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4-15
  • 手机-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4-10
  • 临汾市招商引资推介会在曲沃举行 2019-04-10
  • 北京发布新政:外埠号牌车进京证每年最多办12次 2019-04-08
  • 《阿搭嫂》将与台湾观众见面 2019-04-07
  • 中国第一人!徐恭义获桥梁工程技术“诺贝尔奖” 2019-04-07
  • (原创首发)希望依照监察法践行法治反腐不迟到、不缺席。 2019-03-30
  • 阳城人参埌村“造血式扶贫”见实效 2019-03-29
  • 用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指导改革发展实践(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2019-03-29
  • 湖北123家企业携荆楚精品粮油亮相福州 2019-03-27
  • 阳泉市春播生产平稳有序 2019-03-27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
  • 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查:(完本)《掌幽冥》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1 19:03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掌幽冥》小说最新章节阅读这里有!掌幽冥讲述了云飞扬的精彩人生传奇,掌幽冥小说主要内容:许是昨天夜里与云飞扬聊得太晚,青青从梦中醒来之后,发现天已大亮。赶忙爬起身,昨晚和衣而睡,也省去了穿衣这一步。急忙走出房间就要开始洗漱,忽然记起,那个被自己捡回来,昨晚陪自己聊天的云飞扬已经洗漱整齐,正在井边转着水轱辘打水。

    掌幽冥
    推荐指数:★★★★★
    >>《掌幽冥》在线阅读>>

    《掌幽冥》精选章节

    “呀,这么晚了!”

    许是昨天夜里与云飞扬聊得太晚,青青从梦中醒来之后,发现天已大亮。

    赶忙爬起身,昨晚和衣而睡,也省去了穿衣这一步。

    急忙走出房间就要开始洗漱,忽然记起,那个被自己捡回来,昨晚陪自己聊天的云飞扬已经洗漱整齐,正在井边转着水轱辘打水。

    “云飞扬,你早就起来了吗?怎么不叫我???”

    “哦,我段时间躺着睡的多了,今天就醒得早,看你睡的那么香,就没叫你?!?/p>

    “你还说呢!都这么晚了,今天肯定是要挨骂了。完了..完了…”青青说着,就开始洗漱。

    听到青青的埋怨,云飞扬挺委屈的,难道半夜起床叫你不会挨打吗?

    匆匆的洗漱完,青青从昨日中午提回来的簸框里拿了两个赤血馍馍,塞到云飞扬怀里。

    说道:“来不及做了,就吃这个吧,还剩两个中午吃??熳呖熳?,要不然真的来不及了”就嘴里啃着馍馍,打开院门,跟云飞扬像矿区走去。

    九银矿庄是一个小村庄,全庄只有五百多口人,都是九银山魔髓矿上的矿工和他们的家人。

    矿工们在矿上挖矿,时常出现各种意外,许多人都是走着进矿洞,结果被抬着出来。剩下家中老小,只能靠在矿上做些杂活维持生计。

    顺着小院门口的乱石小路,云飞扬一边啃着馍馍,一边默默地听着青青因为也啃着馍馍发出的模糊不清的埋怨。

    乱石小路到村口就变成了稍大些,能容下两架马车并行的夯土路,笔直的夯土路一头接着从庄上到冥海城的石板大路,一头连着眼前绵绵不断的九银山脉。

    与其说九银山是山脉,倒不如说是丘陵,高不过十几丈的山丘连绵不断,近处的山上黑点密布,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这条夯土路到了山前,就变成仅能容两三人并肩走的山间小道。

    青青指着前面一个方向气呼呼的道。

    “这些离庄子近的矿山都是被挖完了的,我们现在的矿洞,还在那边,喏,就在那座山后面还得挺长时间的。都怪你!起得早不叫我,害得我待会儿要挨骂了?!?/p>

    云飞扬不敢顶嘴,只好说道:“是我不对,待会儿若是有人骂你,你只管推我头上,让他来骂我吧,我脸皮厚,不碍事的?!?/p>

    青青狠狠地瞪了云飞扬一眼,道:“推给你?若是他们要骂,也只会骂我,推给你有用吗?若是你早些叫我,他们怎么会抓到机会骂我??!都怪你!”

    云飞扬只好苦笑着道:“是是是,都怪我,青青你看着路啊,要是崴了脚可就更慢了?!?/p>

    昨夜的畅聊,云飞扬已经从青青姑娘,改口直呼青青了。只是云飞扬说的这句话实在是不合时宜,刚说完,就听青青痛呼道:“哎呀..”

    “怎么了?”云飞扬连忙上千查看,发现青青竟然真的崴了脚,刚想再问,就听得青青气道:“乌鸦嘴!都怪你!崴什么啊崴脚!”云飞扬哭笑不得,道:“这我怎么知道啊,来,我看看?!笨可锨叭?,想要看看伤势如何。

    青青一把推开云飞扬:“看什么啊看,赶紧背我快点走??!”

    不敢再言,云飞扬蹲下身子,让青青趴到自己背上,背着青青大步向矿洞走去。

    被云飞扬背着,青青感觉自己的腿被一双大手托住,心中不禁一荡。从未与年轻男子有过这样亲密的举动,让青青有一种从没产生过的怪异感觉。

    说不出来,也说不清楚。

    背上的少女在想些什么,云飞扬当然无从得知,只是按着青青指的方向,一刻不停的走去。

    云飞扬走过了三座山,跨过了两条溪涧,路也已经没有分叉之处。

    沿路看去,只有远处山上人影攒动,微微回头,问道:“青青,矿洞就在前面了吧?”

    青青脸红红的抬头一看,回答道:“嗯,就是前面那里了,你看…呀!”

    话还没说完,就像看到了什么恐怖之物一样,将头又埋在云飞扬背上。

    云飞扬正要询问缘由,前方传来一道尖细的让人不禁想起猥琐二字的声音。

    “嘿嘿,这是哪来的新人啊,三爷怎么没见过???”

    往近处一看,一个身长不足五尺,背着双手,胸膛用力听起,似乎想让自己看着高些的男子向着自己二人走来。

    这男子长得一副大长脸,蓄着八字胡,一对三角眼眯着打量了一番两人。

    张口问道:“呦,还是一男一女,啧啧,大白天的还背着不撒手,看着都羞人咯!背上的那个,抬起头来,让爷看看,哪来的不知耻的?!?/p>

    云飞扬夺舍之前,身为一国王上,也是称孤道寡的人物,听到眼前一脸贱样的男子说出这番话,心头火起,正要开口,背上的青青,更是被嘲的怒火中烧。

    抬起头,呵斥道:“王三!你嘴里不干不净的说什么呢!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不知廉耻,臭不要脸吗?”

    那王三定睛一看,奸笑道:“还当是谁,原来是青青啊。这就是你从海边见的死人吗?”

    双手从背后放到胸前叉起,阴恻恻的接着说道:“平日里你可是不会误了时辰,怎么今天这时候才来?莫非昨晚……”

    说着,更是放声大笑。

    青青这回忍不了了,从云飞扬背上挣下来,指着王三,大声道:“你说什么呢!你!你!你不要脸!”

    原本就通红的两颊此刻被气的直欲滴出血来!原本清脆的声音,也被气的带着哭腔。

    那王三见此更是得寸进尺,大叫道:“我不要脸?不知道是谁跟个捡来的野汉子大白日里卿卿我我!真是不害臊??!”

    此刻,云飞扬也是按捺不住,沉声喝道:“哪里来的野狗?在孤…在我面前乱吠!滚!”

    王三听到这话,脸色一暗,原本就狡诈的脸此时看上去更是令人恶心!用他尖细的如同幼年被阉了的太监一般的声音,高声喝到:“放肆!”

    “你放肆!”云飞扬双目一瞪,前世尸山血海中闯,刀光剑影里拼出来的滔天气势,顺着目光向王三压去!

    王三瞬间只感觉全身冰凉,魂不附体,说不出话来,只伸着气的发抖手指指着云飞扬。

    云飞扬踏前一步,大喝一声:“滚!”

    王三如同被大锤锤在身上,一下瘫软倒地!

    云飞扬知道,这个泼皮是被自己的气势压住了。心中暗笑。若是这王三没有高人为其养神,没有宝物为其定神,百日之内,再也别想睡了,只要一睡,定是噩梦缠身!

    回过身,对着青青柔声道:“走吧青青,不是还要赶着上去做工么?”

    此时的青青也被刚才云飞扬的威压所慑,呆愣愣的站着不动。听到云飞扬询问,略缓心神,说道:“好,好,走吧。就在前面了?!?/p>

    云飞扬蹲下身子。不见青青上来,又道:“呆这儿干嘛呢?你跟着他一样被吓傻了吗?还不来?!”青青这才缓过来,强说道:“你才傻了呢!”说着趴到云飞扬背上。

    云飞扬背着青青继续前进,青青却被刚才云飞扬的身影充满脑海。

    从来没有出过这九银矿庄,连冥海城都没去过的青青,平日里只在庄上,除了跟庄里人和偶尔挑着担子叫卖的货郎打过交道,就只有偶而来矿上查情自己和婶子大娘们躲在一边偷偷观望过的大人物。

    只是那些大人物从来都只是在管矿们和庄里老人们的簇拥下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

    哪里亲历过云飞扬这样的年轻男子,更何曾见过方才云飞扬怒斥王三的那股气势!便是护送城主夫人的城主亲卫也难及项背!

    青青的心不禁小鹿乱撞,怦怦直跳。

    云飞扬夺舍的这具身躯未必有多俊朗,可是在夺舍的时候,符灵却将这夺舍之躯面貌体魄改成了前世的样貌!

    须知,前世大风国,到云飞扬婴穿出世之时,俨然已历三百余年。那一世的父亲更是与当时的皇帝一母同胞。

    累世的皇族,身材样貌代代是优中传优,不敢说倾国倾城,却也能称得上俊逸非凡!

    更兼自幼皇族教养,二十年纵横不败,气势如山如渊。也难怪这背上的少女春心萌动。

    不多时,就已到了矿洞。青青赶忙让云飞扬将自己放下来。

    矿洞从外看去,洞口高不过丈,宽不到两尺,余光线只能照入洞内两丈几,再往里就是一片漆黑。

    洞口有约莫五六十个妇人正用尺寸不一的筛子,筛着紫莹莹的魔髓块,最小的细筛,筛过之后剩下的已经是粉末了。就是昨晚青青点灯时用的泛着紫色光芒的粉末。

    这些妇人中有七八个少女,看着年岁大的,跟青青年纪相仿,跟着大人筛取魔髓。小的不过七八岁大小,也在忙前忙后,被大人支使着做东做西。

    一名大概四十二三的妇人,见到青青,放下手中筛子,走到跟前,说道:“青青,你怎么今日误了时了呀?!?/p>

    “今日城主府大管家的三公子带着人来矿上查情,那些个矿管和你六叔他们陪着下了矿洞了。对了,王三那小子今日来得可早,在路上盯着。你可被他看着了?”

    青青回道:“六婶,可别说了,今天被王三把我们俩抓个正着!难看死了!”

    那被叫做六婶的妇人这才看到云飞扬,打量了几眼,将青青拉到一旁,轻声问道。

    “这小伙子可是你在乱石滩上捡回去的?”见得青青点头,六婶又道:“看着倒挺精神?!?/p>

    说完,又绕着云飞扬前前后后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对云飞扬说道:“嗯,不错,看样子下矿倒也下得,就是不够壮实?!?/p>

    又转过身对青青说道:“青青别怕,那王三要是敢挑你的刺儿,你只管告诉六婶,六婶治他!那小子净是歪心思!”

    还不等青青说话,旁边一位妇人接口道:“他六婶,你也别着急忙慌的要帮忙,也不看看,有这么个如意小郎君在,青青用得着你吗?!”

    这话将‘如意小郎君’五个字念得是音重气长,直引得在场的人除了青青和云飞扬笑成一片。

    青青羞得赶紧跑去捡起六婶放下的筛子,低着头开始筛矿。脸上好不容易消下去的红又涌了上来。

    云飞扬刚要开口解释一二,就听得矿洞内传来一阵喧闹。喧闹声一传来,那些做工的妇人忙止住笑,一脸认真的做事。

    云飞扬正不明所以,就见洞口出来一行人,为首的,正是六婶口中城主府管家三公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35选5几率 © 2017 35选5几率 www.dpkm.net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4-15
  • 手机-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4-10
  • 临汾市招商引资推介会在曲沃举行 2019-04-10
  • 北京发布新政:外埠号牌车进京证每年最多办12次 2019-04-08
  • 《阿搭嫂》将与台湾观众见面 2019-04-07
  • 中国第一人!徐恭义获桥梁工程技术“诺贝尔奖” 2019-04-07
  • (原创首发)希望依照监察法践行法治反腐不迟到、不缺席。 2019-03-30
  • 阳城人参埌村“造血式扶贫”见实效 2019-03-29
  • 用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指导改革发展实践(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2019-03-29
  • 湖北123家企业携荆楚精品粮油亮相福州 2019-03-27
  • 阳泉市春播生产平稳有序 2019-03-27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3-11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丰富内涵和历史基础 2019-03-05