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6十1开奖结果查询:(全本)江笙纪凉川小说_你比生命更重要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16 11:01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你比生命更重要》是由“陆拾一”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江笙 纪凉川,江笙被人设计,纪凉川恨透了她,她连给纪凉川生孩子的资格都没有。

    江笙纪凉川小说_你比生命更重要在线阅读

    第一章 出了车祸

    体会过那种极致的死亡吗?

    这世界上爱而不得很正常,为爱而死不稀奇,只有死的瞬间灵魂出窍,才发现原来爱超越了死之前的绝望。

    那天,是江笙和纪凉川结婚五周年的纪念日。

    在家等了纪凉川一天的江笙从面带欣喜到心如死灰。

    手里拿着验孕单,她已经怀孕两个月了。

    她想,只要他们有个孩子,五年的婚姻还有希望,纪凉川的心会被融化,等到今天却等不到纪凉川的身影。

    望着时钟转到十二点,江笙忍不住给纪凉川打电话。

    半会,那头冷淡的道,“喂。”

    每次打电话给纪凉川,莫过于江笙是小心翼翼的,她不知如何开口,许久未说话。

    “没事就挂了!”

    “等等。”江笙急切的喊道,咬着唇,“凉川,你怎么还没回来,你不知道今天是我们结婚五周年吗?”

    “重要吗?没其他事情别打电话给我。”

    “问你一个问题。”江笙忐忑着要不要说,试探着问道,“要是我怀孕了,我们能不能回到以前?”

    这话一出,仿佛空气中凝结一层冰霜,江笙的心在打鼓似的。

    “呵。”纪凉川讽刺的冷笑,“江笙,你在做梦吗,你觉得我会让你留下我的野种吗?”

    野种?

    紧握电话,等待答案的江笙面色惨白,手里的验孕单掉在地上,所有的热情都被他的一声“野种”给打散了。

    “凉川,是不是我们离婚了,你就没那么讨厌我了?”

    这五年,一直都是她追着纪凉川,她知道他无法原谅自己,怪她拆散了他和莫夏。

    可感情这回事,总有一个人会受伤,她不是故意夹在中间阻碍他们。

    五年的守候似乎一直都是错的。

    她可以成全他们,没有什么是她不能接受的。

    江笙看了桌上的离婚协议书,她想,如果孩子挽留不了纪凉川,那么她就放手吧。

    “安分做好你的纪太太,别总问这些不切实际的问题,如果你怀孕了,就去打掉!”

    砰的一声挂断了,江笙宛若坠入了深渊。

    她和纪凉川一直都是这样,就算是夫妻也水火不容。

    不对,是她再怎么热情也融不化纪凉川这座冰山。

    江笙坐在沙发上坐了一夜,随着黎明的到来,心也就凉了。

    她苦涩的笑了笑,拿过笔艰难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上名字,眼泪滑落,花了眼睛,也花了她的名字。

    她保持着接电话的姿势,尽管那头没声音了,还镇定的说,“凉川,你不说,我也会成全你的。”

    离婚协议书静静的躺在茶几上,江笙也随着离开了家。

    医院。

    纪凉川不要孩子,那么她就把孩子打掉,何必增加他们之间的怨恨,可走到门口又舍不得,这毕竟是她肚子的一块肉。

    “凉川,其实你不必陪我来,我就是来做个检查。”

    “医生没说什么吧,你怀着孕,我照顾你是应该的。”

    江笙一转头,看到纪凉川从医院门口出来,那一刻,江笙似乎听到有什么从心底坠落,整个掉入了一个黑洞之中。

    莫夏好像怀孕几个月了,从妇产科出来,抚摸着凸出一点的肚子,望着纪凉川一脸的幸福。

    纪凉川随着微微一笑,两个人亲密的搂在一起。

    五年都过去了,她知道纪凉川不快乐,所以也从未见过他的笑容。

    在莫夏面前,他轻而易举就能展现出来。

    莫夏怀孕了,昨天他寸步不离的待在莫夏身边,甚至都不要她肚子的孩子了。

    望着他们越走越远,江笙脚就像生了根似的走不动了。

    脸上凉凉的,一抹,全部都是泪。

    原来心是这么痛。

    看着他们走到人行道,一步步离开她的视线,江笙泪流满面,再也忍不住追了过去,“凉川,凉川。”

    吱——

    急刹车声,伴随着“砰”的巨响,一个沉重的身体落地。

    “出车祸了,出车祸了!”

    一群人在大叫。

    一地的鲜血,江笙躺在血泊之中,血红的颜色模糊了眼睛,双腿间的鲜血源源不断。

    她转头,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纪凉川侧头时上扬的嘴角,满是鲜血的手抬起,艰难的喊道,“凉川,不要走。”

    第二章 抢救无效去世

    江笙感觉到自己飘起来了,没有疼痛感,从那种坠入黑暗被束缚的感觉脱离出来。

    她四处寻找着纪凉川的身影,周围已经找不到了。

    只听到救护车的鸣笛声,刚才还围在一起的人逐渐散开。

    江笙看到自己被人抬进了车子里,血肉模糊,而她的人为何还飘在空中?

    她死了吗?

    江笙震惊,无法想,这个事实太可怕了。

    她死了,纪凉川才更自由,就算她死,估计纪凉川也不会有任何的心痛。

    江笙发现自己不是用走的,整个身体轻飘飘的在半空中。

    还好,她记得回家的路,记得纪凉川。

    回到家,门口放着两双鞋,有一双是莫夏的,这刺痛了她的双眼,纪凉川把人都带回家了。

    “凉川。”

    进入房间,莫夏就抱住了纪凉川的后腰,“我们和好吧,不管你有没有结婚,我都想和你在一起。”

    纪凉川皱着眉,扯开莫夏的手臂,“莫夏,别这样。”

    “不要。”莫夏带着哭腔,“如果不是江笙,我早就是你的人了,凭什么我要让着她,你不爱她不是吗?你心底的那个人是我。”

    五年过去了,纪凉川对莫夏还是一样狠不下心,望着她哭得梨花带雨的,心一下就软了,他把莫夏搂在怀里,温柔的摸着她的头发,“你还怀着孕,不能太激动。”

    “你只要告诉我,你还爱不爱我,只要这句话就够了。”莫夏哭着说道。

    纪凉川眉头皱得极深,十分复杂。

    和江笙这五年婚姻,他已经习惯平静如水,对任何女人都提不起什么兴趣,可能是心死了,不够激情,没有任何想要拥有一个女人的欲望。

    “莫夏,我和江笙还没离婚,不要再逼我。”

    莫夏咬着嘴唇,“那你和江笙离婚呢?”

    “如果我和江笙离婚了,我就会娶你。”纪凉川肯定的回答。

    站在门口看了一会的江笙被刺激得整个眼眶都在发红,他心底还爱着莫夏,所以离婚之后的第一个选择就是娶莫夏。

    心痛吗?

    这么多年,痛苦的那个人一直都是她。

    不管她有没有和纪凉川在一起,受伤的那个人都是她。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结婚五年,我还得不到你的心。

    为什么我认识你十几年,你从未对我施舍过一个笑容,可莫夏的一句话,你就能义无反顾。

    江笙心底许多的怨气,就算带进坟墓,她也割舍不了对纪凉川的爱。

    “走吧,我送你回去。”

    最终,纪凉川带着莫夏离开了家。

    江笙一直跟着纪凉川,她想抚摸他的脸,可从前到现在都不敢触碰,怕他生气而小心翼翼,从心底的畏惧,她一直都过得谨慎小心。

    送走莫夏,纪凉川一个人呆在车里,眼底带着一丝落寞。

    他无法拥有莫夏,以前是最遗憾的事,现在莫夏回来了,他失去了以往那种想要得到她的心。

    凉川,凉川。

    江笙喊着他的名字,希望他能够看自己,在他最孤独最寂寞的时候,她一直都在身边。

    纪凉川沉思了会,开着车子去了公司。

    他突然发现一件奇怪的事,在家里看不到江笙的人影。

    纪凉川觉得不太对劲,又给江笙打了个电话,却没有人接。

    这还是第一次不接电话。

    “江笙呢?”

    纪凉川刚问出口,手机响了,上面显示着江笙的名字。

    纪凉川不耐烦的说道,“你去哪里呢?不是让你老实安分的做好纪太太……”

    “是江小姐的丈夫吗?你妻子抢救无效去世了。

    第三章 他不相信江笙死了

    话一出,纪凉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昨天还和她打电话的江笙怎么可能就死了,他突然笑了一下,完全不相信,“这又是江笙玩的一出吗?想让我担心,在意她?呵呵,你告诉她,她就算死,我也不会掉一滴眼泪,别玩这种把戏。”

    那头的护士脸色都变了,破口大骂,“你怎么是这种人……”

    不听护士说完,纪凉川就啪的一声挂断电话,整个呼吸都变得十分急促,紧握着电话,眼底带着一丝冰冷。

    他不信,不信江笙就死了。

    “他们说江笙死了,可不可笑?”纪凉川问顾西。

    顾西也很震惊。

    飘在空中的江笙望着纪凉川那一脸不信,甚至于恶语相撞,完全不理会的样子,猛然的一股悲伤涌现出来。

    果然,就算她死也不会让纪凉川掉半滴眼泪。

    我死了,我真的死了,凉川,你怎么不难过,你如果难过一下,我还能继续守护你身边,可你这样,我该有什么心思陪着你。

    江笙撕裂的大吼,想要让纪凉川听到,让他感应到自己的存在,可都是徒劳。

    医院又打电话过来,顾西接了,一脸诧然,说道,“纪总,夫人她真的出车祸去世了。”

    这就是个噩耗。

    纪凉川背影一僵,似乎还不能接受,过去叽叽咋咋在他耳边吵闹不停的江笙,哭着求着要让他爱她的江笙,陪伴了他不仅只有五年婚姻,还有这十几年守护的江笙,就这样死了。

    怎么可能,他不相信,不相信。

    下一秒,纪凉川拿着车钥匙去了医院,脸色冷漠,眼底一片寒霜。

    她每天都会给他打电话,今天没有,她消失了,故意让他紧张,想要证明自己的存在。

    一定是这样,这都是江笙的伎俩。

    纪凉川不断的给自己灌输这种思想,江笙命硬,怎么可能这一下子就死了。

    来到医院,医生让他认领尸体,当袋子拉链拉开,露出江笙那张惨白没有血色的脸,明明昨天还在电话里求着他回去,今天就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纪凉川眼底一片震愣,没有任何的表情,周围冰冷的空气中只有沉默。

    过后,纪凉川冷笑了一下,“江笙,你是故意和我玩这一套,没死就赶紧给我起来,别再?;ㄑ?,我不吃这一套。”

    “纪总。”助理忐忑,望着纪凉川那比空气中温度还要冰冷的脸,“夫人已经没有呼吸了。”

    “滚!”

    纪凉川回头瞪着他,毫不犹豫的走出了太平间。

    五年的婚姻,他似乎已经习惯了江笙的存在,尽管他从心底看不上她,瞧不起她,甚至于厌恶她,可习惯是改不了的。

    要用多久去习惯一个人?

    他花费了五年的时间,忘记一个人,又得用多久去忘记江笙的存在。

    纪凉川猛地踩油门,急速在马路上飙车,心情烦躁,就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他的喉咙,透不过气来。

    江笙看着纪凉川不要命的往前冲,心惊肉跳,她连忙去抓方向盘,可发现自己的手穿了过去个,根本就碰不到。

    不要。

    不要再继续了。

    凉川,纪凉川,这样下去你也会死的!

    第四章 就知道你是在骗我

    江笙望着纪凉川那着魔似的表情,十分害怕,她已经死了,不能再让纪凉川承受这样的痛苦。

    你还是担心我的对吗?

    你并没有那么绝情。

    江笙在纪凉川的耳边一遍遍的说道,就算他听不见还是想告诉他,拥抱着他。

    “江笙,你凭什么就这么死了,我还没恨够你,你怎么能死!”

    停下,停下,快停下。

    江笙泪流满面,她知道纪凉川不爱自己,也不想他出事故。

    纪凉川红了眼睛,咬牙切齿,江笙突然的离开让他一时半会无法缓过神,他拼命的踩油门,忽然一辆巨型运货车经过。

    江笙见着,惊恐的盯着前方,“不要!”

    用尽全力,江笙推向方向盘,整个车子随着右拐,不过这并没有驶入安全之地,而是撞到了树上,树下面是一个坡,车子翻滚了两圈。

    江笙双手拥抱着纪凉川,怕他受到伤害,用整个身躯给他做垫背,她闭着眼,竟然也会产生疼痛感。

    砰的一声,车子撞到了石头上恢复平静。

    江笙醒来,听到滴答滴答的声音,车子已经冒烟了,抬头,只见底下在漏油,如果不快速把纪凉川脱离这里,车子会爆炸。

    凉川,醒醒,快要爆炸了,赶紧逃。

    纪凉川处在昏迷之中,完全听不到任何声音。

    浓烟越来越大,江笙想去拉扯纪凉川的手,却发现自己无法拉起,身体是透明的穿过,根本就无事于补。

    凉川,不要,凉川。

    江笙眼泪从眼眶溢出,一遍遍的去拉纪凉川,每次都会从他身上穿过。

    一下子燃起了火,江笙看着漏油的地方烟越来越大,一股冲击力从头顶冒出,她歇斯底里的喊道,“凉川,快醒来,我要带你走,我不能看着你死!”

    “江笙……”

    纪凉川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喊自己,睁开眼,似乎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我就知道你在骗我。”

    “凉川。”江笙擦掉眼泪,抱住他的身体,一步步把他拖出车内。

    如果可以,她也希望能和纪凉川死在一起,可是她知道不能太自私。

    纪凉川有大把的好时光,没必要和她一样做个孤魂野鬼。

    江笙用单薄的身躯把纪凉川给抬出来,疼痛快要把她撕裂,就好像整个灵魂在拉扯,下一秒就会魂飞魄散。

    她已经顾不上了,心底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他好好活下去。

    砰——

    车子爆炸了!

    江笙第一个反应就是全身覆盖着纪凉川,爆炸的碎片全砸在她身上,就像是要把她的灵魂撕碎,江笙苍白的脸变得有些透明,她咬着牙,坚持住,搂着纪凉川做了他唯一的护身符。

    “凉川,我成全你和莫夏,不要再折磨我了,我什么都不要了,只希望你好好活着。”

    纪凉川满身的血,源源不断的,江笙抱着他的头,一遍遍的的说着,她什么都可以不要,没有什么比绝望更可怕。

    在纪凉川身上摸索着手机,江笙快速拨打急救电话,话还没说完,身体又变成透明,手机掉在了地上。

    不过,纪凉川还是被送到了医院。

    “江笙,江笙!”

    第五章 赶紧把江笙火化了

    纪凉川从梦中惊醒,嘴里一直喊着江笙的名字。

    醒来之后,却发现周围除了助理顾西之外,什么人都没有。

    “江笙呢?”纪凉川询问。

    顾西凝重的说道,“纪总,你出了车祸。”

    “我问你,江笙在哪里!”纪凉川皱着眉。

    “夫人已经死了,在太平间,请节哀。”

    顾西以为他只是接受不了江笙去世的事实。

    纪凉川掀开被子,激动的大吼,“你胡说,明明是江笙救了我,我看到她了,她一直都在我身边,顾西,你是想滚回去吃自己的吗!”

    顾西顿了一下,还是第一次见到纪凉川如此紧张江笙,这不应该是他的作风,以前江笙不管多么热烈的贴着他,他都是一副不耐烦,完全没有回应,可江笙死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要是早知道如此,何必当初呢?

    “纪总,夫人已经死了,要不我去准备葬礼,通知其他人。”

    “滚,给我滚!”

    纪凉川红着眼眶吼道。

    顾西最终退出病房。

    他们都说江笙死了,可纪凉川认为她没死,不管她怎样的形态出现在他面前,他都认定江笙没有死。

    莫夏听闻纪凉川出车祸了,赶紧过来看他,见他躺在病床上失魂落魄的样子,眼泪啪嗒一下掉出来,“凉川,你怎么回事,身上疼不疼?”

    纪凉川闭着眼,不肯说话。

    “我都知道了,江笙出车祸死了,可你怎么也出了车祸,是不是她阴魂不散,故意害你,凉川,我们赶紧把江笙火化了吧。”

    “她不会害我。”纪凉川沙哑的说道,“她没有死,她最爱的人是我,怎么可能会害我。”

    莫夏沉默了,纪凉川这样确定让她害怕,这是对江笙越来越关注了吗?

    不应该,他最厌恶的人就是江笙,就算死也不会得到纪凉川的怜悯。

    “凉川。”莫夏搂住他的腰,“没有江笙还有我,我也爱你,别忘了,我们本应该是一对。”

    不知为何,江笙的死让他不愿意相信,说不上是悲伤,只是有浓浓的不甘心。

    江笙不应该就这样死,她死得太突然,令他一时半会无法习惯。

    不管莫夏多么热烈的想要搂住纪凉川,纪凉川的心都是冰冷的,从得知江笙去世之后,如行尸走肉听不进任何人的话,也无法和其他人快乐的交谈。

    莫夏在他面前,他透过莫夏的身影想到了江笙的影子,坐在他身边照顾他的应该是江笙,不管他怎么对江笙,她都闷不吭声,坐在边上静静的陪着他。

    就在纪凉川痴迷的时候,莫夏靠近想要亲吻他的唇瓣,纪凉川感觉到呼吸,立即醒过来,把莫夏一把推开,“莫夏,我累了。”

    主动投怀送抱,却吃了闭门羹,莫夏很尴尬,“那我先回去休息,宝宝最近在闹腾。”

    “嗯。”

    莫夏转身的那一刻,脸色就变了,纪凉川是忘不了江笙才不肯碰她。

    人都死了,还阴魂不散,她不允许江笙再次介入她和纪凉川的生活。

    莫夏询问顾西江笙的尸体放在那里,去了太平间。

    当拉开拉链的那一刻,莫夏有种痛快,笑出声来,“江笙啊江笙,你总算死了,再也不会阻止我和凉川在一起了。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