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体彩安徽11选5开奖查询:安景季宸东小说全网独家免费《心月长盈安寒景》

    发布时间:2018-11-15 23:27

    安景季宸东小说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心月长盈安寒景全文在线免费阅读,心月长盈安寒景是作者我是鱼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安景季宸东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安景绝不是个拜金的女人,但她的每一场婚姻却都是待价而沽。 跟第一任未婚夫订婚三年,她为妹妹赢得出国留学的机会,但却命中注定要用三年的活寡来换。 顶着有夫之妇的名头,却被峂城皇太子一眼看中,从此步步紧逼,为得到她,甚至不择手段。 那一年,峂城中最令人跌破眼镜的传闻,是峂城季家娶了个订过婚的女人进门,从此,她的名字跟利益挂钩,她成了有钱就能买走的女人。 嫁入豪门,她顶着季家少奶奶的名衔,却受尽婆婆和小姑的刁难;无意中知道老公非自己不娶的真相,让新婚的二人关系不和,渐行渐远;偶然结实的温柔男人,其实另有身份,别有所图。 到底谁才是她的真命天子?是命中注定我爱你,还是恨不相逢未嫁时?

    心月长盈安寒景

    第一章 守活寡(上)

    安景一边用手机照着面前的路,一边爬着楼梯。

    她脸色发红,胸口也快速的起伏着,不仅仅是因为连爬了五层楼的原因,更因为她脑中挥之不去的画面。

    今天她第一天在皇庭上班,敲门走进了一间包间,但却看到包间中的男女毫不避讳的在她面前上演活春宫,尺度大的令人咂舌,她拼命地想要忘记这副画面,但是身体却越来越热,某一处也泛着熟悉又陌生的酥痒。

    终于爬到了顶层,安景拿出钥匙打开房门,她本是蹑手蹑脚,因为怕吵醒正在睡觉的妈妈和未婚夫唐邵元。

    但是谁知道,她打开房门的时候,客厅大亮,唐邵元正斜靠在沙发上,手中拿着一瓶喝剩下一半的白酒瓶,电视的声音开得老大。

    安景一愣,随即关门进来,看着唐邵元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觉?”

    说着,安景就拿起茶几上的??仄?,关了电视。

    唐邵元喝的脸色红紫,双眼迷离的看向安景,他含糊着道,“你又跑哪儿去撒野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安景似是习惯了唐邵元的口吻,她径自迈步走过去,一边扶起他,一边道,“走,回房间?!?

    她怕吵醒在隔壁睡觉的妈妈。

    唐邵元喝多了,身体像死猪一样沉,安景费了老大的劲儿,这才把他扶回了房间。

    本以为唐邵元会像往常一样,喝多了倒头就睡,但是今天他却拉着安景的手臂,把她往床边拽。

    安景累了一天,浑身的骨头架子都快要散了,她声音疲累的道,“邵元,我累了?!?

    唐邵元借着酒劲儿,一把将安景甩到床上,她还没等起身,他沉重的身体就已经压了上来。

    浓重的酒气和刺鼻的烟味,让安景差点吐出来,她推抵着身上的男人,皱眉道,“邵元,你起来,我要去洗澡……”

    唐邵元二话不活,一边低头在安景的脖颈处吻来吻去,一边伸手在她身上肆意的乱摸。

    安景浑身一麻,赶紧叫道,“邵元……邵元,你放开我,别这样……”

    唐邵元一把按住安景的手,然后另一只手去扯她的衣服,安景不敢大声喊,只能压低声音哀求,但这对于喝醉酒的唐邵元而言,一点作用都没有。

    不多时,安景只觉得胸前一凉,低头一看,已经门户大开。

    唐邵元俯身下去亲吻,安景难耐的想要弓起身子。

    他们之间订婚三年,男女之事,乃是再正常不过,可是……

    前戏做足,当安景脸色发红,眼神迷离的等待着最重要的一步时,唐邵元却忽的一下趴在了她的身上,气喘吁吁。

    安景黑色的瞳孔映照着天花板处的黄色灯泡,眼神中有失望,但更多的,却是意料之中的肯定。

    没错,她的未婚夫,不行。

    唐邵元趴在安景身上,半天没动,压得安景的五脏六腑都开始抽搐,她等待着身体上的酥痒逐渐退去,终于,她忍不住轻轻地推了他一下,“邵元……”

    谁知道唐邵元猛地撑起上身,怒视着身下的安景,吓了她一大跳。

    “你去哪儿了?”

    安景对上唐邵元几乎要吃人的表情,她轻声道,“我去收费站兼职打工,你不是知道的嘛?!?

    唐邵元冷哼一声,忽然道,“天天半夜三更才回来,一回来就喊累,谁知道你是不是跑出去勾三搭四,跟哪个野男人鬼混去了!”

    安景眉头微蹙,但却没有发脾气。

    “你喝多了,赶紧睡觉吧,我明天早上还要……”

    安景的话还没有说完,唐邵元就一把拽住她的头发,硬是将她从床上拉了下来。

    第二章 守活寡(下)

    安景吃痛,忍不住喊出声来。

    唐邵元一甩手,安景就撞在了一旁的墙壁上,幸好她胳膊挡的快,不然就撞到头了。

    唐邵元怒气冲冲的道,“你不是天天打工嘛,那钱呢?钱在哪里?!”

    安景一边系着衣服的扣子,一边道,“我不是前天才给过你五百块嘛?!?

    唐邵元冲上来就踹了安景一脚,“五百块?你他妈当我是要饭的啊?五百块够干什么的?!”

    安景没有躲开,小腿堪堪被踢了一脚,她霎时疼的倒吸冷气。

    看向唐邵元,她也面色不善的道,“你是不是又去赌钱了?”

    每当唐邵元赌输了的时候,他就爱喝醉酒,而且还胡搅蛮缠。

    唐邵元见安景瞪着他,他冲上来便要打她,安景也没有坐以待毙,而是伸出胳膊来跟他对抗。

    安景使劲儿的一推,唐邵元喝多了,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右腿撞在了床脚处,他立马啊的喊出声来。

    安景胸口上下起伏着,一眨不眨的看着唐邵元,眼中满是警惕之色。

    唐邵元低头揉着腿,半晌才直起身来,跛着走向安景,安景退无可退,只能缩在墙角。

    唐邵元堵在她面前,目光狠戾的道,“安景,你故意的是吧?你他妈故意笑话我是个瘸子是吧?!”

    安景皱眉,压低声音道,“你小点声,别吵醒我妈?!?

    唐邵元说话的声音更大了,“你妈就是个疯子,吵醒她又能怎么样?!”

    这句话终是戳到了安景的软肋,她一把推开身前的唐邵元,瞪眼道,“唐邵元,你给我闭嘴!”

    唐邵元看到安景发飙,他怒极反笑,“哈哈,安景,只有在说起你妈的时候,你才有点反应,不然我还以为你是个死人呢!”

    安景瞪着唐邵元,“大晚上的,我不想跟你吵架?!?

    唐邵元道,“不想吵架,好说啊,你给我钱,我立马去睡觉!”

    安景瞪着他,表情不是恨铁不成钢,而是烂泥扶不上墙。

    她走到门口处,拿起包包,从里面掏出五百块钱,递给唐邵元。

    唐邵元皱眉,“就这么点?”

    “我也没钱了,你当我是出去干什么啊?我前天才给你了五百块!”

    唐邵元嗤笑了一声,“谁知道你在外面干什么,你小心点,别让我发现你在背后给我戴绿帽子,不然……我杀了你!”

    说罢,唐邵元转身跛着脚走到床边,倒头就睡。

    安景深吸一口气,脸色煞白。

    隔天,安景出现在皇庭的休息室中。

    她脱下自己的衣服,准备换制服,身边的叶琳无意中一瞥,就看到安景右手肘处的一大块淤青,她立马拽过安景的手臂,皱眉道,“怎么搞的?”

    安景抽回胳膊,淡笑着道,“没事?!?

    叶琳看着她道,“唐邵元又打你了?这次又是为了什么?”

    安景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低声道,“钱呗,还能是什么?!?

    叶琳皱眉道,“该死的唐邵元,当初他怎么不死了得了!”

    安景出声道,“别瞎说?!?

    叶琳道,“我说错了吗?三年前你答应嫁给他,他在你们订婚前三天酒驾出车祸,瘸了一条腿不说,还……还不能上床,你跟他守了三年的活寡了,还不够啊?他不心疼你就算了,还动手打你,他是不是人啊?!”

    叶琳越说声音越低,生怕别人听到,但是愤怒还是止不住的。

    安景抿了下唇,然后道,“不管怎么说,当初我妈的住院费是他们家出的,安影能出国读书,也是唐家的资助,我不能这么忘恩负义?!?

    第三章 被反锁(上)

    “哈……阿景,这个世道早就没什么重情义的人了,你是重情义了,可唐邵元是怎么对你的?他原来好歹也是万科集团的少爷,你看看他短短三年来,都干了什么?败光千万身家,气死老爸,带着你从别墅搬到公寓,又从公寓搬到月租房,你说他给你妈妈住院费,可现在你还不是把伯母接回家来了吗?”

    安景闻言,沉默半晌,这才道,“算了,他也是个可怜的人,我们不说他了,干活?!?

    安景和叶琳换好制服之后,就出了休息室准备工作。

    皇庭是峂城最大的私人会所,也是休闲娱乐中心,来这里消费的客人皆是大富大贵之人,这里按照会员的等级享受不同的待遇,客人到这里,所上的楼层越高,就代表越有身份。

    安景因为长得特别漂亮,所以被派到了楼上去帮忙,一天下来,她能见到形形色色的客人,有时候去包间送东西,客人会抓住她的手,叫她陪客,昨天她第一天来,所以很慌张,还好这里的职业公关出来打圆场,笑着道,“她只是我们这里的服务员,不是公关?!?

    安景记得当时那个男人笑着塞给她一沓钱,然后道,“什么时候做公关了,别忘了告诉我一声?!?

    其实白天都还好,客人不是很多,越到了晚上,生意越火爆,尤其是午夜之后。

    安景刚从一个包间出来,立马被经理叫住,派她去楼上的总统套房送东西,安景看着面前的推车,上面满是价格过万的酒,有些字她都看不出是哪个国家的,她心中不免惊讶了一下,不知道这总统套房的客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一路乘电梯来到顶层的总统套房门前,安景按下门铃,等了一会儿,没人开,她迟疑了一下,再次按下。

    这一次,大概过了十几秒钟之后,房门被人打开,出现在门口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安景没有看到她的相貌,因为她已经扶着墙壁,踉跄着往屋里面走了。

    房间里面传来很多男男女女哄闹的声音,安景推门进去,经过一条走廊,来到客厅,这才看到客厅的巨大环形沙发上,坐着不下十几二十人,桌上,地上满是各式各样的酒瓶,他们一个个喝的五迷三道,有些人干脆趴在一边睡着了。

    安景来到这里的第一天,经理就对她说过,“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不该你管得事情,千万别多看?!?

    推着车子来到桌边,安景一边把空酒瓶子往车下的回收箱里面放,一边把新的酒摆在桌上。

    她听到身边的人笑着道,“去年宸东生日,我们就琢磨着怎么整他,那小子贼得很,我们精心设计了那么多,他愣是不上当,这下好了,估计是跑到房间里面吐去了吧?!?

    另一个人道,“我们一圈人喝他一个,才好不容易把他给撂倒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们可不能错过了?!?

    “你还想怎么整他?”

    两个男人在低声耳语,时不时的笑出声来。

    安景无心偷听这些上流社会豪门少爷小姐之间的私密事,她做完了自己的事情,推着车子,转身就要走。

    “哎,你等一下?!?

    安景下意识的一愣,随即转过头来,她看到沙发上正对着他的年轻男人,正伸手指着她。

    “先生,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安景公式化的问道。

    男人长得白白净净的,尤其是一双桃花眼,特比勾人,他喝得不少,含糊着道,“你那个,倒一杯茶,再弄一个热毛巾去房间里面,我有个朋友喝多了?!?

    安景闻言,点了下头,“好?!?

    第四章 被反锁(下)

    去公共洗手间洗了个热毛巾,再端了一杯热茶,安景迈步往主卧走去。

    主卧的房门是关着的,她敲了一下,没人应。

    “你直接进去吧,他喝多了,不会来给你开门的?!?

    身后突然出现一个男声,安景心里面吓了一跳,转头一看,就是刚才那个桃花眼的男人。

    闻言,她轻轻地推开了房门,房间中一片黑暗,她借着外面的光亮往里走,但她还没走出五步的时候,房间霎时变得漆黑,原来是身后的房门被人从外面关上了。

    安景心底咯噔一下,黑暗中她瞪大眼睛,在原地站了几秒钟,这才摸索着来到门边,伸手去拉门把手,果然,房门被人从外面反锁上了。

    安景一手端着托盘,另一手忍不住去拍门,“哎,你们干什么?把门打开?!?

    门外传来男人的笑声,“你把我哥们陪好了,钱我少不了你的?!?

    安景一听这话,吓得整个人都发麻了,她一边拍着门,一边道,“先生,你把门打开,我就是个服务员,我不是公关?!?

    男人似是凑近了门边,笑着道,“服务员也好,公关也好,你是宸东喜欢的类型,把他陪好了,回头好处少不了你的?!?

    安景道,“先生,你先把房门打开,我不是公关,我不陪客人的,先生……”

    无论安景怎么喊,门口是一点声音都没有了,那个男人走了。

    安景将托盘放在地上,一手拍门,一手上下晃动着门把手,满脸的焦急淹没在黑暗当中。

    许是她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怎么开门出去上,安景没发现,黑暗当中,一抹身影正向她逼近。

    “烦死了!你吵什么吵?!”

    手臂忽然被人大力抓住,耳边也传来了陌生男人压抑的烦躁声。

    安景吓得整个人都快跳起来,一不小心踢到了她刚才放在地上的托盘,一杯热茶翻倒,滚烫的开水就这样泼在了安景的脚面,她当即大喊了一声,因为太烫,整个人都惊蛰起来,下意识的往前扑。

    站在安景面前的男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莫名其妙的被安景给扑倒在地,哐当一声,肉体跟地面的碰撞,听着都疼。

    安景被烫在左脚的脚面上,她也顾不得自己正趴在一个男人的身上,她疼的屈起腿来在他身上磨蹭。

    身下的男人的呼吸粗重,某一个瞬间,他忽然扣住安景的双臂,腰身一扭,直接将她翻过来压在了身下。

    鼻间充斥着浓郁的酒精味道和陌生男人身上独特的烟草味,安景是讨厌烟味的,但是这烟味中又夹杂着奇异的香味,偏偏不让人讨厌。

    正在安景因为太过惊讶而走神的时候,压在身上的男人开口了,声音低沉而慵懒。

    “怎么,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往我身上爬吗?”

    他口中呼出的灼热呼吸,带着混合的酒精味道,尽数扑洒在安景的脸上。

    她浑身上下的汗毛瞬间竖了起来,颤抖着唇瓣,出声道,“不,不是,我是……”

    我是服务员,不是公关。

    安景的话还没说完,忽然唇上一痛,原来是男人猛地压下头来,牙齿撞在了她的唇上。

    他二话不说,蛮横的撬开她的唇齿,大手在她身上来回摩挲。

    安景吓得眼珠都要瞪出来了,她下意识的抬起双臂,伸手去推身上的男人。

    男人气息沉重,浑身滚烫。

    他被推得稍稍抬起身子,安景趁着这功夫,大声喊道,“我不是这里的公关,你放开我!”

    男人低沉中带着沙哑的声音传来,“我不管你是谁,总之你挑起了这火,就必须负责灭掉!”

    第五章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说罢,男人再次俯下身来,安景吓得把手臂横在脸上,不让他吻她,男人把头埋在她的脖颈处,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轻微的啃噬。

    安景疼的头皮发麻,慌乱中也顾不得其他,她一把抓到了男人的头发,使劲儿的往后一拽。

    “啊……”

    男人吃痛,当即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安景揪着男人的头发,手臂往一边使劲儿,男人吃痛,就顺着她的手臂翻下她的身体。

    安景立马咕噜一下翻身滚到别处,漆黑的房间中,她只能听到不远处男人倒吸冷气的声音。

    她吓坏了,颤声道,“先生,我求你了,你别这样,我真的不是公关,我不陪客人的……”

    眼睛已经习惯了昏暗的室内,安景隐约看到两米之外的男人抬起头来,他看着她的方向,几乎是恼羞成怒的道,“我说过,我不管你是谁,既然你今天进了这房间,就别想好好地出去!”

    安景看到他这样子,不由得想到了唐邵元,男人喝醉酒的时候就是个疯子,她不能跟对方讲道理,如今能不能安全的出去,得靠她自己了。

    黑暗中,两人一个坐一个跪,相距不过两米多的距离,谁都没有说话,沉默像是瘟疫一般在房间中蔓延着。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安景只见男人忽然翻身而起,紧接着就朝她扑了过来,她也是反应极快,身子一闪,站起来就往门边跑去。

    她当然不会傻得往主卧的门口跑,主卧房门被人锁上了,她跑过去无疑是自寻死路,她是刚才就看到了浴室的房门,所以她一闪身就躲进了浴室,然后哆嗦着手指锁上了浴室的房门。

    男人在外面使劲儿的晃动着门把手,那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是极为恐怖的。

    安景太害怕这种黑暗,所以她摸到了浴室的开关,啪的一声,暖黄色的灯光将整个浴室照亮。

    安景站在门边,看到门口处的一抹黑影,她出声道,“先生,我求你别这样了,你再这样,我就……”

    本来安景想说报警的,但是话到嘴边,她又堪堪忍住。

    威胁客人的话,如果在皇庭说了,怕是以后也不用在这里干了。

    她现在正是需要钱的时候,万万不能丢了这份薪水优厚的工作。

    门外的男人暴怒的一脚踹在浴室的玻璃门上,玻璃门嗡的一声。

    “你赶紧给我出来!听到了没有?”

    安景往后退了几步,墙壁上的镜子中,映照着她毫无血色惨白的脸。

    她什么都不说,门外的男人连着踹了几脚的房门,又骂了几句,这才悻悻的离开。

    安景维持着高度的警惕,绷的太阳穴都突突直跳,她一眨不眨的看着浴室的门,但是外面却一点声音都没有。

    许是过去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安景确定外面的男人不会再试图踹门,她这才身心俱疲的坐在了浴缸的边缘处。

    一旦放松下来,她的眼泪也就跟着流下来。

    心底的委屈像是被陈醋泡过一样的酸涩,她吸了吸鼻子,任由眼泪大滴大滴的掉在腿上。

    她从小家庭环境就不好,爸爸烂赌成性,欠下一屁股债,高利贷上门讨债,还差点强|奸她妈妈,吓得她妈妈精神失常,好一阵坏一阵。

    安景高中没上完就辍学到外打工,要帮她爸爸还债,给她妈妈买药,还要供胞妹上学。

    她之所以十九岁就答应嫁给唐邵元,是因为唐邵元足够给她,或者说是给她家人一份保障,所以她没什么犹豫就选择了答应,可谁想到后来会变成这样……

    生活的压力就像是一个沉重的扁担,压得安景喘不过气来,她妈妈曾经想过要自杀,想给安景减轻压力,但安景却说,“妈,你跟安影我一个都不能少,少了你们任何一个,我都会活不下去,所以哪怕是为了我,你也要活着?!?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