加郁结了,总是感觉忽视了什么。

    小女孩走后就到了12点,我开始准点关门,就这样又一天过去了。

    刚走回小院,宋乾就走了上来:“秦陵啊,你这两天干的不错,来我们聊会,顺便下盘棋?!?

    上司有命令,只要不陪睡都得干,坐到准备好的象棋桌旁边,我和宋乾开始下象棋,我的水平本来就不怎么样,再加上宋乾的棋艺很高,我很快输了三盘,宋乾高兴的嘴都合不上了,一看就是个老棋迷了。

    “乾哥,这两天总是有个小女孩来超市要水喝,还不带钱?!?

    我能明显看到宋乾的脸色变得有些惊恐,“你怎么做的?”

    “我每次都给他一瓶矿泉水,这钱等发工资的时候从我工资里扣?!?

    宋乾呼出一口气,有些怪异的看着我说道:“一瓶水而已,你以后就给她吧,我也不会扣你钱的?!?

    “嗯,不过那小女孩挺怪的,一个人大半夜乱跑,每次我要送她她都不答应?!?

    “小陵啊,别怪我没提醒你,以后可别有这样的想法了,她就算让你送,你也不能送,知道了吗?”宋乾站起身来,直接走进了屋子,我追在后面问为什么,可根本得不到回答,只是觉得心里怪怪的。

    第二天清晨,我洗漱之后来到了早点铺,这里我每天都来,很干净味道也不错。

    “就是这小伙子,4号店的新店员,年纪轻轻的可惜了?!?

    “真不知道这家店怎么还有人来,不知道那个地方是.”

    “别说了,我们吃我们的吧?!?

    我刚刚坐下来,周围街坊的议论声都平静了下来,可从每个人的眼里都看到那种幸灾乐祸的神色,我觉得全身不舒服,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身上。

    吃完了早餐,我再次开门营业,千篇一律的工作让我有些乏味,可想到工资和福利就精神了起来,我要挣钱让父母扬眉吐气,在村里给父母盖个小楼让他们享福,没钱没势没关系,这4号店是我唯一的出路。

    白天很快过去,又到了11点,呲啦呲啦诡异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灯光闪烁的特别频繁,我模糊的能看到周围有数个黑影飘向我。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我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本能的感觉到寒冷,每一秒的呼吸都在加重,呲啦呲啦的声音像是催命符,让我心脏都要跳了出来。

    唰啦啦啦,风铃响了起来,灯光明显一亮,那个买烟的小伙子又来了,“给我拿包烟,这次不给钱?!?

    我被气乐了,这都什么人啊,小女孩就算了,这么个小伙子也不给钱,当我开善堂啊。

    “给我一包烟,我帮你一次?!毙』镒拥纳艉芗贝?,像是在催促更像是紧张和焦虑交织在一起的恐惧。

    我最终还是给了小伙子一盒白塔,小伙子紧紧攥着烟,烟盒都被抓的变形了,可以肯定里面的烟根本不能抽了。

    “大哥哥,我渴了,想喝水,可我没有钱?!毙∨⒌纳粼俅纬鱿至?,脸色也被灯光照成了绿色,灯光开始闪烁起来,我都开始不自觉的颤抖,本能的感到害怕,可是我还是拿起一瓶矿泉水,要交给那个女孩。

    “别给她?!本驮谡飧鍪焙?,小伙子突然爆发了,发疯一样的冲出店门,抱起小女孩就跑。

    这小子是抢孩子的,我心里意识到不好就追:“你个人贩子,赶快放下那女孩,要不然我就报警了?!?

    “我是在帮你?!?

    “我可不是人贩子,你给我放下她?!蔽以诤竺娼糇?,我不能看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被抢走。

    “你TM才是人贩子,老子和你一样,曾经也是这4号店的店员,你别追了,会出人命的?!毙』镒拥纳艏贝?,转过拐角,我追上去却怎么也找不到两个人的影子。

    找了半天没找到,想到店门还开着里面丢了东西也承担不起,只能报警了。

    警察很快就到了店里,我配合做了笔录并拿出了手机,刚才追不上的时候我用手机拍到了那小伙子的模样,相信对办案有很大的帮助,可是当我打开相册才发现,根本没有那小伙子的照片,更诡异的也没有那个小女孩的照片。

    最终我只能做了拼图,可调查的结果却让我崩溃,那小伙子真的是曾经的店员,而且已经在七天前淹死了。

    第三章 死去的店员

    买烟的小伙子叫胡杨,是死于一场意外,据说当天下了一场雨,道路有些滑,小伙子黑夜走路没注意滑倒了,估计是体质不行直接摔晕了,无巧不巧的是脸正好落在路面的一个破坑里,就是里面那不到一脸盆的水淹死了他。

    “新来的啊,过几天我们就能做伙伴了?!焙畹幕盎啡圃诙?,让我毛骨悚然,仿佛看到了倒在水坑里淹死的情景,这哪是交朋友,这纯粹是催命符啊。

    胡杨说帮我一把,难道那小女孩是鬼,胡杨就是被那小女孩害死的吗?

    我脑子里一片混乱,回想着见到小女孩时总是感觉不对,到底哪里不对呢?

    对了,我突然想到了,怪不得总感觉不对,小女孩的脸是绿色的,可身上和背影却都是正常的,灯光不可能挑着脸照,也不会躲着衣服和背影照,那只有一种可能。

    小女孩是鬼。

    这么说胡杨真的是在帮我,当时还说胡杨是人贩子,真是错怪了好人,不对是错怪了好鬼。

    心里对于这4号店我真是有些恐惧了,好在时间到了12点马上关门走人,回到小院敲了敲宋乾的门,可里面根本没动静,不知道又去哪里鬼混了,只能放弃了找宋乾了解情况的打算。

    第二天我留下一个请假条,不管宋乾同意不同意都要去调查一下,这关乎着我的小命啊。

    因为有警察记录,我很快找到了胡杨的家,胡杨的家今天格外凄凉,头七刚过黑白相片还挂在大厅里,和我差不多的年纪却已经阴阳两隔,想起昨天胡杨的帮忙,我恭敬的鞠了三个躬,然后找到了胡杨的父亲。

    “伯父,对于胡杨的事情我很难过,还请保重身体节哀顺变?!?

    “胡杨这孩子从小就听话,毕业了就着急找了份工作分担我们的生活,可是却没想到啊,最终却送了命?!?

    “胡杨也是今年毕业的?”我脑子嗡的一声,有点莫名的恐惧,可还是强忍着说道,“伯父,胡杨走之前有没有不正常的举动吗?!?

    “一直都是好好的啊,”叹了一口气,随后突然说道:“不过前些时候很喜欢喝水,总是说渴,一大杯水几口就能喝进去,”

    渴,我心底一颤,难道胡杨招惹了那个小女孩,被小女孩鬼上身了吗?要不然怎么会和小女孩一样总是渴,最后还淹死在小水坑里。

    在胡杨家没问出什么来,不过倒得到了胡杨上一任的店长地址,我敢肯定胡杨一定和我一样调查过。

    嘈杂的客运站人来人往,在道路的一旁有几个乞丐跪在地上要钱,其中有一个双眼瞎了的最明显,他就是我要找的人。

    “你是刘永康吗?”

    刘永康突然惊骇的爬了起来:“你别过来,你身上有那东西的气息,离我远点,滚开?!?

    刘永康的话让我全身一冷,再次感觉到身上有莫名的东西,我赶紧走上去扶住刘永康:“刘大哥,我叫秦陵,现在胡杨已经走了,只有你能帮我了?!?

    “果然,上次我就说过,让胡杨赶紧离开4号店,可他就是不听,”刘永康嘴里咽着唾沫:“你也别问了,赶紧离开4号店,越快越好?!?

    “我知道,我回去就辞职,现在到饭点了,我们吃个饭吧?!?

    刘永康听到我辞职终于安静了一点,再加上确实饿了,这才跟着我来到了一家饭店,点了四个菜,刘永康开始大吃大喝起来,看上去像是恶鬼投胎。

    看着刘永康吃完,我才小心的问道:“刘大哥,4号店真的很诡异啊?!?

    “我吃饱了,再见吧?!绷跤揽邓低昃鸵?,被我一把抓住了,刘永康就是一哆嗦,甩开我的手坐了下来:“你别碰我,你身上有那东西的气息?!?

    “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你看到什么就是什么,别问我,你自己心里明白?!绷跤揽翟俅蚊髯拍闷鹂曜?,我识趣的又点了个水煮肉,刘永康明显几天没吃过饱饭了,又要了几瓶啤酒,我心里一喜,正好酒后吐真言,懒得我费劲套话了。

    一瓶啤酒下肚,刘永康终于说话了:“小伙子,我觉得你人不错,对我这瞎子这么好,还是尽早辞职吧,知道多了对你没有好处?!?

    “刘大哥,你的眼睛是怎么瞎的?!?

    “是我用手指挖下了眼球?!绷跤揽岛懿黄骄踩碓诓?,喝了一大口酒然后说道:“你能想象吗,亲眼看着手指一点点挖进眼眶却不能停止?!?

    我看着他黑洞洞的眼眶没来由打了个哆嗦,随后继续问道:“你知道那东西的来历吗?”

    “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过看在你请我吃饭的份上我告诉你最后一句?!绷跤揽灯料⒛裣袷潜⒘怂械挠缕骸扒虿灰ダ洳?..啊?!?

    刘永康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拿起了啤酒咚咚咚的喝了下去,一口气就是一瓶,随后都没喘气又开始喝第二瓶。

    开始我以为刘永康是喝酒壮胆,可随后发现刘永康的脸色已经发紫,立刻意识到了不好,上去就去抢刘永康的酒瓶,可已经晚了。

    彭,刘永康倒在地上,嘴里的啤酒带着白沫流了出来,黑漆漆的眼窝竟然流淌出鲜红的血水,再加上紫色的脸色看上去无比狰狞,他竟然喝啤酒导致窒息活活憋死了。

    警察很快就到了,我又一次做了笔录,好在刘永康被认定为意外死亡,我没有任何罪名,但是我的心却在颤抖,我知道刘永康不是意外死亡,而是鬼上身被害死了。

    刘永康要告诉我什么?

    冷藏冷藏,难道是冷藏室?

    不管了,见识了刘永康的死我真的不愿意再调查下去了,我要辞职,必须辞职,再好的工作和性命比起来都不值一提。

    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小院,迎面宋乾就满脸带笑的走了上来:“小陵啊,今天玩的很开心吧,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已经转正了,而且4号店已经开始筹划建设,地址都选好了,就在建设路中街,估计最多一年就能完成建设,到时候你就是分店总管了?!?

    什么?

    本来要走的我突然犹豫了,绿叶超市是零售业的龙头企业,分店总经理年薪数十万,再加上提成能上百万,真的要放弃这次命运转折的机会吗?

    想想含辛茹苦的父母,想想家里的困苦,我真的难以割舍这个机遇,哪怕是死也要搏一搏,或许一切都是巧合也说不定,那胡杨或许真的是意外,那刘永康可能看了不该看的东西被人报复才会被挖眼球,是不是自己动手根本无从考证,至于昨晚很可能是最近太紧张产生的幻觉。

    一切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不能用鬼来敷衍掩盖事实,我心底终于下定了决心,这份工作要继续做下去:“乾哥,您昨天不在就是为我转正的事奔波啊,真是辛苦您了?!?

    “不客气,我看你小子顺眼,以后做了总经理别忘了我啊,对了,你刚刚转正还是不要休假了,继续上班吧,要不然让总部的小人抓住把柄就不好了?!?

    当夜幕降临,我又一次来到了绿林超市4号店,店门像是张开了恶鬼的嘴巴。

    第四章 冷藏室的诡异

    我不知道怎么走进的店里,坐在椅子上突然觉得这超市很空旷,灯光显得有些昏黄压抑,这家超市应该时间很长了,怎么成了绿林超市的试营店了呢?绿林超市那么大的公司,就算是试营店也不应该这么破旧才对。

    那胡杨还会出现吗?如果再出现就好了,可以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管他是人是鬼都应该比我了解的多得多。

    顺着货架看到了仓库的门,我心底突然想起了冷藏室,刘永康就是说出了冷藏室才死的,那冷藏室到底有什么秘密。

    我慢慢的站了起来,觉得裤子一紧,屁股的地方被勾破了一个口子,这什么破凳子,还有勾吗,可我仔细的看了看,却根本没看到任何倒刺钩子的东西,这凳子是怎么把我的裤子弄坏的。

    不管这裤子的事,我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走进了仓库,仓库很大可灯却很暗,是那种老式的钨丝灯泡,光线昏暗微黄,在通风口的风力下轻轻晃动,让一切都恍惚不停,不自觉我的手心已经出了冷汗。

    冷藏室在最里面,存放着冷冻的肉类,我还没有进去过,鼓起勇气顺着箱子堆砌的小路向冷藏室走,感觉道路越来越窄,看着不远处的小门,可走的腿都发酸了,却还是没有走到门口。

    我心底突然发寒,看着那黑洞洞的小门有点恐惧起来,怎么回事,这是鬼打墙吗?

    我的心颤抖起来,那小门在我眼里猛地一颤,变得无比漆黑血腥,突然间门打开了,滚滚的血浪从里面喷涌了出来,那巨浪高高的扬起狠狠的想我砸来,巨浪里面有很多的冤魂在狞笑嘶吼,无数的断手狠狠的抓向我的脖子。

    啊。

    我惊叫了一声要后退,可脚下却却被一双骷髅手紧紧的抓住,连动都动不了,完了,这次死定了,我惊悚的瞪圆了眼睛,可只能被动的接受死亡。

    呲啦,呲啦,呲啦。

    那怪异的半导体声音再次出现了,声音变得震耳欲聋,整个仓库都随着声音颤抖起来,不知道哪里来的冷风吹得灯泡剧烈的晃动,灯光摇曳中看到一个影子在不断的靠近。

    啪,我的肩膀被拍了一下,吓得我全身一哆嗦,猛回头发现一个漂亮的女孩站在我身后,与此同时那些诡异都消失了。

    “你是谁?”我的声音颤抖,盯着眼前美得不像话的女孩有些恐惧。

    “你这店员怎么回事?我买东西都找不到人,好不容易看到你了还这种态度,小心我投诉你?!迸⒂行┥泥阶抛?,随后一摆手,“赶紧跟我结算,我还要回家呢?”

    原来是买东西的,我心底松下一口气,同时也暗暗感激这个女孩,如果不是她正好出现,我可能已经死了。

    女孩很漂亮,从后面能看到高挑的身材和长长的头发,一双修长的美腿只露出小腿就已经让人热血沸腾了,我赶紧追了上去,回到结算台看到女孩的脸色有些发红,这才注意到女孩买的原来是卫生巾。

    为了避免尴尬我赶紧扫码,同时笑着说道:“你这么漂亮还这么晚出来很危险啊,要不要我下班送你啊?!?

    “真的吗?”房紫繎有些调皮的笑着,同时小声的说道:“要不是买这东西我才不会这么晚出来呢,这一路都怕的不行,你要真的能送我我会很感激你的?!?

    我心底一喜,没想到一句玩笑真的让我有机会送美女回家,这样的事可遇不可求,再加上时间快到12点了,我赶紧表态:“那你等一会,我马上就下班了,能送美女回家是我的荣幸啊?!?

    “看你刚才胆小的样子,没想到嘴还挺甜的,对了,给我拿瓶矿泉水?!?

    我随手拿了瓶矿泉水,也没有再扫码就装进了袋子,两个人随意聊着天,时间很快就到了12点,关了门问了房紫?的住处发现和我顺路,两人更是亲近了不少。

    房紫?的家也是个小院,漆黑的木门没有任何装饰,院子里有一颗老树,郁郁葱葱很是茂盛,里面也没有开灯,看来家里人已经睡着了。

    “好了,你进去吧,我也走了?!?

    “这次谢谢你了,要不要进去坐坐?!狈孔?眼睛眯起很漂亮,也带着些许的诱惑。

    “这不方便吧?!?

    “没事,这里只有我和我妹妹住?!?

    大门打开,就听到一个撒娇的声音,“姐姐,你怎么才回来啊,我都渴死了?!?

    看到跑出来的小女孩,我不由全身汗毛都炸了起来,毛骨悚然的看着眼前的女孩,转身撒腿就逃,房紫?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你跑什么,见到鬼了?!?

    我眼睛瞪圆,有些惊恐的看着房紫?,终于明白为什么房紫?到了,那些诡异都消失了,因为房紫?本来就是个鬼,要不然怎么能让些东西消失。

    脑海来突然想起了宋乾的话,千万不能送小女孩回家,我怎么就色胆包天送了个大女孩回家呢,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你放开我,我们无仇无怨,你们就算死的再冤也不能找我啊?!蔽业纳舳加行┓⒉?,恨不得给房紫?跪下求饶了。

    嘻嘻嘻,房紫?突然笑了起来,手狠狠的点在我额头上:“你这人怎么胆子这么小,你当我们是鬼啊,那我们就是鬼了,还是有影子的鬼?!?

    被房紫?一说,我这才注意到,小女孩和房紫?都有影子,在月光下特别的明显,我有些愣了,谁都知道鬼是没有影子的,她们有影子就证明不是鬼。

    “那,那天胡杨为了帮我抱走小女孩是怎么回事?”

    “你说那个人贩子,那家伙正好遇到我回家,结果被我抓起来你了,已经被送到警察局了?!狈孔?攥起小拳头扬了起来。

    小女孩拿着矿泉水站在我面前,“我姐姐很厉害的,练过武术,以后有人欺负你你就告诉她,她能?;つ??!?

    嘿嘿,我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我一个大老爷们什么时候要让女人?;ち?,不过想想刚才的表现,还真是个胆小鬼,“刚才是个误会,你们别介意啊?!?

    “别解释了,你就是个胆小鬼,我还让你送我回家,我看是你自己害怕,故意拉上我作伴的?!狈孔?捂着嘴笑了起来,“你还进来坐吗?”

    “不了不了,很晚了我要回去睡觉了,明天还得早起?!北豢闯傻ㄐ」?,我真没脸进去了,逃一样的跑了回去,可心情却是极好,小女孩不是鬼,以前的种种猜测和诡异也就无攻自破了。

    第五章 白捡的功劳

    “小陵啊,你回来了,来下两盘棋?!彼吻谠鹤永锟次夜戳⒖陶惺?,看的出来他心情不错。

    我刚刚去掉了心里的负担憧憬着一年后的美好生活,心情正处在兴奋状态,立刻答应了一声跑了过去,可是心情好坏不影响棋艺,很快我又输了三盘。

    宋乾给我倒了一杯红茶,在灯光下浓郁清香,颜色却厚重的象血一样,不过心情很好的我根本没在意,喝了一口觉得很香,“这茶不错啊?!?

    “那是,这东西上万一两,我花了大力气才找来,要不是今天高兴,我还不舍得给你喝呢?!?

    听到这茶这么贵,我又牛饮了一口,觉得全身热乎乎的,“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

    “你也知道,我在绿林公司有些威望,可提拔你这个新人做未来4号店的总经理还是被很多人质疑,要不是我够分量,估计早就喊反对了?!?

    我心底一颤,我的情况我明白,一个应届生刚刚上班,没经验没资历就马上要被提拔成一个分店总经理,估计高层很多人不满,毕竟那个人没有几个好的厚的亲的近的啊,这样的肥差不知道多少人盯着,可想而知宋乾为我顶了多大的压力。

    “乾哥,谢谢你?!蔽叶运吻欠⒆阅谛牡母屑?,这是我命中的贵人啊。

    “别说这些没用的,我就是看你小子实诚,不过这次你给我涨脸了,还上班没几天就帮警察抓了个人贩子?!彼吻笮?,拍了拍我的肩膀,“这次公安部门给绿林弄了个奖状,让绿林公司的形象得到了提升,你也得了个大功,我压力小多了?!?

    抓人贩子,我开始有些模糊,可很快想到了房紫?的话,看来真的误会她们姐妹了,那买烟的小子真是人贩子,宋乾还把那人贩子相片给我看了下,我发现这人贩子和胡杨长得还真有点像,说亲哥俩都有人信。

    我心里也明白,凭我那点功劳还不够公安发奖状的,说到底还是绿林公司的面子大,里面有很多弯弯绕,公安部门有人想给绿林卖个好而已,我不过是捡了个便宜。

    喝完茶我就进屋睡觉,现在事情好像全部解决了,以前的猜测根本都是瞎胡闹,如今工作稳定了未来前途无量,以后赚钱了回村里盖个小楼让父母安享晚年,还要娶个漂亮媳妇让所有人都羡慕妒忌恨。

    想到媳妇我的脑子里立刻跳出了房紫?的影子,这丫头漂亮啊,绝对是祸水级别的,就是有点可怜,和妹妹一起生活,不知道父母为什么不在身边。

    要是能娶房紫?做老婆就好了,我心里暗暗的想着,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来了,特意从房紫?家门前走过,可漆黑的大门关的死死的,哼着歌来到早点铺,周围的眼光还是没变,可我现在却不放在心上了,这么多事情可都是意外巧合,我怕什么啊。

    今天晴空万里,我的心情也很不错,裤子上的破口也没在意,反正是工作服坏了就坏了,就是有些奇怪凳子边缘很光滑,坐垫柔软厚实,怎么把我的裤子弄坏的呢。

    咦,这不是房紫?的钱包吗?

    我脸上带着笑,本来还不知道找什么借口去找房紫?,现在有了房紫?的钱包,就可以用还钱包的理由去找她了。

    心里想着房紫?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到了晚上11点,那该死的半导体又响了起来,声音还是那么刺耳和怪异,要不是宋乾的死规定,我早把它扔垃圾堆了。

    不过今天我倒是没害怕,只是想着赶紧到12点,然后去房紫?家送钱包,也许还能借此把房紫?约出来呢。

    “胆小鬼,想什么呢?”

    “房紫?,你怎么来了?!?

    “废话,我的钱包掉在这里了,我能不来吗?”房紫?一把抢过了钱包,从里面拿出的手机,这才吐出一口气。

    我坏坏的说道:“看你这么紧张,是不是手机里存了很多私照啊?!?

    “是啊,我怕不小心就火了,行了吧?!狈孔?将钱包收进了挎包,然后拿了一瓶矿泉水,我知道是给她妹妹喝的,也没要钱,反正宋乾已经发话了,小女孩喝水可以不收钱的。

    “那个,我今天不小心捡到两张电影票,正好是午夜场的,别浪费了,我们一起去看吧?!蔽铱捶孔?要走,立刻大声的说道。

    “哼,你还想骗我,你要是现在拿出电影票我就立刻答应?!狈孔?的掐着腰更显的腰部纤细柔美,语气带着淡淡的调笑。

    我脸色发红,本来想着到电影院偷偷买票的,没想到被房紫?直接拆穿了,一时间僵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回答。

    “想约我就直说啊,非要编个谎话来骗我,真是胆小鬼?!狈孔?气鼓鼓的说着,眼睛却眯起来笑着,很漂亮。

    “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骗你了?!蔽冶环孔?说成胆小鬼心里很不舒服,立刻大声的保证到。

    “你要记住你的话,要是再敢骗我,我一定给你好看?!狈孔?开着玩笑,可我心底却没来由一颤,不知道是冷风吹得还是怎么着,后背出了一层冷汗。

    “你真的想约我?”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有些紧张的看着房紫?,房紫?看着我的眼睛突然笑了起来,像是春日的暖阳散发着温暖:“那我答应了,等我给小冉送完水就来找你?!?

    房紫?走后我激动的不行了,盼望着时间赶紧到12点,连那怪异的声音都不觉得吵了,还没到下班时间,我就脱下的工作服换了衣服,踩着12点的秒针关上了门,一回头正好看到了房紫?走过来。

    一身柔美的淡青色长裙,长发散落在背后,裙摆和长发在微风下随意飘动,清新恬静的气质让我眼前一亮,我找了一辆出租车,随后直奔电影院。

    午夜场电影都是特别惊悚的片子,今天正好放午夜凶铃,我并不喜欢恐怖片,午夜凶铃也只看了第一部,今天放的是第二部,还是很有视觉冲击力的。

    房紫?也是一样,吓得抱着我的手臂,我能感觉到那饱满的身体在我手臂上摩擦,裙子很薄,夏天穿的内衣也很薄,让我能感觉到一些突起的痕迹,那种刺激让我险些把持不住。

    电影结束,房紫?脸色通红的松开了我的手,眼里满是责怪,“这片子真恐怖,下次不看了?!?

    “午夜凶铃这片子是一个故事分成好几部,如果只看一部就不知道谜底,那太可惜了,不如我们明天来看第三部吧?!?

    “哼,你这个胆小鬼根本就是想占我便宜,真坏?!?

    我刚要解释,就听到房紫?娇哼着说道:“不许撒谎?!?

    我嘿嘿一笑,面对你这样的美女,我不想占便宜还是男人吗?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房紫?竟然答应第二天和我一起继续来看第三部电影。

    第六章 脓包满脸的老太

    连续几天,我们看完了午夜凶铃的第三部和第四部,然后看了全部的咒怨,我每天都能享受到房紫繎惊吓时的亲密接触,两人的感情也在极速升温,我心底已经暗暗决定,以后一定要把房紫繎娶回家,她已经成了我不能或缺的一部分。

    看完咒怨,房紫繎抱着我的手臂走出了电影院,脸色红红的,“胆小鬼,我有点饿了?!?

    “那我们去吃点东西吧?!蔽掖欧孔峡懤吹缴湛敬蠼?,这里都是昼夜营业的,很多玩累的青年男女都会在这里吃点东西补充体力。

    点了些烧烤,我们还喝了点啤酒,房紫繎好像有点醉了,眼睛眯起抱着我说道:“胆小鬼,我有点困了,还不想走路?!?

    我有些发愣,这是多么明显的暗示啊,就算我以前没谈过女朋友也知道要去开房了。

    很快找了附近的宾馆开了间双人大床房,进去后房紫繎立刻进了浴室,我有些紧张和忐忑的坐在床边,这是第一次和女孩开房,还没有经验,听说男人第一次时间都很短,会不会很丢脸啊。

    还在紧张着,一个清香扑鼻的身体就倒在了我怀里,房紫繎白皙的手臂环绕着我的脖子,浴巾包裹不住那高挺的身姿,距离这么近我可以清晰的看到那深邃的弧线,强烈的冲动让我狠狠的抱上了她,吻在了她的嘴上。

    房紫繎身体轻轻颤抖,虽然动作大胆可还能看的出她很紧张,接吻回应有些生涩,我知道她不是个放荡的女人,做这样的事很可能也是第一次。

    她的嘴唇很柔,带有甘甜的清香,让我舍不得起来,两人很快滚到了床上,那浴巾已经被扯开,我本能的抱着她,可当我碰触到她微凉的身体时,却莫名出现了负罪感。

    我推开了房紫繎,用浴巾讲她的身体盖住,房紫繎用诧异的眼神看着我,“你不喜欢我吗?”

    “喜欢,发自真心的喜欢,”我坐在床边,呼吸还有些急促,盯着房紫繎的眼睛说道:“我对你不仅仅是喜欢,还有深深的爱,我已经在心底决定,要娶你当老婆的?!?

    房紫繎脸色红润,眼睛又眯了起来,“那你为什么逃了?!?

    “我现在什么都没有,我不想这么委屈你,我爱你,就要给你最好的第一次,我要你在新房里成为我的新娘我的女人,”我狠狠的攥了攥拳头,心底也有些怪自己想太多,有女人不上这不是傻吗?

    “胆小鬼?!狈孔峡懡啃叩乃盗宋乙痪?,拉着我躺在了床上,关了灯两人躺在一起,很温馨很舒服。

    “你说你爱我是不是因为我长得漂亮啊?!狈孔峡懕ё盼?,吐气如兰。

    我摇了摇头认真的说道:“开始肯定是因为你漂亮才想追你,现在却不一样了,我爱你,就想和你过一辈子,哪怕你人老珠黄我也一样爱你?!?

    “油嘴滑舌,你可要记住今天的话,如果哪天因为我变丑了你不再爱我的话,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狈孔峡懙难劬ξ⑽⒚衅?,像是在笑又像是在警告。

    我重重点了点头,抱着房紫繎保证道:“你放心吧,我虽然没车没房,可却有一颗滚烫的心?!?

    “如果我要你的心,你会给我吗?”

    “会,只要我有的,都可以给你?!蔽椅孀判乜诒V?,房紫繎的手压在我的手上,抚摸着我跳动的心脏,黑暗中,我感觉房紫繎的手有些冰冷,我以为是洗澡闹的,却忽视了她已经洗完澡很长时间了。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房紫繎已经走了,床头上留下一个纸条:“我们结束吧,我不想伤害你,你的心还是留给别人吧?!?

    看到这纸条我脑子嗡的一声,怎么会这样,我做错了什么吗?为什么要离开我。

    我跑到房紫繎的家里拼命的砸门,可根本没人开,那大大的锁头告诉我,院子里根本没人,我歇斯底里的砸门,像是在发泄和报复,我的心很痛,第一次感受到了失恋的痛楚。

    “小伙子,别砸了,这里早就没人了?!币桓隼咸吡松侠?,她杵着拐杖,苍白的长发遮住的半边脸,猛地一看吓了我一跳。

    “不可能?!?

    “这里十年前发生过火灾,这家人都被烧死了,哎,苦命的人家啊?!崩咸鞠⒘艘豢谄∽磐?,晃动间头发飘起,我看到她遮挡的脸上长满了豆粒大小的脓包,很恶心和吓人。

    更吓人的是老太太的话,这里的人十年前就烧死了,那房紫繎怎么会在这里,还有那个小女孩,她们有影子,根本不是鬼啊。

    我的脑子里都乱了,我根本不相信老太太的话,在我看来这老太太根本是个精神病,我冷哼了一声,决定晚上再来看看,房紫繎很可能出去了,晚上肯定要回来的。

    回到4号店,我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老太太的话还是让我心烦意乱,那老房子里的人真的都被烧死了吗?那锁看上去真的很破旧,长满了锈,很像锈在一起打不开的样子,可那天晚上我确实看到房紫繎姐妹开门啊。

    那老太太长那样肯定不是好人,估计是看房紫繎太漂亮妒忌才骗我的。

    又到了夜里,忙到了十点多终于安静了下来,我有些觉得渴,刚起身要那瓶矿泉水,突然裤子一紧传来布料破裂的声音,我一看裤子又被够破了一个口子,这次比上次大多了,足有三公分长。

    这是怎么回事,我有些烦躁的摸了摸凳子的边缘,可根本没有倒刺,随后我将注意力放在坐垫上,这坐垫很厚,里面是全是蓬松棉,是不是里面有什么东西?

    我将手小心的摸下去,刚接触到坐垫就发现很冰冷,手背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不对啊,我坐在上面应该是暖和的才对,怎么会这么凉,我也忘了宋乾的规定,拿过一把剪刀对着座套缝合的线剪了下去。

    呲啦,呲啦,呲啦,

    半导体怪异的声音无巧不巧的响了起来,吓得我手就是一哆嗦,竟然没有剪开那线头。

    “大哥哥,我渴了,想喝水,可是我没有钱?!?

    熟悉的声音出现了,我立刻走了上去:“小冉,你姐姐呢?!?

    “我渴了,想喝水?!?

    我拿过一瓶矿泉水给了小冉,“告诉我,你姐姐呢?”

    “我姐姐不想见你了,也不给我送水喝了,都怪你?!毙∪阶肪妥?,我拼命的追出门,却再也找不到小冉的身影,她走的速度也太快了吧,我没有犹豫,赶紧追了上去。

    漆黑的大门紧紧的关闭着,月色昏暗让整个大门更显的深邃,院里的老树被风吹得沙沙作响,我没来由有些发冷,有些害怕,攥了攥拳头走上了台阶,手慢慢的伸向大门要将它推开,就在这时候手机突然响了。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