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体彩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完结)温岚馨封烨小说_月下锦书香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16 10:02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月下锦书香》是由“赵涵雅”所著,故事的男女主角是温岚馨、封烨,因为一场误会,封烨恨透了她,绑架了她的孩子。

     

    温岚馨封烨_月下锦书香在线阅读

    第一章:给我生孩子

    “如果还想活着离开这里,你知道该怎么做。”

    低沉的嗓音在耳畔响起,温岚馨浑身一颤,紧接着瞳孔放大。

    她一定要活着,才能看到儿子,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知道了,封少。”

    温岚馨咬着牙解开了扣子,风情万种将手搭在封烨的脖子上,毫不犹豫地凑上去。

    男人身上淡淡的味道,和过去一样的吸引着她。

    解开他的衬衫,露出结实的胸膛,温岚馨登时脸红了。

    “快点。”男人不耐烦的语气让她无地自容,好像一只无形的手打在她脸上,不痛不痒,滋味却难耐。

    虽待过风月场,她也一直坚守清白,唯一越界的,就只那么一次。

    只一回想,就好像一场梦。

    稍愣了一下,她的动作加快,攀附在男人身上,做着娇羞的动作,由慢到快。

    卧房里不间断的喘息声此起彼伏,她以为能忍住,但那不争气的娇吟从唇齿间流露。

    不多时,听到男人的一声低哼,她明白,终于结束了,浑身瘫软在男人身上。

    “起来,滚出去。”

    冰冷的声音从他的薄唇吐出。

    他在提醒她,这不过是她的任务,和爱情无关。

    “这是最后一次了吧?”

    她穿好衣服,合身的旗袍展现了玲珑的曲线,袖口多了一个裂缝,也毫不在意。

    “在你没怀上孩子之前,都不算最后一次。”

    男人的薄唇昭示着他的薄情,可即使他再怎么薄情,她也没法恨他。

    温岚馨背过身子,这些日子她越发清瘦了。

    “封烨,当初你为什么不直接把我杀了?”

    她的眼眶微红,陈年旧事又浮现眼前。

    眼前的男人冷笑,扣好扣子,穿戴齐整地走到她面前,伸手扼住她纤细的脖子,“我为什么要杀了你?你跟穆靖和苟且的时候,有想过我吗?既然你都能给穆靖和生孩子,为什么不能给我封烨生?!”

    孔武有力的手放下,温岚馨的脖子上是青紫的印记,封烨心里微微有些疼,但一想到她背叛了自己,那一丝的心疼不复存在!

    “因为我压根就不爱你!你满意了吗?像你这样冷血的人,根本不配有孩子!”

    她的眼眶不由湿润,不服输的脾性究竟还是没改。

    封烨嘴露轻蔑,下一刻就是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

    “穆靖和就配吗?你以为你去勾引他,他就能让你过上锦衣玉食的日子了?他现在在法国正快活呢,而你,只是一个玩物罢了!温岚馨,你真是我见过最下贱的女人!”

    被深爱的人说下贱,如同利箭穿过胸膛。

    “下贱?我这么下贱你怎么还要跟我生孩子???”

    她仍然是倔强,再怎么难过也要说出带刺的话来。

    “看来你并不是那么在乎那个野种?要不然,让他就此消失?你觉得怎么样?”

    带着攻击意味的眼神,让温岚馨头脑立刻清醒。

    她答应穆思菱永远不告诉封烨真相,但孩子不能有事!

    “你可真卑鄙!”温岚馨发狠道,“不许动他,否则我死也不会让你如愿。”

    “那要看你的表现。”

    封烨淡笑,威胁的语气令人心寒。

    她闭口不言,眼白处溢出红色的血丝,想了想等着她的小人儿,温岚馨还是屈服了。

    “好了,可以滚了。”

    他一贯爱羞辱人,温岚馨感到稀松平常,理了理褶皱的旗袍,迈着依旧优雅的步子,推门出去。

     

    第二章:你无法生育?

    一股很强劲的力道将温岚馨推倒在地,她的尾骨感到剧烈的疼痛,只听她轻轻一声,“嘶”。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八年了,你居然还纠缠着阿烨!若非我跟了过来,不知道还要被瞒到什么时候!”

    来人正是封烨的妻子,津城名媛——穆思菱。

    此时她两眼发红看着地上露出大腿的温岚馨,以及她那嫩白的皮肤上的印记,心里越发的恨了。

    “封太太,你弄错了,是你的丈夫要我给他生孩子,难不成,封太太你无法生育?”

    温岚馨忍着背后的剧痛,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提到孩子,穆思菱的脸霎时间白了,指着地上的温岚馨大声质问着封烨。

    “阿烨,这个女人说的是真的吗?你为什么要让她给你生孩子?你不是说你不会嫌弃我不能生孩子吗,当年她是怎么对我的难道你都忘了?”

    一连串的质问使得封烨的眉头皱了起来,遂即站起身,绕过温岚馨,走到穆思菱身边,将她因愤怒掉落的发丝挽到后面去。

    “思菱,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他对穆思菱的语气格外温柔,扭头瞥了一眼温岚馨,“是她害的你没了孩子,我当然要让她还我们一个孩子。”

    这话穆思菱乍一听,觉得好像封烨是向着自己的,可仔细一想,总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温岚馨却心头一颤,原来他这样侮辱她,只是为了穆思菱。

    只是为了还穆思菱一个孩子?她的心痛的,就好像结痂许久的伤口,突然被撕开一样。

    她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强迫自己的嘴角扯出一丝笑容,“你瞧,你丈夫多么爱你,不惜和别的女人生孩子来补偿你,真是令人感动。”

    封烨好不容易把穆思菱的情绪安稳下来,温岚馨的一句话把穆思菱的怒火又给勾了起来。

    “啪。”

    这个巴掌在温岚馨的预料之内。

    “你就只会打我是吗?有本事,就管好你自己的男人,让他赶紧放我走!”

    穆思菱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不过温岚馨的话倒是提醒了她,她转身目光炯炯地看着封烨,“阿烨,你让她滚出咱们家吧,我不想再看见她!”

    封烨的薄唇紧闭,眼神阴鸷而凛冽,直勾勾地看着温岚馨。

    “你以为你挑衅,我就会让你走?”他指的是温岚馨。

    穆思菱面色一变,封烨根本没有看她,也丝毫没有听进去她的话。

    她心中警铃大作,都这么多年了,他居然还是没能忘掉这个戏子。

    温岚馨苦笑,果然被他看穿了。

    “封太太,看来你这么多年,也没得到他的心啊,可笑你用了那么多的心思!”

    穆思菱恨极,这个女人真是阴魂不散!

    震怒之余,她看向了封烨,只见他神色不太对,她急忙伸手拦住封烨的手臂,“阿烨,咱们回去吧,你想留着她,我也不反对。”

    几乎是哀求的语气。

    封烨面上显出一丝疑惑,“你难道不恨她?”

    穆思菱摇摇头,“恨她有什么用,也改变不了我已经不能生育的事实,我们回去好不好,我不想看见这个女人。”

    穆思菱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这一副好嗓子,男人一听心就软了。

    “好,咱们回家。”

    封烨将外套拿起来,带着穆思菱离开了房间。

    临走还不忘给看守的人留下一句,“看好她,她要是跑了你们谁也别想好过。”

    温岚馨在地上坐了良久,她不恨封烨,是她为了父亲隐瞒了真相,可她没想到封烨会这么恨她。

    其实当初她和穆靖和什么也没发生,只不过是被人下了药放在了了同一张床上罢了,她一度想要辩解,可她爹的命被穆思菱捏在手里,她只能默不作声。

    再次重逢,她多么想告诉封烨,她是清白的,她从来都只爱他一个人。

    他却绑架了她的孩子要挟她。

    可那明明就是他的亲骨肉,他怎么能这么狠心?

    怎么能?

     

    第三章:死没那么容易

    “明天早上之前,必须把这些衣服洗完!”

    中年妇女脸上的褶子此刻在温岚馨的眼里,是那么的令人憎恶。

    “你看什么看?自己下作非要做太太和先生之间的小三!呸!上不了台面的东西,让你洗衣服都是轻的,要我是太太,非把你扔到护城河里去喂鱼!”

    看温岚馨瞪她,那婆子心里不满,出口大骂起来。

    堆在温岚馨面前的,是高高的一摞脏衣服,温岚馨站直了身子,冷笑一番,“你也不过就是人家的一条狗,得意什么?”

    那婆子是穆思菱的奶娘,什么时候被人这么骂过,抬起手来就要给温岚馨点颜色看看,手刚到半空,温岚馨支起纤细的胳膊握住她的手腕,凌厉的眼神看着她,叫那婆子浑身一颤。

    “你给我放开!太太要是知道你这么对我,一定不会轻饶你的!”

    温岚馨冷哼一声,狠狠地甩掉她的手,“你记住,我可不是任人宰割的小羊羔,你主子欺负我,那是因为她握着我的把柄!要做狗就乖乖的别出声,免得被人揍了吃闷亏!”

    那婆子本想反驳些什么,可看温岚馨那狠绝的模样,咬了咬牙,推门出去了。

    第二天晨起日头还有一半没出来,温岚馨坐在水盆旁边,揉搓着还未洗完的几件脏衣服。

    穆思菱怒气冲冲地带着昨日那婆子寻了过来,只见她叉着腰,全然没了往日温柔贤淑的做派,活像弄堂里与柴米油盐作伴的妇人一般,绛紫色的旗袍着实掉了价。

    “温岚馨,你忘了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现在这是又反悔了?当初就不该放走你那老父!我告诉你,我照样还可以让人抓了你爹,随便安插一个罪名,死在巡捕房里面!”

    如果有的选择,她宁愿从没遇见过封烨!

    温岚馨已经起皮的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哑口无言。

    她不能让穆思菱知道那孩子的存在,穆思菱比封烨还极端。

    可一边是父亲,一边是孩子,她一个也不能失去。

    “穆思菱,你不许动我爹!我们之间的恩怨,不要把我爹给牵扯进来!”

    “怎么了?既然你还心疼你那不中用的爹,就尽快给我滚出封家!”

    穆思菱气急,抬腿将水盆踢倒,盆里的污水溅了温岚馨满满一身。

    她的发丝都结成一股一股的,水滴顺着结股的发丝缓缓滴下来,看着好不狼狈。

    温岚馨伸手拨过浸湿的发丝,抹去脸上的污水,嘴角带着无边的嘲讽。

    “封太太,是你的先生,封烨!他不许我离开!”

    穆思菱心里非常清楚不是温岚馨的错,但嫉妒让她发狂。

    “张妈,通知巡捕房的人,去办这件事!”

    她根本不理会温岚馨的解释,只顾发泄自己的怒意。

    “穆思菱,你果真不怕遭报应吗?毁了我的声誉还不算,还要害死我爹?既然你这么想让我离开封烨,那好,我会让你如愿!”

    温岚馨心一横,转身朝着身边的井边冲了过去——

     

    第四章:为了他拒绝我?

    “张妈!快!快拦住她!”

    穆思菱只是想让她滚出封家,可不想让她死。

    这死法太便宜她了!

    “你们在做什么?!”

    来的居然是封烨!

    张妈去扶温岚馨的手停在空中,不知该不该继续。

    谁也没想到封烨会在这个时候来别院!

    穆思菱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

    陪伴封烨这么多年,她深知封烨是什么脾性,霎时间狠心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挤出一星半点的眼泪,走到封烨身边,极其自然地挽住封烨的手臂。

    “阿烨,这个女人欺负张妈,你也知道张妈是我的奶娘,在我眼里就像是亲生母亲一样,我就是想让她道个歉。谁能想到她连道歉都不肯,居然就直接寻死了。”

    娇嗔的语气和刚才叉腰怒骂的完全是两个人。

    温岚馨撞的头破血流,视线逐渐模糊。

    封烨的眸光晦暗不明,“福来,把她带到地窖去,没我的吩咐,谁也不许进去!”

    福来跟了封烨十几年,封烨吩咐他去,张妈讪讪地退了回来,垂手站在穆思菱身后,没有了方才的趾高气扬。

    地窖寒冷彻骨,温岚馨受了那么重的伤,只怕是雪上加霜。

    穆思菱心满意足地看着福来背着温岚馨去了地窖,转身含情脉脉地看着封烨。

    “阿烨,你不会为了这个女人怪我的,对吗?”

    面对她有意无意的撩拨,封烨神色淡淡地点了点头,他不会为了一个背叛他的女人而去责怪自己的妻子,“该去参加尤司令女儿的婚礼了。”

    见封烨似乎没生气,搁在穆思菱心头的石头放下,笑容明媚。

    她知封烨对温岚馨,还有恨。

    夜间的封家极为清净,地窖的寒气逼得温岚馨醒来,她额头上的伤口已经结痂,只余残血。

    “你醒了?”

    低沉的声音响起,她这才借着忽明忽暗的烛火,注意到酒坛子边上冷峻的身影。

    心一下子就沉了!

    “封少这么晚还有空来看我这个‘贱人’?”

    “怎么,难不成你以为,来的人会是穆靖和?”

    封烨骨节分明的手指掐住她的下巴。

    温岚馨的眸子一紧,他始终是不相信她,这样也好,免得她忍不住说出真相来。

    “是啊,虽然知道他不可能来,可总比没盼头的好,封少你说是不是?”

    这话惹怒了封烨,他欺身上来,粗鲁地解开她旗袍的扣子,动作丝毫不怜悯。

    白皙的皮肤裸露在地窖冰冷的空气中,温岚馨忍不住打了一个颤,伸手拦住封烨。

    “封少,别这样。”

    她纵然沦落至此,心底仍然期盼他能对她有一丝的怜惜,不愿真为下贱。

    “你为了穆靖和拒绝我?”

    封烨充满怒火的视线落在她的额头,原本的些许怜悯抛到脑后!

    温岚馨拼命摇头,清泪润湿她的脸颊。

    “不,不是这样的!”

    积攒了太久的委屈让温岚馨几近崩溃,她就快要撑不住了。

    她有多么爱他,现在就有多么难过。

    封烨就好像一头失去理智的雄狮,朝着她怒吼!

    “温岚馨,你以为我是傻子吗?!”

    空气中,粉色的旗袍被撕了个粉碎。

     

    第五章:发烧了

    温岚馨绝望地闭上了双眼,额头伤口的痛远不及心痛的十分之一。

    过了半晌,封烨放开了禁锢她的双手,面无表情站了起来,低头看她一眼,转身出了地窖,连件外套也不给她留,任由她被寒气冻的发抖。

    她发烧了,可没人知道。每日倒是有人来送饭,却也只是放在门口。除了封烨,没人敢进地窖看她,而封烨已经好几天没来了。

    温岚馨的头昏昏沉沉的,朦胧中瞧见一个人从地窖口走了下来,她心中一紧,正欲坐起来。

    “温姐姐!”

    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梳着双髻,身着粗布衣裳,相貌清丽。她怀里捧着一个包袱,笑吟吟地走了过来,跪坐在温岚馨身边。

    “你是?”温岚馨看这丫头面熟,却想不起来是谁。

    那丫头握住她的手,“温姐姐,我是青云,八年前要不是你好心帮我,恐怕我早就一头撞死了。”

    经她这么一说,温岚馨似乎想起来了,八年前她还在百花楼的时候,青云被她母亲送到百花楼,只是为了那几个袁大头。

    她便想起自己的遭遇,对青云同情起来,去了妈妈那里,用原本自己的赎身钱,给了青云自由。

    “你怎么会在这里?封少不让人来这里,你快点出去吧!”温岚馨不想连累其他人,催促着青云离开。

    青云却摇了摇头,“温姐姐,当年若不是你,就不会有现在的青云。我来的时候观察过,现在正是吃饭的时辰,看守的人都忙着吃饭,谁也想不到我会来,姐姐你就放心吧!”

    “青云,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看她有备而来,温岚馨不由奇怪。

    青云打开包袱,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来,放在温岚馨身边,“温姐姐,我现在在封府老太太身边伺候,前两天听院子里的姐姐们闲聊,知道你有难,这就急忙过来找你了!来的匆忙,想着姐姐在地窖这么多天,衣裳也该换了,还拿了一些糕点给姐姐尝尝。”

    想不到在这无情的封府居然还有人真的在关心着她,温岚馨心里一暖,拿起衣服就准备换,只是身子不争气,压根起不来。

    青云见状扶她起来,触到她的皮肤滚烫,“温姐姐,你这是发烧了!”

    温岚馨无力地点了点头。

    青云露出担忧的神色,“姐姐你等着,我这就出去给你寻药来,这发烧可耽误不得!”

    温岚馨一把抓住她的手,“青云,别去了,我的命反正也不值钱,你没必要为我这么冒风险。”

    青云摇头,“温姐姐,你不能就这么放弃,你放心,我知道怎么躲开门口看守的人,最晚明天,我一定把药给你送过来!”

    “那你一定要小心,如果可以,最好还是别再来了。”

    温岚馨想活着,可她不能太自私。

    两个至亲都因她而陷入危险之中,不能再有人受到伤害了!

    青云叫她安心,又替她穿好衣裳,才准备离去。

    “砰!”的一声,地窖的门被人推开!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