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彩票23选5开奖结果:(独家)突然想爱你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戚四季张扬目录by小酸奶

    发布时间:2018-11-15 23:27

    突然想爱你戚四季 张扬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突然想爱你全文在线免费阅读,突然想爱你是作者小酸奶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戚四季张扬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突然有一天,你悄悄出现在我的生活中;突然有一天,你悄悄离开了我的世界;突然有一天,喝着咖啡的我好想你;突然有一天,我好爱你。 突然,我觉得我好像离不开你了;突然,我好想守着你,一辈子。

    突然想爱你

    是真是假?

    在这个信息化的新时代,商业巨头戚氏的破产消息很快便传到了在郊区别墅度假的戚四季耳朵里。

    戚四季惊讶地摔坏了自己刚刚做好的陶瓷器具。

    “李叔,这是真的?”

    戚四季拨通李正电话的那一刻,内心都在晃荡不安。

    “小洁,你听我慢慢跟你讲?!?

    “李叔,你只要告诉我破产的事情是真是假?”

    “是真的?!?

    戚四季听到这里,再也听不见李正后面的其他话,她呆呆地坐在地上,手机里还传来李正着急的声音,她却恍若无闻。她脚边是碎了一地的陶瓷碎片,泛着细微的光芒。

    戚氏破产便意味着戚四季失去了父母所有的一切,原本就是孤儿的她,此时连戚氏的东西都守不住。戚四季低下头看了看手机上的日期,这才到一月,离她成年还有十几天。原本当她成年的那一刻起,她就会正式接手戚氏,即便耗费掉所有的人脉和钱财她都会保住戚氏,可是戚氏连给她倾尽全力的机会都不给,就这么逐渐消失在她的眼前。

    戚四季蹲在原地,直到四肢麻木,她低头看了看早已经挂断的电话,心里有些恍惚,她拨通了男友,张扬的电话。

    电话响了几次,随后便传来了忙音。

    电话被挂断了?戚四季不死心的继续拨打着张扬的电话,依旧没有人接。

    戚四季放下手中的电话,有些颓废的捡起一地的碎片,对父母的亏欠压得她有些缓不过来。

    深夜,戚四季穿戴整齐,看了眼手机短信里的地址,随后便开车离开了家。

    城市的中心,即便已经凌晨,却依旧繁华如旧,戚四季停好车,拎着包包走进了市区中出了名的酒吧,穆斯。

    一路畅通无阻,她走到一道熟悉的门前,鼓足勇气推开了那道门,门内的青年男女走的是奢靡之风,门外的戚四季却是一脸的一闪而过冷漠,她很快挂上了淡淡的微笑。

    戚四季走到众人的中心,那里坐着一个俊美的男人,男人的五官无可挑剔。他早就发现了戚四季的出现,却不动神色地等戚四季缓慢靠近他。这个男人就是戚四季的男友,张扬。

    “张扬,我们能谈谈吗?”

    “还有谈谈的必要吗?”张扬向后靠在皮椅内,整个人显得无比慵懒,“戚大小姐,我以为我表现的很明显了,看不懂吗?”

    戚四季呆愣片刻之后,再次笑了起来,随后用无所谓的态度说道:“原来是这个意思啊,打搅了,张先生?!?

    两人的对话仿佛是什么笑话,整个包厢的人都笑了,戚四季转身离开,而张扬则是看着戚四季的背影,并没有笑。

    戚四季的微笑仿佛一张假面维持着她最后的尊严。

    当戚四季坐在车厢里的那一刻,她终于感受到了热泪盈眶的感觉,已经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呢?

    戚四季趴在方向盘上,眼泪顺着眼眶往下落着,她就不应该相信张扬这个花花公子对她是真心的。她竟然会因为年少的执着便相信张扬是有心的,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怎么会有心呢?真是傻了,果然还是太天真了。

    戚四季想起曾经第一次见到张扬时,那时候两人都只是青涩的少年时期,那时候她还是高高在上的戚大小姐,而张扬也是人中龙凤的杨家独生子。两人的相遇好像就是每一本言情小说当中存在的场景,让人羡慕。

    可是终究出现了裂痕,本应该两小无猜,却成为了相爱相杀的模样。

    戚四季以前可以骄傲的说自己不爱张扬,张扬只是一味的爱着她,但是当她得知戚氏破产的时候,心里想要找的第一个人竟然是张扬,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开始依靠他了呢?

    戚四季绝望的订了一张去美国的机票。也许这一切,都应该放放,事实已经发生了,那么便接受吧。

    戚氏集团的事情,李叔会打理的很妥当,自己无需太过于在意。但是,对于张扬的心情,却只能够自己独自去看开,也许需要一天,也许需要一个星期,也许需要一个月,也许需要一年,但是终究会放下17;154165522388712的,而且她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美国整理一下。而戚氏,注定是会卷土重来的,只是需要时间。

    这一段时间,就当作是中场休息。

    一场戏,落幕。

    美国,蓝天白云,黄沙平原。

    轿车停在一处偏远的庄园内,戚四季一身黑衣走出车厢,面无表情地看向庄园门口一丝不苟的老管家。

    “林管家,小叔在吗?”戚四季的墨镜遮了大半张脸。

    也许多年以后的戚四季会觉得当初自己来找小叔的行为很愚蠢,但此时的她没有任何的余地。戚氏集团的翻身仗只能靠她了。

    此时,二楼优雅走下了一位绅士。

    是一个散发着浓烈阳刚气息的四十岁男人?;煅咄Φ难郾?,五官精致,举手投足之间都是魅力。

    男人走到戚四季身边,伸手将戚四季的耳发整理了一下。

    “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很多年了,四季?!?

    戚四季看向眼前这个男人,戚逵。没有委屈,只是一眼的平静。

    “小叔,戚氏倒闭了?!?

    戚逵笑了笑:“倒闭就倒闭吧,那空壳企业早就该没有了?!?

    戚四季没有猜到戚逵竟然是这种态度,她有些错愕。原本她以为戚逵会震惊会愤怒会呵斥她为何没有守住他大哥的企业,但是这一刻,戚逵的平静反而让她不解。

    “小叔,那是我父母留给我唯一的东西!”

    戚逵挑了挑眉看向眼前这即将成年的侄女,十年的成长,戚四季越发像她了。

    可惜再像她,也终究不是她。戚逵收回目光,淡淡看向远处,

    “呵,唯一又怎么样?还不是过眼云烟?!?

    戚四季快步走到戚逵的眼前,仿佛抓住最后一颗救命稻草。

    “小叔,你帮帮我好不好?我想要戚氏回来!”

    戚逵居高临下地看着一脸焦急的戚四季,也并不多言,帮是要帮的,但是却并不会白帮。

    “帮你可以,但是有条件?!?

    一听戚逵松口,戚四季便明白这一次戚氏会有回转的余地。

    “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只要戚氏能够回来!”

    真是干脆,她们两个倒是越来越像了,戚逵仿佛想到了什么往事,嘴角的笑容却是越来越怪异,

    “现在倒是答应的干脆,到时候可别后悔!”

    “我戚四季说到做到!”

    戚逵看着戚四季那斩钉截铁的语气,突然觉得当初的她要是有戚四季一半的勇气,会不会结局就不一样了?

    “第一个条件,脱掉你这一身低俗的衣服!顺便看看这里的东西?!?

    戚逵嫌弃的看着戚四季的装扮,古板。

    “老林,带她下去换衣服?!?

    戚四季拿着文件夹,跟着林管家走上楼,她回头看了一眼戚逵的背影,竟然觉得有一丝孤独。

    戚四季推开门的一瞬间,整个人便呆在原地。她没有想过戚逵一个人独居这么多年,竟17;154165522388712然会有如此多的高定女装。一看尺寸,显然都是一早为她准备的,他竟然能够预判到自己会来?真是一个可怕的人,怪不得国内没有人敢提到戚逵。

    戚四季接过林管家递过来的衣服,中规中矩的穿上之后,眼光落在了那黄色的文件夹上,戚四季打开文件夹,随后便震惊在当场。戚氏的破产竟然和一个女人有关,那个女人掌握了戚氏所有的黑色信息,而那个女人的将这些信息卖出去了,导致了戚氏的倒闭!

    这个女人,竟然是张扬的恩师,叶万月。

    更加让戚四季不能接受的便是叶万月竟然是自己父亲的情人,那么叶万月的女儿竟然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

    戚四季看到后面更加是让她四肢发凉,不受控制的开始颤抖,这究竟是从多久开始的呢?

    是从叶如找到她摊牌的那一天起?

    戚四季至今都记得那天叶如一脸挑衅地播放着她和张扬的录音,原来这几年的感情不过是张扬的一场戏??善菟募久挥蟹吲?,微笑着离开,随后便灌醉了张扬,将自己给了张扬。

    一切就像一场戏,结局如此,不过是咎由自取。

    今晚好好玩玩

    戚四季脱光站在醉酒的张扬面前时,是没有笑的。本以为这一切都是报复,但是却克制不住的心疼,也许自己是真的花了心思在眼前这个男人身上,可这个男人没有心。

    第二天一早她便听见了叶如撕心裂肺的吼叫,这一刻,她知道自己成功了。

    戚四季看着文件夹暗暗笑了笑,真是意外,原来叶万月要的一直都是戚氏的破产,她的心才能平衡。原来这一切都是爱恨纠缠,可是逝者已逝,她这么做报复的只是自己而已,只为了替叶如出一口气。

    戚氏破产之后,唯一得益者不过是张家和叶万月罢了,但是她不会就这么看着张扬和叶如幸福,她没有那么大度!

    不知是文件夹的影响还是戚逵的影响,戚四季在那短短的几十分钟之内,好像整个人都变了。

    “小叔,我准备好了?!?

    戚逵看着气质与笑容完全不同的戚四季,嘴角勾起一丝笑容,这才是戚家人该有的模样。

    “戚小姐,你现在才有了点戚家人的模样?!?

    戚四季,我希望你成为她。

    转眼过去四年,戚四季大学毕业之后,并没有从商,而是随着戚逵的计划,进了娱乐圈。

    戚四季至今都记得戚逵的那句话,不要浪费了你的所有资源。

    有了戚逵铺路,戚四季很快便成为了娱乐圈的红人,仅仅只是因为美艳不可方物的容貌。

    整整四年,支撑戚四季的是心里的恨,放不下这一切,无法原谅这一切,她想要报复,深深的刺痛那两个人。

    让他们也知道什么叫做痛苦。

    戚四季刚结束一场时尚秀的压轴走秀之后,刚进后台,她便从抽屉里抽出烟。

    烟,也是戚逵的条件之一,想当初戚四季被呛得眼泪流了满脸,但是却依旧一根根的继续抽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戚四季也逐渐接受了烟所带来的快感,多少情绪,只需要那火光一闪,便能够隐藏。

    许愿掐着点给她打电话,她一边抽烟一边眯眼冷笑,“我这边刚结束,晚上就去找你玩?!?

    许愿是唯一在戚家破产之后,为戚四季伸出援手的闺蜜。

    当许愿提着行李出现在戚四季的眼前时,戚四季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竟然也是被爱的。身边仍然有一个在乎自己的人。

    于是许愿成为了戚四季唯一的倾听者,许愿也成为了戚四季背后的力量。

    戚四季变坏了,至少所有C城的圈子里都传着一个早就不待在那里的名媛的故事。

    戚四季一走就是四年,回到C城也不过是戚逵给她的一个假期,让她能够彻底的看清自己的心,也给了她一个陪伴许愿的机会。

    “来呗!正好缺你这个美人,不过话说到这儿,今儿这个局可不是我组的,你别给我惹事就成?!?

    戚四季坐在转椅上,大劈叉的秀服还没来得及换下,踩着细长的高跟鞋翘着二郎腿,活脱脱的一副妖艳贱货的作派。

    “不知道那张大少会不会来,毕竟这儿才回过,谁也说不准?!?

    许愿刻意说的这句话,戚四季明白许愿只想自己早一点走出来,带着恨意的人生简直不能再糟糕。

    戚四季愣了愣,随后无所谓道“他来了倒是合我心意?!?

    那边许愿还在说着什么,戚四季却是听不见了,她的脑海里全是张扬的消息,真是有意思,接下来她倒要看看张扬是不是对她一点想法都没有了。

    还有叶如和叶万月,这两个人,她绝对不会原谅,感情的事情,她无权干涉,但是竟然毁掉了戚氏,这便是戚四季不能原谅的事情。

    这一场戏,才是开始而已,那么一切她都要掌握,这一次,戚四季有足够的时间和心思和他们好好玩玩,四年前的事情,只要她戚四季不说结束,那么其他人没有资格说算了。17;154165522388712她既然成了受害者,那么就要去讨回来这一切。

    张扬和叶如,今天晚上咱们好好玩玩。

    戚四季转着椅子开始坐在镜子面前仔细化妆,嘴角泛起残忍的笑容,这一天她等了整整四年,好戏终于可以开演了,别想有人幸福。

    夜场

    许愿告诉她时间定在晚上十点整,于是戚四季踩着准点进去MUCE的大门——这座不夜城最奢靡无度的会所,来往的都是身份不凡的社会上流。

    戚四季眼睛眯了眯,已经四年没有回过C城,里面有些熟面孔可能都已经不认识了。

    戚四季扫视抬头就看到了卡座边上的张扬。

    男人神情依旧如同四年前一样玩世不恭,微微挑起的眼睛慵懒又不羁,站在那里就能抓住所有人的目光,会所灯光打下来,衬出他声色风月的模样,让人沉迷。

    两个人一前一后到场,时间尴尬。

    戚四季觉得眼熟某位白富美干笑着,“四……四季!你来啦!快坐下!”

    怎么能够这么轻易的坐下去?还有好戏要上演呢。

    张扬端着酒杯冲戚四季冷笑,“戚小姐好久不见?!?

    戚四季接下他这杯酒,“张先生也是,好久不见?!?

    两个人故作客套的动作让周围人都跟着发虚,不是说两人是和平分手吗??

    毕竟戚四季也是好久没出来了,张扬正好今天也才刚回国,于是一圈人不知道为什么就对着他们两个敬酒,就像敬结婚的小夫妻一样。

    直到有个人喝多了不怕死问了一句——

    “你们还在一起吗?”

    戚四季莞尔一笑,也不回答??醋耪叛锶绾问粘?。

    张扬笑得让人看不清楚真假,“怎么可能呢,兄弟,你说话前先想想。我们,在一起过吗?”

    张扬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她,当初又何必费神装作一副非卿不娶的模样。

    戚四季胸口刺痛,手指死死握住酒杯,眼神空洞,顺水推舟,“酒可以多喝,话不能乱说,更何况张先生和我怎么可能在一起?!?

    所有人不敢再猜测两人的关系,毕竟张扬是天王老子,戚四季的背景现在也没人看得清,整整四年,破产了还能过的风生水起的,除了戚四季,还真找不出另外一个。

    张扬抬头笑看戚四季,戚四季脸上的面无表情让他地眯起了眼睛,笑得跟个妖孽似的。

    他说,“戚四季,四年不见,你变得挺多?!?

    戚四季没说话,自顾自喝了一口酒。她不接张扬的话,没人敢接。

    谁都知道他们俩四年前闹得风风雨雨,可是突然间以戚四季出国了,张扬也是开始创业,两人就这么断了。

    C城的富二代们,天天都在等着两个人的八卦,私底下赌都摆了一桌了,有的说戚四季和张扬这叫郎才女貌,戚四季是这C城第一名媛,以前是走的高冷路线,这一次回来却成为了桃色名媛,短短几个月,男友却是高达两位数;张扬是C城为首的公子哥,自然花名在外。这两个人,要是好上了,那他娘的就是老天有眼,让他们互相收拾去。

    四年时间,两人彻底变了个模样,戚四季从高冷名媛变成了一颦一笑都勾人魂魄的妖精,张扬一直没改变,但是却没有再费心去追其他人。

    戚四季不知为何,突然觉得心酸,“张先生倒是一如既往?!?

    还是一样纨绔。

    张扬摩挲着酒杯,穿得相貌堂堂的,他微微眯着眼睛,突然觉得以前的戚四季就像玻璃清澈,现在的戚四季却是有一层雾气让人看不清。

    两人就这样互相看着对视,到后来不知道是谁先放弃了暗中较量,终于没有了那种彼此针对的气势。戚四季心想,她想要张扬的眼里只有自己,这样她才会成功。

    戚四季了站起来脸色有些酡红,对着其余人道,“我先上个厕所,你们继续玩?!?

    语毕就这样身形有些不稳地走向厕所,穿过涌动的人群,穿过一层层如同四年前一般的小丑面具,来到人群稍微稀少的女厕所门口,站在那里喘了一会,就听到17;154165522388712身后有人笑。

    那笑声明明不响,却穿过DJ打碟的声音传了过来。

    好好做一次?

    张扬站在她身后要笑不笑地盯着她,半天才说出一句话,“真喝多还是假喝多?”

    一直张扬都是怀疑她,怀疑她蓄意为之,怀疑她找人殴打叶如,怀疑她居心叵测,怀疑她没有心。

    真是让人心酸啊。

    戚四季眼眶有些红,不去管他想进去女厕所,岂料张扬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她更瘦了,这是张扬时隔四年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

    戚四季浑身一哆嗦,甩开他,随后道,“你有事吗?”

    张扬挑了挑眉毛,纨绔而又不羁,“来照顾你有没有喝多啊?!?

    戚四季后退几步,皱着眉毛,“这种小事不劳烦张先生担心了?!?

    张扬笑了,“睡过一场这么薄情?”

    戚四季笑了,原来自己在张扬的眼里只是一个睡过的女人,原来他们之间完全没有爱。

    一个巴掌带着四年前的恨意狠狠甩在张扬脸上的时候,这位太子爷自己都愣了。

    张扬瞪着眼看向戚四季,对于他而言不就是一个自己穿过的破鞋吗?

    张扬一下子就怒了,抓着戚四季的手将她整个人狠狠往他身边扯。

    张扬这么一路拽着戚四季,将她直接拽进会所的安全通道里,把她顶在了墙上。

    戚四季眯着眼,看向眼前暴怒的男人,笑得更灿烂了,“四年不见,你就长进了这么点?”

    张扬掐着她的脖子,细细摸索着,亲密而又危险,“你倒是长进不少……”

    戚四季刚想开口,就听见张扬下一句,“听说你之后一个月换了好几个男朋友,也不知道伺候男人的技术有没有长进?!?

    戚四季微微一笑,张扬生气了?

    那就让这样的怒气越来越强烈吧,能爱的刻苦铭心,那就恨之入骨吧。

    戚四季低头笑出声,“那我可就不清楚了,张先生不如去问问我那几个前男友我的技术如何?相信你不会失望的?!?

    “我自己试一试不就知道了么,刚好也有个比较,嗯?”

    反应过来张扬这句话里浓浓的?;氖焙?,戚四季刻意装作一副挣扎的模样,他用力按住她的肩膀,将戚四季整个人都翻了过来。随后一把扯开了她的安全裤,将戚四季整件衣服狠狠往上撩起。

    滚烫的温度贴过来的时候,戚四季嘴角的笑意更加浓烈,张扬,你说叶如知道你又和我上床了,会不会崩溃呢?

    下一秒刺痛从下半身袭来,戚四季差些叫出声来,她两条腿哆嗦着,眼泪终于没忍住,从眼眶里直直地滚落下来,四年前的那一天也是这种感觉,真是糟透了。

    张扬将她顶在墙上,四下无人的过道里就这么大胆地将自己所有欲望发泄,他哑着嗓子从后面搂住戚四季,又一把捂住她的嘴,将她的呜咽堵住,贴近了在她耳边邪笑,“真紧,老子挺怀念你四年前给老子献身的那天,虽然是处,但是够骚?!?

    戚四季眼眶通红,身体在他的攻击下颤抖着,不知道坚持了多久,终于结束的时候,她没有撑住,两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要是说戚四季之前还有一丝丝的爱意,那么此刻跪着的她心里只有恨了。

    张扬蹲下身子,弓着一节背,衬衫下背肌紧绷流畅——他伸手还帮戚四季收拾衣服,“被我干的滋味怎么样?比你的那些前任好多了吧”

    戚四季用通红的眼睛看向他,眼里却是一17;154165522388712片清明,“论技术,你比不上他们”。

    她忽然间就想到了四年前的他们,四年前她绝望的时候,他追着叶如,慌乱的表情让戚四季终于明白叶如的录音没有作假,张扬是不爱她的,至于追求的原因不过是帮助叶万月罢了。

    真是可笑。

    从回忆中抽身,戚四季狠狠颤了一下肩膀。

    “张先生,那一晚上你的技术还是不错的,不过今天嘛,一般都算不上?!?

    “是吗?”

    张扬似乎是咬着牙说的,两个人笑得在比谁狠一样,许久男人站起来,盯着戚四季微微颤抖的背,他说,“告诉许愿,你要走了?!?

    戚四季收敛了笑容,声音嘲讽,“想要和我好好做一次?”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