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党委书记刘川生谈“加强大学生核心价值观教育” 2019-06-08
  • 港珠澳大桥跨境私家车澳门配额接受申请 2019-06-08
  • 辽宁:哄抬房价将被暂停网签备案 ——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06-06
  • 何穗翻牌吴亦凡鹿晗 明星健身房宣传片大爆料健身 明星 2019-05-30
  • 蔬菜-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5-30
  • 珞珞如石 人民网试驾上汽斯柯达柯珞克 2019-05-27
  • 中央第四环保督察组向江西移交953件信访问题线索 2019-05-26
  • 首师大附属实验中学的“小小农场主” 2019-05-26
  • 颍上一驾校换“东家” 学员既不能培训又退不了费 2019-05-25
  • 陕西省贫困村驻村工作队选派管理办法出台 2019-05-25
  • 端午假期将尽 回程请看指引 2019-05-21
  • 《我的英雄学院THE MOVIE 两位英雄》最新预告公开 2019-05-21
  • 2016年组织工作四项重点任务系列图解之四:深化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责任 2019-05-20
  • 哥大在读硕士马健瑞创业 为留学生做“专属保护”装备 2019-05-16
  • “三连冠”从何而来?恩施市领跑全省生态功能类县市揭秘 2019-05-13
  • 江苏体彩七位数走势图:  狂后请入怀小说是一本非常精彩的古代重生言情小说,由网络作者南国所著,小说的主要人

    发布时间:2019-03-08 11:40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狂后请入怀叶锦苏宁云敛

    狂后请入怀全文阅读

      狂后请入怀小说是一本非常精彩的古代重生言情小说,由网络作者南国所著,小说的主要人物是叶锦苏宁云敛楚红素。全文讲述的是想她楚红素大概是世界上最倒霉的人了,从五岁开始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魔王,最后却随便摔了一跤就死了。但她重生到了叶锦苏身上,一改前世要钱没钱、要男人没男人的命运···
      叶锦苏愤怒地收手,怒视着眼前这个被自己称之为父亲的人,他也正横眉冷对着自己。
      半点没把叶锦苏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这样冰冷的眼神,之前的叶锦苏遭了十多年,心都凉了。
      之前的叶锦苏到底是渴望过父爱的??墒窍衷诘囊督跛詹辉诤?,她上辈子也无父无母惯了,如今这样反倒落得自在。
      只是这个场景,叶秉洐连半句叶锦苏的话都不想听,他的心里一早就下定论了。根本没想过深究。
      叶锦苏索性也不说话了,目光直直地盯着叶秉洐。她说多少句有什么用,抵不过谢氏的一滴眼泪!
      叶秉洐冷冷地发话:“去祠堂跪着!跪半个月!”“所有伺候大小姐的丫头,一律去领二十大板!”
      丢下这一句话,叶秉洐就搂着谢氏甩袖离去。临行,还要添上一句:“看好大小姐!不许她再出门!”
      留叶锦苏站在原地,冷冷看着满院子的人。除了一个乳母和小红,没有一个人向着自己。
      世人只知道叶家嫡女叶锦苏是京城一大才女,风光无限。却没人知道,她这些年在叶府过的有多难。

    第一章 恶女红素

       红素死之前心里想的最后一件事,是自己还没嫁人呢。

       ————————

       要说这十里京城的名人啊,当属楚红素莫属了。在世的时候啊,那可谓是嚣张跋扈胆大包天,谁人欺她三分,她必要还回去五分。

       三岁时便带人徒手爬过杆,五岁就敢带人去捉奸,到了十二三岁还不敢知廉耻爬窗到人家新娘子房里听响声。

       彪悍无比就算了,还歹毒心肠。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奇女子,在表白被拒绝以后,羞愤自杀了。

       “啊呸!”

       叶锦苏把一口爪子壳往地上一唾,“什么狗屁传言,老娘那是失足不小心摔的!”

       端药过来的乳母听见如此污言秽语,还是从自家小姐的嘴里说出来的,不禁一个踉跄,药差点翻了。

       自家小姐怎么变得如此粗鲁了。

       “小姐,这话可说不得,让老爷听见了又得生气?!?/p>

       叶锦苏尴尬地笑笑,坐回了端庄的姿态。

       叶锦苏是何许人也?

       京城才女,无人不知。

       五岁便能诗会颂,八岁就敢为皇上献策,得了皇上喜爱,大为夸奖,地位扶摇直上。

       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又是出身书香门第,父亲是当朝大学士。

       又为人知书达理又心底善良,极得民心。

       还有传言说她貌似天仙,如花似玉的。

       跟楚红素简直就是两个人!

       上辈子她楚红素的名声是又臭又烂,十里京城无人敢娶,死了也没个人为自己裹尸。

       人人皆避之不及。

       叶锦苏捶胸顿足,怎么就混的这么惨呢?

       重活一世,叶锦苏还是决定当个安静的女子。

       真正的叶锦苏落水而死,给她占了这个便宜。名门之女,有钱又有誉。

       她几乎能想到未来的好日子在向自己招手。

       这大院子,份例银子,大片的丫头奴才,都让她给占了便宜。

       乳母看着叶锦苏嘴角鞠着一抹笑,心里疑惑更甚,怎么这个时候,自家小姐还能笑的出来呢?

       那叶锦茹都害上门了。

       “小姐,老爷那边,不如你服个软?!?/p>

       乳母开口轻声劝道,叶锦苏就是太倔,不肯低头,才平白吃了这么多苦。

       叶锦苏为什么落水?

       三日前,宫里的娘娘设宴,叶锦苏凭着舞姿大出风头,把叶锦茹生生给比了下去。

       叶锦茹恼羞成怒,来找叶锦苏的茬,湖边推搡着要淹死叶锦苏。没想到自己也被扯着也下了湖,两个人淹的半死。

       三日后叶锦苏醒了,叶锦茹可还没醒。

       整个叶府,上上下下所有人都急的团团转,围这叶锦茹的春池苑里三圈外三圈。

       叶锦苏这边则是任其自生自灭。

       好像叶锦茹才是叶家嫡女似的。

       属于这具身体的记忆回笼,叶锦苏刚刚还兴奋的心脏,瞬间凉了半截。

       她才刚醒,就被拉去了院子里问话。

       院子里跪了一地的大夫丫头,叶秉洐,如今的叶家主父,叶锦苏的生父,正面色不善地看着叶锦苏。

       叶锦茹的生母谢氏,一见到叶锦苏,气的差点一口气喘不过来,开口就斥责道:“叶锦苏,你真是好狠的心!二娘这些年待你比锦茹还亲,你到底哪里对二娘不满,对你妹妹不满了?”

       “你要这样掏二娘的心窝子??!你要推你妹妹下水??!”

       声泪俱下,一双哭红了的眼瞪着叶锦苏,受了极大悲伤的模样。

       好像下一秒就要昏过去。

       叶锦苏瞪大了眼,楞在原地。她上辈子见过太多横行霸道的恶人,却没见过这样会装的恶人!

       她记忆里,明明是叶锦茹推的她!

       可是四下除了一个乳母,没人向着自己说话。连洗脱自己罪名的证据都没有。

       叶秉洐铁青着脸盯着叶锦苏,没说话,脸上一层厚厚的阴霾。

       地上的丫头们都吓得瑟瑟发抖,生怕丢了命。

       乳母先站了出来为叶锦苏说话,“老爷明鉴,大小姐没有推过二小姐??!”

       一直跟着叶锦苏的贴身丫头小红也赶紧开口,“老爷,小姐真的没有,老爷明鉴!”

       谢氏气的脸煞白,呵斥道:“两个护主奴才的话,做什么数,谁不知道你们是大小姐的心腹。老爷还没说话你插什么嘴!没半点规矩!”

       小红和乳母的脸一白,不敢再说话,生怕牵连到叶锦苏,好心办坏事。

       叶秉洐一拍桌子,气的站起来,指着乳母破口大骂:“你是说这院子里那么多丫鬟都污蔑了它是吗!”

       是。

       可这话乳母不敢说,小红也不敢说,叶秉洐更不会信。

       但是叶锦苏敢说:“这院子里这么多人,都瞧见了我推她是吗?”

       “我推她,把自己也给推下水?”叶锦苏反讽,目光锐利直指叶秉洐。

       接着又刮向谢氏,用她的话回击过去:“不过是一群护主奴才,说的话做什么数!说不定收了谁的银子嫁祸我,不如上刑问问,到底真相是什么!”

       一听见上刑两个字。

       底下的丫头都吓得一颤,目光向谢氏求助。

       撞见一抹狠戾的眼神,她只能哭着开口:“老爷,奴婢亲眼所见,没有半句虚言啊?!?/p>

       得罪了谢氏,她就没命了。

       叶锦苏火冒三丈,上前提起那个丫头的衣领,恶狠狠地质问:“你再说一遍?”

       她上辈子一直是有仇当面报,有气当场撒,恩怨分明。如今这满院子的人当着她的面,就敢污蔑她,叶锦苏气的牙根痒。

       叶锦苏举起手,作势要打下去,她非得让这个丫头说实话不可。

       那个丫头竟是被这一吓,吓晕了过去。

       “够了!”叶秉洐厉声制止,看着举止粗鲁的叶锦苏,更加心生厌恶,“看看你的样子,哪里像个大小姐!”

       “你要把整个叶府闹的鸡飞狗跳吗?”

       “逆女!”

       叶锦苏愤怒地收手,怒视着眼前这个被自己称之为父亲的人,他也正横眉冷对着自己。

       半点没把叶锦苏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这样冰冷的眼神,之前的叶锦苏遭了十多年,心都凉了。

       之前的叶锦苏到底是渴望过父爱的。

       可是现在的叶锦苏不在乎,她上辈子也无父无母惯了,如今这样反倒落得自在。

       只是这个场景,叶秉洐连半句叶锦苏的话都不想听,他的心里一早就下定论了。

       根本没想过深究。

       叶锦苏索性也不说话了,目光直直地盯着叶秉洐。她说多少句有什么用,抵不过谢氏的一滴眼泪!

       叶秉洐冷冷地发话:“去祠堂跪着!跪半个月!”

       “所有伺候大小姐的丫头,一律去领二十大板!”

       丢下这一句话,叶秉洐就搂着谢氏甩袖离去。

       临行,还要添上一句:“看好大小姐!不许她再出门!”

       留叶锦苏站在原地,冷冷看着满院子的人。除了一个乳母和小红,没有一个人向着自己。

       世人只知道叶家嫡女叶锦苏是京城一大才女,风光无限。

       却没人知道,她这些年在叶府过的有多难。

    第二章 本性暴露

       等谢氏的人都走了,乳母才爬过来,心疼地看着叶锦苏,“小姐,你没事吧?!?/p>

       叶锦苏摇摇头,乳母是真正关心她的人,不该让她伤心。

       跪祠堂?

       叶锦苏冷笑一声,她上辈子除了爹娘和天地,没有跪过任何人。

       这辈子也不会!

       更何况,她没做过的事,为什么要认罚?

       乳母看见叶锦苏脸上的倔强,生怕这个孩子又做出什么惹得老爷不开心的事来。

       叶锦苏是个好孩子,就是不讨老爷喜。

       这是有缘由的。

       叶锦苏并非谢氏所出,当年叶秉洐的正妻还不是谢氏的时候。叶秉洐和叶锦苏的母亲成亲,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叶秉洐却另有倾心的女子。

       那就是谢氏。

       叶锦苏的母亲刚嫁过来就被赶去了后院,生下叶锦苏之后重病,叶秉洐更是连看都没看过那个可怜的女人一眼。

       年幼的叶锦苏就看着母亲终年缠绵病榻,最后病死。

       对叶秉洐生了怨。

       父女关系从来没好过。

       叶锦苏转头就往祠堂相反的方向走,她不跪这祠堂!

       乳母急了,“小姐,小姐不要任性啊?!?/p>

       叶秉洐的话她都敢不听,乳母急的跳脚。

       叶锦苏不以为然地转身,“去帮我备轿?!?/p>

       乳母一怔,茫然地看着叶锦苏。

       叶锦苏微笑着开口:“我记得没错的话,宁王三日前给我递了邀贴?!?/p>

       叶锦苏一提醒,乳母也想了起来,高兴地点点头,这下有救了。

       宁王是陛下十六子,最为娇宠。巧的是,宁王听闻叶锦苏的名声已久了,早前就递了帖子想见上一面。

       叶秉洐再有威,也抵不过亲王吧。

       叶锦苏转头又说:“小红,你去和执刑的人说,今日有要事要做,要罚明日再罚?!?/p>

       小红是叶锦苏的贴身丫鬟,马上猜到叶锦苏这是在救她们呢。

       可是……

       小红面露难色,“怕是不会同意?!?/p>

       那群人趋炎附势,本来就不怎么看好叶锦苏。

       叶锦苏摸了摸身上,摸出一块银子,叶锦苏都被这么大的银子吓着了。

       她穷了一辈子,哪里见过这么多的银子。

       咬咬牙,叶锦苏还是把银子丢给小红了,“拿这个,堵住他们的嘴?!?/p>

       “等我去找宁王替你们求情?!?/p>

       一众下人听见有救了,赶紧叩头谢恩。

       叶锦苏受不习惯这个场面,赶紧溜进了马车,前往宁王府。

       客观而论,她这些年在叶府过的不好不坏。

       凭着外头的名声,和幼时得了皇上的重视,叶秉洐这些年在吃穿用度上没亏待过她,该有的她全都有。

       只是从来没正眼瞧过她。

       府里的下人都是谢氏的人,也没用过什么好态度对待自己。

       受的都是冷暴力。

       马车停下。

       叶锦苏整理好心情,愁着眉走了下来,正撞见一抹墨色的身影。和一抹淡淡地,从他身上飘下来的沉香味。

       是让人安心的味道。

       宁云敛嘴角含笑,“锦苏姑娘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他注意到了她皱起的眉毛。

       “有?!币督跛盏阃?,一个跨步从马车里出来,又往下一跃,跳了下来。

       这一系列举动让一旁正拿着脚凳准备放下的仆人楞在原地。

       叶锦苏也楞住了。

       哪有大家闺秀这么下马车的?

       宁云敛一笑,胸膛里发出沉闷地笑声。

       叶锦苏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也不恼,跟着干笑了几声。

       “何事烦心?”

       宁云敛很好的转移了话题。

       叶锦苏皱着眉摇了摇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又叹了口气,像是下定决心一般:“不过是些小事,不要打搅了宁王的兴致?!?/p>

       说这话的时候,叶锦苏脸上愁容未去,却又强撑着善解人意。

       配上叶锦苏那张略显苍白的脸,谁看了都会心疼。

       宁王果然追问了下去。

       叶锦苏在心里给自己比了一个大拇指,要是自己上辈子能有这样的觉悟,说不定就不会落得那么荒凉了。

       “实在是,小女心中有愧?!币督跛账?,拿起帕尖擦了擦眼角不存在的泪。

       “我院子里大小十几个丫头,小女无能,没办法?;に??!?/p>

       “特别是我那从小把我带大的乳母,一把年纪了?!?/p>

       “还有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小红……”

       情至深处,叶锦苏几滴泪落下,垂在脸颊上,我见犹怜。

       宁王果真一句话下去,让人带话到叶府。

       叶锦苏窃喜,脸上的泪也挂不住了。

       宁云敛又是一笑。

       目光落在叶锦苏身上,桃花眼弯起。他以前居然不知道叶府女儿这么有趣。

       叶锦苏看着宁云敛脸上的狐狸笑,一阵心虚。

       该不会是知道了自己是装哭吧?

       再瞧一眼,叶锦苏基本确定了,他知道。

       撇撇嘴,叶锦苏索性也不装哭了。反正已经他已经知道了,而且他也没有拆穿自己。

       反倒是顺着帮了自己。

       叶锦苏对他印象不算太坏。

       婢女们端着几样小点心上来了,宁王身边的丫头绣儿一抬头,瞧见叶锦苏刚刚哭过的模样,嘴上也没个把门的,直接就开口了:“叶小姐这样伤心,不知道的外人还以为叶府苛待了你呢?!?/p>

       叶锦苏语气满不在乎,“谁知道呢?”

       “莫非你清楚?”

       这话说的含糊不清,却语调上扬,像是意有所指。

       绣儿脸色一变,“小姐说笑了,您可是叶府嫡女,怎么会苛待您呢?!?/p>

       “是我口不择言了,我这就去领罚?!?/p>

       最后这一句话,是对着宁云敛说的。

       叶锦苏盯着宁云敛,相望两无言。

       “没苛待我?!币督跛湛?。

       这是对着宁云敛说的。

       绣儿的问题,也是替宁云敛问的。

       这话不懂事的丫鬟问的,他问不得。

       且不说干涉臣子家事,这话问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宁王对叶府有意见呢。

       叶锦苏上辈子是大大咧咧了一点,但是不代表她不知道这些个事。

       上辈子活的那么惨,这辈子她准备换个活法,聪明点的活法。

       宁云敛想知道,那就直接告诉他好了。

       宁云敛对于叶锦苏的直接倒是有些意外,盯着自己的那双眸子澄净透澈,没有半点混沌。

       是个很聪明的小丫头呢。

       宁云敛点点头算回应,“是本王没管好下人,让姑娘见笑了?!?/p>

       叶锦苏举着一杯清茶小口啜着,歪着头看向宁云敛,语气调戏,“宁王殿下这么关心我,莫不是看上小女子了?”

       “咳……咳咳……”宁云敛刚饮下去的一口茶就喷了出来。

       叶锦苏扶额,好像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本性露出来了。

       这步子有点野。

       颤颤悠悠地递过去一方手帕,叶锦苏试图缓解这个尴尬,“我……我开玩笑的?!?/p>

       宁云敛接过,笑着开口:“锦苏姑娘还真是……直接?!?/p>

       叶锦苏嘴角又是一抽。

       重新端好大小姐的架子,叶锦苏行了个礼:“是锦苏失礼了,宁王莫怪?!?/p>

       这篇才算翻了过去。

    第三章 受辱

       宁云敛始终带着狐狸笑,一双眼打量着叶锦苏。

       “听闻锦苏姑娘温柔贤淑,今日一看,本王倒是觉得姑娘活泼可爱?!?/p>

       这话听不出来是夸是贬,叶锦苏只能干笑一声。

       一阵嘈杂声突然传来。

       突然有人过来传话:“是叶小姐的贴身丫鬟小红,说是要重要的事找叶小姐?!?/p>

       叶锦苏心头咯噔一跳,什么事这么急?

       “传她进来?!?/p>

       小红进来已经红了眼,看见叶锦苏就扑通一下跪下来,“求小姐,救救乳娘吧?!?/p>

       叶锦苏心里大感不妙,匆匆辞行。

       回到马车里,小红这才说起来事情经过。

       叶锦苏到宁王府没多久后,便有宁王府的人来传话,说让叶秉洐放过叶锦苏院子里的仆人。

       可是谢氏觉得这就是叶锦苏故意的,丝毫不把她这个当家主母放在眼里。

       一哭二闹三上吊,再加上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叶锦茹加持。叶秉洐心软了,直接把乳母调出了叶锦苏的院子。

       这样一来便可以名正言顺地处罚了。

       乳母一把年纪,被罚五十大板。

       怕是五十大板还没打完,乳母就要死了。

       说到最后,小红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了,“都怪夫人!夫人和小姐!”

       当然怪他们。

       叶锦苏拽紧了拳头,恨不得给他们所有人一顿打。

       欺人太甚!

       在叶锦苏的记忆里,乳母就是像亲生母亲一般的存在。

       决不能让她出事!

       下了轿,叶锦苏直奔院子里。乳母被按在板凳上,腿上已经见红了。

       执刑的人还举着棍子要打。

       “住手!”叶锦苏厉声开口,竟然生生吓住了行刑的两个人。

       叶秉洐看见叶锦苏居然敢当着他的面,用这样的语气说话,气的开口:“打!给我打!”

       “教坏了大小姐!其罪该死!”

       叶锦苏的拳头攥的死死的,一双眼都红了,不是哭的,而是气的。

       换了上辈子,她早就冲过去和他们拼了。她横竖一张嘴,死了也无牵无挂的。

       可是如今不行,这样救不了乳母。

       还会害了自己。

       上午的情形还历历在目,这个府里叶秉洐做主。除了叶秉洐亲自开口,否则没人能救得了乳母。

       小红在一旁拉了拉叶锦苏的衣袖,也示意自家小姐不要冲动。

       躲在叶秉洐身后的谢氏目光恶毒,她今天就是拿叶锦苏最看重的乳母下手。

       挫一挫她的锐气!

       让她知道,这个叶家,到底是谁做主!

       叶锦苏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她当然知道谢氏是什么目的。

       她这些年过的不算隐忍,声明远扬自然把叶锦茹的风头比了下去。又没过谢氏什么好脸色,每次总是仗着有人撑腰不把谢氏的找茬放在眼里。

       只是,叶锦苏自认从来没有主动惹过谢氏。

       不过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罢了!

       再睁开眼时,叶锦苏咬牙。双膝一屈跪了下去,膝行到叶秉洐面前,“求父亲开恩?!?/p>

       背后的乳母看见叶锦苏卑微的身影,突然心里像是被重锤了一下。

       她看着叶锦苏长大的,她是多么有骨气的一个人啊。

       小时候就会凭着自己替母亲争一席之地。

       还会抓着自己的手说:“我会变很强大,这样才能够?;つ??!?/p>

       小时候挨罚,被罚站到站不稳??墒撬谋臣够故峭Φ乇手?。

       如今叶锦苏为她弯了下去。

       乳母老泪纵横,心里的痛比身上还痛。

       叶秉洐无动于衷,看着叶锦苏的眼神冷漠地很。

       这个孩子长的太像她母亲了,每次看见她。他就会想起当年拆散了自己和谢氏的那个女人。

       害得谢氏做了那么多年的妾。

       谢氏亦然。

       叶锦苏卑微着求着叶秉洐:“是女儿不孝,女儿领罚,求父亲放过乳母?!?/p>

       谢氏在后面发出一声嗤笑,“谁知道你是不是真心的?!?/p>

       “真心的!真心的!”叶锦苏点点头,像是急着证明自己似的膝行到谢氏身前,不??淖磐罚骸岸?,是锦苏不对,你罚锦苏吧?!?/p>

       谢氏一脚踢开叶锦苏,嘲讽道:“堂堂叶家大小姐,为了一个奴婢,未免太难看了点!”

       乳母浑身一颤,一颗心像是掉进了谷底,冰凉刺骨。

       叶锦苏始终伏在地上,未抬过头。

       她何曾受过这种辱。

       乳母何曾见过叶锦苏受这种辱。

       她最先受不了了,从凳子上爬下来,“小姐不用替我求情,都是奴婢的错,为奴婢不值得?!?/p>

       在她的眼里,叶锦苏是很有能力的。能仅凭一人之力在这个叶府相安无事地生活下来,说不定以后还能更加飞黄腾达。

       成为贵人。

       叶锦苏没必要为了她一个下人折腰。

       要不是因为自己,叶锦苏也不用受这份辱。

       “小姐的恩情,我下辈子也不敢忘?!?/p>

       说着,乳母跪在磕了一个头。

       血流不止……

       这个头就再没抬起来过。

       叶秉洐见不得血,脸色一黑。

       叶锦苏瞪大了眼看着倒在地上的乳母,浑身卸了力气。

       胡闹!

       简直是胡闹!

       明明她差一点就可以救下她了!

       为什么要这么傻!

       谢氏体弱,也见不得血,这会又要晕了,“老爷,老爷你看看锦苏院里的人,这是用死来威胁您??!”

       叶秉洐闻言,脸更黑了。

       “把大小姐关去后院,不许出门!”

       “对外就说大小姐病了,概不见客!”

       “不许人伺候!”

       一句话,算是彻底断了叶锦苏的后路。

       后院荒废了几十年了,自从八岁时得了皇上赏识,被带出后院后,就再没踏进过一步。

       犹恐触景伤情。

       如今被赶回后院,一切装潢未变。

       叶锦苏坐在回廊上,目光放空。

       小红以为自家小姐伤心过度,强撑着安慰叶锦苏:“小姐,小姐你还有我呢?!?/p>

       这些年叶锦苏过的人前风光,却只有小红知道,她在这个家里受了多少冷眼。

       爹不疼娘不爱的。

       叶锦苏扯了扯嘴角,“我没事?!?/p>

       她还要替乳母报仇呢。

       “他们把乳母的尸体丢到哪里去了?”

       “乱葬岗?!?/p>

       叶锦苏点点头,问小红:“你怕不怕?”

       小红一怔,很快反应过来叶锦苏想干什么,脸上有一丝害怕。

       但是很快,小红鼓足了勇气:“不怕!”

       叶锦苏笑了笑。

       是夜。

       小红拿来两套长工的衣服,有些担心:“小姐,前门和后门都落了锁?!?/p>

       叶锦苏不在意,换上衣服。

       “所以我们爬墙?!?/p>

       之前的叶锦苏不会爬墙,但是如今的她会。她还是楚红素的时候,爬过墙上过屋,还偷过东西。

       如今翻个墙也是小事。

       只是带着小红有些难了。

       不过也算顺利,两个人摸黑潜进了后山乱葬岗。

       远远的,叶锦苏就闻到一股尸腐味,这味道她太熟悉了。那些乞丐爱待的犄角旮旯,总是有这种味道。

       那是腐烂的动物的味道。

       只是没有这个重,没有这个浓。

       叶锦苏扯了块布捂住口鼻,提灯在一堆尸体里翻找着。

       小红也忍着恶心翻找着。

       很快,主仆二人就拖着一具尸体艰难地行走着。

       直到拖到后山的另一侧,叶锦苏才停下来。

       亲自挖好坑,立好碑,天已经开始要亮了。

       叶锦苏累的满头大汗,跪着磕了一个头。

       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她在心里暗自起誓。

       “小姐,该回去了?!毙『煸谝慌蕴嵝?。

       叶锦苏点点头,“好?!?/p>

       该回去了。

       回去报仇。

    第四章 夺人所爱的感觉

       洗去一身风尘,一觉醒来,叶锦苏还是原先那个叶锦苏。

       后院安静的很,现在只有一个小红陪着自己。

       倒省去硬装大小姐的苦恼了。

       叶锦苏披着头发蹲在井边往下看,突然叹了一口气。

       这都是些什么事。

       拿着一盆洗脸水过来的小红,正好就看见叶锦苏蹲在井边,吓得水盆都丢了。

       扑了过去,“小姐,别想不开??!”

       叶锦苏被扑了个狗吃屎,揉着额头肿起的一块大包,叶锦苏嘴角抽了抽。

       “我没想不开?!?/p>

       “我就照照镜子?!?/p>

       小红不信,“好好的屋里有镜子,您干嘛来井边照!”

       “……”

       叶锦苏的嘴角又抽了抽,总不能说她是习惯了吧。

       远处传来吆喝,“谁想不开???”

       是早晨来送饭的刘妈。

       刘妈也是谢氏的人,是府里的老人了,一直以来凭着资历深,不把叶锦苏当主子。

       如今更甚:“大小姐你这是做什么,老爷让你闭门思过,你这是又要寻死觅活给老爷看吗?”

       冷言冷语,早已是常态。

       谢氏聪明,表面功夫做的好,暗地里都是藏针的。

       就好比这刘妈送过来的饭,五六个碟子,精致的小菜清粥一应俱全,任谁也挑不出错来。

       可是刘妈年老,端粥的手一抖,一碗粥就洒了半碗在地上。

       “哎呀!老奴上了年纪,手脚不灵活了,一时没端稳,小姐海涵?!?/p>

       说着又端起另外一碗小菜。

       小红看不下去了,一把要去抢刘妈手里的小菜。

       之前这些人之前只是对叶锦苏态度不好,如今直接欺负到头上了。

       刘妈这个时候力气倒挺大的了,推搡间一碟小菜落在了地上,瓷盘应声碎裂。

       刘妈当着叶锦苏的面就开始斥责小红:“笨手笨脚,怎么做事的!”

       好像这碗小菜就是小红摔的似的,小红气的脸都青了。

       叶锦苏冷笑一声,她这个主子还没说话,奴才倒是挺把自己当回事的,反了天了。

       “刘妈,我竟不知道这叶府什么时候由你管家了,我院子里的丫头还需要你教训?!?/p>

       叶锦苏说话时慢条斯理,目光直勾勾瞪着刘妈,像是一只死死盯住猎物的猎豹。

       刘妈脸色一白,心里有些慌。

       叶锦苏什么时候转性了?

       这事可大可小,她是个有眼力见的,要是叶锦苏为这点事去闹,对自己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到时候失了谢氏的心,她在这个府里就没有立足的地方了。

       刘妈赶紧跪了下来,打了自己两个不轻不重的嘴巴,“都是老奴多嘴,老奴多嘴!”

       态度倒是挺诚恳。

       凭着这么会见风使舵,才爬稳现在的位置吧。

       叶锦苏却不准备善罢甘休,冷冷的开口:“小红,掌嘴?!?/p>

       刘妈一听楞了,没想到叶锦苏居然敢叫人打她。当场愣住了,眼珠子滴溜溜转的极快,开口就搬出了谢氏:“小姐饶命,小姐恕罪??!”

       “夫人那边还等着老奴伺候呢,夫人体弱,要是耽误了伺候夫人就不好了?!?/p>

       叶锦苏在心里冷笑一声,不提谢氏还好,一提她就来气。谢氏不是最喜欢玩这什么阴谋诡计吗?那她就陪她好好玩玩!

       “原来是这样,不知道二娘最近身体可好?”叶锦苏大度地一笑,突然关心地问了起来。

       叶锦苏这话明显话音不对,这是在给她下套呢。刘妈后背渗出了汗,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

       叶锦苏手往桌子上不耐烦地扣两下,说出的话却严厉:“狗奴才,主子问你话不会回话吗?难道你平日里也是这么伺候二娘的吗?”

       刘妈只能如实开口:“是……是夫人最近头痛。老奴学过些按摩手法,每日总要替夫人按过之后,夫人才能舒服些?!?/p>

       “原来是这样,”叶锦苏笑笑,目光不再看向刘妈,转而淡淡地发话,“小红,掌嘴?!?/p>

       “留着她的一双手给二娘按摩好了?!?/p>

       刘妈吓的脸惨白,叶锦苏这是跟她玩真的呢!

       小红身强力壮的,抓着她一个上了年纪的人轻而易举,要是落进她们主仆手里。自己怕是得丢了半条命。

       刘妈立马站了起来,神色紧张,“小姐,你这是做什么?!?/p>

       “好歹我也进府三十多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p>

       “您这是要寒了夫人和老爷的心啊?!?/p>

       叶锦苏眉头一跳,又拿叶秉洐和谢氏这对狗男女出来说事!

       真是句句戳她最恨的地方啊。

       “刘妈,你进府三十多年了,那你说说,以下犯上,不把主子放在眼里的奴才,该当何罪?”

       该当打死!

       刘妈脸色彻底寒了下去。以前的叶锦苏,只要她搬出谢氏和叶秉洐来。总是能罢休就罢休,也不为难她们下人。

       如今彻底变了。

       变得睚眦必报了。

       刘妈已经没有退路了,她虽然是谢氏的人,但是谢氏向来是只护着自己的主。要是有一点对自己不利,就不会去管别人的死活。

       她被揪着了错处,叶锦苏又一副死活不罢休的模样,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只能期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叶锦苏看着刘妈脸上绝望下去的表情,冷笑一声,“小红掌嘴?!?/p>

       小红早就看不惯这个刘妈了,之前叶锦苏总拦着她,说什么不必要闹,气的她都快憋坏了。如今小姐终于开窍了,她要连带着之前受过的冷言加倍打回来。

       卯足了力气,小红才两三个巴掌,就把刘妈打的嘴角见红了。

       叶锦苏在心里暗自感叹,这个小红真的是很得她心,有几分上辈子她的模样,爱恨分明。

       打了十几个下去,刘妈从一开始的惨叫到后来再也惨叫不出来,脸上也变成了紫红色,高高肿起时,叶锦苏终于叫小红停了手。

       刘妈以为这终于算完了,挨完这一顿打,她日后再讨回来。

       可是叶锦苏半点没有让刘妈走的意思,看了看地上碎掉的瓷碟,笑了笑,“刘妈,我喜欢吃的小菜洒了,你去厨房再给我做一份吧?!?/p>

       刚刚的巴掌,是还之前受过的气。

       今天的帐,现在才开始算呢。

       刘妈闻言眼泪瞬间又流了出来,淌过脸上的伤口又火辣辣的痛,赶紧跪在地上求饶。

       叶锦苏好说话地笑笑,“好啊,只要你告诉我,是谁让二娘罚乳母的?!?/p>

       刘妈浑身一颤,突然拼命地摇头,嘴里口齿不清地吐字着:“不是我……不是我……”

       说的很艰难,可是叶锦苏听清了。

       她的眸子深了深,谢氏一贯的风格,都是对自己下手。只有那个愚蠢的叶锦茹,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对自己看重的东西下手。

       从小时候的零食,玩具,衣服等等乃至母亲的遗物。

       她最喜欢这种夺人所爱的感觉。

       而刘妈,之前就是伺候叶锦茹的。

       叶锦茹还在床上躺着,谁会给谢氏出谋划策想这个歪招?

       结果不难猜。

       可是刘妈死活不承认呢。

    第五章 我会对你负责的

       刘妈当然不能承认,她要是承认了,叶锦苏一定会杀了她的。

       好在叶锦苏也不再追究了,“我饿了,快去厨房重新做吧?!?/p>

       刘妈也不敢再说什么,顶着一张高高肿起的脸退下了。

       厨房在后院的另一侧,刘妈就盯着一张这样的脸横穿了整个叶府到达厨房,又忍着被油烟熏的疼痛,做了一份小菜,给叶锦苏端了过去。

       叶锦苏只扒拉了一口,就吐掉了。然后将整盘丢在地上,“太咸了?!?/p>

       刘妈浑身一抖,知道叶锦苏今天是准备要把她玩个半死了。

       过了一会,刘妈又端了一盘过来。叶锦苏也只是尝了一口,就整盘倒了,“太淡了?!?/p>

       如此往复,时间已经快耗到日上三竿,快到给谢氏按摩的时间了。

       刘妈只能期望着谢氏能看到自己不在,给自己做主。

       叶锦苏抬头看了看头顶的艳阳,终于大发慈悲地开口:“时候不早了,二娘还等着你伺候吧,尽心点?!?/p>

       刘妈抖成了一个筛子,谢了恩,匆匆离去。

       她也没打算耗刘妈一天。

       她让刘妈顶着那张脸在后院晃来晃去,就是为了杀鸡儆猴用。让那些下人们看看,以下犯上的人是什么下场。

       让她们知道,她叶锦苏就算进了后院,那也是叶府的大小姐!

       叶锦苏迎着烈阳伸了一个懒腰,对付完恶奴才,神清气爽。

       连小红的心情都好了许多,兴奋地看着叶锦苏,“小姐,你可算出了这口恶气了?!?/p>

       叶锦苏点点头,“以后谁欺负我们,我们就欺负回去?!?/p>

       在叶锦苏的躯壳里,楚红素还是那个楚红素?;故悄歉霭薹置?、睚眦必报的人。只是如今的她吸取了上辈子的教训,学聪明了,更懂得如何?;ぷ约?。

       而不是像上辈子那样,一头莽撞,反倒把自己撞的头破血流。

       她还得替乳母报仇呢。

       想着,叶锦苏失了神。

       连身后什么时候出现了个人都没发现,头顶突然被落进一个温暖的掌心。

       叶锦苏只紧张了一秒,熟悉的沉香气味飘进鼻腔。叶锦苏很快便意识到来人是谁,放松了下来。

       “在想什么?”宁云敛从身后绕过来。

       叶锦苏没什么表情,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在想原来宁王喜欢当个梁上君子?!?/p>

       宁云敛失笑,调笑着开口,“那我倒是更愿意做个采花贼?!?/p>

       叶锦苏抽了抽嘴角。

       这是在报复昨天自己调戏了他吗?

       功力完全不够??!

       叶锦苏故作夸张,“那我可要誓死不从?!?/p>

       宁云敛脸上笑容更深,十指勾起叶锦苏的下巴,“千金为聘,可愿?”

       叶锦苏翻了个白眼,推开了宁云敛,“不愿?!?/p>

       话虽如此,拒绝的干脆。

       但是就在刚刚,叶锦苏心底还是动摇了一秒的。千金??!嫁人??!

       这两样可是她上辈子做梦也想完成的两件事!

       可是叶锦苏看见宁云敛的眼底,墨色的瞳孔下古井无波,睫毛像是敛住了感情。藏在那抹深邃的墨色底下,是一潭让人看不透的深水。

       这一切,都被他嘴角的一弯浅笑完美地遮住了。

       可是叶锦苏却发现了。她想嫁人,想嫁一个一生一世一双人,两个人朝朝暮暮长相守,死生不离。

       而不是嫁一个亲王,日后妻妾成群。

       整天为了争夺夫君的一个恩宠争的头破血流,叶锦苏不想过那样的日子。

       她宁愿嫁个普通人。

       被拒绝了,宁云敛也不恼,反倒是笑了起来,反问:“怎么?锦苏有喜欢的公子了?”

       昨天还叫自己锦苏姑娘呢,今天就直呼其名了。

       叶锦苏翻了个白眼,“不,没有,我单方面看不上你?!?/p>

       “那锦苏喜欢什么样的?”宁云敛问。

       叶锦苏眨巴眨巴眼睛,“你要为我改变吗?”

       宁云敛微笑,“不,我会杀了他们?!?/p>

       叶锦苏打了一个寒颤,小声吐槽:“真变态?!?/p>

       话很小声,但也没逃过宁云敛的耳朵,他回敬一句:“彼此彼此,你对那个老妈子下手也挺狠的?!?/p>

       叶锦苏一顿,神情突然变的认真,直视着宁云敛,“她害了我乳母?!?/p>

       “乳母就跟我亲生母亲一样?!?/p>

       “五岁以后,都是她在照顾我?!?/p>

       “她被人害死了,连尸身都没人埋?!?/p>

       只是几个巴掌而已,赔得了一条人命吗?

       她狠吗?

       比起谢氏和叶锦茹这些人,她一点都不算狠。

       宁云敛垂下眼帘,目光变的温柔,揉了揉叶锦苏的头,轻声开口:“我知道?!?/p>

       熟悉的沉香味钻进鼻头,叶锦苏安心了许多。掰开头顶的那不安分的手,叶锦苏面无表情地开口:“别摸头,长不高?!?/p>

       她才十四岁,已经比普通人矮半个头了,再摸下去怕是长不高了。

       上辈子她就爱摸街边小乞丐的头,然后那个小乞丐一直就没长高过。

       宁云敛被叶锦苏认真的神情逗笑了,开口问:“日后你准备怎么办?”

       怎么办?

       能怎么办?

       “待着呗?!?/p>

       她是叶府的大小姐,还能逃出去不成?

       “你不怕她们吃了你?”

       宁云敛指的是谢氏和叶锦茹一干人。

       叶锦苏觉得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

       “我怎么也是个叶家嫡女,她不会对我怎么样?!?/p>

       谢氏还是有脑子的,只要外人一天还记得叶锦苏是叶家的嫡女,谢氏就动不得自己。

       要动,也是等耗了叶锦苏几年后,大家都渐渐忘了叶锦苏的时候,再动。

       那时候,顺理成章地说叶锦苏病死了。

       宁云敛笑了笑,目前看来,是他白担心一场了。

       昨天叶锦苏被急急忙忙叫走,宁云敛便担心她出了什么事。

       派人一打听,才知道叶府里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本来担心叶锦苏,便偷偷过来看看。

       却没想到看见叶锦苏教训起别人来毫不留情,半点亏也没吃找。

       外界传闻叶府大小姐叶锦苏知书达理,端庄贤惠。

       宁云敛却觉得,眼前这个坐没坐相的女子,倒像个地痞流氓。教训起别人的模样,也像个地痞流氓。

       许是宁云敛的目光太赤裸裸,叶锦苏终于发现自己一只脚架在凳面上的坐法,不太雅观。

       干笑一声,叶锦苏悻悻地收回脚,端端正正坐好。

       一个女儿家,在一个男人面前这样坐,还露出了半截脚踝,终归不太雅观。上辈子和一群乞丐厮混惯了,各自都不分男女有别的。

       也没在乎那么多。

       如今不一样了,叶锦苏忽然觉得有些尴尬,脸上浮起点点粉云。

       宁云敛笑着开口:“无事,你可以想怎么坐就怎么坐?!?/p>

       叶锦苏尴尬地接不上话。

       宁云敛像发现了新大陆,突然也恶趣味地调戏了一句:“我会对你负责的?!?/p>

       “负你个头的责!”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党委书记刘川生谈“加强大学生核心价值观教育” 2019-06-08
  • 港珠澳大桥跨境私家车澳门配额接受申请 2019-06-08
  • 辽宁:哄抬房价将被暂停网签备案 ——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06-06
  • 何穗翻牌吴亦凡鹿晗 明星健身房宣传片大爆料健身 明星 2019-05-30
  • 蔬菜-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5-30
  • 珞珞如石 人民网试驾上汽斯柯达柯珞克 2019-05-27
  • 中央第四环保督察组向江西移交953件信访问题线索 2019-05-26
  • 首师大附属实验中学的“小小农场主” 2019-05-26
  • 颍上一驾校换“东家” 学员既不能培训又退不了费 2019-05-25
  • 陕西省贫困村驻村工作队选派管理办法出台 2019-05-25
  • 端午假期将尽 回程请看指引 2019-05-21
  • 《我的英雄学院THE MOVIE 两位英雄》最新预告公开 2019-05-21
  • 2016年组织工作四项重点任务系列图解之四:深化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责任 2019-05-20
  • 哥大在读硕士马健瑞创业 为留学生做“专属保护”装备 2019-05-16
  • “三连冠”从何而来?恩施市领跑全省生态功能类县市揭秘 2019-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