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安徽11选5历史开奖结果:薛小文占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闪婚娇妻总裁请靠边》

    发布时间:2018-11-16 11:36

    薛小文占擎小说全文阅读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闪婚娇妻总裁请靠边全文在线免费阅读,闪婚娇妻总裁请靠边是作者糖糖糖果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薛小文占擎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为了利益,她被父母打包卖了。为了保住利益,她签下了五年的卖身契约。本是一场交易,却不曾想过她会丢了心失了身,最后难产于冰冷的手术台上,最爱之人只留下一句“保小孩”……………………“叔叔,你找谁?”“我是你爸爸,找你妈?!薄奥杪杷蛋职志柘坠伊?,所以你不是我爸爸?!薄啊蹦衬形抻锪?。

    闪婚娇妻总裁请靠边

    第一章 她被卖了

    入秋雨后阴沉沉的天空,夹着一丝丝刺骨上的冷风直入人心间,冷。

    可再冷的天气,也没有此刻泡在放满冷水大浴缸中的薛小文冷。

    冷得她嘴唇发紫,浑身发抖她也不敢起身,等到她脑中的思绪清晰了一点,她才起身从浴缸内走出来,拿着浴巾裹着身上就走到大床上坐着了。

    她从未想过为了一个‘合同’他的父亲将她给卖不说,还扔给她一个‘结婚证’,更可恨的却是她的母亲竟然给她下了最猛的媚药后将她打晕了。

    等她醒来却发现自己竟被关在了这有些阴冷的房间内,任由她喊叫了许久都无人回应她,她也出不去。等她身上药性发作了,她也只能咬着牙去泡冷水澡,可她却知道今不管她怎么泡澡都解决不了问题,除非有男人。

    不知泡了多少次冷水澡的薛小文,此刻却再也压制不住身上难受的火苗在偌大的床上翻滚着身子难受的轻哼着,浴袍早已不遮体了。

    更没发现这原本冰冷的房间内多了一个男人正炽热的看着她正在扭动的身躯,男人像一只发现猎物的狼眼里尽是兴奋,而她薛小文是肉,随时准备被男人吞入腹中。

    “嗯,帮帮我……”被男人大手划过的悸动,舒服的轻哼声,使薛小文整个人看起来妩媚又更加的撩人心弦。

    “求我,求我我就给你?!?

    男人红着眼看着他身下风情万种的女人,他脸上情欲也越来越重了,手狠狠地掐着薛小文的锁骨。

    “嗯……痛……求你帮帮我,我好难受……”

    薛小文眼神迷离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她微微一动就露出她更加惹火的风光,手更是大胆得环抱着男人的脖子贪婪得磨蹭着。

    “乖,我这就满足你?!蹦腥撕苈獾纳焓峙牧伺难π∥牡牧澈?,直接欺身而上,没有过多的怜惜只是散不完的情欲充斥着男人的胸腔,更是没有任何怜惜狠狠地对着他身下的薛小文疯狂索取,一遍又一遍。

    一夜疯狂,满屋狼藉,期间还夹着男人愤怒的撕吼声。

    ……………………

    清晨。

    薛小文被痛醒了,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疼,就连她想要开口说话的嘴都疼,气得她一口气堵着,半天没缓过来。

    等身上没那么痛了,她忍着打抖的腿慢慢地走进了浴室,等放满了热水她才慢慢的进了浴缸。

    舒服的泡了好久,她才起身走到了洗脸盆那一看,她整个人直接给吓到了。

    镜子里的她,额头左上角青了一大块,脸上脖子上有好几处咬痕,全身好几处都是带着一丝血痕的淤青,而她傲人的凶器上全是咬痕,这、这是她吗?

    妈的!虽然她是中了太多媚药,却也不能把她弄成这副模样吧?

    越想越气,她赶紧冲了出去见男人还未醒,她咬着牙忍着身上传来的痛意,捡起地上凌乱不堪得男士裤子和衬衣,十分利索地将床上还未醒得男人的手脚给绑得严严实实。

    将衣服穿好后,她又从厕所用刷牙的杯子接了一大杯冷水出来就泼在了男人帅气的脸上,对着男人帅气的脸狠狠抽了十个大嘴巴子,她又在男人得胸口使劲咬了一口直到血腥味遍布她口腔,她才松了口恶气。

    “你在干嘛?”被水泼醒得男人见自己手脚都被绑着,胸口又传来一阵剧痛,他挂着冷水的脸上染上了怒意。

    “送个爱的印记给你,不收你的钱,免费送你?!毖π∥纳焓植亮艘幌麓淖旖?,轻轻耸了一下肩,脸上带着一丝笑意。

    “昨晚可是你求得我,怎么这会装清高了?”他怒瞪着女人,若此刻他能动,他一定会杀了这女人。

    奈何,他想弯一下脚,动一下手都成困难,更别提杀人了。

    “变态!你还敢跟我提昨晚?是我求你没错,可你也不至于把我全身伤成这样吧?”

    薛小文想起青了一大片的额头和嘴角说话都扯着疼的伤口,她愤怒得质问着。

    “变态?我若没记错,昨晚可是你变态得让我换多个姿势,那风、骚的模样真是堪比‘鸡’还疯狂。怎么吃完肉,就开始不认账了?”男人一脸讥讽的看着薛小文,眼中不带一丝遮掩的厌恶、

    “呦!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手下留情咯?”薛小文冷笑一声,手轻轻拍打着男人的脸颊。

    “ 臭女人,才刚结婚你就把我绑了,对我下毒手,以后岂不直接要命了?”床上被打脸的男人扭动着身体,皱着眉,脸色难看极了。

    这死女人是故意,老爷子也是故意给他找了个这么野蛮的女人,不就是弄得她满身痕迹,竟敢将他绑了抽他耳刮子?

    薛小文听见男人说‘离婚、结婚’等字眼,她好半天脑子才缓过神来,是啊!她也结婚了,一个人没到场的结婚证,她从此多了一个从未见过面的老公,依稀间她记得她看过结婚证上她老公的名字,叫占擎。

    薛小文瞧了一下被她绑得严严实实的男人,脑洞大开,难不成这男人是她未见面的老公?

    “你叫啥?”薛小文眉头紧到一起,颤颤的问着。

    “呵!真是可怜,被人卖了还不知买家是谁。臭女人,你给我听好了,我叫占擎,人称‘四爷’。所以,不想死得快,你就赶紧把我放了,或许我会看你是我‘老婆’的份上饶你不死?!?

    薛小文被男人的话惊掉了,她只不过是想了一下,这人还真是她老公,而她这才结婚就给人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以后的日子还能好好过吗?想想她刚抽男人那几个耳刮子,她头皮不由得发麻,后背也开始冒冷汗了。

    可一想到,她好‘父亲’打晕她之前的那些话,她连转身逃跑的选择都没有,只好抖着腿颤颤地给男人解开他被绑着的手脚,厚着脸皮卖笑道:

    “呵呵,我不知道你是我老公,这都是误会,误会....”

    被解开束缚的占擎伸手摸了一下他火辣辣的脸,动了一下他微痛的嘴角,占擎眉头一紧,狠狠得瞪了一旁站着假笑的薛小文一眼,他怒了。

    “女人,你信不信我杀了你?”占擎起身站在薛小文面前,用手掐着薛小文的脖子,阴沉又夹着一丝怒意的声音淡淡响起。

    这女人,该死!

    第二章 你是脑子有坑吗?

    从来未被人打脸的他,第一次被这个女人打得脸都肿了,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欺负了?

    “呵呵,都给你说了是‘误会’,你看看我额头也青了一块,身上更是惨不忍睹,我也只是抽了你发泄一下,又没把你怎么着,你有什么好愤怒得?”薛小文伸手想要扒开掐着她脖的大手,奈何男人掐她太用力了,她推了半天也未有一丝松动,她只好艰难得解释着。

    “你还敢狡辩?你身上的淤青有我脸重要?就这伤,我都可以告你故意伤害,让你进去蹲牢饭?!闭记嫫排瞬弊拥乃趾莺莸匾×似鹄?,原本俊朗的五官阴沉得的吓人,咬牙切齿的低吼着。

    “妈的。是你先把我搞成这副鬼样子的,我还你一个爱得印记,又怎么了?你再看看我身上的伤,你还有脸去告我故意伤害吗?禽兽。有脾气你就现在送我去吃中午的牢饭,不然赶紧给松开?!毖π∥挠檬旨枘训媒饪砩衔ㄒ坏脑〗?,将全身上下无一好处的身体暴露在男人眼前,怒瞪着男人的脸,满脸激动得吼着。

    若不是为了以后的日子少些麻烦,她才不会给男人松绑。

    占擎听见薛小文骂他的话,又低头看了一下女人暴露在外满是伤痕的身体,又瞥了眼女人额头青了的地方,他直接懵了好一会才缓过神,脸色有些微红的松开了掐在薛小文脖子上的手。他不敢相信这是他的杰作,可这是他的房间,他不相信也是徒劳。

    可一想起他隐隐作痛的胸口以及被女人打肿的脸,他就更加理直气壮得反驳着。

    “昨晚是你求我得,弄成这样也是你自找得。你竟敢对我动手,你不想活了吗??”

    “我没直接废了你就不错了。你也别一直和我谈这些,我们还是说说婚后的打算,怎样?”薛小文等男人看够了就弯腰捡起地上的浴巾朝身上裹在身上,然后就坐在了床边。

    木已成舟,她现在也只想知道男人对这段婚姻有何看法,她好早做打算。毕竟,现实中没有会爱上灰姑娘的王子。

    “先说说你是如何打算?”占擎听着女人有些嫌弃的意思,也顾不上他火辣辣的脸,眉头一挑,冷冷得盯着女人的脸看。

    呵!想他身后跟着的女人一大把,那个不是紧巴巴得往跟前凑,这女人却嫌弃他?有意思,看来他以后的日子不会太无聊了。

    “虽然我和你已经领结婚证了,却并不代表我承认你是我老公。所以,以后你要是有事就电话联系,没事就请离我远点,直到你何时想送我‘绿’本本时,你再来找我,如何?”

    薛小文话刚说完,就见男人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盯着她,又用他的手掐着她的下巴,口气十分恶劣的送了她两个字:“做梦!”

    “名义上是我‘老婆’,其实你是被你父亲卖给我得,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张牙舞爪? ?!?

    占擎有些好笑得看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女人,若不是爷爷让他手下留情,他也不至于昨晚中了招,今也不至于被女人绑着挑衅。

    “那你想怎样?”薛小文不悦得看了男人一眼,强忍着心中翻滚的怒气,冷声道。

    从男人口中听见这种话,再想起父亲拿给她看结婚证时说过的话,她又有什么资格去反抗?

    再想着那个家的冷血,她又能如何逃脱这受人摆布的命?

    占擎听见女人妥协的话,脑中闪过爷爷威胁的话,再看看他眼前长得不差的女人,他忽然有了主意。

    “做我名义上的‘老婆’五年,这五年包括给我生一个小孩。在这期间我尽量帮助你,如何?”

    “好。除此之外,我们尽量保持距离为好?!毖π∥淖猿暗男α艘幌?,她有资格说不吗?

    她想若她不答应,他的父母会放过她吗?想起母亲那句“我生你就是等这天,若你连男人都抓不住,不能给我们家带来任何利益,你对我来说就是个没用的废物?!彼缫衙靼琢?,她于谁都是一场利益上的交易,卖谁都是卖,有何选择?

    想通后的薛小文想到男人说得还要生个孩子她就忍不住打了个抖,可她想想身上和男人欢爱过后的痕迹,她直接怂了,更是厚着脸皮小心翼翼的问道:“我们直接去做试管婴儿?”

    “啥?”占擎一脸错愕,有些怀疑他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薛小文见男人一脸懵逼的模样,有些心虚得重复着她刚才的话?!拔宜?,我们去做试管婴儿,这样既快又方便?!?

    占擎听闻薛小文天真的话嘴角狠狠抽了一下,心底又气又想笑,沉着脸有些薄怒。

    “放着好好的‘老婆’我不用,我跑去医院撸?你是脑子有坑吗?”

    试管婴儿,这女人想得真美。

    薛小文不敢去看男人有些薄怒的脸只好低着头看着她露在外面的脚趾,强扯着一抹尴尬的笑,双手有些无措的紧抓着,想努力去解释什么,却发现她怎么也想不好措辞,只好干巴巴的小声道?!拔艺馐峭挤奖?,没其他意思?!?

    “我们直接来更方便?;故窍人邓滴业牧?,你说这笔帐该如何算?”占擎来到女人面前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不悦的看着薛小文白净又带几分红润的脸,咬牙切齿的说着。

    “怎么算?当然是扯平啊!不过,没怀上孩子之前我能住外面吗?”薛小文一脸尴尬的看着男人肿着的脸,有些心虚的别开了眼。

    “做梦?!闭记婵戳艘谎塾行┥炼愕难π∥囊谎?,懒得和她继续争辩,转身就去浴室洗澡了。

    偌大的房间在男人离开后显得格外的安静,而她在男人走后无奈的耸了一下肩,正准备找衣服穿的她,无意间瞥见墙角孤零零放着的小红箱子,她不由得笑了,笑在脸上,却深深刺痛了她的心。

    原来,他们这么迫不及待想要赶她出来了,不然,她又怎会在这里看见属于她的行李箱?

    薛小文来到行李箱面前,深吸一口气,她将行李箱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套比较简单的黑白配套装就开始往身上穿,还未等她穿完衣服,行李箱中的手机却响了起来,刺耳的铃声吵得她心烦,连忙穿好衣服缓了口气她才拿起手机就接通了,还未等她开口,电话里面就传来妈妈的怒呵声。

    “死丫头,你还知道接电话啊?”

    第三章 小擎,这个老婆满意吗?

    “妈,有什么事吗?”薛小文垂着眼看着脚趾,拿着手机放在耳边有些心不在焉的问着。

    “你怎么说话得?没事我会给你打电话吗?你今务必让你老公和你一起回来吃个晚饭,怎么说都成了一家人,这一家人就得在一起吃个便饭才像话,不然我和你爸的老脸该往哪搁?”电话那头,薛小文母亲李雅硬着头皮,态度有些强硬得说着。

    “我尽力,妈你就没什么给我说得?”薛小文强忍着眼眶的酸涩,她有些沙哑的问着。

    “有啊。你们两个下午早些过来?!?

    “好?!?

    挂了电话,薛小文有些火大的将手机摔了出去,她原本想只要她妈妈给她解释一下,她就释怀了,可就是这一下她妈也不愿意。仿若什么也没发生的错觉,深深压在了薛小文心头,憋得她难受极了,却也只能拿手机出气和坐在床上和自个生闷气,连男人何时洗好澡走出去她都不知。

    而占擎一出来就刚好看见她摔手机,他淡淡瞥了一眼,并未问缘由,而是将衣服穿好后直接走出卧室了??傻彼诺哪撬布?,他爷爷那张苍老的脸就凑到他眼前,贼兮兮的笑着问他:

    “小擎,这个老婆满意吗?”

    “多谢昨晚爷爷的茶,‘很’满意?!闭记婵醋乓鸸サ牧?,想起隐隐作痛的胸口,想起爷爷昨晚的‘茶’,他真是被‘坑’惨了。

    “哼!我是为了我的小曾孙,你要是早给我弄个娃出来,我至于这样吗?不过你这模样是打算去哪?”占穹见自己孙子一副外出的模样,不由得皱起了眉,没好气的说着。

    若不是为了曾孙,他又岂会这么仓促得给孙子下猛药,就是不知道两人昨晚干柴烈火后,他的曾孙有望没?

    “出去办事?!闭记婧鋈幌肫鹗裁?,就转身对着老爷子说了:“爷爷若是有心,还不如好好去查一下你挑的孙媳妇?!?

    “给我站住,你这小子不在家陪你媳妇,跑出去想干嘛?赶紧给我滚回房间?!闭捡飞锨熬途咀潘记娴囊路?,将要走得占擎又给推进了房间,不等占擎反驳一句,直接就关上了门。

    被关在门内得占擎一脸阴沉得盯着门,有些懊恼爷爷此时得做法,却也想不通爷爷为何让他非那个女人不可?

    “你站在门口干嘛?”气过了的薛小文在屋内找了一圈也未见男人身影,正准备出去找人却看见男人黑着脸站在门口,不由得问了一句。

    “你眼瞎啊?”占擎帅气得侧着脸,没好气的说着。

    “.....”薛小文白了男人一眼,想要开口问男人的话也都咽了下去,转身就伸手去开门了,可门一打开,就传来一声苍老有力的怒吼声:“赶紧给我滚进去陪你媳妇,有我在今你别想出这门?!?

    听见老人的话,薛小文的脸红了一大半,深吸一口气,她只好硬着头皮开口道:“爷爷,我和占擎要回家一趟,你能让我们一下吗?”

    “好好,既然你们都领证了,占擎也该去拜访你父母?!闭捡范宰潘锵鄙砗笸敌Φ乃镒拥闪艘谎?,一脸尴尬的笑道。

    占擎深知自己爷爷那一眼的意思,若他今不一起陪女人回去,赶明他爷爷就又要念叨他。无奈之下,对于爷爷他只好妥协。

    占擎牵过女人纤细的小手,“走吧。我和你一起回去 ?!?

    薛小文本想拒绝,可看见男人冷冷得瞪了她一眼,她只好任由男人牵着她的手。

    就这样在占穹得注目中两人得身影渐行渐远,待两人身影消失不见了,占穹才转身朝书房走去。

    ...................................

    刚出门,薛小文就一把甩开了男人牵着她的手,冷冷的拒人于千里?!霸偌?,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转身她刚没走几步,她的手腕就让占擎给拽着了,整个人一个重心不稳就倒在了男人坚硬的怀抱中撞得她耳根子疼,然后还不等她缓口气男人就将她推到了打开的车门面前粗如地将她推到了副驾驶上,然后关上了她面前的车门,转身男人就快速地上了车,将车开走了。

    一路上两人没有任何交流,直到车开到一半时,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你家怎么走?”

    闻声,薛小文看了看窗外的路牌,又转头对着开车的占擎说道:“前面直走,在第三个路口右转进去有一个光荣小区?!?

    “我走得急,要去给你爸妈买些什么吗?”占擎冷冷的问着。

    “不用买什么,你人去他们就很高兴?!毖π∥淖房醋糯巴庖簧炼木跋?,眼有些酸涩,至少,比见她这个亲生女儿还要高兴。

    占擎瞥了一眼将他拒之千里的女人,他有些疑惑,这女人是认为他会赖上她吗?真是可笑,他是那么没品的男人吗?

    没有理与女人排斥的话争论,专心开着车,没一会就到了小区,占擎停好车后,两人一同下车了。

    一路上,两人并肩走了一会,直到两人走到了薛小文家楼下时,薛小文做了一个大胆的动作,她的手直接挽着占擎的手弯上,脸上勉强扯着一抹笑意,无视路人羡慕的眼神,两人就这样一路走到了薛小文家门口。

    薛小文挽着占擎的手想要抽回来,哪知男人不悦得声音在她耳边低语:“不想待会难堪,就把我的手好好挽着 ?!?

    按下了门铃,没多久就有人将门打开,一见来人是薛小文和占擎,开门的佣人又朝里面吼了一句:“太太,是大小姐和姑爷回来了?!?

    “大小姐、姑爷你们快请进?!庇度瞬嗫砣昧饺俗?,等两人走了她才将门关上去了厨房帮忙了。

    而薛小文挽着占擎的手已来到了她一脸笑意的父母和妹妹面前,两人恭恭敬敬的和大家打了声招呼后一坐下,薛小文就安安静静得听着他们几人说说笑笑。

    “姐姐,姐夫,过几天是我生日,我姐和你到时候会回来吗?”薛丽红着脸,有些害羞得问着。

    虽说是父亲让她如此问,可真见着本人,她忽然有些后悔当初把这婚事推给了大姐了。

    “是啊。过几天就是小丽的生日了,到时候,小占也跟你父母、爷爷一起过来,我们两家也好坐在一起好好乐呵乐呵,也顺便将你和小文的婚礼这事给谈谈。不可能你们光领结婚证不办婚礼,所以,这婚礼两家也该商量一下了?!?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