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全本)倾城时光叶浅免费阅读全文_倾城时光叶浅厉铭深目录by水千沫

    发布时间:2018-11-15 21:58

    倾城时光叶浅 厉铭深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倾城时光叶浅免费阅读全文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倾城时光里,主要介绍了叶浅厉铭深两个人之间发生的爱恨故事,下面就去看看吧。命运大概就是喜欢捉弄人,或许徐诚宇早回来半年,我就不会去找厉铭深,也不会爱上厉铭深,可惜世上却没有或许。即使厉铭深根本不在意我,我的心依旧被他占据着,我无法再对徐诚宇做出任何回应?!靶斐嫌?,不要喜欢我,更不要爱我,我们不可能的?!蔽姨扔行├淙?,既然注定没有结果,不如一开始就不给他任何希望。

    倾城时光

    第1章 最后一次

    别墅温泉池旁。

    我刚一靠近,厉铭深便一个用力把我拉了过去,跌坐在他的腿上。

    “嗯.......”

    突然的闯入,让我一时无法适应,痛的闷哼了一声。

    每次都是这样厉铭深丝毫不会顾虑我的感受,动作粗.暴,体能更是强悍到令人发指,经常做到我受不了求饶才肯结束。

    我简直怀疑他就是个非人类,他却嫌弃是我太废。

    想到今晚大概是我们的最后一次,三个月的折磨终于要结束了,我本该是轻松的,可心底的酸涩在提醒着我的失落和不舍........

    巅峰时刻的刺激,我抱住他抽风似的一口咬住他的肩膀,而且非常用力,直到一丝咸腥的味道冲进嘴里,我瞬间意识到自己的冲动。

    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看着他,冷峻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讳莫如深的眸子盯着我看不出丝毫情绪。

    我动了动唇,最终也没说什么,反正已经咬了,反正也要结束了。

    转瞬间,他嘴角弯起,眸光微荡,抬起手捏住我的下巴,拇指轻轻描绘着我的唇线,露出一抹狡黠的轻笑。

    随后便托着猛然站了起来,我双手紧紧勾住他的脖子,就这样被抱进了卧室。

    我知道,今晚,我完了!

    我叫叶浅,在我16岁生日时,父母带我出海游玩结果游艇出了事,当我醒来后,就被告知我的父母已经消失于茫茫大海。

    之后,我二叔叶荣正成了我的监护人,一家三口便堂而皇之的霸占了我家的房子,还有爸爸的公司。

    叶荣正的女儿,叶茜茜一直嫉妒我所拥有的一切,搬进我家的第一件事就是霸占了我的房间,我所有的东西但凡她喜欢的全部都会据为己有。

    叶荣正夫妇不仅不管教自己的女儿,还十分纵容,夺了我的东西,我去要,还反过来骂我小气。

    那时候起,叶茜茜便成了公主,我反而成了寄人篱下的可怜虫。

    大学毕业后,为了防止我夺回公司,叶荣正父女不仅不让我进公司,甚至还设计陷害想把我嫁给一个老头子。

    在我举目无措的时候,偶然听到两父女的对话,叶茜茜喜欢上一个很有权势的男人,想让叶荣正帮忙,叶荣正向来喜欢攀附权贵,但是对那个男人却显得十分忌惮。

    不仅不帮叶茜茜,还不要叶茜茜去招惹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就是厉铭深。

    盛亚集团的总裁,一位只手遮天的人物。

    也就是那一刻我心底忽然悄悄生出一个念头,我想要接近厉铭深,我觉得他可以帮我。

    之后,我便开始计划,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收集他的资料,了解他经常出入的场合,了解他的喜好。

    在万事具备后,我混进一场酒会,制造了一场意外的邂逅。

    成功引起他的注意,当晚我们去了酒店,像厉铭深这样久经沙场的男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我的别有目的。

    在聪明人面前还是诚恳一点比较好,于是在他质问我时,我如实说了实话。

    我想让他帮我夺回公司。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他把我压在身下时的眼神,冰冷,锋利:“你以为跟我睡了,我就会帮你?”

    我心下一凉,有一丝怯懦,可开弓没有回头箭,心一恒,佯装从容淡然的迎上他的目光:“我不确定,可我想试试?!?

    那晚他要了我,都说第一次会很疼,可我没想到会那么疼,以至于我把嘴唇快咬破了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哭声和眼泪,只能心里默默祈祷着快点结束。

    完事后,厉铭深说可以帮我,但要我陪他三个月,保证随时随地,随叫随到,三个月后我拿回我想要的,交易结束后,绝不许纠缠他。

    第2章 失了心

    刚好三个月的时间,公司回到我手里。

    而我与厉铭深之间的交易也随之结束。

    一切都跟我最初预想的一样,可我唯一没有预料到的是三个月的时间我拿回了公司,却丢了自己的心。

    三个月的时间厉铭深也教会我很多东西,我感叹于他年纪轻轻就处事老城,果断,也见识了他的雷霆手段,我不自觉的被他折服,吸引......

    可我们终究不过是一场交易,即使再见面,也只是陌生人。

    处理好公司的事,林荣正一家子也被我赶了出去。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两个月,我和厉铭深没再联系。

    我的世界看起来像是恢复清净了。

    可是到了晚上,我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开始疯狂的想念厉铭深,他的眼神,他的声音,他的吻,他强悍的将我压于身下时的画面不断的在我大脑里如幻灯片一样回放。

    实在睡不着,我干脆不睡了,听说最近有家新开的酒吧很不错,我起来化好妆,换了一身性感的修身裙出了门。

    酒吧里我随便找了位置坐下,点了杯比较烈的酒,目光随意飘荡着。

    直到一道熟悉的身影进入我的视线,我的目光瞬间定住。

    厉铭深!

    楼上的VIP卡座,厉铭深坐在正中间,与生俱来的矜贵气质,如同高高在上的王者。

    身旁的美女倒好酒递给他,呼之欲出的大胸有意无意的蹭着他的胳膊,不断的发出暧昧的邀请。

    我手紧紧的握着杯子,看着他对美女笑了一下,接过美女递的酒杯跟一旁的男人碰了一下,轻饮一口,接着又有说有笑的聊着什么。

    这样美女在怀谈笑风生的画面一瞬间刺痛了我的双眼,心也跟着隐隐作痛。

    我无法克制的把他放在了心里,可与他而言我早已成为过客,被遗忘在某个角落。

    出来本打算是放松的,可这会我的心情更压抑了,我本打算离开,这时一个男人端着酒杯朝我走过来:“美女,一个人吗?”

    我沉默几秒.......

    厉铭深,别以为就你够洒脱!

    我举起酒杯回应男人一个妩媚的笑容:“现在不是两个人了?!?

    男人同时也笑了,我们默契的碰了一下杯,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与面前陌生男人有说有笑的聊着。

    他突然靠近我,搂住我的腰,姿势暧昧:“不如换个地方?!?

    潜台词不就是,去开房吧!

    突然的触碰以及赤裸裸的约炮邀请,让我瞬间觉得恶心,我刚要开口骂他,眼前的一幕让我的声音卡在了喉咙..........

    厉铭深搂着刚刚坐在他身边的美女从我身边擦肩而过,凉薄淡漠,一个眼神都没有留给我,他一定看见了我跟别的男人抱在一起。

    但却一点反应都没有,看来他是真的一点都不在意我。

    我彻底体会到了什么叫形同陌路,我甚至有些恍惚我真的跟这个男人曾经那么亲密过。

    “滚开!”我愤怒的用力推开眼前的男人,转身离开。

    我没立刻走,而是先去了洗手间,刚要关门,门却被猛然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闯了进来,将我按在墙上,后背撞得生疼。

    “厉......唔!”看清进来的人是厉铭深,我刚一开口还没喊出他的名字,他独有而冷冽的气息迎面扑来,我唇便被他狠狠的封住。

    第3章 肆虐

    他粗暴的吻着我,与其说是吻,更像是一场肆虐。

    我想推开他,可我越挣扎他就越用力,越狠,我感觉快要窒息了他才放开我。

    终于得到呼吸,我瞪着他怒吼:“厉铭深,你干什么!”

    他指尖捏住我的下巴,那张让我日夜魂牵梦绕的俊脸,邪肆而戏谑的看着我:“你说呢?别忘了只要我想,可以随时随地要你?!?

    刚铁般的手臂环住我的腰把我揽进怀里,不费吹灰之力的钳制住我。

    磁性而挑逗的声音让我瞬间回忆起我们过去那三个月里那些随时随地的激情。

    我呼吸一滞,脸有些发热,可一想到他刚刚还在搂着别的女人。

    我心下便一片寒凉,迎上他凌厉的目光:“怕是厉总忘了吧,我们之间的交易已经结束了?!?

    他盯着我,笑的阴险:“结束?我说过吗?”

    这是几个意思?我没明白!

    “厉总是没有明说,可我们约定期限是三个月,难不成厉总失忆了!”我冷笑。

    他捏着我下巴的手指骤然用力,我吃痛想要挣脱,厉铭深却再次袭上我的唇,手却从我的下巴离开,滑进我的衣服.........

    他比我还要熟悉我的身体,熟悉我身上每一处敏感的区域,我浑身战栗,无论怎么挣扎怎么躲,都逃不开他的魔掌。

    他越发放肆,一路向下钻进我的裙底,就那么闯了进去。

    “嗯……”我忍不住闷哼一声,又羞又怒,可还是渐渐失去了反抗能力,瘫软在他的怀里。

    吻了一会,他放开我的唇,咬着我的耳垂,语气稍稍得意:“叶浅,叶氏虽然回到了你手里,但你还是会需要我,无论是生意还是......身体.....”

    我虽然不太明白厉铭深究竟什么意思?但我清楚的知道此刻他想做什么?

    厉铭深在商场叱咤风云,说一不二,在其他事情上也是向来强势,更是吃软不吃硬。

    为了不让他在这乱来,我用仅存的一丝理智和力气抱住他,娇嗲道:“我不想在这......”

    厉铭深停下手中的动作,幽深的眸底是难以掩饰的情欲,盯着我看了几秒,嘴角弯起一抹迷人的弧度,轻轻吐出一个字:“好?!?

    听到他的回答,我怔了一下,没想到他会答应,毕竟之前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没有一丝一毫商量的余地。

    不管怎样,我紧张的心终于松了一口气。

    厉铭深抽回自己的手,从墙壁上的纸巾盒抽出一张纸优雅的擦着手指,凌厉的眼神看着我质问:“刚刚那个男人是谁?”

    “不认识,搭讪的?!蔽胰缡祷卮?。

    不过,显然,他不信。

    给了我一个嘲讽的白眼,把纸巾丢进垃圾桶。

    厉铭深整理好衣衫,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

    随后,厉铭深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房卡塞进我胸口内衣里一副命令的语气:“去这里等我,事情处理完,我马上过去?!?

    “嗯?!蔽夜怨源鹩?。

    厉铭深像是笃定我一定会去一般,从容的离开洗手间。

    禽兽!看着他的背影,我在心里骂了他千万遍。

    我把房卡从衣服里拿出来,看着手里的金色卡片,越发觉得刺目!

    怕是原本打算跟刚刚那个女人去的吧,我一气之下,把卡用力折成两半,扔进了垃圾桶里。

    整理好衣服,对着镜子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我走出洗手间,直接回了家。

    我放了厉铭深鸽子,厉铭深也并没有找我,想必他也并不在意,对于那晚的举动,我想他大概也就是一时兴起。

    可是两天后,原本跟叶氏合作的几家公司突然说取消合作。

    第4章 教你什么叫技术

    叶茜茜跑到公司对我冷嘲热讽。

    “还以为爬上厉铭深的床就能安枕无忧了,这才几个月就被当垃圾一样丢了,听说连合作方都不合作了,叶浅,我以为你好歹也能坚持个一年半载的,看来我还真是高估你了?!?

    我原以为是叶茜茜父女在背后搞鬼!可是听叶茜茜说话的语气,似乎并不是他们,想想这对父女应该也没那么大本事。

    我笑笑看着她,嘲讽道:“你倒是没让我失望,千方百计的接近厉铭深,可至今别说上他的床了,他连看都没看过你一眼?!?

    “你.......”叶茜茜刚要爆发却忍了下来,又恢复那张幸灾乐祸的嘴脸:“不过就是被厉铭深玩了几次,没了他你以为你还能得意多久?!?

    我现在的确是遇到了难处,再不想办法解决,真就成了笑话了,当务之急是解决公司的问题,懒得再跟叶茜茜废话,我直接打电话叫了保安,让她立刻滚。

    “把这个女人轰出去,以后这个女人和狗不能进入公司?!?

    叶茜茜被保安丢了出去,我才得以清静。

    不是那两父女,还能有谁,厉铭深吗?

    难道是因为那晚我没去酒店等他?

    我立刻打电话给其中一家公司负责人,追问半天,对方虽然没有明说,但听对方忌惮的语气,我大概也猜出来了,背后发号施令的一定是厉铭深。

    除了他也没人有这个本事。

    我紧接着打电话给厉铭深,他却根本不接我电话,我连续打了十几个全部被挂断。

    直到晚上十点多,我收到他的信息,只有短短五个字:“来盛世辉煌?!?

    盛世辉煌是一间高端娱乐会所,去的人非富即贵,厉铭深经常和朋友或者一些生意上的人去,那里有他们专属的VIP贵宾包房,之前我跟他去过一次。

    我简单收拾了一下,直奔盛世辉煌。

    包房非常大,各种设施都有,几个男女在喝酒聊天,我走到最里面,一个男人左右环着两个妖艳美女坐在赌桌旁,而厉铭深则一人慵懒的坐在另一端。

    我快步朝他走过去,完全没在意其他人,直接质问他。

    “厉铭深,你什么意思?”

    厉铭深没有丝毫反应,淡漠的看着手中的牌。

    看他这种无视的态度让我更加气愤,伸手便要去抢他手中的牌。

    但厉铭深动作更快一步的把牌摊在桌面上,从他笃定的模样来看,显然又是他赢了。

    “深哥,什么时候收了这么一只野猫儿啊?胆子挺肥啊!”对面的男人打量着我,一副玩世不恭的语气。

    “刚养的,还没教好!”厉铭深慵懒的语气同样不正经,顿了顿又道:“你们先玩着,今晚所有的费用算我的?!?

    说完,他的目光直投向我,随即站了起来。

    我还没来的及反应,就直接被他捞起来,扛在肩上。

    “啊!”我一声惊呼,接着道:“厉铭深,你干什么,你放我下来!”我一边吼,一边手用力锤打他的背。

    身后传来一阵窃笑声,以及另一个男人调侃的声音:“深哥,悠着点,千万别动怒?!?

    厉铭深扛着我直接进了赌场包房里面的休息室,进去后便把我摔在床上。

    虽然床比较软,可是摔一下还是挺疼的。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骂他,他身子便直接压下来,手掐住我的脖子,

    眸子里带着明显的不悦:“叶浅,我之前是不是对你太好了,我的话你也敢不听?!?

    我就知道是因为那晚我没去酒店等他,所以他就这种方式教训我,可他前一分钟搂着别的女人从我身边漠然经过,后一分钟想上我,我就得乖乖去等着。

    凭什么!

    我也生气了:“厉铭深,约定的期限是你定的,现在已经结束了,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凭我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你和你那小破公司的命运?!?

    “你……”我简直要被气死,却无从反驳。

    他冰冷的眸子里满是不屑:“叶浅,别跟我玩欲擒故纵这一套,以你的道行和差劲的技术还是省省吧?!?

    谁跟他玩欲擒故纵了?还我差劲,差劲他也没少要啊。

    什么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总算见识到了。

    我气不过,冷笑一声,说道:“厉铭深,我所有的经验都师承于你,我技术差劲,还不是你不行!”

    厉铭深脸色瞬间阴沉的可怕。

    狭长的凤眸半眯,转瞬又变的狡黠而邪肆,盯着我嗤笑道:“师承于我?呵!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么说没教好你的确是我的责任?!?

    他捉住我的双手按在头顶,邪恶的咬牙道:“让爸爸再好好教教你什么叫技术!”

    第5章 认错,偏不

    “唔!”我死死的咬着唇,仍然抑制不住出声,这种赌场里的休息室,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那些人还在外面,这混蛋却根本毫无顾忌。

    “知道错了吗?”他问。

    想让我认错,我有什么错?我偏不!

    他不断变换着招数,完全不顾我能否承受,而我就像是跌进波涛汹涌的深海之中,得不到一丝喘息,随时可能溺死在他的惊涛骇浪之下。

    我再次被厉铭深变态的超强体能震撼到。

    一切结束后,我感觉我的灵魂都快出窍了,四肢百骸都是碎裂的。

    厉铭深从浴室走出来,换好衣服,依旧精神奕奕,没有半分疲累的样子,优雅的系着衬衫扣子,举手投足间散发着矜贵的气息。

    我撑起身子想要起来,可浑身传来的痛感让我一下子又跌回床上。

    厉铭深冷眼看着我,随后,便从桌上拿起一份文件扔在我面前,薄唇轻启,凉薄无情:“你可以滚了?!?

    我低头瞄了一眼文件,是一份合约书。

    呵,我露出一丝苦笑。

    先是让叶氏失去合作伙伴,逼我不得不来找他,对我一番折磨,满足他的兽谷欠之后扔给我一份合约,再让我滚。

    原来不过还是一场交易。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像叶荣正那样喜欢攀附权贵的男人,都不让叶茜茜去招惹厉铭深。

    因为他可以出尔反尔,为所欲为,而我却毫无反抗之力。

    “如果起不来的话,允许你在这待一晚?!蓖范ズ鋈挥执此纳?。

    我抬起头,他看着我的目光中明显多了一丝玩味。

    不做任何回应,我收回目光,忍着痛,将衣服一件件穿回身上。

    他看着我,漆黑的眸子从玩味逐渐幽深寒凉。

    我艰难的站起来,目光转向一旁,无视他:“只要厉总不再故意为难,其它的就不牢费心了?!?

    走出休息室的时候我双腿还在发抖,在所有异样的目光中我一步步走出包房。

    第二天中午,医院走廊里我看着自己的诊断结果,心头上再次被狠狠一击。

    年轻女医生以为我是遭到了性.虐,差点要报警,还好被我及时拦下。

    我无奈的叹口气,手指收紧,攥着诊断书,正要转身离开,身后忽然有人喊我的名字。

    “小浅!”

    “是你吗?”

    我回过头,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男人一步步向我走近,第一次觉得有人能把白大褂穿的这么好看,温文尔雅的气质,更显得绅士无比。

    当他越走越近,我的脑海中的记忆瞬间被打开。

    “诚宇?!蔽艺鹁耐芽诙?。

    徐诚宇是我爸爸朋友的儿子,比我大四岁,小时候我们关系非常要好,不过在我16岁生日前,全家都移民去了美国。

    记得当时因为他的离开,我还难过了好一阵。

    “真的是你!我还想着等处理完医院这边的事再去找你,没想到提前就遇到你了,这是不是上天安排的缘分?!彼醋盼?,笑的十分温柔。

    “找我?”我疑惑的看着他。

    他笑的有些神秘,并未解释,目光注意到了我手里的诊断书,温柔询问:“怎么了,生病了吗?”

    “没有,就是做个常规检查?!蔽铱焖俚陌颜锒鲜楹鸵┤?。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