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颍上一驾校换“东家” 学员既不能培训又退不了费 2019-05-25
  • 陕西省贫困村驻村工作队选派管理办法出台 2019-05-25
  • 端午假期将尽 回程请看指引 2019-05-21
  • 《我的英雄学院THE MOVIE 两位英雄》最新预告公开 2019-05-21
  • 2016年组织工作四项重点任务系列图解之四:深化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责任 2019-05-20
  • 哥大在读硕士马健瑞创业 为留学生做“专属保护”装备 2019-05-16
  • “三连冠”从何而来?恩施市领跑全省生态功能类县市揭秘 2019-05-13
  • 厉害了无人机植树系统!一天能种几万颗树 2019-05-04
  • 一村一品!安徽推广“四带一自”产业扶贫模式 2019-04-28
  • 新疆科研人员“妙手”引导致病细菌发挥“以毒攻毒”效应 大肠杆菌可除水体汞硒污染 2019-04-27
  • 四川一干部染赌一夜输16万再难抽身,为全县最年轻女乡长 2019-04-27
  • 单场造5球!黄紫昌展现巨星潜质 赛后一句话让人动容 2019-04-24
  • 直播预告│大小洞天端午送福利 系列活动等您玩 2019-04-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4-15
  • 手机-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4-10
  • 安徽体彩票十一选五:(全本)总裁傲宠小蛮妻顾微安陆廷琛目录_总裁傲宠小蛮妻最新章节by梵玉

    发布时间:2018-11-15 23:27

    总裁傲宠小蛮妻顾微安陆廷琛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总裁傲宠小蛮妻顾微安陆廷琛目录,总裁傲宠小蛮妻最新章节,总裁傲宠小蛮妻小说讲述了顾微安陆廷琛两个人的爱情故事,那人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嗤笑,由于被提着领口,说话都变的有些困难。在我面前装特殊,博得我注意的人有的是,你算什么。

    总裁傲宠小蛮妻

    第一章 拿着钱,赶紧滚

    酒店总统套房,暧昧的灯光洒在雪白大床中央。

    一夜的欢好几乎折腾掉了顾微安半条命,可她却硬是撑到了男人沉沉睡去,才支起浑身青紫的身子悄悄地下了床,澡都来不及洗。

    不复欢愉的面容冷漠地扫了一眼雪白床单上的暗色血迹,和男人熟睡的面容,眸底划过一抹痛意,很快又消失不见——只要能换得母亲安然无恙,这又算得了什么?

    身后的门悄然被拉开,一道讽刺的女音响起,“顾微安,你该不是食髓知味,舍不得走了吧?”

    顾微安起身,冷眼看着眼前跟她长相一模一样的姐姐,目光落在她脖间的紫水晶项链上,满是复杂。

    “你只是代替我来贡献第一次而已,别痴心妄想了?!惫巳粝⑽⒀鲎畔掳?,眉眼间都是鄙夷不屑,穿着跟顾微安相同款式颜色的衣服,缓缓上了床,躺到男人怀中。

    顾微安穿好衣服,忍着腿间的不适走到门口,葱白的手指紧紧的握住门把手,清冷道:“可惜,你现在连第一次都没有?!?

    说罢,转身就走,纤瘦的背影渐渐被无边的黑暗吞噬,连同她内心所有的希望,也一同消失。

    陆廷琛,对不起……

    顾若溪冷冷地看着她消失在门口,妆容精致的五官微微扭曲,她咬牙切齿道:“连个替代品都算不上,拽什么?”

    陆家跟顾家不算近,等顾微安拖着疲累之躯赶到家的时候,天都大亮了,父亲顾震霆正坐在沙发上等着她,见她回来,眼睛唰的一亮,“怎么样?没有被发现吧? ”

    “顾震霆?!惫宋彩战袅巳?,即使明知道他根本不会在乎自己,可真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还是会受伤。

    掩住眸底纷杂的思绪,顾微安冷着脸利索伸手,“二十万,拿来?!?

    “顾微安,你怎么跟爸爸说话的?”顾震霆横眉倒竖,极为不悦,“你妈是怎么教你的?一点儿教养也没有!”

    顾微安心头一直强忍着的怒火,登时‘噌!’的窜了出来,“顾震霆,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妈?养不教父之过,我这都是跟你学的!”

    母亲是她的逆鳞,谁也不能碰!

    顾震霆更是没有资格!

    “混账!”顾震霆反手就甩了她一巴掌,眼睛布满猩红的血丝,“再顶一句试试!”

    看他暴跳如雷,顾微安心瞬间凉了半截,忽然就不气了,碰了一下自己被打的脸颊,火辣辣的疼,她扯着唇冷笑一声,“我也不想和你多说废话,钱在哪?”

    顾震霆厌恶地瞥了她一眼,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扔给她,像是在打发一个乞丐,“拿着钱,赶紧滚?!?

    顾微安垂眸,眼底一片黯淡——呵,这就是她高高在上的父亲,从始至终对她没有半点儿怜惜。

    “顾震霆,说好的二十万?!彼醋派贤返氖稚倭艘话?,捏紧了手中的支票,面上浮起浓浓的讽刺,“我拿自己换给妈妈的救命钱,你哪儿来的脸不给?”

    顾震霆眼睛一瞪,“你!”

    顾微安不偏不倚地对上他的眼神,丝毫没有惧意,“二十万,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顾震霆盯着她看了一会,忽然狠笑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管家,叫保安过来把她撵出去,闹得人心烦?!?

    眼看着两名保安走了过来,渐渐向她逼近,顾微安却神色不变,笑着讽刺道:“你们这是打算过河拆桥了?还真是无奸不商啊?!?

    闻言,顾震霆面上浮起一抹鄙夷,“蠢货,贪心不足蛇吞象,十万块足够你那个半死不活的妈吊着一口气了,你还想蹬鼻子上脸怎么着?”

    顾家为了攀高枝,选择和陆家联姻,可奈何大女儿已经不是第一次,他们只能剑走偏锋,白白便宜了这个讨人厌的丫头睡了陆廷琛。

    即便如此,顾微安这性格还真是和她那个妈一样,让人厌恶。

    顾微安见不得旁人侮辱自己的母亲,尤其是眼前的人更没有资格。

    一双墨眸瞬间化为浓浓的寒意,顾微安薄唇一掀,“你是奸商,我也不是傻子。顾震霆,既然你言而无信,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她从包里取出一个小袋子,摊开在手心?!拔掖吡寺酵㈣〉亩?,这个足以证明昨夜和陆廷琛上床的女人是我?!?

    顾震霆脸色瞬间变了,看着顾微安的眼神,恨不得要吃了她!

    他伸手就要去抢,却被顾微安眼疾手快地躲开了,还站的更远了些。

    顾震霆见状,脸色更加阴沉,“你想怎么样?”

    顾微安眉尾一勾,收起袋子,将支票递给他,语气越发坚定,“按约定,二十万?!?

    顾震霆握拳,一双浓眉仿佛染了墨的毛毛虫,紧紧拧在一起,咬牙道:“顾微安,你若是敢把这事儿泄露出去,我让你和你妈都吃不了兜着走?!?

    “好啊,在此之前,我就先让顾家和陆家的婚约告吹?!惫宋残攀牡┑?,“如果陆廷琛知道自己昨夜睡的,只是顾家欺骗他的替代品,你觉得他还愿意和顾家联姻吗?”

    顾震霆脸色一冷,区区十万块与顾陆两家的联姻,孰轻孰重,他自然知道??伤褪强床还吖宋?,不想让他从顾家多拿一分钱。

    想到这里,他脸色都狰狞了几分,恨恨地从牙缝里憋出两个字:“你敢!”

    顾微安面无表情,盯着顾震霆,“我给你时间考虑?!?

    说罢,她转身,潇洒离开。

    第二章 值得吗?

    她并不担心顾家赖账,毕竟蛇打三寸,她那一招成功掐住了顾震霆的死穴。

    十万块钱,换得和陆氏的合作,顾震霆没得选择。

    果然,第二天,各大媒体头版头条推送的都是顾氏大小姐顾若溪和陆氏掌权人陆廷琛订婚的消息,照片上的年轻男女可谓 是郎才女貌,人人津津乐道。

    顾微安听着洗手间里讨论着这桩联姻的声音,唇角勾起冷淡的笑意,她收起手机,剩下的十万块钱,顾震霆刚刚如约打到了自己卡上。

    有了这笔钱,母亲就可以动手术了。

    顾微安收起多余的情绪,回到病房,顾母正失神地看着窗外,形销骨立的模样看地人心疼不已。

    “妈,怎么不多睡一会儿?”顾微安连忙走过来,看着苍白的母亲,担忧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医生?!?

    “别,妈妈很好,没有不舒服?!惫四秆奂彩挚斓乩」宋?,摸到她纤瘦如柴的手腕,眼眶瞬间就红了,“安安,这一段日子辛苦你了,是妈妈不争气,这病……拖累了你?!?

    顾微安心里一痛,连忙在她身边坐下,握着顾母的手,“妈,你说什么傻话呢?我是你女儿,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我等着您快点好起来,可别胡思乱想了?!?

    顾母欣慰地笑了一下,很快又轻轻蹙眉,“这病麻烦,妈的身体妈自己知道,一直在医院这么耗着,怕是要不少钱吧?你一个年轻女孩子,哪里去找那么多钱?你听妈的话,千万不要再去找……你爸爸?!?

    顾微安手指一缩,被顾母敏锐发现了她的情绪波动,连忙劝说道:“妈妈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不想让你再和他低声下气,那一家人……咱们别去招惹?!?

    顾微安看着母亲含着忧愁的眉眼,心里蹿起一股无名怒火,不甘心道:“妈,你为什么要这么委曲求全?就算是我跟顾震霆要钱,那也是那个负心薄幸的男人应该给的,这么多年,他没有给过你一毛钱抚养费,你……”

    “安安!”顾母忍不住激动起来,引发了剧烈的咳嗽声,憋的面色通红,吓得顾微安连忙噤声,不断地拍着她的背道歉,“妈,对不起,我听你的就是了,你别生气?!?

    顾母咳地厉害,险些昏厥过去。顾微安只好赶紧叫来医生,一阵忙活之后,顾母才缓过劲儿来,疲累地躺在床上,脸庞瘦的皮包骨头,苍白地毫无血色,这虚弱的模样更是让顾微安愧疚。

    “医生,我妈怎么样?”顾微安压低了声音,主治医生微微摇头,“顾小姐,等会儿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吧,关于你妈妈的病情,需要再跟你沟通一下?!?

    “好,我马上就来?!惫宋菜捅鹆艘缴?,想到对方的眼神,更是一直心神不宁,她和顾母道了歉,哄着虚弱的母亲睡着,这才关门离开。

    医院里人来人往,大多数都面色沉重,也只有妇产科门前可以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顾微安脚步匆匆,正要转过走廊去医生办公室,却听见了一道熟悉的女音,“廷琛,今天做婚检的人好多啊?!?

    廷琛?

    顾微安反射性抬头看过去,妇产科门口,身材挺拔高大的男人站姿慵懒又随意,低垂的眼底含着一抹烦躁,却还是很耐心,而他身侧紧贴着一个身材姣好的女人,模样清纯,说话的声音更是如同沁了蜜糖一般甜。

    这一对,俨然就是今天上了头条的陆廷琛和顾若溪!

    顾微安的眼神如同触了电一般缩了回来,本能地躲避陆廷琛的身影,可二人依偎在一起的画面却深深的刻在了脑海里,怎么也抹不掉。

    按了按胸口,她长呼了一口气,才硬生生的压下心里的不舒服。

    陆廷琛本来就不认识她,跟谁结婚又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以后天各一方,再也不见,就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虽然这么想着,可心里翻滚的酸涩却还是渐渐将她吞噬,眼眶也灼人的疼,以至于都没有注意到一旁走来的小情侣,直接撞了上去。

    “干嘛啊你,毛毛躁躁的……”女孩有些不高兴。

    “对不起对不起?!惫宋舱獠沤夹鞔踊匾渲欣顺隼?,连忙低声道歉,身后却突然投来一道敏锐视线,她顿时浑身僵住,一个音节也不敢发出来。

    会被发现吗?

    要是发现了,他能认得出自己吗?

    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几近昏厥,顾微安紧紧地捏着自己的包包,指节泛起青白。

    “廷琛,你看什么呢?”一道轻柔的声音插了进来,顾微安瞬间回神,慌乱离开。

    她在想什么!

    他们之间怎么还有可能!

    陆廷琛微微眯了眯眼睛,看着顾微安近乎于落荒而逃的身影,微微皱眉,深邃的瞳孔掠过一抹狐疑。

    顾若溪刚刚接到了继母陈芳的电话,所以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小插曲,见陆廷琛失神地看着走廊那一头,眸光一闪。

    她娇滴滴地挽着男人的胳膊,“走了,该我们了?!?

    陆廷琛收回目光,却没有看顾若溪的意思,抽出手率先进了婚检中心,背影冷酷倨傲。

    顾若溪狠狠咬牙,眸底尽是不甘心。

    明明跟顾微安做的时候很尽兴,怎么到了她这里,就不行了?

    顾微安不知道顾若溪莫名其妙又多恨了她几分,她为了躲开陆廷琛,只能绕路从大厅坐电梯上去医生办公室。

    王医生听到敲门声,眸中闪过一抹精光,随即客气地让她进来,“顾小姐,请坐?!?

    顾微安咬唇,缓了缓情绪,这才算镇定下来,“王医生,我妈妈的病……”

    “是这样的,顾小姐,经过最新的系列检查,你母亲的病情并不乐观?!?

    王医生是个约莫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带着黑镜框眼镜,显得有些书生气,平缓亲和的语气很容易让人信服,“经过讨论,医院认为,你母亲目前并不适合进行手术?!?

    轰!顾微安顿时脑子里一阵嗡嗡作响。

    如果母亲连手术都不能做,那么病情只会越来越严重,要是失去了母亲……她不敢想。

    “王医生,那我妈该怎么办?”顾微安瞬间红了眼眶,眉宇间尽是焦急之色,“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只要可以救我妈妈,多少钱都行!”

    第三章 王医生龌龊的心思

    王医生扶了一下黑边眼镜,眼底透出一点温和的光芒,还藏着一分不易察觉的诡异气息,“顾小姐,你先别急。我倒是有些想法,不过……”他犹豫了一下,看向腕表,抱歉道:“我马上还有一台手术,忙完应该就下班了。如果顾小姐有时间的话,我们下班后约个时间见面谈,怎么样?”

    顾微安心急母亲的病情,对医生满心信赖,连忙点头:“王医生,真的太谢谢您了。下班以后,我约好地方等你,麻烦您了?!?

    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顾微安特意订了一家高级餐厅的包间,花掉了两个月的工资。

    直到夜幕时分,王医生才到。他换下了白衣大褂,穿着黑灰色的西装,还是那副黑框眼镜,男人不慌不忙地坐下,“对不起,我来晚了。顾小姐,让你久等了吧?”

    顾微安摇摇头,礼貌又客气,“没关系,我也刚到,王医生,您点单吧,我们边吃边聊?!?

    “好,还是顾小姐温柔体贴?!蓖跻缴潞鸵恍?,有些肥胖的面容看起来有些喜感,却让顾微安生出几分不自在的感觉,她连忙避开眼睛,看向楼下的方向。

    这家高档餐厅的包厢设计很别致,透过窗户可以看到餐厅楼下的各色娱乐设施,形形色色的客人面带笑容,惬意放松自己。

    顾微安的目光忽然顿了一下,停留在灯影边缘的男人身上。

    那人伟岸挺拔,银灰色的西装衬得他身高腿长,只是一个模糊的侧影,依旧气势凌然。

    陆廷琛怎么也在?

    顾微安抿唇,目光留恋的徘徊在他的身上,如果当初……

    正这么想着,那人却好像若有所见,忽然偏头看了过来。

    顾微安一惊,反射性的收回目光却险些撞上了王医生,心脏猛地一提,差点蹦出嗓子眼。

    “王,王医生?”

    王医生看着她瞬间警惕的模样,不禁失笑,倾身将窗叶拉下,肥胖的身躯撑得西装有些变形,“不好意思,刚刚从手术室出来,不喜欢外面的强光。顾小姐,不介意吧?”

    见窗叶被拉下,挡住了外面的视线,顾微安这才松了空气,随后好似注意到了什么,不动声色地往旁边退了一下,拉开两人的距离,干笑一声,“是我考虑不周,王医生,那我们先吃饭吧?!?

    王医生扫了她一眼,细小的眼睛眸光一闪,身体靠的越发的近了,一手搭在顾微安身后的椅子上,看起来像是在揽着她的肩膀一般,“顾小姐真是个孝顺的女儿,人长得漂亮,又这么成熟懂事,挺招人喜欢的?!?

    空气里,隐约多了一丝紧绷的异样气息。

    王医生的身子越来越近,顾微安就算再傻也明白了他的龌龊心思,怒从中起,‘蹭’地一下子站起来,双手紧握自己的包包,咬牙道:“王医生,请你自重。我是担心我妈的病情,才特意向您请教……”

    “我这不是教着呢吗?”见她要走,王医生面上的温润笑意终于裂开了一条缝隙,多了几分猥琐的味道,他伸手抓住顾微安的手腕往怀里拖,“顾小姐年轻漂亮,又是诚心向我讨教,我当然求之不得?!?

    顾微安扬手就想甩他巴掌,却被王医生发觉,飞快地握着她另外一只手,双手齐齐用力,将人拉进自己怀里,趁顾微安无法反抗,低头嗅了一口,“真香啊!”

    “放开!”顾微安只恨自己力气太小,拼命挣扎也无法动弹半分。

    到底是男女天生力量差距太大,不多时,王医生便将顾微安按在了墙上,浑浊的气息喷在顾微安的脸上,喘着粗气道:“顾小姐难道不想知道你母亲的病情了吗?”

    “你压根儿不配做医生!”顾微安恨恨地呸了他一口,却不想此时门被人推开,男人正巧将她粗鲁又彪悍的动作看在眼底。

    顾微安愣住,怔忡地看着陆廷琛俊美如铸的脸,一时都忘记了挣扎。

    没想到还是被碰到了……

    男人一身银灰色西装,妥帖地裹住他伟岸挺拔的身躯。眉眼间凝着一股莫测的沉郁之色,更显气势凌然。

    王医生听到开门声,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却在看到陆廷琛的那一刻,所有的话直接噎在了嗓子眼。

    陆廷琛阔步而来,直接弯腰讲顾微安抱进怀里,冷冷的看了王医生一眼,随后转身离开。

    他恍惚回神,额头已经是冷汗涔涔。

    刚才那个……是陆廷琛?

    完了……一切都完了……

    而被陆廷琛抱在怀里的顾微安却没心情想这么多。

    男人宽厚的温度紧紧的将她包围,久违的气息充斥在鼻间,委屈,吃醋,不甘,夹杂着不知名的怒意,将顾微安的心海搅动的天翻地覆。

    直到出了餐厅门口,顾微安才回过神来,离开自己心心念念的怀抱,拎着包就想走。

    “跑什么?”陆廷琛扬眉,一把捞住她的手腕,连人带包拉了回来。

    男人居高临下地睨了她一眼,没有错过她面上一闪而过的慌张,“怎么回事儿?”

    “没事儿?!惫宋步┳×松硖?,忍着扑通乱蹦的心脏,偏过头有些躲避他的视线,“多谢了,不过,这位先生,我不认识你,麻烦你放手?!?

    陆廷琛蹙眉,棱角分明的面颊上掠过一抹不悦,“顾若溪,你说什么?”

    顾若溪……

    顾微安顿时僵在了原地,死死咬牙,扭头迎着他凌厉的视线,看着自己心心念念的面容,一字一句恨道。

    “先生,你认错人了吧!”

    陆廷琛拧眉,微微一用力,顾微安不慎撞入他怀里,男人低头,不意外闻到了顾微安身上的清香,异常熟悉。

    “别闹,跟我回家?!?

    他收紧了胳膊,更加贴近顾微安,目光有些思索。

    冷冽的气息扑面而来,顾微安顿时心脏漏了一拍,却又无奈苦笑,一把推开自己梦寐以求的怀抱,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

    “臭流氓!”

    她冲他冷哼一声,带着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撒娇语气,却在转身的瞬间落下眼泪,逃似的离开了。

    陆廷琛,你最好不要再让我遇到!否则我一定拼尽全力把你抢回来!

    陆廷琛拧眉,这清脆的嗓音,干净任性的行事风格,确实不像是他所知的顾若溪,招手唤来侯在外面的助理,“仔细查查这个女人?!?

    第四章 被发现了?

    顾微安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陆廷琛盯上了,可是顾震霆却率先察觉到了不妥,竟然亲自约顾微安出来喝咖啡。

    立于市中心的这家咖啡馆环境清雅,布局别致,配置不比星级餐厅差,迎来送往的客人非富即贵。即便顾微安穿着普通,门口的侍者依旧面带笑容地将她迎进来,客气礼貌,“顾小姐,顾先生在22号桌等您?!?

    “谢谢?!惫宋残ψ诺佬?,踩着优雅的钢琴曲节奏点,走到顾震霆面前,却没有坐下的意思,“特意叫我来这种地方,有事?”

    顾震霆扫了一眼四周,虽然没有人注意到这个角落,可顾微安的无礼还是让他很不高兴,“打个招呼再坐下说话都不会吗?这是基本的礼仪?!?

    顾微安睨了他一眼,淡淡落座,“说罢,什么事儿?”

    顾震霆有多厌恶她,顾微安心里清楚,他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避免以后再麻烦,不如一次性把话说清楚来的好。

    “想喝点儿什么?”顾震霆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态度虽然不冷不热,可比起之前的恶毒跟厌恶,现在他能这样心平气和地和顾微安说话,已经是个奇迹了。

    顾微安见鬼似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她只是抿了抿唇,垂眸,顺从道:“焦糖拿铁?!?

    服务员很快送上了两杯热气腾腾的咖啡,雾气缭绕中,两人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恍惚间让顾微安有了一种岁月静好的错觉。

    最终打破僵局的还是顾震霆,他拧了眉,看着不言不语的顾微安,面上露出一丝不耐,“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顾微安偏过头,视线重新在他脸上聚焦,忽略掉心底的悲凉,浅浅一笑,“离开?去哪儿?”

    顾震霆冷着脸,声音不大,“顾微安,如今若溪已经是陆廷琛的未婚妻,那一晚的事情,你就当作没有发生过。两家的联姻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

    他顿了一下,看着眼前这张和顾若溪一模一样的脸,沉声道:“钱我已经给了你,以防万一,你还是带着你妈,尽快离开这里?!?

    顾微安听到心底有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唇角溢出一抹苦笑,很快又竖起了坚强的伪装。

    “凭什么?我只答应,代替顾若溪……”剩下的那句话,她始终说不出口,只道:“并不包括离开这里。顾震霆,我妈病地很严重,我不可能再让她受累?!?

    顾微安觉得,自己分明是在心平气和地跟顾震霆讲道理,可对面的男人却显然不这样认为。

    顾震霆听到她的话,顿时脸色青了一半,不由警告道:“顾微安,别再找这些乱七八糟的借口。你最好赶快离开这个城市,不要妨碍两家联姻,否则,我让你妈的病再也好不起来?!?

    顾震霆出言恶毒,又一次触到了顾微安的逆鳞,她顿时收回心中的点点温情,扬声冷笑,“怎么?我要是不答应,你还打算谋杀不成?顾震霆,我和我妈不欠你什么,我们之间的交易已经结束了,你没有资格再要求我做什么?!?

    顾震霆磨牙,气得拔高了音量,“我是你爸,你说我有没有资格要求你?”

    周围有人惊讶地看过来,顾震霆脸色铁青,连忙压低了声音,“顾微安,你别逼我对你们赶尽杀绝,没有人能够破坏顾陆两家的联姻,你这颗定时炸弹,我必须丢地远远地?!?

    顾微安嗤笑,毫不服软,“那你试试看,大不了,鱼死网破就是了?!?

    争锋相对的父女两人,并没有注意到窗外的褐色卡宴里坐着一个沉默俊美的男人,陆廷琛敲了敲方向盘,隔着两层玻璃看着顾震霆满面怒容的狰狞模样,不禁拧眉,眼神里藏着浅浅的不悦。

    顾震霆不是一向视顾若溪为掌上明珠吗?

    男人忽然打开车门,大步走进咖啡馆,装作不经意看到熟人的样子,阔步而来,“顾伯伯,若溪,你们也在?”

    顾震霆脸上的狰狞怒容还没有来得及收回,顾微安一脸的倔强冰冷也未曾褪去,父女二人恍如仇人相见的场景,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落入了陆廷琛眼底。

    他怎么在这?

    顾微安盯着陆廷琛这张她爱了这么多年的俊美面容,抿了抿唇,站起身,镇定地看着他,“你来的正好,我有事要跟你说?!?

    她话音未落,顾震霆顿时挤过来,一把拽住顾微安的胳膊,笑着咬牙,一字一句道:“若溪,你这什么语气?怎么和廷琛说话的?”

    顾微安扬眉,收起心中仅存的希望,嘲讽地看着紧张的顾震霆。

    怕了?

    顾震霆恨不得捏碎了顾微安的手腕,可陆廷琛的目光灼灼,让他不得不死死地压抑着自己的脾气,假装和气道:“若溪啊,你这孩子就是被惯坏了,受不得一点儿委屈,爸爸不过是为公司的事儿说了你两句,就等不及和廷琛告状了?”

    说话的同时,他握着顾微安的手微微用力,又缓缓松开,眼睛拼命眨了好几下,眼神暗示性极浓。

    看他焦急地额头都冒了细密的冷汗,顾微安心口一软,缓缓收回自己的手,最终轻轻叹了一口气,一秒换上了娇嗔的笑脸,挽着顾震霆的胳膊,娇声道:“爸爸,你干嘛在廷琛面前这么说我啊?”

    要是被发现了,母亲的病恐怕再也好不了了,她不能为了一己私欲就不顾母亲死活。

    顿了一下,她含羞带怯地看了一眼不动声色地陆廷琛,又飞快地收回了留恋的目光,佯装害羞。

    即便再不甘愿,可最后顾微安还是很配合地装成顾若溪的样子,面带笑容,优雅知性。

    陆震霆松了一口气,拍了拍她的小手,这才笑着转过身,“廷琛啊,这丫头有些小姐脾气,难为你以后多多担待了?!?

    陆廷琛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顾微安紧紧攥着顾震霆袖子的小手。

    “没关系,这样也挺好的?!?

    男人挑了挑眉,看着顾微安笑意盈盈的优雅模样,眼底却浮现出那天餐厅门口泼辣劲儿十足的身影,眉梢跃起几分不明笑意,“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了?!?

    顾微安看着陆廷琛转身离开的背影,微微松了一口气,巨石放下,却压的心情更加沉重。

    殊不知,陆廷琛刚刚坐上车,就接到了助理的电话,“陆总,你上次让我查的那位顾小姐,有结果了?!?

    第五章 那天晚上,是你把?

    陆廷琛离开以后,顾震霆的脸色一黑到底,他盯着顾微安倔强的小脸,眼神划过一抹寒光,“你已经在陆廷琛面前露了脸,他可不是个省油的灯,一个不小心,这秘密就保不住了。安安,你现在必须离开这里?!?

    他第一次喊她的小名,却是在这种情况下,顾微安难过地想笑,她面无表情地盯着眼前衣冠楚楚的父亲,“我走了,我妈怎么办?”

    “我会好好让人照顾她一段时间,还会请名医过来为她诊治。不管怎么样,这一段时间,你不要回来?!?

    顾震霆见她有所松动,语气好了不少,“安安,等到你姐姐和陆廷琛的关系稳定以后,我会把你妈完完整整地送到你身边?!?

    顾若溪跟陆廷琛……

    顾微安暗自做了个深呼吸,才强行压下心中无以复加的难过。

    “我可以答应你,暂时离开这里?!惫宋脖砬槟?,语气沉沉,“前提是,照顾好我妈?!?

    顾震霆险些被她一句话噎住,脸色沉了片刻,有些咬牙切齿,“你手里不是还握着我们的把柄吗?有什么不放心的?”

    所谓把柄,是指她带回来的证据,顾微安闻言,松了一口气,为了母亲的病,暂时离开一段时间也无妨。

    ……

    宽敞华丽的机场里人来人往,播音员清脆悦耳的嗓音不断地在耳边回响,顾微安转身看着身后熙熙攘攘的人群,微微叹气,半晌才收回目光,随着人群往登机通道走。

    正在这时,一名空姐朝着顾微安走过来,微笑着将她请离登机队伍,客气道:“顾女士,您的包包有点儿问题,麻烦您跟我走一趟?!?

    “包包?”顾微安不明所以,“我刚刚过了安检的,有什么问题?”

    空姐有些为难,依旧保持客气疏离的微笑,“很抱歉,上头临时通知,具体情况我们也不知情。顾女士,麻烦您这边请?!?

    顾微安看着她不卑不亢的模样,小手握紧了包包链子,纷乱的思绪占据了她的脑海。她被人领着重新回到机场,却不是往安检的方向,而是往停车场的方向。

    “等一等,你要带我去哪儿?”顾微安环顾四周,眼神沉着,警惕地抓紧了手机,一旦发现什么危险,她就立刻报警,大喊求助。

    空姐仍旧是礼貌地笑一笑,这一次却不是冲着心神不宁的顾微安,而是冲着她身后恭恭敬敬地鞠躬,礼貌道:“陆先生,您要的人已经拦下来了?!?

    陆先生?

    顾微安浑身一僵,脚底如同被强力胶水粘住了似的,想动也动不了。她心乱如麻,一脸苦相。

    宿命吗?

    脚步声不偏不倚地停在她身侧,她视线里瞬间只剩下了陆廷琛这张无可挑剔的俊脸,男人微微弯腰,低声道:“顾……”

    顾微安眼睛蓦然瞪大了几分,呼吸险些都停滞了,“我不是……”

    她话还没有说完,陆廷琛就一手接过她手里的包包,掏出她的证件,接着兴味地吐出两个字,“微安?”

    顾微安头皮发麻,反手就要抢回自己的包包,大声嚷道:“先生,我不认识你,麻烦你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哦?可我认识你……的脸?!甭酵㈣∏岫拙俚刈阶∷氖滞?,直接扣下了她的手机和包包,强行把人带上了车。

    男人的一连串动作,利索地让顾微安目瞪口呆,她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看着男人冷硬的侧脸,不悦抿唇,“先生,你到底想干什么?绑架吗?”

    “开车?!甭酵㈣〉胤愿浪净簧?,这才转头打量着顾微安的脸,饶有兴味道:“你和我未婚妻长得一模一样。同样姓顾,你和顾若溪是什么关系?”

    顾微安闻言,心头顿时一紧,表情却丝毫没有破绽,淡定否认,“抱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认错人了?!?

    “是吗?”陆廷琛自问自答,“那还真是巧合!”

    随即,他闭上眼睛,不再说话,却也扣着顾微安的东西,不肯放她下车。

    顾微安心有不安,想要跟顾震霆报信,却拿不到手机,又害怕被陆廷琛发现端倪,但心底仅存的小火苗开始冒了出来,一时如坐针毡。

    陆廷琛掀起眼皮,睨了顾微安一眼,见她立刻心虚地闭上眼睛,唇角微微一勾,忽然叫停了车,“我下去抽根烟?!?

    顾微安听到车门关上的声音,半晌才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不期然看到陆廷琛放在一边的手机,她眼睛一亮。

    太好了!

    她探出头看向外面,确定他走远之后,这才连忙打开机发了个报信儿的消息。

    兴许是心虚过度,顾微安捏着手机的指尖都在泛白,紧张地额头冒汗,她刚点下发送键,还没有来得及删除记录,陆廷琛高大的身影就堵住了漏进车窗的光。

    顾微安心里咯噔一下,手忙脚乱地将手机放回’原地’,靠着车门闭上眼睛,假装从没有醒来过。

    陆廷琛弯腰坐进来,看着偏移了位置的手机,男人唇角勾起邪气四溢的笑容,一步一步慢条斯理地打开手机短信箱,上面只有四个字——被发现了。

    “顾……微安小姐,什么被发现了?”谁也没有料到,陆廷琛会突然倾身过来,他紧紧贴着顾微安的肩膀,低声沉道,滚烫的气息夹着充满磁性的嗓音喷在脖颈,漾起点点酥麻,“那天晚上,是你吧?”

    顾微安倏然睁开眼睛,紧紧的盯着陆廷琛精湛的黑眸,半晌,才死死的压下心头的火苗。

    “什么晚上?”

    陆廷琛刚刚分明是故意下车,引诱她自乱阵脚的。

    她心里慌乱,面上依旧死咬不承认,“先生,你脑子有毛病吧?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让我下车!”

    她拼命想要开车门,陆廷琛眸色沉了下来,大手直接将她小手扣在手心,面无表情地转过头,吩咐司机,“去顾家?!?

    顾微安身体僵硬,眼睛瞪圆了,“你到底要干什么?”

    陆廷琛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她,悠哉地闭上眼睛,“你不肯主动交代,我只能自食其力?!?

    顾微安:“……”

    这人怎么这么霸道?!

    可无论顾微安怎么挣扎折腾,车子最终还是缓缓停在了顾家门口,霸道强势的陆廷琛终于睁开眼睛,牵着她的手,把人强行拉了出来。

    “别白费力气了,你跑不了的?!甭酵㈣《⒆挪焕鲜档男∨?,眼眸深邃,语气漫不经心却又沉稳,“真相很快就会大白了?!?

    顾微安还在挣扎,却猛不丁撇见了门口站着的顾若溪,她一身白裙,翩然而立,脸色比裙子都白了三分,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顾微安顿时身子一僵如坠冰窖,心底蔓延着彻骨的寒凉。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颍上一驾校换“东家” 学员既不能培训又退不了费 2019-05-25
  • 陕西省贫困村驻村工作队选派管理办法出台 2019-05-25
  • 端午假期将尽 回程请看指引 2019-05-21
  • 《我的英雄学院THE MOVIE 两位英雄》最新预告公开 2019-05-21
  • 2016年组织工作四项重点任务系列图解之四:深化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责任 2019-05-20
  • 哥大在读硕士马健瑞创业 为留学生做“专属保护”装备 2019-05-16
  • “三连冠”从何而来?恩施市领跑全省生态功能类县市揭秘 2019-05-13
  • 厉害了无人机植树系统!一天能种几万颗树 2019-05-04
  • 一村一品!安徽推广“四带一自”产业扶贫模式 2019-04-28
  • 新疆科研人员“妙手”引导致病细菌发挥“以毒攻毒”效应 大肠杆菌可除水体汞硒污染 2019-04-27
  • 四川一干部染赌一夜输16万再难抽身,为全县最年轻女乡长 2019-04-27
  • 单场造5球!黄紫昌展现巨星潜质 赛后一句话让人动容 2019-04-24
  • 直播预告│大小洞天端午送福利 系列活动等您玩 2019-04-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4-15
  • 手机-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