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年组织工作四项重点任务系列图解之四:深化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责任 2019-05-20
  • 哥大在读硕士马健瑞创业 为留学生做“专属保护”装备 2019-05-16
  • “三连冠”从何而来?恩施市领跑全省生态功能类县市揭秘 2019-05-13
  • 厉害了无人机植树系统!一天能种几万颗树 2019-05-04
  • 一村一品!安徽推广“四带一自”产业扶贫模式 2019-04-28
  • 新疆科研人员“妙手”引导致病细菌发挥“以毒攻毒”效应 大肠杆菌可除水体汞硒污染 2019-04-27
  • 四川一干部染赌一夜输16万再难抽身,为全县最年轻女乡长 2019-04-27
  • 单场造5球!黄紫昌展现巨星潜质 赛后一句话让人动容 2019-04-24
  • 直播预告│大小洞天端午送福利 系列活动等您玩 2019-04-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4-15
  • 手机-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4-10
  • 临汾市招商引资推介会在曲沃举行 2019-04-10
  • 北京发布新政:外埠号牌车进京证每年最多办12次 2019-04-08
  • 《阿搭嫂》将与台湾观众见面 2019-04-07
  • 中国第一人!徐恭义获桥梁工程技术“诺贝尔奖” 2019-04-07
  • 安徽11选五走势图:陈太极小说全网独家免费《仙穹至尊》

    发布时间:2018-11-15 22:02

    陈太极小说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仙穹至尊陈太极在线阅读,仙穹至尊陈太极小说一本玄幻小说,该小说讲述了陈国太子陈太极的修仙故事,地球棋圣古海,入修仙大陆,以围棋之道,斗战满天神佛。以满天神佛为棋子,三千大道为棋盘,布局天下,独霸长生!

    仙穹至尊

    第一章 军神王

    六月初六!大陈国,落龙岗!

    乌云盖天,阴风扫地,落龙岗驻扎着数万伤兵,一片哀兵破败之象,众军护卫着最中心的一个黄色大帐。

    大帐之中站满了官员,一起担忧的看向正北的龙榻。

    龙榻之上坐着一个龙袍老者,六十多岁,面色苍白,不断咳嗽,一旁侍从小心服侍,时不时为其擦去嘴角咳出的鲜血。

    龙榻之上,还有一个四十岁模样的白衣男子,此刻双手抵在龙袍老者的后背之上,好似在为龙袍老者输送真气,为其疗伤一般。

    “噗!”

    龙袍老者一口鲜血喷出。疗伤告一段落。但,龙袍老者的伤势未见好转,面容更加惨白了。

    “父皇!”群官之首,一个身穿蟒袍的中年男子顿时惊叫道。

    “皇上!”一众官员顿时惊叫道。

    龙袍老者没有理会众官员,而是看向为其输送真气的白衣男子。

    “三爷爷,你不用再救了,我的情况我知道,心脉碎了,我大意了!”龙袍老者微微一叹,苦涩道。

    白衣男子微微一叹:“心脉尽碎,陈太极,你此次太贪功冒进了!为何不等我?”

    “我想全力以赴,为宗内取得这次胜利,但我低估了大宋国的军神,高仙芝!好厉害的高仙芝,他镇守南疆的时候,我还不知他厉害,甚至之前我军还节节胜利,一路高歌,想不到,宋王居然将军权全部交给高仙芝,大军交到他手中,犹如神助,神鬼莫测,我们一片大好形势,都被他全面拆解,如潮水般的大军,却让我们全面败退啊,宋王,他还真舍得啊!咳咳!”陈太极一边咳嗽一边苦涩道。

    “我跟你说过,此次陈国、宋国之战,涉及之广,不是你能想象的,宋国背后的宗门和我们一样,下了死命令,必须要胜,谁胜了,背后的宗门,就能收取那刚发现的灵石矿!”白衣男子微微一叹。

    “孙儿恳请三爷爷,手刃高仙芝,否则,我陈国就一败涂地,甚至灭国了!”陈太极恳求道。

    白衣男子凝眉摇头道:“我说过,此次涉及太广了,本来只是为了一个灵石矿,可是,此次却是引来一个大人物的兴趣,那大人物想要看看世俗间的战斗,勒令我们不许插手,不说我,就是宗主,也不会为了你一个世俗国度,而去得罪那个大人物的!”

    “什么?你们不能插手?咳咳!”陈太极再度咳出一口鲜血。

    白衣男子肯定的点了点头:“宋国背后的宗门,同样不可以插手,所以你不要以为你的伤是宋国背后宗门造成的,完全是高仙芝指挥的!”

    “咳咳咳咳咳!”陈太极再度一阵咳嗽。

    “报!”

    一个小兵冲入大帐,单膝跪地,看向面色苍白、口吐鲜血的皇上,顿时面色一僵。

    “说!”陈太极盯着那小兵。

    “启禀皇上,潼关失守了!”小兵惊慌道。

    “什么?咳咳咳!”陈太极再度一顿咳血。

    “报!”

    又一个小兵冲入大帐。

    “启禀皇上,成山关失守了!”

    “报!”

    “启禀皇上,佳玉关失守了!”

    “咳咳咳咳咳!”

    大帐之中,静悄悄的一片,只剩下群官急促的喘息声和陈太极的咳嗽之声。

    陈太极苍白的脸上居然咳嗽出一片血色。

    白衣男子眉头深皱,好似看出陈太极回光返照,快要不行了一般。

    大帐之中,一众文武百官,个个面露惊慌。

    “父皇,潼关、成山关、佳玉关,三个关卡一旦失手,留给宋国的,就是一马平川啊,我,我陈国四分之三疆土,基本就完了啊!”蟒袍男子面露惊恐之色。

    白衣男子微微一叹道:“输了,还是输了,这高仙芝,好大的能耐。陈国回天无力了!”

    陈太极面色已经涨的通红:“用兵如神?用兵如神,声东击西,同破三关,军心尽散,好一个高仙芝,好厉害的高仙芝,咳咳咳咳!”

    “陈太极,让太子继位吧,陈国还剩下一个虎牢关,希望多守一段时间,唉,守的再久又有何用?这一役,是败了。只是可惜了你儿,希望宗主不要迁怒你儿吧!”白衣男子脸色难看道。

    “什么?宗主的迁怒?”陈太极忍住咳嗽的看向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沉默了一下,点点头道:“可能,我也要受到牵连,这一役,有个大人物看着,一旦陈国败了,大人物对宗内定然失望,宗主很在乎那大人物的看法?;蛐?,希望宗主不会迁怒吧,毕竟对方的军神太厉害了……!”

    陈太极却是忽然浑身一颤,眼中一阵变幻,好似做着一个极为艰难的决定一般。

    “不,还没输,我们还有虎牢关,还有虎牢关!”陈太极颤抖中说道。

    “虎牢关?虎牢关的兵力最少,而且都是一些禁军,与其它三关将士不同,他们就是一群没见过血的绵羊,数量还不多。如何抵挡宋国虎狼大军?而且,你也快不行了,你儿能力和你相差甚远,你都挡不住,何况太子?而且国土即将丧失四分之三,大半国土失去,民心丧失,你还拿什么跟宋国斗?而且对方还是军神,高仙芝!山河破碎,江河日下,大势所趋,阻止不了了!”白衣男子微微一叹道。

    “不,还没有输!”陈太极颤抖中,面露狰狞道。

    “就凭这群残兵败将?国将灭,谁也阻挡不了,太极,你还是想想如何向宗里请罪吧!”白衣男子苦涩道。

    “父皇,我们还有什么办法吗?仙宗又不肯插手……!”蟒袍太子面露苦涩道。

    陈太极闭目,整个人都在颤抖一般,过了好一会,才开口道:“不,有一个人,他,他能力挽狂澜,他一定能!”

    “哦?”白衣男子微微一愣。

    蟒袍太子也露出好奇道。

    “太子,你去求他,只要他肯出山,只要他肯出山,我们还能赢回来,一定能!咳咳咳!”陈太极咳嗽道。

    “陈太极,这可不是玩笑的时候,如今陈国几乎全面失守了,谁还能力挽狂澜?那宋国如今众志成城,更有军神高仙芝一路高歌,士气冲天,没有我们宗门的插手,不可能改变战局的!”白衣男子不信道。

    “可以,他可以,他一定可以!”陈太极涨的脸上通红。

    “谁?父皇,是谁?”太子惊奇道。

    “古海!”陈太极极为艰难的吐出这个名字。好似自身极为排斥此人一般。

    “六国首富,古老先生?”太子惊讶道。

    “六国首富?咳咳咳,古海?想不到,临死之前,我又求到你头上来了!”陈太极面露惨笑道。

    “古海?就是那个三十岁以后,才开始修行,后来痴心妄想要拜入我等宗门的那根骨奇差老头?”

    “三爷爷,你知道?”陈太极愕然的看向白衣男子。

    “见过,我宗门大多金丹境的人都见过他,只要到了这世俗之中,那老头都能很快找到我们,对我们百般贿赂,求引入宗门,但,他的根骨却是太糟了,而且修行极迟,根本难有作为,收他,只会被别的宗门耻笑而已!”白衣男子点点头。

    “古海?呵,我以为压住他和宗门接触的机会了,想不到他居然早就绕开了我的防备。潜龙在渊,呵呵呵,咳咳咳咳!”陈太极咳着血苦涩道。

    “陈太极,你说古海能力挽狂澜?你如何肯定?他只是一介凡胎,只是后天境修为而已?!卑滓履凶又迕嫉?。

    “是啊,父皇,他只是一介商人,他能统兵打仗吗?”太子也焦急道。

    “他一定能!高仙芝若是军神的话,他古海,就是军神王!太子,由你领文武百官去求他!一定要求到他!哪怕跪,也要求到他!”陈太极眼露坚定道。

    “一介商贾?军神王?”

    “三爷爷,尽量满足他的要求,他是一介商贾不错,他是一介凡人也不错,只有他才能力挽狂澜,想要赢回来,只能请他!我以太子性命担保!”陈太极脸色已经涨的血红一片。

    白衣男子看着陈太极,皱眉沉思。本来已经回天乏术了,可陈太极却一口咬定古海能够力挽狂澜?而且,陈太极神情不似作假。白衣男子也渐渐严肃了起来。毕竟,此次两国之战,牵扯太大,任何细节都不能等闲视之。

    “我会的,宗主此次给我下放过权利,只要不过分,我都会全力满足他!”白衣男子郑重道。

    “太子,请古海出山后,想要力挽狂澜,你要全部听他安排,记住,任何安排,还有,称呼他古伯伯!他曾是为父的结拜兄长!咳咳!”陈太极虚弱中苦涩道。

    “古伯伯?”太子露出惊讶之色。

    “最后,替我对他说声对不起,当年是我对不起他!”陈太极露出一丝凄然的苦涩。

    最后一句说完,陈太极闭上了眼睛,涨红的面部,一瞬间褪色了一般,苍白一片,没了一丝声息。

    “父皇!”

    “皇上!”

    “皇上驾崩了!”

    大帐内外,顿时跪倒一片。无不哀呼不已。

    第二章 古海

    六月十四,大陈国,虎牢关内,古风镇。镇上有一座府邸,名为‘古府’。

    古府内部连同四周街道之上,都摆满了酒席,来往宾客络绎不绝。好不热闹!

    可就在刚才,一队身穿孝服之人涌来,原本的喧闹戛然而止。大量军队守护在四方,让原本喜庆的场面,瞬间充满了肃杀之气。

    “今天不是古老先生七十大寿吗?四周军营,应该早打点好了啊,怎么会有这么多兵?”

    “不对,不对,古老先生虽然不涉政,但,官府也没人敢跟古老先生过不去啊!”

    “先前那是太子,身穿孝服的是太子,后面跟的是文武百官!”

    “怎么可能?”

    “是真的,真的是太子,太子怎么穿着孝服?不会是……!”

    ……………………

    ………………

    ……

    街道上的宾客顿时露出惊骇之色。

    太子穿孝服,只有一个时候,就是当今皇上驾崩了?

    当今皇上不是在前线御驾亲征吗?而且听说连连胜仗啊?

    众人露出惊骇之色,显然传来的消息太滞后了。

    -----------

    古府!

    宾客都在前院和街道赴宴,而在古府后院,却颇为清静,后院一座七层塔楼,为古府甚至全镇最高的建筑,站在塔楼之上就可以俯观全镇一切。

    塔名,冲天塔!

    冲天塔下,站着大量肃穆的古府之人,看着一群身穿孝服的文武百官随同陈太子跪拜在冲天塔下。一个个面露悲痛之色。

    随同前来的只有一人没跪,那就是陈太极的三爷爷,那宗门的白衣男子。

    “侄儿陈两仪求见古伯伯,求古伯伯为父皇报仇!”太子陈两仪面露悲痛道。

    陈国马上就毁灭了,自己这个太子还能坐多久?一旦陈国灭了,自己甚至会被仙宗迁怒,生死不知。父皇说此人能力挽狂澜。并且还是父皇的结拜大哥。

    只要能挽救陈国,不要说跪,就是跪上三天三夜,陈两仪也不会皱眉。

    古府之人,很多家仆都瞪大了眼睛。

    这,这可是当今太子啊!还有,这是文武百官?怎么可能?就为了求见老爷?

    “古海,我乃清河宗陈天山,可还记得?陈太子已经领文武百官跪在你面前了,你还想怎样?”站着的那白衣男子却是一身朗喝。

    古府众人凝眉的看着。为首一个三十多岁的青衫中年男子,面容宽阔,相貌普通,但,站在冲天塔外,所有古府之人都以他马首是瞻一般。

    “大公子?要不……!”一个家仆好似有话要说。

    青衫中年男子冷眼看了过去,一个眼神,顿时吓的那家仆闭口不言。

    古府的威信,不容挑衅。

    青衫大公子没有理会众人的求见,而是耐心的守在冲天塔外。

    “古伯伯,是父皇临终前,让侄儿来求古伯伯的,而且还要我代父皇对你说声对不起,当年是父皇对不起你!”陈两仪浑身颤抖中哭泣道。

    “唉~~~~~!”

    冲天塔内,传来一声悠远的叹息之声。

    所有人都是神色一动。

    就听到冲天塔内再度传来一个老态的声音:“陈仙师驾临,老朽怠慢了。古秦,有请陈仙师上塔,还有,让陈两仪上来!”

    守在塔口的大公子古秦顿时神色一肃道:“是,义父!”

    “匡!”

    古秦推开塔门,对着陈天山道:“陈仙师怠慢了,家父已经很久不见客了,今次多有冒犯,里面请!”

    陈天山点了点头。

    “陈太子,里面请!”古秦郑重道。

    陈两仪却是带着一丝激动的马上爬了起来。

    古秦引领陈天山、陈两仪踏入冲天塔!

    “匡!”

    塔门再度闭合而起。

    外界,文武百官带着好奇的看着这宝塔。

    塔有七层,二人发现,每层都是满满的书架,摆满了无数的书籍。

    一直到了第六层。

    陈天山、陈两仪终于看到了古海。

    那是冲天塔的窗户口,此刻真摆放着一个巨大的围棋盘,只是这个棋盘不同。一般棋盘之上,纵横各十九条线,但,这个棋盘之上,却是纵横各二十九条线。

    棋盘上摆满了棋子,看不清棋盘的布局。

    棋盘一旁,站着一个黑衣老者,约七十岁左右模样,头发雪白一片,面容极为严肃,虽然有着一些皱纹,但,一双眼睛却无比的晶亮,那一双眼睛,好似能透过人心一般,让陈两仪心中一悸。

    这就是六国首富,古海?

    “你是古海?不,你不是古海!你的眉毛……?”陈天山眼睛一瞪。

    老者却是微微一笑道:“陈仙师,还记得那片瀑布之下的恳求吗?老朽的确是古海,只是当初以免不必要的麻烦,续了胡子,画了眉毛而已!”

    陈天山仔细一看,的确,他就是古海,只是当初自己记忆最深刻的部分,居然都是假的?人还是同样那个人,面容改动也不大,但,若古海不解密,陈天山绝对想不到他就是自己曾经见过的古海。

    “古伯伯,家父已死,他说您是他的结拜大哥,恳请古伯伯,念在结义兄弟情分上,为家父报仇!”陈两仪再度跪了下来。

    古海双眼微眯,看了看陈两仪,沉默了一会道:“当年我的确和他结拜过,可是当年他也想置我于死地,兄弟情分也不作数了!”

    “啊?”陈两仪面色一僵。

    陈天山眉头微皱。

    古海却是看向陈天山道:“我知道你们来的目的。三关失守,特别高仙芝还坑杀了三关六十万大军,宋国上下一心,陈国破碎在即了。这时候,只剩下一盘散沙的十万劣军,想要挡住宋国八十万虎狼军,你们说可能吗?”

    “什么?高仙芝坑杀了六十万大军?那可是俘虏啊!”陈两仪惊叫道。

    “就在四天前正午时分!”古海淡淡道。

    “你,你怎么知道?”陈两仪惊叫道。

    古海却是没有说话。

    一旁,大公子古秦却是在一旁服侍,恭敬的给古海倒了一杯茶,然后又给陈天山倒了一杯。

    古海微微示意陈天山,自己就坐了下来。

    陈天山看看古海,眼中一片陌生,一般凡人看到自己这仙宗之人,无不尊为神仙,可古海居然如此平淡?

    “陈太极说,你可以!”陈天山坐了下来沉声道。

    古海端起茶水,喝了一口:“山河破碎,只需半个月,高仙芝大军长驱直下,就抵达虎牢关了,虎牢关这十万大军,都是什么货色,你们比我清楚,想要这群人抵抗高仙芝的八十万虎狼军?呵,到时不说抵抗了,这群人中,就有投敌的,或许不用高仙芝出手,虎牢关就自己破了!”

    陈天山、陈两仪脸色一变,这并非古海危言耸听,而是非??赡艿氖虑?。

    “古伯伯,求你出山救陈,只要救下陈国,你要什么都行!”陈两仪顿时叫道。

    一旁陈天山也是一脸肯定道:“不错!你可有办法?”

    古海却是陡然双眼一眯道:“哦?仙宗既然如此在乎大陈国,为何陈仙师不亲自前往?我想以你之力,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并非难事,况且,你们仙宗控制的世俗国度也不止这一个大陈国,为何不引援他国相助?怎么反而来找我这个满身铜臭的老头子?”

    陈天山眉头微皱,沉默了一下道:“此次只能两国之战,不允许引援他国,而且宗门之人,不允许插手!”

    “不允许?”古海顿时神色一动,眼中闪过一丝亮光。

    虽然只是三个字,但,古海却是瞬间听出了很多信息,并且好似看到一个天大的机遇一般,以至于古井不波的心中都忽然出现了一丝涟漪。

    压着那一丝波澜,古海喝了口茶。

    “陈国已经没救了,我只是最后来问问而已,你若不能,那便罢了!”陈天山沉声道。

    古海没有说话,而是看看陈天山和陈两仪。

    过了好一会,古海才郑重道:“救陈,可以,但……!”

    “你能救陈国?怎么救?”陈天山露出一丝惊讶。

    “我有一个条件!”古海没有解释,只是郑重道。

    “哦?”陈天山看向古海。

    “古伯伯,你要什么,只要我有的,都可以给你!”陈两仪也爬起来惊喜道。

    古海没有理会陈两仪,而是盯着陈天山道:“我需要,清河宗宗主为我灌顶,全力助我突破后天境屏障!冲击先天境!并且,让我在清河宗学习先天境的功法!”

    “什么?你到后天圆满了?”陈天山顿时惊站了起来。

    古海郑重的点了点头。

    “不可能的,你这根骨,我当年看过,内功根本修行不了,三十岁以后才开始修行,如此差的根骨,只能靠外功修炼,而且一辈子不可能超过后天境第五重的,可,你说你后天境第十重了?这绝不可能!”陈天山顿时叫道。

    “外功?别人不行,不代表老朽不行,后天境的寿元只有百年,而一旦达到先天境,寿元就会两百年,老朽已经到了迟暮之年,若再不突破先天境,一身外功就要散了,好在我已经达至后天圆满,你即便金丹境,也不够助我,只有你们宗主可以,你去跟你们宗主说,只要他答应我的条件,我就救陈!”古海沉声道。

    陈天山盯着古海,眼中一阵惊疑不定。

    外功?多么可笑,外功也能修炼到后天境圆满?那粗鄙的修行方法,完全靠自虐才行,哪怕耗尽一个人的全部潜力,也不可能超过后天境第五重的啊,从来没有过的。古海居然达到了后天境圆满?

    “我只有这一个要求!如何?”古海盯着陈天山,眼中也是一丝期待。

    “你先救陈国,我会和宗主说的!”陈天山沉声道。

    古海却是微微一笑,摇了摇头。也不说话,就看着陈天山。

    “宗主根本不在这里,我如何帮宗主答应?你先救陈国,我去禀报宗主!”陈天山沉声道。

    “高仙芝的大军抵达虎牢关,最少还有半个月,半个月时间,足够你回宗一个来回了,只要清河宗主一道法旨许诺,我即刻救陈国,陈国救下,再兑现许诺也不迟,但,我要你们宗主的法旨许诺!”古海盯着陈天山语气坚决道。

    “半个月?半个月会出多少事,过半个月,虎牢关或许就散了!到时你拿什么来救陈国?况且,半个月后,宋国八十万虎狼军就要兵临城下了,就这十万劣军,你怎么抵挡?”陈天山皱眉不爽道。

    “半个月?放心吧,散不了,如何抵挡,那是我的事情,你早一日归来,陈国早一日脱离危险!”古海眼中露出一丝坚定道。没有得到承诺,古海绝不会冒这个险。

    陈天山却是盯着古海,双眼泛冷道:“古海,这可是你说的,要是你救不了陈国,你知道欺骗我们的下场……!”

    古海没有在意,而是转头看向陈两仪道:“陈太极既然死了,那往日恩怨就罢了,我虽然居住陈国,但,每年给陈国的税收也是极为庞大,不是我受你们陈国庇护,如今六国,只要我想迁徙,无论哪国都会赐地相迎,这些年留在陈国,只是有一些牵挂不舍而已,我与你无恩怨,也不欠你们什么。想要我救陈可以,等陈仙师的消息吧!”

    “是,多谢古伯伯!”陈两仪顿时恭敬道。

    “先回去吧,今日我府上客多,就不多招待了!”古海送客道。

    “是!”陈两仪点了点头。

    陈天山盯着古??戳艘换幔骸拔衣砩匣刈诿?,请宗主法旨,希望你说的是真的,否则……,哼!”

    扭头,陈天山带着陈两仪快速离去。

    一旁古秦看向古海,微微皱眉道:“义父,陈国此次,近乎无解了啊,如何才能救陈啊?会不会…………!”

    古海却是再度看向桌上的围棋,深吸口气道:“我知道无解,而且听他们口气,宗门不许插手,仅仅世俗的力量相斗,无异于‘残婴斗凶徒’!但,这是为父最后一次机会了,后天境、先天境,一境之隔,却是天翻地覆,跨入先天境,我就能变年轻,回到壮年!我只差这一个机会,我必须要变年轻!所以,再大的困难,也要将其拆解了!”

    “是!”古秦有些担心的点点头。

    “我沉思一番对策,不要打扰我,下去吧!”古海沉声道。

    “义父,今日是你大寿,你要不要……!”

    “不必了,刚才我已经收到最好的寿礼了,去吧……!”古海摆了摆手。

    古秦点了点头,退了下去。

    古海倚靠在窗口,看着下方军队撤走。手中把玩一枚黑色的围棋棋子,眉头深深锁起:“三十岁生日那天,我收集了十万篇残局图,在书库地窖中翻到这枚‘黑棋’。不想你却把我从地球带到这个世界,一晃眼都四十年了,你到底藏有什么秘密?难道仅仅只为那十万篇残局图吗?参悟了几十年,我也参悟的差不多了,可是,这些年,你却一点动静没有,你要我如何参透你?”

    古海微微一叹,探手将黑棋放在眉心之处。

    “嗡!”

    黑棋居然诡异的渗透皮肤,钻入古海的眉心之中。

    古海心神沉入眉心,那是一个眉心空间,空间下方,有着十万个棋盘,上面摆放着一个个残局,十万残局也好似不断运作一般,不断的棋子变幻之中,那‘黑棋’就浮在十万上空,好似君王一般俯瞰十万残局。

    第三章 回天之争

    陈国之外,群山之中,清河宗,一间大殿之内!

    殿内有着二十多人,泾渭分明的分成了三派。

    左边一群身穿青衫,一个个眉头深锁的看着大殿中央的一张巨型地图,为首一个青衫中年男子,更是眼中闪过一股恼怒。

    右边一群身穿白衣,此刻却是极为开心一般,为首一个中年男子忽然笑道:“清河宗主,这一役,看来是你们败了,大陈国三关失守,不堪一击啊!哈哈哈哈哈!”

    一群白衣之人却是附喝的大笑着。

    一群青衫之人却是怒目相向,为首的清河宗主更是捏着拳头道:“宋甲宗主,一切还没到最后,你就肯定陈国必败无疑?”

    白衣的宋甲宗主冷笑道:“怎么?这地图上,已经标注了一切兵力对比,宋国如今上下一心,势如破竹,高仙芝更是坑杀了六十万陈军,还剩下虎牢关的十万将士,就是一个庸将来领兵,也根本毫无悬念,更何况这高仙芝领兵却是如此精妙!你们也别反抗了,早早投降吧!”

    “你!”清河宗主眼睛一瞪。

    众人再傻也看的明白,这一役,陈国马上就要灭国了。

    可,清河宗主不甘啊!不是输掉了一国,而是旁边正站着一个极大的人物。他也一直关注战场,自己在他面前输的这么惨,却是在这大人物心中也留下了无能的印象,清河宗主岂能不烦躁?

    两大宗主斗嘴之际,其实一直关注着另外的五个人。

    此地虽然是清河宗,但,却是这五人站在正北主位。

    为首一个黑衣少女,穿着男装。

    少女双腿极为修长,望之紧绷有力,秀美无比。身材颇为匀称,露出如雪般修长颈部,在黑衣的衬托下,更加的炫目耀眼,望之恨不能上去咬之一口,梳起男人的发髻,但脸旁的一缕鬓发落下,更添一份媚熟。虽然一身男人的打扮,但,却难掩其绝世之姿,甚至因为这一身男装,更平添一份诱人的味道。

    两宗弟子看着少女也无比眼热,但都明白少女的身份,立刻压下心中的一丝悸动。

    少女手中拍着一个折扇,看着眼前巨大的地图。地图上有着各种标注,将宋国、陈国战场细无巨细的描述出来了一般。

    少女身后,站着四人,其中三人一直面无表情,好似护卫一般,不发一言,只有另一个特异,那是一个光头和尚,和尚一身月白色的僧袍,站在那里,透着一股出尘之气,面容极为儒雅俊朗,一只手中圈着一串十八颗的小念珠,随着少女一起看向那一副地图。

    “流年大师,这一役,你觉得呢?”少女看着地图,将折扇往另一个掌心拍了拍笑问道。

    “堂主,只因为你想看一场世俗界的战争,却是造成如今杀孽,六十万大军,全部坑杀,无量寿佛!”光头和尚念了一句佛号,好似在为那被坑杀的将士叹息一般。

    “大师,听说你出家前,杀的人,比这可是多多了,况且,这份杀孽也并非我造成的,而是他们自己相互残杀而成!我有因,却不是果!”少女摇了摇头道。

    流年大师微微一阵苦笑道:“往事如烟!”

    “我爷爷曾跟我说过,有机会可以看看凡人的战争,他们虽然没什么大力量,但,有的时候,也蕴含着无数智慧。这一役,甚是精彩啊,大师,你说呢?”少女笑道。

    流年大师看了看地图,点了点头道:“那陈太极也的确不错,如此大的战役,居然能操纵自如,即便在我们那,也是很不错的将领了,稳打稳扎,极为稳妥,本该陈国一面倒的打败宋国,却不想,宋国出了个高仙芝!”

    少女点了点头道:“不错,这高仙芝的确厉害!”

    “高仙芝,被誉为宋国军神,却是名副其实,领兵比之陈太极更加厉害,以正合,以奇胜!短短几个月,更是计谋连连,用兵有如神助,预判之力,更是非凡无比,还有几次的冒险,更是取得了惊人的成果,大败陈太极,居然是一场心理战,最终还声东击西,连破三关。了不得啊!”

    “这高仙芝的确有点意思,你觉得这高仙芝是什么水平?”少女看向流年大师道。

    “堂主聪慧,想必心中早有想法,何必问我?”流年大师笑道。

    “虽然没有多少法术,但,每次用兵却都好似高手过招一般,精妙无比,当得上将之姿!”少女神色一肃道。

    “我的看法和堂主一样!”流年大师点了点头。

    “看来此行也不是没有收获,最少遇到一个人才!”少女满意的一笑道。

    而少女的一句赞赏,却是让宋甲宗主眼皮一挑。

    “堂主,那高仙芝只是一个凡人啊!只是后天境!”宋甲宗主顿时急切道。

    少女淡淡的看了一眼宋甲宗主道:“不用担心,他不在你们的名额之内!”

    听到少女的话,宋甲宗主顿时脸上一喜:“堂主慧眼!”

    少女看中的是人才,而不是修为,修为可以慢慢提升,但一个人的智慧却能提升的有限。如此人才,少女岂会让其蒙尘?

    “流年大师,你看这陈国,还能反击了?”少女看着地图问道。

    流年大师沉默了一会,微微摇了摇头:“没有宗门、他国的参与,陈国已经穷途末路了,三关失守,接下来基本是一马平川,宋国上下一心,数十万大军,必将汇聚到虎牢关外,虎牢关虽说有十万军,但,从来都没见过血,此次,不要说抵挡,到时不献媚投降就不错了,而且之前传来消息,陈太极也受了重伤,直冲心脉,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再过半月,高仙芝就能兵临城下,陈国将成为历史!”

    流年大师给了盖棺论,宋甲宗主此刻一脸欢喜,而清河宗主却是脸色阴沉。

    少女也是点了点头,陈国已经回天无力了。

    “宗主!”陡然,大殿外传来一声焦呼。

    “呼!”

    却是从古府匆匆赶回来的陈天山。

    “天山?”清河宗主脸色一沉。

    此次,让陈天山前往陈国,就是想要让其隐秘的帮助一下陈国,不想还是输了,此刻看到陈天山,清河宗主也是露出一丝恼怒。

    陈天山一入大殿,顿时微微一愣,显然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宋甲宗的一群人,还有那个大人物。

    “清河宗,陈天山,见过堂主!”陈天山恭敬道。

    少女点了点头,没有搭理。

    “天山,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陈太极受伤了?伤的如何了?”清河宗主沉声问道。

    陈天山微微苦涩道:“我那侄孙,半个月之前,已经身殒了,心脉俱碎!”

    清河宗主脸色一沉。

    “哈哈哈哈哈,陈太极都死了,那陈国彻底没救了,清河宗主,你还是让他们主动认输吧!”宋甲宗主大笑道。

    清河宗主脸色非常难看。

    黑衣少女却也是眉头微皱,刚才还在想着陈太极回天无力,此刻陈太极都死了,那这两国之战,彻底结束了。

    “堂主,我清河宗此次丢脸了!”清河宗主苦涩的对着少女微微一礼。

    最后一丝希望也没有了。

    少女还没开口,陈天山马上焦急道:“宗主,还没有输啊,还有赢回来的机会!”

    “哈哈哈哈,陈天山?你刚才说什么,都这样了,还能赢回来?”宋甲宗主顿时不信的大笑道。

    “天山,你闭嘴!还嫌不够丢人?”清河宗主叱喝道。

    “弟子就是为了此事而来,还能赢!”陈天山硬着头皮肯定道。

    “哦?”黑衣少女却是露出一丝好奇。

    这战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陈国完蛋了,可这忽来之人哗众取宠吗?

    “哼,好,陈天山,你倒是说啊,怎么赢?”清河宗主冷声道。

    输给了宋甲宗,已经够丢脸的了,陈天山不知反思,反而过来大言不惭的说能回天?

    陈天山只能硬着头皮道:“宗主,却是我侄孙陈太极临死前,举荐了一个人,说此人,定能够力挽狂澜,就好像当初宋国推出高仙芝一样!”

    “哦?跟高仙芝一样?”少女却是来了兴致。

    “那能一样吗?当时宋国只是刚露一丝败象,还没伤元气,那时推出高仙芝才能势如破竹,可如今,陈国已经要完蛋了,元气大亏,你说还能反败为胜?无米成炊,这怎么可能?这你也信?”清河宗主不信道。

    少女却是微微一笑道:“说说看,是什么人!”

    少女开口,清河宗主也自然不阻止了,只是瞪眼看着陈天山。

    陈天山也是倍感煎熬,但,只能硬着头皮道:“陈太极死的时候,举荐的此人,说此人一定能力挽狂澜,无比的肯定。我看他说的不像假话,就和陈太子去找那人了,那人叫着古海,想必诸位师兄都曾经见过?!?

    “古海?那个满身铜臭的老家伙?”

    “是他?那个根骨极差,却痴心妄想加入我宗的人?”

    “三十岁才开始修行,他也敢痴心妄想,下辈子吧!”

    ……………………

    ………………

    ……

    众人顿时反应了过来,陈天山惊奇的发现,不仅仅清河宗的师兄弟,就连宋甲宗主身后的一群人,也个个都知道古海一般。

    “哦?他愿意帮陈国?”少女却是好奇道。

    少女开口,众人顿时静了下来。

    陈天山苦笑道:“不,他说要帮陈国赢回来,可以!但,需要宗主答应,在他帮陈国力挽狂澜之后,宗主帮他从后天圆满,冲击先天境!并且允许他在清河宗学习先天境功法!”

    “什么?他后天圆满了?”大殿中众人顿时惊讶道。

    少女却是有些糊涂了,有些奇怪的看向陈天山。

    “堂主,此人叫着古海,以前一直没有此人的消息,直到四十年前,忽然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当时还没有修行过,根骨又是奇差无比,三十岁才开始修行,内功还修行不了,选择外功修行,苦练肉体,想要拜入我等宗门,当时我等自然看不上,不想其在世俗界,短短四十年,开辟了一番诺大的家业,成为六国首富,而且也达至了后天境圆满!”陈天山解释道。

    “修习外功,达至后天境圆满?好强大的毅力啊!”流年大师露出一丝惊讶。

    “外功修行,也能到后天圆满?”少女看向流年大师。

    流年大师点了点头道:“非常罕见,最少,我这还只是第二次听说!”

    “第二次?那你第一次听说的是谁?”少女疑惑道。

    “你外公!”流年大师说道。

    嗡!

    少女瞳孔却是一缩。整个人都严肃了起来。

    “宗主,古海说了,只要你允诺,他就帮陈国力挽狂澜,需要你的许诺法旨!”陈天山说道。

    “痴心妄想,一个后天境的老头,也想要力挽狂澜?他这是做梦呢!”宋甲宗主一脸不信道。

    清河宗主却是看看少女,却看到少女露出一丝好奇。刚刚已经失落的心,再度活络了起来,本来已经丢人了,大不了再丢一次吧?;蛐砟亍?

    “好!答应他!”清河宗主郑重道。

    “是,多谢宗主!”陈天山却是兴奋道。

    一旁少女却是拍了拍手中的折扇道:“既然如此,那就多看一会吧!”

    “堂主,时间可能有些来不及了!”流年大师有些担心道。

    “无妨,我也想看看,这古海,到底有何依仗敢夸此???”少女笑道。

    “可是……!”流年大师微微皱眉。

    “我知道这几乎已成定局,不过,你没发现,一切都变的有意思了吗?”少女笑道。

    “好吧!”流年大师微微苦笑道。

    第四章 古海传奇

    宋国,朝都宋城!宋城一个偏僻的府邸之处。府名,田府。

    夜已深,但田府的一个主会厅却是灯火通明。

    大厅之中只有两人,其中一个正是不久前在古府的古海。

    古海一身风尘仆仆,好似赶了很远的路而来一般,唯一不同的却是一头雪白的头发,此刻却是乌黑一片。再无一根白丝。

    另一个却是一个黄袍男子,约三十岁左右,国字脸,眉宇浓重,双目炯炯有神。

    “义父,你来的可真快!”黄袍男子递过一条热毛巾笑道。

    古海接过,轻轻擦了擦脸和手,递还给黄袍男子。

    “老了,再过几年,就跑不动了,此次不容有失!”古海沉声道。

    黄袍男子古汉马上给古海沏了杯茶,极为恭敬的递给古海。

    “义父,清河宗宗主,答应了?”古汉有些期待道。

    古海点了点头:“不错,否则我也不会前来!”

    “那太好了,义父若是能突破先天境,我古家都能再昌盛百年,不,义父只缺这一次机会,一旦破禁,将谁也挡不住义父的脚步!”古汉带着一丝激动道。

    “你们几兄弟,都是我看着长大的,你们的根骨尽皆优秀无比,就算没有我,早晚也能进入仙门!”古海笑道。

    “不,我和大哥都相信义父!”古汉沉声道。

    “好了,古秦以我之名,此刻坐镇陈国虎牢关,高仙芝大军随时出击,时间紧迫,先给我说说宋国之事吧,为父已经有十年没有来宋国了!此次两国之战,有何特殊之处?”古海沉声道。

    古汉神色一肃,点点头道:“是,此次,高仙芝得宋王之命,为伐陈大元帅,兵力调度,全由其一人掌控,但,宋王也有担心,遂让太子作为副元帅,随军出行,算是监视高仙芝吧,但,太子没有军权。孩儿来宋国已经八年了,负责主持宋国的所有商铺,按照义父的要求,改名田汉,这些年却是全力以财力支持太子,甚至太子从众皇子中成为储君,也有我们的财力支持,所以,我已经取得了太子信任!”

    “太子?”古海神色微动。

    “是!”

    “这些年,宋国君臣的资料,收集了不少吧?”古海问道。

    “是,都已经整理成册了!”古汉点了点头。

    古海点点头道:“将所有君臣的资料,马上送来给我,我要研究一下,如何以此逆国!”

    “父亲,你一路赶来,不休息一下?”古汉担心道。

    “不必了,时不待我,快!”古海沉声道。

    “是!”古汉应声道。

    -------------

    清河宗,宗主大殿。

    清河宗主、宋甲宗主,依旧陪同流年大师和那少女。

    众人看着地图。

    “流年大师,你推演一番,两国兵力会如何运作?”少女笑问道。

    “高仙芝大军,士气高昂,此刻应该一鼓作气,直取虎牢关,陈国,陈王殒落,士气衰落正是最好时机,况且,这古海只是一个商人,临阵易帅,兵家大忌,高仙芝是个极为聪明的人,更应该长驱直下,用精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立刻冲垮虎牢关,陈国腹地再无抵抗,战争结束!”流年大师郑重道。

    “哦,你不看好这古海?”少女好奇道。

    “没有用了,来不及了!那高仙芝可不是蠢笨之人,岂会任人反击?”流年大师笑道。

    “报!”

    大殿外忽然传来一声高呼。

    “哈,传信的来了,看看流年大师所推演,到底对与不对?”少女笑道。

    很快,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进入大殿。

    “拜见宗主,见过堂主,见过清河宗主!”那白衣男子开口道。

    “如何?高仙芝大军直奔虎牢关了?”宋甲宗主问道。

    那白衣男子却是摇摇头道:“没有直奔虎牢关,而是停了下来,缓缓收取四周城池!”

    “哦?”流年大师微微一顿。

    “怎么回事?”宋甲宗主瞪眼道。

    “弟子一直跟随高仙芝身边,时刻打探第一手消息,立刻传来,本来,大破三关,整顿了兵马,八十万大军,准备留下五十万缓慢接收四方城池,剩下三十万随同高仙芝长驱直入,直奔虎牢关,可是,忽然传来消息,陈国启用了古海,高仙芝立刻停下了脚步!”白衣男子说道。

    “哦?因为古海?”清河宗主却是眼睛一亮。

    白衣男子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怎么可能,那古海只是一个待死的老头,他高仙芝还会怕他?”宋甲宗主顿时一瞪眼道。

    白衣男子苦涩道:“高仙芝反应极为剧烈,马上传信回国给宋王,必须立刻监控全国商人,以防此刻商人行乱,同时立刻管制住粮食店、药材店,防止被古海以商业手段切断大军之需求!”

    “他高仙芝太敏感了吧,小小商人,怎么可能影响战局?粮食店?药材店?他古海能影响全宋国了?”宋甲宗主顿时怒问道。

    白衣男子苦笑道:“弟子也这样问过他,高仙芝说‘能’!”

    宋甲宗主:“………………!”

    “哈哈哈哈哈哈!”清河宗主却是好一番畅快。

    流年大师、少女尽皆对视一眼,露出一丝惊奇。

    “现在如何了?”宋甲宗主沉声道。

    “听说,已经控制了,宋国派遣大量军队护卫足够的粮食、药材供给前线大军,以保万无一失!”白衣男子说道。

    “既然粮食、药材无碍,那怎么还没进攻?”宋甲宗主沉声道。

    “高仙芝说,现在先收取四周城池要紧,切断陈国一切可反抗的条件!所以,前往虎牢关的行程,暂时被搁置了,高仙芝说,待陈国四分之三国土全部被收取,那虎牢关必定人心惶惶,随着时间每拖一天,这份恐慌就会多一天发酵,待来日抵达虎牢关的时候,可以不攻自取!”白衣男子说道。

    “哦?心理战?不过,这要拖的时间就有点长了!”流年大师皱眉道。

    一旁宋甲宗主也是沉声道:“心理战?这要耗到什么时候?他高仙芝不是军神吗?一个半路杀出来的老头,他也害怕?”

    “弟子也问过同样的话!”白衣男子苦笑道。

    “哦?高仙芝怎么说?”流年大师好奇道。

    “高仙芝说,古海虽然从商,但,用兵当世第一!”白衣男子苦笑道。

    一旁清河宗主却是忽然眼中一亮,这可是高仙芝的评价啊。当世第一?怎么可能?不过,听着高仙芝的评价,清河宗主却是又一番开心?;蛐?,或许陈国真的能力挽狂澜?

    “用兵,当世第一?”少女也顿时来了兴致。

    “堂主,这群凡人的眼界,只局限在这片世俗区域,也只局限在这六个凡人国度而已,当不得真的!”那白衣男子马上笑道。

    “别废话,那高仙芝为何说古海用兵当世第一?而且看他用兵,高仙芝也是无比自信、自傲的啊,为何如此小心谨慎?”少女问道。

    “是,在下也询问了高仙芝,高仙芝告诉我了真相,这古海以前的确指挥过军队,而且,取得效果却是惊人无比!”白衣男子说道。

    “哦?为何之前没有来报?你们不是说古海一直是商人吗?”少女皱眉道。

    “这事非常隐秘,我等之前的确不知道,他高仙芝知晓,还是其父亲告诉他的,是古海四十年前,不知忽然从哪冒出来的,当时古海三十岁,那时不知如何结识了陈王陈太极,当时这片区域有八个世俗国度,陈国是最小的一个,也到了灭国之危,古海悄然做了陈太极的军师,帮助陈太极用兵,短短时间,化解了一切?;?,甚至古海指挥之下,陈军一路高歌,所向无敌!”

    “哦?所向无敌?”少女惊奇道。

    “是,所向无敌,别的军队越打越少,可古海指挥的军队却是越打人数越多,当时冒出无数经典战役,什么农村包围城市,什么麻雀战,什么地道战,什么围魏救赵,什么假道伐虢,这些名词,在下也不太明白,但高仙芝却是如数家珍的说,这是当年古海说的名词,也用这不知名的兵法,一次次大胜,不,连续五年的百场战役,从未一败,从原先就要灭国的陈国,忽然间,迎风高歌,灭了当时的一个大国,继而征战天下,当时八国,忽然被陈国灭了一个,顿时纷纷惊动,开始合六国之力,同攻陈国!”白衣男子回忆道。

    “以灭国之难,反败为胜,更胜灭了一大国,并且同时对抗六国联军?”流年大师脸色微变。

    “是,高仙芝说的,古海指挥大军,太过神话了,六国联军前来,居然依旧被古海玩弄于手掌之中,六国两百万大军,尽数功亏一篑,陈国乘胜追击,再灭一国?!卑滓履凶映辽?。

    “又灭一国?”少女惊讶道。

    “是,古海指挥的大军,犹如海纳百川一般,来者不拒,连敌军都敢收纳,以至于陈军越来越壮大,陈国越来越强横,他高仙芝的父亲,当年也是了不起的名将,是联军的一员,与古海一战之后,却是心锐诚服,再无再战信心,从此告老还乡。当时古海的大军,就犹如一柄出鞘的神剑,神剑所向,一切飞灰湮灭。当时,古海准备一鼓作气,平定五国的,可那时各大宗门插手了,才阻止了陈国的脚步,不再战争!可即便如此,剩下五国也是心有余悸!数十年不敢对陈国用兵?!卑滓履凶咏馐偷?。

    清河宗主眉头微皱道:“当年几个宗门找到我,为了宗门利益,是我下的命令,让陈太极不要再打了,原来,不是陈太极领兵的,而是古海在暗中指挥的?”

    “古海用兵,居然如此厉害?”少女眼中却是闪过一股晶亮。

    “高仙芝说,他父亲也是机缘巧合才知道古海操纵战局的,告老还乡后,将古海先前的战役情况不断收集,全部整理成册,从小让高仙芝熟读兵书之余,就是不断琢磨古海的一场场战役,高仙芝说他研究多年,深知古海的可怕,所以,才准备以最稳妥的办法拿下虎牢关!”白衣男子说道。

    “你刚才说,古海连续五年百场战役,从未一败?”流年大师好奇道。

    “这么多场战役,仅仅只用了五年?”

    “是,高仙芝是这么说的,说古??梢约赋≌揭弁苯?,仅用五年,就让待灭的陈国一跃成为六国最强,只是后来不知因为什么和陈太极闹了矛盾,这才不再涉军政,仅当一个富家翁,可就算做个富家翁,也居然做到了六国首富!”白衣男子苦笑道。

    大殿之中,所有人都好一阵沉默,因为这一切听起来,貌似都太邪门了点。

    第五章 灭宋计划

    宋国,宋城!

    古海和古汉走在宋城一条大街之上,看着来往的行人。

    “义父,前面就是我们下一家店铺了,都是自己人!”古汉笑着介绍道。

    古海点了点头,感叹的看了看四周道:“宋城?这些年,都没怎么变啊!”

    “义父,我听说,你以前可是领过兵的,而且天下难有敌手,就是一群残兵败将,也能很快扩大的所向无敌啊,为何让大哥坐镇虎牢关,而义父却来这里?”古汉疑惑道。

    古海摇了摇头道:“那高仙芝不简单,想要以虎牢关十万大军打败他,需要一个极为漫长的时间,可是,我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时间?义父,若是你整军虎牢关,打败宋军,需要多久?”

    “一年!”

    “一年?漫长吗?”

    古海摇了摇头道:“若是领军,我还没怕过谁,早晚会赢,此次清河宗能如此爽快的答应我的要求,肯定还有某个大人物盯着这战场,所以才会如此儿戏的让世俗界自己战争,我担心的是时间太久,那大人物等不耐烦离开了,那清河宗是否还能兑现承诺,我却不知……!”

    “啊?义父,清河宗主不是已经写了许诺法旨了吗?”古汉惊讶道。

    古海却是嗤之以鼻道:“你忘记我跟你说的了?”

    “我明白了,这种承诺,只有在实力或地位对等的情况下,对方才会遵守,在实力、地位相差无数的时候,这承诺只是一个笑话,也许清河宗主会兑现,也许根本不会理会!”古汉凝重道。

    古海点了点头道:“我如今也算是借了那大人物的势!所以,要在那大人物离开之前,将一切办好,才能兑现这份许诺!”

    “是!”古汉心中一阵沉重。

    “可是,义父,如今宋国士气一片大好啊,君与臣合,臣与民合,民与军合,根本就是铁板一块,士气冲天,这是一股无可逆转的力量啊!义父这两天一直查看那些资料,可想到办法了?”古汉担心道。

    “君与臣合,那就离间君臣!臣与民合,那就离间臣民!民与军合,那就离间民军!”古海沉声道。

    “哦?义父要做什么?”古汉眼睛一亮道。

    “计划,我已经制定的差不多了,就叫‘灭宋计划’吧,既然宋国的君、臣、民、军心气一致,那将其拆解开来,一个一个的灭,军心、民心、臣心、君心,我要他们一个接着一个乱了、灭了!宋国自然崩溃!”古海郑重道。

    “灭宋计划?义父,要怎么做?”古汉略微激动道。

    古汉从小就见过古海的厉害,只要提到‘计划’二字,必然是一连串的匪夷所思的计策。每一个‘计划’都好似一场巨型战役一般,包罗万象,让人防不胜防。

    “其实在来宋的路上,我也想的差不多了,这两天看了你收集的所有宋国贵族资料,只是为了挑选最关键的环节而已,如今还差一个契机,还缺一个能被运作的人选,明天,你开一个聚会,邀请我选中的一些人来田府宴会,我仔细观察一番!”古海说道。

    “是!”古汉点点头。

    二人一边交谈一边在街道上行走。忽然间,远处传来一阵惊呼之声。

    “啊!”

    “滚开,别挡道!”

    “驾!”

    “轰隆隆!”

    …………………………

    ………………

    …………

    街道前面,一片混乱,大量的行人仓皇跌逃在地。约二十匹马快速奔驰,马匹之上,尽皆骑着一个身穿锦衣之人。

    “咔嚓!”

    “啊!”

    一声脆响,伴随着一声惨叫,一个逃的比较慢的男子顿时被踩断了腿,痛苦的惨叫之中。

    “轰隆隆!”

    二十匹马速度不减,直奔而去,为首一个少年,满脸戾气,此刻更是双目泛冷,好似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一般。

    “这是皇太孙,宋正西!太子之子,我给义父的资料中有,跋扈嚣张,也算是宋城一害,小小年纪,却是性格暴戾,糟蹋了宋城不少民女!”古汉解释道。

    “他就是皇太孙,宋正西?”古海双眼一眯。

    “驾,滚开,滚开!”宋正西策马扬鞭,快速奔驰之中。

    “轰!”

    又一个男子被宋正西胯下的黑马撞飞了出去。

    “嘭!”

    古汉一把接住那被撞飞之人。

    “哼!”宋正西斜眼看到,一声冷哼。

    但,宋正西并没有停下,继续策马奔驰,身后二十个护卫策马跟随,一路上,整条街道都是一片狼藉。

    待宋正西离去,街道之上,一片哭嚎之声,一路所过,最少有八个人伤在了宋正西一群人的马匹之上。

    “多、多谢!”那刚刚被撞之人感激道。

    “你去药铺找大夫看看,有没有伤到骨头吧!”古汉说道。

    “是,多谢,哎哟,还真的好像伤到了,多谢二位,我先走了!”

    那人离开,古汉也看向古海,而此刻古??醋潘握骼肴サ谋秤?,眉头微皱道:“好重的血腥味!”

    “哦?”

    “宋正西的衣角染了一些鲜血,不,他那二十个护卫也多多少少身上染了鲜血,而且身上还有一丝被烧过的痕迹,你马上派人查查看,他们先前去了哪里!”古海沉声道。

    “是!”古汉应声道。

    两个时辰之后。

    古汉、古海来到宋城之外,一个偏僻的小村庄。

    站在小村口,古海、古汉尽皆脸色一沉。

    却看到,小村庄有着十几户人家,其中一户颇为大一些,但,现如今,已经彻底化为一堆废墟了。一把火,十几户人家几乎烧的干净。那大户人家有个被烧焦的牌匾,勉强认出上面两个字‘林府’!

    “去,看看还有没有活人!”古汉对着身后七八个护卫说道。

    “是!”

    轰!

    一群护卫快速上前,在一众人家寻找了起来,很快,一具具焦黑的尸体被抬了出来。

    “口中没有烟灰,是先被杀了,然后烧尸的!”一众护卫说道。

    “家主,这里有个活的!”一个护卫叫道。

    “哦?”众人顿时围了上去。

    却是在林府的废墟之处,一个满身漆黑的男子,虚弱的动了动。

    “一剑刺入心脏,居然没死?”古汉惊讶道。

    “不,此人心脏长在了右边,所以侥幸活命!”古海沉声道。

    一众护卫快速为男子清除口鼻处的烟灰,取出一些水为其灌入。

    “咳咳咳咳!”

    虚弱的咳嗽了一下,男子睁开了眼睛,茫然的看看四周。入眼之际,一片废墟。

    “姐,姐,姐!”男子好似发疯了一样,在四周找了起来。

    “所有尸体,都在外面!”古汉微微一叹道。

    那男子快速爬到外面,仔细找了一圈,终于找到了一个漆黑女子之处。

    女子头上好似撞破了的,身上还有一个血洞。衣服散乱,却是鲜血流的太多,死了的。

    “姐,姐,你不能死啊,姐!”男子不停的摇动着女子尸体。

    可是,女子早已没了声息。

    “啊,啊,啊,宋正西,啊!”男子抱着女子尸体,痛苦的哭吼着。

    “义父,之前已经打探清楚了,这里是高仙芝坐下第一先锋,林冲的家里!这女子叫着小蝶,林冲的妻子,二人非常恩爱,后来不知怎么,被宋正西看到了小蝶,一直垂涎已久,此次或许就是趁着林冲不在家,所以……!”古汉解释道。

    “高仙芝坐下第一先锋,林冲?”古??戳丝茨峭纯嘀械哪凶幽氐?。

    “权贵大多都这样,这种惨剧,不止这里,就是皇太孙,也不止这一次了,只是他们身份尊贵,所以被当权者压了下来,此次,肯定要不了多久,官府之人就会来将此事压下去了!”古汉摇了摇头道。

    古海眉头深锁道:“明天的聚会,取消吧,不用找别人了,既然撞上,就宋正西了,造的孽,终究要还的!”

    “义父,要用宋正西做引子?要他死?”古汉神色一动。

    “不,我要他活!”古海眼中泛着一丝冰冷道。

    -----------

    一日后,宋城外一个小庄园,古海指挥者一群仆人,正在给一大群的信鸽绑上书信。古汉站在古海面前,手中抓着一叠纸张,最前面一张,上书‘灭宋计划’四个大字。

    “义父,那小蝶的弟弟,已经跟随我们的商队前往前线了,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抵达前线林冲之处了!”古汉说道。

    “一个小蝶,自然远远不够,接下来,就是收集宋正西的所有犯罪证据,还有,各地方军人家属的惨状,都要收集。就算没有,也要制造一些出来,不要伤人,先消失一段时间即可!待战争结束,再让他们出来?!惫藕3辽?。

    “义父放心。不过,前线传来消息,好像高仙芝听闻是义父坐镇虎牢关,已经停下行军脚步了!”古汉带着一丝自豪道。

    “不,高仙芝用兵玄奇,不是不肯冒险之人,那只是掩人耳目的消息而已,我若猜的不错,此刻不是停下行军脚步,而是应该带着一群精兵,悄然抵达虎牢关了!”古海沉声道。

    “哦?”古汉露出一丝惊讶道。

    “古秦那边,应该能坚持一段时间,所以,要在这段时间,尽快将他八十万大军废了!”古海沉声道。

    “我看了义父的这灭宋计划,第一役,丧军心!”古汉眼中闪过一股敬佩道。

    “放飞这群信鸽吧,灭宋,开始!”古海说道。

    “轰!”

    鸽笼打开,一大群的鸽子冲天而上,向着北方直冲而去。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2016年组织工作四项重点任务系列图解之四:深化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责任 2019-05-20
  • 哥大在读硕士马健瑞创业 为留学生做“专属保护”装备 2019-05-16
  • “三连冠”从何而来?恩施市领跑全省生态功能类县市揭秘 2019-05-13
  • 厉害了无人机植树系统!一天能种几万颗树 2019-05-04
  • 一村一品!安徽推广“四带一自”产业扶贫模式 2019-04-28
  • 新疆科研人员“妙手”引导致病细菌发挥“以毒攻毒”效应 大肠杆菌可除水体汞硒污染 2019-04-27
  • 四川一干部染赌一夜输16万再难抽身,为全县最年轻女乡长 2019-04-27
  • 单场造5球!黄紫昌展现巨星潜质 赛后一句话让人动容 2019-04-24
  • 直播预告│大小洞天端午送福利 系列活动等您玩 2019-04-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4-15
  • 手机-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4-10
  • 临汾市招商引资推介会在曲沃举行 2019-04-10
  • 北京发布新政:外埠号牌车进京证每年最多办12次 2019-04-08
  • 《阿搭嫂》将与台湾观众见面 2019-04-07
  • 中国第一人!徐恭义获桥梁工程技术“诺贝尔奖” 2019-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