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届自治区道德模范风采 2019-07-01
  • 【中国梦·实践者】李芳:用生命完成的“最后一课” 2019-06-30
  • 楼市数据连降十月后现反弹 高投资难为继须防资金风险 2019-06-30
  • Chinas nationale Gesetzgebung schliet Jahrestagung ab 2019-06-27
  • 候选案例:互联网+农产品电商产业 2019-06-26
  • 日照市园林建设发展公司精细化修剪为城市园林景观添魅力 2019-06-26
  •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党委书记刘川生谈“加强大学生核心价值观教育” 2019-06-08
  • 港珠澳大桥跨境私家车澳门配额接受申请 2019-06-08
  • 辽宁:哄抬房价将被暂停网签备案 ——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06-06
  • 何穗翻牌吴亦凡鹿晗 明星健身房宣传片大爆料健身 明星 2019-05-30
  • 蔬菜-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5-30
  • 珞珞如石 人民网试驾上汽斯柯达柯珞克 2019-05-27
  • 中央第四环保督察组向江西移交953件信访问题线索 2019-05-26
  • 首师大附属实验中学的“小小农场主” 2019-05-26
  • 颍上一驾校换“东家” 学员既不能培训又退不了费 2019-05-25
  • 安徽福利彩票开奖查询:邱枫李晶小说免费阅读《如果这都不是爱》

    发布时间:2018-11-15 21:58

    邱枫李晶小说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如果这都不是爱全文在线免费阅读,如果这都不是爱是作者王小满写的一本现代都市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邱枫李晶之间的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这个世界每个人都在渴望爱情,只是到底什么是爱情呢,39岁的李晶一生都没闹明白,29岁的邵雅蓉在小心的试探权衡,19岁的陶小慧在迷茫中成长,而20岁的大二学生邱枫,却用它稚嫩的双肩,为自己的爱人,扛起了一片晴朗。。。。。。

    如果这都不是爱

    第一章 家里进贼

    在小区的篮球场打了一上午的篮球,邱枫感觉有点饿,顶着一身的臭汗跟几个打球的小伙伴道了别,邱枫犹豫了一下,还是奔向了小区的二号楼, 父母都不在家,中午也只有去岳母家蹭饭了。

    邱枫快步的上了楼,轻轻敲了敲门,屋里并没有人开门。

    “岳母也不在家吗?”邱枫一边琢磨,一边掏出了钥匙打开了房门。

    邱枫端起桌子的冷水杯,咕咚咕咚的灌了两杯凉白开,想去洗手间冲个凉,路过岳母的房间,却听到岳母的房间里的电视响着。

    “妈……”邱枫轻轻推开虚掩的门,却立刻被眼前的情形镇住了。

    岳母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两条修长白皙的双腿随意打开,一簇杂乱柔顺的毛发,乖顺的贴在她光滑的小腹之下,两朵粉色的花瓣紧紧的抱在一起,尽心呵护着她那微微鼓起的花蕾。

    邱枫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想就此关上门避免被岳母发现的尴尬,又实在抵挡不住岳母那诱人的躯体,正在邱枫犹豫不定的时候,岳母轻轻的翻了个身。

    双腿闭合,留给邱枫的是一个饱满圆润的翘臀,两腿之间那道诱人的缝隙边缘,若隐若现的矗立着几根毛发,成熟女人独有的风韵,立刻沸腾了邱枫的一身热血。

    自己那不老实的小兄弟偷偷的抬起了头,邱枫很想立刻冲进去,把自己这个涨的有些难受巨物,狠狠的插进岳母那诱人的蜜穴,可是尚存的理智告诉自己,不可以,因为她是自己的岳母,高傲冷艳的李老师。

    邱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了缓心神,悄悄的带上门,做贼一样蹑手蹑脚的进了洗手间。

    邱枫知道现在极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宣泄,以此来消退内里乱窜,窜的让自己有些心慌意乱的洪流。

    邱枫快速的褪下的短裤,一屁股坐在马桶上,微闭着眼睛脑海里闪动着岳母那白的刺眼的肉体,大手握住自己硬的像石头一样的雄壮,快速的套弄起来。

    睡梦中的李晶,似乎听到了屋子里有动静,努力的睁开睡眼,支起耳朵听了听,这声音好像来自隔壁的厕所。

    “难道是慧慧回来了吗?不会啊,她昨天刚走,说好出去写生一个星期的,难道家里进了贼,”想到这里李晶猛的从床上爬起来,胡乱的套上自己的大短裤,下了地顺手抄起一根拖把。

    李晶小心的来到洗手间门前,屏住呼吸静静的聆听,声音确实是从这里发出来的,只是这个声音有些奇怪,粗重的呼吸中夹杂了压抑的闷哼。难道是这个贼受伤了吗?”想到这里李晶拿着拖把的手都有些颤抖,一个悬着的心,似乎随时都可能从嗓子里跳出来。

    此时洗手间内的呼吸越来急促粗重,那压抑的闷哼已经变成了短促有力的呻吟。

    “看来这个贼还伤的不轻啊,他在干嘛,他在包扎伤口吗?”李晶深深吸了一口气,凝聚了浑身的勇气。

    “不许动,”李晶大呵一声,一脚把门踹开。

    “啊……。?!贝耸钡那穹阏υ谧詈蟮某宕探锥?,岳母这一声爆发力极强的怒喝,让邱枫心头猛然一惊,洗手间里的两个人同时发出一声惊叫,邱枫那油亮发紫的雄壮却在这一刻,放肆的喷射出两股白色的岩浆。

    他喷射的是那么的夸张有力,在半空中划了一道完美的弧线,潇洒的落在两人之间的地上,也同时惊呆了这一对惊慌失措的母子。

    “妈……”邱枫紧紧的夹住自己的双腿,怯怯的喊了一声妈,以此打破这宁静无语的对视。

    “小枫,怎么是你啊,我…。。我…?;挂晕依锝袅?,”岳母假装若无其事的说着话,但一张白净的脸,却胀满了一抹红霞。

    “你赶紧洗洗吧,”李晶胡乱的说着话,轻轻带上门退出了洗手间。

    “他是个孩子,我从小看着他光屁股长大的,妈妈看见自己的儿子这有什么的?”李晶暗暗的给自己找着借口,满脑子却全是邱枫那根大的夸张的雄壮,以及那两下有力的喷射。

    “哎呀,我这是怎么了,十七年都没亲近过男人也过来了,我这是怎么了,难道真的到了如狼似虎饥渴的年龄了?”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思绪,让李晶感到深深的自责与羞愧,他毕竟是自己的准女婿,这个世界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想,最不该想的可能就是自己。

    真的没有想到这个从四岁开始,就在这个家里进进出出的孩子,不经意间已经长成男人,并且是个雄壮的男人,他的男根是那么的大……。哎呀,我怎么又往那里想。

    李晶明显感觉到体内一股莫名的暖流在快速的流窜,慢慢的汇聚到自己小腹,那种久违了的酥痒像一条小虫子直往自己的心里钻,钻的自己心痒难耐,双腿酸软。

    这种感觉已经远离自己太长时间了,李晶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感觉又会突然来袭,难道只是因为邱枫那雄壮诱人的身躯吗。

    李晶不敢再往下想,只能拿起拖把,重新拖起早上已经拖了两遍的地,以此来分散自己杂乱的思绪。

    邱枫见岳母退出洗手间,快速的扯点卫生纸,蹲在地上把自己的罪证清理干净,按一下抽水马桶,看着沾满自己的体液的卫生纸,在马桶里随着水流快速的旋转,邱枫的心也跟着更加的杂乱无序。

    “怎么办?怎么办?这下真的糗大了,岳母不会告诉慧慧吧,万一让慧慧知道了,以她的脾气……?!毕氲秸饫?,邱枫实在不敢往下想。

    “算了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走一步算一步吧,还有一个星期慧慧才能回来,一会儿看看岳母的态度,如果她真的怪罪,哪怕就是跪地求饶也要请求她的原谅,”心中有了方向,邱枫的心略微的放松了下来。

    脱光衣服,打开热水器的开关,蓬头瞬间冲出的热流,肆意的冲击着邱枫的身体,邱枫仰着头闭上眼睛,让热水尽情冲刷着自己脑海里的混沌,杂乱的思绪渐渐的清晰,最终留下的,还是岳母那一具,成熟女人独有的丰满与诱惑……。

    第二章 岳母受伤

    “妈,咱们中午吃什么啊,我饿了,”一个热水澡,舒缓了邱枫心中的慌乱,用毛巾擦拭着自己带着水珠的肌肤,强压住心中的不安,古装镇定慢慢的走到李晶面前。

    “小枫啊,你想吃啥?”李晶不敢直视邱枫,低着头卖力的拖着地。

    “妈,我想吃你做的油泼面,”看到岳母并没有什么不满,邱枫一颗飘忽不定的小船,终于算是找到了港湾。

    从四岁开始邱枫开始喊李晶妈,这一喊喊了十六年,心中也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她的儿子。

    “行,咱中午就吃油泼面,对了小枫,家里的油没了,你跟我去地下室拿一桶吧,”

    “妈,您把钥匙给我,我自己去吧,”两个的交流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尴尬,这让邱枫感觉格外的惊喜,言语也轻松了许多。

    “地下室太乱了,你找不到,”说着话,李晶收起手里的拖把,拿着钥匙跟邱枫匆匆的的下了楼。

    李晶紧跟在邱枫身后,看着邱枫高大结实的身躯,李晶刚刚平静的心再次有些慌乱。

    “我这是怎么了,思春了吗?人啊,就是犯贱,就是不能闲着,这一个暑假把自己给闲的,闲出毛病来了,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对,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李晶胡乱的想着心事,似乎一下找到了问题的根本,轻抚着自己有些滚烫的脸,还是偷偷看了邱枫一眼。

    “啊…。?!币坏篮谟疤爬罹У慕疟呖焖俚纳凉?,李晶一声惨烈的惊叫,猛地蹦了起来。

    邱枫听到惊叫急忙转身,伸手去接她,却没有接住,李晶身体一个趔趄,直接蹲到了地上。

    “妈,怎么了?”邱枫伸手扶起李晶关心的问道。

    “没事,刚才一只老鼠从我脚边跑过去了,我就怕这个东西,”

    “啊呀,枫,妈的脚好像崴了,”李晶扶着邱枫的胳膊,一只脚不敢落地。

    “啊,来,您走走试试,”

    “哎呦,不行,疼,真的很疼,”李晶脚刚刚稍微落地,立刻发出了哀嚎。

    “算了妈,咱别吃油泼面了,我背您上楼吧,来我背您,”邱枫感觉讨好岳母的机会来了,直接蹲了下来。

    李晶犹豫了一下,还是趴在了邱枫的肩膀上,趴在女婿宽厚的的背上,李晶刚刚平静的心又慌乱起来,呼吸中夹杂着邱枫身上那股男人特有味道,让李晶的呼吸有些急促,但又担心女婿发现自己的慌乱,李晶只能极力的控制。

    邱枫二十年来,从来没有这样近距离的

    接触过一个女性,因为自己从记事起身边就有了女朋友慧慧的陪伴与监督,这个脾气暴躁警惕性很高的醋坛子,阻挡了一切想要靠近邱枫的女性。

    后背感受着岳母一对丰满若即若离的摩擦,两手传来岳母大腿光滑细腻的温柔,邱枫明显感觉自己刚刚洗过澡的身体,再一次的燥热起来。

    其实邱枫很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大学宿舍里的那一帮狼友,闲着没事不是相互传递岛国爱情片,就是各自吹捧自己的泡妞心得,虽然邱枫更多的时候觉得他们吹牛的成分居多,但每到周末,这些骚味十足的公狗们,总会各种理由的消失两天。

    周一带着一身的疲惫返校的时候,也总能带回来一些,比看片看小说更精彩的细致描述。

    其实邱枫也很想跟女朋友慧慧越过最后的那道防线,只是无论是哄、宠、骗,蒙,还是各种感动的连自己都要流泪的浪漫,在慧慧哪里统统的不管用。

    用她的话说,她比自己还了解自己,自己想要做什么,一个眼神她全明白了,所以邱枫的欲望只能压抑只能等。

    在学校的时候还好说,毕竟不在一个学校,看不见摸不着的,只是放了暑假两个人天天睡在一起,亲亲摸摸无所不能,搂搂抱抱无处不在,可就是不能啪啪,这样的结果受罪的只有邱枫的小兄弟,软了硬,硬了软,几天下来,邱枫腹部的肌肉都隐隐作痛,整个人的状态就像一座随时都可能喷发的活火山。

    李晶家住在五楼,邱枫想着心事,慢慢的爬着楼梯,两个人上到2楼的时候,李晶的身体有点下滑,邱枫稳住了脚步,用力的往上颠了颠。

    “哦…。?!北纠醇费乖谇穹愫蟊车娜榉?,经过这突来的摩擦,立刻带来一阵难以言表的酥痒。

    “妈,怎么了,疼吗?”听到李晶的呻吟,邱枫轻声问道。

    “不不,没事,”李晶的回答有些慌乱,生怕女婿窥探到自己内心的秘密。

    十七年了,李晶一直从事儿童舞蹈教育工作,所以根本没有机会,这么近的接触一个男人,此时无论是两个身体的亲密触碰,还是邱枫身上那股诱人的味道,都让李晶平静了多年的心有些激荡。

    李晶胡思乱想之中,两个人终于到了五楼的家门口,邱枫倒出一只手去掏钥匙,一只大手却顺势拖住了李晶的屁股。

    “嗯,”邱枫的大手,不经意间触碰到李晶的私密,换来李晶一声羞涩的闷哼,身体也猛然哆嗦了一下。

    “妈,怎么了?”邱枫感觉岳母身体的变化,急切的

    问了一句,指尖却瞬间传来了从来没有过的柔软。

    李晶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把头深埋,紧紧贴在了邱枫结实的后背。

    “妈,您先在这躺会,我去给您买药去,对了妈,咱们中午吃方便面吧,我只会煮方面,”邱枫把李晶放到沙发上,不好意思的挠着自己的脑袋,转身去拿自己的包。

    “小枫,你能先扶妈上个厕所吗?”其实每次睡醒李晶都有上厕所的习惯,今天经过此前的折腾,上厕所的事情就被耽搁了,刚才趴在邱枫后背这一路的挤压,李晶明显感觉自己憋涨的厉害。

    邱枫第一次见岳母这样羞涩的低声细语,这少女撒娇般的言语,深深刺激了他,邱枫俯下身,二话不说直接把李晶横抱在怀里,大步朝厕所走去。

    “枫,不……”李晶想说不要这样,只是话到了嘴边,却生生的咽了回去,李晶的人生中,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样抱着,直到现在李晶才真正的明白,为什么女人都喜欢男人的公主抱。

    “妈,您好了叫我,”邱枫把岳母放到马桶上,转身要出去,却被岳母一把抓住。

    “她要干嘛?”邱枫心里猛然一惊,刚才上楼两个人身体亲密,已经扰乱了邱枫的心智,特别是那与众不同的温柔,更像一股电流,狠狠的折磨了自己一下,此时被岳母温柔的小手用力一抓,内里一股热流,腾的一下窜了起来。

    “枫,你扶妈一下,”李晶明显感觉到了邱枫身体这细微的变换,心里猛一紧张,体内的憋涨差一点没控制住。

    邱枫伸手扶着岳母一只胳膊,头故意的转到一边,李晶一只手快速的褪下自己的真丝短裤,一屁股坐到马桶上。

    李晶很想等女婿出了洗手间再尿,怎奈实在是憋不住了,不受控制的洪流,带着自己体温肆意的喷射出来,带来的声响,在邱枫听来是这个世界上,最撩人心魂的乐章……

    第三章 欲火焚身

    马桶哗一声的冲水声,把邱枫的思绪拉了回来,邱枫不敢转头,直接蹲了下来,把岳母背了起来,送到她卧室的床上。

    咣当一声关门声,李晶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轻扶着自己滚烫的肌肤,李晶不知道这浑身的燥热是来自一个母亲的羞愧,还是来自一个老女人思春的情怀。

    李晶顾不上自己肿胀的脚腕,自己的下体似乎总有东西在慢慢的渗出,李晶赶紧从床头抽几张抽纸,轻轻擦了一下,浸透纸巾的湿滑,让李晶感觉自己可能真的需要一个男人了。

    前夫的出轨曾一度深深的刺激了李晶,离婚后李晶把自己的心紧紧的锁了起来,不让任何一个男人靠近,随着时间慢慢的推移,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女儿跟事业上,这种男欢女爱的儿女情长,也慢慢的从自己的世界里消失。

    只是今天这种感觉突然的到来,弄的李晶措手不及,它来的那么猛烈而又直接,没有给自己丝毫的准备,最关键的是点燃自己的还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女婿,这种冲破道德底限的激荡,让李晶在欲望与理智之间苦苦的挣扎。

    李晶的胡思乱想之中,邱枫呼哧带喘的跑了回来。

    “妈,药我买回来了,来我给您上药,”说着话,邱枫拽过一个枕头垫在李晶的脚腕之下。

    “小枫,你这是干嘛啊?”

    “妈,我问医生了,医生说要把受伤的脚垫起来,它才不会肿的厉害,然后喷上这个跌打损伤药,轻轻的按摩一会儿,让药物完全的渗透,很快就会好的?!?

    说着话,邱枫拿起药给李晶受伤的脚喷了几下,真的站在床边,轻柔的给她按摩起来。

    轻揉着岳母的脚,邱枫的视线却偷偷瞄着岳母修长白净的大腿,岳母的皮肤白净细腻,轻揉着岳母如雪的肌肤,手里如同握着一团柔软的丝绸,顺着岳母大腿一直向上看去,隔着宽松的裤腿,邱枫再一次,看到了岳母那如同少女般的粉嫩。

    邱枫心动猛然一惊,生怕岳母发现自己的偷窥,眼睛快速的移开,只是心中那个叫欲望的怪兽,最终还是战胜了自己的胆怯,让自己的视线总是不经意的在那让所有男人都期待的区域徘徊。

    “啊……啊……”邱枫分神,忘了控制手上的力度,立刻引来了李晶低声的呻吟。

    这撩人心扉的呻吟,像一枚一触即响的炸弹,瞬间摧毁了邱枫心中困住欲望怪兽的牢笼,自己那不争气的兄弟,悄悄的抬起了头,慢慢支起了自己的内裤。

    轻抚着岳母如雪的肌肤,邱枫

    的血液沸腾,连呼吸都有些急促,眼里里喷着火,死死的盯着岳母那微微凸起的花蕾。

    邱枫身体的变化,怎能逃过李晶的眼睛,这种雄性动物特有的焦躁与野性,像一颗无形的火种,悄悄的点燃了李晶心中干枯了太长时间的一片荒芜。

    此时的李晶大脑一片空白,快速的的心跳,慢慢加重加快了她的呼吸,一对丰满的乳房,紧随着自己的呼吸起起伏伏,似乎在故意的挑逗眼前这个高大帅气的小男人。

    邱枫咽了一口口水,眼睛贪婪的盯着李晶的双峰,颤抖的双手不用自主的顺着李晶光滑的小腿慢慢上移。

    李晶尚存的意识知道,邱枫的心思已经不在给自己按摩上,只是肌肤带来的那份真切的舒爽,让她无力去制止他的侵犯,只是紧闭着双眼,紧紧咬住自己的嘴唇,生怕一紧张,自己已经跳到嗓子眼的心脏,跳出自己的身体。

    岳母的无视与纵容,让邱枫变得更加的肆无忌惮,一只手顺势上滑,终于落在了自己渴望的桃园。

    “啊,不………”憋在体内太长时间的压抑,瞬间释放,伴随着一声无助的惊呼,李晶紧紧的夹住了自己的双腿。

    “呜呜呜……?!崩罹挥邢氲角穹慊嵛亲约?,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看了邱枫一眼,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还是慢慢的张开了嘴,让邱枫那灵巧很又霸道的舌头探了进来。

    “嗯嗯,”邱枫没有想到岳母会这样热烈的回吻,岳母的吻热烈而又疯狂,紧搂着自己的脖子,嘴里一边胡乱的哼哼,一边贪婪的吻着自己的嘴唇跟脖子。

    “呼哧,呼哧,”受到岳母积极热烈的回应,邱枫大口的喘着气,胆子也更大起来,热吻之中邱枫的大手直接传过岳母的短裤,手掌在一片草丛中稍作停留,带着所有亢奋与期待奔向了岳母的私密。

    邱枫没有想到此时岳母的芳泽早已经泛滥,满满的一手湿滑,更加刺激了邱枫的神经,那早已经暴涨如距的雄壮,更是猛的往上挑了两下。

    “啊,枫,不行,”李晶感觉邱枫的大手在自己的私密轻轻的揉了揉,一根手指猛的插了进来,这突然侵犯带来的舒畅,让李晶的身体快速的颤动起来,一只手,坚定的抓住了邱枫胳膊。、

    “枫,我求求你,真的不行,我是你妈妈啊,”李晶紧抓着邱枫的手,哀求的眼神中有一份晶莹在快速的闪动。

    邱枫见下面的进犯不能得逞,伸手撩开岳母的衣服,一把抓住了岳母丰满而又柔软的乳房。

    邱枫使劲的揉了几下,看一眼

    丰满上顶着的一圈粉红,毫不犹豫的低下头,张嘴含住那已经勃起的乳头,狠狠的吸了一口。

    啊……?!比榧獯吹拇碳?,让李晶娇柔的身躯瞬间绷直,腰身尽力的弓起,似乎要把整个乳房都送到邱枫的嘴里。

    双腿紧紧夹住邱枫进犯进来的手指,似乎自己的身躯马上就要被体内的欲火焚烧的魂飞魄散,自己的呼吸也即将在这一刻停止………

    第四章 冲破底限

    李晶手指插进邱枫的头发,使劲的抓紧,只是她没有推来他,而是狠狠的把他的头按向自己的乳房,也许只有这种略带疼痛的挤压,才能彻底释放心中的委屈与激荡。

    “呼哧……。呼哧………”李晶大口的喘着气,“儿子,你听话,你听妈的话,妈知道你难过,妈帮你好不好,你放开妈妈吧,”说着话李晶小声的抽泣起来。

    邱枫不知道岳母为什么会哭,其实连李晶自己都不知道,也许只是感觉自己被最亲近的欺负了,可是自己明明很享受这种欺负,这种霸道的侵犯。

    也许是一种委屈,一种明明唾手可得,但却不能酣畅的委屈。

    听了岳母的话,邱枫犹豫了一下,自己的嘴不舍的离开了岳母柔软的丰满,插在岳母体内,感受着湿滑温暖的手指,轻轻的勾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抽了出来。

    “哦,”李晶的呻吟,满足中带着些许的失落,似乎这一抽,抽走了自己体内的几丝游魂。

    “臭小子,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坏,连妈妈都欺负,”李晶擦了擦自己的眼泪,言语里却没有过多的责怪。

    “臭小子,慧慧刚走一天你就受不了?”岳母一脸的羞涩,小声的娇怨。

    “没有啊妈,我们没做过,”听了岳母的话,邱枫极力的反驳。

    “你俩在一起睡了十六年,没做过谁信,”有了刚才的激情四射,娘俩的对话明显放开了。

    “真的没有,慧慧说要留到结婚那一天,”

    “她说什么你都听啊,你个怂货,你是个男人吗?”直到这一刻李晶才明白,自己的女婿为什么会如此的饥渴,如此的放肆贪婪。

    这是一匹天天抱着小绵羊睡觉却不能吃肉的饿狼啊,想到这里李晶真心的心疼起自己的这个女婿,犹豫了一下,一只娇柔的小手,慢慢的伸进了邱枫的短裤。

    虽然之前李晶曾亲眼看过这根大的出奇的雄壮,但真实的握在手里,却真正感觉他的雄壮,此时李晶多么想,把这根又暖又硬的巨物彻底的塞进自己的身体,让他塞满自己所有的空虚与寂寥。

    可是,她却不属于自己,如果自己不顾一切的拥有了它,可能会失去更多,想到这里,李晶使劲握了一下这个大怪物。

    “啊,疼,”邱枫身体吃疼,小声哎呦了一声。

    “臭小子,你也知道疼啊?”李晶小声的抱怨一声,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拘谨。

    一只温暖的小手,紧握着邱枫的硬的像块石头一样的雄壮, 李晶低头温柔的

    亲了一下,轻撩一下自己散落下来的头发,娇柔的小手,上下卖力的套弄起来。

    随着李晶熟练轻盈的动作,一股莫名的快感慢慢的从自己的小腹汇聚起来,快速的向全身扩散,让自己的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舒畅。

    “哦,妈妈,啊……。。,”邱枫的喘息亢奋有力,说着话,一只手放肆的伸进岳母的衣领,准确的找到她的乳房,狠狠的握了一把。

    “啊,”李晶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握,轻声嘤咛了一声,手上的动作略一迟疑,马上加快了套弄的频率。

    这个让熟女心跳加速的怪物,在自己的手里变得愈发的雄壮,上面的青筋渐渐凸起,像一头完全释放了自己野性的怪兽,这让李晶突然有了想彻底征服它的欲望。

    只是这个身材高挑健硕的臭小子也过于持久,任凭李晶两手交替,使出浑身的气力,也不见这个臭小子有要射的意思。

    想到这里李晶干脆跪在床上,双手交替用力,耳边响着臭小子,“呼哧,呼哧,”急促而又粗壮的呼吸声,两臂酸软的李晶真的很想往床上一躺,顺势岔开自己的双腿,任凭他彻底的在自己身体里任意的驰骋冲撞。。。。。

    李晶胡思乱想中,猛然觉得邱枫那双有力的大手,再次摸向自己的私密,只是这一次她没有贸然的欺进,一只大手整个盖住了自己的花苞,手掌轻轻的揉着自己敏感的娇嫩,最终带着一手的湿滑,准确的落在自己的阴蒂上。

    他的手指是那样的灵活,像是在琴弦上跳跃的精灵,快速的弹拨之中,心底的那份渴望又被它悄悄的唤醒,并且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瞬间席卷了自己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这种无助的渴望变的越来越强烈,似乎在慢慢的侵蚀自己最后的意志与矜持,李晶深吸一口气,调集全身的气力想阻止它的蔓延。

    怎奈自己的身体过于敏感,根本受不了邱枫的撩拨,还没等自己组织起像模像样的抵抗,身体就不争气的哆嗦起来。

    “啊……?!崩罹а挂植蛔〈笊纳胍?,扭动着腰肢,尽力配合他的侵犯,却更加专注于手里的雄壮。

    李晶的呼吸逐渐的急促粗重,手上的动作也更加的舒展狂野,嘴里的呻吟也渐渐的变成了一种低沉的嘶吼。

    李晶只感觉邱枫手指灵巧的拨弄中,自己的身体再也抵抗不住了,一股暖流在体内迸发,两条腿用力一夹,死死夹住了邱枫的大手,身体剧烈颤抖两下,“啊……”的一声,呼出压抑在胸中的一口气,直接张嘴含住雄壮,用力的一吸……。

    面目狰狞的雄壮,似乎也受不了这突来的吸吮,邱枫身体一哆嗦,一股带着体温的液体瞬间喷射出来。

    李晶手握着雄壮的根部,感觉到了它喷发前的势不可挡,扭头急忙闪躲,却没有及时躲过,白色的乳浆,毫不客气的喷了她一脸。

    幸福的成就感在体内悠然而生,让李晶再次把它送到嘴里,温柔的吸了吸,二十岁的邱枫,人生第一次享受到这种难以言表的舒爽,小兄弟,努力的抬了两下头,挤出了身体里最后的一丝酣畅。

    第五章 仓库激情

    被掏空了身体的邱枫,全身再也没有一丝气力,顺势往岳母的大床上一倒,随手从床头的抽纸盒里抽了几张抽纸递给岳母。

    李晶伸手接过抽纸赶紧擦了擦马上就要滴落的体液,李晶擦完脸,又抽几张纸,擦了一下自己湿的一塌糊涂的下身,再帮邱枫擦干净沾满自己口水的小兄弟。

    十七年后第一次的舒爽让李晶彻底的瘫软在床上。

    “小枫,我们这算乱伦吗?”躺在邱枫的身边,李晶的语气很平和。

    “你又不是我亲妈,这怎么算乱伦呢,再说我跟慧慧又没真的结婚,”

    “可是我总觉得我们这样,对不起慧慧,”李晶翻个身,静静的看着邱枫。

    “您会把这件事告诉慧慧吗?”

    “不会,”

    “我也不会!”

    简单对话之后,卧室内瞬间陷入了沉静,两个人都不说话,不知道是避免尴尬还是各自回味着刚刚肉体所带来的舒爽。

    躺了一会儿,邱枫还是起来给岳母煮了方便面,伺候岳母吃完饭,邱枫又给李晶上了一次药,这才背着自己的吉他跟自己的乐队排练去了。

    邱枫他们乐队排练的地方,是邱枫父亲公司的一个仓库,父亲为了支撑儿子的音乐梦想,专门把仓库隔出一小间给孩子们玩音乐。

    仓库离李晶家并不远,邱枫骑着单车,一会儿的功夫便进了仓库大院,邱枫把车在仓库门口停好,见仓库的小门开着,信步走了进去。

    “今天这么早啊邱枫?”贝斯手琳琳见邱枫走了进来,急忙打招呼。

    “你也早啊糖糖,”琳琳的全名叫唐鸿琳,所以邱枫更喜欢叫这个大自己一岁的女生糖糖。

    琳琳跟邱枫打个招呼,便继续专注于手里的冰激凌,邱枫慢慢走近,才发现琳琳今天的装扮似乎改了风格。

    琳琳上身穿一件露肚皮的短小T恤,外罩一件宽松的花格子衬衣,一头柔顺的秀发,轻轻的散落下来,头上扣一顶深蓝色的棒球帽,帽檐却扣在了后面,下身穿一条浅蓝的牛仔短裤,那条又白又直的大长腿,坐在小舞台上,前后交替的摆动,整体给人的感觉特别的清爽。

    琳琳似乎并没有发现邱枫的关注,手捧着冰激凌小心贪婪的吃着,嘴边一圈晶莹的奶白,让她微微翘起的嘴唇更加的性感,琳琳见邱枫一直没有说话,抬头看一眼,却与邱枫四目相对。

    琳琳知道邱枫在看自己,脸上堆起尴尬的笑,赶紧伸出自己灵巧的小舌头,把嘴唇边的遗留,

    统统卷进嘴里。

    琳琳这撩人的小操作,让邱枫瞬间想起了此前岳母那温柔一吸,想到这里邱枫心里轻轻一颤,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

    邱枫的这一口口水吞的实在太响,琳琳抬头看看邱枫,再低头看看自己手里的冰激凌,最终怯怯的抬起了握着冰激凌的小手。

    “邱枫,要不你……”

    “我不吃啊,你快吃吧,”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邱枫赶紧从吉他包里掏出自己的吉他,装模作样的调起琴弦。

    “邱枫,你家陶警官呢,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哦,她去微山湖写生去了,一个星期才能回来,”邱枫知道琳琳嘴里的陶警官就是慧慧,所以急忙的回答。

    “哦,我说呢,这不是你可以自由七天了吗?今晚咱们出去吃饭怎么样?”听说陶小慧不在,唐鸿琳显然有些兴奋。

    “不了,我岳母的脚崴了,她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哎呦,你看你这个岳母叫的,人家陶小慧答应嫁给你了吗?”邱枫从琳琳的话里听到了醋味,索性不再搭理她,认真的玩起手里的吉他。

    两个人这里正略显尴尬无聊,隔壁的大仓库,却传来了追逐打闹的嬉笑。

    “抓住他,抓住他,臭不脸的,让你每天满嘴的黄段子,老娘今天非扒了你的裤子不可,小孟你帮我抓住他的手,”一个成熟女人的大嗓门,立刻引起了邱枫与琳琳的注意。

    处于好奇邱枫赶紧拖过一个装音响的大箱子,踩着箱子上去,把头看向了隔壁。

    原来隔壁的仓库一共两女一男三个人,那个身材矮小的小伙邱枫认识,他是自己堂叔的一个远方亲戚,因为会开叉车,被堂叔介绍到了公司里。

    此时小伙子已经退到了仓库的死角,被两个四十左右的女人放倒在地上的纸壳子上,只见一个女人紧紧拉着小伙子的手,另一个骑在小伙子的腿上,正兴奋的扯着小伙子的腰带。

    小伙子似乎并不想就此就范,努力地挣扎着瘦小的身躯,怎奈自己身单力薄,根本跟两个丰满的女人不在一个级别上,所以身上宽松的工作服,很快被扒了下来。

    “我再让你黄,我再让你黄,”坐在小伙子腿上的大姐,一边玩弄着男人的男根,一边嬉笑着。

    小伙子的男根在女人肥胖的小手里,慢慢的变的粗大起来。

    “哎呦喂,没看出来啊,咱们猴子人小这屌却不小,”女人显然被小伙子的男根所吸引,小胖手认真的套弄着,眼睛里却闪动

    着无法掩饰的渴望。

    “啊……”小伙子显然是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大声的喊了一声,凝聚了全身的力气,使劲的翻了下身,怎奈力量体格相差太大,他这最后的嘶吼与挣扎,没有掀翻坐在自己腿上的女人,却只是瞬间点燃她的欲火。

    “小孟,你帮我按住了,”肥胖女人说着话,一只按住身下的男人,一只手却快速的解开自己的腰带,宽松的工作服轻轻的扭动几下,便滑到了自己的腿弯。

    邱枫只见一个又白又大的大屁股,在自己眼前晃了晃,带着肉感的颤动,夸张的坐了下去。

    女人用手扶着小伙子早已经暴涨的男根,在自己下体磨了磨,对准自己的洞口,身体猛的一沉,男根直接完全没入自己渴望的身躯。

    “啊……?!闭庖蛔?,让两个人同时发出了压抑的呻吟,只是邱枫明显听出来,女人的呻吟更加的清晰有力。

    女人扬起自己的头,深深地吸一口,身体在小伙子的身上前后的摩擦了两下,毫不犹豫地耸动起来。

    隔壁没有了争吵嬉笑,被叫小孟的女人,手继续按着小伙子的胳膊,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但眼睛里满满的期待与渴望。

    三个人没有了言语,肉体“啪啪“的撞击声格外的清晰,这狂野的场景看得邱枫热血沸腾,小兄弟也渐渐有了反应。

    “邱枫,你看啥呢?“邱枫这里正看得起劲,站在下面的琳琳,轻轻碰了碰邱枫的脚,好奇的问道。

    “嘘……?!扒穹惆咽持阜旁谧烨?,转头冲着琳琳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慢慢地蹲了下来。

    “女生不能看,一边玩去,“这个真实的暧昧场面,真的比任何大片都要刺激,邱枫真的不想错过,所以急切地催促琳琳离开。

    “你不让我看,我非要看,“琳琳说着话,执拗地爬了上来。

    不知何时,渐渐进入了状态的女人,把自己工作服的扣子也解开了,像两个大网兜一样的乳罩,勒在自己一对豪乳下面,随着女人身体上下的耸动,乳房夸张地甩啊甩,甩得邱枫有些眼晕。

    “啊,流氓,“琳琳没有想到邱枫看的是这个场面,小声地一声哀怨,赶紧伸手盖住自己的脸。

    琳琳双手覆面,站在箱子边缘的身体失去平衡,快速地朝小舞台上倒去,琳琳倒下的一瞬间,下意识地伸手一抓,一把抓住了邱枫的运动大短裤。

    只可惜琳琳倒地的速度过于迅猛,邱枫的短裤内裤,直接被拽到了脚腕,最终也没能救得了她。

    好小舞台是木头搭建的,并没有给琳琳造成多大的伤害,只可怜站在箱子上的邱枫,裤子被褪到脚腕,赤裸着下身,一根雄壮,直挺挺地向前伸着,傻傻站在箱子上,远远地看去,很像一座赤裸的雕塑。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第五届自治区道德模范风采 2019-07-01
  • 【中国梦·实践者】李芳:用生命完成的“最后一课” 2019-06-30
  • 楼市数据连降十月后现反弹 高投资难为继须防资金风险 2019-06-30
  • Chinas nationale Gesetzgebung schliet Jahrestagung ab 2019-06-27
  • 候选案例:互联网+农产品电商产业 2019-06-26
  • 日照市园林建设发展公司精细化修剪为城市园林景观添魅力 2019-06-26
  •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党委书记刘川生谈“加强大学生核心价值观教育” 2019-06-08
  • 港珠澳大桥跨境私家车澳门配额接受申请 2019-06-08
  • 辽宁:哄抬房价将被暂停网签备案 ——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06-06
  • 何穗翻牌吴亦凡鹿晗 明星健身房宣传片大爆料健身 明星 2019-05-30
  • 蔬菜-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5-30
  • 珞珞如石 人民网试驾上汽斯柯达柯珞克 2019-05-27
  • 中央第四环保督察组向江西移交953件信访问题线索 2019-05-26
  • 首师大附属实验中学的“小小农场主” 2019-05-26
  • 颍上一驾校换“东家” 学员既不能培训又退不了费 2019-05-25
  • 山东体彩11选5 白小组六肖中特期期淮 老快3下载地址 搜狐彩票社区 有极速快3的网站平台 香港叶先生六肖中特 31选7中奖号码 白小姐一肖一马期期谁 高频彩票投注 沙井急速赛车场 内蒙古快三出号走势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一定牛 贵州11选5前三基本走势图 彩客网310win 福利彩票双色球复式中奖规则及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