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安徽福彩官网:(完整版)许你情深共白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秦思米付思远目录by苏玄机

    发布时间:2018-11-15 23:28

    许你情深共白头秦思米 付思远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许你情深共白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许你情深共白头是作者苏玄机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秦思米付思远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父亲冤死狱中,弟弟急需救命,母亲冷眼相待,丈夫无情背叛。秦思米的人生中好像从来都没有这样悲惨过。所有人都可以认定秦思米做作下贱,只有付思远不能。她想方设法地嫁入付家,付思远想着法地折磨她,一颗心却渐渐地栓在了她的身上。他是压死她最后的一根稻草,当她彻底地消失在眼前时,他又觉得她无处不在,一颗心空荡不已。分明最先动心的人是她,为何最后放不下的却是他?

    许你情深共白头

    第一章 你的价值

    暴雨倾盆,电闪雷鸣,让正在浴室洗澡的秦思米猝不及防地吓了一跳。

    忽然,客厅传来了脚步声,秦思米脸色一变,慌忙穿好睡衣走出去。

    不等她走出去,浴室的门猛地被人踹开?;肷硎傅母端荚抖安凰?,一把掐住秦思米的手腕,将她狠狠地摔在墙上。

    不等她反应过来,他用双手禁锢着她,逼迫着她靠在冰冷的墙壁上。

    双眼猩红地盯着她,死死地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控制在墙上。怒气冲冲地质问道:“秦思米,为什么要推沈妍?”

    结婚两年,她从未见过付思远如此疯狂地模样,像只随时能吞没自己的野兽。

    她有些害怕,全身都在颤抖着。寒意从墙壁上传到了后背上,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盯着付思远。

    “你在说什么?”

    难道是因为今天的事情?

    “少在这里跟我装蒜,如今你满意了,沈妍双腿残废,这辈子都站不起来了。秦思米,你可真是真够狠的。生死关头,她救了你,你居然将她给推出去,你还是不是人啊!”

    付思远对着她大声地吼了起来,因为挣扎,她的睡衣从肩膀滑落。付思远眼中一沉,粗暴地撕开了她的衣服。

    “不……”秦思米觉得有些恐惧,拒绝他的触碰。最怕的就是他这样不加掩饰的强迫自己,疼得厉害。

    “呵!”伏在她的耳边,付思远轻哼了一声,“你嫁给我不就是想要这个么?我满足你啊!”

    秦思米紧咬嘴唇不敢出声,因为他的粗暴,她疼得五官都堆在了一起。

    她脸色苍白如纸,一点都不喜欢付思远这样。

    她知道他在发泄,就因为自己伤了他心尖上的人!可是,为什么他都不听自己解释呢?

    分明就是沈妍自己跑出去的,跟她有什么关系?

    “思远,能不能轻点,疼……”因为剧烈地疼痛,她的嘴唇都被咬破了。

    付思远嗤笑了一声,动作却没有因为她的疼痛而减轻,“疼?你有没有想过沈妍被卷入车轮底下时有多疼?”

    “不是我,是她自己冲出去的?!鼻厮济缀峤馐?。

    她的话他根本就听不进去,疼?也不想想当年她甩了自己的时候自己有多疼?

    不满意她的不配合,付思远很快就结束了这场战役。

    浑身像是抽干了力气,秦思米瘫倒在地。汗渍混合着水渍,狼狈不堪,眼前一片模糊。

    付思远穿好衣服站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就像是看着一个被人丢弃的玩物。

    “别忘了自己的身份,还以为自己是秦家大小姐吗?你要是再敢动沈妍,那你就别想见到你弟弟?!?

    “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要娶我?”秦思米想要努力看清他的脸,但眼前一片模糊?!凹热恢朗俏彝屏松蝈?,你为什么不杀了我报仇?”

    “呵,要你的命易如反掌?!备端荚俄幸黄?,露出嗜血的微笑?!拔乙慊钭?,好好的活着。沈妍骨髓出了毛病,你不是想死吗,好好养着,骨髓移植给沈妍?!?

    瞳孔蓦然放大,她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心中一片悲凉,哽咽着问道。

    “付思远,你在说什么你知道吗?”她的骨髓,凭什么要捐给那个女人?

    “你以为你活着的作用是什么?”他厉声训斥,毫不犹豫地甩手离开。

    秦思米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心里痛得厉害。骨子里传来剧烈的疼痛,病发时总能将她折磨得死去活来的,大口大口地咳血。

    她的命不长了,以为嫁给他算是圆了自己当年的梦。

    但如今看来,这场梦也该醒了。他的心,从来都不在自己的身上。

    第二章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深夜病发,秦思米痛得蜷缩在地上,清冷地月光照在她的身上,显得尤为的可怜?;毓?,她身边一个朋友都没有。

    她必须要去医院看看,她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从病房中出来,她面色苍白,捏着诊断书的手也在剧烈地颤抖着。没想到病情恶化得这么严重,她真的只剩下几个月了。

    “思米?”

    一声惊呼让秦思米回神,顺着声音来源处望去,看见不远处的沈妍坐在轮椅上惊讶地看着自己。

    秦思米飞快地将诊断书给收起来,没打算跟沈妍说话,径直从她身边离开。

    但沈妍却没有要放过她的打算,开口拦住了她。

    “你这么急着走是因为害怕吗?秦思米,你害怕看见我现在的样子,你害怕思远把你的骨髓拿给我?”沈妍的眼中闪着诡异的光芒,全程都在盯着秦思米。

    不想听她揭露那些藏在暗流下的事实,秦思米没有理会她继续往前走去。

    秦思米越是害怕,沈妍就越是高兴,她摇着轮椅一步步地追了上去,阴魂不散地跟在秦思米的身后。

    “秦思米,很感谢你当初将骨髓捐给思远,如今又要你将剩下完好无损的骨髓捐给我。你说,到时候的你的命还会有多长呢?”

    沈妍的声音并不大,但却像是毒蛇一样悄无声息地钻进了秦思米的心中。她握紧双拳猛地转过身去,皱着眉头盯着沈妍,努力在忍耐自己的怒火。

    难以想象,这个一心算计自己的会是当初那个天真无比的小姑娘。

    “沈妍,你别高兴地太早,你千方百计的想要陷害我,如今你的腿不是也断了么!”

    沈妍最讨厌秦思米的就是她这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面色微变,很快又浮上了一层笑意?!拔业耐榷狭嗣还叵?,反正付太太的位置很快就会变成我的了,到时候看看是谁饶得过谁?!?

    “贱人!”秦思米再也忍不住了,大步地走上去前一巴掌狠狠地甩在了沈妍的脸上。

    沈妍的脸顿时变得通红,视线在瞥到往这边走来的人身上,她不怒反笑?!扒厮济?,就算你们结婚了又怎么样,现在他的心还不是在我的身上?这一年来,他对我可是无微不至呢!”

    “你知道思远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吗?因为当初给他捐献骨髓的人是我啊!”

    她笑得一脸无害,却让秦思米气得整个身子都在颤抖着。一把拉起沈妍,一脚踢开了沈妍坐着的轮椅?;姑坏人陨蝈趺囱?,胳膊就被人狠狠地打了下去。

    付思远从她的手中将沈妍给夺了过去,反手用力将她推开。秦思米没站稳,一下子就撞在了墙上,她闷哼一声。

    付思远极尽温柔地抱着沈妍在椅子上坐下,沈妍眼角带泪,可怜兮兮地拉着付思远的衣袖抽泣道。

    “思远,别怪思米了,她也不是故意推我的,是我自己倒霉被卷入车轮底下……”

    “说什么傻话呢,真相都清清楚楚的,我一定不会放过对你下手的人?!彼幕盎姑凰低昃捅桓端荚陡蚨狭?,付思远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狠厉,扫了一眼眼睛有些泛红的秦思米。

    不知为何,在看到秦思米如此憔悴的时候,他心中有一丝地抽痛。

    “你要对沈妍做什么?秦思米,你再敢动沈妍一下试试,我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第三章 道歉

    秦思米没有说话,微微扯了扯嘴角,努力不让自己变得很狼狈。淡淡地看着他,眼中毫无波澜一滩死寂。

    看到她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付思远觉得很不耐烦,厉声喝道,“向沈妍道歉!”

    秦思米的脸上终于有了神色,她嘲讽地看着付思远,“凭什么道歉?付思远,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欺负她了?”

    明面上装作十分地平静,但秦思米的心里早已经是痛得无法呼吸。伴随着身体里的骨髓在隐隐作痛,她不想让付思远看出自己的狼狈,在咬牙坚持着。

    没想到她敢忤逆自己,付思远上前一步掐住她的脖子,眸中闪过一丝杀意,眼神阴鸷地说道,“向沈妍道歉!”

    秦思米佯装作看不见付思远心中的恨意,透过他能清晰地看见身后沈妍弯起的得意唇角。她索性放弃了挣扎,就这样死了也好,再也不用受付思远的凌辱了。

    她的举动彻底激怒了付思远,当下也不管沈妍就带着秦思米走进了最近的一间病房。进了病房,付思远反手就将门给反锁了,带着未达眼底的笑容一步步走近秦思米。

    知道他要做什么,秦思米惊恐地摇摇头,一步步往后退着,“付思远,这里是医院,你疯了吗?”

    “你知道忤逆我的后果,怎么,是我昨晚没有满足你吗,让你还有力气在这里对沈妍下手?”说着粗暴地扯开了自己的领带。

    他的话像是一把刀子狠狠地切开了秦思米的心脏,血流不止。

    不管秦思米是不是愿意,他一把扯过她压在床上,疯狂地噬咬着。

    从一开始地反抗到最后的放弃,秦思米觉得自己像是从地狱里走过了一遭。

    付思远离开的时候厌恶地看了她一眼,双眼空洞无神的样子让他心中一阵难受,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细细密密的疼。

    可是,她有什么资格呢?在她当初丢下自己的时候,她就没有资格让自己心疼了。

    仿佛是看出了她心中所想,付思远嘲讽地弯起了唇角,“不要妄想自杀,你死了,还有你那等着救命的弟弟可怎么办?”

    他的话成功地将秦思米的思绪勾回来,她还有一个等着自己救命的弟弟……忽然低声笑了起来,笑声凄凉。

    这辈子,她怕是永远都不能安生了。

    秦思米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付思远早已经不在了,她习惯性地弯了弯唇角,好似这样就能安慰自己她还活着。

    整理好自己,重新补好妆,画上精致的口红,确定自己精神饱满后才大步地去了秦煜的病房。

    推开病房的大门,床上十几岁的少年猛然转过头来,看见秦思米出现惊喜地喊了起来。

    “姐……”

    秦思米也露出一抹温柔地笑容,心中却是一片凄凉。

    她弟弟,肾脏有问题,能不能渡过危险期还是个未知数?;共坏人呓?,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就里面走了出来,看着秦思米那副妖娆无比的模样心中是气不打一处来。

    几个巴掌顿时落在了秦思米的身上,口中还在骂骂咧咧的?!澳阏飧鏊姥就?,让你交钱你去哪里了,你弟弟都变成了这样,难不成想看着自己弟弟去死?”

    看见秦煜担忧地眼神,秦思米摇摇头,她知道这个时候解释没有任何作用。

    第四章 家庭催债

    见秦思米不说话,女人的巴掌顿时就落在了她的身上。很快,她的脸上、身上都布满了女人的巴掌印。

    这样的事情秦思米早就已经习惯了,站在那里任由女人动手,就像是一个毫无生气的娃娃一般任人摧残。

    女人打够了松了一口气,末了觉得有些不解气,一脚踢在秦思米的腿上。秦思米一个没站稳就这样直挺挺地跪了下去,看得秦煜惊呼出声。

    “妈,你怎么能这样对姐?”

    女人不满地瞪了他一眼,翻了个白眼在一边坐下,“你这个亲弟弟在病床上等着钱做手术,她身为姐姐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彼底庞挚贾缸徘厮济椎谋橇郝?。

    一年前年前,秦家破产,父亲被关入狱。四个月前,父亲惨死在牢中,死因不明,只留下他们孤儿寡母的。

    “我知道你早就看不惯我们母子了,你就等着你弟弟没钱治病死了,然后逼死我你就可以当你的富太太去了。秦思米,你可真是打得好算盘?!?

    女人在那里喋喋不休的说着,秦思米有些无奈,冲着秦煜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起身摸了摸秦煜的脑袋,却被女人一下给打掉了。

    秦思米有些尴尬地顿在那里,讪讪地搓搓手,“小煜你放心,姐姐一定会拿到钱救你的?!?

    “嗯,我相信姐姐?!鼻仂下冻鲆荒ㄐθ?,冲着秦思米比出个胜利的姿势,看得秦思米心中一酸。

    “嫁了个有钱的男人,自己在那里享清福,不知道拿点出来救命!”女人依旧没给秦思米好脸色,不满地说着。

    秦思米知道自己再待下去也没有意义,跟秦煜说了会话之后便离开了。

    走出门女人追了上来,秦思米看着她,终于喊了一声,“妈!”

    女人轻哼了一声,“别喊我妈,我可受不起。秦煜要准备动手术了,没有两百万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赶紧拿钱来吧?!?

    两百万?秦思米脑中忽然炸开了花。如今的她没有工作,哪里来的两百万?以前所有的积蓄都给秦煜治病了。

    啜喏着开口,“妈,我手上暂时没有这么多,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

    她的声音很小,女人却不依不饶,戳着她的脊梁骨骂,“你这个女人心怎么这么狠,秦煜好歹也是你的弟弟吧,你怎么不盼着他好,居然要置他于死地?”

    秦思米无奈地看着女人,“妈,我会尽力想办法的,给我一点时间?!?

    漫无目的地走在街头,秦思米感受到了深深地无奈。两百万,不是两万,这笔巨额她要去哪里找?

    失魂落魄地走到了一家娱乐会所门前,望着里面奢靡的景象,秦思米的脸上浮现一抹凄凉的笑容。思考了半天,她还是没有勇气去这样的地方,扭头离开。

    第二天一大早,秦思米接到了医院的电话。

    “秦小姐,跟你弟弟相匹配的肾源已经找到了,现在只等手术费到位,否则肾源就会安排给别人,你弟弟……”

    第五章 走到了那一步

    秦思米脑海中响起的是医生最后的那番话,没有那笔两百万,她弟弟是必死无疑。

    她有些无奈,没人能帮助自己,亲戚朋友都被自己借了个遍。

    掏出手机下意识地给付思远打了个电话,听着对面传来的“嘟嘟”声,她有些紧张,担心他不会接电话。

    出乎意料的,付思远很快就接了电话,语气十分地不耐,“什么事?”

    秦思米有些欣喜,张口想说些什么,却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女人的娇喘声。秦思米脸上的笑容顿时消散不见,她握紧了双拳,在隐忍着怒气。

    没有听见她的声音,付思远不耐烦地重复了一遍。

    “付思远,能不能借我两百万?”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音,如果此时有一面镜子,她能看见自己已经堆积在一起的眉眼,十分的自卑。

    电话中传来了一声嗤笑,“两百万,凭什么给你?”

    “我弟弟……”

    “谎话连篇,秦思米,你为了钱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彼叶狭说缁?,根本不给她任何解释的机会。

    上个月才给了她妈妈一百万,现在又来要钱?真的以为他付思远是提款机吗?就算是那也要看自己的心情。

    一瞬间,秦思米觉得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他不相信她,她也找不到任何来钱的途径。忍不住蹲在马路上嚎啕大哭起来,十分地无助。

    风卷起地上的枯枝落叶,扫在了秦思米的身上,看起来像是流落街头的人。

    再次站在那家娱乐会所前,她深吸一口气,将所有的郁气屏摒退,换上了一抹妖娆的笑容走了进去。

    秦思米很漂亮,略微打扮一下让人移不开目光。

    包厢内,灯光昏暗且暧昧,放着适合气氛的暧昧歌曲。

    “听说严总最近又拿下了城东的那片废弃工厂,真是好本事啊!”敢从政府手中拿东西,周围的人一个劲地夸赞着。

    秦思米蹲在地上为那些人倒酒,面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充耳不闻其他的事情。她只知道,如果自己多卖些酒,她弟弟的命就有救了。

    严政的目光透露着一股子的清冷,仿佛没有听见那群人说的话,视线却是落在了秦思米的身上。贴身的衣服将她的身材勾勒得一览无遗,模样倒是有几分清纯。

    他的目光看向了身边的人,其中一人会意的将手中的酒甩在地上。整个包厢内的人都被吓了一跳,秦思米吃惊地看着已经碎裂的酒瓶,心中一阵哀嚎。

    一个劲地道歉,争取不要让客人生气,不然的话今天自己就白干了。堂堂的秦家大小姐,居然沦落到为人倒酒的地步。

    严政板着一张脸,指着面前的一瓶酒看着秦思米道,“给我喝了这瓶酒?!?

    语气中带着不容置否地肯定,秦思米面色白了白。她不会喝酒,但此刻整个包厢内的人都在盯着自己,她知道如果自己不喝的话等待自己的可能不会是什么好结果。

    深吸一口气,秦思米拿过酒瓶摆出应勇就义的样子直接往肚子里面灌。

    一瓶酒下肚,她已经是喝得晕头转向的,脸颊陀红,带着一丝妖艳的美。

    严政的目光落在了秦思米的身上,勾了勾唇角,喉结却是略微动了动,可真是个美人儿,倒是让自己有了几分兴趣,他舔了舔唇角,眼中闪着诡异的光芒。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